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恋歌

作者:黄胜


主要人物:

刘晓琪:24岁,大学生村官,舞蹈专业,毕业后随同未婚夫张昆一起来到西部偏远村庄任职,以自己的热心和热情,经过不懈努力,最终获得大家认同和支持,带领村民走向富裕之路,并和张昆一起穿针引线,消除了两个敌对村庄的矛盾。

 

张  昆:25岁,大学生村官,为了学以致用,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毅然回到老家,致力于家乡的葡萄品种改良。为解决葡萄销售的难题,引进设备和技术,成立葡萄酒厂,带领家乡百姓脱贫致富。和刘晓琪的爱情虽经曲折,终修成正果。

 

武  涛:50岁,武家坡村主任,为人热情、坦荡,但性格固执、粗暴,纠结于与潘家沟村的历史矛盾。后来为了村民的利益,从坚决反对到默许村民跟潘家沟合作,最终在刘晓琪的感化下,彻底化解了昔日恩怨。

 

潘  玉:22岁,女能人,潘家沟村委主任,性格开朗、热情,热心为村民办事,全力支持、配合张昆的工作,并喜欢上了张昆,成为刘晓琪的情敌。

 

翠  萍:38岁,武家坡妇女主任,舞蹈队教练兼队长,泼辣能干,对刘晓琪从排斥到接纳,最终成为刘晓琪坚定的支持者。

 

赵镇长:45岁,红河镇镇长。

许凤珍:50岁,村中妇女,广场舞队成员,因为跟素萍不对付,在舞蹈队分队时,第一个追随刘晓琪。

 

宋莎莎:24岁,大学生村官,娇气、任性。

 

会  计:武家坡村会计,小村文化人,喜欢咬文爵字。

 

武倩倩:20岁,武涛的女儿,爱上了潘家沟的小伙潘大山。

 

另有张昆的父、母,武涛的妻子等角色。

 

 

 

 

剧本     

西部恋歌

1空镜  甘西自然风光。

 

2 空镜  乡间公路,行驶中的一辆面包车。

 

3 面包车内  日   内

刘晓琪、张昆、宋莎莎三人坐在后座。

王科长坐在副驾驶。

刘晓琪看着窗外风光。


4 空镜  沿路略显荒凉的风光。

道路变得狭窄,坎坷。

尘土飞扬。

 

5 面包车内  日  外

宋莎莎看着窗外的尘土,皱眉。

宋莎莎:王科长,这都三个多小时了,还有多远到红河镇啊?

王科长回转身。

王科长:快了,还有二十多公里就到了。

宋莎莎娇滴滴地:哎呀,还有这么远啊?

王科长:小宋,在县里我就跟你们介绍过了,红河镇是咱们县最偏远的乡镇,条件比较艰苦,交通不便,生活条件也差,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宋莎莎:可是……这回一次城要走大半天,比我想象的还要远。哎呀,对了,王科长,哪儿不会没网吧?

王科长:网倒是有,前几年上面的扶贫力度加大,实施村村通工程,通路、通电、通网。

宋莎莎:那就好,进不了城,要是网再不通,那就跟与世隔绝一样了。

王科长:其实吧,对于你们这几个大学生,县里怕你们吃不了苦,本来想安排在城里的几个街道办事处的。但你们可是自己要求到艰苦的地方锻炼的。尤其是小刘和小张。

刘晓琪和张昆对看一眼,微微一笑。

宋莎莎发表不满:人家是一对,只要不分开,到哪里都感觉是在天堂,唉……只是苦了我这单身狗了。

刘晓琪:你算什么单身狗?你等着吧,用不几天,大佐就会打飞的跑来看你了。


刘晓琪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

 

6 乡路上  日  外

面包车在行驶。

 

7 空镜 甘肃偏远地区的村庄、小河。

 

8 空镜  路边某个村庄的村头,一队妇女舞着红袖在跳广场舞。

 

9 面包车内  日  内

刘晓琪、张昆转头看向路边跳舞的妇女。


欢快的舞曲和歌声传进车内,声音越来越大。

 

推出片名:  西部恋歌

演职员表

 

10 空镜   红河镇。

 

11 镇政府大门  日  外

面包车驶进大门。

 

12 镇政府大院  日  外

大院东边一排平房的门前聚了一堆人。

门上挂着“红河镇文化站”的牌子。

上面拉着横幅:第五届红河镇象棋大赛。

 

面包车停下,王科长、刘晓琪等下车。

镇长赵长天迎出来,跟王科长握手寒暄。

赵镇长:欢迎欢迎,欢迎大家来支援红河镇的建设。一路辛苦了。

王科长一一介绍,赵镇长依次握手。

王科长:先介绍美女,这位是刘晓琪,山东人,小刘是艺术学院舞蹈系毕业的。

赵镇长:啊,舞蹈系?

王科长:怎么?学舞蹈的不欢迎啊?

赵镇长勉强地:欢迎欢迎,只要是人才,我们就欢迎。

王科长:县上安排小刘来是为了加强你们镇的文化建设的,以后不但要发展经济,文化建设也要跟上,两个文明一起抓嘛。而且,是小刘主动要求到你们镇上来的。

赵镇长:是吗?为什么?

王科长:她自己想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么(一指张昆),是因为他。(介绍张昆)张昆老家在潘家沟。

赵镇长:潘家沟的?

王科长:张昆是农业大学的高材生,学的是农业,毕业后本来在兰州一家大葡萄酒公司,这次听说市里要招聘一批大学生村官,就报了名,并要求回老家工作。

赵镇长跟张昆握手。

赵镇长:不简单!有想法啊!小张,你是咱们镇走出去后第一个回来的大学生,欢迎回来!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就跟我说,我一定支持。

张昆:谢谢镇长,其实,我也没什么大的想法,就是想学以致用,我学的是果树种植和栽培,而且喜欢这一行,所以,有这个机会既能施展我的专业,又能参与到家乡建设,我就回来了。

赵镇长:太好了,咱们缺的就是农业技术方面的人才,你回来就对了,一定会有你的用武之地。哎呀,你们一个山东的,一个甘肃的,怎么认识的呀?

宋莎莎上前一步:媒人在这儿呢!

王科长:对了,还没介绍小宋,这位美女是外语系毕业的,学的是英语。

赵镇长:太好了,我们正缺这样的人才,以后有机会跟外国人做生意,用得上。

众人向办公室走去。

 

突然传来鞭炮声,众人吓了一跳。宋莎莎惊吓地捂住耳朵。

文化站门口,一人正举着鞭炮燃放。

他的身后,还有一人抱起一个人在庆贺。

等鞭炮燃放完。

赵镇长气恼:潘老二,你干什么?吓着客人了。

潘老二:镇长,我们赢了!

他身后的那两人跟着挥拳,兴奋地:赢了!

赵镇长:今天不才是小组赛吗?你们夺冠军了?

潘老二:没有。

赵镇长:那你放什么炮?

潘老二得意地:我们把武家坡的人给办了!

赵镇长哭笑不得,摇头道:至于么,淘汰一个武家坡,就这么夸张。(转向众人)各位,这就算欢迎大家的鞭炮吧,请。

 

张昆认识潘老二,招手。

张昆:二叔,是我,张昆。

潘老二:哎呀,是大昆啊,你怎么在这儿?

张昆:我回来工作的。

潘老二:回来工作?当镇长了?(看一眼赵镇长)

张昆尴尬:不是,回潘家沟种葡萄。

潘老二:啊?真的假的?不可能!

张昆:是真的,二叔。今天我就回去。

潘老二:你……你……我知道了,你是被开除了吧?

张昆:没有,我主动回来的。

潘老二:主动?那……你爹知道不?

张昆:还不知道,我没敢告诉他。

潘老二指着张昆:你呀,你这是要气死你爹啊。不行,我得赶快告诉他去,让他有个思想准备。

潘老二转身走到自行车棚,急匆匆推出自行车跨上就走。

张昆看着他离开,苦笑。

王科长看着他:小张,没事吧?

张昆:没事,我爹会理解的。


众人走向办公室。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3 办公室  日  内

赵镇长和众人入座。

工作人员摆上葡萄。

赵镇长:来,大家先尝尝咱们的葡萄。

赵莎莎吃了一个。

赵莎莎:挺甜的。

赵镇长:咱们这儿的自然条件特别适合种植葡萄,前几年,镇里也大力发展葡萄种植,果农们因此也提高了不少收入。不过,后来因为周围各乡镇、市县都大批种植葡萄,葡萄价格一降再降,而咱们这儿运输条件不如其它地方,品种也比较单一,导致销售成了问题,年年都有葡萄卖不出去,挫伤了果农的积极性。

赵莎莎:可以放到冷库,现在再拿出来卖不是很好吗?价格也高。

赵镇长:放到冷库费用这一块且不说,价格也不一定高,有一年冷库都饱和了,结果第二年葡萄的价格反而落了。所以果农都不愿意放冷库。

赵莎莎:那卖不了的葡萄怎么办啊?

赵镇长:酿酒呗,各家各户都土法酿葡萄酒。

张昆:县里的葡萄酒厂不收购吗?

赵镇长:消化不了这么多,而且,据说咱们的葡萄品种也不太适合酿酒。

张昆:那就改良品种。我这次回来之前,跟学校的老师联系过,打算推广种植新葡萄品种,这个品种产量高、糖度高,而且特别适合用来酿酒。

赵镇长:太好了。只要销售能解决,镇上大力支持你。小张,你们三个人,县里都要求到基层任职,先当村官,你想到哪个村?

张昆:我想回潘家沟,一是村里各方面情况我比较熟悉,二呢,我想说服我爹承包一片葡萄园,种植推广我带来的葡萄良种。

赵镇长:行。那你就回潘家沟当主任助理。

赵莎莎:那我呢?

赵镇长:你想去哪儿?

赵莎莎:我……我想去个条件比较好的地方。

赵镇长一笑:看你娇滴滴的样子也吃不了什么苦,你学的是英语吧?

赵莎莎:对。

赵镇长:正好镇上最近要引进个合资项目,需要翻译,你先在镇政府帮忙吧。

赵镇长看看刘晓琪:你学的是舞蹈?

刘晓琪:我想到下面村里。

赵镇长:你能吃苦?

刘晓琪:怕吃苦我就不来了。

赵镇长不相信地看着她:还是算了,你一个女的,到村里也不太方便,我想让你到文化站,县上每年都有广场舞比赛,你就负责咱们镇的舞蹈培训,争取到县上夺个第一。

刘晓琪:镇长,我还是想下去当村官锻炼锻炼。

赵镇长有些意外。

王科长插话:老赵,小刘跟小张是一对儿,大概是不想分开吧。

赵镇长:哦,这样啊,你也想跟小张到潘家沟?

刘晓琪脸一红: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锻炼锻炼,做点有意义的事。

赵镇长:在文化站当舞蹈老师也很有意义啊,再说了,大学生村官一个村一般只能安排一个。

刘晓琪:我可以到别的村。没问题的。

赵镇长:你真想下村?

