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大道

作者:苟文彬


“一千万?那你怎么样也要想办法接下来。不然,再过两个月,车间工人没活干了,大夏天的连西北风都没得喝。”比达家具公司生产厂长郝端端激动地对着话筒说。

“我这不找你想办法吗?这次全是我们没做过的新产品,你赶紧带技术部成本核算一起过来洽谈室,洋土豪要我们现场报价。”国际业务部总监梁鑫压低嗓门说。

一听洋土豪,郝端端就知道是来自迪拜的老客户巫萨满,国际业务部私下都叫他“洋土豪”或者“乌纱帽”。称巫萨满为“洋土豪”,是因为他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拥有非常庞大的政治、经济财团,是典型的家族“官三代”、“富四代”,每次业务下单量很大,私下玩乐出手也很阔绰;叫巫萨满为“乌纱帽”,则是因为他的名字谐音,喊起来顺口罢了。

“这顶乌纱帽一定不能丢了。” 郝端端一边想,一边走进技术部扯住小李就往车上拽。

风风火火赶到洽谈室时,梁鑫跟“乌纱帽”正一人叼一支又粗又长的雪茄,绅士模样地悠悠吸着。见郝端端进来,梁鑫在投影仪上打开一份文件,里面显示着“乌纱帽”本次采购的所有家具清单及明细要求,分为总统套房和豪华包间两类,共二十四款家具。

郝端端一看,家具材料和工艺要求都很高,而且部分原辅材料是公司现有询价系统里没有的。郝端端跟小李低声交流了一会儿,然后大声说:“乌纱帽先生,按照我们比达现有的生产设备和工艺水平,完全能满足你的需求。但因为是全新产品,进行工艺结构分解需要一点时间,部分新材料询价也要花点儿精力,能否给我们两个小时,这样我们预算出来的报价可能会精准一些。”

“没有问题。郝哥你忙吧,梁鑫,我们到河边吃鱼生去。”“乌纱帽”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反客为主地替梁鑫做了安排。“乌纱帽”嘴里的河边,就是左滩,那里是吃河鲜的好去处,有几家食肆的淡水鱼生,更是做得口感一流。“乌纱帽”非常喜欢去那里,他认为那里的东西是酋长国皇宫里都吃不到的。

郝端端跟技术部四个人分工忙活到下午一点,终于完成二十四款家具的结构设计、工艺分解和成本核算。而这样一个半小时的完成进度,要放在半年以前,简直是不可能的。

郝端端之所以敢在“乌纱帽”面前许下两个钟头后报价的诺言,得益于他半年前极力主张引进的一款家具设计软件。这款软件是郝端端的大学同学开发的,拥有全局变形建模技术,以及高级曲面、曲面和实体混合建模、参数化和无参的统一等功能,是一款高效的家具结构造型和工艺设计软件,不仅能够将设计和生产加工更好的衔接,提升设计能力和生产加工效率,而且还能够自动核算出产品成本,精准程度达到99.5%以上。

利用这套软件,郝端端将技术部原有的十一人,精简到现在的四个人,而且效率提高了五倍以上。先不说效率提高多少,只按照每人月薪六千元计,每月就可节省四万二千块,一年下来节省超过五十万,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也正是借助这款软件,比达的业务接单效率高了很多,设计、采购、生产系统也顺畅而且交货期缩短,部门之间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开会就互相骂娘、推诿责任了。

老板德哥感叹:我做了三十年家具,从来没想过车间开料还能用上电脑系统,画图纸还能用上造飞机那样的高精尖软件。“乌纱帽”起初也很惊奇,后来了解到实情,不由扬起大拇指,说:祝贺你们跟意大利工业设计并行,我们的合作也可以更加广泛深入了。

这不,这次就端来一盘大菜给比达了。不过,比达家具能不能吃下呢?

