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在北京


《爸爸在北京》四点说明:

 

一、看点:电影不完全是展示留守妇女儿童的生活,主旨是通过一个和谐美满的幸福家庭的悲惨遭遇,折射出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二、泪点:即使你是铁石心肠也会黯然落泪。影片的场景、细节的描述,语言的痛感,处处如催泪的瓦斯。友情提醒——请你带上足够的纸巾。

三、观点:幸福家庭的破灭,田园生活的疏离,作品从另一个角度向物质社会提出了质疑。

四、卖点:以情动人,以景怡人。泪水是医治虚浮、骄横、冷漠的最好良药。充满诗意的田园,是人们向往已久的心灵家园。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作者陈 菲


主要人物表

 

李妞妞  女,三至七岁

性格活泼,机智聪慧。

 

孟丽  女,三十左右,妞妞母亲

性格开朗,外向。皮肤白皙,身材苗条,有气质

 

李爱民  孟丽前夫,三十岁左右,身材魁梧,退伍军人

性格沉稳,有肚量,爱打抱不平

 

宋  杰  孟丽男朋友 ,三十岁左右,某文化公司董事长

性格外向,做事练达,干大事的人

 

李福勇  李妞妞爷爷,农民,六十岁左右,背有点驼,经常咳嗽

沉默寡言,没事含着旱烟袋

 

李  闯  李爱民的弟弟,三十岁左右,好逸恶劳

为了霸占李爱民的田宅,偷偷把李爱民家的树木卖了

宁宁  李闯的小儿子,比李妞妞小一岁。

张  萍  李妞妞奶奶,农村妇女,六十岁左右

处世泼辣,爱家长里短

 

李二强  村霸,四十岁左右,光棍,满脸横肉

成天东游西荡,偷鸡摸狗,俗称二流子

 

张三和李四  伐木老板,四十岁左右

 

东  嫂   四十岁左右,李家邻居

爱捕风捉影,说三道四,长舌妇

其他人物   乡医生   县医生   村主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故事梗概

 

孟丽与李爱民青梅竹马,又是同学多年。高中毕业后,李爱民参军,孟丽在家务农。两人鸿雁传书,定了终身。李爱民复员回家后和薛梅结了婚。他们在乌鸦岭搭了个棚子,种地逮鱼,过着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一年后,他们有了女儿妞妞。妞妞体质弱,经常生病。夫妻二人虽然精神生活五彩斑斓,但是物质十分的匮乏。四处举债为孩子看病。孩子身体渐渐好转后,李爱民在孟丽的鼓动下,到北京打工去了。不久,传来噩耗,李爱民因勇战持刀歹徒,身中数刀,肠子都流出来了,抢救无效死亡。上有老,下有小,日子更加煎熬。他们靠着一点抚恤金和几亩薄田,艰难度日。李爱民的叔兄弟李闯为了霸占田宅,私自卖了李爱民的树木,并想方设法驱赶他们母女。李二强也不怀好意,觊觎着漂亮的孟丽。东嫂捕风捉影,造谣诽谤。每每妞妞受到侮辱时,她就会找妈妈要爸爸。而孟丽始终没有告诉她真相,只说她爸爸在北京打工,走不开。孟丽再也无法过下去了,在好心人的撮合下,带着女儿来到了杭州,和一家文化公司老总宋杰相爱同居。宋杰爱这个女人,爱这个女儿。可是,她们的心里始终忘不了李爱民,生活在李爱民的影子里。妞妞时常在梦里惊醒,呼喊着爸爸。天堂里的李爱民永远听不到她们的呼叫与永无止境的思念。

宋杰决定拍一部电影,献给心爱的孟丽和妞妞。孟丽和妞妞最终走出了阴霾,迎着阳光,在钱塘江边牵手漫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01  北京市郊某商场门口   日   外

 

商场门口,很多人围观,声音嘈杂。三名歹徒持刀向一个男子(李爱民)砍去。一歹徒的刀戳向李爱民的肚子,刀拔出后,肠子流了出来(拉近景)。

李爱民倒在血泊之中,一只手死死地抱住歹徒的腿,一只手把肠子往伤口里塞。

 

02  乡村   夜  内

 

妞妞熟睡状,头上满是汗珠,嘴在努力地张合,想讲话,但说不出声,突然坐起来。

妞妞(大声地,撕心裂肺地大叫。两行热泪流了下来):爸爸,爸爸,救救爸爸!

 

黑色的屏幕上,一滴滴鲜红的血组合成字幕(影片名):

 

爸爸在北京

 

(伴着主题歌,出现演职员等字幕)

 

  03 风景秀美的乌鸦岭  日  外

 

  孟丽(坐在河边,双目凝视着水面):你知道,自从你当了兵,我是多么的想你。

  李爱民(和孟丽并肩坐着,也望着河水):是啊,我们几乎一个礼拜一封信。很多战友都说我的情书像诗一样。

  孟丽(羞涩地笑):我的信也给他们看了吧?

  李爱民(转过脸,孟丽也转过脸,注视着对方):没有没有,你的话比我还火辣,哪敢啊。

  孟丽(假装认真地说):真的没有?

  李爱民(诚恳地):真的没有。我们从小学到初中、高中,这么多年你还不相信我?

 

  △水面有几只水鸟在嬉戏,一只水鸟追逐着一只水鸟。被追的水鸟一猛子潜入水里。   

     李爱民双手揽过薛梅的肩膀,四目对视,含情脉脉(拉近景)

  孟丽:我信你。

  李爱民:不管以后富贵还是贫穷,我都爱你!

  孟丽:我希望结婚后,就在河边搭个草棚子,种种地,逮逮鱼。

  李爱民:我答应你,我们就过闲云野鹤一样的生活。

 

04  河堤上  日   外

 

李爱民和孟丽在搭棚子,有芦苇,塑料布,木棍,绳子,铁锨,麦草。

他们一边搭棚子,一边谈笑风生。

李爱民(扶着刚刚埋的木桩):等棚子弄好了,再去买一只小船和丝网。你划船,我下网。

孟丽(用手拂了一下额角的头发):那就是神仙的日子了。

李爱民:神仙也没有我们逍遥快乐啊。

薛梅:你真的与世无争吗?

李爱民:那有什么可争的,一人头上一颗露水珠子,各过各的天。

孟丽:你不想出去打工吗?人家出去一年能挣上万块呢!

李爱民:有得就有失,打工难道不苦吗?常年和亲人分离,身边的悲剧很多啊!

孟丽(点点头):前天,东庄三春家的孩子掉水塘淹死了,三春从广东回来哭得死去活来。

李爱民(叹口气):一个女人又是家里又是田里,也不能全怪她。

孟丽:三春家的后悔死了,上吊喝药,都不想活了。

李爱民: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家,我要一辈子守候这个家。

 

05  河里船上   日   外

 

孟丽在划船,李爱民在下丝网。

孟丽唱着苏北民歌《姐儿调》:

小小的舟船浪呀么浪里飘,吩咐我的小青坐后梢,还要快把橹来摇,哎吆唉嗨吆,还要快把橹来摇。

李爱民:你唱得太好听了。再唱个《十八摸》听听。

孟丽(脸一红,笑道):呵呵,要唱你自己唱。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李爱民(嘿嘿笑):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孟丽:就你脸皮厚。

李爱民:我唱了?

孟丽(用手指指岸上,岸上有个割草的小姑娘):不要乱唱,带坏良家闺女。

李爱民:我小声唱,行吗?

孟丽:不行。

李爱民:就要唱!

孟丽(佯装生气):你敢。唱了,回家罚你跪搓衣板。

李爱民:现在流行跪搓衣板。跪就跪。

孟丽:驴不知脸长。

李爱民:男儿膝下有黄金,跪着求福也求财。

孟丽:越说越往灯亮地闯,有跪着发财的吗?

李爱民:我是打个比方。

孟丽:那你给我跪条项链出来?

  李爱民(脸生愧疚):等我有钱了,一定给你买一条粗粗的项链,就像村长老婆脖子里的一样。

  孟丽(嗤嗤笑):那么粗,栓狗啊。

  李爱民:项链越粗越好,粗才能栓柱啊!

  孟丽:哼,喘什么喘,村长老婆跟人跑出去年把,把粗项链都倒贴给人了。

  李爱民:那怪村长没有栓住老婆的心。哪像你,打死都不会跟人跑。

  孟丽(嘻嘻笑):哼,等着,我非给你戴绿帽子。

  李爱民:有绿帽子戴,那我就轻松喽。

  孟丽:烦我了,是不是?

  李爱民:开玩笑的,老婆大人。

  孟丽:这还差不多。不过,项链还是要买的。

  李爱民:你放心,结婚前,我答应过你,给你穿金戴银,给你美满幸福。

  孟丽:其实,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06  河边棚子前   日   外

 

孟丽在给雏鸡撒食,女儿妞妞在蹒跚地捉小鸡玩。

孟丽:妞妞,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妞妞:谁叫爸爸不买玩具啊。

孟丽:今天爸爸到集上给你买了。

妞妞:爸爸买小轿车吗?

孟丽:只要妞妞乖,爸爸什么都给你买。

妞妞(停止了追赶,坐在小凳子上,小大人似的):妈妈,我就要小轿车,小轿车能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07  河堤上   日   外

 

孟丽在择着韭菜,妞妞河堤上开着小轿车跑。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来,碎碎的。跑着,跑着,妞妞突然停了下来,手捂着肚子。

妞妞:妈妈,我肚子疼。

孟丽(丢下韭菜,急忙跑过来):怎么了,乖?

