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在一起

作者:沈俊峰


 内容概述:

即将结婚时,夏梦却独自回到千里之外的老厂旧址,要把结婚的消息告诉“他”。

大山深处,大学生飞鸟在前往某军工企业报到的路上,从歹徒手下救出女孩夏梦,两人就此相爱。工厂发生意外爆炸事故,飞鸟为了救夏梦,脸部严重烧伤,还失去了男人功能。为了夏梦幸福,飞鸟不辞而别,失踪多年后被宣布死亡。夏梦生下了她和飞鸟的爱情结晶女儿小雪,独自抚养,受尽磨难。后来,夏梦跟随父母辗转调往多地,却始终忘不了飞鸟。就在她最后一次进山寻梦时,却有了一个意外的致命发现……

一个放不下的牵挂和梦想,一个爱与奉献的时代印痕。历史,不会忘记曾经为国家无私奋斗的人们。

 

      主要人物:

 

夏梦  (青年、中年)

飞鸟  (青年)

小雪  (夏梦和飞鸟的女儿,青年)

陈老板(整容后的飞鸟)

大鹏  (夏梦的多年追求者)

陈和尚(七十多岁的农民)

小柳  (青年女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谨以此片献给新中国三线军工战士和他们的亲人


1、 日。北京。某公园内专业婚庆大厅。

大厅宽敞,甚至可以说是辽阔。

整齐的餐桌,红色桌布,悬挂的彩带、气球等等,分外打眼,一派喜庆气氛。

工作人员各自忙碌着:贴巨幅双喜字,摆餐具,往舞台搬道具、调试音响……

夏梦、大鹏、小雪坐在一个角落看着这一切。

他们的身旁,站着一个年轻的笑容可掬的胖经理。

身穿黑色西装、戴着眼镜的经理彬彬有礼地向大家介绍:根据你们的要求,我们请了最豪华的乐队,当天,会有国内一批当红明星助阵,婚庆主持人也是从电视台请来的节目主持……婚礼开始后,新娘的出场方式将非常新颖,宾客绝对想象不到,绝对给大家一个惊喜……

大鹏听着,高兴地不住点头。

小雪:大鹏叔叔……不,爸,我……

大鹏闻言迅速将一个大大的红包伸到了小雪面前:给,改口费。

小雪接过红包:谢谢。大鹏爸爸,我是说,我得有一个节目。

大鹏:那是必须的,说,是唱歌,还是跳舞?

小雪:我要当场给你俩画一幅速写。

大鹏:太好了!

夏梦的脸上却没有喜庆的颜色。她心事重重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轻轻咳嗽了一声。

大鹏注意到了夏梦的情绪,知趣地陪坐在她的身边。

小雪搂住了夏梦的脖子:妈!

大鹏欲握夏梦的手,夏梦却将手缩了回去。

夏梦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我想,回去和他说一声。

大鹏想了想:嗯,应该的,你想回去就回去吧,我陪你一起吧?

夏梦:我还是一个人去吧。

大鹏:也好,告诉他一声,咱俩要结婚了。

小雪:那,婚礼要推迟到哪一天啊?

大鹏:没事,我都等二十多年了,不差这几天。

 

  2、 日。北京城外。

一辆高铁列车直直地驶过来,驶出北京城,呼啸着远去。

 

  3、 日。高铁列车上。

窗外的田野、村庄、树木急速闪过。

夏梦看着窗外,似乎陷入某种回忆的思绪之中。

 

4、 日。某山区。

公路蜿蜒于崇山峻岭间,像绿色海洋中的一条白色的飘带。

一辆长途大巴车像一个移动的黄点,在陡峭的山间公路上缓慢行驶。

大巴车转过一个弯。

又转一个弯,然后,盘旋而上。

 

5、 日。某工厂旧址。

大巴孤独地驶到一片灰蒙蒙的破旧房子前,停住。

车门打开,夏梦拎着行李箱下车。

汽车无声地开走了。

夏梦凝望着眼前那一片破旧房子,百感交集。

 

6、 日。某幢旧房子前。

夏梦拖着行李箱,慢慢走近这幢房子。

这是一幢青砖青瓦的低矮平房,破落空荡,门窗已经被人拆去,显得空空洞洞。

屋前的空地上,一丛丛的杂草随风摆动,已经挡住了窗户。

房顶的一片青瓦上,竟然长出了一株青草,显示出勃勃的生机。

夏梦呆站着,目光凄迷,望着这一切,然后轻叹一口气。

夏梦一双漂亮的眼睛,渐渐被一团红色的雾所蒙住,那团雾渐渐变幻成一条亮丽的红线,向历史的纵深处疾速而去。

 

7、 (闪回)。日。某幢旧房子前。

在夏梦深情目光的注视下,那幢旧房子被激活了:门窗齐全了,院落干净了,地上摆着几盆旺盛的花草;门前的两棵大树间拴着一根铁丝,晒着衣物;有人在门前的公用水池洗衣服、洗菜,有人在院子里做煤球,有人在清扫院子。

生活回归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军工厂的家属宿舍。

 

8、 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父蹲在地上,仔细地擦拭着心爱的“永久牌”自行车。

狭窄的屋里,年轻的夏梦将琴谱放在五斗橱上,照着谱子练习小提琴。

《梁祝》的旋律飘扬起来。

正在擦车的夏父忽地抬起头:停!刚才那个滑音有点不准。

夏梦重新来过。

夏父凝神谛听,微微颔首。

 

9、 (空镜)

在《梁祝》小提琴曲的旋律中,掩映在山沟里的一大片工业厂房、家属住宅区,水塔、灯光球场、竖立在山顶电杆上的大喇叭,一一呈现出全貌。

 

  10、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父擦了擦手上的机油,站起身开门。

门口,意外地站着额头上还贴着白纱布的飞鸟。

夏父一惊。

飞鸟也吓了一跳:师傅?

夏梦看到飞鸟:怎么是你?

飞鸟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额头上的纱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夏父:你俩认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1、 (闪回)。傍晚。某水泥桥头。

暮色中的山区公路,空旷寥落。

群山逶迤。

路边的河面上白雾缭绕。

一双大脚匆匆前行。

飞鸟背着行李,额头上已是汗水涔涔。

飞鸟看了一眼即将要黑的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转身走到水泥桥头,隐约传来一个女人的呼救声。

救命啊!

飞鸟闻声一惊,站住,仔细辨了方向,认定呼救声来自桥下河滩上的小树林。

飞鸟扔下行李,毫不犹豫拔腿向桥下冲去。

 

12、 傍晚。桥下小树林。

飞鸟向着呼救声猛跑。

一辆红色小坤车倒在地上,两只车轮还在旋转着。

飞鸟随手拣起一根木棍,更猛地向前冲去。

 

13、 傍晚。桥下小树林。

河滩上,是一大片柳树林。

几棵大柳树下,两个小痞子正在撕扯着夏梦的衣服。

夏梦奋力挣扎,抗争,呼救。

飞鸟赶到,怒喝一声:住手!

两个小痞子一愣。

飞鸟看到了夏梦那一双惊恐的大眼睛。

飞鸟二话不说,抡起棍子将痞子甲击倒。

痞子乙丢下夏梦,恶狠狠地朝飞鸟逼去。

夏梦爬起身,恐惧地看着眼前,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飞鸟双手持棍,与两个痞子对峙,毫不畏惧。

飞鸟扭头看一眼因惊吓而懵的夏梦,大喊:还不快跑?!

夏梦如梦初醒,这才惊惶失措地跑了。

两个痞子欲追夏梦,却被飞鸟的棍子拦住了。

两个痞子恼羞成怒,与飞鸟战成一团。

混战中,痞子乙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朝飞鸟晃了晃,冷笑着向他示威。

痞子乙:再不滚,老子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飞鸟回头看了一眼夏梦跑走的方向,并没有害怕的意思。

痞子乙被激怒了,手握匕首朝飞鸟刺去。

飞鸟躲闪不及,痛苦地闭上眼,准备受此一刀。可是,身上并没有感觉到痛。

飞鸟一愣,痞子乙也一愣。两人都低头去看,原来匕首是用大白菜帮子做的。

飞鸟看着痞子乙手里断了半截的大白菜,咧嘴一乐。

飞鸟正得意,脑袋上挨了一记石头,踉跄着倒下了。

 

14、 (闪回现实)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梦:你没事吧?

