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愫在冲压中萌生

作者:吴国林


陈秋婷来到厂门口,她不禁皱起了眉头。手推车、三轮车等形形式式的早餐摊档,一窝蜂挤到厂门口两边,赶着上班的员工三五成群,熙熙攘攘,急匆匆选择自己喜爱的餐点。一些厂家和劳务公司又赶来凑热闹,在附近摆开档口招聘工人,把本来并不宽敞的厂门口堵得乱七八糟。

这个时候,一辆车身两旁都悬挂着招工广告的小货车鸣着喇叭来到厂门口旁边,车上的人手持着“大声公”呼喊着:“喂!大型电器厂招工,福利好,待遇高,领取招工简章有抽奖,见工即发大红包,大家不妨来看看……”

    陈秋婷的气不打一处来,汗水透湿的工作服黏黏地沾在身上,脸上的几串汗珠像是小虫子蠕动着,她气呼呼指着门卫质问:“你做什么的?人家都堵着厂门口来抢人了,你也不去管一下?”

    门卫辩解说:“不知跟他们说过多少遍了,天天都这样闹,烦死人!”

    陈秋婷瞪着门卫:“你跟他们凶一点,看他还走不走?”

陈秋婷气得直跺脚,她拨通仓库的电话:“车队长吗?你马上找人开两部大货车停在厂门口,左面一部右面一部,把那些摊档都驱赶开去。”

    上班好一会儿,陈秋婷正在车间巡查,陈总来电话告诉她,有一位工业学院的大学生来应聘设计,叫她带他去车间看看。陈秋婷感到有点厌倦,这些人兴致勃勃来,看了灰溜溜走。她都习惯了,有点本事的人,谁会看上这间村级工业园的厨具厂?

“你是陈助理吗?”陈秋婷转过身,发现一身帅气的梁旭。她微笑着说:“你好,我叫陈秋婷!”

“我叫梁旭,听陈总说,你很能干。”梁旭客套地说。

    “他还说了些什么?你别听他吹水。”陈秋婷突兀地说。

    “看样子,你们厂的生产很不错。”

    “订单不少,还经常要加班。”

    “听说这里开办才两年,发展得真快。”

    “不要以为这样的生产很了不起,客户一旦停止订货,生产就很被动,何况客户经常拖欠加工费。”陈秋婷喃喃地说。

    “每个企业,都不会一帆风顺。”

    “陈总跟你说的?”陈秋婷斜了梁旭一眼。

    “我在网上了解的。”

    “你觉得我们厂有发展前途?”陈秋婷盯着梁旭问。

    “你们没有想像中的糟糕,别的厂也没有想象中的完美。如果缺乏了解,我也不来了。”

    “希望你的选择没有错。”

    梁旭彼为认真地说:“企业那么多,选来选去也不一定选得准,刚离开学校,经历也是一种收获。”陈秋婷摇摇头:“唉!一副书生相。”

冲压车间里面,十多台冲压机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平直的板材缓缓通过冲压机台,随着机械有节奏的急速冲压,一个个坯件欢快地跳跃出来,操作工忙碌地将坯件放到旁边的手推车上。

    “场面真有气势。”梁旭略带兴奋地说。“耳朵都震聋了,你不感到讨厌吗?”陈秋婷皱着眉头问。

    “你不也习惯吗?”梁旭不以为然地说。

    陈秋婷用手撩一下头发,平淡地说:“我没有办法,我不是本地人,读书时转换了好几间学校。高考落败之后,只好早早参加工作。”

    “读书少未必没有本事,读书多未必有本事。”梁旭感叹道。陈秋婷一脸疑惑:“这个人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陈秋婷是陈总的助理,她接触过不少来见工的人,都免不了询问一下工资待遇。梁旭却只字不提,只顾着了解生产的情况,还掏出笔记本来记录,时不时用手机拍摄不同的生产场面。

    一台台手推车载着满满的坯件急速地运走,突然间,有一台手推车歪斜了一下,一大叠坯件轰然掉在地上。几乎是与此同时,前边不远处传出一声尖叫声,“哇……”凄厉的声音盖住了冲压机响雷般的轰鸣。有人匆忙奔跑着,陈秋婷猛地冲了上前,她呼喊着:“关机,马上关机!”

