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螺丝

作者:官玉华

 

那一天,我师傅请马大姐吃酒。

强调一下,不是请吃饭。

在我们机修车间,请吃饭跟请吃酒是两回事。请吃饭,肉要比菜多,最好是煮只鸡,连带煮块腊肉,或者煮满满一锅排骨。张口咬下去,嘴嘴是肉,感觉得到油香味懒洋洋的,像一群肉猴蹲在牙缝边晒太阳,暖香挤得嘴里上天蓬都胀鼓鼓的,那才是诚心请吃饭。

当然也要有酒,不过酒只是个意思,起个漱漱口,松松裤带的作用,喝不喝自便。

请吃酒就不同了。

一定要有重要的事,必须有下酒菜,最好是油炸小石头鱼。小石头鱼不是每次吃酒都有,要碰运气。八字没算好那天,就上不稀奇的油炸花生、油炸洋芋片。嚼劲好的,再加一份怪味胡豆或者兰花豆或者豌豆。

最最重要的是酒。请吃酒,一定要瓶子酒。瓶子酒吃完,还想吃,才可以上散酒。

不过特别声明,我师傅吃酒,只吃瓶子酒,还规定桌子上只准有一种酒。

不需要理由,我师傅吃酒在云江化工厂是有江湖地位的。

我师傅的酒量是机修车间的“大恶”,空肚子喝完一瓶酒,车刀、刨刀、铣刀走一遍,工件误差不超过一个丝的人,机修车间仅我师傅一人。

马大姐的酒量也不白给,虽属女流,也是基建科油漆班的酒霸王。庞大的身体就像海绵,专门吸收酒精,再吃多少,看不出深浅。

两个在酒桌相遇,那是一阳指对灭绝师太,分不出高下。

一般人请吃酒,马大姐不一定给面子,我师傅请,她还不能不来。一般情况下,都是别人请我师傅吃酒。哪天他要请谁吃酒,那是机修车间一样大的面子,连厂长都不敢不来。不过在马大姐的眼中,给不给我师傅面子要看心情,除了吃酒例外。马大姐愿意吃我师傅的酒,最主要的是,任何时候,不能在酒上示弱,不能丢了油漆班的面子,说那么大一个酒中霸王花,居然不敢吃车胖子的酒。

吃酒吃到高兴处,就要摆白,这才是吃酒的终极目的。一边吃酒,一边摆白,开开心心就把带来的事拌着酒话讲出口。不成,也不伤面子,以后再找机会吃酒。

说话的功夫,我师傅吃酒吃到摆白的时间,放下筷子说,马婆娘,摆个白给你听听。

马大姐显然明白,我师傅的酒哪有白吃的?黑胖的脸盘酒意盎然,毫不示弱地说,有屁快放。

先从矿车说起,你才听得懂。我师傅撸撸裤脚,拿出架势,开始摆白。

知道矿车吧?四个铁轮子、一副底架,上面装个翻斗。

不过说的不是矿车,说的是平板车,运电石的平板车。四个铸铁轮子,一副底架,上面是铁皮料盘,长方形的,可以装200千克电石(碳化钙,遇水生成乙炔)。

一排平板车用卷扬机拉着,到了电石炉口,哗——,900度的电石水像铁水一样倒在料盘上,满了,卷扬机又咔地开动,平板车冒着火烟离开炉口。后面的平板车跟上,哗地倒满——直到炉子里的电石水倒完,卷扬机拉着平板车,像小火车一样顺着轨道开进备料车间……

要说的也不是平板车,要说的是平板车下面的四个轮子。这四个轮子,个个是标准的50千克,我们机修车间翻砂工段浇铸的。

我师傅绕半天,从矿车绕到铸铁轮子,真将马大姐绕晕了,她忍不住接口说,浇个轮子有什么了不起。

我师傅得意地抿了一口酒,一拍大腿,要说的其实是给轮子抛光的事。静静听的,不要插嘴。

铸铁轮子在翻砂工段只是毛坯,表面全是氧化层,还要精加工。哪个来精加工?当然是车工班。

加工铸铁轮子,要体力,更要技术。

先讲体力。一个轮子50千克,堆在墙角那边,自己用老虎车拉过来,自己将轮子抱上车,固定在座子上。加工好,又抱下来,码在木夹上。有指标,一天10个。一上一下,一吨力气要花出去,没得点力气莫干车工。

粗活干完,就是细活。一个轮子,有两道工序,一是用车刀车轮子的正面,二是用铣刀铣轮轴的内面,手艺好不好,外行用眼看,我们上秤称。恰好50千克,不用问,刀工一流。马婆娘,牛皮不是吹的,能玩得好这个轮子的,还只有机修车间。

马大姐呸了一口说,你莫屁大了搧着胯。什么只有你机修车间玩这个轮子,我问你,那个轮子的防锈漆难道不是我马婆娘带着油漆班刷的?