飞鸟摸摸额头上的伤口:没事。幸好我在公路上拦停了咱厂路过的汽车。

夏梦:你刚来报到,就遇到了这样的事,都怪我。

夏梦伸手欲察看飞鸟的伤口。

飞鸟伸手阻拦。

两只手碰到了一起,触电似的,立刻闪开。

夏梦的脸红了。

飞鸟也不好意思起来。

飞鸟:这、这曲子真好听。

夏梦看了他一眼,羞涩地:是吗?

夏父:我去买菜。(对飞鸟)中午咱师徒俩好好喝两杯!

 

15、 日。某山坡。

一座陡峭的山峰高耸入云,令人惊心动魄。

远处,山峦层层叠叠,漫山的竹林像一片竹的海洋。

山风吹来,绿浪层层递开。

飞鸟和夏梦并肩走在山坡上。

飞鸟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

飞鸟:太美了,我要在这里待一辈子。

夏梦:我可不想待一辈子,像我爸妈,在这待二十多年了,人都变傻了。

飞鸟看着夏梦:不许说我师傅的坏话。

夏梦:当年我爸那一批人来建厂的时候,只能借住在老百姓家,食物都没地儿放,老鼠太多了,你知道他们把食物放在哪吗?

飞鸟茫然摇头。

 

16、 (闪回)。日。某农民家。

年轻的夏父和几个工人身穿工作服,戴着手套,满身疲备地从工地回来。

简陋的屋子里,最显眼的,是靠墙摆放着的一只黑漆木大棺材。

夏父:再过几天,这桥就可以通车了。

工友甲累得一下子躺靠在竹椅上,竟然呼呼地睡着了。

其他工友有的喊累,有的喊饿。

夏父:我去做饭。

夏父说着话,用力将那个黑漆木大棺材的盖子掀开,从里面拿出米、面和剩饭剩菜。

工友乙:老夏,你放这么严实,小心把老鼠都饿死了。

众人哈哈笑起来。

 

17、 (闪回到现实)日。某山坡。

飞鸟故意逗夏梦:可以吃老鼠肉呀。

夏梦闻言一脸恐惧、厌恶的表情。

飞鸟笑起来。

飞鸟看到前面有一朵漂亮的野花在风中摇曳,便丢下夏梦,往前跑去。

夏梦在后面追着。

两人比赛似地往山坡上跑。

飞鸟抢先到了坡顶,摘下花,又回头去拉夏梦的手。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站到了坡顶。

飞鸟将花献给夏梦。

夏梦接过花,贪婪地嗅着。

夏梦:好香啊。

 

18、 日。某段山间公路。

飞鸟骑着自行车,车后坐着夏梦。

夏梦:我要去镇上吃王记包子。

飞鸟奋力蹬车,向前冲去。

车速太快,夏梦有点紧张,便搂紧了飞鸟的腰。

飞鸟握住了夏梦搂在自己腰间的小手,一只手扶着车把,更加起劲地蹬车。

夏梦:慢点,慢点。

 

19、 日。小镇王记包子铺。

     一家普通的包子铺,五六张方桌,七八个食客,热气腾腾地吃着包子。

夏梦狼吞虎咽地吃包子。

夏梦:小镇上最好吃的就是这包子了。

飞鸟心疼地看着夏梦:还好,有这一个小镇。等放假,我带你去省城玩。

夏梦:工作之前,我还没有进过城,也没有见过红绿灯。

 

20、 傍晚。河边。

清澈的河水哗哗地流淌。

两岸树木、竹林掩映。

河滩上乱石叠障。

河湾的水面上,远山倒影,雾气缭绕。

几头水牛泡在水里,只露出一个个脑袋。

飞鸟在一片河卵石里,拣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飞鸟将那块石头给夏梦,夸张地做了一个敬献的动作:我爱你。

夏梦:多长时间?

飞鸟:这里没有海,我看不到海枯,但是这里有石头,石头烂了,我的心也不变。

夏梦接过石头,笑着:花言巧语。

飞鸟:真的,你是我生命的全部。

夏梦:我喜欢。

飞鸟搂住了夏梦的腰。

夏梦调皮地望着他:你望着我。

飞鸟深情地望着夏梦的眼睛。

飞鸟:能看见什么?

夏梦:能看清楚你是不是撒了谎。

飞鸟:看清了吗?

夏梦:看清了。

飞鸟:撒谎了吗?

夏梦笑:撒了。

飞鸟一怔。

夏梦突然吻了一下飞鸟,转身跑了。

飞鸟追着。

暮色中,撒下一串快乐的笑声。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1、 日。山区某景。

十几辆自行车随意摆放在河滩的草地上。

青年们唱歌的、跳舞的、打牌的都有。

飞鸟和夏梦拣了一些柴火抱回来,准备野炊。

一个伙伴脖子上挂着照相机,让他们站下。

飞鸟和夏梦站住了,摆着一个姿势,准备照相。

这时候,大鹏冲了进来。

咔嚓。飞鸟和夏梦的照片被定格。

照片上,大鹏出现了半个身子。

夏梦嚷嚷着重照。

摄影师无奈地摇头:没胶卷了。

 

22、 (闪回现实)傍晚。工厂旧址。

夏梦抚摸着老屋的墙,似乎还没有从往事中走出来,脸上仍洋溢着淡淡的甜蜜。

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拂过旧屋的墙,依依难舍。

夏梦拖着行李,用目光与墙告别,然后,慢慢走开。

走了几步,蓦然回首,怅然若失。

远处,“青年客栈”四个霓虹大字闪烁着,似乎在向她温暖地招手。

    

23、 傍晚。青年客栈门前。

夏梦走到大门前,细心地打量着。

两扇对开的大门敞开,徽式门楼,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四合院。

门口,还竖着一块小牌子:住宿美食。

门楼上的四个霓虹大字更加烁亮,灯光映红了夏梦的脸。

夏梦满意地走了进去。

 

24、 晚。夏梦北京的家。

小雪忙着比较穿哪件衣服,手机响了。

小雪急忙抓起手机,与夏梦视频。

小雪:妈,你到了吗?

夏梦:我就住在老厂旁边,这里现在建了一个客栈,很漂亮。

小雪:你和他说了吗?

夏梦:准备明天去,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

小雪:没有。

夏梦沉默了,能明显地看出她脸上的不满。

小雪:你快点回来吧,你也得顾及一下大鹏叔叔的感受。

说完,小雪忽地感到头晕,手捂着脑袋痛苦地不说话了。

夏梦急了:小雪,你怎么了?

片刻,小雪恢复了过来:没事。

夏梦:你以后生活可得有规律,不要熬夜,早睡早起,记住没有?

小雪不耐烦地:知道了。

小雪挂了电话,又感到一阵晕眩。

 

25、 清晨。青年客栈。夏梦的房间。

天色已经大亮。

小鸟的啁啾清脆悦耳。

夏梦还在熟睡。

突然,窗外的大喇叭响起了嘹亮的起床号声。

夏梦条件反射地惊坐而起,愣怔了一会儿,似乎清醒,随即笑了。

起床号响过,大喇叭里又播出了广播体操的音乐。

夏梦撩开窗帘,往窗外看。

窗外,陈老板正在院子里做广播体操。

陈老板的动作看上去有点笨拙,却极其认真,只是与节奏总是慢了半拍。

夏梦看着,忍不住笑了。

拉上窗帘,夏梦慢慢地穿衣起床。

 

26、 (闪回)晨。工厂区大道。

伴随着起床号,夏梦身穿运动衣,从家里跑出来。

路口,飞鸟正等着她。

飞鸟和夏梦沿着山间公路晨跑。

 

27、 (闪回到现实)晨。青年客栈。院子里的水池。

夏梦拿着牙刷牙膏和毛巾,去水池洗漱。

女服务员提着两只热水瓶经过,向夏梦微笑着打招呼。

稍远处,陈老板正在做着广播体操的收尾:原地踏步走。

夏梦:每天都放起床号吗?

