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于我,是一个人生的轮回。那就是从最初青涩少女对文学的热爱,到艰难中年对文学的疏远,再到人近半百时对文学的回归。


看到第二届工业文学大赛的消息,正是我雄心勃勃回归文学、重新出发的季节。此时,我的第一部散文集《娴静人生》正在联系出版中。回顾30年来的工作经历,主要干的还是煤矿新闻宣传工作,只能算是文字人生吧,能够拿得出手的文学作品屈指可数。尽管如此,我还是下定了决心:机会难得,决不能缺席这次文学盛宴!



认真研读了大赛要求,再仔细观摩了大赛前期推出的作品,我迟迟构不了思,下不了笔。工业虽兴,煤矿却不甚兴。


煤矿是重工业,由于工作环境的特殊性,不允许女性唱主角,我是教师出身,只能从事与文字有关的工作。虽然是配角,但我也不是企业命运的旁观者,跟煤矿一起经历着改革的霜风雨雪,承受着由此带来的艰难和阵痛,有时甚至是个人利益和前途的牺牲,应该是积累了很多可以写作的素材。


滋养我的广旺矿区地处川北,这里的煤矿既贫瘠又富有:贫瘠,是指煤炭赋存、地质条件先天不足,煤层极薄,储量有限,开采困难;富有,是指精神的富有,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矿工们,由此锻造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忍受的精神。作为煤矿第二代、第三代,我们的命运与这个行业的兴衰紧紧相连。历经几轮关闭破产、改革重组。跳出煤炭发展水泥、旅游等多种经营后,又回归到以煤为主的高质量发展。


此时,工业化和信息化浪潮席卷而来,煤矿早已不是彼时的煤矿了,矿工亦不是彼时的矿工了,我所处的煤矿企业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煤炭售价处于历史最高位;另一方面在去产能关闭一些矿井后,企业却负债累累,安全和环保投入压力巨大,生产经营难以为继。



煤矿的出路在哪里?国家给出的发展方向是:科技兴煤、环保发展。


对照大赛官网陆续公布的作品,我发现也有不少写煤矿题材的,改革脱困、调整转型、安全发展等内容都有涉及,然而,科技兴煤的作品却不多。那么,一定不能与别人的题材一样,我这样想着,努力思考着:煤矿企业、煤矿人的命运,在改革开放的大时代面前,与其他行业究竟有什么异同?我是女性,那就从女性视觉来关照煤矿人的命运吧。于是,便有了从敏感婆媳关系入手的《拣废品》。


《拣废品》通过主人公文洁的视觉,讲述奶奶、老爸、婆母、奶奶等人拣废品的故事,歌颂人性中的美好和善良,从侧面展现煤炭、电力、水泥等重工业科技兴企、环保发展的历程。按照大赛的要求:体现工业全领域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关系特征,我以为,写拣废品的题材,应该属于工业交换过程中的回收关系特征吧。



那么,《拣废品》又怎么扯上工业互联了呢?百度了一下,所谓工业互联,就是全球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 、分析、感应技术以及互联网连续融合的结果。通过智能机器间的连接,并最终将人机连接,结合软件和大数据分析,重构全球工业、激发生产力,让世界更美好、更快速、更安全、更清洁且更经济。


《拣废品》从奶奶以拣废水泥纸为主,到老爸、婆母以捡废旧快递纸箱为主,再到少有废品可拣,展现的就是工业产品在交换过程中,从原始的手工劳动到机器化大生产,从信息化革命到人机交互智慧物联的发展历程。


也许,工业互联的题材,用科幻文学的方式来表现会更加直观。但我没尝试过这种体裁,因此,我只好在熟悉的领域进行创作,并力求有所突破。


工业互联,是大势所趋。但是,对于煤矿特别是地质条件差、效益不佳的煤矿企业来说,能够实现互联的第一步:机械化、安全质量标准化、自动化、信息化等“四化”,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谈不上短期内实现互联的第二步——智能化了。然而,老龄化、招工难,是现实社会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更是工业企业特别是以重体力劳动为主的煤矿企业之痛,尽快实现“四化”甚至“五化”,是破解行业发展难题的关键。



因此,《拣废品》,看似工业产业链上的小末端,反映的却是工业信息化和工业互联的大理想;看似拣废品这样不起眼的小事,反映的却是煤矿几十年来的人事巨变。


大赛进入倒计时,才匆匆提交。所幸终于通过审核,得以在第17批网刊中展示。


不敢奢望获奖,只求不缺席,有机会与文学大家们交流,是我的幸运。



2019年04月15日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写不尽的王基铭 尚长文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山上有座红房子 林平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拣废品与工业互联 吴静娴

添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