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抠儿

作者:张磊


“咱们工人有力量! 嘿!咱们工人有力量! 每天每日工作忙, 嘿!每天每日工作忙”。熟悉的歌曲,熟悉的跑调哼唱声,熟悉的洗的发白但是依然整齐的蓝色工作服,熟悉的一个整天乐呵呵的捡破烂的老头儿,王老抠儿。

“老抠儿大爷,去哪遛弯啊?”

“不去哪,就在厂子里闲溜达,看看我的那些老朋友。”

“王大爷,你的那些老朋友,都在厂子里的博物馆放着呢。”

“是啊,老喽。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赶紧干活,要不我可举报你们。”

“王大爷,现在是休息时间,来,坐坐坐,抽根烟,咱们爷们儿唠一会。给我们讲讲您以前的故事呗。我们就爱听您讲故事。”

王老抠点燃一支烟,眯着眼,思绪随着烟儿越飘越远。

王老抠儿是谁?别人可能不知道,可是咱们轧钢厂的工人们,没有一个不晓得的,就算用家喻户晓来形容,那也不为过。王老抠儿,本名王建国,轧钢厂退休工人,为咱们轧钢厂奋斗了一辈子,多次荣获劳动模范,五一奖章,可以说是集齐了一身的荣耀,同样的,也有一身的疤痕,年轻时,因为工伤,导致了右腿骨折,虽说康复了,但是也留下了一瘸一拐的后遗症。

王老抠儿很倔,年轻的时候就倔。时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咋了”,多年前,因为右腿有后遗症,所以厂子让他加入后勤,很多人眼里香饽饽的工作,可他倔的就是宁死不从。

“建国同志,根据你的身体状况,组织决定让你加入后勤组织。”

“咋了,厂长,瞧不起谁啊?我虽然腿不利索,可是我也有一把子力气啊,这么多年,我也有经验啊,能力还是可以的。我就要在工厂一线工作。”

无论怎么劝,谁劝,就是说不通,最后无奈只能让他在工厂一线带带新人,传授经验。

王老抠儿的媳妇走的早,自己一把屎一把尿的,是又当爹又当妈,拉扯儿子长大。儿子大学毕业,大家都劝他,让他找找老关系,把儿子安排在工厂,很多人眼中的人情关系安排工作,可他就是倔的宁死不找。

“老抠儿,咱们哥几个找找关系,把你儿子安排进厂子吧。”

“咋了,为啥”

“你看你这也是老关系了,老同志了,走走后门得了。”

“我家那小兔崽子要去当兵,不爱进工厂,就算让他进工厂,也得通过考试。这个后门不能走,小毛孩子一个,我得为厂子负责。”

“厂子是公家,也不是你家的,你看你,这么认真干啥。”

“咋了?公家的就是自己家的,就是我自己的厂子。入党誓词你忘了?”

油盐不进,谁也劝说不了,最后王老抠儿的儿子入伍当兵去了,其实,王老抠儿心里知道,儿子不喜欢工厂,甚至讨厌工厂。

王老抠儿很“狠”,对自己“狠”,为了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加班最多的是他,基本吃住在工厂,夜以继日的干活,他的工作小组,产量总是第一。对别人“狠”,只要有技术交流会,他的小组成员必须全体参加,不许请假,不讲情面,他的工作小组,质量总是第一。对儿子“狠”,因为媳妇走的早,所以他加班的时候,儿子基本就是寄放在工友家,有时忙起来,孩子甚至几天见不到父亲。有一次,儿子发高烧,王老抠儿陪着孩子在医院输液,工友打电话,锅炉温度过高,他把孩子交给护士看护,急忙赶回工厂,最后成功解决问题,挽就了几十万的损失,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孩子已经退烧睡着了。在孩子的心里,工厂夺走了父亲那份原本属于他的爱。

王老抠儿很抠,儿子当兵入伍了,剩下他一个人生活,更是吃住在工厂,自己不买菜,穿的衣服一年四季工作服,不买衣服,工资基本一分不花,都攒起来,存着。别人叫他王老抠儿,他总是乐此不疲的应和着。

岁月不饶人,王老抠儿真的老了,鬓角染上了白霜,黝黑的面庞爬满了沟壑,满布厚茧的老手愈加的粗糙。越老越抠,这回成了“名符其实”的王老抠儿。王老抠退休了,但是每天依然去工厂里面转,干起了捡垃圾的营生,看到毛边废料就捡,看到断边螺丝也拾,卖点小钱也存起来。别人问他,攒了多少钱了,他总是笑而不语,神秘莫测。

随着技术的提高,轧钢厂也更新换代了设备,很多王老抠儿的“老朋友”都被请进了钢厂的博物馆,作为开厂功勋留存纪念。每次新人进厂,都会组织参观博物馆,听听前辈的丰功伟绩,感受一下奋斗的精神,大家私下里都称之为轧钢厂的“钢魂”。博物馆的导游,就是一位走路一瘸一拐的老人,每次都如数家珍一般的讲述着每个机器的原理及围绕机器的一些故事,这个人就是王老抠儿,每天,他都会来擦拭着一个个冰冷的机器,一边擦拭着,一边抚摸着,感受着回忆的温度。

儿子结婚了,儿媳也很孝顺,小两口一直商量着,要接王老抠儿去大都市享清福。王老抠儿一直不同意,他说“这里有我的老朋友,轧钢厂就是我的家,我守了一辈子,走一天,我都不放心,万一哪天厂里需要我呢”。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新的技术和设备,王老抠儿帮不上什么忙,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只是在他心里,工厂依然是他的家,依然是他用心守护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王老抠儿走了,儿子遵从遗愿,把他的骨灰埋葬在厂子边的一棵柳树下,他留了下来,陪着工厂,陪着老朋友。 人们都好奇,王老抠儿攒了多少钱,钱都哪里去了,直到记者到厂里采访,询问钢厂长期资助山区贫困儿童的事,大家根据手机号找到了王老抠儿,才知道,原来王老抠儿攒的钱,都是以钢厂的名义捐赠了。可是大家,再也听不到那跑调的哼唱声,人们再也看不到黄昏中,独自抽着烟,望着工厂默默感叹的身影,佝偻中带着倔强,只有柳树,站立在那,留了下来。

博物馆换了一个年轻的导游,再也看不到那个瘸腿的身影,据新人们说,除了博物馆,钢厂外面的那棵柳树,也是“钢魂”。


30

浏览量:

一位老工人,把自己一生的生命,都献给了工厂,献给了建设。对自己,严格要求,抠门儿,却能把积蓄拿出来默默地捐献。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