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婚礼

作者:葛权


1、日,天空。

瓦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

一声悠扬的鹰鸣,一对老鹰盘旋着,俯瞰着大地。

环境优美的神东煤矿与大地结成一体。

突然,一阵喜庆锁呐和锣鼓专用传来,惊动了老鹰。

老鹰一声厉鸣,扶摇直上,转眼不见。


2、日,会议室。

镜头从天空迅速推近,整个矿区渐渐至绿树成荫的办公区,直至会议室。此刻的会议室热闹非凡,喜庆的气氛浓郁。

披红挂彩的会议室,贴着大红的“囍”;大门上贴有对联:鸾凤和鸣畅九天,鸳鸯成对池中戏。横批是:佳偶天成。外面台阶上身着盛装的几个青年人,正操着大鼓、锣、锁呐、小号等乐器,认真的排练着《婚礼进行曲》。书记老高站在乐队前指挥,那一招一式十分认真。

一曲终了。

老高:伙计们,加紧排练,人家大城市的姑娘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与我们的技术骨干结婚,等会婚礼的时候别给我掉链子。

青年甲(学着上海话):高书记,阿拉小王是上海人,没有万里之遥,恐怕只有千里这遥吧。

乐队青年们一阵哄笑。

老高:笑什么笑?严肃点!贾正建同志是我们矿区的技术员,因为我们新引进的进口的薄煤层长面宽示范综采工作面在补连塔设备正在安装调试,为尽快投入生产,小贾已经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月,连婚礼都耽搁了。现在人家那口子来这儿找他,要在这儿举行婚礼,这是我们的荣幸,也是我们煤矿工人的骄傲。

青年乙:高书记,这说明我们煤矿前景一片光明。

青年甲:我们青年矿工个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青年乙:帅气、威武。

老高:拉倒吧,你们为什么不找一个研究生当老婆?不扯犊子了,赶紧排练,我去看看里面准备怎么样了。

乐队又开始了排练,优美的乐声再次响起。

3、日,办公室,室内。

门上挂有“书记办公室”牌子的一间小型办公室。墙上贴有“为人民服务”、《入党誓词》《四个一工作法》《八耻八荣》等字样和牌子。里面身穿洁白婚纱的新娘小王坐在简陋的办公桌前,一脸幸福。母亲黄冬梅慈祥的为女儿整理发型,虽然高兴,还似有不舍。

小王:妈,正建快回来了吧?

黄冬梅:应该快了的呀,我们前天就来了,定下了今天正午的婚礼时间。这不仅是你的终身大事,也是他的人生大事。别着急,可能快了。

小王:妈,时间定是定了,可是刚定下,他就接了个电话说去井下调试设备,转身就走了,不知他记住了没有。

黄冬梅:不会吧,他又不是小孩。

小王:我们从那么远来,他陪都不陪人家一下。

黄冬梅:女儿呀,小贾是是矿上做为特殊人才引进的,需要他,也许小贾脱不开身呢。

小王:年前我们双方父母就定下的结婚时间,临举办了,他说矿上忙,不能回去办婚礼,要拖一拖,改个时间。可时间改了,他又说走不开。他总是把婚姻大事不当回事。

黄冬梅:他走不开,我们不是来了吗?你不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吗?他是什么人不是不清楚。

小王:我就是看上这小子,干工作那么认真,如果他做事吊儿郎当,就他那样,还有这份工作,我看都不看一眼。

黄冬梅:他工作怎么了?不好么?

小王:哼,地下工作者,多危险。

老高敲了下门,走了进来,说:哈哈,好一个地下工作者。不过呀,你说的危险,是在上世纪的事,现在可先进、可保险了。

黄冬梅:哦,高书记,听你这样说,你们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好了?

