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一鸣去世没多久,整个北方机械厂的生产秩序就处于停滞状态,原因是有人带头闹事。带头闹事的人是谁呢?方华。方华又是谁呢?在北方机械厂,如果有人敢说不认识厂长,但绝对没人敢说不认识方华,她可是美貌与能力样样出众、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厂花啊,偌大的一座工厂,这些年之所以效益不断攀升,仿佛就是靠这朵花支撑着呢。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过头,但事实却一点不假,就连厂长也不得不承认,销售科科长方华,在业务上确实有两把牙刷子,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北方机械厂的效益就是这么好起来滴。

按理说,方华好歹也是个中层干部啊,觉悟怎么会这么低,居然带头鼓动工人闹事呢?实际上,方华此举,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非就是替她家老实巴交的男人刘千出头,可偏偏就有一帮粉丝支持她出头。出什么头呢?本来雷一鸣已经去世了,不应该再拿死人来说事儿,可这事儿偏偏就与雷一鸣有关,不说还真不行。

这不,方华往职工运动场上一站,柳叶眉一扬,樱桃小嘴一噘,一张俊俏的瓜子儿脸,不成想生气起来也是那么迷人。尤其是那一米七六高挑的水蛇腰身材,站在人群里俨然就是鹤立鸡群,再加上平日里就能说会道,这会儿一张口更像是机关枪在喷火,关键是喷上一个小时子弹总能供应上,还不卡壳。

同志们哪,兄弟姐妹们哪,大家都来评评理,金牌工人,省总工会给的这么大一个荣誉,厂里不把指标给了活人,却偏偏要给死人,这是哪门子歪理,让咱这些革命尚未成功仍需玩儿命工作的同志寒不寒心哪。

就是,就是,歪理,歪理,寒心,寒心。人群中不断有人在附和,亦或说是响应,这种难得一见的场面,仿佛是事先预谋好了的。但所有人都相信,方华在这件事儿上绝对没有预谋,比如说事先找工人串联。因为熟悉方华的人都知道,方华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方华往那儿一战,粉丝立刻就会聚拢一片。

可附和归附和,响应归响应,但秩序并不乱,依旧是一群人在观看一个人尽情地表演,看方华口不干舌不燥,继续像机关枪一样喷火,就像平日里厂长在职工运动场上讲话,人群哗啦啦地鼓完掌,没有人交头接耳,继续听厂长讲话。从这一点讲,北方机械厂的职工还是很有素质滴,就连参与闹事也都懂得保持良好的秩序。

方华越说越激动了,她的演说似乎已经进入了高潮,同志们哪,兄弟姐妹们哪,评上金牌工人,不仅工资涨一级,每年还能享受一次带薪外出休养,这些待遇,可都是活人应该享受的啊。就是,就是,歪理,歪理,寒心,寒心。人群又开始附和、响应。

不远处,厂长对第一车间刘主任说,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方华啊,虽然是个女人却入错行了,原本觉得她应该去当模特,现在看来应该去当演员,你看看,不仅讲起话来声情并茂,关键是每一句话都说到人的心窝里去,如果我不是厂长,没准儿现在也站在人群里,成了她的追随者了。

厂长您可真会开玩笑,刘主任说,这是您大度,不和她一般见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厂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生产秩序也停滞了,您怎么一点儿也不着急上火,反而在这里悠闲地看热闹,还不住地表扬方华,难道……?刘主任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话没把门儿了,于是赶紧岔开了话题,说哎呀不好,雷一鸣的父亲大便的时间到了,我得赶紧去看看。

说起来,自从雷一鸣去世后,刘主任就成了雷一鸣的替身,原因是,雷一鸣生前既是第一车间的工人,刘主任的属下,也是北方机械厂乃至全市、全省出了名的技术能手,想当年,刚刚二十出头的雷一鸣就在全省工人大比武中,为北方机械厂捧回了一座金灿灿的冠军奖杯,奖杯一直摆放在厂史陈列室里,那可是北方机械厂最大的荣耀啊。过去的二十几年,雷一鸣各种奖状和荣誉收获了一大堆,刘主任作为直接领导脸上自然也跟着有光。