刘晓琪点头。

赵镇长:有了,那你到武家坡吧。

王科长:武家坡?老赵,武家坡可是老大难,那个村主任武涛可不是善茬。

赵镇长笑:你也知道武涛?

王科长:县里谁不知道啊?前两年他带着人跟潘家沟打架的事情都闹到法院去了,村主任也给免了。谁想你们又让他当村主任了。

赵镇长:没办法,人家又选上了啊。武家坡穷,青壮年大都出门打工,剩下出了妇女,就是老弱病残,没人愿意出头当主任,武涛虽然没什么大能力,但处事还算公正,群众基础不错,大伙都投他的票。

王科长摇头:你让小刘去跟他配合工作,那家伙又臭又硬,我看挺悬。

刘晓琪:王科长,我没问题,只要人讲理,我就不怕。

王科长叹气:就怕他不讲理啊。

刘晓琪:不讲理?那还有法来约束他。他总不敢违法乱纪吧?

赵镇长看看两人。

赵镇长:小刘说的在理,武涛再在蛮横,也不敢无法无天。王科,其实我安排小刘去武家坡,是这么想的,第一,武家坡跟潘家沟很近,也就是过一座桥的事儿,小张方便照顾她,就是住到小张家也可以。第二,武家坡跟潘家沟两个村的矛盾由来已久,是镇上的老大难问题,总也解决不了,我想,她和小张从中调解,是不是有机会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王科长:你想法到倒不错,只是苦了小刘了。

刘晓琪:领导你放心,我是来工作,不是来享福的。

赵镇长竖大拇指。

赵镇长:好!小刘这就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过,(明显信心不足)你先干一段时间看看,不行的话,我再给你换个村。

刘晓琪:镇长,这武家坡跟潘家沟到底有什么矛盾?

赵镇长:这事说来话长,对了,小张就是潘家沟的,这事他清楚。这样吧,我先带你们先熟悉一下镇上的情况,跟政府的人都认识认识,然后就送你们进村任职。两个村矛盾的事,路上就让小张给你说说吧。

 

14 空镜  隔河而居的两个乡村。

 

15 空镜  崎岖、坎坷的乡路。

一辆吉普车行驶在路上,一路颠簸着。

 

16 吉普车内    日  内

赵镇长坐在副驾。

刘晓琪、张昆坐在后座。

张昆:武家坡的祖上是清朝顺治年间从山东迁过来的,以武姓为主,而我们潘家沟的姓氏虽然比较杂,姓潘的、有姓张的、姓董的、姓孙的,但姓潘的占了一大半。你想想,一个村姓武,一个村姓潘,你能想到什么?

刘晓琪:没什么呀。

张昆:你想一下《水浒传》。

刘晓琪:水浒传?……哦,武松、武大郎,潘金莲?

张昆:对啊。所以姓武的就恨姓潘的。两姓的人不对付,两个村从来不通婚。

刘晓琪摇头:是因为这啊?可那是小说,是虚构的啊,你们是真能胡联系。

张昆:这只是一方面,其实,两村主要的矛盾还是因为抢水,红河从两个村中间穿过,是两村主要的灌溉水源和引用水源,早年间,河水充足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碰上干旱的年份,两村为了抢水,曾发生过好几次械斗,还出过一次人命,这仇就越来越解不开了。

刘晓琪: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张昆:大都是解放前。不过 ,前些年又发生了一次,那年大旱,两个村的村民又因为水闹起了纠纷,在桥上打了起来,许多村民都参与了,事情闹得很大。武家坡的村主任武涛还因为这个进了公安局……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7 空镜  武家坡和潘家沟。

两村之间的石桥。

 

18 潘家沟村口   日  外

张昆的父亲老张头站在路边张望。

吉普车由远而近。

 

19 吉普车内  日  内

张昆看到等候在路边的父亲。

张昆:师傅,停一下,我父亲。

司机减速,停在老张头跟前。

张昆下车。

张昆:大,你怎么在这儿?

老张头气恼地:等你!我听潘老二说,你小子……

赵镇长开门下车,刘晓琪也下车。

老张头见到外人,闭嘴。

张昆介绍:大,这是赵镇长。

赵镇长:大叔。

老张头阴着脸点头。

张昆介绍刘晓琪:大,这是晓琪,我以前跟你说过。

老张头脸上阴转晴:啊,这就是……

刘晓琪:叔叔好。

老张头脸上展出笑容:好好……闺女,你也来了,走,先回家(瞪了张昆一眼)回去再跟你算账。

张昆:大,晓琪也是下来当村官的,她是到武家坡。

老张头意外地:啊?

张昆冲赵镇长:镇长,您先到武家坡送晓琪吧,我先回家跟我父亲聊聊。

赵镇长:好,老人家不理解,你回去跟他好好解释解释,那我就先去武家坡送小刘,待会儿再到你们村。走,小刘,上车。

刘晓琪:叔叔,我先过去了,待会儿我再来看你。

老张头心情复杂地摆摆手:去吧去吧,晚上来家里吃饭,

刘晓琪:好的。

刘晓琪上车。

赵镇长:大叔啊,小张有想法,他这次回来是想做一番事业,你一定要支持啊。

老张头:事业?庄稼地里能做什么事业?人家都削尖脑袋往外奔,他呢?脑袋被驴踢了,好不容易出去了还要掉头回来摆弄土疙瘩,土里刨食,传出去让人笑话死了,我这老脸都没地儿搁。

赵镇长:大叔,其实农村还是大有可为的,反正我是看好你儿子,现在政策也支持,鼓励发展农业。

老张头:地里面那是土疙瘩,再怎么摆弄,也成不了金疙瘩。

张昆:大,我就是想把土疙瘩摆弄成金疙瘩。

老张头瞪眼:你就“做”吧,什么时候把我气死,你就愿意了。

赵镇长笑笑:大叔,我先走了,回头过去看你。

赵镇长上车,吉普车驶离,过桥,进了武家坡。

 

张昆拿起行李:大,走吧,回家。

老张头哼了一声。

张昆:大,晓琪你也看到了,还满意吧?

老张头:姑娘倒是好姑娘,配你绰绰有余。

张昆嬉皮笑脸:你看,人家都支持我,你有什么理由发对?

老张头:也不知这孩子怎么想的,怎么……会到这穷地方当村官?

张昆:嫁鸡随鸡嫁给随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呗。

老张头:你可别大意,又没领证,人家不爱干了拿腿就走,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两人边说,边向村里走去。

 

20 武家坡村委办公室门口    日   外

三间旧砖房。门口挂着牌子。停着吉普车。

 

21 武家坡村委办   日  内

武涛打量着刘晓琪:学舞蹈的?

刘晓琪点头。

武涛转向赵镇长。

武涛:镇长,有没有学别的专业的?给我们安排个对口的吧。

赵镇长:老武,你是不是瞧不起学舞蹈的?虽然学舞蹈,人家接受的是高等教育,眼光、能力比你们这些庄户孙强多了。

武涛:不是,我是看人家姑娘细皮嫩肉的,到咱们这破地方,委屈了。

赵镇长:我可告诉你,小刘是主动要求来的,这次来给你当助理,肯定能改变你们村的落后面貌,以后,生活上你要好好照顾着她,工作上的事,多征求征求她的意见。

武涛:明白。

刘晓琪:武主任,我是来给你做助理的,有什么事你吩咐我做就行了。

武涛:开玩笑,那不是大材小用嘛。小刘,村里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自己处理就行了,哪还用的上助理?

赵镇长:老武,你们村落后你又不是不知道,镇上派小刘过来,就是帮助你们提高的。

武涛:我明白,我这人一贯落后,需要有人来监督……不对,是帮助我。

赵镇长:你误会了,不是监督你,是辅助你。现在中央不是在号召振兴农村吗?

武涛:对啊,可振兴不是喊口号,要真金白银,镇长,这次小刘带给我们多少钱?

赵镇长:你这是老脑筋了,振兴不是扶贫,再说现在是精准扶贫,不是给你们钱分一下,大家买点吃的喝的就完了,而是要想方设法在根本上彻底解决贫困问题。

武涛:这就行了,没钱还说个卵……不好意思,我说话粗,我就是想知道,没钱怎么振兴?

赵镇长:有人才啊,这次给你的是人才。

武涛不屑地:跳舞的人才!我们不缺,我们村的那帮老娘们也会跳舞,天天晚上在村头抻胳膊尥蹄子,跳的可欢实了。

赵镇长苦笑:老武,你这脑筋还是转不过来,这说明思维不行,境界也不行。小刘受过高等教育,脑子快、眼界光、境界高、思路新,能够接受新事物,她通过帮助你工作,才能发现问题啊,只有发现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武涛:我们的问题就是穷!只要能带我们脱贫致富,别说当助理了,就是我给她当助理,我也心甘情愿。

赵镇长:老武,有你这句话就行。这样,你们好好配合,有什么问题,随时跟我沟通。

武涛:行。(冲刘晓琪)小刘,我刚才发牢骚不是冲你,你别多心。

刘晓琪:主任,我没事。谢谢您。

武涛:你来帮我干活,又不用我发工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行了,以后,你就把武家坡当成是你的家,咱们是一家人,不管什么事,你都别客气,尽管开口。我能解决的我给你解决,不能解决的我赵镇长解决。

刘晓琪:谢谢主任。

武涛:你看,又客气了。对了,你是要住在我们村吧?

赵镇长:老武,忘了跟你说,小刘的对象是潘家沟的张昆,她一个姑娘家不方便,我想让她住到他那儿,反正近。

武涛:潘家沟?

赵镇长:有问题吗?

武涛:没问题,反正小刘也不是我们武家坡的村民,住潘家沟没问题。

刘晓琪:主任,你刚才还说咱们是一家人了,以后,我就是武家坡的村民了。

武涛一怔:啊……也是,不过你住这儿确实不方便,条件也差,还是到你对象那吧。

刘晓琪:主任,我不过去。如果方便,我就住这儿好了。

武涛:这儿?

刘晓琪:我住办公室里间,再买套炉灶就行了,吃住就都解决了。

武涛:这可不行,这儿条件太差,你一个人住这儿,我可不放心。

赵镇长:对,你还是去张昆那边吧。

刘晓琪:我不,名不正言不顺的,再说了,我一个武家坡的主任助理,住到别村去,还是潘家沟,也不好看呀。

武涛:你说得对。小刘,你真心不愿意过去?

刘晓琪点头。

武涛:那这样,你先住我家,我儿子儿媳出门打工,他们的房子常年空着,你过去住正好看门。

刘晓琪:太好了,谢谢您主任,我可以出房租。

武涛:什么房租?房子不能长期空着,你帮我看房子我还要给你开工资呢。

赵镇长笑:没错。小刘,权当你给他们看房子了。

武涛:至于吃饭,你单独开伙也行,到我那儿吃也成,也就是添双筷子的事。

刘晓琪:吃饭我就不麻烦了,我自己做就行。

武涛:那行,我这就带你过去看看。

三人出。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2 武家坡街头  日  外

武涛带着刘晓琪、赵镇长走到一家门前。房子是新盖的。

有两个妇女在街头说话,看到刘晓琪。

妇女甲:村长,来客了?