老高:当然,嫂子呀,煤井都控制在安全范围内,配有先进的减少、预防和消除危害的装置(设备)和采取的措施。煤矿开拓与开采过程中顶板管理、矿井通风、瓦斯防治、粉尘防治、防灭火、防治水、电气提升运输、安全监控、矿山救护保健和紧急避险六大系统等相关的安全设施、设备,都是目前领先世界先进水平的,即使有点小问题,里面还有救生避难硐室,放心吧。

小王:救生避难硐室?

老高:救生避难硐室、永久避难硐室,是我们的“安全仓”,还有 GPS 随时随地探访地下安全设施运行情况。综采是液压支架、人员有定位系统,清水施救系统、通风系统,移动救生舱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可保万无一失。每个带班班长还配有也防爆手机,可以随时和井上保持联系。

 

小王:妈,你看高书记说的,很安全嘛。你不用担心了,正建没事的。

黄冬梅:那就好,那就好。

老高:那嫂子、小王,你们聊,我去看看,别的工作准备得怎样。

黄冬梅:谢谢高书记。

老高:嫂子,不用谢,没啥。小贾很勤奋,工作很认真扎实,知识全面,技术过硬。我们矿只要煤矿 11401 综采工作面所有工程完成后,预计可采储量为78.96 万吨,回采率为 96.79%。其中仅煤层薄度和工作面长度两项数据创该矿回采历史之最,其中 454 米的综采工作面长度创神东回采历史之最。

小王:历史之最呀?说说看。

老高:投产后,我们计划按照每天推采 5 刀组织生产,预计工作面在 8 个月内实现贯通。454 米长面宽综采面的回采,意味着我们一个工作面可以回收更多的煤炭资源,体现煤炭人对自然资源的尊重,有利于实现矿井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将通过对该长面宽示范工作面的回采设备、开采工艺、生产组织及矿压显现特征和来压规律的综合研究,总结回采设备适应性并优化设备参数设置,形成有效的顶板控制和高效回采经验技术,为神东长面宽综采工作面示范开采,积累技术和人才储备。

小王:妈,我说正建没有回去办婚礼,是在干大事吧?我说你还不信,硬是跟着来,好像不行就要反悔似的。

黄冬梅:我还不是心疼你?结婚可是你的终身大事,我得给你把把关。

老高:嫂子,小贾人很不错的。他才来一年,工作认真,还积极求上进,光荣成为中共预备党员。现在正值岗位建功之际,我们矿里的党员同志在艰苦的条件下发挥带头模范作用,充分发挥实干精神,用我们的热血青春为实现中国梦助力。

黄冬梅:听老高这样一说,我放心了。

小王:我的眼光不会错的。

老高:小贾是我们矿里的技术骨干,小王又是大城市里来的千金。小贾呀是因为工作耽误了婚礼,搞好服务是我们矿上的工作,所以,你们来决定来矿上举办这个婚礼,矿领导很重视,关照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婚礼虽然不能大操大办,但也要易风易俗办得隆重,当好“男方”的家。

小王:谢谢高书记。

黄冬梅:辛苦了。

老高看了一下手表。手表显示中午 11 点四十分,他连走边说:不客气。小贾在电话里说一会儿就升井回来,那,你们忙,我去一下。

黄冬梅:高书记慢走。

小王:再见。


4、日,会议室。

室内,搭起一个小台,用鲜花进行了简单的装饰,既简朴又漂亮,一幅贾正建和小王的新人照,放在正中间的位置。一圈圆形会议桌上摆了一些喜糖和矿泉水、水果等物品。

几把椅子上坐着乐队的成员还有几个女职工。他们都无精打采的,很焦急。

老高也垂头丧气的坐着,不时看一下手表。

时间显示正午一点半。

青年甲:这个小贾,怎么还不上来?

 

青年乙:这婚礼定下的时间早过了。

青年丙:哎呀,饿了,中午饭都还没吃呢。

老高:急什么?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饿一下怕什么,人家一对新人都没关键,你们急什么?

青年甲:这可是我们的休息时间,还要我们配合。

老高:配合咋了?这也是工作嘛,今后你们要是找了老婆、要嫁人家了,兴许也要人家捧合、帮忙热闹热闹呢?

