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湾的密码

作者:侯志锋


第一次去金沙湾,大鹏新区两年后成立,我五一那一天去,太阳灿烂,金色的沙滩上人影幢幢,太阳伞和帐篷沙滩上撑起蒙古包。深圳的海滨沙滩,金沙滩虽不像大梅沙和小梅沙那样人头拥挤似锅里的肉饺子,但也人声鼎汇。在我眼里,金沙湾是最美的海滩,不光沙滩最美最柔软,海水也是最蓝最美最干净,衬着海湾的海岸线风景秀丽,像美少女的长臂拥抱着大海。

到金沙湾的海滩游泳场,我决定不去别的海滩游泳了。尽管未出门之前,我在心里计划,说是把整个大鹏湾的海滨浴场走遍对比一下,哪里的沙滩最美,海水最干净,就在什么地方游泳。金沙湾是我踏入的第一个海滩,我就决定在这里游泳,后来游遍了深圳的所有海滩,发现自己当初的决定没有错误。

尽管我在家乡的小河经常游泳,也认为自会游泳的人,第一次面对宽阔的大海,我还是像那些不会水的人买了一个游泳圈。我和所有要去游泳的人一样,手上圈着保管柜的电子钥匙,只穿着泳裤,肩上扛着游泳圈,就下水边去了。来海边游泳的人,有的是全家,更多的是成双成对的情侣,还有很多组团而来。我想,像我这样单身汉独自一人来游泳的真是少之又少。人多的,有人在沙滩上看管东西和衣物,轮流下海游泳。我单身狗只好把衣物保管,我不把手机放在保管柜,我要带去游泳、拍照。来海边玩,游泳只是其一,旅游是最终的目的。既然旅游,就要拍照,要把海滨的景物拍下来,最好还要有故事,把它放在网上炫耀。

一位网友,全家不久前移民马来西亚,她是我家乡那所城市的人,不过她住城里我住乡下,我俩也从未谋过面,我在一个“柳州人在外乡”的QQ群中认识了她,成了无所不谈的网友。她说要送我一样东西作五一礼物,礼物从国外快递到我的手中。我拿着快递包,知道它是从国外坐飞机或者轮船远渡重洋到我手中的,想起那句“礼轻情义重”的谚语,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我拆开快递包,一包食品,里面是一种黄色的液体,外包装透明的塑料袋,从透明塑料袋外看到里面蜂蜜一样的食物,我馋得口水直流。我不知道这一袋食物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我从未吃过这种食物,它好吃得要命,难怪网友从海外快递赠我当五一礼物。从海外快递到我手中,这透明的塑料包装袋没有破,我真是惊之又奇,把包装袋洗干净,收藏了起来。

朋友们知道我要去海边游泳,纷纷说要拍些美照,分享群里。我有一位老乡外号“老刨”,做事喜欢刨根问底,所以得了这个外号。老刨爱吹牛,我和他聊天时见他吹牛我也吹牛。老刨说别人去海边游泳都是带妞去的,你一个人去有啥玩法?我信口开河,说和女朋友一起去。老刨问你啥时候有女朋友了?我说刚谈不久,同居了呢!老刨说不信。我说不信就算,不信你老问我干吗?老刨的刨根问底劲头又来了,说你拍你俩相片给我看看。我说现在不拍,去海边游泳了再拍给你看。

去海边拍照,我知道手机是进不了水的,那如何拍游泳的美照?这个难题还真是烦了我好久。那时手机防水袋还没流行,或许还没有发明生产出来,鬼知道。如果不是那次去金沙湾游泳,就没有后来的手机防水袋。我想起了那位马来西亚网友给我的食品,那个透明的包装袋还收藏在我的包袱里,我高兴得跳了起来,去海边不怕手机进水了,我试着把手机放进透明的塑料袋里,把袋口卷了几卷再用胶带粘贴,用一根尼龙绳串起挂在胸口,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嘿嘿”地笑。

我拿着游泳圈跟着游泳的人一起涌进大海中,仰泳、潜泳、蛙泳,游啊游,游累了就躺在游泳圈上休息,有时候睡偏了,游泳圈一翻,我又掉进了水里。有人问我,你胸口掉着的东西是什么东东?我说是手机。一位姑娘伸出了舌头,手机没进水?我说有塑料袋包着呢!太冒险了,姑娘的男友说,如果进水了几千元的手机就作废了。我报之一笑。

