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诗篇

作者:夏志英


说好南下是寻梦的,信誓旦旦的女友却恍然间离我而去,4年大学生活梦幻般的感情不抵现实中一套房子,我由悲愤渐渐麻木甚至开始有些颓废了,落落寡欢如一个形迹可疑的怪胎。

没有阳光的黑夜

幸福如一条肮脏的短裤

而忧伤是那个不辨颜色的枕头

夜夜都会找到我的头

除了上班,我只是疯狂地读书或写诗。在这家号称全球最大的代工厂里,N连跳正持续发酵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我神经质般的举止在人们眼里也许是The next one(下一个)——也许是我的名字夏伊戈太另类了,传说我已是他们重点关注和监控的对象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会。起码诗歌还是我的希望。

那天下班后,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走在工业园区的公园小径,夕阳正如一只眼凝视着我。当它如一滴水突然滴进山影里的时候,你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我心里一紧:怎么那么像她?

我没想过要找替代品,也不相信一见钟情,我下意识地轻轻喊了一声──咳,没想到你回眸一笑,什么事,伊戈?我吓一跳: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嗯,我是人资部的,最近整理人事档案,对你印象很深…… 

真的开始实施定点拯救了?我有些警惕地挑衅道。

呵呵,不不……你又不是大兵瑞恩,一个小秀才而已!你笑道,我曾读过你的组诗《等待》,尽管我不知道你到底在等待什么,但那种特别而真诚的忧郁打动了我……

你的声音那么甜润、轻柔,叩响了我心里最深沉的疼痛──连声音都这么像!但我来不及也不敢回味,我只是低头轻轻说了声谢谢……

第一次的非亲密接触就这样开始,也这样结束了。此后只要不加班,我一定鬼使神差般去那刚刚熟悉的小径,幻想着再次与你相遇。我有一种预感,我觉得你一定会来。我甚至觉得,这条惯常少有人走的小径,是为你和我专门留下的。

果然,身着热裤T恤可归于萌系小清新的你,径直走向我说,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我带着一种预感被证实的得意说,我也知道你会来这里!哼,太自作聪明了吧?一丝调皮的狡黠迅急漫过那阳光般的微笑向我浸来,我在一种被淹没的朦胧的快意中幽幽地说,你不是说你知道我的“等待”吗……

你脸上霎时泛起的红晕,让我后悔自己的唐突。你说,你确实……太沉郁了点,你的心中一定有很多事……我能知道一些吗?我突然有一种被抚慰被舔舐的感觉,有一种喷涌的渴望表达甚至倾诉的激情!我娓娓的叙说着我的童年、山村、我慈爱的奶奶以及一个深恋的女友猝然背叛带给我的伤痛……

你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倾听着我滔滔不绝的近乎倾诉般的叙说。微皱的淡淡眉头,会心的微微一笑,晶莹的点点泪光,无意的默默颔首,在你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中,我的心迷失了方向……

你最后站起来伸出手道,谢谢伊戈告诉我这一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你内心的丰饶没有必要显现在郁郁寡欢甚至忧心如焚上,你在自我营造的阴暗里封闭了自己,实际也排斥甚至蔑视了他人──快点走出来吧,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你也可以有许多新的朋友啊!

那么你是第一个,也是永远的一个!我紧紧握住你的手直视着你的眼睛迅速地说。

这是实话,工业园区这么大,龙华片区都超过30万人了──一起来的同学都难得见一面,上班时间又错开,同一个宿舍住了些谁我都还没搞清楚呢,哪里去找朋友?你紧抿着嘴唇若有所思,似乎想抽出你的手,但又很快回握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吧,谁叫我是“半夏”呢?

那一刻,我心底的潮汐惊涛拍岸!半夏,这么说就是我夏伊戈的一半了?哈哈,不管怎样,就冲这名字,我都喜不自禁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那么深刻地受着你的影响,开始变得活泛而充满激情!工作中一些PE(生产工程师)尚未意识到的问题点,被我设计的测试治具迎刃而解,我所在产线的日产量也突破了几年来勉强才能达成的所谓目标,我很快脱颖而出进入大陆菁干班受训。我所有的怪胎习气没有了,与你更是一起吃饭,一起逛书摊,甚至一起出入网吧。与你在一起的每个瞬间都使我充满创意,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爱情的魔力?是的,我把它写成了文字日记(虽然也放在QQ空间和博客但加了密),深深地压在箱底……

但是接下来的几次跳楼事件,公司的氛围更紧张了,又是高僧作法,又是高层表态,你们人资部忙的更是不可开交。大批心理咨询师的介入,心理辅导热线的开通等,使你根本无暇顾及到我。你说这是非常时期,你的忙碌既是压力又富有意义。我每次好不容易找到你,你总是有些生硬甚至不耐烦地说,你已经好了,该你自己好好干啦──还要我怎么着?