女服务员:是的,陈老板说军工厂以前就是这样子的。

夏梦朝做广播体操的男子指了指,服务员小心地点了点头。

夏梦:他在厂里干过?

服务员:他家住在厂子附近。

夏梦:哦,这客栈开多久了?

服务员:一年多了呢。

 

28、  晨。青年客栈餐厅。

     夏梦在吃早餐,馒头稀饭和咸菜。

邻桌,陈老板也在吃早餐。

夏梦:镇上的王记包子还在吗?

女服务员:什么王记包子?

夏梦失望地:哦。

陈老板扭头看了夏梦一眼。

夏梦:来这里的人多吗?

女服务员:每年都回来许多。那些人也真够可怜的,在这里待了二三十年,突然就搬走了。他们跑回来,就是为了看看这些旧房子,这一片破旧房子有啥好看的?

     夏梦:你不懂,他们是一群找不到故乡的人,这些房子是他们的寄托。

     女服务员似懂非懂地:哦。

 

29、  日。青年客栈大厅。

陈老板翻着旅客登记薄,一行行看过。

看到夏梦的名字,他沉默了一会。

 

30、 日。某处山坡。

夏梦站在山坡上,搜寻着。

她的眼前,已是一片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坡地。

面对空旷的山坡,夏梦激动起来:你的坟呢?你去哪了?我怎么找不着你了呢?

夏梦想走进那片绿色植物中去,可是,荆棘树林太密了,一条缝隙似乎也找不到。

夏梦沮丧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望着那一片山坡,绝望无助。

夏梦疑惑地:谁把你的坟平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1、 日。某处山坡。

一堆火燃烧起来。

一沓沓草纸接续烧进了火里。

夏梦用一根小木棍挑起草纸,以助草纸燃烧,火焰更大了。

火光映红了夏梦虔诚的脸。

夏梦泪眼婆娑(对着火焰):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你一定知道我来了,把这些钱拿走吧,别再苦了自己。

突然,一个厉声传来:谁让你在这烧火的?

夏梦吓了一跳。

只见客栈陈老板站在面前,满面怒色:这里已经封山育林了,严禁火种,快把火灭了。

陈老板说着,冲上去乱踩一气,很快将火灭掉。

一缕青烟,越来越淡。

夏梦望着眼前被踩灭的火,问陈老板:这里有一座坟,你知道怎么不见了吗?

陈老板:封山育林早平了。(又变了语气)不许再烧火啊!

夏梦突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对着大山歇斯底里吼叫起来:你这个绝情寡义的东西,我等了你二十多年,你一点音信都没有,连个梦都没有托来过,你是真的死了吗?现在,连你的坟也不见了,连个烧纸的地方也没有了,你无影无踪了,既然你不愿意见我,那你就彻底走开吧,别再打扰我,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

    陈老板冷冷地:下山吧,这荒山野岭的。

 

  32、日。工厂旧址。

夏梦独自流连于那片旧厂房之中。

漫步,停下,拍照,录像。

然后,接着往前走。

夏梦正在拍照,陈老板轻手轻脚走了过来。

陈老板看着夏梦拍了一会,瞅空子问:你是这个厂的人?

夏梦点头:陈老板对厂很熟吗?

陈老板:不太熟,那时候很向往。

夏梦(笑):成了你的一个美好情结,对吧?每天早晨还放起床号。

陈老板:是啊,我家就住在那边不远的山头上,天天都能听到厂里的大广播。有时候,我们还翻山越岭来灯光球场看电影。

夏梦点头:咋想起来开这个客栈?

陈老板:这不是一笔遗产吗?

夏梦点头。

陈老板:你是随厂一起搬到省城去的?

夏梦:不,我跟随父母提前调走了。

陈老板:哦,哪一年?

夏梦望了他一眼,似乎不想说。

陈老板尴尬地笑笑:那时候我常来厂里卖菜,或许咱们还碰到过呢。

夏梦:你也卖过菜?

陈老板:怎么,你也卖过菜?

夏梦沉默了。

陈老板颇为惊奇:你是厂里的职工,怎么还会卖菜呢?

 

33、 (闪回)。日。厂区附近。

家属区附近一段水泥路上,坐着、站着、蹲着许多卖菜的农民,多是老人和妇女。

也有青壮年男子面前摆着一担木柴。

这是自发形成的一个简易小菜市场。

夏梦坐在一把小竹椅上,低着脑袋,看着脚下的菜篮子。

竹篮里,装着青菜、辣椒、豆角。

 

34、 (闪回到现实)。日。某处厂房旧址。

夏梦轻轻走到这幢厂房前。

她神情凝重,望着那幢旧厂房,久久沉默。

陈老板目光有点奇怪地看了看夏梦:你在这幢房里上过班?

夏梦轻轻点了一下头:这房子是后来重建的,原先的被炸毁了。

 

35、 (闪回):清晨。工厂。

喇叭里播放着歌曲《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正是上班时间,在这欢快的乐曲声中,职工们匆匆往厂区赶去。

步行的、骑自行车的,车水马龙。

夏梦穿着工作服,戴着工作帽,挎着背包,也匆匆前行。

 

36、 日。车间。

夏梦和飞鸟各自从更衣间走了出来。

他俩都换上了静电服,戴着口罩和手套,只露出两只眼睛。

四目相对,都向对方点头致意。

两人击掌,一前一后走进装配车间操作间。

 

37、 日。车间。

从窗口,能看到他们忙碌装配的身影。

朦朦胧胧中,他们置身于一团军绿色,宛若一片绿色的海洋。

 

38、 日。车间。

一个瘦弱的工人,推着一小车产品包装箱,箱里装着产品,吃力地缓慢地走。

突然,大地剧烈晃动起来。

有人喊:地震了!

瘦弱的工友在摇晃中差点摔倒。

车上的产品倒了下去,他伸手接住一个,可是另一个却重重地摔在地上……

稍远处,一个工人看到了这一幕,睁大了一双恐怖而绝望的眼睛。

 

39、 黑屏。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传来。

地动山摇。

碎砖、石头、混凝土块落地的声音,互相撞击的哗哗啦啦的声音。

男女的尖叫声。

 

40、 日。车间。

烟尘弥漫,车间里什么也看不清楚,飞鸟正搬着一只产品箱子。

他看到尘雾弥漫中,夏梦像穿过枪林弹雨,朝他奔来。

飞鸟大叫一声:快趴下。

飞鸟立刻放下箱子,猛地冲上去,将夏梦抱在怀里,瞬间将她推出防爆门。

飞鸟用身体挡住了门,护住了夏梦。

飞鸟的身后,是一声剧烈的爆炸。

一股强大的气浪,将夏梦掀翻在地。

天地刹时沉寂。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1、 日。车间。

房倒屋塌,残垣断壁,一片灾后的惨景。

碎砖断瓦和混凝土碎块中间,夏梦只露出一双大眼睛。

夏梦的眼睛慢慢睁开了。

众多的救灾抢险人员齐心协力,搬掉了夏梦身上的混凝土和砖瓦。

夏梦挣扎着,被人从废墟中抢救出来。

夏梦的眼前,是一片事故后的狼籍。

远处,救护车、救火车和救护人员正在忙碌着。

满身血污的工人被抬上救护车。

救护车鸣着笛,心急火燎地开跑了。

夏梦被人搀扶着,却不肯走,四下寻找飞鸟,却没有看到飞鸟的影子。

夏梦绝望地挣脱众人:飞鸟,飞鸟呢?求求你们,快救飞鸟。

 

42、 日。医院病房外。

夏梦满面满身的尘灰,心怀恐惧地往病房走去。她是直接从事故现场赶过来的。

夏梦扶着门框,不敢往里走。

夏梦一点点移动目光,终于看见了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头上、身上缠满了绷带。

夏梦的泪水情不自禁往外涌。

夏梦轻轻走到床边,欲揭开纱布看清楚那人的真实面目。

不是的,不是的……夏梦轻轻地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神智似乎有些不清。

床头上,挂着一个铁牌,清楚地写着:杜飞鸟

 

43、 日。医生办公室。

医生:飞鸟的脸部大面积烧伤,身上也有烧伤,不过要轻一些,只是,他还有一个外伤,这个,这个……

夏梦见医生吞吞吐吐,十分不解:怎么了?