郝端端将四个人的数据汇总到一起时,发现居然接近一千一百万,也就是说,加上已经算进去的十五个点毛利,接了这笔业务,减掉一百万,只能赚五十来万。郝端端赶紧召集大家重新配比原辅材料,然而即便这样,也要一千零三十多万,才能保证有十五个点的毛利。

眼看两个小时马上就要到点,郝端端硬着头皮拨通梁鑫的手机,如实报了成本核算情况。梁鑫正被鱼生芥末呛得有些不好受,听到郝端端的报价,眼泪珠子立马就顺着脸颊滚落出来。“乌纱帽”看到梁鑫的囧相,丝毫把持不住王宫贵族风范,“嘎嘎嘎”地笑得座下的凳子都“咯吱咯吱”响。

梁鑫挂掉电话,用纸巾擦了把脸,然后对“乌纱帽”说:郝端端先生刚才报了价,一千万的总价做不到。您看能否再增加五个点?

“NO,NO。干杯。” “乌纱帽”端起杯子跟梁鑫干红米酒,并仰脖一饮而尽。然后用手捋捋大胡子,说:“中国有句俗话:真金不怕火炼。现在是检验你们能力的时候了,就一千万,我是不会跟你加一个点的。不过,今天中午的饭钱,算我的。”

这个“乌纱帽”,谈业务、说中国话、吃中国菜、喝中国酒,哪一样都不含糊。梁鑫在心底算了一下,如果一千万接下这单,少赚三十多万不说,关键是违反了公司的财务核算制度。想来想去,梁鑫觉得还是有必要给老板德哥发信息,让他来定夺。

很快,德哥回了信息:先接下来,成本那里再想办法寻找质量同等、性价比更高的材料替代。梁鑫将这条信息转发给了郝端端。随后对“乌纱帽”说:还是你的面子大。德哥同意了。

“乌纱帽”得意地捋捋胡子,大声说:谢谢德哥。那我们签合同吧。明天我去成都转转,一个礼拜后,回来看样板。来,干杯。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加盟比达家具一年来,比达的制造能力,从郝端端入职前不到三百万的月产值,到现在五百多万差不多翻了一番,生产也扭亏为盈。在外销乏力内需拉动下行的市场大环境下,比达如此明显而成功的转型升级,郝端端实在是劳苦功高。

面对“乌纱帽”的订单,要少赚三十多万,郝端端实在心有不甘。

 

郝端端近二十年的职业生涯里,一向以精明自诩。

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毕业的电子科技高材生,郝端端可以算得上是早期的IT精英男。他的同班同学,有的搞IT公司上了市,有的搞软件开发赚了大钱功成名就,有的进了科研院所当高工、教授,带起了博士、研究生。

相比之下,郝端端在比达的这点儿成就,还真算不上什么。即便跟自己前些年开创的辉煌相比,也不值得一提。当年毕业时,郝端端放着国家分配的“铁饭碗”不端,跟着三个同学到广州下海淘金,组建了一个IT互联网工作室。初出茅庐的他们,坚信互联网在中国乃至全球会成为改变人们工作生活状态至关重要的平台。

但是,在理想与现实面前,郝端端选择了能立马充饥的“面包”,退出工作室,进了民营科技企业三黄集团,搞自动化程序开发。随着软件运用的效果越来越明显,郝端端得到老板的赏识,从研发部门主管跃升为公司常务副总,主持全面工作。无奈郝端端并非企业经营的料,坐上这个位置后,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管理企业完全没有了软件开发的规范严谨和无微不至,什么都依着自己的性子来。但由于老板对他崇拜式的信任,居然让他“挥霍”了八年,最终,好端端的常务副总宝座,还是被三黄中基层管理们的秘密举报、公开罢工给挤兑掉了。

离开三黄,郝端端决定不再进企业,而是利用自己在三黄开发的软件,到处联络公司做咨询,搞培训,推广软件使用技术。如此这般混了几年,郝端端原本不善言辞的口才,居然锻炼得口若悬河,站在讲台连续讲上一天,那也是信手拈来,挥洒自如。 

在稀里糊涂成为世代公司高管之前,郝端端一直就干着这“忽悠”的活儿,收入是撑不饱也饿不死。

在跟世代推行MRPII培训时,郝端端看到年轻貌美的世代职员仇小雨听得入迷,居然拿她开起了玩笑。说:MRPII需要各部门的紧密配合,团结协同。就好比我跟这位女士谈恋爱,渐入佳境时我们就要掏心窝子,交心交底。因为情投意合,我们结了婚,从陌生人到恋人,然后变成了亲人。所以,上这个系统,就好比大家互相签了集体婚约。