这个我服气,马大姐的油漆功夫还真是一把好刷子。只要是她上手,蘸一下,油漆就钻进刷子里妥妥安下家,马大姐不叫出来,漆水坚决不出门,比养的狗还听话。在我们化工厂,只有她敢提着饱满的刷子随处走,在别人的担心中将一刷子油漆轻松刷开来。说来也怪,刷出去的油漆仍然听她的话,死死咬住轮子。有个成语叫“入木三分”,马大姐刷的油漆不是入木,是入铁。三分不可能,三几个丝我敢用一个月的奖金打赌,绝对咬得进去。

改口,改口,我师傅呵呵笑着说,玩得好这个轮子的,只有我们机修车间跟你们油漆班。

就是玩轮子的人,也不是所有人玩得好。能够做到车床上下来,10个轮子……不对,他是12个……都是50千克的人,只有一个人,车工班最年轻的班长,也是全厂最年轻的班长。我资格老点,喊他小清酱。

我眼巴巴望着我师傅,心里面愤怒地说,我不叫小清酱,我叫、小、把、子!不叫小、清、酱。小清酱什么意思?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同义词。此时此刻,我师傅喊我小清酱,我知道,他要逗逗我,故意气气我,压压我的风头。我只想说你做师傅的,贬你徒弟未必自己就高大。为了表达不满,我将我师傅的酒倒得快要漫边。

对了,马婆娘,你说幺姑娘替你去省城参加技能大赛,靠脑袋赢得比赛,我是道听途说,不太知道前因后果,说来我们听听?

这场比赛,太精彩了,连我都佩服我家幺姑娘那个小脑筋,转的比我快。马大姐听我师傅提到幺姑娘,脸上的肥肉立刻轻盈得要飞起来一样。我师傅得意地看我一眼,意思是看见了吧,姜还是师傅的辣。不说小清酱,怎么好提幺姑娘。

待幺姑娘逗出的自豪,跑马样在浑身走过一圈,马大姐才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家幺姑娘一上赛台,面前有2片玻璃,一片是普通玻璃,一片是有机玻璃。比赛要求很简单,就是给这两片玻璃上漆。全省的比赛,会这么简单?我家幺姑娘警惕性高,边调漆边想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

化工厂车间里的设备,对透明部件上漆,基色以灰色为主。需要单独提示的,用绿色和蓝色表示安全,用橙黄色代表警告,用红色警告危险。我家幺姑娘调好一桶漆,脚步才踏上赛台,心咚地跳出直觉反应,感觉肯定要出问题。我家幺姑娘不慌不忙退回工作台,将油漆小心放好,重新走上比赛台,用尺子量两块玻璃的厚度。普通那片玻璃是5毫米,有机玻璃是10毫米。量准确之后,我家幺姑娘回到工作台,坐着想一阵,又重新调漆。后来我家幺姑娘告诉我说,她化开50克纤维素,倒进刚才调成深灰色的油漆中,搅拌均匀,再将5克铁粉撒在油漆中,不停搅拌、调和,调到油漆的浓度有明显的沾滞感,注意,粘滞感,不比你说的那个小清酱的50千克精度差,全靠手感哟。这个时候,可以动手了。我家幺姑娘来到5毫米普通玻璃前,180度一刷,90度一刷,45度2刷,规规整整的深灰色米字生出来一样巴在玻璃上,透明的地方干干净净,芝麻大的油漆点都没有。知道为什么要刷米字?车间里,5毫米普通玻璃的位置不是危险地带,上漆只要考虑防震、防静电。油漆里面加纤维素是为了防震,加铁粉是为了防静电。想不到我家幺姑娘有这么全面吧?更牛的手段还在后面。我家幺姑娘不刷10毫米有机玻璃,她款款打来一盆清水,将有机玻璃洗干净、擦干净。回去问问50千克那个小清酱,知道卯窍吗?车间里10毫米以上的有机玻璃,都是用来观察读数的,不需要上油漆,这是个思维陷阱。懂不懂?评委表扬我家幺姑娘,说她突破了思维陷阱。自己去工会展览室看看,那份奖状安安生生挂在那里,哪个见着不竖大拇指?

