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人和老干部

作者:胡周崇


我们东方厂是个国营大厂,厂里有两位名人,一位绰号叫“老工人”一位绰号叫“老干部”,人称“东方二老”。

老工人是大跃进那年,从农村招工进厂的。当时他年纪轻轻,由于长相显老,成天穿一身工作服,戴一顶前进帽,所以人们都叫他“老工人”。

老干部是改革开放后,进厂的大学生。由于他总是扳着一副“阶级斗争”脸,十分严肃,喜欢穿一身中山装,满口的大道理,所以人们都叫他“老干部”。

两人虽然都称“老”,但经历大不相同。老工人几十年如一日,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他一直是车间的小组长,成天三班倒。每天他都是提前半小时上班,拖后半小时下班。他以厂为家,常年吃住在厂里,每次厂里加班加点、义务劳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所以,他年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次次评劳模都是榜上有名。老干部年纪轻,有文凭,运气也比较好。他进厂时,正是讲干部年轻化、知识化的年代。因此,他提拔得很快,进厂没多久就当上了副厂长。后来老厂长退休了,他就被扶正当上了厂长。他这人精明能干,办事果断利索,而且脑子灵,办法多,所以没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他,是一个有魄力、有能力的企业干部。

上个世纪末,企业效益不好,别说生产经营了,就连生存都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为了能让企业走出困境,上面给厂里制定了“下岗分流,减员增效”的政策。对于这个政策,老干部执行起来,不仅雷厉风行,而且十分果断。为了能把这个政策顺利地执行下去,他突发奇想,让老工人带头下岗。他还蛮有理由,说:“他是劳动模范,他不带头谁带头!不然,这别人的工作还怎么做?”并称其做法是“壮士断腕,忍痛割爱”。

下岗的名单公布以后,工人们看了议论纷纷,都很气愤,说:“真是天下奇闻,哪有让劳动模范下岗的?”并且还说:“经是好经,都让这帮歪嘴和尚念歪了!”

虽然工人们这样议论,但老工人面对下岗,却十分坦然。下岗那天,他带着徒弟绕厂走了一圈。他的徒弟是顶替进厂的青工,曾经跟着他当了几年学徒。说起他的徒弟,那在厂里也算是个名人。他上学时就调皮捣蛋,不好好读书。家里是没办法,才让他顶替当工人的。他进厂后,更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气死领导,难倒法院”。厂里也是没办法,才让老工人带他的。说来也奇怪,自从他跟老工人学徒后,立刻像变了一个人。也真是应了那句话,跟啥人学啥样。他曾问师傅,你为什么那么爱厂敬业。师傅说,咱们是工人,工厂就是咱们的家。家业兴旺,咱们就好。反之,工厂垮了,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他认为师傅讲的这些话很有道理,所以也暗暗发誓,要做个像师傅一样爱厂敬业的好工人。

这天,他们绕厂走了一圈,然后在厂门口的土坡上坐了下来。这里居高临下,可以俯视整个厂区。老工人望着厂区,十分激动,不由的回忆起当年建厂时的情景来。他说,当年这里是一片荒坡坟地,还时常有狼出没。他和老一辈职工来到这里以后,铁丝网一拉就是围墙,帐篷一支就是住房,寒冬腊月就靠点堆篝火取暖。就这样,他们硬是白手起家,靠人拉肩扛盖起了这座大工厂。至今,厂里还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

   当年这里是墓场,

   野草丛生好荒凉,

   夜半三更鬼火闪,

   光天化日狼扒窗。

 

   如今这里是工厂,

   高楼林立路宽广,

   林荫树下人欢笑,

   到处歌声和花香。

         

   荒坡盖起大工厂,

   地狱变成美天堂,

   东方工人放声唱,

   咱们工人有力量!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说着,说着,老工人脸上的泪水淌下来了。他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有些伤感、也有些悲壮地对徒弟说:“再过几年我就退休了,让我下岗,我没意见,只要企业能渡过难关,只要企业能生存下来。徒弟呀,我的好徒弟,你没下岗,可千万要珍惜啊,决不能让企业垮在咱们的手里!”