现场立马哄堂大笑起来。在郝端端听起来,那笑声有些诧异,而世代老板光哥更是显得非常不自在。

培训结束,光哥扯住郝端端,低声说:不如你也入职世代,跟我们一起签个集体婚约,这样也方便你跟仇小雨谈恋爱。

郝端端惊讶得半天都合不拢嘴,回过神来后才说:我刚才就打个比方而已,没别的意思。再说我跟老婆,孩子都两个了,咋会跟你的员工谈恋爱呢。

光哥伸手拍拍郝端端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世代欢迎你,我需要你帮忙解决难题,你抓紧考虑考虑,尽快给我个准信。

郝端端实在琢磨不透光哥的动机及话音,吃饭时忍不住跟世代技术部的小梁讲了。小梁立马握住他的手,说:郝哥,你安身立命的机会来了。恭喜你!

再三追问下,郝端端才知道那个仇小雨是光哥的小情人,近来一直在闹矛盾,光哥想脱手。

想着想着,郝端端不由得意起来。自己瞎混这几年,一直被老婆看不起,两人矛盾积蓄已经到了说话就吵架甚至动手打架的地步。没想到而今居然碰到一个人财两得的绝好机会。

接下来几天,郝端端顺顺利利地跟光哥谈好了入职世代的“交易”,作为“报答”,光哥还配了十个点的干股给他。另一方面,郝端端也轻轻松松地跟老婆谈判好财产分割,一人分养一个孩子,并迅速办理了离婚手续。

入职世代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接手仇小雨这只“破鞋”,郝端端一直被公司员工看不起,昔日以顾问身份在讲台上神采飞扬,而今却端着个拖鞋饭碗成天没精打采。但守着这只碗,总还是不错的,除了丰厚的薪资待遇,还有年底十个点的分红,再加上郝端端那胡作非为的个性,贪污受贿拿回扣也挣了不少。

五、六年过去,仇小雨虽然生了一个孩子,但心思并不在这个家里,对郝端端一直不冷不热,对他的那种损公肥私为所欲为行径厌恶至极。更令郝端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到头来自己居然让仇小雨给举报了。若不是答应跟仇小雨离婚,将全部财产抵还给光哥,郝端端还将陷入三、五年牢狱之灾。

 

从世代出来后,郝端端变得一无所有。后来听到仇小雨跟光哥地下情死灰复燃的消息,左思右想,觉得自己陷入了光哥事先编织的阴谋陷阱。捶胸顿足大骂无耻之后,郝端端对人生彻底失望,再无了奋斗之心。如此颓废一年下来,有朋友实在看不下去,才劝他重新找份工作,好好干活,养好跟在身边的发妻的孩子。

就这样,他踏进了比达家具。经过浴火重生,郝端端似乎变得踏实而稳重起来,也让他看到了东山再起的希望。但是眼看“乌纱帽”这单业务要少赚几十万,郝端端还是觉得在比达的这点儿成就来之不易,投机取巧的小九九,又在脑子里翻江倒海。他一定要想到办法,将成本再往下压,攫取更多利润空间。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郝端端一边督促样板车间打样,一边跟着采购到市场寻找价格更便宜的替材。如此折腾三、四天,回办公室一核算,还是没有降下来多少。

最终,郝端端将目光停留在了家具主材上。昨天去材料市场,有人向他推荐黑心木莲,还说这种木材不仅价格便宜,而且已经在仿冒柚木家具界开创出了一片灿烂的前景。

郝端端打算用黑心木莲来替代“乌纱帽”指定的缅甸柚木。

柚木是生长于东南亚热带雨林中的一种阔叶乔木,不易变形,防水,耐腐,密度及硬度较高,不易磨损;含有很重的油质,这种物质能防虫防蛆驱蛇蚁,对人的神经系统能起镇静作用;木种非常珍稀,表面金黄,时间越长越漂亮,柚木制成的家具颇有收藏保值价值。由于泰国已禁止砍伐,所以缅甸柚木就成为上品。而泰国和缅甸已经将各自的柚木列进限制出口名录,木材售价每立方已经涨到两三万,一般的市场还很难买到。而一套三居室的柚木家具,通常要花三四十万甚至更高的价钱,才能买到。