医生:他以后可能不能结婚了。

夏梦还在疑惑:什么意思?

 

44、 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父:这可是一辈子的终身大事,你该清醒才是。

夏梦:他是为了救我!

夏父:不能感情用事,要理智,你能这样和他过一辈子吗?

夏梦:我能。

夏父痛苦地:孩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45、 日。病房。

飞鸟一动不动地躺着。

夏梦坐在床边,一只手轻轻地搭在飞鸟的手上。

飞鸟的手轻微地动了动,夏梦惊喜起来。

夏梦看到飞鸟睁开了眼睛,高兴地笑了。

夏梦:你醒了?

飞鸟盯着夏梦的笑脸,一眨不眨。

夏梦:喂你喝点水吧?

 

46、 夜。病房。

昏暗的灯光,非常宁静。

飞鸟仍在睡梦中。

床边的躺椅上,半躺着夏梦。

夏梦睁着眼睛,望着飞鸟。

飞鸟的脑袋忽地动了起来。

飞鸟说起了梦话:梦,梦,梦。

夏梦立即站起身,摸着飞鸟的脸。

夏梦:我在这呢,我在这呢。

飞鸟又安静地睡着了。

 

47、 日。医生办公室。

医生: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样大面积的烧伤,对病人的心理肯定是个巨大的打击。

夏梦:我有耐心。

医生:我们担心,如果他知道了身体的残缺,他会经受不住的。

夏梦点头。

    

48、 日。病房。

医生、护士、夏梦围在飞鸟的病床前,紧张地注视着飞鸟。

飞鸟脸上的纱布被一个护士一层层轻轻地揭开。

众人一眨不眨的眼睛,盯着飞鸟。

夏梦紧张地捂着嘴。

终于揭到了最后一层,飞鸟被烧伤的面孔真实地呈现了出来。

众人皆是大吃一惊的表情。

夏梦双手捂着眼睛,不敢再看,泪水慢慢从指逢间涌了出来。

夏梦痛苦地扭身跑出了门外。

 

49、 日。病房走廊。

夏梦躲在一个墙角,双手抱头,痛哭。

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剧烈抖动的肩膀。

她的哭声是绝望的。

 

50、 日。病房。

飞鸟慢慢举起镜子,他的目光盯着镜子慢慢地移动。

忽然,医生把他拉住了:别看了,只是有点小伤,慢慢就会长好的。

飞鸟似乎明白了什么,恐惧地丢了镜子,颤抖着手小心地摸自己的脸。

他的手颤抖着。

飞鸟掀起被子,看自己的身体,突然又盖上。

飞鸟一副惊愕的脸。泪,流了下来。

飞鸟什么也不说,却突然向墙上撞去。

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抱住。飞鸟仍在绝望地挣扎。

飞鸟:我还活着干什么?

夏梦扑上去紧紧抱住了他。

夏梦:还有我呢,我在这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1、 日。病房。

飞鸟斜靠在床上,满脸凝重。

夏梦喂他饭,他扭头不吃。

夏梦:不吃饭怎么行?

飞鸟一挥手,打翻了饭碗。

飞鸟:我不想吃,也不想见到你!

护士闻声进来,忙着清扫。

夏梦放下饭碗,轻轻抱住了飞鸟。

夏梦:求你,别这样。

飞鸟:天天看着这张脸,你不害怕吗?

夏梦:我不怕,我不怕。

飞鸟:可是我怕!我现在连一个正常男人都不是了,你还守着我干什么?

夏梦:我不能没有你!

飞鸟:可是我不想看到你,你滚!

 

52、 日。病房。

夏梦办理完出院手续,接飞鸟出院。

夏梦:咱们回家。

飞鸟戴着一个大口罩,将脸遮得严严实实。

他不搭理夏梦,径直出了门。

 

53、 日。飞鸟房间。

飞鸟坐在窗前发呆。

他望着窗外的山峦,凄目无光。

他将镜子慢慢往脸上移动,他既害怕又渴望想看看自己的脸。

终于,他看到了一张因烧伤而变形的令人恐怖的脸。

“啪!”

他将镜子扣在桌子上,不敢再看。

他绝望地痛哭,那声音,像狼嚎。

 

  54、 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母把饭菜端上桌。

夏梦:我要和飞鸟结婚。

夏父夏母都停了筷子,吃惊地望着她。

夏父:你还没有想明白吗?若是结了婚,你这一辈子该怎么过?

夏梦:可是,他这一辈子该怎么过?

夏父啪地一拍桌子,暴怒: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夏梦猛地站起了身:我不能丢下他!

 

55、 日。厂保卫科。

    夏梦进来了:我来帮飞鸟开一个介绍信。

    保卫科干事瞅着她,满是疑问:干什么用?

夏梦:我们要去民政局办结婚手续。

保卫科干事惊异地睁大了眼:这个……这个,他必须亲自来!

 

56、 晚。飞鸟房间。

     夏梦泡了一杯茶放在飞鸟面前的桌子上。然后,细心地给他的伤口搽药。

夏梦:明天,我陪你去保卫科把介绍信开来,咱俩去把结婚手续办了。

飞鸟(吓了一跳):你疯了?

夏梦:我没有疯。法律上哪条规定了咱俩不能结婚?

飞鸟:法律上是没有规定,但是我规定了,我不能和你结婚。

夏梦:不!

飞鸟暴怒,起身将她推出门外。

飞鸟:你走,从今往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认识谁。

夏梦站在门外狠劲拍门:开门,开门。

飞鸟靠在门后,痛苦地喘息。

夏梦:你不开门,我就站死在这里。

 

  57、 夜。飞鸟房间。

四周静悄悄的。

飞鸟并没有睡,而是坐在那里闷头抽烟,屋里烟雾袅袅。

地上,扔满了一片烟头,看上去触目惊心。

飞鸟又扔了一个烟头,然后轻手轻脚走到门后,听了听,什么也没有听见。

他轻轻地将门开了一个缝,想看看夏梦是否离开。

夏梦真的靠在门边睡着了。

飞鸟愣了,想把门打开,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住,狠狠心将门又轻轻关上。

飞鸟在屋里坐卧不宁,仰天叹息。犹豫了一会,他还是拿了一条毛巾被,轻轻开门,准备给夏梦盖上。

门刚开,夏梦却直直地堵在门边,睡眼惺忪地瞪着他。

飞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送你回家。

 

58、    夜。厂区。

飞鸟将夏梦送回家,独自往回走。

转过一个弯,正好碰到两个下夜班的女工。

飞鸟吓得立马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

两个女工看到他的身影,壮着胆子问:谁?

飞鸟吓得一声不吭。

两个女工以为遇到了坏人,一个忙去报告附近值班的经警。

经警打着雪亮的手电,立马寻找了过来。

手电光照在飞鸟的身上。

飞鸟用胳膊挡了脸:别看我,你们别看我,我是飞鸟,别吓着你们。

经警闻言灭了手电:这半夜三更的,你瞎出来跑什么呀?

两个女工快步走了。

飞鸟听到两个女工在嘀咕:受伤了不怪你,可你跑出来吓人就不对了。

另一个女工:就是啊,我的心到现在还在嘭嘭跳。

飞鸟站在那里,木头一般。

 

59、 日。厂部大会堂。

主席台上方,悬挂着大红标语:XX厂表彰大会。

厂长:这次,因为地震,造成了建厂以来最大的一次事故,但是,全厂干部职工在党委和厂部的正确领导下,将损失减少到了最小,而且我们很快恢复了生产……

全厂职工坐得整整齐齐,听得认认真真。

厂长:这次事故中,也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经研究,决定对下面的这些同志给予表彰,他们是王方德、陶明天……

点到名的职工登上了主席台。

厂长:杜飞鸟。

半晌,大家没有看到飞鸟的身影。

厂长再喊:杜飞鸟。

厂长四处睃巡,仍然没有看到飞鸟。

厂长:杜飞鸟同志来了没有?