对于你突然间的生硬我感到很难过。没有你半夏的激励,我能有现在的状态吗?我能好好干我能干得好吗?我显得焦躁不安和心神不宁。特别是你报考助理心理咨询师赴市内受训的那段日子,你甚至连向我打个招呼都忽略了。我又开始魂不守舍。一种与生俱有的忧郁重新笼罩着我,整日里我缄默着。周围的一切都不可亲近,别人的快乐倒激起我的反感。

好在离粤北老家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我借故请假回了一趟家,陪着日渐孱弱的奶奶散心、聊天。我曾经告诉过你,父母早逝,我从小由奶奶带大,每次心有郁结我便尽可能和她待在一起,她的博大而宽厚的爱的温暖,每每能融化我所有的不快。但这次我没有被缓解反而郁结更深。那天她突然长叹一声说,伊戈,这辈子也不指望享你的福了,你要学学威儿的样,早点给我带一个孙媳妇回来吧……我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而热切的暖流!我想告诉她我和你的故事,可是我欲言又止──我的爱没有把握啊!最终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深深地叹口气,深深地低下头……

回公司后我觉得有必要把奶奶的心愿告诉你,可是你却总是刻意地躲着我!我越想亲近你,你就越是疏远我──你不理我每一次费尽心机的暗示,你甚至气急败坏地说,该叫我怎么说呢?怎么说呢?你又在犯错误了……

果然是半夏,说话都留一半。可我真不知道什么是犯错误!我只知道你的眼中再也没有以前的随意和坦然,有的只是惊慌、躲闪和我猜不透的谜!难道我的爱会使你厌烦?甚至成为你的负担?我回味着与你最初邂逅的那令我欣喜的一瞬,我过滤着和你在一起时所有引起我疼痛感觉的每一个片段,不禁写了一首长诗,足足有200多行吧,诗的末尾是

这是一首爱之歌

虽然诞生于一瞬

但续写我会用去一生

我郑重地把它定名为《一瞬》并工工整整地抄好,我决定要当面送给你,爱情从表白开始,我一定要你明白伊戈的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随后的几个月,社会舆论和媒体在更上一级的关注下,终于饶过了关于×连跳的纠缠,但公司内部时常被人提起的倒是那个双人跳,那次殉情的飘飞。人们有的叹惋,有的漠然,有的假哲人般以一种事不关己的随意分析着怎么怎么不值得、死脑筋。我恨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冷漠无情,我心里充溢着一种被感动的深深的悲怆。刚好那一天又有几个人高谈阔论起此事,口气是那样的不屑和调侃。从不轻易发怒的你,以一声愤怒的断喝镇得他们鸦雀无声──那不是死,是爱!

我听后,心里立即涌起一股莫名而强烈的感激,原来你也是懂爱的人!那一刻我决定不再犹豫,我要尽快向你表白!

再次与你匆匆擦肩而过的是一次周末协调会议。我迅速塞一张纸条给你,上写──

欢乐揭示不了最深刻的真理

于是忧伤来了

──告诉我为什么

我满怀愁绪又满怀期许。我多么希望你进一步的反应会令我如释重负!可是你只匆匆瞥一眼便揉成一团,继续作你的会议记录,一下子使我满怀的期待毫无意义!

接下来一连两个多礼拜我没有再见到你。你像躲避瘟疫般躲避着我,让我的心冰冷而空落。我只好再度回归我的小径,任如血的残阳像一只哀怨的眼把我透视成无法痊愈的创痛,而我把所有的心痛,一笔笔记满失眠的日记……

没想到你又突然向我走近──在我无精打采的上班仪容被台湾经理发现,并公开在早会上点名批评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我所期待的终于来临?你依然一身T恤短裤,明净的额,含笑的眼,一肩秀发柔顺地披散着,淡淡的发乳的清香,幽幽地钻入我的鼻腔——我用了多久的时间才等来这梦幻般的时刻啊!我真想跑上去拉着你的手大声叫着你的名字,或者一把把你揽入怀里紧紧地拥着,甚至把你抱起来隐入密林深处!可是我什么也没做。我像一个傻子似的,痴痴地、呆呆地站着,我不敢想象会有一种怎样巨大的幸福会骤然切入我的心境……