武涛:这是上面派下来的领导,以后,就住这儿了。

两妇女一惊一乍。

妇女乙:这闺女是领导?我还以为是电影明星呢,啧啧,真好看。

妇女甲:我看比电影明星都漂亮,你看那小腰,一掐能掐过来。就这体格能干活儿吗?

妇女乙:长这小模样还干啥活儿?你没听村长说人家是领导么。

……

 

武涛开锁、开门。

三人进院。

 

西部寻常的农家小院。

墙上、窗上还贴着喜字。

 

刘晓琪:主任,这房子是不是没住过啊?这么新。

武涛:是啊,阳阳和他媳妇去年一结完婚就到南方打工去了,住了没几天,再就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住了十几天,还没过完十五又一起走了,下一次回来又要等年底了。

武涛边说,边打开房门,领着两人进屋。

(为方便表达,此房子在剧本中表述为“刘晓琪宿舍”)

 

23 刘晓琪宿舍   日  内

西部普遍性的房间结构。

进门是厨房。

一东一西两个卧室,西面是两间大的,东面是一间小的。

武涛领着走进西面大间。

依然是婚房的布置:喜字、拉花、红被褥。

摆着沙发茶几。

墙上挂着武阳阳夫妻的结婚照。

刘晓琪打量房间。

武涛(略得意地):还凑合吧?

刘晓琪不安地:主任,这还是小两口的新房,我住这间不合适,我住另一间就行了。

武涛:没事,反正他们已经住过了,你就住这间好了。

刘晓琪:我还是想住对面那间,住这间太大了。

武涛:好吧,随便你,你想住哪间就住哪间。

 

24 空镜  黄昏,夕阳西下。

25 空镜  黄昏  武家坡和潘家沟之间的红河,因为干旱,河水干涸。

26 空镜  大桥。镇上的吉普车在桥上驶过。

27 空镜  夜色中的村庄。

 

28 张昆家  夜  内

刘晓琪跟张昆、张母、老张头在一起吃饭,已经快吃完。

刘晓琪放下筷子:叔叔、阿姨,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张母:就吃这么点儿?再吃点吧。

刘晓琪:阿姨,不了,我吃的可不少,真的饱了。

张昆放下筷子,起身。

张昆:大、妈。我送晓琪回去。

张母:别过去了,就住咱家多好。

刘晓琪:阿姨,那边条件也很好。

张母:再好也不如自己家啊,你住这儿,吃住都不用你操心。住那边,我有些不放心。

刘晓琪:阿姨,您放心吧,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我在武家坡工作,还是住那边方便。我走了,过几天我再过来看你们。

张昆,没事的,我会经常过去看晓琪,我们走了。

刘晓琪:张昆,你把有关葡萄栽培的书拿几本给我。

张昆:早给你准备好了。

张昆拿了两本书,装到刘晓琪包内。

两人穿好外衣,出门。

 

29 红河桥  夜  外

狗吠声。

刘晓琪和张昆沿村街走到桥头。

刘晓琪:你爸没说你吧?

张昆:哪能不说,都批斗了我一下午了。

刘晓琪:呵,换谁也接受不了。人家都是衣锦还乡,荣归乡里。你倒好,这算是什么?解甲归田?

张昆:咱们这叫从头再来!

刘晓琪:你爸现在同意你的想法了吧?

张昆:我先斩后奏,他现在也没办法,只能同意了。不过你的功劳也很大。

刘晓琪:我?

张昆:因为你支持我啊,他还怕我这一回农村,连媳妇都找不到呢。一见我领回这么个漂亮媳妇,乐得他,直夸我有本事呢。

刘晓琪笑:我就知道,我跟你好真是便宜你了。对了,你见过你们主任了没有?

张昆:见过了。我们村主任是个女的,叫潘玉,还没结婚呢。

刘晓琪:啊?这么年轻就当村主任了?

张昆:泼辣能干,也有想法,高中毕业就回村干电商,在网上卖水果,后来成立了水果经营合作商,村里的一大半水果都是她帮助大家卖出去的,所以虽然年轻,村民却都服她,选她当了村主任。

刘晓琪:你把你改良葡萄品种的事情跟她谈了?

张昆:谈了,非常支持,还同意把村西的那片葡萄园让我做试验田。

刘晓琪:太好了,你一定会成功的。

张昆:你呢,和武涛谈了没有?

刘晓琪:还没有,我准备明天跟他谈。

 

30 空镜  晨景,炊烟。

 

31 武家坡村街  日  外

一个带着农具出工的老汉。

武涛背着手迎面走过来,跟老汉打招呼:三哥,这么早就开始干了?等暖和暖和再开工吧。

老汉:闲着也没事,下地活动活动。

武涛:要不,先去摸两圈?

老汉:不了,从过年就天天输,都输光了。

武涛:块儿八毛的,那才几个钱啊?走,我再招呼两个人,说不定你今天手气就好了。

老汉心动,犹豫。

武涛:现在刚开春,地里那点活儿,早几天干晚几天也耽误不了。忙什么呀。

老汉:也是,那……明天再干?

武涛:哈哈,后天也行啊。

老汉回掉头,跟着武涛向办公室走去。

 

32 潘家沟葡萄园  日  外

张昆在修剪葡萄枝。

老张头走到近前。

老张头:住手!

张昆:怎么了?

老张头:你怎么瞎剪啊?下手这么狠。(指着剪下的纸条)这些枝今年都要结葡萄的。

张昆:今年不让它结果了,我要嫁接新品种。

老张头:啊?多可惜啊,你留几条枝结果不行吗?

张昆:不行,今年就让它休息一年,来年结果才能高产。大,你相信我,听我的就行了。

老张头:好吧。幸亏这是咱家的葡萄园,要是别人,肯定不让你这么剪。

张昆:所以啊,我只能拿咱的园来做实验,等明年其他人见到效果,就会主动换品种了。

老张头摇头:唉,长得这么好的葡萄,荒废一年,太可惜了。

张昆:大,你就放心吧,明年一年就把今年的损失补回来了。

老张头叹气:唉,但愿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3 武家坡村委办公室   日  内

武涛和老汉、村会计、还有一个妇女在打麻将。各人身钱桌面上放着一块两块的零钱。

刘晓琪走进来。

刘晓琪:啊,主任,怎么打开麻将了?

武涛:没什么事,娱乐娱乐,小刘啊,你会打吗?来摸两把?

刘晓琪:我不会。主任,现在开春了,你得让大伙下地干活,一年之计在于春。

武涛:不急。地里也没什么活儿。

刘晓琪:主任,我想让大家今年都改良一下葡萄品种,现在就该抓紧时间剪枝准备,过几天等新品种的枝到了,马上就可以嫁接了。

武涛:嫁接?嫁什么接?你会吗?(此时对家会计打了个二饼)等等……单吊二饼,糊了。

会计懊悔地挠头,扔过一块钱。

大家洗牌。

刘晓琪:我不会,但不是很难,咱们请专家来一培训就会了。

武涛:换的品种就一定好吗?

刘晓琪:我问了一下张昆,现在咱们的葡萄品种已经落后了,价格和产量都低,换新品种可以卖上价钱。

武涛:是吗?你能保证?

刘晓琪:我……我也不敢打包票,要看市场形势。

武涛:这就结了,换新品种不一定能行,谁敢冒险呢?

刘晓琪:要想发展,得有冒险精神才行。必须先走一步,才能抓住机会。

武涛:你说的有道理。我问你,今年嫁接是不是不能结果?

刘晓琪:是,今年嫁接明年就结果了。

武涛:也就是说,你让大伙今年都没收入?(冲其他三人)你们几个说说,你们愿意吗?

三人都摇头。

老汉:辛辛苦苦长起来的葡萄,说换就换,我可不干。

会计:就是,现在的葡萄虽说便宜,但一年好歹每户都能卖几千块钱,你让大伙白白瞎掉一年,谁干啊?大家都还指望着这点钱过日子呢。还有,买新品种的钱谁出?这也需要掏钱啊。

刘晓琪:换了品种,明年就不止几千块了。

武涛:小刘,你说的我信。明年可能赚几万,几十万,可大伙儿不信啊。

刘晓琪:所以,请主任你做做大伙的工作,你说的话他们肯定信。

武涛:这话我可不能说,没把握的事,我可不敢干,再说了,我也负不起这个责任。我问你,你能负责任吗?

刘晓琪:我……能!

武涛:能可不是说句话就行的事。除非你拿出真金白银摆在这儿,如果有损失,就都由你来补,这样大伙才会听你的。

刘晓琪:我……主任,请你支持我。

武涛:我是想支持你,可我们损失不起啊。一户的损失虽然不多,全村几百户,那也是几十万啊,小刘,如果你愿意承担损失,那我就帮你做工作。

刘晓琪:我……主任,咱们不能光看眼前的这点利益……

武涛摆摆手,打出一张牌:九条。

刘晓琪:主任,我是真心想帮大家做点事。

武涛:我明白,也知道你是好心,是要为大伙办事。这样吧,我这人很讲民主,你去给村民做工作,只要他们同意,我就不反对。这样行了吧?

刘晓琪:我……好吧,我试一下。

 

34 村外葡萄园  外  日

一个老汉正在松土。

(近景)

刘晓琪走近老汉。

刘晓琪:大叔,忙呢?

老汉:哎呀,闺女,你就是那个刚来的大学生村官?

刘晓琪:是我。

老汉:一看就不一样,到我们这破地方,委屈你了。

刘晓琪:不委屈。大叔,我看别人还都在打麻将、打扑克,你就下地干活了,这么勤快,葡萄产量一定很高吧?

老汉一脸骄傲:还凑合吧,反正咱这一片,还就数我家的产量高。别家都不行。

刘晓琪:那收入一定也不错吧?

老汉摇头:不错什么,现在的葡萄不值钱啊,忙活一年,也就挣个辛苦钱。

刘晓琪:不会吧?我看城里市场上有的葡萄十几块钱一斤。

老汉:人家那是品种好,咱这品种不行。

刘晓琪:那就换品种啊,什么不换品种呢?

老汉:换品种?(坚决地)不换!这批葡萄正是盛果期,以后这两三年是产量最高的时候,要换也要等产量低的时候再换。再说,今年换了新品种,明年说不定新品种又不值钱了、

刘晓琪:所以要趁早换啊,早换早结果、早占领市场,要是换晚了,可能就又错过行市,又有新品种出来了。

老汉:你说的有道理。那就再等几年,等下一个新品种吧,这茬我就不换了。

刘晓琪语塞,想了想。

刘晓琪:要是这次免费提供给你新品种的嫁接苗呢?

老汉想了想:那也不换,我这几年辛辛苦苦侍弄成现在这样子,要是换了,前几年的功夫不是白费了吗?不换!