玩累了,我走上沙滩,身上的海水粘糊糊的,我让太阳照着,在人海里走来走去。我看见挂在胸口的手机屏幕上的QQ不断地跳跃,知道是老刨那小子催我拍和“女友”游泳的照片给他看呢,我心里一笑,没有回复他,依旧在海滩上走着。走着走着,我的眼睛忽然一亮,看见我面前的石头上站着两位穿泳装非常漂亮的女人,稍胖的女人是白种人,披着一头金发,她身边的同伴更加婷婷玉立,一头黑色的秀发,像是中国姑娘,又好像是中西结合的那种,脸面有林志玲和林心如一样的两只酒窝,但比林志玲和林心如还要漂亮,她是不是从韩国来的大明星?见我望着她们,她们望着我脸面也露出笑容。

我大胆地问,我可以和你们合个影吗?那位漂亮的像韩国女星的姑娘掩着嘴笑了。外国女人说,合影?她转脸向伙伴,美灿,这个可以考虑,她的普通话说得很好。

那位被叫着美灿的姑娘说,来来,我给你们拍合照。原来她是中国人,听她说的普通话就知道了。我取下挂在脖子上的装手机的塑料袋,美灿说,慢,让我看看,她看着我装着手机的塑料袋,眼神看得齐了。

我把手机从塑料袋中取出,美灿笑着说,和我们合影可以,但你得请我们吃烧烤。我点头说OK,把手机递给她,她伸出手说,还没握手呢,我伸出手和她握了握手,她又问,什么称呼?我说,我姓侯,叫侯子。外国女孩说,猴子?我们都笑了。

侯,这是我们的中国姓啦,不是猴子的猴,美灿对她的外国同伴说道。然后她自我介绍,我叫金美灿,我的同伴,她的中国名叫梦辰。

美灿叫我和梦辰站在石头上,她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给我和梦辰拍好后,梦辰走了下来,给我和金美灿照,然后我再给金美灿和梦辰照了一张。

我遵守诺言,带她们去吃烧烤。美灿口中一面吃着鸡翅膀,望着我挂在胸中的那只透明塑料袋说,侯,可以把你那只装手机的塑料袋送给我吗?

梦辰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不解地望着金美灿。我说这只透明的塑料袋是从马来西亚快递过来的,我现在还用它包手机玩水,等一下没玩水了就送给你。

马来西亚,她俩一齐愣住了。梦辰说,我们就是从马来西亚回来的。金美灿望着我的那只透明塑料袋说,这是食品袋的包装,里面的食品是一种像蜜蜂一样的东西,对不对?我点了点头。美灿又说,侯,你马来西亚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我们回马来西亚的时候可以代替你去问候她。我说,要经得她同意我才告诉你呀!梦辰吐了一下舌头。

金美灿说,侯,我们互相交换手机号码和QQ号吧,我有事找你。和美女交换号码何乐而不为?我和金美灿交换了号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把我和金美灿站在海滩石头上的相片发给了老刨,并说,我女朋友漂亮吗?老刨连连说漂亮漂亮,比韩剧里的大明星还要漂亮,他又唉了一声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呸了一声,说这是郎才女貌。老刨说郎才女貌?你的才在哪里?我说我会写小说。老刨说写小说有个屁用,写小说是哪门子的才?去死吧你。

过了几分钟他又发QQ信息说,海滩上美女多的是,你和别人合个影就来糊弄我?竟给他猜对了,我在心底嘿嘿地笑,糊弄干脆糊弄到底吧,我把和金美灿和梦辰一起吃烧烤的相片发给他,他咦了一声,我知道,他羡慕到心底里去了。

吃完烧烤后金美灿和梦辰就和我分开了,我继续去游泳,玩够后就去取衣服洗澡,换上衣服后就坐公交车回大鹏。我刚从厂里辞工出来,我打算,把这点工资玩个十天半月,然后再找一个好一点的厂进。在外面叫了一个十元的快餐盒,我爬在桌子上打开了跟随我几年了的老旧笔记本电脑,一面上网一面吃饭。

