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参花开

作者:董筠


序幕:

连绵的青山。

远眺时壮美的长白山。

依山环抱的北方小镇。

山坡的参地里,朵朵盛开的参花……

片名及演职员表。

 

1、小镇 傍晚 外

头发斑白的陈老师夹着资料,正要过马路。

一辆机动三轮车快速驶来。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陈老师被三轮车撞倒在地,几本资料从袋里散落在地。

三轮车停顿一下,又疾驶而去。

路人围观过来。

陈老师满脸是血,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2、街上 傍晚

赵津平驾驶着皮卡(客货两用车)驶来。

赵津平看到前面围观的人群,将车停在路边。

 

3、事故现场 傍晚

受伤的陈老师依旧躺在地上。

赵津平挤过来。

赵津平:怎么回事?出车祸了?怎么不快送医院去。

路人摇头:这事谁敢管,肇事车都跑了。

赵津平看着被撞者的惨状,想了一想,对围观者:几位,帮我把他抬车上,给他送医院去。

路人:你找别人帮忙吧,兄弟,我劝你也别管了,先报警吧。

陈老师头上还在流血,一边用微弱的声音说:救我。

赵津平:来,让一让。

赵津平上前,将陈老师抱起来。

有人帮着打开车门,还有路人将资料收拾起来,放到车后座上。

赵津平艰难地将老人安放到车上。

赵津平:哪位兄弟帮我报个警。

几位路人:放心哥们,我们帮你报警,有事我们还帮你做证。

陈老师半睁着眼睛,声音模糊不清地:资,资料……

赵津平愣了一下,随即发动车子,向医院开去。

 

4、医院

陈老师已经被安置到病床上。

医生:病人已经昏迷,怀疑颅内受伤,需要马上做脑部CT检查,你先去把押金交了吧。

赵津平看了一眼病人,转身离去。

 

5、医院 收银处

赵津平将500元钱送进窗口。

工作人员收钱后,送单据送出来。

 

6、医院 病床旁

赵津平站在病床前,陈老师还在昏迷中。

赵津平:大爷,我也不知道您的家人在哪,我还有事,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您。

 

7、山珍加工厂院子 外 日

早晨上班的工人们三三两两地向车间走去。

春红手拿一个袋子站在院子里向外张望。

保安王奇走过来,嘻笑着:春红,等谁呢?

春红(不屑地):去,关你什么事儿。

技术员刘平过来:春红,一起进去啊。

春红:我先等一会儿。

刘平摇摇头,走了。

赵津平开着皮卡进了院子,停好。

王奇(敬礼):厂长早。

春红脸上露出笑容:厂长,你早晨吃饭了吗?我带了蛋糕。

 

8、林场小学 操场 晨

学生们整齐地站好,等着升旗仪式开始。

王校长手放在胸口上,面色微带痛苦,但还是微笑地注视着。

陈遥:王校长,最近身体好点了吗?

王校长:没事儿,都是老毛病。你来这里这些天还适应吧。

陈遥(点头):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风景这么美。

王校长:是啊,就是远了点。

升旗仪式开始,在国歌声中,一面国旗冉冉升起。

师生们庄严地行着注目礼。

 

9、参场 外 日

赵津平和林场长站在参园边。

赵津平:林叔,你们参场的参今年产量不小吧。

林场长:是啊,已经是六年的参了,我这几百丈做货量

肯定不会少。

赵津平:我正想开发人参饮料,到时候你们的人参都给我吧。

林场长(笑):我跟你父亲是老朋友了,你想要,我可以给你,省得跑外销了。

赵津平:那就说定了,我的项目正在跑,过几天有眉目了,我来跟你签合同。

林场长:没问题。

赵津平:那我就先回去了。

林场长:吃过饭再走吧。

赵津平:不了,厂子有很多事。

二人出园,握手道别。

赵津平走向皮卡。

 

10、厂长办公室

桌上放着一个“优秀青年企业家”的奖杯,赵津平拿起来,哈着气,仔细擦拭着,又满意地放下。

办公桌后有一个书柜,里面满满的都是精装书。

春红走进来:厂长,那个李胖子又来了。

赵津平:什么李胖子,叫李科长。马上请他进来,沏两杯五加参茶。

赵津平从墙上摘下一条领带,在镜子前扎着。

李言进来,赵津平迎上前握手。

赵津平:老同学,快请坐。

春红冲上五加参茶。

李言:津平,你可真是出息了,这生意越做越大了。

赵津平:这不是刚起步嘛,还得仰仗老同学关照啊。

李言:那说啥呢。

赵津平:你说我们申报这个人参饮品项目,能有多大把握。

李言:这个你放心,咱老同学,包在我身上。不过,你说现在办事儿……

赵津平:我明白,一切拜托了。

 