刘晓琪苦笑,离开。

 

35 另一处葡萄园  日   外

(远景)

可以看到一个妇女在施肥。

刘晓琪下了地,到她身边介绍新品种。

妇女认真听着,先点头,后摇头,继续施肥。

刘晓琪失望地离开。

 

36 空镜  西部风光,桃园中桃花盛开。已是春暖花开时节。

 

37 武家坡田地  日  外

刘晓琪走在田埂,低头看地头的沟渠。

沟渠已经被杂物填平。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8 张昆的葡萄园   日   外

张昆和父亲在嫁接葡萄苗。

刘晓琪走进葡萄园。脸色沮丧。

张昆:晓琪,是不是没人愿意换品种。

刘晓琪沮丧地:真不知这些人的脑子怎么会这么顽固,油盐不进。

张昆:晓琪,你别着急,其实我们村也差不多,农民大都没有超前观念,注重的都是眼前的利益,你放心,等明年他们看到成果了,不用你做工作,就都会争着抢着换品种了。

刘晓琪叹气:那就又错过一年了。

张昆:慢慢来,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大家对咱们有信心。

刘晓琪:张昆,你心里有底吗?我怎么对自己越来越没信心了。

张昆:我有信心,观念不是一天转变过来的,咱们慢慢来。这些天你都做什么?

刘晓琪:没什么事。武涛他们天天打麻将。

老张头笑着:打麻将可是武家坡的强项,武家坡别的都落后,就是麻将水平高,前几年镇上还办了一次文化娱乐比赛,象棋、扑克、还有麻将,武涛带人夺了麻将第一,吹了好久。

刘晓琪:还有麻将比赛?

老张头:现在没有了,镇上见麻将和扑克带来消极影响,后来就只办象棋比赛了。这两年还有广场舞比赛,武家坡每次都是垫底。

刘晓琪好奇地:那哪个村跳得好?

老张头:当然是我们潘家沟了,潘玉很重视,也会跳,天天带着大姑娘小媳妇一起跳。不是吹,我们潘家沟舞蹈队的水平,在县里也数得着呢。

刘晓琪:潘玉?

张昆:我跟你说过,我们村的主任。

刘晓琪:哦,想起来了,很年轻。

 

此时,潘玉在地头出现。

潘玉:张昆——昆哥——

刘晓琪转头望过去。

潘玉快步走到近前。

张昆:主任,你怎么来了?

潘玉:昆哥,你别叫我主任,叫我潘玉就行了。(看到刘晓琪一直在盯着自己看)啊呀,你就是到武家坡当主任助理的大学生村官吧?

刘晓琪:您好。我叫刘晓琪。

潘玉:听说你是昆哥的对象?哎呀,长得可真俊,还是大学生,了不起,你俩可真般配。

刘晓琪听出话里的醋意,笑笑。

刘晓琪:潘主任,你更了不起,这么年轻漂亮就当了村主任,听说生意做的也很好,我以后还要多向你学习呢,请多多指教。

潘玉:这小嘴,果然会说。彼此彼此,也请你多多指教。

张昆见两人针尖对麦芒,赶紧插话:主任,你找我有事?

潘玉:我来跟你学习学习嫁接。我想好了,让我大把他园里的葡萄也换成新品种。

张昆惊喜地:你大同意了?

潘玉:当然,我大什么都听我的,能不同意吗?我还打算多说服几户,让他们也把品种换了。

张昆:太好了,大家一起干,要是能形成规模,就能引来客商收购,销售问题也就解决了。谢谢主任支持。

潘玉:昆哥,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潘家沟,我能不支持吗?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无条件地支持。

潘玉略显得意地看了一眼刘晓琪。

潘玉:刘助理,现在这么忙,你怎么有空过来?你们村没在忙着换葡萄品种?

刘晓琪淡淡地:没有。我们村的村民比较稳当,对新品种不太认可,准备等有把握了再换。

潘玉一笑:是武涛不支持你吧?

刘晓培不想在受她嘲笑:你们忙吧,村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刘晓培转身离开。

张昆:晓琪,晚上我再过去看你。

潘玉:昆哥,你快教我嫁接吧。

张昆:好,其实嫁接不难……

张昆示范给潘玉看,潘玉故意挨得很近。

 

刘晓培走出葡萄园,偷偷回头,看到了张昆和潘玉挨在一起,轻轻咬了咬嘴唇。

 

39 空镜  夜色中的武家坡。

 

40 武家坡村委办  夜  内

传出打麻将的声音。


41 武家坡村委办外  夜  外

刘晓琪走到门前,伸手欲推门,里面传出武涛得意的笑声。

刘晓琪停下,犹豫片刻,回转身,走出几步,还是停下,下了决心,回身推门进屋。

 

42 武家坡村委办  夜  内

武涛和三人在打麻将,其中一人是会计。

武涛抬头看了一眼刘晓培。

武涛:啊呀,小刘来了?有事?

刘晓琪:武主任,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武涛眼睛看着面前的牌:说吧。

刘晓琪:主任,你还是先打完这把吧。

武涛抬眼再次看了她一眼。

武涛:好吧,你先等一会儿。(冲牌友)各位,反正时候也不早了,也快结束了,咱们打最后一圈。

刘晓琪在旁边坐下,等候着。

 

43 空镜   星月。夜色中的村委办公室。

狗吠声。

 

44 武家坡村委办门外   夜   外

屋门打开,两个村民走出。

其中一人:今天手气太差了,输了二十多块。怎么样?

另一人:我还凑合,赢了八块。

前一人:今天又是武涛赢了。

两人边说边离开。

 

45 武家坡村委办  夜   内

会计在收拾麻将。

武涛点上一支烟:小刘,等急了吧?说吧,什么事?

刘晓琪:主任,现在已经四月中旬了,桃花都开了,咱们不能天天什么都不干啊,打麻将也得分时候,我觉着咱们应该带大家干点事了。

武涛抽了一口烟:有什么事干?现在是各人忙各人,各人干好自己地里的活儿就行了,不用咱们瞎操心。

刘晓琪:主任,我觉着有些事情咱们得做在前面。

武涛:你说,什么事?

刘晓琪:这两天我转了转,看到不少沟渠都堵塞了,趁现在天旱,河里水少,咱们是不是带大伙把沟渠都清理一下?

武涛:清沟?这两年都旱,清了也没用啊。再说了,现在都是铺管道直接从河里抽水浇地,沟渠很少用。

刘晓琪:咱们得未雨绸缪,沟渠不清理,如果今年下大雨,地里的水排不出去,或者河里的水漫出来,葡萄园和庄稼地那可就遭殃了。

武涛:这个你不用担心,咱们的地势高,下再大的雨也不会涝。不过……小刘,你倒是提醒了我,(冲会计)老四。

会计:唉。

武涛:;老四,咱们是不是应该趁河里没水,在河上游建一个小水库存水?

会计:怎么建?

武涛:咱们清理一下河底,然后筑一条河坝,不用太高,留一道口子流水,河里水多的时候,口子开着往下流,水少的时候就堵上口子把水存起来。

会计:这……好是好,可是,潘家沟能同意吗?咱们把水一截,下游的他们可就没水了。

武涛:管他们干什么?他们的地在下游,我们在上游,有意见也白有。老四,其实,我多少年前就有这个想法了。正好,咱们三个现在都在这儿,那就算是集体决定,明天咱就组织人手开工。

刘晓琪一直认真听着,忙开口阻拦:主任,清理河底我赞成,但不能建水库抢水呀,这样会激化两村矛盾的。

武涛:小刘,你怎么又不同意了?我天天打麻将你有意见,这回我有心为村民做事了,你又反对。

刘晓琪:建水库是大事,不能想建就建,要提出申请,镇上、县上同意了才行。

武涛:麻烦!其实夜不是水库,咱们就是建个蓄水池,不用申请的。

刘晓琪:这条河不是武家坡的,是咱们跟潘家沟共用的公共资源,要建蓄水池,以后也是两村共用。

武涛:咦,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你是武家坡的主任助理还是潘家沟的?

刘晓琪:我……我当然是武家坡的,主任,这事要是潘家沟不闹当然好,要是闹大了,咱们不占理。

武涛:管它呢,老子可不怕他们。

刘晓琪:你看这样行不行,明天我到镇上请示一下,看能不能和潘家沟合建一个水库,水到时候还是公用的。

武涛:合建?开玩笑!咱们武家坡以前跟潘家沟不合作,现在不合作,将来也不会合作。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姓武跟他们姓潘的有血海深仇啊。

刘晓琪:没那么严重,再说,那都是老黄历,早该揭开这一页了。

武涛:不可能揭开。我们和潘家沟绝不来往!

刘晓琪:主任,我觉着……

武涛:行了,就此打住。这事不提了。你该干啥干啥去。

刘晓琪:可是……我该干啥啊?我都来了一个多月了,总不能天天闲着,什么都不干吧?你要给我安排工作。

武涛:工作?(武涛想了想)这样吧,你不是学跳舞的吗?那就发挥你的专业,从明天开始,你就接替妇女主任,去教那帮老娘们跳广场舞吧。

刘晓琪:教跳舞?

武涛:夏天的时候镇上、县里都有广场舞汇演,你要真有水平,那就在镇上拿第一,再代表镇上去县里比赛,让咱们武家坡露露脸。

刘晓琪:主任,我可不能保证拿第一。

武涛:你不是学舞蹈的吗?好,即便不能拿第一,我最低要求,你也要赢了潘家沟。要是这也做不到,那……你就该去哪儿去哪儿,我们潘家沟用不起你这尊大神。

刘晓琪:主任……听说去年潘家沟是第一,赢她们,那还是让我拿第一啊。

武涛:就算是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6 武家坡小操场  夜  外

有篮球架、单杠双杠、压腿的架子等设施。

妇女主任张翠萍(四十岁左右)正在带领一帮妇女跳舞。

小苹果的乐曲声中,众人扭扭胯摆臂,动作参差不齐。

妇女各种年龄的都有,大多三四十岁。

翠萍很享受教舞的感觉,批评批评这个,纠正纠正那个,不断做示范动作。


47 武家坡村委办   日   内

只有武涛和张翠萍两人。

翠萍:什么?主任,你让小刘顶替我?

武涛:翠萍,小刘没正经事干,天天找我事,烦死了,我让她去教跳舞,让我清净清净。

翠萍:可是……我教的好好的,她去教,行吗?

武涛:当然行,人家就是学跳舞的,还不如你?

翠萍:那可不一定。

武涛:还不一定,你会劈叉吗?能把脚举到头顶吗?

翠萍:广场舞和专业的舞蹈不一样,高难度根本用不上的。我教的舞都是从网上的视频一招一式学的,别的村也都这么跳的。

武涛:那上一次镇上比赛咱们村怎么就垫底了?

翠萍:上一次是大家没学好,跳的不整齐,今年肯定能行。

武涛:你保证?

翠萍:那她能保证吗?

武涛:翠萍,你就听我的,让小刘教吧。

翠萍撒娇:主任,人家教的好好的,凭什么半路让她教啊,我不干。

武涛皱眉。

翠萍:再说了,大家伙都跟我学得好好的,让她教,人家还不一定跟她学呢。

武涛沉吟一下,说:好吧,我跟小刘说说,你俩都教,大家愿意跟谁学就跟谁学……有了,你俩干脆一人带一个队,比一比,哪个队跳得好,就让那个队代表咱们武家坡出去表演。

翠萍:比一比,谁怕谁啊!

