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特殊能源、高科新秀

作者:周振权


感恩

 

河北德州地区边远一处碱地上,一个巨姓小村开着打井誓师会,会场上乡亲们激动地议论起来。因为村主任说了这样一段话:

“咱村的巨永久,一个小时候要饭的孩子,在外面当工人干了一辈子,现在退休了,病在医院,心还惦记着咱,寄来两万元钱支援我们打井。咱自己的事,更要好好干……”

这是个穷困村,没出过大款,天灾不断,年年靠国家救济。现在新选出来领导班子,决心依靠国家扶贫新政策,走出困境。村主任提到的这个要饭孩子的两万元增款,让村民心里热呼呼,给誓师会添了一把火,激起一层浪。

“永久可是个有良心的孩子,死爹娘那年,大年三十,家里冷锅冷灶,姐弟两没吃的,对面大婶送去半袋粮,这孩子一直记着。”

“是啊,大婶去世时,他从北京赶来,哪个哭啊,分不出谁是亲儿子。”

“人哪,不管到哪儿,有颗良心,俺看得比什么都贵重!”

村民们议论的那个“孩子”,现在住北京燕化公司,是动力厂的一位退休司机,叫巨永远,今年七十了,有严重关节病,住在小区医院。他黑黢黢的脸,瘦小单薄的身材套在早年的工作服里,更显瘦小,已老掉了两颗门牙,一张嘴就露出醒目的牙豁。

“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他说,“当年乡亲们待我好,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

退休前,巨师傅在厂里开车,老伴在大集体挣点补贴,有两个孩子,四口之家日子过得并不宽余,他常惦念把他养大的家乡父老,村里有什么难处,自己帮得了的,巨师傅总是尽绵薄之力给以支助。他能做的事儿不大,总怀着一片感恩的心,每回都在村里引起很大反响。

例如,他见城里学生都穿校服,样式换过一款又一款,村里孩子还是破衣烂衫。他看不过去,得知厂技校有一堆旧运动服,便找到领导麿嘴皮子,弄出来洗巴洗巴,寄回村里,孩子们甭提多高兴。他看到村里学校的旗杆还是用两根杉篙捆绑起来的,就从单位买了两根废旧钢管,请机修加工,拉到火车站托运。穷乡僻壤啊,一根钢旗杆后来用到了镇上学校。

巨家村老人个个念叨永久这孩子有良心。

巨师傅小时候家里的贫苦是出名的。他母亲嫁过来时候是个半瘫,比父亲小20岁,半瘫女嫁老男人,是穷人的婚配。喜的是得了一女一男,生儿子时父亲已经62岁。

农村过日子靠力气啊,老父病母加幼儿,这个家庭经常揭不开锅。实在没法,父亲带着刚会走的永久去要饭。

“我们要饭只拿个口袋,父亲拉着我在村里一走,人就知道又没吃的了,大爷大妈,大叔大婶们有吃的就一碗半碗地往口袋里倒。我是这样长大的。”

三年自然灾害,巨永久11岁,父母去世,姐姐嫁人了,只存他一个孤苦伶仃。

“我开始跟一个本家大娘过,但人家也艰难哪,不想连累,回家来了。我人小没力气,那时候真是没法活了。”巨师傅回忆道,“大娘家一个姑爷说,永久,饿着可不行,快去找找公社书记吧!”

他很机灵,马上到公社。“余书记,救救我吧!我活不下去了!”

“我一见余书记就‘噗通’跪下,哭。书记问清楚了,马上给县里打电话,县里回话我在旁边听得真真的。说你们那儿这样的孩子有多少?不能饿死一个,报个数上来。

“一共六七个。我们后来去了‘红专学校’,跟着孤寡老人一道喂猪。小命保下来了。

“我没爹没娘,村里大婶大嫂都把我当自家孩子看待。”巨师傅回忆着,“走在路上,旁边有人叫:‘永久,过来!腚都露出来了,婶子帮你缝两针!’‘永久!小子又没吃饱吧,叔家还有一碗糊糊,来喝了吧!’”

