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幻觉

作者:王洪鹏


对约翰来说,物理学奖来得太突然了。不久前,他离开餐厅,正准备赶回办公室。而此刻,他发现自己站在颁奖台上,台下坐满了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等着他演讲。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穿着燕尾服,脖子上挂着一块金闪闪的奖章。

约翰迷惑了。他努力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突然,他想起来了:他的研究比预期的要快得多,并得到了评奖委员会的关注。现在,他确实在接受物理学奖。他笑了,开始讲述自己的研究成果。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

特雷弗眼看着约翰倒下,躺在街拐角处。“今后约翰将永远生活在我为他设定的幻想世界中。让他继续梦想获得物理学奖之后的幸福生活吧。”特雷弗把仪器藏起来,心里涌起一阵悲哀。

1

阿瑟很不喜欢去医院,可又不得不来,上司派他协助警方办案,说是需要用到他的专业特长。阿瑟在医院休息室找到了杰瑞,杰瑞略微发福,头发、胡子都有些花白了。简单寒暄之后,阿瑟问杰瑞:“说实话,我有点奇怪,为什么要我来。你知道,我在特别调查局负责研究工作,一般不参与办案。”

杰瑞点点头:“跟我来。”他们走进由两名警察把守的房间。一个中年男人躺在床上,床边有个监视器,屏幕不停地闪烁着。

“这是约翰。”杰瑞轻声说。阿瑟走近床边,只见约翰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嘴角凝固着一丝微笑,每过几秒种眨眨眼睛。

“你好。”阿瑟在约翰眼前挥挥手,约翰毫无反应。阿瑟看了看杰瑞:“怎么回事?昏迷了吗?”

“医生说,这和他们以前见过的任何昏迷都不同。”杰瑞指了指床边的监视器,“典型的昏迷病人与清醒的人的脑电图是明显不同的,而约翰的脑电图是正常的。实际上,从他的脑电波来看,他和大多数正常作息的人一样——每天清醒16小时,睡8个小时。”

“也就是说,约翰的大脑活动是正常的?这样不好吗?”

“如果他能对外界有所反应,这样也许没什么不好。问题是,他现在对外界毫无反应。实际上,如果只看脑电图的话,他应该是活蹦乱跳的,而不是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杰瑞指了指隔壁的病房,“在约翰进医院之前那两个患者出现了同样的症状,我们对他们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我们调查了约翰,他在一所大学研究物理学。”

阿瑟若有所悟,“我学的是物理学专业,难怪你们要找我呢。”

杰瑞说:“据我们了解,约翰正在参与一个有关虚拟现实的研究项目。这些离奇的昏迷症状好像和这项研究有关——”

“明白了。他和哪些人一起做研究?”

杰瑞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约翰与其他三位科学家一起做研究,他们是特雷弗、罗德和兰斯基。兰斯基是项目负责人,我正等着和你一起去见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

天气晴朗,蔚蓝的天空中飘着缕缕白云。阿瑟和杰瑞走进一幢大楼,来到实验室门口,敲了敲门。一个穿着白色外衣的秃头男子打开门,他就是兰斯基。

兰斯基说:“我想你们能告诉我,为什么警方会对我们的研究项目感兴趣?”

阿瑟和杰瑞对视了一眼。杰瑞说:“你大概已经知道约翰昏迷住院了。告诉你吧,约翰得的不是普通的昏迷症,他的大脑功能是正常的。而且,还有两个人和他有同样的症状。我们怀疑约翰昏迷与你们进行的虚拟现实研究有关。”

兰斯基皱了皱眉,“你们怀疑我们什么呢?”

“没什么。”阿瑟回答,“毕竟意外发生了,我们必须调查所有的线索。” 

兰斯基摇摇头说:“有关虚拟现实,你们了解多少?”

阿瑟说:“我获得了两所大学的物理学学位,也许能理解你们的研究。你们目前在研究什么?”

“我们建了一个装有屏幕和扬声器的房间,你只要戴上视听头盔,就会体验到自己正在其他的地方。事实上,这种模拟是有限的,只有视觉和听觉。也能产生触觉,前提是必须穿戴特制的紧身衣和手套。总的说来,目前的技术仍然很笨拙,没有办法创建虚拟的气味和嗅觉。”

阿瑟问:“那么,内部刺激法呢?”