我就这样沉默着、凝望着,唯恐自己出了差错,哪怕是那么不经意的一点小小的差错,而毁灭了我企盼已久的幸福。你也直视着我,狡黠地站在我的眼前。我们对峙着。我祈愿这种对峙是一种永远,但又渴望它一瞬间后变成暴风骤雨般的热吻和疯狂激烈的拥抱!我不断地催促和鼓舞自己,不要犹豫,别再迟疑,快勇敢地张开双臂去迎接这即将降临的幸福吧──正当激动的我翕动嘴唇准备说话时,你却突然用食指竖在自己的唇边说,不!请别说话……

我像受到激励似的突然用双手抓住你的肩膀,以一种故作压抑、沉稳和失真的音色说,请你一定要接受这句话!不!不!你碧如深潭的眼里迅急闪过一丝阴影,毅然而斩钉截铁地放下我的手臂,平静地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告诉你,这是一个绝对的错误!你不要误会,我也不会接受……

剎那间我脑海里一片空白,茫然不知所措。迅急一种深深失望后的被欺骗的愤懑袭上我的心头。我重新抓住你的肩膀使劲地摇晃着:可你为什么先前对我那么好?为什么?

对你好是一种错吗?何况你也一样对我好!

那为什么现在……?

现在怎么样?现在我很忙啊,哪有工夫跟你花前月下……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干些更有意义的事吗……

我还想跟你辩驳,突然一个《隐形的翅膀》的彩铃响起,你抱歉似的说声ByeBye,便快步离去了。

就这样,一只隐形的翅膀夺走了我表白的机会。但是你的话我真的不明白,爱会是一种绝对的错误吗?你是不是以为你在人资部坐着办公室而我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储备干部又在生产现场就小瞧了我?你是不是以为你抛头露面的机会多因而更有选择的余地,而我的默无声息只配陪伴车间的轰鸣机器?我不明白!──但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我更明白同事们有意无意的打趣和奚落(他们说我看起来就是“下一个”,可被半夏“绊了一下”,没跳成)。我知道他们更看重公司内部的轰动效应,我那些风花雪月的虚幻文字如何能够叫板公司里那些冰冷坚硬的制度!我决定埋头工作,申请超时加班,让终日的忙碌排遣心中所有的悒闷……

没想到仅仅3个多月,我被释放的压抑便使我声誉鹊起。我的关于品质管制和绩效考核的文章不仅上了总公司的《品质季刊》,并且还作为优秀提案升格为项目在本事业群推广执行。我还获得了次年赴日研习的培训机会!我这匹突然杀出的“黑马”高居所有红极一时的“风云人物”之首。许多的女孩子开始靠近我,我恍惚间也有了一种被拥挤的感觉。

但拥挤的人群里没有你──你在哪里?你在想什么?你后悔了吗?我踌躇满志地盼望着你的出现,更盼望我们能前嫌尽释重回昔日亲密。但是你的疏远和冷淡却变本加厉──你再也没有跟我在一起单独相处过哪怕一会儿!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不禁恶毒地以一种近乎报复的心理,把天真活泼的小婷留在身边。感谢她在我最孤独的时候亲近了我。我故意装出一种极度亲热的样子和她出双入对,其实心里割舍不下的却是你!我甚至希望你什么时候愤怒地给我一记耳光或者对小婷毫不客气……但是你始终没有。你一如从前一样随意而坦然。有次走过我身边时,你甚至还调皮地向我眨眨眼睛表示祝贺!我重新变得糊涂了……

有一天小婷仰着头天真而又认真地对我说,你现在最红,我现在最亲,是不是?我纠结地看着她不谙世事的样子,摇了摇头。为什么?为什么嘛?因为“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我随口道。小婷响亮地笑着,这笑声直把我心中的疼痛刺得一张一翕!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是你来问这个问题啊……

但是你一直不来。

我珍藏着的《一瞬》也一直没有机会给你。用手机短信发吧,这200多行1000多字的诗,因手机格式的限制将会分行混乱,当然难以表达我的情感;上Q吧,更显得虚假──网络爱情的廉价已经让我不屑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我的郑重了。发邮件给你?不不,沉默的文字无法表达我炽热的情怀──我一定要用我独特的方式,那就是当面送呈,深情朗诵!