 

48 空镜  葡萄园中劳作的村民。

 

49 刘晓琪宿舍  日  内

桌子上放着葡萄种植的书籍。

手机支在桌子上,正播放着广场舞视频。

刘晓琪模仿、琢磨舞蹈动作。

 

50 武家坡小操场  黄昏  外

翠萍在队伍前面,带着妇女们在练舞。

“站在草原望北京”乐曲。

武涛带着刘晓琪走过来。

翠萍看到,动作更标准了。她身后的众妇女也打起精神,但有好几人却跟不上节奏。

武涛刚要说话,刘晓琪阻拦:先跳完这一首歌吧。

刘晓琪认真地观看。

武涛:怎么样?

刘晓琪:挺好的。

武涛:一听你就言不由衷。我看乱七八糟的。

刘晓琪:大家都没学过舞蹈,能跳成这样真的很不错,只是有几个人跟不上节拍,所以不太整齐。

一曲完毕,妇女们停下动作。

武涛拍拍手:来,大家都过来,我宣布一件事情。

众人围过来。

翠萍:主任,我已经跟大家说了。

武涛:好,那我就简短说几句,小刘是专业学舞蹈的,从今天开始,她跟翠萍一起跟你们跳舞,名师出高徒,希望大家好好学,将来出去给咱们村争光。来,大家表示一下欢迎。

武涛鼓掌,下面稀稀拉拉响了几声,却是翠萍一人勉强迎合,其他人无动于衷。

武涛:下面,大家分成两队,一队跟着翠萍学,一队跟着小刘。来,有愿意跟小刘学的,都站到我这边来。

众人均不动弹。

翠萍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

刘晓琪略有些尴尬。

武涛不满地:是不是都不愿意过来?那好,我来分。来,三十岁以下的都跟小刘学,都过来。

翠萍急了:主任,这可不行,你把年轻的都给她了,净留些不中用的老娘们给我……(意识到说重了,急忙拍了自己的脸一掌)对不起,对不起……

但那些三十岁以上的妇女都脸有愠色了:哎呀,你可真会说话。

翠萍:对不起,我是无心的。主任,你可不能这样分,年轻人学东西快,腿脚也利索,这样分就没法比了。

武涛:那你说怎么分?

此时,刚才对翠萍不满的一个妇女许凤珍举手:主任嫌我学得慢,那我跟小刘学几天试试吧。

说完,走到刘晓琪身边。

许凤珍:小刘啊,你不会嫌我笨吧?

刘晓琪:当然不会,只要认真学,我保证你能学好。

翠萍:凤珍,你……

许凤珍:主任,我笨,只好跟别人学了。(冲众妇女)小琴、刘青,你俩怎么还没脸没腚的?人家都说你们不中用了,怎么还好意思赖在那儿?快过来!

小琴和刘青对看一眼,迟疑了一下,走到许凤珍身边,接着,又过来了四五个妇女,都是刚才跳舞比较笨拙的。

武涛:还有没有愿意过来的了?

众人不说话。

武涛点了点刘晓琪这边的人数。

武涛:八个人,好像少了点。再过来几个吧。

翠萍:主任,人家不愿意过去,你怎么硬拉呢?

武涛:好了,那先就这样吧,小刘,你就领着这八个人教几天试试吧

刘晓琪:行。这就不少了。

武涛:那你们练吧,我回家了。

武涛背着手离开。

 

翠萍气呼呼地看着许凤珍一眼,冲自己的人:来,咱们继续跳。

翠萍按开音响,带着众人跳起来。

 

许凤珍:小刘,咱们到哪儿跳?

刘晓琪:不着急,今天先不教,咱们到那边先抻抻腿,练习一下基本动作,我看看你们的身体条件,再根据情况编排舞蹈动作。

许凤珍:我这老胳膊老腿,你可别太难啊。

刘晓琪:放心,咱们从基本功开始练,慢慢来。开始的时候你们可能感觉有点难,不过,等会了以后,你就会觉着很简单了。

许凤珍:那我能学会劈叉吗?我们看那些跳舞的,随便一劈,就是一字马,真帅!

刘晓琪笑道:学劈叉有点难,不过,也不一定,咱们试试看吧。走,咱们过去。

刘晓琪带着队伍向健身器材那边走去。


翠萍边跳边冷眼观望着。

远远看到刘晓琪在那边做基本动作示范,众人嘻嘻哈哈跟着学。

翠萍一分神,脚下动作乱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1 空镜  日  田野风光,成片的野花。初夏时节。

 

52 空镜  葡萄园,葡萄叶已长出。

 

53 张昆的葡萄园  日  外

张昆和潘玉在察看葡萄嫁接后的效果。

张昆拨开嫁接处的塑料膜:你看,已经成活了。

潘玉:太好了,昆哥,是不是今年就可以结果了?

张昆:可以结果,但是我们要采取措施不让它结果,让葡萄休养一年。

潘玉:唉,我是真希望让村民尽快看到效果。

张昆:呵呵,咱们不着急,慢慢来,主任。

潘玉瞪眼:又叫我主任!叫我小名,小玉。

张昆:小……潘玉,

潘玉急了:小潘玉是什么鬼?

张昆忍不住笑:小……我还是叫你大号潘玉比较习惯。

潘玉无奈地:算了,潘玉就潘玉吧,总比叫主任好听。

张昆:潘玉,说心里话,今年咱们取得的成果我已经很满意了,换新品种的葡萄园达到了二百多亩,远远超过了我的期望。

潘玉:将近三百亩了。

张昆:啊,这么多啊,潘玉,这都是你的功劳。

潘玉:什么你的我的,咱们都是为村民、为潘家沟好,以后咱俩合作,你有技术、有能力,我有市场销售渠道,再加上我当村主任为你保驾护航,咱俩联手,一定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张昆:事业不事业的我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带动大家富起来。

潘玉:这一次,咱们潘家沟肯定会富起来的。

张昆:你先别这么乐观,我现在担心的是明年的市场,现在的市场瞬息万变,市场一旦饱和,单靠你现在的销售渠道,怕是应付不过来。

潘玉:昆哥,你有什么想法吗?

张昆:如果能自己消化就好了。

潘玉:自己消化?

张昆:我有个想法,咱们是不是应该办一个葡萄酒厂?这样一来,酒厂的原料有保证,咱们村的葡萄销路也有保证。

潘玉:建酒厂?那得多少钱啊?几千万吧?

张昆:我粗略算了一下,将近两千万。

潘玉:这么多啊,那咱肯定办不了。

张昆:前几天,我和我以前工作的酒厂领导打电话交流过,他们愿意以设备、技术的方式入股,并且负责销售。

潘玉:是吗?太好了,这就解决了一半资金。

张昆:咱们村以土地的形式入股,不足的部分,再发动村民集资入股建厂房,缺口应该不大。

潘玉:咱们村穷啊,一户顶多出一万,加起来才二三百多万。够吗?

张昆:可以贷款。另外,潘玉,我还有个想法,咱们是不是能联合武家坡一起建厂?

潘玉惊讶地:和武家坡合作?你还真敢想!

张昆:武家坡的葡萄每年都卖不完,跟咱们也近,建酒厂对他们也有利。

潘玉摇头:其实,我还真没有把两个村的那点恩怨当回事,可就是我答应,人家武家坡也不会答应啊。

张昆:如果你同意,我想让晓琪做一下他们的工作。如果他们能同意,建厂这事就问题不大了。

潘玉:晓琪最近在忙什么?

张昆:天天都在教广场舞。听说教的挺不错,潘玉,咱们村的广场舞队可要小心了,你们增加了个劲敌。

潘玉自信地:就武家坡那帮跳舞的,我还从没放在眼里。

张昆:潘玉,我可提醒你了啊。咱还说酒厂的事,要不要让晓琪试探一下武涛?

潘玉:行,试一下就试一下。只要武涛同意,我没问题。说真心话,我还从来没把两个村的矛盾当成一回事。

张昆:是啊,几百年几十年前的事,也就是老一辈人心里有个坎,跨不过去,年轻人谁还当回事啊?

潘玉:对了,说到这事,我还想起个事。

张昆:什么事?

潘玉:潘德明的小儿子潘大山和武家坡武涛的闺女武倩倩一起在兰州打工,听说,两人谈恋爱了。

张昆:多久了?

潘玉:都偷偷谈了快两年了,已经分不开了,武倩倩一直没敢跟家里提,嘻嘻,武家坡的闺女嫁到潘家沟,想想就刺激,那个老顽固武涛要是知道了,还不气死啊。

张昆:他肯定不会同意。

潘玉:是啊,两个村不通婚将近上百年了,要他答应,怕比登天还难。

 

54 空镜   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55 空镜  葡萄园里葡萄枝叶繁茂。

 

56 武家坡小操场   黄昏  外

伴随同一首乐曲,翠萍和刘晓琪各带一队人同时在跳。

刘晓琪站在前面,动作已经被她精心编排过,欢快、热烈。

跟在她身后跳的妇女已经有二十多人。不少是年轻姑娘。

 

翠萍的队伍也就二十多人,大多被刘晓琪这边吸引,有人不自觉地跟着这边做动作,跳着跳着,有两个年轻妇女结伴悄悄离开队伍,来到了刘晓琪这边,在队伍后跟着跳。

接着,又一个姑娘跑了过来。

 

武涛和两个老汉在操场边上观看,一老汉也跟着音乐手舞足蹈。

武涛脸上露出笑意,点头。

 

57 武家坡村委办  日  内

武涛和刘晓琪。

武涛:小刘,昨晚我去看你们跳舞了,不错,真是不错。再练练,今年绝对有希望拿奖了。

刘晓琪:大家学的都很认真。

武涛:就是有几个老娘们在里面拖后腿,等去比赛的时候,把她们几个刷下去,只带年轻的。

刘晓琪:主任,再给我段时间,我有耐心教会她们。广场舞就是针对中老年的,全是年轻人也不合适。

武涛:有道理,你全权负责,我就不掺和了。

刘晓琪:主任,我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见。

武涛:说吧。

刘晓琪:我男朋友张昆前天来找我,说潘家沟今年改良了二百亩葡萄品种,预计明年会全部改成适合酿制葡萄的品种。

武涛:我听说了,我就想看看,这么多葡萄,到时候他们怎么卖,卖到哪里去?

刘晓琪:他过来就是跟我商量这件事的。他说,潘家沟准备引进先进技术和设备建一个葡萄酒厂,酒厂建好后,不但能全部消化本村产的葡萄,这周围几个村的葡萄也能够完全消化。

武涛:建酒厂?(惊讶)潘家沟哪来的资金?

刘晓琪:他们需要负担一千万左右,贷款解决一部分,剩余部分发动村民集资入股。另外,还有不小的缺口,他找我商量,是不是让咱们武家坡也入股,成为酒厂的股东。

武涛:让我们入股?他简直是做梦!我们姓武的不可能跟潘家沟合作!