梁旭惊呆了,刚才还是整然有序的车间,忽然乱成一团。原来,一位操作工不慎被压断了手指,几个人忙着将受伤的操作工送去医院。梁旭用手机将过程拍摄下来,同时附了一段伤感的文字,随后发到朋友圈。陈秋婷忙着安排生产,谁也没有留意梁旭的离去。

梁旭灰心丧气地离开厨具厂,他无法接受这触目惊心的场面,原来满怀信心的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来的。他的心情很混乱,这么规模宏大的生产车间,谁也没法知道下一秒钟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太恐怖了。

 

第二天,梁旭睡到中午才起床,他的头很沉,整个晚上都在想着厨具厂的事情。当初选择工作的时候,他就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要去发展中的企业锻炼自己,从基础做起,放开手脚做一番事业。然而,厨具厂里的情况实在让人感到担心,稍不留神就会是一场悲剧。怎么能在这里待下去呢?他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陈秋婷的眼神,她年纪轻轻,要处理那么多事情,难道她不知道害怕吗?

梁旭打开手机朋友圈,满满是回复他的信息,全部都是厨具厂照片的评论,除了批评和责成厂方外,还有很多表示可怜和叹息的表情。其中有一段新添加的留言说,区安全办派人到厨具厂调查了解事故原因,同时到医院了解到操作工被压断两根手指的情况。陈总表示要吸取经验教训,进一步加强技术培训工作,采取一切安全措施,全力搞好安全生产。后来,区安全办责成厨具厂停工整改。

梁旭吃了一惊,原来是自己捅娄子了。厨具厂出了事故,不光是厂里出钱医疗,还牵涉到停工整改,这对于厨具厂来说,显然是一场灾难。梁旭很想打电话给陈总道歉,怎么说好呢?陈总如果知道是他发朋友圈爆料,肯定满脸铁青双眼火辣辣,甚至像野兽似的把他吞了。

接连几天,梁旭都在思考厨具厂的事情,他甚至整天整夜地查找数据。厨具厂的生产特点与环境让他觉得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越是处在落后的加工状态,越容易引进新的管理模式。工业学院曾经举办过多次的工业设计研讨会,这中间有没有可以开发利用的地方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梁旭想约陈秋婷出来聊聊,听听陈秋婷的看法。陈秋婷接到梁旭的电话,她开口就骂:“你还好意思打电话来?”梁旭回答说:“我想跟你说清楚,我不是故意的。”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

“我有个想法,厨具厂能否借这次教训,顺势改造升级?”

“你犯傻啊!这个时候还说风凉话?”

“毕业的时候,我在学院参加一个智能生产线的研究项目,是利用机器人替代机械加工,学院有计划找一家企业合作推广。”

“废话!他们能看上我们这档烂摊子吗?”

“关键是对口,只要有一个好的合作方案,我想学院还是乐意的。”

“你以为你是谁?”陈秋婷吼了起来。

“区政府正在大力支持科技创新,凭这个项目,可以争取一笔扶持基金,我想,陈总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笑话!你老爸是区长还是局长?”陈秋婷嘲笑道。

“这样吧,我这两天回学院一趟,将厨具厂的情况汇报一下,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我没有心情听你白日做梦。”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机会都是靠争取的,你将情况给陈总说说。”

“你犯傻啊!我还让他骂不够?”

 

梁旭拖着铝一样的脚步走进冲压车间,昔日喧嚣的厂房被淹没在无边的静默之中,他四处张望,一头碰到蜘蛛网上,蜘蛛皱着眉头在瞪着他,他用手轻轻拨开蜘蛛网。突然之间,冲压机发出轻微的运转声,梁旭连忙用手擦一下眼睛,只见车间两排冲压机轰隆隆地转动起来,他看到陈秋婷从远处走过来,若隐若现,一举一动实在太熟悉了。梁旭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像轰鸣的冲压机在疯狂地加速,他惊喜万分地迎上前去,陈秋婷在窗口透进来的光影中摇曳晃动,梁旭走进光影中,沿着陈秋婷影影绰绰的方向走过去,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

这天晚上,梁旭终于失眠了。他不知道陈秋婷现在是种什么样的心情,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可梁旭依然放不下,他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陈秋婷的样子。那一天,梁旭从陈总办公室出来,来到冲压车间,远远看到一位精干的女士,她手持着对讲机,深蓝色的长裤紧束着浅蓝色的工作服,将女性的曲线展现得相当优雅。梁旭估计她就是陈秋婷,当她转过身来,一双炯炯露光的眼睛一闪闪就把人罩住了。

梁旭感到越来越难以忍受,晚上常常被震耳欲聋的冲压声惊醒,陈秋婷的眼神像是一道道闪电,直扎得他眼睛发疼。

 

两个月后,梁旭提交给学院的方案获得通过。学院认为厨具厂的情况很适合引入智能生产线,创研团队决定到厨具厂参观。梁旭将消息告诉陈秋婷,约她出来饮啤酒。陈秋婷惊疑地问:“学院真的同意啦?”