兰斯基惊奇地看了阿瑟一眼,“这个你也知道?不过,它现在只是一个前沿的概念而已。”

“打扰一下。”杰瑞问,“什么是内部刺激法?”

兰斯基解释说:“这是一种虚拟现实技术。它能够绕过感觉器官,把虚拟感觉直接发送给人的大脑。”

看杰瑞还是不懂,阿瑟解释道:“通常你看东西的时候,首先是物体发出的或者反射的光从外界进入你的眼睛,然后通过视神经进入大脑,大脑再把它翻译成图像。是吗?”杰瑞点点头。“现在,如果用电脉冲直接刺激你的视神经,那会怎么样呢?”

“嗯,我会看到一些东西,而它们实际上并不在我的眼前。”杰瑞说。

“正确。”兰斯基说,“内部刺激法就是不通过感觉器官,直接向大脑发送刺激信号。”

杰瑞紧张地看了看四周。“那么,你们这里有类似的仪器吗?”

“这个么——”兰斯基欲言又止,“我不明白,这和你们的案件有什么关系。也许你们怀疑我们在进行人体试验。那么,我坦白告诉你们,我们一直是用动物做实验的。”他叹了口气,“而且,我们的技术必须先通过手术把电极植入大脑,才能把电脉冲传入神经。你们在受害人的大脑里发现电极了吗?”

杰瑞摇摇头。兰斯基还想带他们参观实验室,解释一下技术细节,阿瑟却决定告辞了。阿瑟感觉兰斯基没说实话,从他那里暂时得不到有用的线索。他决定明天单独会见兰斯基,看他还会说些什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

那天晚上,特雷弗在罗德的公寓前面转来转去,等他回来。特雷弗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仪器,用戴着手套的手轻轻地擦拭,手指控制不住地微微抽搐。他努力想像着一个愉快的世界,他要让罗德后半生都生活在那里。

罗德回来了。虽然天气很暖和,罗德还是穿着大衣,戴着针织帽。特雷弗靠在墙边,启动仪器,瞄准罗德的脑袋发射。仪器上的电子显示屏变亮了,这意味着它在正常工作。特雷弗期待着看到罗德倒地昏迷,可是罗德却继续朝前走着。特雷弗又发射了第二次、第三次,可罗德还是好好的。

这时,罗德发现了特雷弗,他呆了呆,紧接着转身往回跑。特雷弗绕近路,在两幢楼的中间追上了罗德。“你好,罗德。” 特雷弗说。

“你好,特雷弗。”罗德说,刻意与特雷弗保持一段距离。“我听说约翰出了事,我猜这一定与你有关吧?你已经想出如何建造这个感应器,对不对?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可惜你却把它用作为武器。”

“我不得不这么做。” 特雷弗边走近他边说,“内部刺激法太危险了,它绝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可你们谁都不肯听我的话。”

“你自己使用这种武器,却不让别人使用。你不觉得很荒谬吗?”罗德边说边往后退。

特雷弗自顾自说着:“我之所以把它制造出来,就是不想让你们继续研究下去,我要让你们看看它有多可怕。”

“天啊,你这套理论太疯狂了!”罗德的身后就是墙壁,已经无路可退了。

特雷弗逼上来,“我要让你还有兰斯基去一个美好的世界,就像约翰一样。”

“然后呢?申请专利,把技术转让出去?”

“不!” 特雷弗喊道,“这些年来,我只顾埋头研究。直到听你们聊天时说起,将来有人会把这项技术转化为武器,我才想到这项技术竟然这么危险。我可不愿你们说的变成现实。告诉你吧,等这一切结束后,我马上把所有的仪器销毁,永久埋葬这项技术。”

罗德突然掏出一把刀。“让我过去,特雷弗。当我听说约翰昏迷了,我就知道必须保护自己。”

两个人僵持了片刻,特雷弗突然抓住罗德的手,想把刀抢过来。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特雷弗手中的感应器不知掉到了哪里。一番激烈的争夺之后,特雷弗抢过了刀,罗德的身体撞上了特雷弗手握的尖刀,鲜血马上涌出来,罗德倒下了。