青年丁:都别说了,耐心的等吧。高书记说得对,人家新娘子比咱们还要着急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日,办公室,室内。

小王和黄冬梅脸上没有了原先的笑容,虽然早已打扮好,但焦急明显写在脸上,如坐针毡。黄冬梅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显示是下午三点多了。说:女儿呀,我说别等了,回去吧,都下午三点半了。

小王:不行,我要去看看,贾正建在干什么!

黄冬梅:不准去,贾正建如此对待你,如此对待婚姻,简直是儿戏。

小王:妈,正建不是这样的人。

黄冬梅:我原来说了你还不信,现在事实证明,贾正建这人不靠谱。

小王:妈,也许……他工作……还没干结束……

黄冬梅:你看,你看,连自己都不信了,这都几天几夜了,什么事儿早都完

成了。女儿呀,上次他不回去办婚礼,这次又不按时,是不是他躲着你?

小王:妈,看你说的,人家高书记不是说他去井下调试设备去了吗?人家等

着投入生产呢,可能还没忙完呢?

黄冬梅:对了,你提醒了我。莫非……

小王:莫非什么?

黄冬梅:井下……莫非出事了……

小王:妈,你就不能盼点儿好?高书记不是说安全措施和设备都很先进,不会有事的。

黄冬梅:不行,我一定要去问问。

说完匆匆出了门。

小王喊没喊住,急得直跺脚。


6、日,会议室里。

黄冬梅冲进会议室,老高连忙站起来:嫂子。

黄冬梅:我说高书记,我说你们办的什么事儿,啊?!

老高:嫂子,怎么了?

黄冬梅:有什么事儿就不兴出事?我问问,是不是出事了?

老高急了,故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懵了:出什么事了?

黄冬梅:没出什么事,那贾正建为什么还不出现?一定有事,你们瞒着我们。

老高:没有呀?没有什么事要瞒你们啊。

黄冬梅:那好,既然你们还不说实话,我们走,回去。

小王这时也走了进来,见状马上拉住母亲的手说:妈。

黄冬梅:妈什么妈?!回去,女儿呀,我保证老高他们有事瞒着我们,不然结婚这么大的事,贾正建还不出现,井下可能出了什么事,故意瞒我们的。

老高委屈地:嫂子,没有,我们没有。

黄冬梅:没有?那你把贾正建喊来,我们马上举办婚礼!

老高:这……刚才我们通过电话联系了,小贾说一会儿就升井回来。

青年甲:真的,电话是我打的,正建是这么说的。

黄冬梅:一会儿,一会儿,一会儿是什么时间?是三四个小时?还是一天、一个月,还是一年?

小王:妈,你别说了,正建他不会有事的。

青年丙:大妈,真不会有事,放心。

黄冬梅:不会有事?你咋晓得,走,女儿,既然他们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就回去,就凭你这个大城市,有研究生学历,年轻漂亮的主,还愁嫁不出去?

老高:嫂子,你听我解释……

黄冬梅:不听解释,女儿,走,回家。

小王:等等,妈,等我再问一下。高书记,你说正建还在井下忙?

老高:是的,不过他说手里的事一结束,他就会马上回来的。

小王:那好,他忙,不能马上回来,那我就去找他。

众人:找他?

小王:对,找他。

黄冬梅:还找他做什么?

小王:妈,你不是说怕有事,怕正建是不愿结婚躲着我吗?好,那我就去他工作的工作去看看,当面问清楚。如果真如高书记他们所说,那我就去井下跟正建举行婚礼。反正,这个婚礼,我是办定了。

青年甲:小王,那井下……

小王:井下怎么?

青年甲:很脏。我是怕你这么漂亮的婚纱弄脏了。

小王:不怕,人一辈子只这一次最神圣的时刻,脏了就大不了丢了。

黄冬梅:女儿,你真的要去井下?

小王:是的,我要去看看正建工作的环境,看看他是怎么工作的。妈,你陪我去。

黄冬梅:我陪你去?

