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情仇

作者:刘学焕


 

张刚今年25岁,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塑料厂,为国内外客商加工塑料制品,由于他经营有方,厂效益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这天傍晚,张刚下班驾驶轿车往家走,当轿车驶进一条狭窄的街道时,忽然从胡同里钻出一个骑自行车的姑娘,他猛踩刹车,可姑娘还是倒在轿车前,自行车轮被压扁,姑娘的额头也被水泥道抢破,鲜血顿时流到脸上。张刚赶忙把姑娘扶进轿车,拉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大夫为姑娘包扎好伤口,然后开了一些消炎药,说:“只是擦破点皮,不用住院。”

张刚坚持要少女住院,并承诺,压坏的自行车由他赔偿。

吃过晚饭,张刚与姑娘交谈,得知姑娘叫林红,今年23岁,财经学院毕业,在本市宏发塑料厂任厂办秘书兼厂长助理。此刻,林红担心因住院而影响厂里的工作,孙宏发厂长会怪罪她。张刚安慰她说:“这是意外事故,又不是你故意的。难道你们的孙厂长会如此不讲理?”

翌日上午10点多钟,张刚带着一大包营养品来到林红的病房,见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男子正在对林红大发雷霆。此人就是孙宏发。他把林红训斥了一顿,接着便气咻咻地说:“为了不影响厂里的正常工作,你被辞退了。”说罢,悻悻离去。

此刻,林红为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而难过地流下了眼泪。张刚赶忙上前安慰地说:“像这样不懂人情味的厂长,离开他未必不是件好事,既然他无情地辞退了你,那么我现在热情地聘请你为我厂厂办秘书兼厂长助理。林小姐,你愿意吗?”

林红微微颔首,脉脉含情地瞅着张刚,温柔地说:“谢谢张厂长诚聘,我一定不负你的厚望,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

一个星期后,林红康复出院,张刚亲自驾车将她接到厂里,并为她举办了就职晚宴。林红走马上任后,张刚每次与客户谈判都带上她。无论是谈判桌上或酒桌上,林红都是出类拔萃的好手。当客户提出苛刻条件时,林红都能协助张刚及时地化解客户的过分要求。当谈判成功,客户轮番向张刚敬酒时,林红总是挺身而出为张刚代酒。客户们都夸张刚因祸得福,有林红这样的助手,塑料厂会兴旺发达。

常言说,商场如战场,商海风云变幻莫测。张刚做梦也没有想到,订单刚接来不久,客户便纷纷撤走订单,使他一下子损失近百万元。张刚一时急火攻心病倒了。林红将他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并日夜陪伴着他,令张刚感动不已。

张刚说:“都怪我缺乏男子汉的气概,一遭到挫折就顶不住,还让你跟着受累。不过请你放心,等我出院后,咱们再重新开发新客户。山不转水转,我坚信,有你的大力协助,我们厂一定会走出低谷,再创昔日辉煌。”

一个星期后,张刚出院,但身体仍很虚弱。这天上午,林红陪张刚到月湖公园散步。忽然两人发现孙宏发与一个长发女郎肩并肩手挽手地徜徉在湖畔。林红看到这一幕,红润的脸上顿时掠过一层阴云。张刚看在眼里,说:“你现在还留恋宏发塑料厂吗?我看你还很在乎孙宏发的举动。”

林红尴尬地一笑说:“在不在乎已无所谓了,反正我不再是他的员工了。”

张刚说:“如果你想回去,我不会为难你的。如果孙厂长拒绝,我可以帮着做工作。像你这样尽职敬业的人,谁都会欢迎你的。”

林红说:“张厂长多虑了,我感到了有些不舒服。”

回到厂里后,林红说要回郊区农村老家看望父母。张刚说:“这些天把你累坏了,既要照顾我,又要顾着厂里的事情。你在家多休息几天,厂里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翌日,张刚驾驶轿车想去拜访一位叫刘大勇的客户。当他来到刘大勇的食品加工厂,见刘大勇不在厂里。办公室主任告诉他说,刘大勇到宏发塑料厂谈业务去了。此刻,张刚全明白了,刘大勇肯定又与孙宏发做起交易来了。

他不甘心,便驾车直奔宏发塑料厂,他要当面质问刘大勇,为什么如此不讲信义,撤走订单。当他踏上办公楼楼梯时,忽然听到办公室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争吵声。当他来到厂长办公室门前时,不禁大为惊讶,原来是林红在跟孙宏发吵架,长发女郎在一旁冷眼旁观。刘大勇说:“都快成一家人了,还争吵个啥?”