妞妞(指指右腹部):妈妈,我这里疼。

孟丽(朝河底方向喊):妞妞爸,快上来,妞妞说肚子疼。

李爱民在摘丝网上烂树枝,听到喊声,急忙丢下往岸上跑。

李爱民(急切地问):妞妞,疼得厉害吗?

妞妞的额头冒汗了,眼里噙着泪,点点头。

孟丽:赶紧带到卫生院看看吧。

李爱民蹲下背起妞妞,往乡卫生院跑。

孟丽:你先去,我去拿件衣服。

孟丽往河堤下跑。

 

08  河堤上  日  外

 

李爱民背着妞妞飞快地跑,一不小心被一块砂礓绊倒,额头磕在路面的硬物上,顿时肿了一个胞。他没有松手,用膝盖跪着地支起身子,继续跑。

妞妞(用手摸着李爱民的伤处):爸爸,疼吗?

李爱民(咬着牙):不疼,爸爸是男子汉啊!

 

09  村医务室   日   内

 

女医生摸摸妞妞的头,听诊器在妞妞的胸部移动着。

李爱民(焦急地问):医生,听出什么了吗?

女医生摇摇头。用手在妞妞的胸部按来按去。

女医生:孩子老是说这儿疼,这儿是肝部。

孟丽:那怎么办?

女医生:我建议,还是送县医院吧。

李爱民:就肚子疼,有这么严重吗?

女医生:要不,先开点止痛药吃吃看。

孟丽落着泪,看着怀里的李斯楠。

孟丽:乖,还疼吗?

妞妞(表情痛苦):疼,妈妈。

 

10  县医院  日   内

 

李爱民(抱着妞妞):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

医生(表情严肃的样子):孩子得的是急性肝炎,需要住院治疗。

孟丽:要住多久?

医生:要观察,一般一个月左右。也可能更长。

李爱民:只要治好孩子的病,其他都无所谓。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1  病房   夜   内

 

妞妞在挂水,熟睡的样子,显然肝部不怎么疼了。孟丽坐在床头,李爱民在地上蹲着。

李爱民:孟丽,你在这照应着妞妞,我连夜赶回去想法再借点钱。

孟丽:现在没有回去的车了吧?

李爱民:应该有,说不定能碰到顺便车呢。

孟丽:去吧。明天赶紧回来。

 

12  车站   夜   外

 

李爱民在车站找了很久,没有找到通往乌鸦岭的车。他看到有辆出租车开过来,急忙走上前。车停了下来,司机落下车窗,伸出胖乎乎的头。

司机:大哥,到哪里?

李爱民:到乌鸦岭去吗?

司机:只要给钱,哪里都去。

李爱民:多少钱?

司机:半夜三更的,咱也不打表了,就给100块吧!

李爱民:你杀猪啊!五十里路,要那么多,太黑了。

司机:爱坐不坐,随你。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傻逼。

李爱民攥紧拳头,想打过去,最终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司机(慌忙关了车窗):没钱,还冒充大爷。大爷走喽!

李爱民(望着开走的出租车):有种别跑!

 

13   石子路上   夜   外

 

李爱民急急地往家走,繁星满天,道路两边的树林里不时传来阴森的猫头鹰的叫声。这时,有辆大卡车驶过来,李爱民站住向车招手。车没有减速,反而更加疾驰。副驾驶座上的人冲李爱民吐了口吐沫,还骂了一句:神经病。

 

14  病房   晨  内

 

孟丽打来热水,准备给妞妞洗脸。妞妞睁开眼,第一句就问妈妈。

妞妞:妈妈,爸爸呢?

孟丽给妞妞洗脸):爸爸回家去了,快回来了。

妞妞:爸爸为什么回去?

孟丽(欲言又止):你爸爸回去是,是······

妞妞:妈妈,爸爸是不是回家借钱,给我看病的啊?

孟丽:斯楠,不要乱想。爸爸回去拿东西去的。

妞妞(点点头):哦。

 

15  村庄   白   外

 

李爱民的黄球鞋露出了脚趾头,脸上尽是飞尘,他敲开东嫂家的门。东嫂笑嘻嘻地出来。

东嫂:大清早的,有事啊?

李爱民(有点不好意思):东爷在家吗?

东嫂:有事跟我说一样。他老和尚昨天到沟西出礼,还没有死回来。

李爱民:那算了。

东嫂:嘿,你小子有事还瞒着我啊?

李爱民:不是的,婶子,我想跟东哥借点钱。斯楠住院了。

东嫂:借钱哪?这,这,侄子啊,你知道的,你东爷是个酒鬼,几亩地都被他败光了。前天早上,我想去集上买条涤丝褂子,老和尚就不给我钱。你看,夜里都不回来睡了。

李爱民扭头就走。身后的东嫂还嘟嘟哝哝。

 

16  李二强家   白   内

 

李二强嘴里叼着香烟,在和几个村民打麻将。李爱民走到他身后,用手拍拍他的肩膀。

李爱民:强哥,出来一下,商量个事。

李二强(勾过头):吆,爱民啊,什么事?听说妞妞住院了,真的假的?

李爱民:是的。就为这事找你的。

李二强:有事你说。

李爱民:你出来一下。

李二强急不乐意地走出屋,李爱民紧跟其后,来到一僻静处。

李二强:咱们是兄弟,有什么就直管说。

李爱民:我想借点钱。

李二强:没问题,多少?

李爱民:五千差不多了。

李二强诧异地看着李爱民。

李二强:要那么多?

李爱民:你尽量借吧,你放心,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赚钱还你。

李二强:兄弟见外了,你要没有,我也不能煮了你。借三千给你,行不行?

李爱民:可以,可以。谢谢强哥,谢谢强哥。

 

17  李爱民家  白  内

 

李福勇和李爱民坐在八仙桌两边,李福勇抽着旱烟,唉声叹气。李爱民的母亲张萍解下围裙走过来。

李福勇:爱民妈,你去孩子舅家借点。

张萍:几个舅舅家,不是盖屋就是小孩子上学啊结婚啊,恐怕去了也白跑,不要去丢人现眼了。

李福勇又叹息了一声,烟窝子使劲地在地上磕了磕。

张萍:你就是给地磕出个大窟窿也没有孬种用。

李爱民: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家里凑凑也差不多了。

张萍:成天东游西逛,人家都出去赚一点,就你叮着老婆孩子在家跟前瞎混,没钱怪谁?

李爱民:我在家也没有闲着。

张萍:捞鱼摸虾能发财?就这点出息!

李福勇瞪了一眼张萍,示意她少说两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8 镇街道  白  外

 

街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李爱民和李福勇一前一后穿行其中。他们走到商场门口,站在路边等车。车来了,他们上车,买票。不一会,李爱民打起了瞌睡。

 

19  县车站门口   白  外

 

李爱民:大,要不要吃点饭?

李福勇:我不饿。你从昨晚到现在忙得饭都顾不上吃,你吃吧。

李爱民:气饱涨闷的,吃不下。

李福勇:一家老老少少全指望你呢,你要身体垮了,就塌天喽。

李爱民点点头。

李爱民:我知道。我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我要倒了,家就没了。

李福勇:知道还不吃饭!

李爱民和李福勇来到一家小饭店,要了一碗青菜面。

 

20  病房  白   内

 

孟丽坐在床沿给妞妞喂蛋汤。孟丽对着汤勺里的烫轻轻地吹着。

孟丽:乖,再喝两口。

妞妞:妈妈,我不想喝了,饱了。

孟丽:听话,一小碗都没喝完,怎么饱了。

妞妞听话地张着嘴,又喝了几勺。

孟丽:妈妈,爸爸怎么还不来?

刚说完,李爱民和李福勇推门进来了。

妞妞(欢快的样子):爸爸,爹爹。

李福勇:孙女乖。

李爱民:妞妞真懂事。

妞妞扑到李爱民的怀里,用小手理弄着李爱民乱糟糟的头发。

孟丽:爸爸,我吃得肚子鼓鼓的,一大碗的鸡蛋汤。爸爸,你吃饭了吗?

李爱民:爸爸也吃得饱饱的,吃了三大碗米饭,喝了两大碗鸡蛋汤。

妞妞:爸爸吹牛。

李爱民:骗你是小狗。

李福勇望望李爱民,又看看妞妞,鼻子发酸,扭过脸去。

 

21  病房   白   内

 

妞妞今天没有胃口,李爱民和孟丽哄着她,她也不吃。

李爱民:妞妞今天不乖。不吃饭就不是乖孩子。

妞妞:爸爸,一吃饭就想吐。

孟丽:医生说,这病就是这样,胃口差。她不吃,你吃吧。

李爱民:还是你吃吧,我到外边吃。

孟丽:都一点多了,赶紧去下边吃点。

 

22   医院大门口    白   外

 

李爱民在一家饭店门口转来转去,也没有进去吃饭。孩子不吃,他也吃不下。他来到路边的台阶上,坐了一会,然后到卤菜店里买了两个鸡腿。

 

23  病房   白    内

 

李爱民推门进来。

孟丽:这么快吃过了?

李爱民:吃饭还能要多会。

妞妞这时已经在吊水。她侧着小脸问。

妞妞:爸爸,吃什么饭啊?

 

李爱民走到妞妞的床头,俯下身。

李爱民:爸爸当然买好东西吃了。

妞妞:什么好吃的?

李爱民:你猜猜?

妞妞:是小龙虾?

李爱民:不对。

妞妞:那是什么啊?