刘晓琪:主任,我觉着这事互利互惠。我们入股后,除了葡萄销售问题能彻底解决,还能从酒厂分到红利,因为现在葡萄酒行业的前景非常好,张昆说酒厂是跟国内葡萄酒行业顶尖的公司合作,技术、销售都有保障。

武涛沉吟片刻,说:小刘,跟潘家沟合作是绝对不可能,你看,你能不能也引进一家公司?咱们村自己也建一个酒厂行不行?

刘晓琪:我们村怕是没那个能力,而且咱们这个偏远地方,市场肯定容纳不了两个酒厂。主任,您再想想,这是一个好机会。

武涛:不用想,只要我当主任,就不可能跟潘家沟合作。

刘晓琪:主任,武家坡和潘家沟敌对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解决矛盾了。其实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水浒传里的武大郎和潘金莲是虚构的。

武涛:潘家沟打死过武家坡的人,这可是真的。

刘晓琪:那武家坡也打伤过潘家沟的人啊,过去那么多战争,你打我我打你的,死了多少人?要是都去计较,那今天各个姓氏都不要交往了。

武涛:别的我不管,我就是不愿意跟潘家沟有瓜葛。

刘晓琪:主任,您得为全体村民想想,现在有个词叫搁置争议共同发展,武家坡穷了这么多年,现在有机会脱贫致富,千万不能错过。

武涛仍是摇头:不行,我要是同意了,传出去肯定让人笑话。

刘晓琪:主任,您放心,没人会笑话,像现在这样死抱着老黄历不放,别人才笑话呢。

武涛叹了口气:小刘,你别说我老脑筋,我就是迈不过这个坎。反正我是不会同意。

刘晓琪:可你这样就耽误了武家坡的发展,也挡了村民的财路。对不起,我可能话有点重。

武涛想了想:我个人是不会同意。但小刘,这样吧,我不挡别人的财路,如果有村民愿意入股,我也没权利阻止。

刘晓琪略感意外,惊喜地:主任,谢谢您。

武涛奇道:谢我干什么?

刘晓琪:您能松口有这句话,我已经很感激了。

武涛:你想劝大家入股?

刘晓琪:我有这个想法,但你要是不同意,我也没办法。现在有您这句话,我就可以去做了。

武涛:我要是坚决不同意呢?

刘晓琪:主任,不怕您生气,如果你执意不肯,我打算联合村民弹劾您。

武涛不由笑了:弹劾我?你这才来了几个月?能认识几个人啊?有跟你一条心的吗?

刘晓琪:不瞒您说,跟我学跳舞的那二十多个人,已经都快成我的死党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8 空镜  夕阳西下。

 

59 武家坡小操场  黄昏  外

众多妇女围在刘晓琪身边。

刘晓琪在讲着什么,许多妇女频频点头,显得很兴奋。


翠萍带着几个人在附近准备跳舞,好奇地看着这边。

妇女甲:翠萍,她们在说什么呢?

翠萍:那个小狐狸精准是又在出什么馊主意。

妇女甲:翠萍,我看,你是要输给小刘了。人家比咱跳得可好多了,主任肯定让是她们代表咱村去镇上比赛。

翠萍:现在还不到认输的时候,咱们好好练,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妇女乙:还不一定?已经定过来定过去了。我看,咱们干脆认输,也加入到她们那边算了。

有人附和:就是,现在过去学还不晚,再过一个月就比赛了,那时候想过去人家也不要了。

翠萍气恼地:去吧去吧,你们都去吧。真没想到你们是这种人!

妇女乙:翠萍,你输了也不丢人,人家是专业学舞蹈的,怎么会不如你呢?当初,你就不该和她比。你看,她们说的那么热闹,肯定是又有新主意了。要不,我先过去问问。

妇女乙走过去。

妇女乙:凤珍,这么热闹,你们说什么呢?

凤珍:你是那边的,就不告诉你!

另一个妇女得意地:我们要当股东挣大钱了。

凤珍拦阻:闭嘴,别告诉她!咱们不带她玩。

刘晓琪:凤珍,别开玩笑,我希望大家一个不落下,愿意参与的都可以参与进来,一起挣钱。

妇女乙:就是,你看人家小刘什么觉悟啊?凤珍你太不够意思了!

 

60 空镜   葡萄园的葡萄已经长出颗粒。

 

61 空镜   夏季西部风光。

 

舞曲声。

62 潘家沟活动广场  夜  外

潘玉带着妇女们在跳广场舞。整齐划一。

张昆和刘晓琪一起走来。

潘玉看到,让大家继续跳,自己离开队伍走到他俩身边。

潘玉:哎呀,大美女,是不是过来搞侦查吧?来,提提意见,我们跳得怎么样?

刘晓琪:跳得很好。

潘玉:言不由衷!你是专业的,肯定入不了你的法眼。

张昆:主任,晓琪是过来跟你商量点事的。

潘玉:有事?那咱们去办公室吧。

刘晓琪:不用,在这儿说说就行。是这样的,你们不是要建酒厂么,武家坡的村民愿意集资入股。

潘玉意外地:武涛同意了?

刘晓琪:是啊,有利于村民的事他当然会同意。

潘玉探究地看着刘晓琪。

潘玉:我不信。

张昆:是这样的,武主任不同意,但也不阻拦村民入股,晓琪一发动村民,不少人就同意了。

潘玉:这样啊,那……你们能入多少钱?

刘晓琪:一共一百多户村民愿意入股,最少的一万,有户有钱的原意入十万,说入的多分的就多。也有人为的是卖葡萄,不入股怕你们不收他的葡萄。

潘玉:这么说有二百多万?

刘晓琪:差不多吧。

潘玉看看张昆。

潘玉:昆哥,加上这二百万,还有多大缺口?

张昆:缺口不大了,主任,抽空咱俩去一趟兰州。

潘玉高兴地:去干什么?

张昆:咱们去酒厂跟老总和专家洽谈落实一下,把合同签了,钱到位后,马上就可以开工建设了。

潘玉:太好了,昆哥。

张昆:晓琪,你作为武家坡的代表,也和我们一起去吧,一起考察考察。

潘玉闻听脸上有些失落,勉强地:对,人多热闹。

刘晓琪笑笑:你们去吧,我这儿还要抓紧时间再落实一下。

潘玉似笑非笑:小刘,就我们两个,你放心啊?

刘晓琪:我不放心什么?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啊。

张昆:那我问问宋莎莎,她如果回省城,就一起去。

潘玉嗔怪地看了张昆一眼。

 

63 空镜  兰州城市景色。

穿城而过的黄河。

 

64 兰州火车站出站口  日   外

张昆、潘玉、宋莎莎出站。

宋莎莎的男朋友大佐候在出站口。

宋莎莎扑到大佐怀里,拥抱。

宋莎莎回头冲两人:不好意思,我不陪你们了,你们自己去办事吧。

 

65 兰州城区黄河岸边  日  外

张昆和潘玉在沿岸赏景。

潘玉瞅准时机,自然地挽住张昆的胳膊。  

张昆佯装指风景,抽出胳膊。

张昆:潘玉,你看到那边的亭子了吗?我就是在那儿跟晓琪认识的。

潘玉:哎呀,你真是煞风景,这时候提她干什么呀?

张昆觉着必须明确态度,想了想,说:潘玉,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在心里也非常感谢你,但我和晓琪多年的感情了,她为了我都愿意离开兰州,和我一起去了穷乡下,我,这辈子都不能辜负她。对不起。

潘玉气馁:哎呀,你想多了,我在心里是把你当成哥哥的。难道当妹妹的不能在哥哥面前任任性、撒撒娇吗?

张昆:当然可以啊。

潘玉:那就得了。(挽住张昆的胳膊)哥,走。

张昆苦笑,只能任她挽着。

 

66 空镜  某酒业公司大楼。

 

67 酒业公司大楼门口  日  外

张昆、潘玉走进楼门。

 

68 酒业公司展厅   日  内

公司领导陪同潘玉、张昆参观,介绍公司状况、产品。

 

鞭炮声!

69 酒厂奠基处   日  外

挂着标语:红河葡萄酒股份公司奠基典礼。

潘玉、张昆、刘晓琪、酒业公司领导、赵镇长等一起为酒厂奠基。

 

70 空镜  葡萄园,葡萄已长大。(盛夏季节)

 

71 张昆的葡萄园  日  外

嫁接成功的葡萄,枝繁叶茂。

张昆在修剪葡萄枝。

 

72 武家坡小操场  夜  外

四十多人的舞蹈队。

刘晓琪站在别上看众人跳舞。上前纠正个别妇女的动作。

 

翠萍在街口出现,看向自己队伍的活动场地。空无一人。

翠萍躲在旁边看众人跳完一曲舞,音乐停下后,转身欲走。

刘晓琪打招呼:翠萍姐,你怎么要走啊?

众人围上来。

翠萍犹豫了一下:小刘,我……能加入吗?

刘晓琪:姐,就等你了。这边还需要你领舞呢。

翠萍:我?

刘晓琪:你是妇女主任,武家坡女同胞的头儿,当然得由你来领舞。

翠萍感激地:这……还是你领吧。

刘晓琪:我是教练,不上场的。距离比赛没多长时间了,你可要抓紧时间学。

翠萍:其实……基本动作我学的也差不多了。

刘晓琪奇道:什么时候学的?

翠萍讪讪地:每次你跳我都偷着看,在这儿不好意思跳,回家后就偷着试了。你编的舞真好。

众人哄笑。

凤珍:那是,现在你服了吧?

翠萍:服了服了。不服也不行了,我都成光杆司令了。

刘晓琪:你基础好,自然一看就会了。

 

刘晓琪拉着翠屏来到队伍最前边,将她推进队伍中间。

刘晓琪拍拍巴掌:来,大家跟我再跳一遍,注意要领。还有,脸上表情要自然、生动……

音乐响起。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3 武家坡村委办  日  内

武涛、会记、刘晓琪、翠萍和几个村民在开会。

武涛:今天咱们开会,两个事,一是还有一个月就到广场比赛了,你们抓紧时间排练,还有尽快确定下参加广场舞比赛的正式和替补队员,这个事由小刘和翠萍两个人商量着决定,我就不参与了。咱们村除了那年那个麻将大赛的第一名,还从没拿过第一呢。最低要求,必须赢了潘家沟。

翠萍:放心吧,我觉得咱们这次肯定能赢潘家沟。

武涛:好好练。第二个事,咱村的葡萄再有一个多月就可以摘了,但我听说今年还是不好卖,外面现在已经有葡萄上市,收购的客商很少,价格也低。咱们得提前想想办法,不能再像往年那样等着客商上门收购,不然,又要等到葡萄烂在地里了。大家有什么主意?

翠萍:要是酒厂现在建起来就好了。

刘晓琪:咱村现在的葡萄品种不太适合酿酒,只能想法吸引外地的葡萄收购商来收购。

武涛:小刘,你家在兰州,能不能联系兰州的客商?