穷人孩子懂事早,永久想,不能老依赖人,要自己活出人生。他十六岁跟人闯关东离开了村子,在长白山里种人参,后来参军,最后来到北京燕山石化公司。几十年里随着国家动荡经历了不少世事。

“我没文化,上不了高台阶,但不管走到哪儿,乡亲们的恩情永远不能忘。”

巨永久虽“没文化”,但有良心。他父母死时还是孩子,家里一贫如洗,老人都穿着原身衣裳入殓,坟地上挖个坑,两边砌上几块砖,上面盖块门板,就这样掩埋。冷冷清清,只有一位堂哥每回都陪着他跪着守夜,他幼小的心里始终记着。后来大婶去世,他人在北京,听到消息星夜赶去,带上家里全部积蓄300元钱。到村里,人们都惊讶地问:“永久,你怎么也来啦!”

村里人高看重情重义的人,消息传出,许多人都来了。永久与堂哥在大婶坟头大哭,分不清哪个是亲生,响班也吹得格外响亮,葬事因为他的到来而风光。

回忆到公社余书记给县里打电话一段,巨师傅动情地说,没有共产党,他不能活到现在。

“我开车到德洲,有机会回村看望时,都要把一些主要领导请来,好赖吃一顿。”巨师傅说:“你们代表共产党,救过我的命!我得表一表心。”

巨师傅走到哪儿都紧跟党领导,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在人参种植场,在部队,在燕化公司,都是先进。有一回种植场建参房,扛木板盖顶,挣计件工资,2分钱一块。那时候一分钱也眼红呀!人都抢小块的扛,一天扛八十、一百块。

“我看不行啊,没大块的怎么盖房?我专拣大的扛。一天才七、八块。收入差一大截,有人反映给领导,说不能这样结算,不能叫小巨吃亏。”

“嘿嘿嘿!”巨师傅得意地笑了,露出大豁牙。

“我小学三年级都没毕业,一辈子吃亏在没文化!”巨师傅常这么说。

其实,人的价值不在多识几个字,巨师傅的为人,在乡里交口称誉。一个当年吃“百家饭”的孩子,远在千里之外,年近古稀,仍不忘当年给他一口饭吃的乡亲,一心想着报答他们;他做的事儿不大,但尽心尽力,跳动着一颗赤诚的报恩之心。这叫有德性。

今天的巨家村已不是当年,但乡亲们感动他的这份良心。于是誓师会不用多讲了,大伙都说:

“咱的事不能再叫永久惦念了。村长,你就说怎么干吧!”

“打完井,秋后丰收了,叫孩子上家来看看!……”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特殊能源


北京远郊,燕山脚下,一个特大型石化企业静静地展现在晨雾里,这里厂房成片,管网交织,银塔闪闪发光。“燕化”是国家经济现代化排头兵,曾为“改革、开放”积累第一桶金,享受过国家崇高政治荣耀。

如今,赶超世界水平的新行业、新企业,一马快过一马,“燕山”仍气昂昂站在国家支柱企业之林。

但三十年前,我们有过一段窘迫的时期,职工们一个个为评奖金,调工资,分房子纠结的时期。经历过的人都忘不掉。

那时国家穷困,国企职工以微薄工资维持着低下生活,在“先生产,后生活”口号下埋头苦干。这是国家对人民的亏欠。终于,社会前进的脚步声唤醒了人们对改善生活的渴望,他们开始大胆地,甚至无所顾忌地发出呼声。

这里说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经济境况稍有改善,开始对国企职工给予弥补。一到单位调资、分房时候,下面像揭开了锅。久旱盼甘霖一般哪!谁不想多年的低工资长上几元钱,谁不想早点从窝棚搬进工房。但是,每次分配到基层单位的指标少得可怜。

挣脱了“文革”桎梏后的人们变得敢说敢怒了,他们不再把愿望憋在心里,谁都理直气壮地想望着自己“应得”的一份。

欲望冲决着思想政治的堤坝!难为了那些基层干部们。他们年年要为调资、分房面对这般汹涌的洪流,他们煞费苦心研究分配方案,焦头烂额应对怒气冲冲的职工。而党内的“不正之风”和“腐败作风”更给“僧多粥少”的矛盾火上加油,成为一个个危险的“管涌”。

可就在那时期,公司引进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大工程一项接着一项,全都如期完成,公司面貌日新月异,生产大踏步地发展。

我好奇的是,在那种境况下,我们的职工队伍是怎么凝聚到一起的,顽强的战斗力是怎么产生的?