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颤动了起来,我抓出手机一按接听键,是金美灿打来的电话,美灿说,侯,我在天使恋人502房,你能过来一下吗?有要事和你商量,记得,要带上你那只透明的塑料袋。

我心里一阵狂喜,美女有约。是不是一个陷井?细细想起来,又好像不是陷井,金美灿和梦辰不是骗子,凭我的判断。白天在金沙湾,金美灿就对我挂在胸口的这只透明的塑料袋感兴趣。我心里一阵疑惑,她为什么对这只袋子感兴趣?就算是陷井,我也要赴这个约试试,看美女老虎能把我男子汉吃了?我想了一下,去会美女,要不要买花?但我摇了摇头,买花太俗了,又不是去追求人家,买什么花?我关上笔记本电脑,看到了摆在桌上的发表我小说的几本样刊,金美灿是个有文化气质的女人,拿几本杂志送给她们,也许她们会感兴趣。我拿了几本书,对着镜子梳了几下头发,整了整衣领,拍了一下没有灰尘的身子,然后拿起几本书,走出门口锁上了门,走下楼去。

大街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夜晚,万家灯火,天空上蓝得发黑,星星隐约地在天空上眨眼,但对比城市的灯火,天上的星星却黯淡了很多。我的心里有一丝兴奋的甜蜜,但始终“卟卟”地跳,我长了二十多岁,第一次去赴女人的约会,而且还是女人自动邀请我去的。我的心里多少有一些胆怯,我是一位来自遥远农村的打工仔,因为家里穷,没有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后来出门打工,由于没有文凭,找工艰难,一直都在底层做着最苦的车间工。想到金美灿和梦辰说她们是马来西亚来的,她至少读过大学,要不然就是出国留学,要不然就是华侨,一对比就是天上和地下。和老刨吹吹牛还可以,要是有金美灿那样漂亮的女朋友,简直是异想天开,仰着头都没有鸟屎落到嘴巴里。

站在路灯下,一辆出租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弯下身,司机打开了车门,我钻了进去,坐在靠门边的座位上,又把门拉紧,然后对司机说,去天使恋人。司机把车开到前面,然后再转回头,到了红绿灯十字路口,再拐上一条大道,不久就在一座酒店前停了下来。到了,他说,我打开车门走下了车,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的票子递进车窗给他,他找给我零钱,我数都没数,也没问他车费是多少?就把那卷零钱塞进我屁股口袋里。

仰头望着金碧辉煌的天使恋人,我掏出手机要打金美灿的电话,想了一下又没有打,把手机塞进裤袋里。她说她在502房,直接上去就是了,还打电话干什么?我走进了酒店大门,进了电梯按了上五楼的键。

来到502的房前,我举手敲了敲门,门开了,是梦辰开门来迎接我,金美灿站在那里笑容可掬,伸出手来和我握手。我把几本书和那只透明的塑料袋摆在桌上,身体很不自然也不知如何开口。金美灿说,侯,你今天的大胆感动了我。美灿的话打破了尴尬,再加上今天我们一起合过影一起吃过烧烤,就像是熟人了。我们三个人一直笑了起来。

圆桌上摆着点心和水果盘,我、金美灿、梦辰坐在椅子上形成三角鼎立。金美灿问我,侯,喝茶还是喝红酒?我见桌子上摆着几包茶叶,就说喝茶吧,因地制宜。美灿和梦辰争抢着要去烧水,我说还是我来吧,我就走到茶几上按下了烧水壶的键。不一会水开了,我就把水壶端到桌子上,金美灿就往我们面前的杯子里倒开水沏茶。

茶叶是从马来西亚带过来的吗?我问道。NO,金美灿说,马来西亚人喝的茶叶还是中国的啊,这茶叶是从武夷山来的。

吃东西吃东西,侯,梦辰催着我说。我们三人一面喝着茶送着点心一边聊天,金美灿说,侯,你来大鹏是做生意的还是工作?