但此时我不想主动找你,我怕你以为我是用所谓的“优越感”去居高临下地胁迫你。当然你不找我也许是避免一种逢迎的嫌疑,这是你保有一份少女的矜持最好的姿态,而且刚好把认错的机会留给我……我虽然赌了一口气,但我的心里并没有真正怪罪你,我甚至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后悔莫及。为了消除这种始料不及的尴尬,我决定从“云端”降落地面。我决定以一个最朴素的形象重修你我旧好,并决定把小婷冷落下去……

你果然又注意上我了。你那天意味深长的一笑让我如坠梦中,恍惚中听到你说,近来可怪“用功”的啊!有没有时间再去看落日啊?你看今天的天气这样好……

我简直是受宠若惊似的唔唔着,忍不住心花怒放。我早早地做好准备在老地方等你,你也果然如期而至。一脸沉静的微笑足以安抚我多日失意的劳顿,我想我们不妨互相说一些道歉的话吧,只要能重归于好,我甚至可以违心地承认一切都是我的不对。可是你一开口却说的是,你又犯错误了!我一怔,但马上不以为意。只要你能继续对我好,我岂在意这种故作霸道的指责?说不定你正想以此平衡一下心理呢。

正想着,你又说,你简直是一个极端主义者!已经取得的成绩固然说明你很有才气,但不能到此为止躺在荣誉上睡大觉呀。你现在这样对公司活动不屑一顾,人家会怎么说?骄傲自大!昙花一现!江郎才尽……

我笑了,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错误呢──你也许不知道我的“降落”正是为了你呢。既然你还希望我继续参加公司活动“扬名立万”,我仍旧努力得了。呵呵,你本来也应该这么想,我的“风光”不正是你的“荣耀”吗……

还有,你是不是把小婷甩了?

我抬起头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你的眼睛,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或许是我的若无其事激怒了你,你突然提高声音说,像你这种对待爱情的态度可真让人不耻!人家是90后呢,这么小……我亦禁不住跳起来大吼道,那么你呢?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难道我为你受的还不够吗……

你一下子沉默了。你没想到我会这么暴怒,你呆呆看着我,难道你还……

你低下头,眼里是飘忽不定的焦急和欲说还休的无奈。我马上为此时的失态而后悔不安,又为你终于若有所悟而心怀冀盼……但是你很快又抬起头坚定地说,谢谢你伊戈……可是……我觉得你还是不明白半夏,也不懂得半夏……

听着你吞吞吐吐的话,看着你变换不定的神色,我觉得我很能理解你作为一个女孩子本能的虚荣。你其实何尝不想我早日与小婷断绝关系,以便使你早日有机会亲近我──你所需要的无非是一个借口而已!

但我不便也不敢说破,我要维护你好不容易才苦心经营起的这一份小小的自尊。我只希望你从此以后能一如从前般好好地待我,让我的思维重返昔日的活跃,让我们真正骄傲的像其他所有恋人那样,以无间的亲密来炫耀自己懂得珍惜青春的美丽!

我很轻松地站起来,以一种更轻更柔的语调讨好似地说,噢,对不起半夏……我们走走消消气吧?我随便而自然地伸出手去搂你的腰,想把你扶起来一起走。但手刚触到你的身体,你却触电般夸张地弹起来,坚定地放下我的手说,不……你自己走吧,你再想一想……然后一个人跑了。

我没有走,也没有跑去追你。但我却认真地想了好半天,仍然不得头绪……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没想到回来后突然接到奶奶病危的电话。

我心急火燎打电话订票,心中一团乱麻让我焦急而烦躁。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却见奶奶没事一般好好地坐着和我聊得正欢。她问我什么时候把媳妇儿带回家给她看看……我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一急,醒了。我突然意识到奶奶正处于回光返照之中!她已没有几天好活了!梦中的情景历历可见,我想说服你和我一同回家见奶奶最后一面,我不能让最疼我的奶奶临终前有憾而去──当然首选是你,你真的不干的话,哪怕租个女友回家,也要宽慰一下她老人家!

我找到你,但你却说应该小婷去。我说,你还耍什么小孩子脾气!难道除了你还有谁会懂我和我奶奶呢?……你还是不答应我。我突然觉得你是那么陌生而不近人情!那一刻我真想给你一个响亮的耳光!但是我没有。我凭什么?更重要的是,我心里对你有一种不可遏止的迁就与疼爱,我绝不勉强你违心地做任何事情!

