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张 云


很荣幸,在中国工业文学作品“光耀”杯大赛征稿中,我们伉俪两届都有作品参赛,首届参赛作品《酷夏》荣获长篇小说类“推荐作品”。有人问我们,人们都知道工业题材文学作品难写,你俩为啥却还在坚持不懈地创作工业文学作品呢?我直言不讳地说,对工业题材文学作品创作情有独钟,既是我们的荣幸,也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使然。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告别军营进到坐落在大山深处的“三线”工厂,分配到锻造车间拜师学锻造技术。工作条件虽然很艰苦,在“苦了我一个幸福全世界”精神鼓舞下,工人们出大力流大汗月月出色完成任务,锻造车间被评为全省机械系统学大庆先进车间,我的师傅也被评为学大庆先进个人。熊熊炉火,叮当锤声,工人高涨的劳动热情,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工业题材处女作散文《炉火熊熊》1972年4月13日《甘肃日报》发表后,受到厂内外不少人的关注,不断有报刊编辑向我约稿,我也成了工人业余作者队伍中的一员,常有写工厂生产经营和工人工作生活的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作品见诸报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调进一家国有大企业党委任宣传科长。随着企业内部改革的逐步深入和发展,工厂里每天都有感人的新鲜事发生,广大职工励精图治、开拓进取的精神无时不在鼓舞着我。同时在新形势下企业内部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和矛盾,我有感而发创作了工业题材短篇小说《三斧开路》,1981年7月17日《甘肃日报》“百花”副刊版刊发。小说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企业改革中出现的新的矛盾和问题,塑造了厂长程浩这样一个敢担当勇于改革的企业家形象,在改革开放初期无疑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企业内部个别对企业改革思想有疑虑的人,对《三斧开路》提出了非议和指责,有人甚至给党委书记建议撤掉我宣传科长职务。在一次全厂中层以上干部会上,企业党委书记说:“我读过《三斧开路》这篇小说,个人认为是一篇为企业改革鸣锣开道的好作品,让张云给大家讲讲小说创作的心得和体会吧。”开始我有顾虑不愿讲,在大家掌声鼓励下我还是讲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改革就是要解放思想,把着眼点和落脚点放到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上。宣传企业改革的成功经验,塑造企业改革中成长起来的新人形象,是时代赋予宣传工作者的神圣使命……”


没等我讲完,有个搞改革试点的车间主任带头鼓起了掌,接着会场里掌声骤起。掌声对我无疑既是鼓励又是鞭策,坚定了我坚持工业题材文学作品创作的信心,给了我为企业改革鼓与呼的勇气。我坚持深入车间班组,和工人交朋友向工人学习,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激发了创作热情,坚持工业题材文学作品创作,每年都有反映工厂生活和企业改革题材的作品问世,广大职工赞誉我为跟工人贴心的工人作家。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担任了企业党委书记,发动和依靠广大职工群众深化企业内部改革,是党委工作的重点之一。工作实践中我深切体会和认识到,在市场经济建立的过程中,计划经济的作用在短时期内不会消除,与之相适应的传统价值观、道德观体系犹存,新体系尚在建立和完善之中,与之相适应的价值观、道德观体系并未完全形成。新旧体系交替之际,往往会产生一些无法回避的矛盾,精神与道德方面的冲突也会产生一些混乱。在这样的形势下,企业内部改革面临的矛盾更复杂,难度更大。有一些问题靠学习文件是解决不了的,少数人坐在办公室里更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改革是一场革命,职工群众永远都是革命的主力军,企业改革中遇到的问题和矛盾,只有依靠广大的职工群众才能解决。职工群众在企业改革中勇于担当的勇气和为企业发展勇于奉献的精神,给了我鼓舞,为我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更给了我工业文学创作的力量和胆识。身为长年生活在工厂生活在职工群众中的工人作者,我义不容辞地应该用自己手中的笔,反映广大职工群众在企业生产经营和企业内部改革中的地位和作用,塑造工人阶级的典型形象,为敢于担当勇于改革的企业家和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不息的广大职工树碑立传。这期间除创作有工业题材的小说散文报刊发表外,还创作了反映企业改革新气象和业绩的报告文学《小四轮驰在田野上》、《雄风鼓荡万里行》、《直挂云帆济沧海》等分别收入大地出版社出版的《西部之光》和红旗出版社出版的《明星灿烂》报告文学集中。


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伉俪虽然正式退休了,但我们退而不休,并肩继续为工业题材文学作品创作不懈努力。我们在工厂工作生活多年,记录有几厚本工厂生产经营和职工生活中的生动素材,除纪录有企业领导、经营管理者、技术人员和职工群众的先进典型事迹,还纪录有厂内外“蛀虫”的不端行径。挖掘难忘的工厂工作生活的矿藏,我们伉俪潜心创作了中国工业文学作品“光耀”杯大赛参赛作品《酷夏》、《从头越》,既圆了工业题材长篇作品创作的梦,也为那些已经离岗和还在岗继续奋战的企业家、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朋友们的一份礼物。感谢大赛的领导者组织者,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2019年04月20日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 千锤百炼《中国造》 黄健昆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今生无悔 傅道亮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是荣幸,也是使命 张云

添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