我说,打工,不过现在失业了。

金美灿又灿然一笑。

我指着桌上的几本书说,这几本书是送给你们的,上面有我发表的小说。梦辰跳了起来,嗨,举起拇指,侯,了不起,想不到你还是一位作家。

我答到,只是爱好而已。

金美灿翻着我的书,说,侯,我喜欢看书,这些杂志很难买道,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侯,可以听听你的故事吗?你在老家的故事或是来深圳的故事,我想,你的故事是最打动人的,凡是写小说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我说,我的故事还是以后慢慢地跟你谈吧,先说说你的事,你为何对那只破透明塑料袋感兴趣?

金美灿喝着茶抖动了肩膀,脸面笑得更灿烂了。梦辰说,侯,你猜猜,她为什么对那只破口袋有兴趣?我还是一头雾水,说我猜不出来。

金美灿笑停了的时候说道,因为我在这只破袋子中闻到了商机?

商机?

梦辰说,侯,猜猜,金美灿为什么把机会给你,你愿不愿意接受?你和金美灿往后好好地创造故事吧,写好好的小说。金美灿的粉拳头打在梦辰的身上,脸面泛起了微红。

金美灿说,侯,正是你今天用这只塑料袋装手机启动了我的灵感,我要研制手机防水袋,一种在水底可以防水又能拍摄和操作手机的防水袋。

这应该不是异想天开,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她。她说,我父母在深圳开一家手机包装配件厂,我也刚开一个包装设计公司,梦辰就是我公司的经理。我完全可以不用告诉你悄悄地研制手机防水袋,但这个灵感是你带给我的,我觉得应把一份利让给你,这才公平。

我又瞪大了眼睛,竟有天鹅肉从天上掉下来。侯,你会写文章,一定有创意,听你说现在没工作,愿不愿意到我公司来上班?我不会设计啊,我以前只是在流水线上班,我说。

金美灿说,只要你肯学,电脑和设计我和梦辰慢慢地教你,就这样定了,过五四后你到我公司来上班,这几天放假,不管你愿不愿意到我公司来上班,手机防水袋研制成功后申请发明,我都付利给你。

梦辰说,侯,来吧,我们一起研制防水袋。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就这样,我成为了“深圳灿烂设计包装公司”的一名员工。公司刚刚成立不久,连我在内只有五名员工,老板金美灿、经理梦辰,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那一段,我和金美灿天天待在一起,研究手机防水袋,从选材用料到设计,有时候我们也会争得面红耳赤。

反复研制数月,手机防水袋终于研制成功了。我和金美灿手掌击在一起,我激动地抱着她,在她美丽的大眼睛上吻了一口,她流下了眼泪,我慌了,她用粉拳锤着我,你要对我负责。我在她耳边说,知道吗美灿,当我在金沙湾看见你穿着泳装站在海边的石头上,我还以为是来这里拍戏的韩国大明星,她又满面灿烂。我对金美灿说,美灿,我刚来到深圳,看着这座人群拥挤的城市,有很多找不到工的人在工业区徘徊,我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心想这座城市是我不能长久待下去的地方,自从遇见了你,你又帮我重拾回了信心。

金美灿说,相信自己吧,正如大鹏张开双臂拥抱着大海一样,大鹏湾也会拥抱接纳你的,因为你手中握着一把打开大鹏湾密码的钥匙。

我说给密码给我。

金美灿说,自己去寻找吧!

防水袋投入车间生产的那一刻,我和金美灿时常在她父亲的工厂里,车间里热火朝天,我又走进了久违了的车间,就像一位离开土地的农民又走进田地里一样亲切。我们手把手教员工们制作,质量至上,容不得半点马虎。

防水袋小规模生产出来后,我们拿到海滨去推销和给顾客免费试用,因为从前都没人使用过手机防水袋。我想到了油嘴滑舌的老刨,晚上我和他在网上聊天,他羡慕得要命,说我不光抱得美人归,还进了美人开的公司捡金子就像捡沙子一样。侯子,发财了你,但也别忘了拉我兄弟一把,我们是同苦患难的兄弟过来的啊。老刨以前在汕头的一家塑料厂里当业务员,听说他的业绩还不错,后来又听说那家塑料厂冒了人家的品牌,关门倒闭了,老刨现在还在粤东海边一带悠悠然呢。我说,老刨,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能抓不能抓住就看你的了。啥子机会嘛你说?我给他发去几张手机防水袋的图片,老刨问这是什么?我说这是手机防水袋,现在玩水的人那么多,海边、河边,还有游泳池雨后春筝一样,你说防水袋是不是有无限的商机?老刨一拍大腿说好,我帮你们推销或者做你们的地区代理商。