李爱民从袋子里拿出鸡腿,在妞妞的眼前晃了晃。

李爱民:爸爸吃的是鸡腿。鸡腿太好吃了。妞妞要不要吃一个?

妞妞:要。

 

24  田野   白   外

 

李爱民和孟丽牵着妞妞的小手徜徉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稻穗沉甸甸的,一望无际的金黄。

孟丽:爱民,等收完庄稼,你到北京打工吧,二红他们在那边混得不错呢。

李爱民:该出去了,卧在家里不能当饭吃。

妞妞:爸爸,北京在哪里啊?

李爱民站住,用手向北方一指。

李爱民:北京,就在北边啊。

妞妞:爸爸,北京有到家那么远吗?

李爱民:比到家远多了。

妞妞:远多少呢?

孟丽:妞妞啊,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多远。

妞妞: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李爱民:嗯,很快的,再过十五年吧。

妞妞:爸爸,十五年还有多长时间啊?

孟丽:这孩子真赘。

李爱民:妞妞,你记得在医院的时候,有个阿姨护士吗?

妞妞:记得,她眼睛大大的,鼻子高高的,还喜欢逗我玩。

李爱民:长到她那样,你就长大了。

妞妞:哦。知道了。长跟爸爸妈妈一般高就是大人了。

李爱民:对啦。

妞妞:爸爸,你长这么高,能看到北京吗?

李爱民手搭凉棚,学孙悟空的样子。

李爱民:看到北京了,看到天安门的城楼,还有飘扬的国旗。

妞妞:爸爸,我也要看看。

李爱民:妞妞,你还小,等长大了才能看到。

妞妞:爸爸,我骑你脖子上就能看到了。

妞妞拉着爸爸蹲下来,骑上去。李爱民起身,妞妞也学着李爱民手搭凉棚。

妞妞:爸爸是大骗子,爸爸是大骗子。没有天安门,没有红旗。

孟丽:爸爸是逗你玩的,你还真信?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5  场上   日    外

 

李爱民在场上摊稻谷,孟丽和妞妞在路边的树荫下玩耍。李爱民一边摊粮食,一边和孟丽聊天。

李爱民:孟丽,我不想上北京,我感觉南方好一点。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杭州最好了。

孟丽:那里没有亲戚朋友,你投靠谁啊。

李爱民:那边厂多,哪个工厂都要保安,我当过兵,找个差事应该不是很难。

孟丽:我不赞成。再说了,北京是咱们首都,只有到过北京,才算见过大世面。

李爱民:我不是去见什么世面,我是去赚钱养家糊口的。

孟丽:二红电话都留给我了,要你到北京找他,他是工地的包工头,跟他干还能亏了你?

李爱民:工地的活,我不想干。要干就干保安,

孟丽:办公室想坐,可惜没有那个命。

李爱民扔下摊模,气愤的样子。

李爱民:孟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坐办公室有什么了不起。你想要坐办公室的吗?好,你去找啊!

孟丽:你,你混蛋。

孟丽赌气抱起妞妞就往家走。李爱民紧跟后边。两个人都不说话,生着闷气。

 

26  河边   白    内

 

李爱民站在门口,孟丽坐在床上,妞妞从屋里跑出来,拉爸爸的手。来到屋里,妞妞拉着爸爸坐到床上。妞妞坐在爸爸妈妈中间。三个人谁也不说话。妞妞望望爸爸,又望望妈妈。妞妞拉过妈妈的右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又拉过爸爸的左手放在妈妈的手上,最后妞妞小小的双手压在爸爸的手上。

妞妞:爸爸,妈妈,还有我,我们是一家人。

妈妈和爸爸同时哭了,双双搂过妞妞的肩膀。

 

27  街上车站   白   外

 

秋风瑟瑟,落叶纷飞。街面上枯黄的树叶在风里舞动。李爱民、孟丽和妞妞在等车。李爱民抱着妞妞,孟丽掕着个塑料袋。

孟丽:在外边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乱使性子,遇事要多动动脑子,少做蠢事。

李爱民:放心吧,我为人处世会掌握好分寸的。

孟丽:眼看要冷了,到了北京也买点像样的衣服。

李爱民:吃穿不要你操心,你放心。

孟丽:常给家里写个信,打个电话。

李爱民:打电话不方便,还要到别人家接。

孟丽:你就写信吧。

李爱民:我走了,你就搬回来住。离村子那么远,不放心。

孟丽:嗯。

李爱民:等我赚了钱,从北京带条金项链回来给你。

妞妞:爸爸,给我买什么啊?

李爱民:只要你在家听妈妈话,我就给你买一条花连衣裙,有很多蝴蝶的裙子。

妞妞在爸爸的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妞妞:妈妈,你也亲爸爸一口。

孟丽脸一红。

孟丽:大人不可以亲的。

车站门口很多人等车,焦急的样子。李爱民抱着妞妞过来问一个买票的女人。

李爱民:北京车大概几点到啊?

售票女:快了。大概九点三十分。

等车的人在闲聊。孟丽掕着一大包吃的喝的给李爱民。

孟丽:妞妞给我抱。包你掕着。车说到就到了。

△车到了。车缓缓地停了下来,打开车门。

售票女:买北京票的五个人赶快上车了。

△孟丽站在车门口,看着李爱民上车。临走,李爱民亲了几下妞妞的额头。车走了,孟丽冲着远去的客车,挥着手,挥着手。

妞妞(带着哭腔):爸爸,爸爸。

 

28   家中   白    内

 

孟丽坐在床上看《红楼梦》。妞妞在看黑白电视节目:动画片《西游记》。爷爷奶奶一起出门了。

李福勇:妞妞,你在家看电视,我跟你奶奶出去看人打麻将。

妞妞:哦。

孟丽:这孩子,天天迷在动画片上。

 

29 家中  白  外边

 

△ 屋外飘着雪花。邮递员背着绿色的邮包走到孟丽的家,对屋内大喊。

邮递员:孟丽在家吗?有你一封挂号信!

孟丽:在!

△ 孟丽从屋里出来,接过信,签了字。

孟丽:谢谢你啊,天这么冷还送信。

邮递员:不客气。

 

30  家中   白   内

 

孟丽打开信,认真的看了起来。妞妞也跑过来。

妞妞:妈妈,爸爸说什么啊?

孟丽:爸爸要你听话,回来给你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还有花裙子和书包。

妞妞:爸爸真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1  家中   夜   内

 

孟丽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无法入睡。脑海里回荡着李爱民的声音,是信的内容。

画外音:今年过年可能回不去了,大雪封道。你一个人在家操持,身体要保重。明年秋,斯楠就要读书了,你还要风里雨里接送。父母亲也已经老了,各方面需要你料理。想起这些,感觉对你愧疚无比。可是,面对生活,我不得不低头。家里需要钱。妞妞生病那段时间,我才知道钱是多么的珍贵而又肮脏。

孟丽的眼角溢出了泪水。

 

32  田野   白    外

 

△无垠的麦浪在春风里起伏。路边的野花都已经开了。几只蝴蝶翩翩起舞。李斯楠追着蝴蝶,孟丽跟在后边。

孟丽:妞妞,不要跑,小心摔跤。妈妈给你捉一只蝴蝶好不好?

妞妞:好。妈妈捉一只漂亮的花蝴蝶。

△ 一只花蝴蝶落在一朵野花上。孟丽蹑手蹑脚地靠近,一下捏到了蝴蝶的翅膀。妞妞从妈妈的手里接过来,蹲在地上,好奇地看着。

妞妞:妈妈,蝴蝶真漂亮。爸爸给我买的裙子也有这么漂亮吗?

孟丽:比它的还漂亮。

妞妞:比它漂亮,我也能飞起来吗?

孟丽:能。

妞妞:太好了,太好了,我能飞喽。

△ 妞妞张开臂膀,跑着叫着。妈妈哈哈大笑。

 

33   家中   夜   内

 

妞妞在睡梦中甜甜的笑着。梦里,她真的飞了起来,穿着绿色的裙子,裙子上有很多花蝴蝶的图案。她飞过麦田,在阡陌的田间小路的花草间飞舞。

 

34  麦地   白    外

 

孟丽在麦地里薅草,妞妞在地头玩耍。李福勇跌跌撞撞地跑来。

李福勇:孟丽啊,快回家,爱民他、他......

孟丽:爱民他怎么了?

△      李福勇老泪纵横,声音哽咽。

李福勇:刚才北京打来电话,东嫂子叫我去她家接,可怜的爱民啊。

孟丽:他跟人打架了?

李福勇:他被人捅了。

△孟丽一阵晕眩,差点摔倒。疯了般的向家跑去。李福勇搀着妞妞踉踉跄跄跟着。孟丽跑到东嫂家。东嫂唉声叹气地拿出一张纸。

 

35  东嫂家   白   内

 

东嫂:孟丽啊,不要伤心,这是他们留下的电话,你再打回去问问,是不是弄错了。

△孟丽强忍着悲痛,摁着一个个噩梦般的数字。

电话:李爱民同志在执勤时,发现几个歹徒调戏一个女孩子,他上前制止,结果被这伙歹徒……

△孟丽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哀痛,再也不想往下听了,话筒摔到了地上。话筒里仍然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孟丽哭得死去活来。

东嫂:好闺女,不要哭坏了身子。人死不能复生,你就是替他死,他也回不来啊。快回家吧,看看怎么处理后事。

△李福勇搀着妞妞走进来。妞妞扑到妈妈的怀里,看着妈妈伤心欲绝的样子,她怯怯地问。

妞妞:妈妈,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

△孟丽双手捂着脸,呜呜地哭,头摇了摇,没有说话。

妞妞:妈妈,打电话给爸爸,让爸爸回来揍他们,看谁还敢欺负妈妈。

△李福勇和东嫂在一旁抹眼泪。孟丽擦了擦泪水,站起来。然后抱着妞妞往家走。

孟丽:妞妞,没有人欺负妈妈。是妈妈想起了小时候的伤心事。

△妞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36  家   白    外

 

 △孟丽牵着妞妞从屋里走出来,锁上门,然后抱起妞妞放在门口自行车的后座上。由于路面刚落了一场秋雨,有点泥泞,只好推着走。出了村庄百余米就是通往集镇的水泥路。走到水泥路口,遇到了李闯(李福勇二儿子)和李二强(村霸)。

李闯:呦,嫂子赶集呐?