我师傅急忙竖起大拇指说,幺姑娘就是幺姑娘,不过那个小清酱跟幺姑娘在这方面倒有一比。婆娘,格还敢吃酒?我师傅说到一比,突然住口,挑衅地望着马大姐。

老娘奉陪到底。马大姐说,小把子,加酒。我师傅的激将法起作用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就说说小清酱跟幺姑娘有得一比的能耐,比得上,你一口干,比不上,我一口干。

我有一辆捷克牌子的摩托,全进口的,跑太狠,发动机活塞环受不住,断逑开来。这款摩托早就停止进口,买不到配件。看上去雄赳赳的,其实变太监一个。我是心疼得一晚一晚睡不着觉。最后,这个小清酱出面,才把问题解决。咋个解决?吃了再说。小把子,给马大姐添酒。吃酒就是吃话,话吃好,酒就好下,话吃不好,酒才难下。下面的话更好,好到你马婆娘还要吃口酒。

小清酱拿着那个断成三截的活塞环看了一个下午,又是称重,又是用游标卡尺量,到下班时间对我说,我帮你做一个。我是又好笑又好气,捷克牌子的活塞环,敢在我这个老机修面前说做一个。能做,我早做了。马婆娘,还是先给给你普及点活塞环知识。

摩托车的活塞环是个开口的圆,不是圆圈的圆,是渐进的圆。取下来,中间有几个毫米的缝隙,扣上活塞,才是个标准的圆,接口严丝合缝。差几个丝,都影响汽缸的动力。

还娇贵,脆性大,取上取下的时候,用力稍有不对,直接就断掉,一断就是废品。

那个小清酱居然敢说帮我做一个!

我师傅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当我不存在,我知道他还会在肚皮里说,你个愣头青莫一片嘴皮在天,一片嘴皮在地,到时候牛皮都吹破!看他肚子一起一伏,肯定在肚子里加这一句。懒得理他,我敬马大姐。马大姐的表情是被我师傅的话吸引,又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敬酒打扰着她,生气地说,年轻人,喝酒要喝出点气质。半杯酒绵半天,一口竖了。

这话如果是我师傅说,我倒是不喝,但是马大姐发话,还不能忤她的意,便仰起脖子,一口竖下去。有些日恼气的是,马大姐看我喝完,居然一口都不喝,等着我师傅说话。

我师傅鄙视地看我一眼说,小把子呀小把子,我看你也就是小清酱级别的喽。

对我一瞥之后,我师傅又眼睛一亮,射着马大姐说,三个月后,记好,三个月后,这个小清酱真的做好了一个活塞环。装上去,天衣无缝。我一脚油门,发动机轰地一声,哒哒哒,声音是又欢又脆,跟新发动机的声音碟模碟样。

然后这个小清酱才告诉我,为了做这个活塞环,他自学了机械制图,因为那个圆是线性的,他又自学了微积分,计算渐进的斜率。这些理论学习完成后,才按照计算出来的数据出图纸……是是是,说活塞环咋个做出来的,他一刀一刀车出来的。我跟你说过,活塞环脆得很,夹得过紧、进刀力度稍稍大那么一点,都要断。这个小清酱,硬是用他的双手,在车床上将这个活塞环加工出来。然后我就说,你这个小清酱的名号提前转正,就叫……就叫机修车间一把刀。

终于等到我师傅说话失误,我一脸正经地说,师傅,我们车间有小弯刀、小砍刀,一把刀好像没有听说过嘛。

我师傅嘿嘿笑着,对马大姐说,现在的年轻人,不读书不看报不说,连车间的大事都不关心,世风日下喽,世风日下喽。

马大姐呸出一声,车胖子车胖子,枉你是机修车间主任,就这点眼水,一个活塞环都值得拿出来侃给我听。

三个月,马大姐伸出三个胖嘟嘟的手指头,像藕节那样晃晃说,三个月整出个活塞环,你以为还在是点着蜡烛描土漆的时代?而且上班时间干私活,你这个车间主任不称职。

马大姐终于抓住我师傅的辫子,得意地数落起来。

当然,我也要对着我师傅坏笑,必须坏笑。

咦,马婆娘,真个的拿不住你?我师傅的好胜心被马大姐激大,抿一大口酒,撸撸袖子说,一颗螺丝的事再拿不住你,我跟你提3个月油漆桶。

马大姐端起酒杯,一口喝完,对我师傅说,哪个说话不算话哪个就是狗日的。

我师傅对一颗螺丝这件事的自豪,已经触碰到我低调的底线。身为车间主任,不该。不过我师傅醉翁之意在幺姑娘,我的意思也是幺姑娘。能将马大姐的金口撬开,我师傅将一颗螺丝说成人造卫星上面的那颗,我也举双手同意。

