83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刘永坦步履矫健,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起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

尽管斩获了中国科学家的最高荣誉,但刘永坦院士却格外谦虚朴实。而在这云淡风轻的背后,是一段波澜壮阔的新体制雷达发展史。鲜为人知的是,40年来他心无旁骛,一直致力于新体制雷达事业的发展,为我国筑起“海防长城”立下了赫赫战功。

刘永坦院士是著名雷达与信号处理技术专家,对海探测新体制雷达理论与技术奠基人和引领者。40年来,他领导和培育的创新团队,率先在国内开展了新体制雷达研究,技术成果“领跑”世界,成功实现雷达的工程应用,在保卫祖国海疆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强大作用。

 

幼时逃难埋下强国心愿


1936年刘永坦出生在南京一个书香门第。“永坦”这个名字不仅是家人对他人生平安顺遂最好的祝愿,也是对国家命运最深的企盼。出生不到一年,他就随家人开始了逃难生涯。

从南京到武汉,从武汉到宜昌,从宜昌再到重庆,后来又从重庆回到南京,饱受10多年流离之苦的刘永坦自懂事起就对国难深有体会。正因为如此,自强、强国的梦想从小就在他的心里深深扎下了根。

小时候,父亲常常告诉刘永坦,科学可以救国,可以振兴中华。而刘永坦很早就在母亲的“监督”下读史书、诵诗文、勤思考,培养出了很强的求知欲和爱国心。13岁那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更让他坚定了刻苦学习、科技兴国的信念。

1953年,刘永坦怀着投身祖国工业化的决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哈工大。经过一年预科、两年本科的学习,成绩优异的他作为预备师资之一,被学校派往清华大学进修无线电技术。短暂的两年时光,他出色了完成了学习任务。

1958年,刘永坦回到哈工大参与组建无线电工程系。这年夏天,他走上了大学讲台,正式成为哈工大的青年教师和科技工作者,成为向科学进军的中坚力量之一。

1966年突如其来的文革中断了刘永坦的科研道路。所幸,1973年刘永坦得以重回校园,那时刘永坦所在的专业正在从事声表面波的器件研究。由于研究需要大量数字计算,他成为系里第一个学会使用计算机的人。

1978年,刘永坦被破格晋升为无线电系副教授。同年8月的一天,刘永坦正在修抗洪江堤。一纸去北京语言学院参加出国人员外语培训班选拔考试的通知,让没有任何准备的他奔赴北京,走进阔别已久的考场。

凭借扎实的“内功”,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出国外语培训班的快班,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出国的人员之一。

 

学成归国立志研制雷达


1979年6月,刘永坦被派往英国进修和工作,师从著名雷达技术专家谢尔曼。以往少量的中国留学生曾在英国从事过较为边缘的科研辅助工作,但刘永坦却改变了这一局面。

凭借过硬的英文功底、深厚的专业知识,刘永坦很快用勤奋、刻苦和才华赢得了谢尔曼的信赖和赏识。

谢尔曼开始让他帮带博士生,并让他参与到重大科研项目“民用海态遥感信号处理机”的全部研制工作。这一技术对刘永坦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深知此项课题的艰巨性。

设计—试验—失败—总结—再试验……无数个日日夜夜在刘永坦的钻研中悄无声息地溜走。最终,刘永坦用了一年多的时间顺利完成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信号处理机研制工作。

面对刘永坦的实验成果,谢尔曼盛赞道:“刘永坦独自完成的工程系统,是一个最有实用价值、工程上很完善的设备,其科研成果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很重要。他的贡献是具有独创性的。”进修期间,伯明翰大学授予刘永坦“名誉研究员”的称号。

通过这次难得的科研任务,刘永坦对雷达有了全新的认识。传统的雷达虽然有“千里眼”之称,但也有“看”不到的地方。世界上不少国家因此致力于研制新体制雷达,从而使“千里眼”练就“火眼金睛”的本领。

“中国必须要发展这样的雷达!这就是我要做的!”刘永坦在内心对自己说道,“我学有所成,当然要回国。在英国,无论我工作多么努力,取得了多大的成绩,终归是在给别人干活。回到祖国,我可以堂堂正正地署上‘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心情是何等舒畅!”

1981年秋天,进修结束后的刘永坦立刻起程回国,从那时起他的心中就埋下了一个大大愿望,那就是开创中国的新体制雷达之路。

 

 

累趴在岸依然坚守前线


新体制雷达被俄罗斯人称为“21世纪的雷达”。当今世界的千余种雷达中,新体制雷达不仅代表着现代雷达的一个发展趋势,而且对航天、航海、渔业、沿海石油开发、海洋气候预报、海岸经济区发展等领域也都有重要作用。

20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曾经对这种新体制雷达进行过突击性的会战攻关,但由于难度太大、国外实行技术封锁等诸多因素,最终未获成果。

这是一场填补国内空白、从零起步的具有开拓性的攻坚战。面对国内外都没有先例可以借鉴的情况下,刘永坦带领团队、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去。