刘晓琪摇摇头:我也不认识。咱们村现有的葡萄品种不占优势,又很偏远,运输也困难,怕是很难吸引客商来收购。

翠萍:找知道春天的时候听小刘的,嫁接新品种就好了,这样等明年酒厂建成投产,根本就不用操心卖葡萄了。

武涛:现在后悔也没用,当时不是舍不得么。

刘晓琪:要嫁接只能等到明年了。(想了想)要不,我去问问张昆有没有办法?听他说,潘玉有固定的销售渠道。潘家沟因为今年嫁接二三百亩葡萄新品种,这二三百亩今年没产量,所以葡萄产量肯定比去年低很多。

翠萍:对啊,小刘,不能让葡萄烂地里,你赶快去找潘玉商量商量,看她肯不肯帮忙。

刘晓琪看向武涛。

武涛:她?她会帮忙才怪了。

翠萍:可以试试嘛,再说现在她和咱们都是酒厂的股东,她能不帮忙?

刘晓琪:行,我去试一下。对了,还有一件事需要跟大家商量一下。

武涛:什么事?

刘晓琪:酒厂投产后,葡萄销售问题就解决了,咱们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扩大种植规模?

几个村民点头,其中一人:对,我打算把东边的地也种上葡萄。

刘晓琪:时间很宝贵,错过一年就错过一年的收入。咱们不能光等着明年开春嫁接才换品种,今年秋天就要抓紧时间栽上新品种。所以,现在就要跟农业大学的育苗场预定葡萄苗。

翠萍:听说新品种的苗可不便宜。大家本来就穷,又都刚交了集资,怕是没钱。要不,等到今年的葡萄卖了再买?

刘晓琪:我听张昆说,农业大学的葡萄苗很抢手,而且要先交订金才行。

翠萍:那怎么办?反正我现在是没钱。

刘晓琪:要不这样,咱们先挨家挨户统计一下需要的数量,有钱的就先交上,没钱的我先垫上。

翠萍:你垫上?这可不是小钱,你工资又不高,有钱吗?

刘晓琪:姐,没事,到时候我让家里支援我一下就行了,没问题。

武涛:那就太好了,小刘,你能有这份心,我们很感激。你真的是把自己当成武家坡的人了。

刘晓琪:应该的。只要大家认可我,我还想在这儿干一辈子呢。

武涛:可惜,你任职期满就要回去了。

刘晓琪:我可以连任啊。

武涛:这种地方不是你呆的地方,你看看,这来了刚刚半年,就把你糟践成啥样了?

刘晓琪:啥样?

武涛:黑了,瘦了,我看着都心疼。

刘晓琪:可我觉得更健康了。

 

74  武家坡小操场  夜  外

刘晓琪在指导跳舞。

张昆和潘玉出现,看众人跳舞。

翠萍发现潘玉,招呼众人停下:停、停、停,敌人来了!

众人停下。

刘晓琪:没事,大家继续,正好让潘主任提提意见。

翠萍:那可不行,可别让她学去。

刘晓琪:人家才不学呢,咱们的舞又不怕公开,要是学咱们的动作,不正显得咱们跳得好吗?

翠萍:也是,(冲众人)打起精神,咱们让潘主任见识见识。

音乐响起。

众人开始跳。

潘玉认真观看,表情越来越严肃。

 

75 空镜   红河(水流很大),两村之间的石桥。

 

76 潘家沟村委办  日  内

张昆、刘晓琪、潘玉三人。

潘玉:刘助理,你是想让我帮武家坡卖葡萄?

刘晓琪点头。

潘玉:这我恐怕爱莫能助了,我们村自己的葡萄年年都也卖不完。

刘晓琪恳切地:您的合作社有固定的客源,如果能在卖完你们村的葡萄的前提下,再帮武家坡的村民解决销售困难,我们会非常感激,

张昆:潘玉,咱们村今年的葡萄量少,如果能帮忙你就帮帮吧,你也可以多少赚一点。

潘玉:我可不敢赚武家坡的钱,今年葡萄价格本来就低,我要是再压点价赚差价,武家坡人说不定说我赚了多少,骂也把我给骂死了。

刘晓琪:不会的。价格那么透明,我们不会让您白辛苦。潘主任,我觉着可以趁这个机会跟武家坡修好,不再像以前那样敌对。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武家坡配合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帮忙。

潘玉: 我们没什么事需要你们。

刘晓琪恳求:其实,咱们现在都是酒厂的股东,也算是一家人了。

潘玉想了想:是武涛让你来的?

刘晓琪:不是,但他同意了。

潘玉:这老顽固。终于肯低头了。这样吧,你让他来求我,我就同意。

刘晓琪、张昆对看一眼。

刘晓琪苦笑:不可能的,你也知道,我们武主任是个死要面子的人,让他过来求潘家沟,肯定是死也不会来。

潘玉:那我就帮不上你们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张昆:潘玉,你再想想,就算是我和晓琪求你,你帮下我们行不行?

潘玉:帮你们?

潘玉打量两人,眼珠一转,想到一事。

潘玉:行,但我有个条件,你们答应了才成。

刘晓琪:我们答应。不管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潘玉:是吗?别这么痛快,你可要想好了。

刘晓琪:想……(突然感觉到什么,担心起来)

潘玉:我要是让你和昆哥分手呢?

张昆:潘玉,你……

刘晓琪脸色也变了。

潘玉笑笑:看把你给吓得,放心吧,我是不会拆散你们的。张昆的心都在你身上,我可不想让他恨我。

刘晓琪舒了口气:潘主任,您说,什么条件?

潘玉:这样吧,我看了你们村的广场舞,感觉赢不了你们。我想让你……

刘晓琪:你想让我们输给你?

潘玉:当然,我们可不想输给你们。

刘晓琪: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故意输?

潘玉气恼: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刘助理,赢我们要赢得光明正大,输也要输得心服口服。

刘晓琪:对不起,我误会你了。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潘玉:我想让你过来指导一下我们的舞蹈队,把舞蹈重新编排,完善提高一下。

刘晓琪:这样啊,没问题。我答应你,今晚我就过来。

潘玉:那我也答应你。成交。来,握握手。

两人郑重握手,两人都笑了。

张昆作势摸额头的汗: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答应分手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7 武家坡小操场  黄昏  外

众人陆陆续续赶到,做准备活动。

翠萍在摆弄音响。

刘晓琪走到她身边。

刘晓琪:姐,今晚那你带大家跳,我去趟潘家沟。

翠萍:去张昆家?去吧。

刘晓琪:不是,潘玉让我过去帮帮她,指导一下她的舞蹈队。

翠萍惊讶:指导她们?小刘,你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你帮了她们,咱们可就危险了。

刘晓琪:这是她帮助咱们卖葡萄的条件。

翠萍:这小闺女,太狡猾了!小刘,你可要留一手,别让她们超过咱们。

刘晓琪:姐,我觉着咱们应该有自信,这就像下棋,棋逢对手才过瘾,对要是手太弱,我们赢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说呢?

翠萍:对,还真是这个理。不怕他强,他强咱们更强。那你去吧,这边交给我了。

刘晓琪:那我去了,你让大家好好练,动作一定要准确。

翠萍:放心吧。

刘晓琪离开。

翠萍拍拍手:姐妹们,咱们操练起来。潘家沟的舞蹈队水平又要提高了,咱们必须练好了,百分之百发挥才能赢她们……

 

78 空镜  夜色中的红河。

 

79 潘家沟广场  夜  外

潘家沟广场舞队在跳一支曲子。

潘玉、刘晓琪在旁边观看。

刘晓琪边看边比划动作。

刘晓琪:刚才的连接动作有点生硬,如果有人做不到位会显得杂乱……

潘玉:我也觉着这里有点问题,但一直想不出怎么改……

 

镜头渐远后直接切换到镇广场舞比赛现场。

字幕:一个月后。

80 镇群众大舞台   夜    内

横幅:红河镇广场舞大汇演

舞台上,一支舞蹈队在表演。


舞台一侧,武家坡舞蹈队在紧张地准备。

舞台上表演结束。

主持人:请评委打分,下一个上场表演的将是武家坡舞蹈队,今年,这是一支被大家广泛看好的队伍,因为,她们的教练是到武家坡任职的大学生村官,她们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大家都拭目以待。好,评委亮分完毕,河前庄的总得分是……86.5分,暂时排名第四,下面,请武家坡舞蹈队开始表演!潘家沟舞蹈队准备。

音乐起,舞蹈队开始表演。

刘晓琪站在舞台前,伸手示意大家平复心情,不要紧张。

 

观众席中,武涛紧张地看着舞台,间或看身边人的反应,脸上表情随着舞蹈的进行不断变化:紧张、放松、得意……

舞蹈进行中。

舞蹈结束,观众掌声热烈。

台上众人兴奋地向观众挥手,翠萍奔到舞台边,将刘晓琪拉上舞台。

 

主持人:请评委打分。请潘家沟村舞蹈队准备。潘家沟舞蹈队是去年汇演的第一名,并代表红河镇在全县比赛中拿到了三等奖,但是今年她们今年遇到了劲敌武家坡舞蹈队,她们能否捍卫荣誉,接下来,就要看她们的表现了。

潘玉带领队伍上台。

 

主持人:好,武家坡舞蹈队的成绩出来了,她们的总得分是……是……96.5分!暂列第一名!

观众们欢呼。

 

武涛兴奋地拍巴掌。

 

刘晓琪等人下台,在台下紧张地看着台上潘玉等人的表演。

 

武涛不敢看台上的表演,离开观众席,走向人群后面。

 

81 镇群众大舞台外面  夜  外

武涛蹲下,紧张地抽烟。一支烟抽完,台上表演结束。

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

主持人的声音:潘家沟村的表演同样精彩,请评委打分。现在,表演部分已经全部结束,工作人员正在统计最后的成绩……好,结果已经出来了。潘家沟村舞蹈队的成绩是……是……

武涛紧张地听着。

 

82 群众大舞台舞台一侧  夜  外

刘晓琪、翠萍、潘玉等人的紧张表情。

主持人:是……96分!今年汇演的冠军队是——武家坡村舞蹈队!

 

83 镇群众大舞台外面 夜  外

武涛蹦了起来!得意地开怀大笑两声,回身冲进去。

 

84 镇群众大舞台舞台一侧  夜  外  

翠萍等人激动地相互击掌、拥抱!

 

舞台上,潘玉下台和刘晓琪握手。

潘玉:祝贺你们,你们跳得很精彩,我们输得心服口服。

刘晓琪:你们跳得也很好。

 

85 空镜  秋天景色。葡萄园熟透的葡萄。

 

86 红河桥头  日  外

一辆小客车在桥头停下,下来一对年轻人,男的是潘大山,女的是武倩倩(武涛的女儿)。

潘大山:倩倩,这回你可不能再拖了,一定要跟你爸说啊。

武倩倩:我爸一定会打死我的。

潘大山:他舍得?倩倩,要不,我自己去提亲?

武倩倩:拉倒吧,你就这么去提亲,他肯定打死你。

潘大山:他不敢。倩倩,他要是敢打我,我就……

武倩倩瞪眼:你就怎么样?

潘大山:我就带你跑,永远不回来。让他再也见不到宝贝女儿。

武倩倩:这还差不多,我试试吧。他要真不答应,我就跟你走。

潘大山:加油!

武倩倩:你也加油!