我跟金美灿提议,找几个口材好的推销员,让他们拿一些样品到各地海滨浴场派发,让顾客先尝甜头,打响防水袋的知名度,金美灿接受了我的建议。老刨这时正从粤东马不停蹄地奔向大鹏湾。老刨来到后拿一包防水袋说马上要返粤东的海边向顾客介绍手机防水袋,我说,老刨,这么急着回去干吗?先在深圳玩几天,小梅沙和大梅沙你还没去过,先去那里玩玩。老刨一听笑容满面,说我先到沙头角转转。

老刨第一次到深圳,为伙伴接尘,我请他上饭店大饱一餐,当然也请了金美灿和梦辰,还有我们公司的两位员工丽丽和程程。在饭局上梦辰对我儿时的伙伴老刨感兴趣,说他非常好玩,听说老刨要去大梅沙和小梅沙玩,梦辰自告奋勇地说给老刨当导游。梦辰和老刨提着一袋手机防水袋到大梅沙和小梅沙去了,我对金美灿说,我那老乡老刨,能哄月亮掉到水底,可能他会拐了那洋妞。美灿则说对他俩的前景不看好,我说好不好用时间来证明吧!金美灿说你真坏,举着拳头打我。

但她俩从大梅沙和小梅沙回来后梦辰却说事情不妙,老刨那副脸也有哭相。我心里“格登”了一下,是不是老刨欺负了梦辰?但老刨说侯子啊,跑来深圳想发财,但没想到去了一趟大梅沙,却让我赔了好几千元。我说去大梅沙和小梅沙,来回车费和吃的也用不了几千块吧!老刨说,有一中年妇女拿了防水袋去海里,说她苹果手机进水了,硬要我们赔呀。梦辰拿着一只防水袋,这是那个女人用过的防水袋。金美灿接过梦辰手中的防水袋,看了又看,翻了又翻,说道没有问题呀。我也接过防水袋仔细地看了看,也没发觉什么地方有问题,我掏出我的手机装进这只防水袋里,然后封了口,把它丢进水桶中,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金美灿从水桶中捞出防水袋,打开封口拿出手机,一点水都没进,手机好好的。

那女人的手机一定不是在防水袋里坏的,梦辰说,撞对骗子了。我说,也不一定,也许是那女人不会使用防水袋,还没封好口就去游泳了。金美灿付了老刨和梦辰赔了那女人的苹果手机费。

要让顾客掌握如何使用手机防水袋也是关键,金美灿携我亲自出马,我们还是去金沙湾。听到是手机防水袋,在海边游泳的旅客纷纷围了过来,但他们还是将信将疑,不敢用。金美灿把手机放进防水袋里,挂在胸前,只穿着一身泳装,然后跳进海里,嘻戏、玩水拍照,游客都惊奇得张大了嘴巴,我拍下这瞬间的一得,这组最美丽的镜头,后来作为了电视上手机防水袋的广告。

顾客们相信了,纷纷来抢我手上的手机防水袋。我对他们说道,别急别急,要懂得如何使用,我亲手示范怎样把手机防水袋封口打开,又如何封口。游客们拿着我们免费赠送的手机防水袋喜笑颜开,来晚了抢不到的顾客只好羡慕地望着那些得到手机防水袋的人。

这时,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记录海滨游客的生活片断,看着那些胸前挂着手机防水袋的游客,惊诧不已,当晚电视上播出了《海滨,游客们和他的手机防水神器》那是后话。

