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

作者:王育培


人间五月。

一转眼,2014年的母亲节又到了。商场超市、酒楼食肆等卖场格外兴奋,优惠、打折信息随处可见,到处洋溢着一种母爱的温情。

今年的这一天,幸福街出租屋的李妈照例收了一份没有署名的礼物:里面有祝福的卡片,还有两万块钱现金。卡片上写着两行漂亮有力的字:“妈妈,我好想你;妈妈,我好爱你!祝您母亲节快乐,天天快乐。永远爱您的儿子——金星。”

多么深情的祝福啊,仿佛儿子就活生生地站在眼前!

可李妈知道,那礼物绝对不是儿子金星寄来的,因为儿子早在4年前就因塌楼事故死了。那年高考刚结束,在家休息的儿子金星在睡梦中遭遇塌楼事故,被压在废墟下,经抢救无效死亡。李妈至今都后悔,如果那天不让儿子在家休息,让他和同学一起出去放松一下、玩一下,他就绝对不会死!绝对不会死得那么惨!

断壁残垣、狼藉满地、家破人亡等景象,夹杂着无限的自责,像恶梦一样时常纠缠着李妈。儿子死后不久,李妈就得了抑郁症。虽然李妈夫妇在事故中得到三十万元赔偿,但丈夫拿走了一半。这四年来,她一直有病,这些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塌楼事故的原因一开始有电视台跟踪报道,后来因为一位街道办主任的自杀而中止。李妈也觉得好郁闷:好端端的楼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好端端端的儿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一想到这些,李妈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放下礼物,李妈打开电视,电视正在播放本地新闻。一则新闻引起了她的关注:她所在的天龙市又塌楼了,天水街一幢五层旧楼倒塌,1死5伤。经初步调查,原因是楼层的预制板天花断裂所致,两年前就定为危楼,个别在高房价面前无处可搬的居民成为这次事故的遇难者。又是断壁残垣、狼藉满地、伤心欲绝的景象,那景象对李妈而言何其熟悉!谁造的楼啊?谁造的孽啊?

李妈永远不会知道,这是庞牛造的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庞牛是谁?庞牛建筑集团公司的老总,人长得高大威严,正当天命之年,天龙市第一富,省城天知市建筑行业的老大,他建造的房子荣获过中国建筑最高奖——鲁班奖。

别看庞牛是老总,往上数一代,老爸是农民,他就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庞牛年青的时候,帮老爸忙完地里的庄稼活,就会跟着他三叔庞得财给人盖房子,做建筑队的小工,弄点零花钱用。

三叔庞得财是个人物,他原是天龙县建筑队的老师傅,特别会给楼房搭棚架。庞得财的威水史,得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说起。当时天龙县正在建一个大型氮肥厂,属于省里的重点工程。一开始,厂房建设进展顺利,惟一的建筑难题是那条高高的大烟囱。那烟囱有四十多米,比县里最高建筑——县供销社五层楼高得多。县里从来没有建过那么高的烟囱。为了解决这个建筑难题,当时县里请了省城天知市建筑研究院的技术队来建烟囱,烟囱建到一半时,建烟囱的棚架突然倒塌,压死了两个人,压伤十来人。这在当时成为轰动性的安全事故,县里承受了巨大压力,氮肥厂的烟囱工程因此嘎然而止。可氮肥厂也是县里的重点工程,决定全县的经济兴衰,决不能因为一条烟囱搅黄了整个大工程。县领导急得急挠头,却又无计可施。

就在那时,庞得财毛遂自荐建烟囱,县领导不相信,庞得财立下生死军令状,县领导才答应让他一试。庞得财搭建的棚架,专用井冈翠竹,钢丝接驳,手艺精细,棚架轻身、牢固、管用、耐用。用了庞得财搭建的棚架,施工队加快了工期,不到两个星期,就完成烟囱工程。庞得财一“囱”成名,成了县里的学习先进,事迹上了省报和人民周报,县里也跟着沾光,把庞得财当“宝”来呵护。后来,凡是有搭建烟囱的工程,省内外各地都来函天龙县,诚邀庞得财同志去当技术指导。经庞得财指导搭建的棚架,一律坚固耐用,所搭建的棚架从10多米到80十多米高,从未出过事故,加上收费合理,深受省内外建筑行业的欢迎。于是乎,庞得财的行踪遍及大江南北,各式化工厂,都留下庞得财同志的身影和足迹。邓公南巡后,百业日益兴盛。三叔庞得财砸烂“铁饭碗”,顺应时势下海,成立了天龙县建筑队,专给先富起来的农民盖房子,赚了不少钱,成为远近闻名的富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庞牛脑子灵活,跟三叔庞得财多了,慢慢学会了三叔的搭棚技术,渐渐由小工变大工。庞牛还有一手绝活:砌砖用从不用墨线弹线、垂线比划,可砌的墙又直又好,用墨线、垂线一测,分毫不差,令人惊叹。最得难的是,庞牛做事肯搏、负责。那时候,夜里挑灯倒楼面天花板,庞牛总是赤膊上阵,既参与搅拌水泥沙浆,又将水泥沙浆通过滑轮支架运上楼面,最后,再将楼面天花板批荡平整。建筑队的人都喜欢庞牛,顾主也放心把工程交给庞牛来做。在三叔的远见支持下,庞牛还到天南理工大学建筑系专修现代高楼建筑技术,将自己打磨成既有“姿势”、又有“实际”的建筑师。两年后,庞牛学成归来,三叔见自己年事已高,就把天龙建筑队交给庞牛打理。庞牛接手后,把天龙建筑队改名为庞牛建筑公司。而凭借撤县建市的行政东风,天龙县也顺利成章更名为天龙市。