薛梅:是啊,上集给妞妞买两身过寒衣服。

李闯:哦,一场秋雨一场寒,越来越冷了。

薛梅:你们不赶集啊?

 △李二强嬉皮笑脸。

李二强:如今你是有钱的人,谁跟你比啊!

 △李闯瞪了李二强一眼。

李闯:你说话注意点好吧,没有人说你是哑巴。

李二强:我说的是实话,爱民哥一走,嫂子今非昔比喽。

 △孟丽脸拉了下来,骑车就走。眼里充盈着泪水。

 

37  孟丽家   白   外

 

 △几个伐木工在用油锯锯孟丽家屋前屋后的树木。李闯在用砍刀砍倒下的树树杈,李二强用手指着在锯的树,吆喝着。

李二强:左边多锯点,拉绳的不要用劲,不然砸到东院的山墙了。

李闯:大家动作麻利点,干完喝酒去。

 

38  街上   白   外

 

 △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吵闹声、吆喝声、汽车喇叭刺耳的嘀嘀声。孟丽抱着妞妞在人群里挤着。东嫂一把拽到孟丽的袖子。

东嫂:你家的树全卖?手腕粗的也不留一棵。

孟丽:谁家卖树了,嚼舌根子。

东嫂:刚才我从家来,看到李闯拉着一车木头段子往东去,不是你家的?

孟丽:不是。

东嫂:是你家的。我亲眼看到他们锯你家树的。不是你叫的,谁有那么大胆子,青天白日锯树啊。

 △孟丽疑惑地看看东嫂。

孟丽:怎么可能啊。

东嫂:好心使空地喽,赶紧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9   孟丽家   白   外

 

 △孟丽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往家赶。老远就看到家里屋前屋后的树木全没有了,甚至连一根树枝也没有。孟丽扎了车子,抱下妞妞,扑通一声坐到地上,痛哭起来。妞妞偎在孟丽的怀里,瞪大迷离的眼睛,看着遍地落叶。

孟丽:天哪,为什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老天啊,睁开眼看看吧,看看这些狗不吃的东西,遭雷打雷劈的人渣。

 △孟丽抬头看着天。天果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卷着落叶,漫天飞舞。不一会,大雨如注。孟丽把妞妞紧紧地抱在怀里,浑身湿透了。

 

40  孟丽家  傍晚   内

 

 △孟丽躺在床上,浑身发烧,口干舌苦。婆婆张萍从口袋里取出一板感冒药,取出两粒,又倒杯热水,坐在床边。

张萍:妞妞妈,快给药吃了。不要跟身子过不去。身子垮了,还有什么指望啊。

 △孟丽的眼角溢出泪水,一句话不说。

张萍:都是小和尚作孽,卖什么孬种的树呢,又不等钱使。昨晚上,小和尚被我骂得闷屁筛糠。

孟丽:不要说了,你们演什么双簧,人在做,天在看。

张萍:你这话说的,就冤屈我了。我活这么大,讹过谁,欺过谁?你从东庄到西庄访访问问。

孟丽:他们锯树那么大动静,你们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怎么不出来吱一声?

 △张萍低下头,脸像染了红布,感到内疚。

张萍:那你妈,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等会啊,我去把卖树钱都要给你。

孟丽:不是钱的事。你们分明要让我们扫地出门。

张萍:斯楠妈,你心放肚里收着,这个家有我在,谁也不敢撵你走。快吃药吧,茶都凉了。

孟丽:人走茶凉,茶早已凉了。

 △妞妞用小手捂着茶杯。

妞妞:妈妈,茶不会凉,我用手捂着呢。

 △张萍摸摸妞妞的头。

张萍:妞妞真乖。过来喂妈妈吃药。

 △妞妞小心地端着茶杯过来。把杯子放在凳子上,接过奶奶手里的药片。

妞妞:妈妈,这药好甜好甜,你吃了,嘴里就不苦了。

张萍:是啊,吃吧。不看僧面看佛面,妞妞都比你懂事。

 △孟丽接过药片,放进口中,又喝了口水。吞咽药片的同时,泪水已流到了嘴角。

 

41街上酒馆   白    内

 

 △李闯和李二强在一个小包间里推杯换盏。酒桌上有个空瓶,另一瓶也已经过半了。

李闯:这小娘们就是赖着不走,强哥,你想想法子。

   李二强:这可是你的亲嫂子,做事也不能太绝。

李闯:大哥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嫂子,女人哪,是风,刮到哪算哪。说不定,哪一天熬不住了,就远走高飞喽。

李二强: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能让这娘们把大哥的抚恤金和亲骨肉都搂走了。最好让她净身出门!

李闯:兄弟有何妙计?

李二强:人要脸,树要皮。但凡女人都注重名节,我们从这方面下手,绝对行。兄弟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看到的王三老婆?

李闯:知道啊,后来上吊死了。

李二强:想想一个女人三六九脖子上挂双破鞋,成天被人指指戳戳,不想死才怪呢。

李闯:你的意思是?

 △李二强起身附在李闯的耳边说着什么。

李闯:行,听老弟的。

 △李闯端起酒杯和李二强碰了一杯。

李闯和李二强:干!

 

42  河堤  白    外

 

△孟丽和妞妞从河堤上往草棚那里走。河边的小船里已经进了很多水。孟丽看了看草棚,又看了看木船。

画面切入第5节的情景。

△画面返回。孟丽脸上充满幸福,然后捂着脸哭泣起来。妞妞摇着妈妈的膀子。

妞妞:妈妈,你又哭了?

△孟丽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装出一副笑容。

孟丽:妞妞,谁说妈妈哭了?妈妈的眼睛被腻虫子弥了。

妞妞:噢。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

孟丽:你爸爸工作很忙。

妞妞:爸爸为什么不打电话回来啊?

孟丽:你爸爸的单位不容许打电话。

妞妞:为什么不给打?

孟丽:是保密单位。

妞妞:什么是保密单位?

孟丽:保密就是不能向外打电话。小孩子真烦人。

妞妞:妈妈,爸爸可以写信啊。他以前不是写过信吗?

孟丽:信可以写的。

妞妞:妈妈,你叫爸爸经常写信来家吧。我好想好想爸爸。

 

43  孟丽家   白   内

 

△东嫂端着饭碗走进孟丽家。孟丽和妞妞也再吃饭。

孟丽:婶子也吃饭哪,坐坐。

东嫂:家里缺了男人啊,哪像个家样。成天冷冷清清的,瞧,我一进屋感到阴森森的。

孟丽:习惯了。

东嫂:我说啊,孟丽,你还年轻,也该为自己着想。

△孟丽剜了一眼东嫂。东嫂立马住嘴。妞妞碗里的饭已经吃完了。

孟丽:妞妞,出去玩会。

 

△妞妞蹦蹦跳跳出去了。

孟丽:婶子,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别吞吞吐吐的。

东嫂:爱民已经走了,心里不要老惦记着,该忘记的就忘记,别跟自个过不去。一个人有多少青春?不要一棵树上吊死。

孟丽:妞妞还小,我不想谈这件事。

东嫂:趁她小,少不更事才好办。你拖着油瓶到人家,时间长了,男人家就烦了,不是亲生的,谁疼啊。依我看,还是早做个了断,妞妞是李家的孩子,骨子里姓李,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孟丽:她也是我的骨肉啊,我怎能丢下她不管。

东嫂:看你是个聪明人,怎么是个猪脑子呢?你守一辈子,想立贞洁牌坊啊!

孟丽:现在谁稀罕那东西。等孩子大大再说吧。

东嫂:我今天来,也不是劝你马上就嫁人的。你可以先了解一下,先谈谈。

孟丽:跟谁啊?

东嫂:我有个远房舅舅,舅舅的侄子在杭州开公司,人长得没的说,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你见了,包你动心。

孟丽:各投各眼,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看上的,不等于我看上。这都是缘分。

东嫂:是啊,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他的手机号码我抄了一份给你,没事你们聊聊,加深一下感情。

孟丽:我又没有手机,聊什么聊?

东嫂:到集上买一个,几百块钱的事。

孟丽:好吧,先聊聊再说。

 

44  孟丽家  夜   内

 

△孟丽和妞妞都在熟睡中。妞妞头上满是汗珠。画面切入第2节。

孟丽被吵醒。

孟丽:妞妞,你怎么了?

妞妞:妈妈, 我梦见爸爸了,爸爸流血了,爸爸好吓人。

孟丽:又做噩梦了是不是?

妞妞:妈妈,我为什么老做噩梦啊?

孟丽:梦是相反的。

妞妞:为什么像真的一样?

孟丽:睡吧,不要纠结什么梦不梦的了。

妞妞:妈妈,我睡不着。我想爸爸。爸爸什么时候来信啊?