黑心木莲主产于缅甸西北部,木材光泽强,无特殊气味和滋味,木材耐腐,抗虫蛀;纹理直,结构甚细,干缩小,不变形,切面光滑,油漆后的光亮性良好,效果接近柚木,所以又被内行人称为“金丝柚”,售价每立方在四、五千块之间。

黑心木莲与柚木的材料价差四五倍,郝端端一边暗自得意,一边想:这“黑心”称谓真他妈的名符其实。郝端端在电脑上悄悄算了一笔账,如果全部采用黑心木莲,光木材采购就能省出两百多万,这可是纯利润啊。但是,一想到“乌纱帽”也不是省油的灯,万一验货验出来了,比达家具不赔偿得倾家荡产才怪。

“真假各一半,就这么定了。” 郝端端自言自语地“自我谈判”,右掌将办公台面拍得“啪”一声响,像中了彩票巨奖一样,眉飞色舞地起身吆喝采购一起去市场。

 

为稳妥起见,郝端端先买了一批刚好够打样用的黑心木莲,安排几个老师傅在生产线上打样。

丘伯也被安排了进来。丘伯在比达跟着德哥干了三十年,随便给一块木头,他闭着眼睛用鼻子嗅嗅就能分辨出是什么料;随便调一剂油漆,他用鼻子闻闻就能说出成分和比例。因此,丘伯就被同事们取了一个具有“火眼金睛”功能的“大师兄”外号。

丘伯是唯一不经批准可以随意进出技术部样板车间的员工。所以,看到黑心木莲材料一拉进车间,丘伯就知道郝端端要干什么了。

“市面上的确一直有拿黑心木莲冒充做柚木家具的,我也能做,甚至比真柚木还漂亮都能做到。黑心木莲这玩意儿没有味儿,刚做出来时可能因为油漆味儿,真家具都嗅不出木材的真实味道来,但时间一长,油漆味儿一过,黑心木莲没味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丘伯在郝端端办公室,认真地谈了自己的看法。

“大师兄,采购这玩意儿的人是专家,但用这玩意儿的人不是专家。再说这玩意儿放酒店里,那客人都是一拨拨来,一拨拨去,又不长住,谁会去研究你这个材料嗅你这个味儿呢?”郝端端边说边笑眯眯的递给丘伯一支烟。

“话不能这样说。就算你用真柚木忽悠‘乌纱帽’拿到订单,你敢保证将来黑心木莲能蒙混过他的验货员吗?”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只要钱能搞定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看郝端端志得意满、吞云吐雾的架势,丘伯就知道自己说服不了他,于是将烟别在耳朵上,笑眯眯地说:“这厂子有几个钱?就你赚的那点儿钱,能搞定谁?做人做事呐,还是实诚一些好。我忙活去了,弄出来的样板保证会让你满意,但你别让我背锅。”

“瞧你大师兄说的,再大的篓子,由我郝端端顶着,您就放心吧。”

经过连续几晚加班加点,真假两套样板都整出来了。在“乌纱帽”还没来看之前,郝端端特意叫人搬了真假各两件产品,到露天处甄别,看来看去,真没有挑出毛病。“这家伙,如来佛祖都分辨不出谁是真悟空,谁是假悟空了。”看到这里,郝端端突然有了底气,原本计划全拿真品给“乌纱帽”看,现在他决定真假各展示一半。

“乌纱帽”带着验货员来了。他走马观花似的看了一圈,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从表情上,郝端端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满。验货员就不一样了,打开平板电脑里储存的图片,对着样板又是拿尺子量,又是拿锤子敲打,逐一进行仔细比对。

“OK,成品暂时没什么问题。我现在要检查你们的原辅材进货清单及检测报告。”这些单据报告什么的,对于经常接外贸订单的郝端端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早就准备好了。验货员仔细一一检查,最终在每一张纸上签字盖章,算是确认今后采购的指定清单。

验货员向“乌纱帽”点点头,“乌纱帽”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就在大家准备返回洽谈室正式签约的时候,令郝端端意想不到事情出现了。丘伯拿了一个板斧,急匆匆地走过来,扯住“乌纱帽”的手,说:别忙走,给你看看好东西。

丘伯说着,走近一张妆凳,举起板斧就劈了下去,郝端端立马脸色苍白,大声喊:“丘伯,你疯了!”