11、山珍加工厂院内 外

春红拎着两大包保健品,很不高兴地往一辆轿车里装。

李言坐在驾驶位上:赵厂长,谢谢你了。

赵津平:跟老同学还客气,过几天我去拜访。

李言开动车子,驶出院子。

春红:这个李胖子每次来都是又吃又拿的,真讨厌。

赵津平:别乱说,他可是个有办法的人,咱的项目还得靠他呢。

 

12、幼儿园 内 日

一群孩子在游戏。

三婶在帮着摆教具。

胖丫和陈遥在聊天。

胖丫:陈姐,你这就上班了,真好,我真羡慕你,你爸爸好点了吗?

陈遥:已经好多了。

三婶:遥遥,你这一走,够我们娘俩忙的了。

胖丫:陈姐,咱的食品卫生许可证到期了,下星期得去县里办,你不是有亲属在县里吗,帮我联系一下吧。

陈遥:没问题。

 

13、保健品厂车间

工人们在忙碌着。

刘平:春红,晚上有时间吗?

春红:干嘛。

刘平:听说有个3D电影挺好看的…想不想去看啊。

春红:啥3D啊?不去。

刘平:可好玩了,里面的人看着就象在眼前似的。

春红(一笑):你看着我。

刘平瞪着眼睛仔细地看着春红的脸。

春红(指着自己的脸):你看我是不是3D的。

赵津平过来:这一天忙的,大家辛苦了。

春红:厂长,没什么事吧。

赵津平:一会儿要上医院看个病人。

春红:厂长,是谁病了?

赵津平:我也不认识,前两天一位老人被车撞了,我给送医院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春红:被车撞了?厂长,你怎么碰到这事了。有人能帮你证明吗?

赵津平:那老头当时撞得挺厉害,我看没人管,就送医院了,还用谁证明吗。

春红:那万一他说是你撞的呢?

赵津平:不能吧。

春红:他迷迷糊糊的,能分清是不是你撞的?他就明知道不是你撞的,就说是你撞的,你有什么办法?

刘平:厂长,春红说得有道理,你有没有帮他垫付医药费。

赵津平:有啊,当时找不到他的亲人,我就垫付了500元。

春红:厂长,这就更不能去了,你没看网上说,有个老太太被人撞了,一个小伙子给她送去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老太太一口咬定是小伙子撞的,法院给判决赔了好几万呢,说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垫付医药费。

刘平:厂长,你好事也做了,就别再去了。

春红:对啊,厂长,咱就当做好事不留名。

赵津平:这叫什么事儿啊,做点好事好象还理亏了。

春红:厂长,你要去了,人家还以为你想要回500块医药费呢,咱别去了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4、陈老师家 夜

陈老师头上贴着药布,躺在床上。

陈遥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陈遥母亲摸摸陈老师的头。

陈母:老头子,你血压高,可别再上火了。还好这次只是外伤,万幸啊。

陈遥:爸,我已经报了案,公安局肯定能把肇事者抓到。

陈母:你真想不起来是谁撞的?

陈老师:没看清,只记得是一辆三轮车,多亏那个好心的小伙子把我送医院了,还垫付了医药费。

陈母:老头子,你说送你去医院的,和撞你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陈老师(生气地):我都说了,撞我的是一辆三轮车,送我的小伙子开了一辆奔驰车呢。

陈老师手里摆弄着奔驰车图案的钥匙扣。

陈遥:奔驰?没听说咱小镇上有谁开奔驰的。

陈老师:你帮我找到他,我得好好谢谢人家。(叹气)可惜我的手稿,还有那两本研究鸭绿江文化原始资料,费好大劲才找到的,全丢了,让我怎么跟人交待啊。

陈老师摇着头,神情落寞。

 

15、街上 日

赵津平上了车,正要发动,忽然发现车后座上的资料。

赵津平将资料拿过来,资料上手写着“鸭绿江文化研究”等字样,他将材料袋打开,里面还有一本线装的《临江县志》。

赵津平陷入沉思中。

闪回:路人把资料整理好,放到车的后座上。

闪回结束。

赵津平将资料放下,发动车子。

 