金美灿对我说,侯,五一那一天,我站在那块石头上,你为什么要来和我合照,说,这是为了什么?我和她说起我和老刨吹牛的故事,和她合影只是为了圆一次心中的吹牛梦。金美灿笑得弯下了腰,想不到你还会吹牛打赌,把一位互不相识跟电影里面的明星一样漂亮的美女当是你女朋友。我说,美灿,你为什么不报艺校去当演员,而是报了美术设计专业。金美灿只是笑,说道,侯,把我扶到石头上,重新帮我照一张美照吧!她大概是笑得没有了力气,我把她扶上石头上,她又从石头上滑了下来,哎哟地叫了一声,我的脚被扭伤了。我把她扶到保管衣物的房子里,她崴着脚进去洗澡换衣服时,看着她吃力的样子,我好心疼。她换好衣服出来后,我又扶着她上岸,走到一半,她坐到地上,说脚太疼,走不动了,我只好背着她,她在我的背后暖融融的,我心里非常幸福,我宁愿她在我的背后一辈子,让我永远背着她,我要为她做一辈子的骆驼。

我把她背到停车场的小车边,打开车门,把她放进了车里,她咯咯地笑。金美灿被伤了脚,到底还能不能开车?我又不会开车,是不是打电话叫梦辰过来。美灿说道,侯,刚才是骗你的,我的脚没有伤,辛苦你了,你问我怎么不去当演员,我演的戏还像吗?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金美灿的祖父一家移民马来西亚,后来她的父母又返回中国大陆开办了工厂,他的父亲小时候就生活在中国大陆,去了马来西亚,后来和一位美丽的新西兰姑娘结婚,生下了可爱的金美灿,金美灿就成了一位中西结合的美人,她的血管里流着华人和新西兰人的血液。金美灿一家人都说着中国话,所以金美灿的普通话是最好的。梦辰是她的邻居,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同进一座学校,直到大学毕业。梦辰从小就跟金美灿学中国话,她俩对话都是用中国话,所以梦辰的普通话也说得非常好。大学毕业后,金美灿带着梦辰来到了她父母在深圳开的工厂,后来在她父母的支持下,也在深圳注册了自己的设计公司。

侯,你以前曾经跟我说过要讲讲你的故事,能把你的故事讲讲给我听吗?金美灿忘记不了我曾经许下的诺言。我跟金美灿讲了遥远山村里的故事,有一位叫侯子的人,他两岁时就失去了父亲,母亲一个人把他养大,他没读完初中就辍学了,后来到了传说中的深圳打工,现在他母亲独自住在小山村的老屋里,身边没有亲人。说着我的眼中闪起了泪花,又跟她说了很多很多故事。说侯子儿时去七里外的学校读小学,初中时又去三十多里外的镇上读初中,星期六中午要赶回家里拿钱,星期天中午从母亲手中接过辛辛苦苦挣来的伙食费,又赶往三十多里外的学校。有一次他去逛书店,看到一部路遥《平凡的世界》,狠下心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买下,他不敢再回家拿伙食费,不敢面对母亲那双含辛茹苦的眼神,那一周,是同学们一人分一口饭给他渡过日子。还说起他去山上放牛,傍晚寻牛回家,爱看文学书的他把一把书插在裤袋里,回家时才发现书丢了,连夜上山去寻找书,在月光下看到那本书挂在一丛山稔树上。那条月光下的山路,在他的歌声中弯弯地伸延。

金美灿托着腮静静地听,说道,你老家一定是个美丽的小山村,侯,以后能带我到那里去玩吗?我点了点头。金美灿又问,侯,山稔树是什么树,好看吗?我说山稔树会开花结果,我家乡满岭都是山稔树,山稔花的花期和果期很长,山稔花开放的时候,满山满岭,像粉红的花海。山稔果是一种非常好吃的野果,一般在鬼节前后开始成熟。

除了山稔果,还有什么在你记忆里抺不去的食物?记忆里抺不去的食物很多,我就跟你说一种简单好玩的吧,红薯窑。红薯窑?她问。我说是,被犁翻的红薯地里有好多泥块,我们用泥块磊成了窑,窑留有口,我们就去地边寻来干玉米杆和柴禾,在窑里烧火,待泥块磊成的窑全部烧红后,就用木棒拨出里面的火灰,然后在窑顶捅了一个洞,再把红薯从洞中丢到窑里,再用木棒把窑打烂,被烧红的泥埋着的红薯熟后特别香。当然了,红薯窑里并不一定是红薯,有时候也有装来的小鸟、青蛙或是田鼠,都是弄好用叶子包着丢进窑里的,肉特别香。