这个幺姑娘,完全不像马大姐生的,细腰、细腿,浑身像乳胶那样紧实、光滑,一双单眼皮,瞟一眼,电得死人。工作服穿在别人身上是工作服,穿在她身上,就是时装。身上洗不掉的油漆味,像一件纱衣,闻着闻着就觉得油漆班是天池,女工是仙女。假如我是一颗螺丝,最愿意的就是让幺姑娘的油漆刷,轻轻地、轻轻地将油漆刷满我的全身。最好是防水防锈的漆,还要透明,并且像牛皮胶一样牢固,这样,我就能看着她一刷子一刷子将我凝固、封闭在她的世界中。

对幺姑娘痴迷到这种地步,还要感谢我师傅。我师傅用边角废料做了个铁皮桌子,打电话叫马大姐,说帮个忙,给铁皮桌子穿件干净衣服。巧的是马大姐有事,幺姑娘就在附近刷防锈漆,拎着油漆桶就来了。看看铁皮桌子,用帆布手套摸摸,扭头对我说,找块干净纱布来。就是那一扭头,我看见她白得让我心慌的脖子窝,看见脖子窝下的毛线衣,深红色的,细毛线的,合身到长在她身上一样。然后一阵油漆的气味从她身上传来,好闻到想吃这种气味。

按我后来的推测,幺姑娘经常遇到我这种电一下就神魂颠倒的草鸡枞,因为她看见我呆呆看着她,一点都不生气,而是等着我回过魂来。还好我回过魂来的时间很快,不过还是看到幺姑娘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比鞭子还抽人。我急忙从工具箱中拿出一块没有用过的纱布,在她身边蹲下来,擦干净铁皮桌子上的灰尘。擦的过程中,肩膀无意蹭到幺姑娘,魂就飞起来,再也无心干活,对着幺姑娘说,拎着油漆桶的狐狸精,我被你迷住了。

真的是狐狸精?幺姑娘笑眯眯地问,顺手一油漆刷扫过我的脑门。

这一刷子是幺姑娘惩罚的宣言,也是我的借口,跟幺姑娘盘话的借口。我将被油漆刷过的脑门对着幺姑娘,陶醉地说,我正在读外国小说,按外国人的说法,你这一刷子的意思就是,我是你的人。

想得美。幺姑娘骄傲地一撇嘴,俯身漆铁皮桌子,不再看我一眼。

晚了,不看也晚了。我守着,看她刷漆。

幺姑娘手势不快,油漆却像双手抖开的垫单一样舒展,将一张小桌子铺垫得精致无暇。刷完后,自己左看右看,然后说,我知道你,你师傅叫你小清酱,别人叫你小把子,是车工班第一把刀。我有点不信,敢不敢给我看你的工具箱?

我一听,还是个行家。

一台车床,车刀、铣刀、刨刀,大大小小十几把刀。每把刀领出来要登记,废了以旧换新,弄丢了不但要赔,还要按事故来处理。

我的刀,只要上过车床,不管动刀不动刀,下班前,必定磨好刃口,上好黄油,按顺序放在工具箱中。哪天刀没上好油,再晚也不走。

幺姑娘认真看完工具箱,居然竖起大拇指。

我师傅乘机煽风点火,说起一颗螺丝的事情。

幺姑娘听的时候表情是津津有味那种,等我师傅说完,表情又变回不相信那种,说眼见为实,不来一次现场示范就是吹牛皮,而且是吹大牛皮。

我们机修车间的人,我师傅没有带好头,有个臭毛病,受不住别人激将,连幺姑娘这种小女子的激将也受不住。我师傅火了,我也火了,找废螺杆,夹在车床上。我操作车床,我师傅当助手,硬是示范给幺姑娘看。