 

60、 日。飞鸟房间。

夏梦跑到飞鸟的门前,敲门,发现门并没有上锁。

夏梦轻轻推门进去,已是人去室空。

桌上,给夏梦留了一封信。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1、 日。厂区。

夏梦拿着那封信,急切地四下寻找着。

(飞鸟的画外音):夏梦,亲爱的,我不想成为你一生的累赘,我也不想成为厂里的沉重负担,忘了我吧,你应该有自己的幸福。

 

62、 雨。山道。

夏梦疯了般寻找飞鸟。

夏梦站在空旷的山道上,绝望地哭喊着。

几只鸟冒雨飞过,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夏梦哭喊着:飞鸟!

大山里有了一声声沉缓而响亮的回音,却最终归于沉静。

 

63、 (闪回到现实)日。厂房旧址。

陈老板:后来找到他了吗?

夏梦:找了几年,石沉大海。

陈老板:噢。

这时候,夏梦的手机响了。

夏梦接电话:小雪,妈过两天就回去,买好票我就告诉你。

夏梦挂了电话。

陈老板:你女儿?

夏梦:是的。

 

64、 晚。客栈。夏梦房间门外。

陈老板轻轻地来回踱着步,几次抬手欲敲门,最终还是放下了。

(夏梦的画外音):是我女儿、是我女儿……

 

65、 夜。陈老板房间。

桌上摆着那张夏梦和飞鸟合影的照片。

照片上,大鹏闯进的半个身子已经模糊不清。

陈老板痛苦地双手撑着脑袋,盯着照片,泪水滴在照片上。

(陈老板画外音):她还活着,她有了女儿,她有自己的生活,我不能打搅她。

陈老板突然感到一阵心悸,颓然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刹那,他本能地抓住了桌布。

桌布被扯掉了,带掉了桌子上的一只暖水瓶。

啪,暖水瓶掉在水泥地上重重地摔碎了。

声音在清寂的夜里,显得异常的响亮。

 

66、 夜。客栈值班台。

女服务员听到了声响,一惊,急忙跑上楼去。

 

67、夜。青年客栈。夏梦房间。

正在看手机的夏梦也响到了声响,一愣。

这时,夏梦听到了女服务员的高声呼喊:快来人啊!

夏梦急忙起身。

 

68、夜。青年客栈门口。

一辆救护车闪着灯停在门口。

陈老板被众人抬上救护车。

医生:家人跟一个去。

女服务员:我去。

女服务员抓住了夏梦的衣袖:大姐,请你帮忙给照看一下。

夏梦:放心吧。

 

69、 夜。青年客栈。陈老板房间。

门开着,地上一片狼籍。

夏梦拿着扫帚进去清扫,发现了地上的照片,便拣了起来。

夏梦看了一眼照片,立时惊呆了。

照片特写,夏梦和飞鸟春游时的合影,还有闯进来的大鹏。

夏梦:他怎么会有这个照片?

夏梦想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大吃一惊。

 

70、 (闪回):日。病房。

飞鸟慢慢举起镜子,被医生拉住了。

医生:别看了,只是有点小伤,以后整容会好的。

飞鸟恐惧地丢了镜子,颤抖着双手捂住脸,痛哭。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1、 (闪回到现实)夜。客栈。夏梦的房间。

夏梦躺在床上,却睁着双眼。

电视机已经是雪花翻飞,哗哗地响。

(夏梦画外音):真的是他吗?他还活着?怎么会这样?

 

  72、  日。县医院,病房。

陈老板躺在病床上,吊着水。

夏梦拎着水果,推门进来。

陈老板诧异:你、你怎么来了?

夏梦:我刚才去问了医生,说你没有什么大事。

陈老板:谢谢。

夏梦坐下来,给陈老板削苹果。

夏梦:每天早晨播放的起床号,让我又像回到了从前。

陈老板笑了笑:过去了的,很容易就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情结。

夏梦:这让我想起了许多事。你那天问我找到了飞鸟没有,我爸去他老家找过,厂里只要有出差在外的人,都有另一个不是任务的任务,帮助寻找他,但都没有收获。他像一滴水掉进了大海。

陈老板:啊,他既然自己想走,别人是找不到的。

夏梦:你不觉得他傻吗?离开了厂,他该怎么活?后来,保卫科宣布说他死亡了……

陈老板:哦,过去这么多年了,死了活了的,又有什么重要呢?

夏梦:可能是吧,可是他走了,自己清静了,却不知道丢下了许多麻烦事。你认识这个人吗?脸上有烧伤的痕迹。

陈老板:我怎么可能会认识呢?不过,我倒是听说有一年山洪暴发,你们厂一名女工被洪水冲走了。

夏梦:是的,差一点就丢了命。

陈老板:你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麻烦事啊?

    夏梦:嗯,闲着无事,不妨说给你听听。

 

73、 (闪回):日。车间。

夏梦正在干活,忽地干呕起来。

好姐妹小柳在旁边看见了,关切地问:怎么了?

夏梦摇头。

小柳端来一杯水:喝口水吧!

 

  74、 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父背着行李,疲惫不堪地进了屋。

夏梦满怀期望地望着父亲。

夏父将一杯水一口气喝完,这才冲着夏梦摇了摇头。

夏父:他是个孤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村里的人都没有见过他。

 

  75、 夜。夏梦工厂的家。卧室。

夏母悄悄地:夏梦好像怀孕了。

夏父:啊?

 

76、 日。夏梦工厂的家。

夏父:你必须去处理了。

夏梦不吭声。

夏父:你一个人,带着个孩子,这日子怎么过?

夏梦:他会回来的。

夏父:他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夏梦又不吭声了。

夏父欲再说什么,夏梦却生气地咆哮:别说了!

夏梦一气之下,摔门而出。

 

  77、日。山区某景。

夏梦拿着一根细条的竹棍子,失魂落魄地走着。

她随手抽打着路边那些花花草草,似乎那些花草与她有仇似的。

天空湛蓝、空旷。

天地之间,夏梦的身影显得那么渺小。

(夏梦的画外音):这是上天留给我的一个念想。

夏梦忽地站住,双手贴在肚子上,冲着蓝天喃喃自语:飞鸟,你看到了吗,你有孩子了!

 

78、 日。工厂。

夏梦的肚子微微显现了。

夏梦和小柳走在路上,旁边有人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夏梦察觉到了,不管不顾,仍然坚定地往前走。

小柳:夏梦姐,他们都像是在嚼舌头呢。

夏梦紧紧抓住了小柳的手:这是我自己的事,别理他们。

 

79、 日。夏梦工厂家楼下的水池边。

夏梦站在水池边洗衣服。

大鹏悄没声息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夏梦:厂长公子,有何贵干?

大鹏抓耳挠腮,终于鼓足勇气:我都听说了。

夏梦不理他。

大鹏:你别犯糊涂,如果…那个…你,我希望咱俩……

夏梦冷冷地:什么这个那个的,没事你就回去吧。

大鹏:你就不想想你的未来?

 

80、 日。车间。

这是机械加工车间。工人们各就各位,都在各自的机床上忙着。

热火朝天。

管计生的女工委员站在车间门口,远远地向夏梦招手。

夏梦看到了,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女工委员面前。

女工委员疑惑地上下打量:你,怀孕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81、 晚。夏梦工厂的家。

夏父急得团团转:你这孩子啊,就是任性,现在可怎么办?

夏梦:大不了我不要这个工作。

夏母:小祖宗,咱别感情用事了可好?