这或许是一个深奥问题,我却想起一个人,我们单位的政治部主任陈三娃,还有他挨一个年轻工人一记耳光的事。

 

陈主任是门头沟人,高个,长脸,黑中显黄,缺乏营养的样,一副老农相。他真是农民,二十岁不到就当生产队长,长期体力劳动使他在明亮的办公室显得动作笨拙。当队长那阵,他一心“学大褰”改变家乡面貌,带头苦干,他的拚命没少落社员们的怨骂。但调走后村人又常念叨他,不光因为粮食产量提高,更称赞他为人耿直。“文革”时期他在城里一家工厂当车间主任,也靠边儿站。但金子总会放光,“三结合”中被工友拥上主席台。陈三娃做工作跟他做人一样,没有什么“花招”,只是老老实实办事,党怎么教导就怎么做。老陈调离该厂前,工友们来看他,知心话聊到深夜。

他干部生涯的第三阶段就到了这里。

他的调动是出于城里领导关心,他有个病弱的妻子还在农村,需要照顾。

陈三娃被分配到一个数百人的科研单位当政工干部,公司发展迅速,干部流动如流水,三年后他升任政治部主任。

那时公司基层状况就如前面所述,政工部门已不再“风光”。“政工办”名声好听,实际已是吃力不讨好的部门。陈三娃一年到头忙于“代表会”,“表彰会”,节日庆祝会。还有突击任务诸如“计划生育”,“救灾捐款”,“义务献血”等等,等等。政工部门要动员,要组织,要总结,要上报。工作烦琐绝不能马虎,事情再小都有“政治影响”,需要饱满的工作热情。

这倒不算什么,本职工作,何况还是党员。陈三娃不适应的是他三十年来信奉的马列主义现在被人看做“狗皮膏药”,他苦口婆心做思想工作爱听的人已经不多,他严肃认真、激情满怀的发言竟然招来哄笑。

“马列主义你别跟我说,耍嘴皮子我也会!”有的人会当面顶撞,“多弄几个指标来给大家长工资比什么都强!”

作为一个有多年锻炼的党员干部,他的信仰天天经受着人情物欲的折磨和考验。

陈三娃是个老实人,他不会“花”招。马列主义你们不信我信;党的原则你们不要我要;思想工作你们不重视我重视。

职工们看到,一到调工资,分住房,晋升职称这些令干部难熬的关头,职工思想情况最复杂,总会有些人“摆不平”,男的骂爹骂娘,女的哭哭啼啼。一些干部能推则推能躲则躲,成、尤怕晚上找上家门。陈三娃怎么做?他的身影频频出现在车间,宿舍,科室,听人诉,与人谈。这种时候能挺身而出,就像战士冲锋陷阵一样需要勇气和忠诚。他被骂得狗血喷头不是一回两回。陈三娃他没有退缩。

“国家无奈啊,欠账太多!”他对自己的做法解释说:“跟对待家里病人一个道理,他疼得嗷嗷叫,你没有药到病除的手段,在他身边挨骂也是一种关怀。”

他相信,我们的事业多少急流险滩都过来了,今天的困难局面也会过去。

在单位里,陈三娃“官”位仅次于党政一把手,有好事的职工打听他的家庭生活。

陈三娃还是原来的陈三娃。比如说,公司里里有不少人靠走门路,能把七大姑八大姨从天南地北调到北京。陈三娃的老伴近在咫尺,却一直“两地分居”,直到一位领导知道后发了话,才得以从门头沟调来,他感谢组织关心,又惴惴不安于享受了特殊照顾,便把老伴安排在西山坡一个单位里做临时工,扫马路擦厕所。他家住在哪儿?公交总站山坡下,有个十年前迁走的县办企业留下的几间旧房,不要说“三气”,连厕所都在外边,那里是最没本事职工的栖身之所。他在那儿一住5年,直到企业分房“未班车”有了新规定,“名正言顺”地分得一套两居室,才“心安理得”地住进新房。