16、医院病房 日

赵津平在询问一位医生。

赵津平:大夫,三天前被车撞了的老先生,怎么不在了。

大夫:那应该是出院了。

 

17、县城 街上 日

三婶和胖丫在人流中走着。

三婶:办个事儿可真费劲,幸亏遥遥有这个亲戚。

 

18、县城某饭店包间 日

赵津平和李言对面坐着喝酒。

赵津平:我这个人参饮料项目投资很大,已经投了不少了,如果办不成的话我可就破产了,老同学你可一定要帮我。

李言: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办好,不过,这事…得费点劲。

赵津平拿出一个信封:一点小意思,该怎么办怎么办。

李言(笑着将信封揣起):行,咱不用客气,我就拿着帮你办事了。

李言举杯:来,老同学,我祝你多多发财。

赵津平:借你吉言,我开车不能喝酒,喝点水吧。

李言愉快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赵津平:将来我们企业发展了,肯定有老同学的一份。

 

19、街上 日

赵津平从小商店出来,手拿两瓶水,匆匆走向自己的客货两用车。

三婶和胖丫手里拎着东西走过来。

赵津平不小心和三婶撞到一起,三婶手中的袋子掉在地上。

赵津平:对不起。

三婶:你这个冒失鬼。

赵津平(认出来):这不是三婶吗?

三婶看着赵津平:你是…老赵家的老二吧。

赵津平:是啊,赵津平。三婶,都多长时间没见到你了。

三婶指着胖丫:这是你妹妹胖丫,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呢。

赵津平冲胖丫点头,胖丫脸红。

三婶:这不你妹妹开了个幼儿园嘛,我们来办点手续。

赵津平:你们回镇上吧。

 

20、车内 日

赵津平在开车,三婶和胖丫坐在车后座。

三婶:老二啊,你可真是出息了,这都有私家车了。

赵津平:三婶,你还是叫我赵厂长吧。我这车不行,等项目成了,我换辆奔驰。

三婶:你小时候总爱打架,后来你……对,好象听你爸说你上大学了。

赵津平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在外面打拼了好几年,这两年回来开了一家山珍加工厂,规模挺大,现在申报的项目马上就要成了,等哪天您老去参观参观。

三婶:好,我一定去,你还没结婚吧。

赵津平:没有,咱是先立业,后成家。现在企业资产才几百万,太小,这次我要干大点。

三婶:是啊,你爸妈结婚就晚,他们还是我给介绍的对象呢。

赵津平:三婶,你老做媒咱镇里是数这个的(树起大拇指),要说我还得感谢您呢,要不多亏您老,我指不定在哪腿肚子转筋呢。

胖丫在一旁忍不住笑。

三婶:说起做媒啊,只要我出马,真还没有不成的,光猪头就吃了多少了……

胖丫:妈!

三婶:怎么,我吹牛了?

赵津平:三婶说的对,三婶的大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啊。

三婶:你比胖丫大三岁,属虎的,这样吧,你把八字给我,我给你看看。

赵津平:您老还会算命?那你好好给我看看。我是八六年腊月二十的生日。

三婶:出生时辰呢。

赵津平:记不清了,得回去问我妈。

三婶:这个不急。

三婶拿出算盘,噼里啪啦的算着,口中念念有词。

赵津平:现在都有计算机了,你老怎么还用算盘啊。

三婶:有时计算机不一定有算盘好使。

三婶算完,收起算盘,闭目想了一下,又睁开眼睛,对胖丫:合适,太合适了。

 

21、某房间内 夜

李言等几个人正在打麻将。

李言打出一张牌。

老吴右手放在桌边,食指呈钩状。

某女会意地睒了一下眼睛。

某女打出一张9万。

老吴把牌一推:十三幺,和了,64番。

李言(惊呆地看着):今天这是怎么了,出了鬼了。

某女:老吴这点儿挺冲啊。

 

22、山珍加工厂 外 日

保安王奇拦住前来找人的三婶。

王奇:你找谁?

三婶:我找你们赵厂长。

王奇:你谁呀,什么事?