孟丽:快了,过几天吧。

妞妞:真的?不要再骗我了。

孟丽:妈妈怎么能骗你呢?

 

△黑暗里,孟丽的眼角有泪光闪现。

 

45  田野   白   外

 

△孟丽背着药桶在给玉米打药。妞妞跟在后边哭哭啼啼。

妞妞:妈妈抱我,抱我。

△孟丽生气了,声音很大。

孟丽:妈妈在打药,你没有看到吗?快到地头玩,药水弄到眼里了,还哭。哭丧啊!

△妞妞还是一个劲地哭。孟丽的身上被汗水和药水浸湿了。

孟丽:叫你跟你奶奶不跟,就知道嚎唠。

妞妞:我就不跟奶奶,奶奶不疼我,她疼弟弟。

△孟丽鼻子一酸,泪就下来了。

孟丽:妞妞听话,妈妈马上打完了。奶奶不疼你,妈妈疼你。

妞妞:妈妈疼我,为什么不抱我?妈妈不疼我;爸爸也不疼我,爸爸也不疼我。

孟丽:妈妈疼你,爸爸也疼你。

妞妞:妈妈说爸爸写信,都几天了,也没有。

孟丽:爸爸的信真的快到了,这次妈妈没有骗你。

妞妞:妈妈,你以前都是骗我的吗?

孟丽:没有,乖,妈妈怎么能骗小孩子呢?

妞妞:谁要骗人,谁就是小狗。

△妞妞学着狗叫,汪汪,汪汪。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6  孟丽家   夜   内

 

△孟丽打开一封信。妞妞偎在妈妈的怀里神情专注地看着信上的字。

画外音:

亲爱丽,亲爱的妞妞:你们好。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所以很久很久没有给你们去信了。希望你们原谅。妞妞,我知道你和妈妈每时每刻都想着我,念着我。我曾经答应过,给你们买金项链和花裙子。妞妞,爸爸不会买女孩子的衣服,叫你妈妈给你买吧,买你喜欢的带花蝴蝶的裙子。妞妞,你长高了吗?妈妈还能抱动吗?妞妞,不要老是让妈妈抱你,妈妈疼你在心里。爸爸也是。爸爸爱你,妞妞。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

亲爱的丽,我在北京过得很好。等妞妞大一点,你就带她来北京,我带你去故宫去天安门玩,去看冉冉升起的国旗,去听嘹亮激昂的国歌。你知道吗?我现在每天都能看到国旗升起,国歌响起。爸爸很骄傲,也很幸福。

亲爱的丽,今天我看到很多梅花开了,并且看到许多蝴蝶在花间飞舞。那些美丽漂亮,五彩斑斓的蝴蝶,多么自由,多么快乐,多像我们的宝贝女儿妞妞啊。

丽,不要给我来信,我这里收不到任何外界信息。如果妞妞想我了,就经常读读这封信。多多安慰她,开导她。

我其实非常想你们,尤其看到盛开的花朵和蝶舞,就会不自由地想你们。有时,心生愧疚,总感觉对不起你们,还有家人。

△孟丽看着看着泪流不止。

妞妞:妈妈,怎么又哭了?

孟丽:你爸爸的信写得太感人了。

 

47  孟丽家   夜  外

 

△李二强和李闯鬼鬼祟祟躲在孟丽家的墙头外。李闯蹲下来,李二强跐着他的肩膀一跃而上了墙头。李闯在黑暗里阴险地笑着。李二强蹑手蹑脚地来到门旁,轻轻地敲了几下,屋内没有反应。他又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孟丽身体凹凸有致,若隐若现。李二强咽了一口唾沫,喉结蠕动了几下。

按照事先的计谋,李二强脱了褂子和裤子,扔在墙头跟。他蹲在门口一会,然后起身又敲了敲门,敲得较重。听到屋里拉灯的声音,屋里亮了。

孟丽(大声地):谁啊?

李二强:我,嫂子,你开开门。

孟丽:你怎么进来的。

李二强:叫你不应,我爬墙头进来的。

孟丽:你出去,有事明天说。

李二强:嫂子,不是叫我夜里来的吗?

孟丽:你放屁,快滚,不滚,我叫人了。

李二强:你叫啊,你叫啊。让全村人都听到才好呢!

△李闯在院门口,决定砸门了。他把大门敲得山响。

李闯:开门,开门。

△孟丽听到李闯的声音,马上穿好衣服,拉开门栓。李二强急忙一个纵身,翻过墙头。薛梅打开大门。

孟丽:半夜三更的,你来干什么?

李闯:我在后庄喝酒回来,路过这里,听到你家屋里有动静,才敲门看看的。

孟丽:你看见什么人了吗?

李闯:没有啊,我只听到墙头上一声扑通声,好像还有男人哎呦声。你赶紧去看看跌死没有。

△李闯边说边往里走,拉亮院子里的灯,到墙头边东瞅瞅西望望。一眼看到了李二强的衣裤,用手指着。

李闯:嫂子,看不出来啊,你真会装。这衣服是谁的?

孟丽:你嫂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我知道衣服是谁的?

李闯:我明明听到有男人的声音,我一敲门,你就给放跑了。呵呵,怎么,人证、物证都有,还敢狡辩?

△争吵声引来了左邻右舍很多人。有的穿着大裤头,有的裸着上身,有的脚上的鞋穿成左右不分。人们议论纷纷。东嫂上衣扣子没有扭好,硕大的乳房露出了一大半。屋里的李斯楠也迷迷糊糊地出来,好奇地看着这群人。李闯大声地说着他的所见所闻,好像真的一样。

李闯:她是我嫂子,我能乱说吗?如果我的话有半句谎言,遭天打五雷劈。人家说,家丑不可外扬,我说这些,连我都无地自容了,祖宗脸都丢光了。

众人:就是,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原来是个狐狸精!破鞋!

△孟丽委屈地哭了,抱起妞妞就往屋里走,然后哐的一声关上门,插上。屋里传出哭声。众人散去。

 

48  杭州  白   内

 

△宋杰刚走到车边,准备上班,突然接到孟丽的电话。

孟丽:宋杰,我现在想到杭州去,这个家实在待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宋杰:有话慢慢说,怎么啦?

△孟丽呜呜地哭了起来。

 

49  孟丽家   白  内

 

△  孟丽愁眉不展坐在床上,东嫂坐在凳子上。

东嫂: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男人啊,都不是好东西。依我看,还是早一天离开这里,远走高飞。你跟杭州的那个谈怎么样了?

孟丽:感觉还不错吧。

东嫂:剜到篮子里的才是自己的菜,趁热打铁,还犹豫什么。

孟丽:妞妞奶奶说,走可以,孩子留下,钱留下。钱我可以一分钱不要,可是我舍不得妞妞。

东嫂: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上哪找一个知冷知热的人。

孟丽:我走了,妞妞本来就失去了爸爸,再失去了妈妈,她心理怎么承受得了。我更怕她知道爸爸死了,所有的念想都没有了。

△孟丽听到门外玩耍的妞妞在哭。

孟丽:我出去看看妞妞哭什么。东嫂你坐着。

东嫂:小孩子打仗磨牙很正常。

 

50  孟丽家  白   外

 

△孟丽急急忙忙跑出来,看到妞妞在路边在哭。

孟丽:妞妞,哭什么?

妞妞:宁宁打我,用树枝打我头。

孟丽:破了没有?我看看。

△妞妞又哭起来。孟丽巴拉着妞妞的发丝,发现一个疱。

孟丽:嚎,就会干嚎。他比你还小,你打不过,还是怎地。

妞妞:他说我没有爸爸。我说,我有爸爸,我爸爸在北京。他说我是小骗子,就用树条打我。妈妈,让爸爸回来,给他们看看,他们就不敢欺负我了。

△孟丽鼻子发酸,努力抑制住泪水。她抱起妞妞,给她擦了擦眼泪。

孟丽:回家。

 

51  街上  白   内

 

△孟丽在街上买了鱼、猪肉、酒和妞妞爱吃的鸡爪。买的时候,刚巧碰到了邻居大嫂。

大嫂:买这么多好菜,家里来贵客了?

孟丽:没有,自家吃的。

大嫂:我不信。

孟丽:不信拉倒。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2  孟丽家  白   内

 

△孟丽从厨房间端出一盘鱼、一碗土豆烧肉、一碟鸡爪和韭菜炒蛋。桌子上摆了三双筷子。孟丽顿一下,又去拿酒和酒盅。

妞妞:妈妈,你喝酒吗?

孟丽:我不喝。

妞妞:你不喝,给谁喝啊?

孟丽:你爸爸喝。

妞妞:爸爸今天要回来吗?

孟丽:爸爸不回来。今天菜这么丰富,不能忘了你爸爸啊。

妞妞:他又不回来,又吃不到。

孟丽:他不吃,你替他吃啊。

妞妞:我小肚子撑不下啊。

孟丽:妞妞,如果妈妈走了,你跟你奶奶过,可以吗?

妞妞:不可以。

孟丽:奶奶也会疼你的。

妞妞:我就不。

孟丽:妈妈还会回来看你的。妈妈会买很多好玩具给你,还有很多好吃的。

妞妞:我不要玩具,我不要好吃的。我要和妈妈一起走。

孟丽:妞妞又不乖了,爸爸的话你忘了吗?

妞妞:没有。

孟丽:爸爸怎么说的?

妞妞:爸爸说,他爱我,一定要我听妈妈的话。

孟丽:你现在呢?你听话了吗?