这些都属陈三娃私生活。要不是被打听的人传了出来,知道的人很少。他总说自己出身农村,要求不高。但在旁人看来,以他的官职地位过这种“苦行僧”式的生活实在难以理解,简直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一些“官场上人”觉得和他没有“共同语言”,嘲讽他“比布尔什维克还布尔什维克”。陈三娃自己却很坦然,习惯于简简单单的生活,忙忙碌碌的工作。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终于有一天,他的生活被一个事件打破了。单位里爆出新闻:陈三娃被人打了。

有个新来的汽车修理工,是个浑身带刺蛮不讲理的主,他常哇哇:“这年头当官儿的几个不为自己!”

他为什么打陈三娃?说来好笑。他想要调办公室当科员,认为这种事只要有熟人,底下通融通融便可办妥。果然有人来找陈三娃了。一个不行再来一个,礼物一回比一回值钱。陈三娃很生气,他最见不得这个,把共产党看成什么啦?办事还要不要原则?东西他没本事退回去,老办法,交给食堂。这扇后门硬是叫他堵死了。

事隔不久,一个早上,在单位门口,正人多时候,那小子给了政治部主任一记耳光。

堂堂政治部主任当众被打是从没有过的事,更难让人忍受的是个别头头背后竟怪他处事“太死板”,这个老共产党员感到从没有过的孤独。

然而单位职工群众的反响却不同往常。他们平时对老陈有诸多不理解,常常批评甚至谢谢笑话他,觉得他太“教条”,太“马列”,但发生这件事情后,纷纷站到了他的身后。不知怎么的,大家突然从心里产生一种感情,要为陈三娃讲句公道话,好像自己早该这么做的,长期以来,骂是骂,大家心里是”有根称“的,实际上对陈三娃是暗暗佩服的。

一时间单位里传开关于陈三娃的许多好话,最后都这样概括:“老陈人不错!干部都这样风气就正了!”有些人到办公室来骂那小子,要求严肃处理。陈三娃到这单位以来,第一回感觉到群众离他是这么近,他得过多次嘉奖,没有现在这样令他热血沸腾,他被职工们的真情感动,甚至受宠若惊了。

“没事,没事!大家放心。……都回去上班吧。谢谢,谢谢!”陈三娃把人让出去,不想把事闹大。

事情却在那个打人青年家里闹大了,于是引出另一段故事。

 

第三天早上,一个年青女子来到陈三娃办公室,叫了声“陈主任”扑通跪下。

“陈主任!我替弟弟来赔礼道歉!“女子跪地不起。

“快起快起!”陈三娃急忙拦住自称姐姐的女子,拉过一把椅子。“有事说事,这是干什么呀!”

“我弟他浑!做了对不住陈主任的事。”女子羞愧地说。“本来要叫我弟亲自来赔礼。昨天爷爷气得让我爸把他捧了一顿,现在还下不来床”

“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能打人!”

“陈主任,你原谅我弟一次吧。他也可怜,心里憋屈啊。”

老陈纳闷了,打人的怎么倒“可怜”和“憋屈”了?