三婶:我谁?你们厂长叫我三婶,你知道了吧。

王奇:我是厂长的亲戚,也没听说他有你这个三婶啊。

三婶:告诉你,我找他有重要事,关系到他的终身大事,耽误了你可担当不起。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3、厂长办公室 日

赵津平拿着一个产品包装盒正在看着.

王奇进来,身后跟着三婶。

王奇:厂长,这位大婶说要找你,有重要事。

赵津平(起身):三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快坐。

王奇:厂长,我先出去了。

赵津平:王奇,你让人沏点茶。

三婶(环顾四周):真不赖呀,赵厂长,你的家业还真不小。

赵津平(带几分得意):也不行,有不少贷款呢。

三婶:直说了吧,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想给你介绍个对象。

赵津平:三婶,你这是……

三婶:我给你算了一下,这个对象跟你正合适,还是当老师的呢。

赵津平:当老师的?

闪回:

三婶:这不你妹妹开了个幼儿园嘛,我们来办点手续。

胖丫在车内害羞地笑。

闪回结束:

赵津平:三婶,这事……还用着您操心了。

三婶:我昨天看到你妈,她还托我给你物色个对象呢。

赵津平:这个…

敲门声响起,春红端茶进来。

赵津平手机铃声响起,接通后,李言的声音传来:老同学,我来了,在哪呢。

赵津平:三婶,我有点事得下去一趟,春红,你过来一下。

赵津平和春红走到门外,赵津平悄声告诉春红:你给我招待一下。

赵津平匆匆走了。

春红给三婶上茶。

三婶:这孩子,怎么毛毛愣愣的,介绍对象这么大的事你也心不在焉的。

春红:你来给厂长介绍对象?

三婶:是啊,他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妈求我给他介绍对象呢。

春红:三婶,对象的事,您可能不知道,我们厂长已经有对象了。

三婶:什么?不可能,他有对象他妈妈会不知道?再说他也没说啊。

春红(面带羞涩):这不是他自己不好说,让我来说嘛,其实我们厂长已有所爱。

三婶:这不是扯吗?

春红:我们厂长说了,他是成功企业家,马上又是县政协委员了,找对象哪随随便便就行的,要求很高的,他让我转告,找对象的事就不用三婶你再费心了。

三婶:他真是这么说的?

春红点头。

三婶:这个小兔羔子,翅膀硬了。

春红:三婶,您坐会,喝点茶。

三婶(生气地站起身):还坐什么坐,我走了。

三婶离去,春红偷笑,做胜利手势。

 

24、三婶家 夜

三婶跟胖丫看着电视闲聊。

三婶:真是不识抬举,别人想求我帮忙我都不一定管呢,他还拿把,自己躲出去了,让一个小丫头来气我。

胖丫:妈,这事也不是强求的。

三婶:我做媒还没有不成的,结果到他那碰一鼻子灰,唉!我的一世英名啊。

 

25、山珍加工厂车间 日

赵津平:春红,昨天那事后来怎么样了。

春红(笑):没事儿,这个三婶是……

赵津平:一个老街坊,多年没见了,没来由地想给我介绍对象,你说这事也太扯了?春红,我的想法你应该明白。

春红(眼睛一亮):我懂。

赵津平:你说咱是企业家,马上又是政协委员了,将来还得管参政议政呢,咱能随随便便找对象吗?再怎么也不能找个幼儿园水平的。

春红(笑):我懂。

赵津平转身离去,春红久久地看着赵津平的背影,自语:厂长,我知道了,你的心事只有我最懂。

刘平过来:春红,今天周末,晚上没事吧。

春红(一惊):你吓我一跳。

刘平:你发什么呆,晚上一起吃饭。

春红:去,没时间。

 

26、参场 日 外

赵津平跟林场长正在查看人参长势。

赵津平:我项目一批,咱就把合同签了。

林场长:一点问题都没有,就等你的了。

 

27、山路  日

赵津平的客货两用车停在路边。

赵津平下车,打开机器盖子:怎么这时候坏了。

赵津平拿出手机,按了一阵键,失望地放下:信号也没有。

赵津平失落地坐在路边。

远处陈遥骑着自行车过来。

赵津平站起身,站在路中间:喂,大姐。

陈遥停下车:你叫谁大姐,你谁呀?