△妞妞不再说话,默默地吃饭。吃着吃着,妞妞又问妈妈。

妞妞:妈妈,你到哪里去?是去找爸爸吗?

孟丽:一个很远的地方。离你爸爸很近。

妞妞:你会看到爸爸吗?

孟丽:会的。

妞妞:妈妈,等你带爸爸回来,要让他把胡子刮干净。

孟丽:为什么啊?

妞妞:妈妈真笨,爸爸亲我时,就不会扎我啦。

 

53  孟丽家   夜   内

 

△妞妞睡着了。孟丽拿起床上妞妞的衣服,一件件地理了又理,叠了又叠。把妞妞的一件红棉袄捂在胸口,很久很久。

画外音(孟丽):妞妞,如果妈妈走了,你跟你奶奶过,可以吗?

画外音(妞妞):不可以!不可以!

画外音(李闯):她是我嫂子,我能乱说吗?如果我的话有半句谎言,遭天打五雷劈。人家说,家丑不可外扬,我说这些,连我都无地自容了,祖宗脸都丢光了。

孟丽已泪如泉涌。

 

54  河堤  夜   外

 

△孟丽点燃了草棚子。火光里,很多枯萎的野花也被燃烧,花扭曲着,挣扎着。火光里,薛梅看到了李爱民也在扭曲着,挣扎着。

同时切入:孟丽和李爱民搭棚子的情景,李爱民跌跌爬爬背妞妞上医院的情景。

画面返回:孟丽跪下来,看着火渐渐熄灭,伤心欲绝。

画外音(孟丽):爱民,我对不起你。让我离开这伤心之地。花无百日开,人无千日好。不管是花,还是人,终究要化为灰烬。爱民,你是个好人,一个值得珍爱一辈子的好男人。可是,你再也回不来了。你曾经天真地问我,为什么好人不长寿?我说,是好人把好处都给了别人。没想到,爱民,一语成谶。爱民,我不知道,你在天堂还冷不冷。冷了,要照顾好自己。如今,我真的要去天堂了,那里是人间天堂。可是,天堂与天堂之间的距离是多么的漫长。

 

55  李福勇家   夜   内

 

△李福勇坐在床头,嘴里吧嗒着旱烟袋。时不时的咳几声。张萍侧卧在床的另一头,眯着眼。

李福勇:宁宁奶,睡着了?

张萍:不睡去偷人啊?

李福勇:说话跟放屁似的,吃火药怎么地。

张萍:成天咳老嗓的,吵死了。

李福勇:唉,我睡不着啊。心里老想着妞妞家的事。

张萍:这一段时间闹腾的,也够她受的。东嫂子已经跟她提媒了,听说满谈得来。我想啊,她快飞了。

李福勇:那妞妞,你真想留下了啊?

张萍:女孩子好养,大了就像水一样,说泼出去就泼出去了。孩子要被她带走,钱怎么算?

李福勇:留点够养老的,都给她。

张萍:跨出李家的门,就不是李家的人,她怎么来怎么去,钱,休想拿走一分!

李福勇: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惹别人说闲话的。

张萍:你个死脑筋猪脑子,怎么不开窍呢!钱,是爱民用命换来的。爱民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

△张萍咿咿呀呀地哭起来。

李福勇:哭什么哭,半夜三更的。是不是巴不得我也早死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6  孟丽家   晨  内

 

△孟丽在梳妆桌前仔细地化妆、梳头,身上也穿着崭新的衣服。打扮得像新娘子一样。妞妞围着妈妈转、看。

妞妞:妈妈,今天你真漂亮。

孟丽:是吗?

妞妞:是啊。妈妈化了妆就漂亮好看。

孟丽:妈妈不化妆就不漂亮好看吗?

妞妞:妈妈不化妆也漂亮。

孟丽:就是嘛。

妞妞:妈妈,你真的要走了吗?

孟丽:是的,妈妈出去一段时间。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妞妞:我要你和爸爸一起回家。

孟丽(背过脸去):嗯,会的。

 

57  李福勇家   晨    外

 

△孟丽蹲着把妞妞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像生离死别。李福勇和张萍、东嫂及很多邻居站在一边。

孟丽:妞妞,一定听爹爹和奶奶的话,不要和宁宁磨仗。

妞妞(点点头):妈妈,我一定听奶奶爹爹的话。

孟丽: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

妞妞:你打电话,爸爸也会说话吗?

△孟丽迟钝了一下,站起来。

孟丽:妞妞奶,妞妞就交给你二老了,小孩子不懂事,要多多包容。

张萍:你放心吧。

△张萍搂过妞妞。

张萍:乖,让妈走吧。

△孟丽迈出一步,回下头;又迈出一步,回下头。妞妞挣脱奶奶,发疯般地冲向妈妈,哭叫着。

妞妞:妈妈别走,妈妈别走!

△孟丽一把搂过妞妞,撼哭起来。哭一会儿,把孩子一搡,孩子踉踉跄跄摔在地上。奶奶跑过拉起妞妞,抱在怀里,也哭了。

孟丽毅然大步而去。身后传来妞妞大声的哭叫。树叶飘零一地,被风卷着忽起忽落。

 

58  杭州火车站   白  外

 

△宋杰手捧鲜花站在车站前面的花坛边,不时地看着手机。又不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他在手机上摁着号码。

宋杰:喂,孟丽你到了没有?

孟丽:我刚刚下车,正准备给你电话呢。

宋杰:我在西大门口花坛边等你。

孟丽:好的。我穿着白色的上衣,手里是红色的箱子。

宋杰:我手里捧着九枝玫瑰花。

 

59  杭州火车站  白   外

 

△孟丽过了出口处,好像有点转向。她走到一个保安跟前。

孟丽:师傅,西门怎么走?

保安(用手一指):直走,右拐,再直走就是。

孟丽:谢谢师傅。

保安:不客气。

 

60   杭州火车站   白    外

 

△孟丽拉着箱子往西门走。出了大门,就是花坛。花朵娇艳欲滴,有红的,有黄的。亭子用花做成,还有花草做的小桥,非常诗意浪漫。他们同时看到了对方,各自疾步向前。宋杰双手举着鲜花,献给远道而来的恋人。

宋杰:孟丽,你比照片上的人还漂亮。

孟丽(脸微微发红):风吹日晒的,哪里好看。

宋杰:你的皮肤是健康的,不像城里的女人一脸病态。

孟丽:不要损人家城里人好吧,人家才保养得好呢。不是病态,是姿态。

宋杰:好了,不说了。咱们回家吧,我车在下边路旁。

 

61  马路边   白   外

 

△宋杰帮孟丽扛着箱子,孟丽捧着鲜花肩并肩走下台阶。来到路边的车上,看到车头放着一张纸。

孟丽:那是什么?

宋杰(取下纸条装进口袋):是违章罚单。

孟丽: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宋杰:没什么。上车吧。

△宋杰打开车门,很绅士地做了一个手势。

宋杰:请进。

孟丽(嗤嗤一笑):都一家人了,还那么客气啊。

宋杰:应该的。我们杭州人都是文明人。

孟丽:还文明呢,乱停车。

宋杰:嘿嘿,嘿嘿。偶尔的嘛。

 

62  宋杰家   夜   内

 

△宋杰的家里很有书卷气,墙上贴着一些名人字画。卧室里有电脑。书橱里摆满各种各样的书,上边立着一尊大卫雕塑。床头靠墙的位置,是一张蒙娜丽莎的画像。孟丽躺在床上。宋杰从卫生间出来。

宋杰:你是北方人,晚上的菜吃得习惯吗?

孟丽:还好,就是有点甜。

宋杰:你们北方人就喜欢吃辣一点的。

孟丽:也不是绝对的。我觉得南方菜清淡一点好。

宋杰:你想吃什么尽管说,我可以给你做。

孟丽:我可以自己学着做。男人嘛,以事业为重,不能围着灶台转。

宋杰:像你这样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女人太少了,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

孟丽:看你把我夸的,我没那么好。等过了新鲜期,就腻歪了。

宋杰:放心,我宋杰绝不喜新厌旧,三心二意。如果是,我就会……

△孟丽赶忙捂住宋杰的嘴。

孟丽:我信你行了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3  李福勇家   白   外

 

△一群小孩子在门口大树下玩耍。妞妞靠在树上,看着他们玩。一个大一点的男孩子走过来,拉妞妞。

大孩子:妞妞,走一起玩。

妞妞:不去。

大孩子:不想玩,是不是想你妈妈了?

妞妞:嗯。

大孩子:瞎想什么,你妈妈跟人家过了。

妞妞:什么跟人家过了。

大孩子:这你都不懂啊,笨蛋。就是你妈妈又结婚了。

妞妞:你胡说八道,你妈才跟人结婚了呢。

大孩子:不信啊,你问问他们。

△一群孩子跑过来,七嘴八舌。

甲:真的,我妈妈亲口说的。

乙:你妈妈不要你了,重嫁人了,你还不知道啊。

丙:我奶奶还说,你爸爸早死了。

丁:你们都少说两句好不好,妞妞都哭了。

△妞妞哭着往家跑去。身后的孩子们一阵又一阵哄笑。

 

64  李福勇家  白   内

 

△妞妞扑到正在烧锅的奶奶膝盖上。

张萍:又嚎什么?磨仗啦?