特雷弗的手上满是罗德的血。“我杀了他,他死了,我是杀人犯……”他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快步离开了。回到家,特雷弗突然想起那个丢失的感应器,不过,大概没有人认识那是什么,更不会使用了;况且,他还有一个备用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

第二天早上,杰瑞和阿瑟得知了罗德被杀的消息。他们赶到现场,一个警察递给他们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电子设备,看起来像一个手持式真空吸尘器。他们立即来到兰斯基的实验室。

听说罗德被杀,兰斯基立刻变得脸色苍白。阿瑟向兰斯基举起那个塑料袋。

“特雷弗,”兰斯基喃喃道,“他真的做到了。”他看着阿瑟,“特雷弗声称他能制造出便携式远程感应器,以证明我们的实验有多么危险。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他能行。”

他在桌边坐下,无力地用手支着头。过了片刻,他抬起头,看着满脸迷惑的阿瑟和罗德,道出了实情。正如阿瑟猜测的,兰斯基上次没对他们说实话,因为他不想向外界公布他们的研究进展。他领导的这个小组一直在研究远程感应器,用无线装置影响他人的意识,而不需要通过手术把电极植入大脑。他们的研究工作非常艰难。他们想用磁场影响神经元中的电流,可问题是,很难精确地对特定区域的细胞起作用;用超声波脉冲能够准确地瞄准,却只能制造出粗略的幻觉。经过反复试验,他们决定将两者结合起来,先用磁刺激使大脑细胞接收幻觉,再用超声波脉冲继续传递这种幻觉。

兰斯基指了指一个3米见方的金属箱,“这就是我们研究的核心设备。特雷弗是我们当中最年轻的,也是最勤奋的。他一直非常投入地工作,后来,他听我们说起这项技术可能被用作武器,于是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和焦虑。他开始建议我们放弃研究,我们当然不同意了。我安慰他说,根本不用那么担心,要把感应器造得像手枪那么小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看来,我错了。”他叹了口气,“没想到特雷弗真的造出了小型感应器,更没想到他会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阻止我们继续研究下去——用它来对付我们,让我们亲自尝尝这种武器的滋味……特雷弗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人道主义者,他可能给约翰创造了一个愉快的幻觉世界。但是,他为什么要杀死罗德呢?”

杰瑞有些着急了:“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特雷弗杀了人,用的是最原始的方法。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他。你有什么线索吗?”

兰斯基摇摇头,“他几乎从不谈论自己的个人生活。”

杰瑞叹了口气:“至少他没有感应器了。”

兰斯基却摇了摇头,“他手里一定还有备用的,否则他不会丢下这个。”

杰瑞皱起了眉头:“如果这样的话,只要我们一接近他,他就会使我们产生幻觉。我们该怎么办?”

兰斯基说:“你必须保护好大脑,把感应器制造的电磁场屏蔽掉。只要用一种可塑的金属罩住你的头就可以了。”

阿瑟忍不住笑了:“这么说,保护自己的最好的办法是戴一个锡纸帽。”杰瑞也跟着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阿瑟说:“我知道为什么特雷弗要用刀杀死罗德了。从现场的照片上看,罗德的头上戴着帽子,帽子里可能衬有锡纸,感应器对他起不了作用。”

阿瑟把装有感应器的袋子放在工作台上。“兰斯基博士,你会操作这个感应器吗?”

兰斯基拿起袋子看了看,“我要研究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那好,我想到如何抓住特雷弗了,不过需要你做诱饵。”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

当特雷弗得知自己被警方通缉以后,非常惊讶。但是,他并不怎么担心。要是有人发现了他,他只要按动感应器的开关就行了,就像警察到家里来找他时他所做的那样。他放心不下的是兰斯基。万一警方发现了他遗落的那个感应器并把它交给兰斯基,用不了多久,兰斯基就能解开它的秘密,然后将研究成果公之于众并申请专利。这样的话,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电视上播放着关于案件的最新报道。兰斯基已经受到警方的保护,他打算先回实验室整理一下,随后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特雷弗笑了,是时候解决兰斯基了。他穿上大衣,来到实验楼附近。楼前面站着几个警察,警惕地盯着通往大门的道路。特雷弗赶紧藏在一棵大树后面。他感觉有点头晕,不过很快就过去了。他定了定神。他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对大楼的情况非常熟悉,知道还有一条通道可以进入大楼。想到这里,他又恢复了信心。

特雷弗走上楼梯,来到兰斯基的门前。他一把推开门,门砰的一声撞在墙上。兰斯基站在操作台后面,身边站着两个人,一个年纪稍微大些,另一个比较年轻。还没等他们拔出枪,特雷弗就把感应器对准他们按下了开关。两个人都倒下了,兰斯基呆呆地站着,双手微微颤抖,“特雷弗,你想怎么样?”