这时,张刚不禁疑窦横生:林红不是回老家休息了吗?她怎么会在这里与孙宏发吵架?难道她还在为孙宏发辞退她而耿耿于怀?那么刘大勇说的话又是啥意思呢?

这时,就见林红愤懑地说:“我昧着良心为你打江山,而你却背着我假戏真做,利用我,耍弄我。孙宏发你给我听清了,你若背信弃义,就别怪我不客气!”说罢,破门而出,一下子撞到张刚的怀里,顿时惊讶地说:“张厂长,你、你咋在这里?你在跟踪我?”

张刚急忙摆手说:“不不不,我是来找刘大勇的,我想当面质问他,为什么不讲信义?”

林红气咻咻地说:“这帮乌龟王八蛋,哪有信义可讲?”

残冬挨过又春风。一个月后,张刚在林红的协助下,走出国门,到东南亚各国招商签订了一千多万元的合同,塑料厂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转眼间国庆节到了,塑料厂放假三天,张刚邀林红一起到他的老家辽西看望他的父母,林红欣然答应。张刚对林红说:“我母亲来电话说,村里有人给我介绍对象,你说我是应还是不应?”林红说:“你都26岁了,该成家了,也好了却父母的心愿,为什么不应呢?”张刚说:“我不想让人介绍,我想自个儿处对象。”林红说:“自个儿处更不错。你看好咱厂里哪个女孩儿了?我可以帮你牵红搭线。”张刚凝视着她说:“我就看好你了。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对你一见倾心,后来在工作中你的出色表现,更令我爱慕不已。如果你不反对,我们可否建立恋爱关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林红连连摆手说:“这可不成。你年轻有为,且心地善良,你应当找一个更理想的恋人,而我实在不配。”

张刚说:“你不必急于回答,即使你不愿意也无所谓,但你一定要帮我这次忙,我已答应母亲说,带一个恋人让她看看,求你假扮一次我的恋人好吗?”林红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10月1日上午,张刚驾驶着轿车,拉着林红来到辽西张家屯。车子刚驶进村中心大街,就见张刚父母及亲朋好友都伫立在大街两旁,就像迎接外国来宾似的迎候着他俩。林红一下车,张刚的母亲就亲昵地拉着林红的双手,问寒问暖。亲朋好友都夸林红长得漂亮,就像电影明星巩俐。

宴席间,亲朋好友频频向张刚和林红祝酒,说他俩是天生一对,祝他俩早日成亲,早得贵子。

傍晚,亲朋好友都陆续离去。张母从一个小木匣子里取出一个红布包,层层打开,里面是一对古老而精美的小铜锁,铜锁上系着金项链。张母将小铜锁戴在林红的脖子上,紧握着林红的双手,激动地说:“这是祖辈留下来的,你和大刚每人一把,希望你们代代传下去,让张家烟火代代延续下去……”

三天假期一晃过去了,张刚和林红返回厂里。为答谢林红热情相助,张刚在金华大酒店订了一桌丰盛的宴席。席间,张刚一高兴喝醉了。林红将他送回住处。张刚拉着林红的手,恳切地说:“红,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吧,我真的离不开你。”

林红很为难地说:“这样不合适。不过我可以晚一些回厂宿舍,等你睡着了我再走,你安心地睡吧。”

翌晨,张刚一觉醒来,下意识地喊了两声“林红”,没回应,他揉了一下发涩的双眼,忽然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封信——

