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 生 无 悔


姓名:傅道亮


当下,工人阶级这个词儿,提起来难免让人觉得有点陌生,或者说有些漠视和边缘化了,可想想当年我分配到工厂参加工作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骄傲与自豪,却是这一辈子都值得铭记与珍藏的。有时候回顾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有过迷茫,有过苦闷,有过彷徨,有过惆怅,扪心自问:后悔过吗?答案竟是:时而有,时而没有!


后悔什么呢?为之奉献了青春和热血的工厂破产了,曾经的理想和追求已被现实鞭笞得体无完肤,想当年骄傲的工人老大哥也沦为了天天为了生存而奔忙的下岗工人,自己活着的价值是什么?自尊和自爱去哪儿了?这一切值得吗?

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有文学。当我的第一部工业题材长篇小说《锦囊妙计》由新华出版社出版发行,好评如潮;当我看到了“光耀”杯工业文学作品大赛的高潮迭起、盛况空前,我又觉得,我这三十年的工人没有白当,这三十年在工厂中的生活与历练,是一笔多么宝贵的人生财富,她终将成为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从而使我有资格、更有责任为工人兄弟姐妹们去发声、去呼吁呐喊,也使我的人生能绽放出更加绚烂的光彩,这些,还不够吗?还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呢?


《锦囊妙计》是一部反映啤酒工业发展和市场营销的长篇小说,我写得很苦,整整写了十年,不,应该是三十年,从我进入工厂的第一天起,就已经开头了!


说实话,写工业题材,难!


难在深入,难在出新。难在怎样能吸引、抑或是抓住读者的眼球,让他想看,能看,而且能津津有味地看下去;更难在怎样能触动、甚至是打动读者的心,让他情不自禁,怦然心动!

我在啤酒厂干了近三十年,从化验员干起,干过车间技术员、质检员、质检科长、总经理秘书、办公室主任、销售部经理、市场部经理,直到副总经理。我身在其中,遍尝喜怒哀乐,这种“深入”我有了,就是我三十年的青春岁月!这就是我敢于试求点滴突破的底气所在。

市场经济的大潮汹涌而来,企业如何面对?外来资本的入侵,私有制观念的冲击,资本家的无情与贪婪,工人排外与维权,作为企业的管理者,又该如何面对?


这些都是难点,但又是亮点;很多作者不想触碰,但又不得不面对!


立足市场、打造品牌谁都会说,但谁又能真的说明白?科技引领、产品创新到底怎么做,谁又能找到范本?


我做过销售,做过品牌策划,做过研制创新,做过企业管理,而且都是从头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我的视角在不断的变化,我的观念在不断的更新,我觉得,我找到了“出新”的突破口,这就是我敢于尝试触碰这个雷区的信心。


悬疑、商战,斗智、斗勇,真情、肉欲,这些元素都不着痕迹地,融入到了真实而又平凡的经历之中,大大增加了作品的容量与张力。为的,不是哗众取宠,只求无愧于这个大冷的题材,无愧于这个多元化的时代。


这些,能吸引、抓住读者吗?能触动、打动读者吗?我们新时代的工业题材文学创作能重振雄风吗?我想,回答是肯定的,是毋庸置疑的。有难点,才有机会;有灼痛,才有亮点;有磨难,才有成功。我坚信,我们的工业题材文学,定能浴火重生,定能为这个波澜壮阔的新时代,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更值得我们这些洪流中的坚守者,无悔一生!


2019年04月20日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是荣幸,也是使命 张云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它是天边七彩虹 ——我与电力工业文学的不解缘 邹小林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与工业文学征文丨今生无悔 傅道亮

添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