“把你送进一个美妙的世界,让你在那里度过余生。”

兰斯基无奈地点点头,“最后问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知道为什么。这是个危险的技术,它不该在世界上存在。这句话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

“这不该由你一个人决定,别忘了,这项技术是我们几个人合作研究的。”

特雷弗冷笑着说:“你说的没错,可最后研究成功的人是我。你们呢,只知道坐在那儿翘着腿说,没人能做出来。”

“好了,事实证明你的确比我们优秀。可是,你也不至于杀死罗德呀。”兰斯基一边说,一边悄悄把手伸进抽屉里拿特雷弗丢掉的感应器。不幸的是,他晚了一步,特雷弗早已瞄准他发射了。兰斯基仰面倒下,进入了特雷弗为他设定的世界。

特雷弗走过去捡起兰斯基掉在地上的感应器,装进口袋里。“也许你不会相信,我真的感到很难过。我并不是一个恶人。你和约翰将永远生活在你们最向往的世界里。至于罗德,我没想杀他,是他逼我的。对了,在对付约翰之前,我还在两个邻居身上做过实验。我原想把你们都解决后再想办法让他们恢复正常;现在看来,要等风声过了再说了。”兰斯基根本听不见特雷弗的话,他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脸上似乎带着一丝微笑。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

特雷弗离开大楼向家走去。天气好极了。现在,其他参与这个研究项目的人要么死了,要么和死了差不多。在特雷弗的努力下,全世界的人终于逃脱了新式武器的威胁,重新获得了安宁。他决定,等一年之后再向媒体公布他所做的一切,所有人都会赞颂他崇高的行为。特雷弗觉得,这个世界太完美了。

阿瑟和杰瑞看着特雷弗,他躺在大楼前,眼睛茫然地望着天空。兰斯基站在不远处,手里的感应器正对着特雷弗。“幸亏你赶在他之前动手。”阿瑟说。他整了整头上的锡纸帽,走到特雷弗身边,把他手里的感应器取走。杰瑞也走过来,扶特雷弗坐起来,给他戴上手铐。

“好了,现在该让他回到现实中了。”阿瑟对兰斯基说。兰斯基点点头,他已经对感应器进行了改进,设置了“恢复”功能,按动“恢复”键就能立即解除幻觉。

“说实话,我有点替他难过。他正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可下一秒钟,他就要面对最不愿看到的现实。”阿瑟说。他看着兰斯基手里的感应器,心想,创造完美幻觉的技术已经出现,早晚会有更多人继续研究下去,并最终改变这个世界。魔盒打开了。阿瑟想像,在新世界里,人人都必须戴上锡纸帽保护自己,以免陷入幻觉之中。

兰斯基按下了“恢复”键。几秒钟后,特雷弗的眼皮跳动了几下,他抬起头看看四周,眼前是一个他无法接受的现实,他惊叫起来。

(完)

7

浏览量:

特雷弗、约翰、罗德和兰斯基是物理学方面的科学家,其中约翰昏迷住进医院。经医院检查,约翰的脑电图是正常的,他和大多数正常作息的人一样——每天清醒16小时,睡8个小时。奇怪的是,典型的昏迷病人与清醒人的脑电图应该是有明显的不同。

警方杰瑞,请来物理学专业方面的阿瑟协助破案。

原来四位科学家一直在研究一种远程感应器,用无线装置影响他人的意识,而不需要通过手术把电极植入大脑,先用磁刺激使大脑细胞接收幻觉,再用超声波脉冲继续传递这种幻觉。一旦成功可制成武器。特雷弗自己偷偷研制出雏形,把约翰搞昏迷,昏迷罗德时,发生意外致死,接着特雷弗又想让兰斯基昏迷,自己获得专利后,将专利毁掉,阻止变成武器。

最终杰瑞在阿瑟和兰斯基的协助下,破案,真相大白。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