带着一种深深的失望,我厚着脸皮去找小婷,却被她一顿臭骂赶了出来。我恹恹而沉闷地走向车站,满怀对慈祥的奶奶不能如愿而去的深深歉疚──不管怎样,我总得赶回去给她老人家送终啊。

可有谁会料到,在汽车开动的那一刻,你满头大汗地跑了来!你说你愿意跟我回去看看,反正这么近!我阴郁的心重新唤起希望的兴奋,嗯,果然是我的半夏,最懂得我的心了!我紧紧拉着你的手一刻也不敢放松……

奶奶终于满意地撒手归西了。她握着你和我的手所作的临终祝福是那样清晰、那般深刻地烙在我的心里。我真希望就这样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离……但我没有趁此机会向你表白,你能跟我回来就让我感激不尽了,怎么能在我家再胁迫你呢?我一直想用自己的方式,在我们相遇的那个地方,那样一个黄昏的时刻,我亲手为你呈上那厚厚的诗笺,并声情并茂地为你吟诵……

可是一到公司门口,一个帅气的男孩笑着迎着你走来。你突然扔了包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又是叫又是笑又是跳!正当我目瞪口呆茫然无措时,你却拉着他的手介绍说,这是我的男友洛,在市内一个贸易公司上班……又指着我对那个叫洛的人说,他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伊戈……

我明白了!我猛地一个转身想跑开,却被你一把拽住胳膊,你真的明白了?我用力挣开你,充满愤怒和鄙夷地扫了你们一眼,连基本的礼貌都顾不上,跑回宿舍。我立即翻出诗笺《一瞬》撕为粉碎!我狂怒地扬洒着那些碎片,咬牙切齿地诅咒着自己,也诅咒着你的欺骗和虚伪!我点火焚烧了那3大本满载我相思与忧伤的日记,在一阵呛人的烟雾弥漫中,完成了对我再次失败的爱情最简单直接的祭奠……

爱情的酒,我只有一杯

我仔细捧着献给我的心上人

但她打翻了我的酒杯

我只好兑上水,献给另一位

 

一个月后你离职了,没有向我道别。我知道你是去洛那里,心里五味俱全。毕竟你是我曾经难以割舍的人啊。但我又庆幸你的走掉,否则我还真的无法面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尴尬。

直到那天突然收到一封来信。我很奇怪,网络时代竟然还有人给我写信!我不假思索迅速拆开,你熟悉的字迹扑面而来──

 

伊戈:

    很抱歉临走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更抱歉半年多来让你受尽误会与委屈!

    我是无辜的。我只是不愿看到你当初那个消沉的样子才走近你。我钦佩你的才气却不忍心看到你自暴自弃。我想使你振作起来又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好……只好身不由已地每天跟着你!

    没想到你却错误地理解了我的好意。可是我无法说清这个问题,多少次我自己都想放弃,或者直接了当跟你交底,但我怕我的操之过急不仅于事无补甚至会无意伤你。我只有若即若离……

    看到你终于焕发活力辛勤工作并取得骄人成绩,我心里比你更得意!我以为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所以又疏远了你。加上公司接二连三发生的那些被舆论穷追猛打的事情,尤其需要我们做人资的投入更多心力。没想到你却一意孤行,更执迷不悟不能自拔!尽管我多次暗示、提醒,但你的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反让你陷得更深……

    怎么说呢,我真的很感激并且谢谢你的……爱。可是我绝不能接受,因为我早有深爱着我的洛啊。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还很难过,甚至有点恨我。我不计较。我始终相信你最终一定能明白我、理解我,我始终视你为我最好、最有才华的朋友而引以自豪!

    尽管后期我真的是以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身份在继续接触你,但我知道你并不需要——你现在需要的是走出你诗歌中的黑夜,在生活的阳光中寻找你真正的幸福!

    最后我送你一句纪伯伦的诗,这是我俩的故事最好的诠释──

友谊从来不是一种机会

而是一份甜柔的责任

                                                    半夏9/17

读完信我被击中似的呆立桌前!我痛心疾首又无地自容……我写了这么久的诗,哪有半夏无私倾情陪伴我的这一篇,更让我刻骨铭心?

我很快调整情绪,决定写一封回信——是的,我要发自内心地说声,谢谢你,半夏!诗歌永远是我的希望,我要重新为你写一首爱之歌,它将充满阳光的温热……

 (完)              


1

浏览量:

人称“怪胎”的伊戈是毕业即失恋且刚进富士康的青年工人,人资职员半夏为激励其走出阴影而对其关爱有加。可伊戈把半夏的关心当成了爱心,并随着她对他的疏远及关爱程度而在工作中有时好时坏的表现。前半部分以伊戈的一首诗作结,表达了伊戈对半夏真挚的爱情;下半部分以半夏的一封信作结,揭示了整个故事的主旨——原来不是所谓风花雪月的爱情,而是一场刻骨铭心的友情。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