小王:嗯,你去,高书记也去。婚礼的时候要拜高堂,不能没有你。

老高:嫂子,你去,我也陪你去。小贾的父母没来,我这个矿上的书记,大小也是他的父母官,正好我就权当冒充一把。

黄冬梅:那……行吧。

老高:同志们,操家伙,今天这个特殊的婚礼更是要载入史册了,走,去井下现场。

青年甲高兴地叫起来:好!

众人纷纷打走精神,高兴的欢叫着,会议室里霎时有了欢乐的气氛。


7、日,下午,通往井口的路上。

奏着《婚礼进行曲》的乐队,披红挂彩的队伍,还有举着的结婚照格外显眼。

还有一些看热闹的群众跟着,一片欢声笑语。

小王在黄冬梅、老高的陪同下,走在队伍的中间。

 

8、井下,较暗。

某综采工作面风井空巷区域,贾正建和几个工友正在工作。长时间的工作,汗水和淋水混合,他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眼角、嘴角沾满煤灰。一台设备前,他和工友正对着一本有密密麻麻英文字母的说明书研究。

贾正建:你们再去把那个螺丝紧一下。

两工友说了声:好。就去另一边工作了。

贾正建看了一会图纸,沉思了一下,钻到了设备里,找了舒服的姿势,头也不回的,伸出手掌喊道:外面的,给我递把 24 的扳手。一把扳手递了过去。贾正建拿到眼前,看了一会,又递了出来:怎么搞的,我要的是 24 的扳手,你给我递 14 的?跟着又一把扳手递过去,贾正建接过,紧了螺丝几下,然后钻了出来。抬眼一看,懵了:你……小王……你咋来了?

小王:咋了?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贾正建笑了:能来,你太能来了,咋还把婚纱穿下来了?不怕弄脏了?

小王:看你,连话也说不好一句。

贾正建傻笑着:你……先出去,我已经弄好,马上上来。

突然,灯光大亮,贾正建眯了眼,一下不能适应。

老高:我看呀,这个地方正好,正好是举办婚礼的好地方。

贾正建:举办婚礼的好地方?

黄冬梅:在这里?

老高:小王,你看呢?

小王挽着贾正建的手臂,郑重的点点头。

老高:好,好好,我说罢,这个婚礼终将载入史册。你们一对新人,在我们工作的地方举办婚礼,很有纪念意义。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于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分明是千年前的一段缘,祝你俩幸福美满,共谐连理。同志们,鼓掌,让我们祝福他们。

黄冬梅把女儿的手掌放入贾正建的手上,说:小贾,对女儿的照顾,这责任就交给你了。女儿的一生幸福,就托付给你了。女儿,我祝福你们。

青年甲:海枯石烂同心永结,地阔天高比翼齐飞,珠联壁合洞房春暖,花好月圆鱼水情深。

青年乙:祝你们百年恩爱结连理,一生幸福永同心!

众人:百年好合!新婚愉快,甜甜蜜蜜!早生贵子!


9、升井。

贾正建和小王在升井的过程中紧紧依偎,幸福的表情溢在脸上。

(画外音,老高的声音在乐队伴奏声中)

婚礼现在开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10、日,晴空下。

矿井外,优美的环境里。

贾正建和小王两人深情的凝视,太阳照在身上,犹如镶上了一层金边。

镜头渐渐拉远,整个矿区如诗如画……

  

(画外音,老高的声音和《婚礼进行曲》的伴奏里,在空旷的天地间传来)

夫妻对拜!幸福久远……

——剧终

15

浏览量:

这部作品描写的是在神东矿区,新娘小王和新郎贾正建,在煤矿井下举行婚礼的故事。

新郎是技术员,因为忙于新设备的调试工作,没有能够及时从井下上来到矿区的新婚现场,引起新娘和岳母的疑虑,最后,她们和党支部书记以及工人们,一起到井下煤矿采矿面设备调试现场举行了婚礼。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