靠着三叔庞得财打下的金字招牌,庞牛和市领导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经常和市领导吃饭喝酒,称兄道弟。庞牛和杨市长的关系最铁,杨市长就是当年县领导的小杨秘书,撤县建市那会,县领导已近退休年龄,就顺水推舟把自家人小杨推荐到新市长的岗位上。小杨不负县领导所望,把市里的各项事业搞得有声有色,尤其是在推进城市基础建设方面,抓一件,落实一件,一副实干家的样子,很有魄力,这个形象,为杨市长赢得不少清誉。

庞牛和杨市长年龄相当,杨市长只比庞牛大5岁。庞牛称杨市长为大哥,杨市长叫庞牛老弟,两人经常就市里的新规划建设聊聊天,谈起话来多有共鸣。慢慢地,庞牛聊出机会了。这不,为了解决全市职工住房难的问题,市里准备投资三个亿,建两千套福利房——都是五层混凝土结构的楼房。两千套啊,我的妈啊,做了它,够庞牛建筑公司吃好几年呢。

庞牛立马找到杨市长,要求承建这批福利房。杨市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面带微笑地说:“庞老弟要做这批工程,当然是好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更何况,你是我们市里建筑界的楚翘,老熟人,信誉不成问题,不过嘛,到时要‘识做’啊,哈哈……”杨市长打了个哈哈,伸出食指在庞牛面前晃了晃。庞牛即时明白了,杨市长这是要拿10%的工程回扣啊,10%的回扣就是3000万啊。我的妈呀,好大的胃口!如果不干,杨市长就可能随时把工程交给别人做。是啊,肥水怎能流外人田呢?杨市长不会明示,庞牛岂能道出其中潜规则。庞牛没得选择,唯有爽口答应了。

两千套的福利房,3亿的投入,扣除3000万的回扣,只剩2.7亿。 2.7亿,既要包工包料,又要养活底下几十个弟兄,还要保证公司赚钱正常运作,资金真是很紧张。怎么办呢?庞牛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在部分普通职工福利房中使用预制水泥板作楼层地板,不浇铸钢筋混凝土天花板。庞牛查过资料,资料显示,当时国内不少城市的福利房都是那样操作的,也不见出什么问题。庞牛认为这个方法可行,因为仅此一项,就可节约了大量的人工、水泥钢筋。

在建筑界,谁都知道的常识:预制板的楼房当然比不上现场浇铸钢筋混凝土的楼房,因为预制水泥板虽然也有钢筋,但没有和房屋的墙面、梁柱连成一体,整体性不好,遇到重压、地震或剧烈晃动时容易造成坍塌。

这个道理庞牛不会不懂,可是没办法,只能如此了。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庞牛秉承特区精神,尽心尽职打理福利房工程,短短半年工夫,福利房工程顺利完工,按时交货。值得一提的是,庞牛建筑公司建造的这两千套福利房,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建筑质量,令主管领导杨市长十分赞赏,称赞它是一项伟大的民心工程,而分到福利房的职工也相当满意,大放鞭炮庆贺。同时,庞牛建筑公司也有力地拉动了天龙市水泥、钢铁、陶瓷、装潢、运输等行业的发展,为天龙市再就业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庞牛建筑公司不但挣到第一桶金,还名利双收,巩固了自己在业界的龙头地位。

从此,庞牛建筑公司的事业有如神助,一路顺风顺水,财富积累越来越多,大量购置挖掘机、起重吊机、混凝土自动搅拌机等大型建筑设备,承接的建筑工程越来越大,有力地推动了天龙市的城市化进程。不久,公司更名为庞牛建筑集团公司,总部也搬到了省城天知市。庞牛建筑集团公司生意越做越大,接连承建了省市重点大工程——天知跨海大桥和天知国际大酒店。就是这个天知跨海大桥和天知国际大酒店工程,为庞牛建筑集团赢得了中国建筑最高奖——鲁班奖!而集团获得的国优和省优样板工程奖,更是数不胜数。