“了”字余音未了,已经传来妆凳“咔嚓”的碎裂声。

“柚木?!”郝端端惊喜地大叫。“乌纱帽”则从错愕的神情里回复过来,大声对丘伯说:“先生,我们没有这样一道破坏性的检查。你这样做,太浪费了。”

丘伯提着板斧,尴尬地对他说:“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更直接地看到我们的真材实料嘛。”

“对对对!‘乌纱帽’先生,是我安排他这样做的,这也是为了展示我们货真价实、真诚合作的态度。”郝端端真能见机行事。

丘伯看也没看郝端端,提着板斧,垂头丧气地走了。

“都合作这么多年了,假使我不信任你,难道我还不信任德哥吗?你这安排,中国有个成语可以说清楚,叫暴殄天物。哎,太浪费了。这样吧,作为补偿,今天中午饭钱算我的。走,去河边。”“乌纱帽”将手搭在郝端端的肩上,往车上走。

郝端端感觉“乌纱帽”搭在肩上那手太沉重了,压得自己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一大车黑心木莲木料刚卸进备料仓,郝端端就拎着一个环保袋,到车间去找丘伯。

“大师兄,走,喝酒去。”

“就我跟你两个?不去。”丘伯不屑地拒绝了。

“你看看,有好东西哦。”郝端端打开环保袋,展示两瓶丘伯最喜欢喝的高度米酒。丘伯这人,只要认定了,什么软的硬的都不好使,但只要有这款高度米酒,保证能把他坚硬似铜墙铁壁的心都给融化了。

两人来到左滩,找个户外的桌子坐下,点了一条六七斤重的山坑鲩鱼,吃鲩鱼淡水鱼生,也是丘伯的一大喜好。几杯米酒下肚,郝端端说:“大师兄,我敬你一杯。感谢你那天破釜沉舟般的举动,让我们如此顺利地拿下了这笔订单。”

“原本是去揭穿你的,没想到你那么聪明,结果我反而帮了倒忙。” 丘伯仰脖喝了一口酒,伸手抹抹嘴,说:“看你带个眼镜,既是一个文化人,又是一个精明人,什么道理都懂。我也不多说,只奉劝你一句:不要干那些坑蒙拐骗的营生。”

郝端端立马陪了一个笑脸,说:“大师兄,我告诉你为什么这样做的实际情况吧。如果按照‘乌纱帽’指定的要求做,这笔订单我们只有最多十个点的利润。但是如果按照我现在这样做,不仅保证十五个点的利润万无一失,而且还能让大家彼此有点儿烟酒零花钱。”说着说着,郝端端从裤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到丘伯面前。

“现在天气也热,汗水也多,湿气也重,你老人家拿这个回去,买点儿酒喝。”

丘伯动都没动那信封,端起杯子对郝端端说:“你搞什么IE工程,什么电脑CNC加工中心,推行什么ERP,挨个工序操作搜集数据这些事儿,折腾我大半年,我没有一丝一毫怠慢你吧。因为我就觉得你做的这些,能够实打实解决现在招工难的问题,能够实打实提升企业效益。”丘伯呷了一口酒,说:“但是,就现在你做这事吧,我就感觉走的不是正道,你不能这么做,这是损人利己的事。人在做,天在看。长久不了。”

“你看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要养活厂里一百来号人,车间设备更新又要投入,哪一样不花钱。再说,我用黑心木莲替代柚木,这也是老板授意的。” 郝端端将信封拿起,塞进丘伯的裤兜里。

丘伯没有拒绝,口里只是说:“年轻人呐,钱不是这样赚的,赶紧打住吧。”说完,自顾自吃菜喝酒。

两人一人搞完一瓶米酒,彼此都有些醉醺醺了。郝端端建议一起去洗脚,丘伯说:“我这把老骨头,皮都起茧了,洗脚妹见了厌恶,还是不去自讨没趣,送我回家吧。”

 