尤其是,雷一鸣在去世前曾给刘主任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课,也是让刘主任一辈子都难忘的一课,想当初,刘主任让雷一鸣给他焊一个狗笼子,雷一鸣到死都没满足他的愿望,反而在临终前由衷地对他说,今天我给你焊一个狗笼子,明天可能狗笼子就变成了你的牢笼,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希望你能好自为之。正是这一席话,让刘主任突然醒悟过来,也理解了雷一鸣的良苦用心,宁可得罪领导,也不让领导去犯错误。

从此,刘主任就扛起了雷一鸣留下的重担,肩负起了雷一鸣未尽的孝道。雷一鸣的母亲走的早,膝下就雷一鸣一个独子,且雷一鸣一直未婚,也就是说,瘫痪在床的雷一鸣的父亲,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了,痛失爱子的老人家一个人的生活该多苦啊。

刘主任来的正及时,火候掐得刚刚好,好像比雷一鸣还要了解老人家吃喝拉撒的生活规律。接完大便,老人家说,我这是有罪还是有福啊,丢了个儿子又捡了个儿子,好歹你也是一鸣的领导,怎能让你做这种事。刘主任一看老人家眼里噙着泪花,赶忙说您老可别有负担,领导咋了,领导也是爹生娘养的,孝敬老人这是天理,再说了,别看一鸣是我的属下,但觉悟却比我高多了,如果没有他的教诲,我这会儿没准儿正吃牢饭呢,所以,给恩人的父亲端屎盆子咋也比吃牢饭好吧,现在只是鼻孔臭一会儿,进了牢房就一辈子臭名昭著了。

老人家一听,泪水哗地就流了出来,到底是领导,会说话,不像一鸣性子直,脾气大,一生气就爱说脏话。其实老人家哪里知道,刘主任说的这些话可不是纯粹为了哄他开心,而是掏心窝子的话,只可惜雷一鸣听不到了。听不到就听不到吧,刘主任不想做给谁看,只想让自己的良心能舒坦些,一想起自己曾经借着权力偶尔贪些公家的小便宜,他的脸上瞬间就灼热起来,仿佛雷一鸣并没有离去,正在身边瞪着眼狠狠地看着他。

一回到家属院门口,刘主任就遇到了方华,如果换作从前,性格大大咧咧的方华会主动和他打招呼,亲切地喊他一声刘哥。可是现在,刘主任在方华眼前就像一团空气,只顾低着头往家走。方华之所以会这样,刘主任心里很清楚,不就是昨晚召开的厂务会上没帮她说话吗?

说起昨晚的厂务会,气氛那叫一个热烈,完全是方华一个人在表演,偌大的会议室,居然成了方华施展口才的舞台。当时,会议的议题主要是围绕给去世的雷一鸣向省总工会推荐金牌工人而展开讨论,也难怪方华会持反对意见,因为按照预定的计划,在全厂技术大比武中,每个车间的第一名获得推荐资格,而方华的男人刘千刚好是第一车间的工人,因为雷一鸣不愿给刘主任焊狗笼子而弃赛,刘千就拿了第一名。

可现在呢,厂里居然要推荐雷一鸣为金牌工人,刘千自然就没有被推荐的资格了。方华不仅在会上公然持反对意见,而且还发泄了半天委屈,先说自己的男人平时工作多么卖力,只知道干活不知道给领导溜须,所以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累死累活才会连个死人都比不上。接着,方华又把自己为了厂里一年到头劳苦奔波的背后大家所不知道的心酸道了个遍,见没人搭腔,包括平时关系不错的刘主任在关键时刻也不替自己的男人说话,便一甩门愤然离开了会议室。

2020年10月19日

优秀工业文学作品展播丨《秦岭一日》(1)
重磅丨透视优秀作品,探寻中国工业发展脉络

上一篇:

下一篇:

优秀工业文学作品展播丨《金牌工人》(1)

添加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