妞妞:他们都说我爸爸死了,还说我妈妈嫁人了。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呜呜。

张萍:这些小狗日的,我去找他们。

△张萍抱着妞妞就出来,那群孩子看到张萍抱着妞妞找过来,吓得跑了。

张萍:有人养没人管的杂种东西,你都给我站住,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妞妞:奶奶,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张萍:没有那回事,狗日的胡扯。

 

65  李福勇家   夜   内

 

△妞妞又做梦了。梦里爸爸被几个持刀歹徒追杀,爸爸身中数刀,肠子都流出了,爸爸仍然死死地抱住歹徒的腿,拖出很长很长的血迹,异常的醒目。警车赶到,歹徒已逃之夭夭。一名警察用手试试

爸爸的鼻息,摇了摇头。妞妞突然大喊

妞妞:爸爸,爸爸。叔叔救救爸爸,爸爸没死,爸爸没死!

张萍:这孩子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李福勇:可能孩子又做噩梦了。

△醒来后的妞妞哭叫着。

妞妞:我要爸爸,我要妈妈。

△张萍拥过妞妞,抱在怀里,眼泪不住地流。

张萍:可怜的孩子,不要胡思乱想了。

 

66  西湖北山路   白   外

 

△行人如织的西湖边,风景如画的西湖。孟丽和宋杰有说有笑走到了慕才亭。宋杰脖子里挂着相机。

宋杰:你到亭子里,我给你拍个照。

孟丽:这好像是墓唉。

宋杰:是啊,苏小小的墓。她是南齐时一位才华出众的美女呢。可惜红颜薄命啊。

孟丽(仔细地看着碑文):真可惜,十九岁就香消玉损了。

宋杰:不要为古人担忧了。如果放在现代,根本不可能的了,没有女人那么傻。

孟丽: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我以前认为男人就是山,结果山倒了;现在,我想靠着你,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靠一辈子。

宋杰:孟丽,你已经受到一次伤害了,几乎遍体鳞伤,相信我,我会像天堂伞一样为你遮阳避雨。

孟丽:西湖处处是美景。可是,我总感觉伤感的地方太多。

宋杰:女人就是多愁善感,哪里啊。

孟丽:雷峰塔下的白娘子、慕才亭里的苏小小。

宋杰:哦,看来,你懂得满多的嘛。

孟丽:好坏我也是个高中生啊。

 

67   李福勇家    白    内

 

△妞妞无精打采靠在奶奶身边,奶奶张萍在烧火做饭。妞妞的脸红赤赤的,嘴唇发干。张萍用手摸摸她的头。

张萍:孩子,好好的,怎么发烧了啊。哪里不舒服?

△妞妞摇摇头,不说话。

张萍:奶奶问你话呢!哑巴啦。

△妞妞的眼睛眨了眨,扑簌簌流泪。

张萍:不哭啊,斯楠,我叫你爹爹带你去医院看看。

△李福勇走了进来,锅屋里烟熏火燎的呛人。李福勇不住地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把烟袋杆子别在腰间,猫着腰走近李斯楠。

李福勇:这孩子怎么了?

张萍:发热呢。

李福勇:是不是感冒喽。

张萍:不像啊。八成是做噩梦吓的。

李福勇:就瞎扯八道。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8   村医院    白  内

 

△妞妞抱在李福勇的怀里,李福勇坐在长椅子上。椅子上还坐着几个看病的老年人和抱小孩的妇女。村医生从妞妞的咯吱窝里取出体温计,看了看,转向李福勇。

村医生:大爷,这孩子高烧38度了,挂水吧。

李福勇:随你吧。

△村医生在配药。然后走过来给妞妞打吊针。李福勇给妞妞的衣袖往上撸了撸。妞妞害怕得直哭。

李福勇:妞妞听话,挂了就好了,别动,越动越疼。

△李福勇指了指边上挂水的小孩子。

李福勇:你看看人家,哪像你哭哭啼啼的,没出息。

△妞妞瞟了瞟那个安静的小朋友,不哭了。

 

69  村医院   白    内

 

△妞妞睡着了。

妞妞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花蝴蝶,在广袤的田野飞舞。爸爸李爱民和妈妈孟丽从这丛花追到那丛花。花蝴蝶飞到一个池塘边,落到皎洁的荷花上。李爱民跳了下去去捉,调皮的花蝴蝶又飞到另一朵荷花上。筋疲力尽的李爱民淹没在一片翠绿的荷叶下。孟丽大声疾呼。

孟丽:爱民,爱民,你上来啊,不要吓我了。

△花蝴蝶飞回岸上,落在薛梅的手心。

花蝴蝶:妈妈,我渴,我要喝水啊。

孟丽:妞妞,你是妈的小心肝;你爸爸是家里的顶梁柱。失去谁,妈妈都很难过。

花蝴蝶:妈妈不哭,妞妞听话,以后再不调皮了。

△妞妞醒了,眼角的泪水还没有干。

 

70  李福勇家   夜    内

 

△张萍用嘴试试妞妞的额头。

张萍:这孩子上半夜好像住热了,现在又有点起热。

李福勇:不行,明天再带去挂瓶水。那清热药给她吃一袋。

张萍:昨晚吃过一袋了。实在不行,赶紧打电话叫孟丽回来一趟。

李福勇:孩子小,乍乍离开,没有三两年不行。慢慢养成习惯就好了。

张萍:依我看,还是叫孟丽带去算了。看到孩子,我就想起我那可怜的爱民。

 

71  杭州宋杰家    白    内

 

△宋杰一边打着领带,一边对正在洗漱的孟丽说。

宋杰:我今天要到舟山洽谈一部有关海事题材的电影,可能回来晚一点。

孟丽:没事,你去你的。那是正事。舟山离这远吗?

宋杰:不算远,不到200公里。

孟丽:哦。有点远。

宋杰:哦,对了,今天嫂子在医院生孩子,你去帮忙照应一下。

孟丽:好的。在哪家医院?

宋杰:中山北路上的省人民医院。

孟丽:知道了。

 

72   省人民医院    白   内

 

△妇产科。孟丽、宋杰的大哥、宋杰的母亲、大嫂的母亲。他们等在妇产科的门外。里边传出婴儿的哭声。不一会嫂子被推了出来,宋杰的大哥急忙跑过去,问候着老婆。

宋杰的大哥:老婆,辛苦了。

△大嫂的脸上满是幸福。怀里的宝宝扑闪着亮晶晶的大眼,好奇地看着这个新鲜的世界。

△宋杰的大哥亲自推着车往住院部而去,一行人跟在左右。

 

73    住院部   白    内

 

△宋杰的大哥半蹲在床前,嘘寒问暖。他不时地亲亲孩子的脸蛋和小手。

△孟丽的脑海翻滚起来。

切入画面:

孟丽躺在床上,李爱民单膝跪在床前。

李爱民:孟丽,吃东西一定要趁热吃,不能吃凉的;衣服多穿点,不要露腰露脚的,受了风寒以后自己受。月子病不好治。

孟丽:看样子,你比我还懂,婆婆妈妈的。

李爱民:都是为你好。还有啊,你想吃什么尽管开口。浆养好身子,奶水足足的,把孩子喂得白白胖胖多好。

孟丽:嗯嗯,知道啦。

△妞妞在怀里用嘴在薛梅的奶子上蹭来蹭去。

李爱民:调皮鬼,想吃就吃,蹭什么啊。你要不吃,我可要吃了。

孟丽:不害臊,后脸皮。

李爱民:逗孩子玩的,嘿嘿。

孟丽:孩子嘴里不能没有东西。她已经吃足了,哪里饿啊。

切出画面:

孟丽的眼里储满了泪水,她强忍着背过脸。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4  宋杰家    夜   内

 

△孟丽回到家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嚎啕大哭。哭着哭着,孟丽听到了敲门声。她止住了哭泣。用纸巾擦了擦泪痕。

宋杰:孟丽,开门,我回来了。

孟丽:来了。

宋杰:怎么又哭了?

孟丽:没有啊。

宋杰:眼圈都红了。

孟丽:我好想爱民和妞妞。

宋杰:爱民有你这样的好妻子,他虽然到了天堂也是幸福的。至于妞妞,等她大了,就会理解你的苦衷。

孟丽:电影谈得怎么样?

宋杰:基本定下来了。

 

75  李福勇家    白    内

 

△张萍用手试了试妞妞的额头。

张萍:刚才好好的,又发热了。她爹,你去打个电话给孟丽。

妞妞:我也去,我想妈妈。

张萍:去吧。

△妞妞跟在爹爹的后边,显得精神多了。

 

76  东嫂家   白    内

 

△东嫂在家剥花生,几只草鸡跑来跑去啄食着花生壳。

李福勇:剥花生呐,家里来客人了?

东嫂:来你啊。这年头还有什么人走亲访友,都忙死了。就你个大闲人,东流西窜的,像没骟干净的大骚猪。

李福勇:是不是早晨起来没刷牙啊,臭哄哄的。电话借我打一个。

东嫂:没有什么大事少打,电话又不是免费的。

李福勇:给你一块钱行了吧,就是钱亲。

东嫂:钱不亲,你家也安个电话啊。

△李福勇从口袋里取出写着手机号码的纸。一个数字一个数字,认真地按着。

 

77   宋杰家   白    内

 

△孟丽的手机响着悦耳的铃声。孟丽急忙拿起来接听。

宋杰:谁的?

孟丽:是老家那边的,妞妞她爹。

宋杰:哦,有事吗?

孟丽:他说妞妞老是发热。

△手机里传来妞妞的声音:妈妈,我非常非常想你。妈妈你看到爸爸了吗?

孟丽:妈妈也想你啊。你爸爸在北京,我在杭州,不是在一起。

妞妞: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孟丽:北方的天气我过不习惯。

妞妞:爸爸不想你吗?