夏梦:若不要这个孩子,我也不活了。

夏母、夏父面面相觎,却无可奈何,唯有叹气。

 

82、 日。车间主任办公室。

车间主任和女工委员都在座。

夏梦站在那里。

女工委员:厂里有政策,孩子和工作,你选一个吧。

夏梦:你们随便吧。

夏梦说完转身走了。

 

83、 凌晨。厂卫生所产房。

一声孩子的啼哭,划过了黎明。

夏梦疲惫而欣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84、日。夏梦工厂家。

夏母抱着孩子,哄孩子玩。

夏父在厨房忙着洗一只鸡。

夏父:你安心做月子,我这高级工程师的工资,加上你妈的,足够咱们四个人开支了。

夏梦躺在床上:我才不用你养活呢。

 

85、 日。夏梦工厂家附近的山坡。

小雪坐在一个大竹篮里,咿咿呀呀学语,自己玩着。

夏梦高举锄头,奋力开垦一块山地。

她的身后,已经开垦出一片新鲜的空地。

这时候,小雪哭了。

夏梦急忙扔下锄头,跑过去哄孩子。

 

86、 傍晚。夏梦工厂家附近山坡。

夏梦在山坡上的菜地上忙着分垄、碎土。

夏父将菜籽撒进土里,然后用小铁耙松土。

夏梦又忙着去浇水。

夏父:唉呀,这么多年没有种过菜了,看看我这手艺还行不行?

 

87、 下午。厂区附近。

一段水泥路上,坐着、站着、蹲着许多附近卖菜的农民,多是妇女和老人。

夏梦抱着孩子也在其中。

夏梦低着脑袋,不看行人。

大鹏来到她面前,蹲下身,看着篮子里的菜,又看了一眼夏梦。

大鹏:孩子不能没有爸。

夏梦:买菜吗?小青菜一毛。

大鹏掂了掂篮子里的菜,然后丢下钱,将菜全部拎走了。

夏梦无可奈何地看着他离去。

 

88、 日。夏梦工厂家楼下。

夏梦正站在水池边洗尿布,大鹏提了一网兜奶粉等食物走了过来。

夏梦看到他,故意转过身去,装作没有看见。

大鹏:我托人从省城买回来的,送给孩子。

夏梦:谢谢。

夏梦把东西全部倒下,然后装了一网兜菜,交给大鹏。

大鹏:不需要。

夏梦:你若不要,就把你的东西也拿走。

大鹏: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和管食堂的老王说好了,你的菜以后可以直接送食堂,按市场价,有多少收多少。

夏梦露出了笑意:又是打着你爸的旗号吧?

 

89、 日。夏梦工厂家。

女工委员走到夏梦家楼下,老远就喊:夏梦在家吗?

夏梦推门出来,看着女工委员,不吭声。

女工委员:夏梦,你别怪我。看你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我和行政科说好了,你把孩子送幼儿园去吧,按职工的正常待遇。

夏梦有点激动:谢谢啊。

 

90、 日。家属区。

        女工委员从夏梦家楼下走出来。

        大鹏在转弯处等着她。

看到大鹏,女工委员满脸含笑:妥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91、 日。工厂附近。

一辆吉普车快速开出厂区。

吉普车里,厂长看到夏梦走在路边,手里拎着一只袋子,另一只手拎着一块废铁。

厂长注视着夏梦,若有所思。

厂长:飞鸟失踪多长时间了?

秘书:快两年了。

厂长:飞鸟的抚恤金让夏梦领去吧,看看能不能给她安排一个临时工。

 

92、 日。山间小路。

夏梦骑着自行车,车后座上带着废铜铁。

正走着,车胎扎破了,夏梦只得下来推着走。

她艰难地推着车,累得满头大汗。

大鹏骑车恰巧从后面赶来。

附近没有修车的,大鹏只好推着夏梦的车,夏梦推着大鹏的车,两人步行。

 

93、 日。小镇上废品收购站。

夏梦卖了废铁,从窗口取了钱,喜滋滋地拿着。

夏梦:谢谢你帮忙,请你喝汽水吧。

大鹏:我想给孩子当爸。

夏梦闻言冷着脸往前走,不再理会大鹏。

大鹏追上来,态度坚决地:他不会回来了!

夏梦推着车子欲走。

大鹏:他就是回来了又如何?和一个死人有啥区别?

啪!夏梦怒火冲天,狠狠打了大鹏一巴掌。

 

94、 日。河边。

夏梦和一帮家属女工,在河边洗手套。

 

95、 日。灯光球场。

夏梦和一个女工正在扫灯光球场。

夏梦的速度明显比那个女工快。

夏梦将扫帚交给另一个女工。

夏梦骑上自行车往幼儿园冲去。

 

96、 日。幼儿园。

夏梦给孩子喂奶。

幼儿园阿姨:你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97、 夜。夏梦工厂家。

窗外,漆黑一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夏母哄着孩子。

夏父焦急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这时候,夏梦推门进来了,径直去推自行车。

夏父:这么大的雨,你干什么去?

夏梦:有人说在镇上看到飞鸟了。

夏父追到门口,夏梦已经消失在雨幕中。

 

98、 夜。小镇。

夏梦推着自行车,走在小镇上,大雨如注,浇湿了她的衣服。

她焦急地寻找着,呼喊着。

小镇上却家家闭户,大街上一个人影也没有。

夏梦:飞鸟,飞鸟。

走几步,夏梦又喊:飞鸟,你在哪啊?

大街上仍然空空荡荡。

夏梦:飞鸟,飞鸟,你知道吗,你有孩子了,你当爸爸了。

夏梦的哭声、喊声和雨水声混杂在一起,淹没于雨幕中。

雨仍然哗哗下着。

 

99、 夜。雨。山路上。

夏梦骑着车,慢慢往回走。

隐约传来浪涛奔腾的声音。

夏梦听见了,有些害怕,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夜色中,洪水铺天盖地,从上游奔涌而下,席卷而来。

夏梦骑车刚好行驶到那座小桥上,巨浪将夏梦卷入水中。

夏梦大叫一声:啊——

水,淹没了夏梦。

恰在此时,小桥的另一头,前来寻找的夏父听到了夏梦的声音。

夏父绝望得捶胸顿足,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洪水翻滚逝去。

夏父:夏梦——夏梦——

 

100、 日。河边。

    雨过天晴。河床被大水冲刷的痕迹十分明显。

    许多树被冲得歪向下游。

夏父和厂里的职工,呼喊着夏梦的名字,沿着河边往下游寻找。

有人听见夏梦微弱的声音:救命。

夏梦抱着一棵树,身体被挂在树梢上。

大树救了夏梦的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01、 (闪回现实)。日。县医院病房。

          陈老板的脸上挂着泪水,他轻轻擦去。

 陈老板喃喃自语:真是命大。

夏梦:后来,厂保卫科宣布飞鸟死亡。看在飞鸟因公而亡的份上,认定我和飞鸟是婚后生子,恢复了我的工作。不久,我父母调往青海,我也随他们调走了,再后来,我又随他们调到北京,因为工作保密,我和老厂的人都失去了联系。

 

 102、 (闪回)日。山坡。

          夏梦挖了一个坑,她将装了飞鸟几件衣服的箱子放进坑里,挥土埋了。

          一座新坟起来了。坟前竖了一块石碑:杜飞鸟之墓。

          夏梦站在新坟面前。

夏梦:飞鸟,我要走了,你若回来,就把这石碑毁了,你若不回来,这里就是咱俩共同的家。

  

103、 (闪回现实)。日。县医院病房。

陈老板的身体忽地不舒服起来,剧烈地颤抖着。

喘息也急迫了。

夏梦急忙按了应急铃。

护士跑了进来,见状急忙抢救。

一番折腾,陈老板的病情平稳了下来。

护士(对夏梦):他需要休息,不能刺激。

         

104、 夜。县医院病房。

        陈老板睁开了眼睛,看见夏梦仍然坐在床边。

        陈老板:你为啥还不回去?

夏梦:我在找一个人。

陈老板:谁?

夏梦:一个胆小鬼。

陈老板诧异:什么?

夏梦:不知道他收到我烧的纸钱了没有?

陈老板:什么?

夏梦:你看着我。

陈老板不理她,却坐了起来。

夏梦盯着他的眼睛。

陈老板的目光躲闪着。

夏梦:我看见有个人在装模作样。

陈老板:什么?

夏梦掏出了从陈老板屋里发现的照片,放在他面前。

陈老板看着照片,掩面而泣。

 

105、 (闪回)。晨。山路上。

农民陈和尚扛着镐头哼着小曲走着,忽地停住。

陈和尚的面前,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陈和尚小心地将人翻过身来,却被他因伤而丑陋的面容吓了后退一步。

飞鸟醒了过来。

飞鸟:大爷。

 

106、 日。陈和尚家。

院子里摆满了树根盆景。

陈和尚做好了饭,将饭菜摆放在院子里的小桌上。

飞鸟虚弱地看着陈和尚。

飞鸟:大爷,怎么就你一个人?