“哈哈,这机会终于到来了。”

“你告诉陈总啦?”

“他早就知道了!他还来过学院参加讨论方案。”

“怎么没有听他说呢?”

“他要求保密,害怕节外生枝。”

“那你也不应该呀,连我也瞒住。”

“怎么跟你说呢?你说我犯傻,你说我白日做梦。”

“算你啦,将功补过。你明天晚上过来,我请你吃姜葱爆龙虾。”

“去哪里?”

“到我这里来,厂门口右边的兴业街。”

“好吧!你发个位置给我。”

傍晚,梁旭来到陈秋婷的家,原来是一间公寓式的住宅,间隔与布局简洁大方,客厅的灯光十分柔和,枱面上的花瓶有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花瓣上有几颗晶莹的水珠。

陈秋婷穿着轻盈的黑纱套裙,与在厨具厂见面时,明显多了几分少女俊俏的仪态。一头散发着清香的黑发舒卷自如地披散在肩上,显得鸭蛋形的面孔更加红润。她的脸上没有任何修饰,一双黑而发亮的眼睛闪烁着少女的风韵。

“昨日收到家里快递来的龙虾,你真有口福。”陈秋婷微笑着说。

“你家在哪里?”梁旭好奇地问。

“汕头啊!南澳的龙虾很出名的。”陈秋婷抿嘴笑着说。

梁旭能感觉到陈秋婷柔情似水的目光,他坐得很不自然,心神始终游离不定,有点像做贼似的。他装作看电视,不停地变换频道,希望找地方把自己藏匿起来。

    陈秋婷似乎看到梁旭的心情有点紧张,嚷叫着梁旭看看她如何炮制龙虾。梁旭平时很少进厨房,看到陈秋婷像电视剧的厨师在表演,他感到很稀奇,转来转去看,一不小心与陈秋婷碰撞了一下,陈秋婷嘻嘻地笑起来,梁旭的心怦怦地狂跳,他一连说了好几句“对不起”,羞怯地退回去客厅。

一会儿,陈秋婷捧出香喷喷的龙虾,满房间都是不可抗拒的香味。

“我们喝点酒?食龙虾要喝点酒,这样才能品尝到龙虾的鲜美。”陈秋婷微笑着说。

“是吗?”梁旭很少吃龙虾,印象中在同学的婚宴上吃过,那诱人的香味、色泽、造型,简直让人口水直流。

“懂得工作,也要懂得享受。”陈秋婷拿出一瓶凤城液,摆开两只酒杯,熟练地倒满两杯酒。“在我们乡下,吃龙虾视为吉祥如意,每逢办喜事、请客、摆筵席,都少不了龙虾这一海鲜极品。龙虾的烹饪不适宜放太多的配料,只需用姜葱就可以了,用姜葱爆炒的龙虾,味道特别鲜美。”

梁旭很少喝酒,开始喝了一小口,感觉很醇香。陈秋婷夹了一大块龙虾给他,他没法抵挡这美味的诱惑,“你做的龙虾真好味,我还没有吃过这么鲜味的龙虾。”梁旭低着头专心吃龙虾,内心有一种恐惧在蠢蠢欲动。

“梁旭,真看不出来,你原来这么有本事,我还以为你说话不切实际,看来错怪你了,来,我们干一杯!”陈秋婷端起酒杯说。

“我已经喝了几杯,再喝就不行了。”梁旭极力推却。

“你犯傻啊,两三杯算什么?来,再干一杯!”

灯光下的陈秋婷身姿妙曼,梁旭感觉到心跳得厉害,酒精在心底间猛地燃烧,像是要将他溶解似的。“我不能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醉了好,再干一杯,好吗?”陈秋婷不停地说。

梁旭猛然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慌乱,他嗫嚅道:“这样吧,我还要回去整理计划,学院的创研团队过两天就到厂里来了,这事绝对不能耽误。待到智能生产线顺利投产,我请你再喝。”

“你犯傻啊,陈总到时肯定有安排,轮不到你。”

“那就借陈总的酒,我们一醉方休。”

“这一回,要让你尝尝陈总烹饪的龙虾。”

梁旭瞪着陈秋婷:“你让陈总亲自下厨?”

陈秋婷也瞪着梁旭:“他爆炒的龙虾才叫一流,我的厨艺都是跟他学的。”

“什么?难道他是你父亲?”

“嗯……”陈秋婷突然“咯咯”笑起来。

梁旭顿时茫然,眼前的一切像是虚幻的臆想,他一下子懵了……


192

浏览量:

珠三角村级工业园一家厨具加工厂,两个年轻人因冲压件车间的一场事故,从陌生到熟悉,到彼此了解互生爱慕之情。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