“我弟三十了,好不容易处了个对象,是我们厂的女工,谈两年了。去年新来个销售科长,常带她出差,不到一年她就跟科长结婚了。”姐姐叹了口气说:“我弟天天在家酗酒,嚷着一定要调到科室,当工人娶不来老婆!……”

“……”

“爷爷也心疼,他已经八十五了,只有这么个孙子。但我们家有个规矩,谁也不能当他面说共产党一个‘不‘字。听我弟打了陈主任,老人气坏了。你不知道,我爷爷的命是共产党员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陈三娃不解地望着她。

“我爷爷从前在成都部队当兵,开汽车,年轻时也很调皮,新兵营出来谁也不敢要。”主任递来一杯水,听女子说下去:“后来被他班长要去了。班里全是党员,没一个瞧不起他,还待他特好。我爷爷重感情,人心都是肉长的,他立志在班里干出个人样儿来。”她平静了一下,接着说:“……预报昆仑山里将大雪封山,上级命令给山里部队紧急送一车给养。班长接下任务,我爷爷坚决要求跟班长一道出车。任务完成了,但回来路上下了大雪,车被埋在深山。……又冻又饿,两人知道出不去了。我爷爷在昏迷中触到一只手,班长塞过来的半个馒头。就是这半个馒头,救了我爷的命。……可是那位班长,姓孙,叫孙国华,河南兵,才二十三岁,他走了。……”

办公室里十分安静。

“我爷在部队超期服役,开了七年车,有危险任务谁也争不过他。转业回来时他不戴军功章,只捧回班长的遗像。现在还挂在他房间的墙上。在我们家说什么荤的素的都行,谁说共产党一个‘不‘字,老爷子当面开骂。电视里播放贪官的新闻,他立刻关机。”

女子喝了口水,顿了一下,缓缓地说:“我爷一定要我弟来下跪认错。弟起不来床。爷叫我来。我说不,多丢人啊!。老爷子气得胡子抖起来,说你不去我去。我给孙班长赔礼道歉去!我只好来了。我知道不好,都什么年代了,还行这个!但……人老了,脑筋糊涂。……”

陈三娃慢慢从椅子上起来,走到窗前,遥望青山。他感到有双温暖的手,抚慰着他的心,好像有一股新的力量注进体内。

“……爷爷是老了,但不糊涂。”他又像解释,又像自语,“孙班长还活在他心里。……”

听完他姐的叙述,陈三娃好像站到前辈共产党人面前,心里感到惭愧。比起先辈们的奉献,自己这点委曲算得了什么啊!他转向那位姐姐:

“姑娘,照看好你弟的伤。回去把我的话转告爷爷,”陈三娃下保证般地说:“请老人家放心,只要他孙子在我这儿,一定会像爷爷一样,成为好样儿的!”

后来,那个年青在大家帮助下变了个人,脾气改了,又上了成人大学,他刻苦钻研,几年后出息成修理进口汽车的高手,被评为公司青年职工的先进榜样。

 

陈主任的故事一直在我脑里。我似乎看清楚,为什么在那个窘迫年代我们的企业还能取得节节胜利。

我们的队伍有着一种特殊能量。中国共产党在为人民事业长期奋斗中,无数优秀儿女用顽强奋斗、不怕牺牲的榜样宣示着正义和真理的力量,这种力量凝结人心,转化为强大能源积蓄在人民心底。

“人心都是肉长的!”

这种能源看不见,却威力无比,用之不竭。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高科新秀

——记北京市劳动模范,燕化高科公司高工王素玉

 

王素玉是燕山石化高科公司中年女科研人员,温和、沉静、随和,一个十分低调的人。

她1992年从天津纺织工学院毕业,先分在聚酯厂研究所,后随机构重组调到树脂应用研究所,无论跟着师傅还是独立做题,踏实、刻苦是她的一贯的工作表现。一晃,十年时间像流水一样过去。

生活的转折发生在2002年,燕山石化公司大刀阔斧重整科研机构,决心借重科研的创新力量,为危机四伏的企业开拓新路。在此之前,命运之神没有给王素玉任何机遇。她一直是个平平常常的人,以致当了劳模,单位里一些人对王素玉仍然“印象不深”。

怎么这样介绍一位中国石化总公司和北京市的双料劳模?

怎么这样写一位第一次承担研究课题就取得突出成绩,她开发的《双组份纤维用高密度聚乙烯1508S》性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仅2010年一年就为燕化公司新增效益6千多万元、实现利税90多万元的科研劳模?