那时,幺姑娘跟我还不熟,有点小坏,等看明白,转身拎着油漆桶,咯咯笑着离开。边走边说,一个大傻、一个小傻。

等我和我师傅收拾好车床、刀具,走到厂门口,幺姑娘又等在那里,只为说一句:路上我想了想,你徒弟真的厉害呢。

其实是我师傅厉害,一颗螺丝就拴住幺姑娘。当然,幺姑娘也不简单,敢挑战我师傅,敢要求现场示范,这份见识也只有见识过大场面的女子才有。话说回来,没有见识过大场面的女子,也不会对一颗螺丝的事感兴趣。

我师傅对幺姑娘说一颗螺丝的事拴住幺姑娘,我师傅对马大姐说一颗螺丝的事会将马大姐拿到什么程度?当妈的反应跟当女儿的反应会有什么不同?我忽然觉得我师傅真是老奸巨猾,有这样的师傅太他妈的幸运。

我师傅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开始说话。

马婆娘,电石车间的液压系统知道吧?

那套液压系统是进口货,值一千万。单是那个液压包就值2百万。我还告诉你,幺姑娘参加技能大赛,放在赛台上的那块10毫米的有机玻璃就是液压包探头的观察面。幺姑娘有这份眼水,虽说年轻点,也算得上手艺人啦。

说话就说话,少拍马屁。马大姐说,老拿我家幺姑娘说事,你有什么贼心?

贼心么当然有,认个干姑娘。我师傅顺着马大姐的话先占个便宜,然后不等马大姐开口,将话题回到液压系统上面。

问题是液压包发生了阳痿。

哪点萎?一颗螺丝萎掉。

莫小看这颗螺丝,液压包底座总共6颗螺丝,任何一颗出问题,都要漏油。漏油的后果很严重,压力上不去,液压系统只能干瞪眼。

知不知道螺丝咋个萎的?违反操作规程,人为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电石车间那个检修工,小败家子一个,以为自己了不起,不懂装懂。那天液压系统连续工作超过24小时,液压包过热。小败家子检查的时候看见液压包有些渗油,拿起扳手就紧螺丝,结果,那棵螺丝就萎在他的扳手上。

说明书明明写着,过热后要等液压包自然冷却,才能动螺丝。高温状态的微小渗油是正常现象。小败家子就是个二杆子,又看不懂外文,才惹这种大祸。换在机修车间,哼!

我师傅说的哼,其实就是狠。这种人,要是在我们车间,根本立不住脚,我师傅绝对不会给这种人任何上手的机会。我加工的轮子,不是标准的50千克,惩罚马上来,必须抱着轮子走到车间大门,又抱着回来。边走还要听我师傅念叨说,这是你的小婆娘,抱紧点,抱到想亲嘴、想射。

这六颗螺丝没有备用的,找相同规格的换上,不行,液压机一启动就漏油。打电话给供货商,供货商将电话打到国外,回答说螺丝坏了等于液压包报废,只能换整件,而且两个月后才到货。

上洋鬼子的当了。我师傅拍拍桌子,提醒马大姐。

没办法,厂长说成立公关小组,不信弄不出这颗螺丝。身为机修车间主任,我当然是小组长啰。

马大姐撇撇嘴,鄙视地看着我师傅。

我对小组成员说,说字出口的时候,我师傅眼睛流氓光闪烁,我知道他要说更多脏话了。不过我不担心马大姐生气,她受得起脏话,也会说脏话,偶尔还会干点脏事。

全厂都知道的那一次是在厂大门口。

值班室有个待岗青工,下班就缠着幺姑娘,逢人就说,幺姑娘是他的女朋友。有男青工敢跟幺姑娘说话,提把扳手跟着,非要对方请他在烧豆腐摊吃酒才罢休。

一般人还不敢招惹,不是怕一个待岗的日脓包,是怕这个日脓包的爹。日脓包的爹是个酒鬼,食堂煮饭的,护儿不讲原则,日脓包惹祸,他爹必然提着酒瓶跟上,非要赖赢对方才罢手。日脓包就是因为这个爹惯着,惯成待岗青工,更加大胆,居然就敢缠上幺姑娘。幺姑娘是骂也不行,啐也不行,躲也被找到,精神受刺激,到了班都不敢上的地步。

马大姐终于咽不下这口恶气,下班时间来到厂大门,笑眯眯叫日脓包出来,当着众人,一把薅死日脓包的命根子。马大姐这次是真下手,日脓包怂了,疼得像饿鬼那样哭起来,大声说,我不敢了,我不惹幺姑娘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看人要昏过去,马大姐才松手,扭着大象屁股,摇摇摆摆回家。