第二天一大早,丘伯走进车间,看到昨天卸下来的黑心木莲材料已经开料在生产线上流转,他立马明白,郝端端请自己喝酒、给红包,除了想堵住自己的嘴,实际还有担心他“捣乱”借故引开的目的。想到这里,丘伯更来气,掏出手机,拨通了老板德哥的电话。

德哥径自走进办公室时,郝端端正戴着耳塞,眼睛盯着笔记本电脑看《爸爸去哪儿》视频重播。猛一看到德哥的身影,郝端端吓了一跳,赶紧合上笔记本,招呼德哥坐下。

郝端端一边沏茶,一边琢磨德哥此行的意图。因为德哥以前一、两个月都不来一次工厂,这次还不到半个月就下来了。

正准备打开话匣子时,德哥先开了口,说:“你也不要费劲琢磨,我开门见山地问你,现在车间流水线上那些黑心木莲材料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郝端端一听,额头上的冷汗“唰”地就冒出来了。情急之下,嘴里居然冒出那句他昨晚跟丘伯说过的话:“这不是在按照你的旨意执行“嘛。”

“我的旨意?我有什么旨意?”

“梁鑫总监转发给我的那条短信,不是你发给他的吗?你看。”好端端翻出那条信息,将手机递到德哥面前。

“没错,这信息的确是我发的。但是请你看清楚,我明明白白地说:成本那里再想办法寻找质量同等、性价比更高的材料替代。黑心木莲跟柚木相比,谁不知道价差好多倍,那是同一个档次吗?”德哥拍着茶几说,“当初发这条信息,无非是想着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哪怕少赚一点,也要把单接下来。可你倒好,举一反三,连主材都敢这样换掉。”

“我这样不是为公司好吗?多赚的利润,还不是你的?”

“那可不一定,这事我要不知道,还指不定你连梁鑫和我一起哄骗,然后串通采购、车间一起做假账,私分赃呢。不是我说你,那木材叫黑心是因它本性是那样。可你呢,这是见钱眼开,你的心那可是真黑呀。”

“德哥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你看工厂这现状,不刚刚走上大踏步发展的正轨吗?我们不好好利用这机会赚钱,难道还等着喝西北风吗?”此时,郝端端觉得有必要展示一下自己在比达的“成就”。

“你还知道走上正轨?对,厂子是上正路了,可是你呢,你现在的心思走上歪门邪道了。”德哥喝了一口茶,然后语重心长地说:“企业之所以到现在三十年还一直活着,就是因为我哪怕少赚点儿钱,也没走歪门邪道。我以为,你记住上次用人造石冒充天然红龙玉的教训了,谁知道你照犯不误,还打算将脸丢到国外去。这是第二次了,俗话说只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听到这里,郝端端心底“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今天要完蛋了。

德哥边说边起身,“年轻人呐,你是聪明人,比达需要你这样有现代管理能力的人。但是好端端的路不走,你偏要走到自己无路可走。我已安排人通知车间停工,清走黑心木莲了。你呢,去人力资源部办理离职手续吧。这笔材料损失,我也不追究你了。”

德哥如此直接地下“驱逐令”,郝端端实在是没有想到,但一想到不要自己赔偿材料损失,又觉得德哥已经算是给足自己面子了。

 

办理离职手续时,人力资源部要求郝端端提交《员工手册》。进比达家具一年有余,郝端端从来没有看过这本手册。在文件柜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出来,翻到扉页,上面印着《董事长寄语》:

“人为大道”是比达的核心价值观,是我们修身立业的原则,更是我们严于律己、追求完美、奉献社会的承诺。

我们秉承“真诚做人、真实办事、真情经商”的经营理念,与海内外客商携手并肩、真诚合作,与比达同仁共谋大业、同铸辉煌!

看到这里,郝端端终于明白德哥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忠诚比能力重要。

走出比达大门,眼前是四通八达的马路,但是,郝端端不知往哪里走。

 


195

浏览量:

 内容概述: 小说讲述了一个家具生产厂,来了个一千万的加工大单。家具公司生产厂厂长郝端端,经核算,只能赚二十多万元。是寻找质量相当、价格便宜的材料替代,得到更多的利润;还是宁可少获利润,坚守诚信?最终在公司总经理德哥和员工丘伯的坚守下,家具厂遵守了承诺,遵守了 “人为大道”的办厂理念。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