在改革事业中,千千万万普通人由寻常变得不寻常,今天的高科公司正在延续这样的故事。

2015年燕山石化公司成立高科公司,这是一个以创新求发展的改革决策,高科公司被赋予为燕化公司开拓希望之路的使命,王素玉他们的工作受到公司高层从没有过的重视和支持、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激荡在每个科研人员心中。王素玉和研究所同事们精神状态全都变了一个样。

整个单位像上足发条的钟表,每个齿轮都在“咔嚓咔嚓”地转动。

"以前我们这种小单位哪能见到公司高层领导啊,”他们说,“现在不一样了,公司罗董事长经常来,带着公司各部门领导,一问研究工作进展,二问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

公司领导的指导及时、深入而给力。

笔者采访中,几乎人人都在喊“工作紧张!”“太忙了!”“时间不够用!”

这是真正的拼搏,这是真正的创新求发展。

 

成立高科公司既是情势所迫,又是大势所趋,说来话长。

王素玉从事的合成高分子材料研究,名字听起来很高深,但过去在燕化公司并不吃香。燕山石化是国家老资格特大型国企,这里有多套重点引进装置,有全国知名的炼油厂、化工厂、橡胶厂。公司靠着它们财源滚滚,为国家上缴巨额利税。燕化的汽柴油、聚丙烯、聚乙烯……都是国家紧缺产品。一到节假日,职工们欢跃着分鱼分肉真忙。这是燕化公司在计划经济下最美好的时光。

国外合成高分子材料研究如火如荼,新产品日新月异,刺激着、开拓着世界新市场,也充斥在中国市场。但在这儿,在全国最大的合成高分子原料基地,人们陶醉于燕化产品“皇帝女儿不愁嫁”。

燕化领导层中少数有专业眼光并深谋远虑的前辈不遗余力地上下呼吁,筹建起国内第一个树脂应用研究所。几十年来,我们的研发人员没有停止过努力,获得了不少国家和部市级的科研进步奖项。但在以GDP论英雄,以经济效益排座位的大气候下,公司决策层着眼大厂大车间的高产值,合成高分子材料研究得不到战略层面的关注。有没有它“无伤大体”。

王素玉的事业心跟着她的专业,随着时光飘流。

市场是无情的。改革开放一来,各省市抓住时机争先恐后地发展和追赶,燕山石化的优势地位风光不再。面对严峻形势,公司上下奋力拼搏的努力是感人的,年年艰难夺取着改革和生产的小步发展。然而成绩固然难能可贵,企业的日子一年不如一年,影响着职工队伍的情绪。

新世纪的燕化公司领导对企业危机四伏的前途有格外清醒的认识,对改革有更睿智的分析。“科学发展观”,创新求发展的新思路照亮了公司深化改革的方向,一个雄心勃勃的战略决策在燕化高层醖酿成熟——以合成树酯材料研究和开发作为企业发展的突破口。

“公司领导这一决策有远见,改革措施很有魄力!”树酯应用研究所一位课题组长对笔者说。

他在纸上画了一个方块,解释道:“比如,这是我们公司生产的树酯高分子粒料。每吨卖1.7万元。”他又画了一个方块:“我们用高分子技术加以改性,比如加工成碳纤维粒料,价格提高到17万元。10倍的增益。”他又画了一个方块:“如果做成碳纤维制品,防弹衣什么的,每公斤值1.2万元。看看,几何级数的价值增长。这是什么样的财富创造力!这是科技的创造力!”

他引用的是燕山石化公司罗董事长在阐述改革新思维时的一段话。

燕化公司发展的希望就寄托在这里。

“董事长说,现在我们不忙吃第三块,先吃第二块行不行?这是我们高科公司可以搏一搏的。说得在理,就得这么干!”

这位课题组长话里流露出对现任公司领导的信任和钦佩。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读者会催问,写到现在,怎么还不见主人翁王素玉闪亮登场?