陈和尚:人家都叫我陈和尚,你就在这养伤吧。

 

107、 日。山坡。

陈和尚带着扁担、镐头、砍刀,后面跟着飞鸟,两人上山挖树根。

陈和尚:城里人可稀罕这些花花草草了。

陈和尚在草丛中,找到一棵露在外面的虬曲树根。

陈和尚指挥着飞鸟下镐。

飞鸟卖力地挖下去。

 

108、 日。陈和尚家的院子。

陈和尚在整修盆景,将树根造型,放进不同底座的盆里,于是一个盆景就成功了。陈和尚:要考虑到树根的自然形态。

陈和尚将几个小盆景放进两只大竹篮。

陈和尚:你和我一起去镇上吧?

飞鸟急忙摇头:我这脸,别吓着人家。

陈和尚:你也不能总不出门,戴上口罩吧。

 

109、 日。小镇。

        陈和尚和飞鸟在镇上摆起了摊。

        飞鸟穿着陈和尚的衣服,一副农民打扮,戴着草帽,嘴上捂着一个大口罩。

         飞鸟“做贼心虚”,坐在陈和尚身后,始终低着头,不敢看人。

         一个穿工作服的人走了过来。

         穿工作服的人看上了一个小盆景,拿在手里观赏着,眼睛却一直盯着飞鸟看。

         飞鸟装作若无其事,转身去摆弄其他的盆景。

那个穿工作服的人走了,走了几步,还回头看了飞鸟一眼。

天突然阴了下来。

陈和尚站起身:像有暴雨,快回。

陈和尚和飞鸟收拾东西,快速离开。

哗!暴雨说来就来。

陈和尚和飞鸟消失于雨幕中。

 

110、 日。陈和尚家。

        飞鸟在整理盆景。

陈和尚从外面回来了。

陈和尚:前天的大暴雨,让一个小水库溃坝了,听说冲走了厂里一名女工。那个女工半夜里去镇上找什么人。

飞鸟:啊?

这时,一个邮递员推着自行车赶来,送来一封信。

邮递员:老陈,但愿这封信是个好消息。

邮递员走了。

陈和尚拆开信,看了,无力地坐了下去,一脸的失望。

飞鸟:怎么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11、(闪回)日。红军时代。陈和尚家破旧的房子。

       年轻的陈和尚挑着一担柴回到家。

       他的媳妇穿着一身红军服从屋里匆忙出来。

        陈和尚:你咋当红军了?

        陈和尚媳妇:我马上要随大部队转移,你也当红军吧,咱一起走。

        陈和尚:我娘重病在床,离了我她就没命了。

        陈和尚媳妇从头发上拔下一根簪子交到丈夫手里:等革命成功了,我就回来。

        陈和尚媳妇跑了。

        陈和尚哭着追出去,却已经没有了媳妇的影子。

 

112、 (闪回到现实)日。陈和尚家。

         陈和尚:我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见她回来。我写了许多信去问,后来,有一封回信说,我媳妇在西路军,被打散了,下落不明,很有可能牺牲了。

          飞鸟:那是战争年代,有些事想弄清楚,还真不容易。

陈和尚:可我就感觉她没有死,她一定会回来。

飞鸟:你就一直等到现在?

陈和尚看着手中媳妇留下的簪子:我忘不了她。

 

日。工厂家属区自发小菜市场。

飞鸟戴着大口罩,戴着帽子,一身农民打扮,一点也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

飞鸟的脚下,大竹篮里装满了各种菜。

飞鸟问旁边的一个老太太:听说,前几天发大水,厂里冲走了一个女工。

老太太:是哩。

飞鸟:不知找到没有,是死是活?

老太太:那么大的水,冲走了还能活?除非是神仙。

飞鸟站起身就走,菜也不要了。

 

113、 字幕:八年后。

 

114、 日。陈和尚家。

飞鸟在院子里修整树根盆景。一个农民背着陈和尚急步赶回来。

陈和尚满脸是血,被放在躺椅上。

农民:他从山上滚下来了。

陈和尚已是气息奄奄。

飞鸟要送他去医院,陈和尚摇头。

陈和尚将媳妇留下的簪子从贴胸口袋掏了出来:有机会交给她。你改姓陈吧,把那些花草都卖了,去大医院整容,免得给我烧纸的时候吓着我。咱爷俩的命啊,一样苦。

飞鸟哭着答应了。

 

115、 日。山坡。

一座新坟。

飞鸟披麻戴孝,跪地磕头。

飞鸟:爹——

 

116、 日。某整容医院楼前。

         飞鸟拎着行李,戴着草帽和口罩,站在楼前。

飞鸟抬头望着头顶上“整容医院”的大牌子。

 

117、 日。某整容医院手术室。

         飞鸟躺在病床上。

         无影灯下,五六个医生护士有条不紊地为飞鸟做着整容手术。

 

118、 日。某整容医院大门。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飞鸟素面朝天,从人群中走出来。

此时的飞鸟,成了陈老板的模样。

 

119、 (闪回到现实)夜。县医院病房。

         夏梦抹着泪。

         飞鸟:没想到,你一直在等我。

         夏梦破啼为笑,望着飞鸟。

         夏梦:小样,你以为你穿了马加我就不认识你了?

 

120、 夜。北京。某酒吧。

小雪和一大帮子人正在摇头晃脑地跳舞。

小雪的朋友将手机交给她。

小雪一边跳着一边接电话:大声点,什么?

小雪匆匆跑了出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21、 夜。县医院的大院里。

夏梦抹着泪:你爸还活着,我找到他了。

小雪(0S):妈,你不是走火入魔,出现幻觉了吧?

夏梦:你见过有女人这样幻觉的吗?

 

  122、   夜。北京。某酒吧角落。

小雪对着电话歇斯底里地咆哮:他不是死了吗?他现在出来干吗?

小雪将手机重重地摔在地上。

手机四分五裂。

 

  123、、   日。青年客栈。夏梦的房间。

夏梦正在与小雪视频。

小雪:从小到大,你们都告诉我,我爸死了,现在,天上掉下一个爸来,你让我怎么接受?这么多年,他躲哪去了?现在老了,他出来了。

夏梦:不许这样说你爸。

小雪:按说我得高兴才是,对吧,可是我就是想哭,我不认识他。

激动中的小雪忽地晕倒在地。

夏梦:小雪,小雪。

 

  124、、 一架飞机冲天而起。

 

  125、  日。北京某医院走廊。

夏梦快步跑进去,寻找着病房。

见到一个护士,问了一句,护士指点着,她继续往前。

大鹏在门口迎接她。

小雪躺在病床上。

大鹏示意夏梦不要说话。

夏梦看着小雪,泪水哗地流下来了。

 

  126、  日。北京某医院院子里。

         大鹏和夏梦站在花坛旁。

         大鹏:急性肾衰竭,医生说需要换肾,越快越好。

         夏梦急得直搓手:能找到肾源吗?

大鹏:你别着急,我正在托朋友紧急寻找,不惜代价。

 

127、   日。北京某医院办公室。

医生:找到肾源了吗?

夏梦:试试我的。

医生给夏梦抽血。

大鹏:再等等吧,朋友那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夏梦:不能再等,这孩子太可怜了。

大鹏:你找到他了?

夏梦:对不起。

大鹏苦笑:先不说这个。

 

128、      日。北京某医院医生办公室。

大鹏和夏梦站在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拿着化验结果,无奈地摇头。

医生:你的配型达不到要求。

夏梦和大鹏都很失望。

夏梦:这可怎么办?