庞牛就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好像会七十二变一样,他的手指往哪里一指,公司的地产就开拓到哪里,哪里的高楼就会像树林一样拔地而起,哪里的别墅就会像花朵一样盛开,气势磅礴,令人惊叹,仿佛整个城市都在听着庞牛集团的“造城进行曲”。财富像滚雪球一样、像长江之水一样,源源不断地钻进了庞牛的腰包,庞牛成为远近闻名的亿万富豪,名声越来越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话分两头,就是在庞牛建福利房那一年,李妈一家花光自己的五万积蓄,买了一套六十平方的单位福利楼,搬离了低矮密集的棚户区。李妈的丈夫老实本分,夫妻相敬如宾。他们有个儿子,叫金星,人长得精神帅气,聪明伶俐,最可贵的是,金星品学兼优,孝敬父母,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日子仿佛总是来敲门。金星读完重点小学又考进了重点中学,深得老师同学的喜欢,李妈也对金星寄予厚望,希望金星将来能考上重点大学。

然而厄运来了。厄运来的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

2010年的6月10日,金星参加完高考,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认为自己不是重本也至少是一本。这一天一大早,金星准备和同学去打球、烧烤、唱K,玩足一整天,彻彻底底放松一下。可李妈心疼儿子,怕他太累了,想让他在家休息一下。李妈对金星说:“星儿,明天再出去玩好吗?妈今天要亲自下厨,为你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犒劳你。”金星“嗯”的一声,爽快地答应了。一大早,李妈就去菜市场买菜,买了一大蓝菜,都是金星最爱吃的。当李妈回到楼下,却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李妈住的那幢楼倒塌了,现场砖墙裸露、断壁残垣、狼藉满地、尘土飞扬,救护声、抢救声、挖掘声、哭喊声混成一片,混乱一片。

李妈手中的菜“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可她浑然不觉。如果让金星一大早就出去玩,或许,一切都会改写。就是这么一念之差,悲剧发生了。金星被重重压在废墟下面,经过两个小时才挖掘出来,急送医院抢救,但抢救无效死亡,成为那次事故惟一的死者。

中年丧子,让李妈悲痛欲绝,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多岁,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政府赔了李妈家三十万元。孩子没了,家就没了,要钱有什么用呢?李妈家成了“失独家庭”中的一员,一向老实巴交的丈夫,以家族“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由,分了一笔钱,离婚出走,找自己的幸福去了。李妈在附近租了一间屋子住下来,每日以泪洗脸,沉浸在自责与后悔之中。她不仅有胃病,还因为思子心重,得了抑郁症,要经常吃药,不多的抚恤金也花得差不多了,仅靠微薄的工资维持。李妈本想跟随儿子去的,但一想到儿子的孤魂没人陪伴,会很寂寞,就宁可自己寂寞难过,也要在儿子的遗像面前日日思念、夜夜陪伴——能陪一时算一时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李妈住的福利房,正是当年庞牛建筑公司建造的。得知预制板楼房坍塌,庞牛也很心痛。他认为预制板楼是他一生中的败笔,无论他现在取得什么成绩,赚了多少钱,都无法弥补这个败笔。他不敢站出来承认过失,一旦承认了,不但要坐牢,集团公司也可能被查封,影响生存。公司养着几千号弟兄,如果公司倒闭,那将影响几千个家庭、几万人的生计,打死也不能承认。

可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也已经有人出来自杀顶罪了。如果要追究责任,庞牛也只是第二责任人,第一责任人理应追究杨市长!可杨市长已经退休,现在才来问责,似乎迟了点——谁愿意为当年的事情作证呢?!谁愿意为当年的所谓集体决策“埋单”呢?!而在当年监管缺位的情况下,谁谁的责任又怎能分得清清楚楚呢?!

现在有不少专家说,中国楼房建筑的平均寿命只有30年。从庞牛开建福利房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那些使用预制板的楼房大限也快到来了,危楼的问题肯定会渐渐凸现。

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这4年来,庞牛向国家、省市红十字会捐献不少钱,还对贫困学生进行捐资助学。对死者的母亲李妈,庞牛特地吩咐秘书在每年母亲节期间,匿名寄两万元生活费给李妈,并附上母亲节的祝福。庞牛还专门请专业人士调查了一下:当年建设的预制板楼共有43处,除了塌掉的两处,还有41处。庞牛起草了一个危楼改造方案,向市里申请:无偿改造危楼工程!庞牛所做的,正是李妈所看到的、或看不到的、不知情的。

庞牛请天知市著名书法家李顺利在自己办公室写一幅墨宝:建中国最安全的楼房!

或许,这是一种自律,一种理想;也或许,这也是一种自我救赎!但愿“楼脆脆”不再为害人间,但愿“楼安安”从此安居乐业。

 (完)

18

浏览量:

一起塌楼的事故,导致了李妈失去了儿子,一个建筑商人内心受到冲击,发誓要建中国最安全的楼,每年的母亲节都寄钱给李妈,完成一次灵魂的救赎。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