王素玉实在太忙。

笔者第一次电话联系,她说正在准备下周出国进行专业交流的资料;十天后第二次电话联系,她说对不起,正在市里化学所开着会;第三次不打电话径直闯进树酯所,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大忙人,党办主任放下电话无奈地说:“不好意思,王素玉正在与浙江大学教授讨论她的一项开创性研究课题。”

才几年功夫,平平常常的王素玉变成一个与全国著名研究所和高校频繁交流的课题组长,跻身于一流学者和教授中讨论关于她的研究项目!

这是原来那个王素玉吗?

王素玉来到燕化,有十年时间是在聚酯厂的氧化中试车间搞聚酯切片,厂里发不出奖金要科研人员自己去争的时候,她们被销售部门差遣到用户厂里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售后服务。2002年燕化公司进行研究机构重组,揭开了改革序幕,王素玉调到树酯研究所。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来到树酯所,王素玉不仅是调到一个陌生的单位,也是研究领域的大转变,新的专业知识、新的研究技能须要她重新学习掌握。她已经不是刚出校门的学生,是位孩子妈了。王素玉仍然是个温和低调的人。工作中一如既往地刻苦、认真。

“刻苦”和“认真”是一切成功人士的基本特质,能够做到,做实,持之以恒的,只有最质朴的人。王素玉不知道自己能做成什么,但她会坚持。

在新单位,跟了新师傅(课题组长),她默默的吃苦耐劳精神,孜孜以求的钻研精神,她向年轻人、向工人学,没有一点知识分子架子,赢得师傅的赞许和期望。

2006年,树酯所选派王素玉出席粉末涂料年会,并交给她任务在会上介绍燕山石化公司新产品LD400。初次出战,重任在肩,她激动不安,一路都在熟悉资料,推测客户可能提出的种种问题。虽然这个产品的开发,是她做的调研,还是惴惴不安。江浙的的美景在车窗外旋转勾引,她自幼着迷南方景色,此时此刻她连眼都不抬。

王素玉完满地完成任务。LD400在会场上引起广泛兴趣,她对客户的提问有问必答,头头是道,许多回答都想到客户前面去了。一位老板连连点头说:“燕山石化有人才,有水平!”

王素玉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企业科研人员是复合型的,王素玉他们在学术交流会上是学者风度,在实验室里什么脏活累活都干,他们还必须与市场紧密联系,身兼调查员、销售员和技术服务员。王素玉他们是初出茅庐的无名之辈,而客户永远是上帝。她们好心的服务和和必要的调研,常常一连几天连电话都打不进,好不容易接通,话还没说完就被当成骗子“啪”地挂断。

“这是最难受的!”钱鑫说。她是跟王素玉时间最长徒弟(研究所里都把科研助手叫徒弟,那怕她已经独立带题}。“有一次我们给一个江阴的老总打了三天电话,就是不接,我受不了这种窝襄气。王师傅说这厂很重要,还得联系,她接着打。手机终于响了,我心跳得厉害,怕被挂断。对方嗓门很大,他说他现在在成都,明天要飞广州,上午有点时间,能赶来就谈谈。”

“那时候已傍晚快下班了,这不存心吗?”钱鑫是个娇小瘦弱的女子,说话还有余忿。“我师傅说,这是个大客户,要拉住,赶劲,买机票!我们急忙准备,大冬天,第二天清晨四点赶到机杨,搭上一架飞成都的加班机。那老总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宾馆,在飞机上我们紧张地查地铁路线,转了好几条线出来,没有公交车,已经十点了,我急得冒火啊,央求一辆同路的私家车,人家发善心把我们捎到目的地。”

“结果怎样?”笔者的心被提着。

“有收获!”钱鑫笑起来了。“那老总是个胖子,抽着雪茄,在烟雾后面不冷不热地看我们。师傅一点不生气,不慌不忙地道出他们产品存在的要害问题,点明他们外强中干的市场形势,并拿出资料告诉他我们的新产品可以帮到他,让他在同行中保持领先。一席话说得老板目瞪口呆,雪茄烧到手指还不知道。他听完站起来和我们握手,要请我们吃饭。师傅说吃饭就免了,我们还有几个厂要跑,方便的话,帮我们找个车。”