张厂长,首先请你宽恕我的不辞而别。我知道这会使你很失望,或许很伤心,我别无选择,我不能继续扮演这不光彩的角色了,我是个商业间谍。

三年前,我和孙宏发在大学时就相爱了,大学毕业后,我们便双双来到孙宏发父亲开办的塑料厂工作。孙父由于疾病缠身,便把厂子交给孙宏发管理。由于孙宏发利欲熏心,用废旧塑料做原料,产品质量不过关,致使客户流失,仅仅两年的时间就负债累累。就在他极度绝望时,他听朋友介绍说,你经营的塑料厂很红火。为了从你那里挖走客户,他便让我秘密打入你的公司。那天发生车祸,并非意外,而是我故意骑自行车与你的轿车相撞……后来,在我陪你与客户谈判时,便了解了你的客户源,并及时地告诉孙宏发。孙宏发优于你的价格挖走了你的客户,致使你损失惨重,还使你大病一场。在此,我向你赔罪,我不乞求你的谅解,你尽管恨我吧,我是一个坏女人,我不配做你的知心爱人。

令我遗恨的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孙宏发生意做成后,竟然喜新厌旧抛弃我,与那个叫张研的长发女秘书勾搭成奸。也许是老天爷在故意惩罚我,也是我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我走了,那把小铜锁留给你,忘掉我吧,我真的不值得你爱。凌晨,我刚刚接到从马来西亚发来的传真,让你今天就动身赴马来西亚洽谈一笔数目可观的业务,行李和文件我已给你装好,机票也给你订好了,祝你马到成功,事业更加辉煌。

张刚看完信,不禁大为惊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林红竟是个商业间谍,他更没想到半年前竟栽在她的手里。此刻,他不禁对她恨之入骨。然而,再想到三个月来她尽职尽责地为他争取客户,他对她的恨就渐渐烟消云散。他在信中看到她被孙宏发耍弄并抛弃,便对她油然生出怜悯之情。此刻,他真恨不得立刻找到她,向她倾诉内心的感情——他已经原谅了她的过错,并希望他们能化干戈为玉帛,成为一对真正的恋人。然而,时间紧迫,不允许他去找她。

经过两个月的东南亚之行,张刚满载而归。他一回到厂里就给林红打传呼,然而没有回音。这时,他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孙宏发,都是这个无耻之徒毁了林红。他要找到孙宏发,当面痛斥他。然而,当张刚驾车来到宏发塑料厂大门口时,见铁将军把门,一打听方知,厂子已倒闭,孙宏发因受伤而住进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林红因伤害孙宏发被关押在拘留所。

原来,林红离开张刚后,便找到孙宏发,当面斥责他玩弄了她并抛弃了她,并要他用经济补偿她内心的创作。不料孙宏发竟卑鄙无耻地倒打一耙说,是林红先背信弃义,见异思迁,假戏真做,爱上了张刚,而且还到张刚家招摇过市。林红气得当场晕了过去。

林红大病一场,她咽不下这口气,她要以牙还牙报复孙宏发。也就在这时,她忽然接到孙宏发打来的电话,约她在金华大酒店见面。见面后,孙宏发竟一反常态,首先向林红赔罪,接着从包里拿出了一纸诊断书递给林红说,他感到胃特别难受,饭也吃不下,到医院一检查,竟是胃癌晚期,他怕林红难过,故意做出他与女秘书张研亲密的假象,让林红恨他,忘掉他……

此刻,林红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她认为这是孙宏发再一次耍弄她,因此,复仇的怒火在她胸中燃烧。她趁孙宏发往包里装诊断书之时,将准备好的一瓶硫酸泼在孙宏发的身上。孙宏发顿时疼得杀猪般的嚎叫。酒店工作人员立刻打110报警,林红当场被抓获……

由于孙宏发伤势不重,林红未被判刑,只在拘留所里关了三个月。林红获释那天,张刚便驾车去接她。路上,张刚对林红说,孙宏发没有骗她,孙宏发真的得了癌症,已经活不多久了,林红听罢,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两人来到医院,只见孙宏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呼吸困难。他紧握着林红的双手,悲切地说:“红,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让你充当间谍。这是老天在惩罚我呀。”此刻林红百感交集,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你别难过,你要坚强,战胜病魔。”

孙宏发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不行了,临终前我把厂子交给你和张刚,你俩把厂子经营好,我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片刻,他又紧握着张刚的手说:“张先生,我现在把林红托付给你了,她是位好姑娘,希望你好好爱她……”

(完)

32

浏览量:

小说描写了两个私营企业的经营理念,以及林红与张刚和孙宏发之间的爱情故事,展现了两个企业家不同的经营之道、价值观和爱情观,最后产生了不同的结果。揭示出诚信是企业立命之本,也是人生和爱情的真谛。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