金美灿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她从来没有在农村待过,她说她非常羡慕我的童年。想起老家的母亲,我的眼眶里含满了眼泪。金美灿说,侯,努力,要成为一位深圳人,接你母亲到深圳来。并伸出手指和我拉勾,让我保证,一定能做到。

还有你来到深圳的故事呢,说。我说了一件故事,那个叫侯子的人,那时候他刚到龙岗,找不到工,身上也没有车费返家,找工找到一处偏辟的工业区,夜了,没钱住旅店,他在一家杂货店前不远的一块草地上睡下。醒来时,看到身上有两包饼干,还有一张二十元钱。他当天找到了厂,后来发了工资,拿着二十元钱走进杂货店还给老板,老板笑呵呵的,后来他们成为了好朋友。

金美灿的眼睛越瞪越大,好像听着天方夜谈。

我和美灿的恋爱也公开了起来,她父母也知道我是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仔,来自遥远的山区,但他们也没反对我和金美灿的交往。梦辰每当看到我和金美灿手牵手粘在一起的时候就吐出舌头扮鬼脸,金沙湾做媒啊,我当你们的电灯泡啊!金美灿就扬起粉拳锤她,到时请你吃喜糖还不行吗?

我对梦辰说,还不是我把老刨送给了你,谁也不欠谁的债。她“扑哧”地笑出声,哼着歌走了,她可能去找老刨去了,老刨这小子现在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疯?他还真的泡到了一个漂亮的洋妞。

那一天金美灿对我说,我祖父的生日快要到了,我得回马来西亚一趟,侯,想去马来西亚吗?我从来还没有出过国,当然是愿意去了,高兴得跳了起来,忘乎所以地抱起金美灿亲了一口。金美灿双手抱在胸前,审视着我,说,你以什么理由去?当然是以孙女婿的身份去了,你也要奉命成婚啊,金美灿用手掌抓住了我的嘴。

她把手放下后,我又说,到了马来西亚我顺便去看我那位老乡网友,是她的破透明塑料袋给我们牵的媒呢。金美灿“扑哧”一笑。

金美灿马不停地给我周旋办签证。当我和她、梦辰还有她的父母踏上去马来西亚的飞机,飞机飞向彼岸,我心中思绪翻滚,就像飞机下烟波浩渺的太平洋一样难与平静。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手机防水袋火热上市。无论你走在海滨的沙滩上还是在河边或者游泳场,都看到游客使用我们生产的手机防水袋,甚至走在路上,也看到有人把手机防水袋挂在胸口。订单滚滚地飞来,业务员们不停地忙碌,工厂里又增加了两条流水线。

手机防水袋研制成功,我们又从跑步运动的人身上得到了灵感,研发出了手机腰包和手机臂包。小小的手机,给人带来无限的商机。

我们的业务不仅占了广东的市场,还在全国占有了市场。我心中的大鹏湾,她开始扬起了翅膀。大鹏湾湛蓝的海水,它蕴藏着多少人的梦想?

日子在溜,时光在逝,但我觉得日子比蜂蜜还甜。

当我把戒指套在金美灿手指上的时候,金美灿扑在我的怀中,美灿对我说到,看到海滨成双成对的情侣在幸福甜蜜,侯子,我也想幸福,我们结婚吧!我紧紧地拥抱着她。

“深圳灿烂设计包装公司”全体员工举行集体婚礼,我和金美灿,老刨和梦辰,还有丽丽和程程,六位全体员工结成三对伉俪。

举行集体婚礼后,金美灿问大家要去什么地方渡蜜月?有的说去海滨,有的说去黄山,有的说去长城。我举起手指“嘘”了一声说,我们还是分组,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吧!

其实我和金美灿早有打算,蜜月我们去我老家过,我老家的风俗,儿子结婚一定要在老家举行一次婚礼。在家乡办完婚礼后顺便把我妈妈接到大鹏湾和我们一起住,金美灿说要好好地孝敬我妈妈。


(完)

22

浏览量:

“我”去海滨浴场游泳,无意中结识了貌似天仙的女子金美灿,后来到她公司搞设计,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发明手机防水袋等各种产品。最后“我”和金美灿,以及公司里的几对璧人喜结连理,举行集体婚礼。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