钱鑫说,这个老总后来成为燕山石化公司的忠实客户。他的手机一打就通。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王素玉参与的第一个课题是无纺布。

人们的生活质量迅速提高,市场不断变换着新品种。国外产品以新颖博取高端用户眼球,新潮人群不惜高价竞相购买。我们的“大路货”产品,却在为蝇头小利互相挤压。

2009年王素玉走访江浙客户,发现一家大厂正在使用国外一种双组份高分子原料。由于该料制品柔软度、卫生性、舒适性都优于一般,深受消费者欢迎。仅婴儿尿布一项,国内用量十分庞大,还在快速增长。

王素玉立即反应:“这么好的项目,别人还没干,我们必须抢在前面。”

作为一个有责任性企业研发人员,王素玉培养着灵敏的市场嗅觉。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课题组长,她决心拿下这个效益可观的项目。

2010年,《双组份纤维用高密度聚乙烯1508S的开发》被批准为中石化级课题,王素玉任课题组长。争分夺秒,她立刻展开样品比对、产品结构性能测试分析、助剂配方体系调整等一系列紧张、艰苦的探索研究,把数据拿到公司14万吨/年淤浆法低压聚乙烯装置上进行试生产,有问题再回去研究。一年后,终于成功生产出PE/PP双组份纤维用高密度聚乙烯1508S专用料。这种材料制成的无纺布,具有粘合温度低、面层光滑、平整、柔软,皮肤接触感舒适等特点,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当年就为公司新增效益6361万元,实现利税90万元

初战获胜,提振了王素玉的信心,她给自己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研究目标。

大气污染对人民健康的危害越来越严重,高效空气过滤、医用口罩等制品成为保障人民健康的紧缺物资。但这不是一般商品,涉及健康卫生,有严苛的医药标准。通常的专用料挤不进这个市场。

诱人的商机摆在面前,看谁有本事分得这快蛋糕。

王素玉也没有干过,但为燕化拼搏的使命要求她迎难而上。作为一名科研人员,她在专业上也有求战的渴望和雄心。

2014年,王素玉在以前的“氢调法熔喷聚丙烯无纺布专用料开发”项目基础上,把研究触角大胆深入到催化剂体系和聚合机理,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魄。她带领项目组成员在聚丙烯小聚合装置上进行上千次试验及样品的评价工作,确定催化剂体系和聚合工艺。

同时,王素玉很好地利用燕山石化公司在社会上建立的合作关系和大企业形象资源,一次又一次跑中纺科院、跑中科院化学所等单位,向教授专家请教,和测试人员探讨,废寝忘食。

人们看到,一种具有低气味和高过滤效率性能的、受市场欢迎的高档材料,又被王素玉攻克。

是的,又被攻克!近10年来,王素玉主持或以主要成员参与了50余项科研课题,其中19项为中石化级项目,开发出十多种聚丙烯、聚乙烯、聚苯乙烯专用料,多次获得中石化科技进步奖和燕山石化科技成果奖,共发表论文和专著13篇。

人们只看到王素玉科研成果丰硕,她吃了多少苦,迈过多少坎,只有她自己和课题组成员知道。多少折磨人的失败,多少个熬心沥血的日夜,非专业人是无法想象的。可以说,每一个课题都是一场攻坚仗。

高科公司于2015年正式批文成立后,研发项目有了新的高起点的布局,压力骤然增加。高科公司在逆境探索前行,科研成果,经济效益,人才成长,在谨慎评估中初步显现。科研人员个个勇往直前,正以平常之人做着不平常事。

王素玉和她的团队在拼搏中锻炼成长。


21

浏览量:

《感恩》篇讲的是北京燕山石化公司的一名退休师傅感恩回报家乡的故事;《特殊能源》讲的是改革开放初期,北京燕山石化公司的政治部主任陈三娃廉洁奉公、恪守本职、忠于党的先进事迹;《高科新秀》讲的是是燕山石化高科公司女科研人员王素玉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