两人分开,分头回各村。

 

武涛的咆哮声:除非等我死了,你休想嫁到潘家沟!

87武涛家门前   日  外  

武倩倩哭着冲出家门。

武涛追出:你走,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

武涛妻子追出。

武妻:回来!倩倩快回来!

武涛:甭管她!

武妻:她要是跑到潘家沟,不正顺了她的意了?

武涛怒吼:她敢!她要是敢去,我……我就去……去打死这个畜生!

 

88村街  日  外

武倩倩边走边哭。

刘晓琪拦住她:你就是倩倩吧?

武倩倩不理她。

刘晓琪:你爸正在气头上,你先别去潘家沟,要是你去了,他真能去闹,闹僵了就更难办了。

武倩倩呜呜哭。

刘晓琪:这事不着急,咱们慢慢想办法。走,你跟我到你哥家去。

武倩倩一怔。

刘晓琪: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现在住在你哥的房子里。

武倩倩:你是呀?

刘晓琪:我是来你们村工作的大学生村官,我姓刘,叫刘晓琪。来,别哭了,跟我走吧。

刘晓琪拉着武倩倩回家。

 

89 刘晓琪宿舍  日  内

刘晓琪和武倩倩开门进屋。

武倩倩一头栽倒在床上,又哭起来。

刘晓琪:好了,你爸又听不到,别哭了。

武倩倩抽泣着:人家难过不行吗?

刘晓琪:哭也没用啊。如果你相信我,就听我的,我保证你能如愿嫁到潘家沟。

武倩倩立马坐起来:真的?

刘晓琪:看,有精神了吧。

武倩倩:你能让我爸同意?

刘晓琪摇头:你爸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观念一时半会儿可转不过来。

武倩倩又流眼泪了:那你怎么保证?

刘晓琪:你半年多没回家,家里的情况你可能不知道,现在武家坡和潘家沟已经不象以前那样敌对了。

武倩倩:真的?

刘晓琪:两个村现在已经有合作了。咱们村的村民有很多入股了潘家沟的酒厂,潘家沟的潘玉还帮着咱们卖葡萄了。

武倩倩:有这事?

刘晓琪:而且这些合作都是你爸默许的。你说,他的态度是不是松动了?

武倩倩:是,我爸以前除了抢水,绝对不会跟潘家沟接触的。

刘晓琪:以后,两个村的合作以后还会更多,只要双方有交流,以前的矛盾很快就会化解了。

武倩倩:可是……那得多久啊?

刘晓琪:快则半年,慢则两年。

武倩倩:这么久啊。

刘晓琪:这么急?我看你岁数不大呀,到结婚年龄了?

武倩倩:我今年二十。

刘晓琪:才二十,晚两年结婚也不晚呀。不会是……有情况了吧?

武倩倩脸一红:什么情况,人家还小呢。

刘晓琪一乐:就是,你既然还小,那等两年怕什么。二十二结婚证合适。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对象也是潘家沟的。

武倩倩来了兴趣:啊?真的?谁呀?

刘晓琪:叫张昆,你可能不认识。

潘倩倩:张昆,听说过,大学生唉,他也回来了?

刘晓琪:回来了。倩倩,相信我,现在先别跟你爸闹,等两年再说,过完节该回兰州上班就回兰州上班,要是不愿意回兰州,明年酒厂招工,你就到酒厂上班。

武倩倩:等就等。可是……到时候他要是还不答应呢?

刘晓琪:你不相信我?

武倩倩: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又不会长期留在武家坡。再过两年,你早走了。

刘晓琪:那可说不准,我还不想离开这儿呢。

武倩倩撇嘴:这儿有什么好的?

刘晓琪:那儿都好,人好,空气好,我的事业在这儿,爱人也在这儿,多好啊。对了,倩倩,我今年二十四了,还没有结婚,我可以答应你,两年之内我绝不会结婚,我等着你,两年后,我和你一起嫁到潘家沟。

武倩倩不相信地:你保证?

刘晓琪:保证。说不定,到时候还有更多的人嫁到潘家沟,或者潘家沟的姑娘嫁到武家坡。

武倩倩:姐,你说的没错,光我知道的,这两个村的姑娘、小伙有好几对再偷偷恋爱呢。

刘晓琪:那就太好了,到时候,大伙一起热热闹闹地办一场集体婚礼,你说好不好?

武倩倩破涕为笑: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字幕:两年后。春天。

90空镜  漫山遍野的葡萄园。

 

91 空镜  红河,大桥。

 

92空镜  红河葡萄酒公司外貌。

 

93 红河酒厂大门  日  外

站得笔直的门卫。

两辆拉满酒的大货车驶出大门。

门卫收取出门证,抬杆放行。


94 酒厂车间  日   外

繁忙、有序的工作场景。

 

95 武家坡小操场  日   外

村民聚集在操场上,喜气洋洋。

主席台上扯着横幅:武家坡村委会换届选举。

赵镇长、武涛、刘晓琪、张昆在主席台就坐。张昆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箱子,里面放满现金。

会计主持:下面开始开会,都不要说话了,安静。

村民们安静下来。

会计:今天有两个事项,都是大事。第一,进行上一年度的分红,凡是在酒厂入股的村民,都排好队,到酒厂张总那儿领取上一年度的红利。

村民们欢呼。

拥到张昆前面排队。

 

会计:都不要忙、不要抢,谁的也少不了!第二件,更是大事,今天要进行村委会村委主任换届选举。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今天咱们村有两个人竞选村委会主任,一个是武涛,另一个是——刘晓琪。

武涛、刘晓琪起身鞠躬。

会计:希望大家珍惜手中的选票,选出你认为最合适的人选,在今后,带领咱们全体村民走向富裕路,把咱们的武家坡建设得越来越好!好了,话不多说,下面,先领钱,后投票,开始!

 

96 空镜  甘西景色。

 

97 武家坡小操场  日  外     

计票已结束。

会计:现在公布投票结果,武涛,获得106票,刘晓琪获得482票。当选新一任村主任的是——刘晓琪。

村民欢呼。

主席台上众人鼓掌。

刘晓琪站起身: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

 

武涛站起身,伸出身:小刘,祝贺你。

刘晓琪:主任,对不起……

武涛:没有对不起,小刘,你这是真正的众望所归。我是真心希望你当主任的,我也投了你的票。

刘晓琪一怔。

旁边的赵镇长:小刘,是真的,武主任听说你要留下竞选时,就向我提出不参加竞选了,是我硬逼他陪你选举的。

武涛笑道:镇长,你这是让我丢人现眼啊。不过,我也没想到能到到一百多票。唉,我早该退了。

 

刘晓琪:主任,您可不能退,我年轻,以后,还要您给我把关、撑腰呢。

赵镇长:对,小刘当主任,还需要辅佐。

 

会计:大家安静,下面,请赵镇长作指示。鼓掌!

众人鼓掌。

赵镇长起身:谢谢大家,我简短说两句,算不上指示。先祝贺刘晓琪当选村委会主任,希望她再接再厉,带领大家取得更大的成绩。

众人鼓掌。

赵镇长:乡亲们,这两年,武家坡的进步有目共睹,大家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好,为什么?因为你们武家坡有两个好的带头人,一个是村委会主任武涛,另一个是主任助理、大学生村官刘晓琪。武涛主任就不用说了,多年的村主任了,办事公道,深得大家信任。我这儿说一下刘晓琪,她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我们西部这穷地方,为的是什么?有人说是为了镀金,如果是为了镀金,那么现在任期已满,她有了资本,完全可以带着现在的成绩漂漂亮亮地回去,可是,她现在主动提出要留下来,要继续和我们一起建设咱们的家乡。也许有人说是为了爱情,没错,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到咱们红河镇、到咱们武家坡。但如果单是爱情,那么她现在也可以和张总一起回到大城市,轻轻松松地过舒服日子,可为什么他们要继续留在这儿跟大家同甘共苦?

有人附和:为什么?

赵镇长:这是因为他们对理想的追求,因为对咱们这片黄土地的爱,对咱们西部人的爱!

 

众人欢呼。

刘晓琪眼含热泪,跟张昆四目相对。

 

98 空镜  热闹、沸腾的武家坡小操场。

 

99 空镜  甘西大地景色。  

 

鞭炮声,锣鼓声。

100 红河桥  日  外

桥头贴着大红喜字。

地上满是红色鞭炮纸屑。


101刘晓琪宿舍   日  内

众妇女围着两个新娘:刘晓琪、武倩倩。

化妆、整理礼服。

翠萍快步跑进来:来了,来了,马上就到门口了。

 

武涛喜气洋洋地走进:快,你们给我守好门,别轻易放他们进来!

翠萍:是!放心吧,姐妹们,走,咱们出去堵住门。

武涛得意地:哼,想娶走武家坡的闺女,没那么容易!

 

102 刘晓琪宿舍门口  日  外

乐曲悠扬。

庞大的迎亲队伍,潘玉带队。

两个新郎官:张昆、潘大山。

两个小伙子上前推门,发现门在里面上了闩。

小伙子:报告,门打不开。

潘玉:哎呀,武涛要跟咱们玩这套呀?这家伙,还不认输!

小伙子:主任,怎么办?

潘玉:没事,听我的,你们先往院子里面撒糖,再用红包敲门。

小伙子拿糖撒向院墙里面。

里面抢糖的声音。

 

潘玉:里面的姐妹们,开门吧。

 

103 刘晓琪院里  日  外

众人嘻嘻哈哈堵在门前。

翠萍:不行,还不够!你们要娶的可是我们武家坡的主任和公主,礼少了想都甭想!没门!

 

104 刘晓琪宿舍门口  日  内

潘玉:往里塞红包。

小伙子取出红包,一个接一个往里塞。

里面传来:不够!还要!

又塞一个。

里面:还是不够,我们这里面三十多个人呢。

小伙子塞完红包。

小伙子央求:姑奶奶们,快开门吧。

里面传出笑声:还不够啊。

小伙子无奈地看向潘玉。

小伙子:主任,怎么办?

 

105  刘晓琪院里  日  外

众人人手一个红包,翠萍手里还攥了一把。

武涛从房里出来。

翠萍得意地向他展示成果。

翠萍:主任,你看。

武涛:向他们继续给。

翠萍:好像是没了。

 

106  刘晓琪宿舍门口  日  外

潘玉:武主任,我知道你也在里面,时候不早了,快开门吧。

里面没有动静。

小伙子:主任,怎么办?

潘玉:武主任,你这是逼我们啊。要是再不开,咱们就要硬抢了!

众人大笑,轰然答应:是!硬抢!抢亲!

一张张笑脸。

潘玉:都有了,准备,冲!

众小伙:冲啊——

小伙子们涌向院门。

但还没冲到近前,院门开了……

 

107  空镜  喧腾的小院。

 

剧终

39

浏览量:

这部作品描写的是一对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创业,两人历经波折,克服种种困难,最终获得村民的认可,带领两个“世仇”的村庄消除隔阂,并针对家乡现状,走工业、农业结合发展的道路,建立葡萄酒厂,实现了事业、爱情的双丰收的故事。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