孟丽:一定想的。可是……

妞妞:可是什么?

孟丽:没什么。

妞妞:妈妈,你回来吗?我要和你一起到杭州。

孟丽:好,妈妈回去看你。

妞妞:妈妈,给我买花裙子吗?

孟丽:买花裙子,买有花蝴蝶的漂亮裙子。

 

78   李福勇家    白    外

 

△孟丽拉着皮箱子走进曾经爱过恨过的村庄。东嫂先看到孟丽,她放下择了一半的韭菜,晃着肥硕的双乳走到孟丽跟前。

东嫂:哎呦,孟丽回来啦!才走几天啊,变得越来越俊了。

孟丽:还不是老样子,哪里俊啊。

东嫂:有了男人滋润呐就是不一样,对吧?

孟丽:老不正经,多大了,还满嘴放炮似的。

东嫂(向院子里喊):妞妞,你妈回来喽!

△妞妞、张萍、李福勇从屋里出来。

张萍:回来也不说一声,让她爹接你。

孟丽:离街就二里路,接什么。

△妞妞扑到妈妈怀里。孟丽吻着妞妞的脸颊。

孟丽:妞妞长高了好多啊。

妞妞:妈妈比以前漂亮了。

孟丽:妞妞也很漂亮啊,成小美女了。

妞妞:妈妈,等我长大了,也像你一样漂亮。

孟丽:你大了比妈妈漂亮多了。

张萍:你看这孩子,见了妈妈话说不完,也有精神了。

东嫂:孩子都是妈妈亲。有个什么电影叫什么,叫《世上只有妈妈好》吗?没妈的孩子像棵草。

张萍:在家,我也没有亏待她,要什么给什么。

东嫂:有一样你给不了。

张萍:什么?

东嫂:母爱啊。

 

79  李福勇家   白    内

 

△孟丽给妞妞换上花裙子。妞妞兴高采烈地旋转着身体。

孟丽:妞妞今天像一位美丽的小公主。

妞妞:妈妈,如果我是公主就好了。

孟丽:为什么啊?

妞妞:公主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孟丽:你也可以啊。

妞妞:我有很多愿望实现不了。

张萍:这孩子人小鬼大。

妞妞(闭上双眼,沉思状):我想要爸爸回来带我到田野捉蝴蝶;我想长上翅膀飞起来;还有,还有很多很多好看的玩具。

孟丽:一切都会有的。

妞妞:妈妈就会骗人。

孟丽:妈妈没有骗你啊。

妞妞:你老说爸爸回来回来,可是,就不回来。是不是爸爸不要我们了。

孟丽:爸爸永远爱这个家,爱家里所有的人。

△屋里一片沉默。张萍走出屋,李福勇蹲在一边抽旱烟,东嫂走过来拉着孟丽的手。

东嫂:孟丽,要不到我家坐坐。

孟丽:不去了,谢谢。

 

80   村庄  白   外

 

△孟丽和妞妞走在乡间的路上,和一些邻居们打着招呼。走到自己曾经的家门口,看到弟媳妇和几个女人在树荫下打麻将。弟媳妇看到了孟丽,忙起身。

弟媳妇:嫂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来家坐坐。

孟丽:昨天来的。不去了,我们要坐车呢。

弟媳妇:回来也不来我们家玩,才走几天就见外了。中午在这吃饭,我叫宁宁爸上街买点菜。

孟丽:不了。谢谢你。

弟媳妇:说话都洋气了,到底是城里人哦。

△孟丽转脸看看曾经的家,屋还是那个屋,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可惜人去屋未空,只是换了主人。孟丽不免伤感起来。她搀着妞妞,步子加快了许多。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81   河边    白     外

 

△孟丽和妞妞路过河边,看到被烧掉的棚子还残留一些灰烬。灰烬上长出一些小花小草。那条小船还在,船舱里进了半下子水,水上漂着绿苔。

画面切入第5节的情节。

△想着想着,孟丽伤心起来。

妞妞:妈妈哭了?

孟丽:没有啊。好像是小虫子弥眼了。

妞妞:哦,妈妈,我给你看看。

孟丽:已经弄出来了,不用。

 

82  宋杰家   夜    内

 

△孟丽、妞妞、宋杰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孟丽:妞妞,从今天开始,你就叫他爸爸,不能叫宋叔叔。

妞妞:妈妈,他就是叔叔啊。为什么叫他爸爸呢?

孟丽:现在他就是你的爸爸。

妞妞:我的爸爸在北京,他不是我爸爸。

宋杰:随她叫吧。毕竟孩子还小,再大一点就懂了。

妞妞:谁说我不懂?我马上就要上学了。

孟丽:大人的事,你不懂。

妞妞:妈妈,你和叔叔要结婚了吗?你不要爸爸了吗?

孟丽:我们只是朋友,我怎么可以背弃你的爸爸呢?

妞妞:妈妈又在骗我,没结婚怎么可以睡在一起呢?

孟丽:妈妈没有钱租房子,暂住一下而已。

宋杰:你妈妈说的对,临时住的。

妞妞:叔叔睡哪里?

宋杰:叔叔睡沙发。

△妞妞睡着了。宋杰悄悄来到孟丽的身边。

孟丽:有些事瞒着妞妞,感觉心里有个疙瘩。

宋杰:已经瞒到现在了,如果突然告诉她真相,她更无法接受。

孟丽:你写的那封信,她信以为真,没有一点怀疑。

宋杰:我希望妞妞能够原谅我。

 

83  宋杰家   白   外

 

△ 妞妞和几个孩子在楼下玩耍。孟丽从外边回来。

孟丽:妞妞,怎么自己跑下来玩?奶奶知道吗?

妞妞:奶奶知道。

孟丽:给我上去。

妞妞:我再玩一会。

孟丽:不行!

妞妞:为什么不行啊?

孟丽:不行就是不行,没什么为什么。

妞妞:一个人在楼上不好玩。我好想老家的小伙伴。

△ 孟丽拉过妞妞往楼上走。妞妞一边挣,一边嚷。

妞妞:楼上不好玩,我不上去。

孟丽:你这孩子越来越犟了,找打是吧?

△ 孟丽在妞妞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妞妞大哭,很委屈的样子。

 

84  宋杰家   白  内

△ 孟丽搂着妞妞,给她擦眼泪,自己也在流泪。

孟丽:乖,不哭了。妈妈不是不疼你,不是不给你和孩子玩,妈妈怕他们乱说话,说你是野孩子。

妞妞:我不是野孩子,我有爸爸。我爸爸在北京。

孟丽:你爸爸多么狠心,抛下我们不管了。

妞妞:是爸爸工作忙,不是不要我们了。

△ 孟丽紧紧地抱着孩子,泪如雨下。

85 宋杰家   深夜  内

宋杰:孩子跑出去和其他孩子玩很正常,不能像小鸟一样关起来。否则,再好的鸟

 

83  钱塘江边   白    外

 

△钱塘江烟波浩渺,船来舟往。宋杰、孟丽和妞妞漫步江堤。

宋杰:孟丽,我想拍一部电影,拍你和妞妞的故事。

孟丽:我有什么可拍的啊。

宋杰:我觉得你们的故事很感人,催人泪下。

孟丽:没有那么凄惨吧?

宋杰:并且有你和妞妞亲自出演。

孟丽:太夸张了吧。我不想重走来时的路。

宋杰:我的目的不光抒写你的苦难,也是对母爱的一种张扬,对英雄丈夫的崇高致敬。

孟丽:我们都是卑微的草,不值得大肆宣扬。

宋杰:如此,妞妞也会从阴影中走出来,把阳光和欢乐归还给她。

孟丽:你觉得我可以演吗?

宋杰:我相信你可以,演自己不会吗?

孟丽:我怕到时会泪流不止。

宋杰:我会陪你一起流泪的。

孟丽:妞妞,你想当演员吗?

妞妞:想。当演员多风光啊。

孟丽:妞妞,演戏的时候,你会哭吗?

妞妞:看到爸爸是件高兴的事,为什么要哭?

孟丽:你爸爸不会来的,扮演你爸爸的是另外一个人。

妞妞:他也会像爸爸一样疼我吗?

宋杰:会的,甚至比你的亲爸爸还要疼你。

妞妞:真的?

宋杰:真的!

 

84  钱塘江边     白    外

 

△妞妞很亲热地靠近宋杰。

宋杰(蹲下身子):来,妞妞,骑到叔叔的脖子上。

妞妞:很久以前,爸爸也让我骑到他的脖子上。我比爸爸还高。

宋杰:那样,你就比爸爸看得更远了。

妞妞:叔叔,我骑到你的脖子上,能看到北京吗?

宋杰:能,一定能看到。

妞妞:你看到爸爸吗?

宋杰:你看到。

△妞妞骑到了宋杰的脖子上。手搭凉棚向北望去。

妞妞:叔叔,没有北京,也没有爸爸啊。

宋杰:江面雾霾太重,等天晴了就能看到了。

妞妞:真的吗?

孟丽:叔叔怎么可能骗你呢?

 



128

浏览量:

内容概述:主人公李爱民由于女儿生病,欠下债务,不得不外出打工,妻子儿女在农村家中留守。剧本以留守妇女儿童为题材,展示了一个典型农村留守家庭的生活状态,反映了工业发展过程中农民工对城市工业的贡献和牺牲,体现了产业工人的精神风貌和感情世界,也深刻说明了让农村脱贫才是解决“留守”问题的关键。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