经过80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数千次实验、数万个测试数据的获取,刘永坦主持的航天部预研项目“新体制雷达关键技术及方案论证”获得丰硕成果,系统地突破了传播激励、海杂波背景目标检测、远距离探测信号及系统模型设计等基础理论,创建了完备的新体制理论体系。

这些关键技术的突破为中国新体制雷达研制成功打下了良好基础。此时刘永坦和他的团队已经完成了预研使命,完全可以结题报奖了。但是他认为仅仅“纸上谈兵”是不够的,国家真正需要的是进一步建立有实际意义的雷达实验站。

1986年,刘永坦再一次出发,开始主持“新体制雷达研究”,为研制成完整的雷达系统而奋力拼搏。

从1987年开始,刘永坦和他的团队还承担了国家“863”计划项目新体制雷达研制工作。他们与航天工业总公司的有关研究所联合成功研制了中国第一台逆合成孔径实验雷达,为中国雷达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雷达外场试验的环境条件特别艰苦。试验期间,刘永坦和团队常常在条件恶劣的试验现场一干就是几个月,临到春节前一两天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短短几天之后又得返回试验现场。

作为主帅,刘永坦承担着比别人更加繁重的工作,在外场做试验的劳动强度也远非常人可比。有时候,刘永坦需要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常常由于赶不上吃饭而用面包充饥,困了就倒在实验室的板凳上凑合一觉……超负荷的脑力和体力付出,铁打的汉子也会被击倒,疼痛难忍的腰间盘突出曾让他几个月不能行走。

有一次,在攻克某个关键技术时,刘永坦因为长期劳累而倒在了现场。尽管上不了“前线”,但刘永坦却硬是躺在床上,于病床之上“运筹帷幄”,坚持和大家一起“奋战”,终于打败了挡在必经之路上的“拦路虎”。

常年的劳累让刘永坦落下了腰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天气一转冷便经常复发。有一年春天,哈尔滨寒流未消,他旧病复发,腰像是断了一样疼,但仍坚守教学岗位,照常默默地忍住剧痛为学生讲课,旁听青年教师试讲课……

直到有一次从课堂上下来,一位研究生发现他脸色苍白,知道老师病痛又突发了,才不顾老师反对,扶着老师打伞冒雨送回了家。在家养病的日子里,刘永坦又多次请教研室的同事把自己的研究生邀请到家里来,一起讨论论文的修改,并给予精心指点。他必须打败病痛,争分夺秒,因为还有新体制雷达的工作等着他去完成。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群顶风冒雪、日晒雨淋的科技工作者的付出,终于在1989年有所回报。那一年,刘永坦团队建成了中国第一个新体制雷达站,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部对海新体制实验雷达。

 

 

40年坚守换来国际领先


1990年43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刘永坦他们首次完成了我国对海面舰船目标的远距离探测实验,标志着新体制雷达技术实现了我国对海探测技术的重大突破。

当目标出现在屏幕上时,团队成员们都流泪了,8年来不为外人知晓的艰辛终于迎来回报。8年之中,刘永坦的团队也从当初的6人攻关课题组发展成了几十人的研究所。

1990年10月,国家多个部门联合举行的鉴定会宣布:“新体制雷达研究成果居国际领先水平。”1991年,该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按照国家有关部门提出的继续提高雷达性能的要求,又是10余年的艰辛努力和刻苦攻关,刘永坦和他的团队又一次圆满完成了任务。面对种种荣誉,早已功成名就的刘永坦依旧不满足,他还要为提高新体制雷达的总体性能而奋斗。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2011年刘永坦团队成功研制出我国具有全天时、全天候、远距离探测能力的新体制雷达——与国际最先进同类雷达相比,系统规模更小、作用距离更远、精度更高、造价更低,总体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核心技术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标志着我国对海远距离探测技术的一项重大突破。2015年,刘永坦团队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在埋头搞科研的同时,刘永坦也不忘为国家培养后备人才。从2001年开始,刘永坦着力进行梯队建设,将接力棒传递到了年轻人手中。如今刘永坦的团队已经超过百人,这些年他带出了一支作风过硬、能攻克国际前沿课题的科技队伍。

面向国家未来远海战略需求,自“十五”开始,刘永坦还带领团队规划实施了对海远程探测体系化研究,逐步开展了分布式、小型化等前瞻技术的自主创新,为构建由近海到深远海的多层次探测网、实现广袤海域探测提供有效的技术手段。

四十年来,刘永坦不忘初心、心无旁骛,一直践行着身为知识分子的强国梦想和爱国情怀,凝聚了一支专注海防科技创新的“雷达铁军”,培养了包括两院院士在内的等一批科技英才,耄耋之年仍奔波在教学、科研一线,继续为我国筑起“海防长城”贡献力量。

“我如今已经80岁了,和雷达的岁数差不多,但是新体制雷达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我们要继续做得更有效,来更好地服务于国民经济,所以我不能松懈…..”刘老动情地说道。


2019年01月08日

钱七虎:为国筑造“地下钢铁长城”

上一篇:

下一篇:

刘永坦: 用40年坚守筑起中国“海防长城”

添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