日脓包的爹听说马大姐敢薅他儿子的命根子,仗着酒气,冲到马大姐家门口,一块砖头砸破玻璃。

马大姐身体胖,在家只穿圆领汗衫。听得玻璃碎响,晃着圆滚滚的膀子就出来,也不怕身上的肉露出来,一把抱住日脓包的爹,扑通压倒。扑的时候太猛,胸脯正正压在脸上。马大姐无所谓,说狗日呢,你妈喂你奶。

日脓包的爹是个瘦子,马大姐在他身上就是一座肉山,居然就被压断一根肋骨。

所以,这样的马大姐,我师傅那几句脏话耳旁风都不算。

我猜得不错,我师傅说,我这个小组长发号施令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要将外国人这根不长卵蛋的铁鸡巴攻出标准的丝线来,顶死那个液压包。

还不如来一刷牛皮胶干脆,连毛带根沾得硬不起来。果然,我师傅敢说脏话,马大姐那肯吃亏,跟着就回一句。

这个你就外行啦,不能软,要硬,不然干不进液压包里面。我师傅终于找到马大姐的漏子,得意地教训两句。

外国螺丝还真有点牛哄哄的,攻关小组按照尺寸做了几十个螺丝,上是上得进去,一加压,就漏油。厂长急了,说要你这个车间主任吃毬。我也急了,说,要你们这帮只会抱车轮子的吃毬。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这个关键时候,小清酱还真就是匹马,还是好马。

小清酱对我说,师傅,我估计是温度的问题,攻丝时候温度的问题,试试热加工,冷却后螺丝微小的收缩可能刚好弥补误差。又说,我们的料也有问题。液压包地脚有几根散热柱,材质跟螺丝一样,不如切一根下来用。

我一听有道理。小清酱又说等我算算,多少温度合适。算来算去,小清酱说300度左右。

问题是螺丝烧到三百度,攻丝的时候,温度会下降。我想了个笨办法,将螺丝固定在车床上,一边派个氧焊工用氧气加热,另一边我用风扇散热,小清酱负责攻丝。

机修车间条件有限,没有办法的办法,先在螺丝上固定好温度探头,我一声令下,三个一起动手。

关键时候,我真的佩服这个小清酱,眼不动、手不抖,进刀的角度和速度恰到好处。攻出的丝槽让你觉得是一个人在顺着一条宽阔的螺旋楼梯向前、向前,最后胜利到达旋转餐厅。马婆娘,几毫米的丝槽,攻出大路的感觉,只有小清酱做到了。

小把子,你来补充,小清酱咋个做到的。关键时候,我师傅点我的将,不得不佩服,没有这两刷子,哪里能当得了闹嚷嚷的机修车间主任。

看得出马大姐现在想听我说,这才谦虚地说,热加工状态下,攻丝太困难。进刀多一个丝,丝牙都可能变形。进刀时间过长,刀口发热,也会产生形变。只能用飘刀,一点一点攻,比绣花还伤眼睛。流了几十身汗水,才用我们的土办法加工出这颗螺丝。

没有结果,这些过程有屁的用。马大姐听完,满足地吃口菜,嘴上还是不饶人。

你说结果更重要,当然重要。我师傅接过话头,那颗螺丝上进液压包后,严丝合缝。加压实验,一滴油不漏,连原先的问题都一并解决。厂长亲自验收,把小清酱叫来,说,我要当面点将,有这把手艺,不干个车间副主任对不起这颗螺丝。

马大姐听到这里,满脸是笑,凑近我师傅说,这个小清酱有女朋友没有?

我师傅对着马大姐的耳朵说,有一个,还在保密阶段,怕她妈不同意。

她妈是哪一个?马大姐好奇心被逗发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师傅说完,怕马大姐爆发,起身远离危险地带。

车胖子,你胆子大了,敢绕我!马大姐果然爆发——

(完)

14

浏览量:

某厂进口了一台价格不菲的液压设备,但由于检修工人违反操作制度,导致一枚螺丝损坏,使得整台设备无法使用,给工厂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由于国内没有相应的螺丝可以替换,而外国生产厂家认为不能维修只能整个部件进行更换,不仅花费时间长而且造价非常高。厂里成立了公关小组,按照原有尺寸做了几十个螺丝,但装上后都漏油,无法使用。机修车间一名年轻的工人在师傅的帮助下,凭借过硬的技术,成功地车出了符合要求的螺丝,使设备得以恢复使用。而这名年轻的工人,也获得了心爱姑娘家人的认可。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