大鹏:别急,我再想办法。

 

129、    日。小雪病房。

夏梦正在给小雪喂饭。

大鹏一脸喜色地冲了进来。

大鹏:太好了,刚才朋友来电话,肾源找到了。

 

130、    日。医院收费处。

大鹏拿着一张支票交给夏梦。

大鹏:这是给小雪看病用的,她已经改口喊我爸爸了,这也是俺们爷俩的缘分。

夏梦:算是我借你的,以后一定还你。

夏梦:对了,我想见见那个捐肾的人。

大鹏:这是一个志愿组织提供的,捐肾人不愿意见病人和家属,说不方便。

夏梦: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31、 日。小雪病房。

一个护士进来:好消息,各方面指标匹配成功,可以做肾移植了。

 

132、    日。小雪病房。

夏梦和大鹏送小雪进手术室。

夏梦:勇敢点。

小雪点头。

大鹏:等你出院,我给你的文化公司投资,不过,我可是大股东哟。

小雪笑了。

 

133、    日。手术室。

医生们正在紧张地做着手术。

 

134、    夜。 手术室门外。

夏梦、大鹏焦急地等着。

手术室的门开了,出来一个医生,累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息。

夏梦、大鹏望着他,不敢问。

医生无力地抬了抬手:手术,很成功。

 

135、    日。北京某医院病房。

小雪醒了。

夏梦睁着惺忪的双眼,笑了,随即又抹起了眼泪。

小雪也笑了,伸出手去给夏梦擦泪。

 

136、    日。城市某处地铁站。

        大鹏的车停了。

        夏梦从车上拎着保温桶下来。

夏梦关好车门,又透过车窗弯腰对大鹏说话:虽说人家是自愿者,不收费,咱还得去看看人家。

大鹏:好吧,我问问。

 

   137、  日。小雪病房。

夏梦给小雪削着苹果。

夏梦:你不知道那种感情,像扎在肉里,像流在血里,赶也赶不走。其他人一走近,这种感情就回来了,形成一层保护膜了。

小雪:你这一辈子被他毁了!

夏梦:是的,我承认。可是,他又是被谁给毁了呢?我们不能责怪命运,我们只能向命运抗争。他主动离开,是想让我找到幸福,可是他离开了我就幸福吗?我有了你,可是他呢,他不应该孤苦一生啊,他已经老了。

小雪:生了这一场大病,我也明白了一些,你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怎么着我都支持你。

夏梦:我想让他的后半辈子有一点温暖。

 

138、   日。某饭店包厢。

只有大鹏和夏梦。

桌上摆着夏梦爱吃的菜。但是,夏梦却不动筷子,只是举着红酒杯,不停地旋转着。

红色的酒浆,在玻璃杯中旋转着,旋转着。

夏梦:对不起。我辜负了你。

大鹏: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放不下你。我离婚以后,那么多人追求我,我都不屑一顾,独独对你情有独钟,一往情深,像着了魔似的。

夏梦痛苦地笑了一下:我对他也是这样的。

大鹏抹了一把眼泪,端起酒杯,欲说还休。

夏梦:等下辈子吧,如果咱俩还有缘分的话。

大鹏苦涩一笑。

 

139、   日。某饭店门外。

       大鹏和夏梦从饭店里出来。

       大鹏沮丧却大度地伸开双臂:拥抱一下,好吗?

       夏梦轻轻地与大鹏拥抱了。

夏梦:对不起。

大鹏贴着夏梦的耳边:我弄清楚了,捐肾的人是他。

夏梦惊讶万分:什么?

        

140、   日。青年客栈。

飞鸟在门口指挥着几个年轻人,将盆景搬到门口,摆放整齐。

两棵树之间,悬挂着一个红色条幅:花卉盆景展销。

女服务员在门口忙着扫地。

几只鸡悠闲地觅食。

这时,一辆黑色大奔停在门口。

车标的特写。

驾驶员出来,绕过车头,轻轻打开另一侧的车门,一个半高跟的皮鞋落地。

原来是打扮得光鲜漂亮的夏梦。

女服务员刚想说什么,却突然认出了夏梦:阿姨,是您啊?

小雪也走下车来。

大鹏:飞鸟呢?快喊出来。

女服务员:谁?

飞鸟:是我。

大鹏:你这家伙阴魂不散,还活得这么结实呢?

飞鸟已是泪眼模糊:大鹏……我都不敢认了。

夏梦牵着小雪的手,走到了飞鸟的面前。

飞鸟:这是小雪?

飞鸟悲喜交加,泪流满面,竟说不出话来。

小雪:爸!

夏梦、飞鸟和小雪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这时,一辆小货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几个人,抬下一块牌匾。

有人已将青年客栈的牌子给拆了。

女服务员:你们这是干什么?

夏梦笑着,不吭声。

大鹏:这客栈易主了。

说着话,“梦回客栈”的牌子已经竖了起来。

女服务员清醒过来,跑到夏梦跟前,甜甜地喊:老板娘好。

众人都哈哈笑起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41、    日。梦回客栈食堂。

一桌子丰盛的酒菜。夏梦、飞鸟、大鹏、小雪等人在座。

夏梦端起酒杯:小雪,你今年多大?

小雪莫名其妙:28了。

夏梦:28年前,小雪的爸爸和我们失散了,今天,我们终于团圆了,我想请大家做个见证,分享这份人生大喜,干了这杯酒。

众人一饮而尽。

小雪又倒了一杯酒,端起敬飞鸟:爸,你受苦了。

飞鸟颤抖着手,噙着泪,答应了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小雪:爸,是您给了我二次生命,谢谢。

小雪向着飞鸟深深鞠了一躬:爸,今后有我,你就放心吧。

飞鸟:我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孩子,爸这辈子都欠你的。

 

142、     日。某山坡。

         夏梦和飞鸟来到上次夏梦烧纸的地方。

           飞鸟:那个石碑被我埋入地下了,坟也是我平的。开了这家客栈,我守在这,就是守住了我的魂。

           夏梦:我以前回来过许多趟,都没有碰到你,没想到这次让我们相见了,这真是天意。我要让咱们后面的时光过得幸福美满。

           飞鸟:你吃苦了。

飞鸟深情地将夏梦拥入怀里。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飞鸟:再也不分开了。

 

143、     日。工厂旧址。

         飞鸟领着夏梦和小雪参观那一片旧房子。

          飞鸟(对小雪):你外公外婆那时候是抱定“献了青春献子孙”的决心来的。你妈妈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工作,你在这里出生,我们不能忘记这个地方,更不能忘记过去。

          小雪点头。

小雪:爸,这么多空房子,不是浪费了吗?多可惜啊。

飞鸟:不会的。这里的风景多美啊,我有个想法,要把这些空房子利用起来,建成画家村、作家村,吸引文化人到这里来创业。你不是喜欢画画吗?

小雪:太好了!      

 

144、      字幕。两年后。

 

145、 日。画家村牌匾下。

大喇叭里突然响起了起床号声。

紧跟着,鞭炮噼噼叭叭炸响,画家村落成典礼开始。

飞鸟、夏梦和当地领导等人一齐剪彩。

众人欢呼鼓掌。

小雪、大鹏站在人群中,热烈地鼓掌。

大鹏的身边,站着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

大鹏和她说了句什么,中年妇女笑了起来。

当地居民、老厂职工和画家们一齐涌入画家村参观。

这时,飞鸟的声音从广播喇叭里传来: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为了庆祝画家村落成,中午,梦回客栈免费供应自助餐。

众人欢笑起来。

 

146、 日。画家村小雪画室。

夏梦和飞鸟紧挨着坐在一起,幸福地看着前方。

小雪正在给他们画速写。

不大一会,夏梦和飞鸟的速写像便画了出来。

 

147、 (特写)“梦回客栈”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梦回客栈渐渐隐去,融入巍峨的山峦。

       蓝天白云之下,唯有不变的苍茫的群山。

(全剧终)

 

1425

浏览量:

内容概述:20多年前,大山深处,大学生飞鸟在前往某军工企业报到的路上,从歹徒手下救出女孩夏梦,两人就此相爱。工厂发生意外爆炸事故,飞鸟为了救夏梦,脸部严重烧伤,还失去了男人功能。为了夏梦幸福,飞鸟不辞而别,失踪多年后被宣布死亡。夏梦生下了她和飞鸟的爱情结晶女儿小雪,独自抚养。后来,夏梦跟随父母辗转调往外地,却始终忘不了飞鸟。就在她最后一次进山寻梦时,却有了一个意外的致命发现……。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