见老工人这么伤心,他的徒弟心里也不好受,也是眼泪汪汪的。说实话,他的徒弟这还是第一次见师傅这么伤心。如今,他听了师傅这么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更加感觉到了肩负的责任和重担。他觉得师傅身上有许多东西,值得他学习。也是啊,老一辈职工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不仅给新一代职工留下了丰富的物质财富,还留下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

说来也有意思,世界上的事情有时还真那么奇怪,还真就那么巧,叫人不可思议。这边,工人们刚骂老干部是“歪嘴和尚”,把经念歪了,那边立刻就有了反应,他的嘴还真的就歪了。一天下班洗澡出来,冷风一吹,他觉得半边脸麻木了,失去了知觉,嘴也歪到了一边。人都爱面子,怕人笑话,他也不例外。于是,他就成天捂着个大口罩四处求医。但他跑遍了市里的大、小医院,也没能治好这病。他这病,就是面瘫。用迷信的话讲,这是中了邪气嘴才歪的。虽然他不迷信,不相信这些,但是心里也很着急。因为嘴歪着,成天捂着个大口罩,也不是个办法呀。而且不抓紧治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还会落下终身残疾的。也是有病乱求医,有位上海来的老职工给他提供了一个偏方,他就急着试开了。这偏方很简单,就是用金戒指勾住嘴角,然后用一根绳子拴在耳朵上,用这种方法来把歪的嘴拉正。但是他很失望,这偏方也没效果。

要说治面瘫,厂里有一个人可是这方面的“专家”,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老工人。老工人有个祖传秘方,就是以毒攻毒,用五毒(蛇、蝎、蜈蚣、蟾蜍和壁虎,也有说是用蜘蛛)作药,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厂里的一位青工腿上长了个癞疮,打针吃药都不见效。他一副膏药,就解决了问题。厂里的几位职工得了面瘫,也都是他治好的。所以,他在这方面名气很大,附近许多人都是幕名而来,找他治病。他为人治病,也是有求必应。他说,他理解病人的心情,因为这是“面子工程”。

老工人能治面瘫,老干部是厂长,当然是知道的。为此,妻子也三番五次劝他去乡下找老工人。但他拉不开面子,一直没去。他说:“我这样无情,把人家都撵下岗了,怎么再好意思去找人家治病呢?”

工人们见老干部这样,有心疼的,有担忧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说这是报应。特别是老工人的徒弟,更是拍手称快。他说:“活该,谁让他叫我师傅下岗呢?就让他这样一直歪着吧,也让他长长记性,给他个教训,让他抱憾终身!”

为了让师傅也高兴一下,他还专门跑了一趟乡下,把这件事像“喜讯”一样告诉了师傅。老工人下岗后,就回了农村老家。他说,多年来,都是老伴一个人在家里种地、带孩子,操劳了一辈子,他也该回去帮帮她,让她歇歇了。这时,他听徒弟上门来讲了此事,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勃然大怒。他拍着桌子说徒弟:“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儿来告诉我?人家是厂长,厂里几千号人,都指望着他呢。他肩上的担子本来就重,怎么能让他为这事再背上思想包袱呢?再说,他是一厂之长,这样嘴歪着,也影响企业形象啊!救人如救火,这事儿一刻也不能躭误!”于是,他连夜动身,带着自制的药和徒弟一起赶回了厂里。

由于来的及时,贴了几副膏药,老干部的病就好了。对此,老干部的妻子十分感激,说丈夫是小心眼。老干部也很惭愧,对妻子说:“真是自愧不如啊!你看看人家老工人,那才是工人阶级的胸怀呢。”

事后,老工人也表杨了自已的徒弟,说:“幸亏你报告得及时,不然就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这件事在厂里传开后,大家对老工人的做法没有不竖大姆指的。

这件事发生以后,老工人的徒弟对他的师傅也更加敬佩了。           

亲爱的读者,你知道老工人的徒弟是谁吗?他不是别人,正是笔者本人。


13

浏览量:

一个名叫“东方厂”的企业,是个国营大厂,厂里有两位名人,一位绰号叫“老工人”一位绰号叫“老干部”,人称“东方二老”。这一短篇小说,通过“老工人下岗”、“ 老干部生病”、“老工人治病”等几个情节的描写,刻画出了一位爱厂敬业的老工人的形象,展示了工人阶级的胸怀和觉悟。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