赵津平:对不起,老妹儿,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赵津平,是镇山珍加工厂厂长……

陈遥(嘲讽地):哦,我知道了,你是个了不起的企业家,马上政协委员了……

赵津平(惊喜地):你知道我?看来我这名气真是不小了啊……今天我是到参场去谈合同,想不到车坏了,手机也没信号。

陈遥:修车的事我可不懂,对不起,我想帮不了你,我还有事。

陈遥骑上车子,离开。

赵津平:老妹儿,你先别走。

陈遥远去,赵津平颓然坐在石头上。

 

28、林场小学外 日

陈遥下了自行车,向学校大门走去。

陈遥走几步,停下想了想,又来到学校门前的小卖店。

陈遥:师傅,打个电话。

店主:陈老师,你打吧。

陈遥查了查电话簿,拿起电话,拨号:喂,是修车行吗,这里有一辆车在山路上坏了……

 

29、山路上

赵津平百无聊赖地靠在车边。

车行的维修车从远处开过来。

赵津平表情兴奋。

司机探出头来:是你的车坏了?

赵津平:是啊,你们能来太好了,你们怎么知道的。

司机下车:有人打电话说你车坏了。

赵津平看着远处,笑了。

 

30、赵津平办公室 日

赵津平摆弄着奔驰图案的钥匙扣,自语:她是谁呢?电话肯定是她打的,她真是个好女孩,她怎么会知道我呢?

 

31、参场 日

赵津平与林场长握手。

林场长:津平,这么快又来了。

赵津平:是啊,有点事。

江场长:是不是为了合同的事?咱不都说好了吗?

赵津平:不是这个事。(神秘地)林场长,你这有多少工作人员。

林场长:忙的时候有二十多个。

赵津平:都是……男的吗?

林场长:也有女的啊。

赵津平(自语):有没有二十多岁,象个…大学生的。

林场长:哦,明白了,想让我给你介绍对象吧。行,这事包我身上了。不过我们这的员工你就别想了,都岁数不小,成家了。

赵津平(脸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那天在山路上看到一个女孩,骑着自行车,所以我……

林场长:我们这没有。(思考状)年轻女孩,那可能是林场小学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2、山珍厂厂长室 日

春红进来:厂长,什么事?

赵津平:你去多买点笔和本什么的,再去财会拿2000元钱。

春红:干什么呀?

赵津平:去林场小学,咱也开展助学活动。

春红:怎么好好地想起来……

赵津平:我不是就快成政协委员了吗?得多参加点社会活动,多做点好事。

春红:要不要找记者照点相,我有同学在报社。

赵津平:这个我还没想到,好主意。

春红:厂长,你交办的事我一定做好。

 

33、陈遥家 夜

陈老师胳膊上还缠着绷带,坐在桌前艰难地写着。

陈遥从外面进来。

陈母:遥遥,你天天回来这么晚,快把工作调回来吧。

陈遥:怎么也得干一段时间,再说王校长对我那么好,我也不好意思走啊。

陈老师:遥遥,咱当了老师了,就要扎下根来好好干,学校是偏点,可是大家都往城区调,山里的孩子谁给上课啊,你多跟你们王校长学学。

陈遥:知道了,爸,告诉你个好消息,撞了你肇事者找到了,是一个开三轮车的司机。

陈老师:好,好,找到了好,你们还怀疑那个小伙子,多亏人家了,人家还给垫了500块钱呢。

陈遥:爸,我哪怀疑了。

陈母(开始往饭桌上端饭菜):你三婶前几天给你介绍的对象怎么样了。

陈遥:不怎么样。

陈母: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陈遥:三婶说了,那人不行,有几个钱就狂得狠。

陈老师:对,这样的人咱不能找,你一定要记住……

陈遥:爸,我知道了,不找富二代,不找官二代。

陈老师:对,要找就找个踏踏实实,有学问,人品好的,象救我那个小伙子就……

陈遥:爸,快吃饭吧。

 

34、林场小学 日

王校长和学生们在欢迎赵津平一行的到来。

春红和刘平在把书本发到学生手中。

王校长握着赵津平的手:太感谢你了,赵厂长。

赵津平:谢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

记者在为他们照相。

赵津平在东张西望寻找什么。

陈遥用自行车推着腿有残疾的同学小雪正向外走。

赵津平眼睛一亮,跑了过去。

赵津平:你好。

陈遥(淡淡地):是你啊。

赵津平:我来给学生们送书本,没想到你真在这里。

陈遥:哦,我还有事,先走了。

赵津平:你是要送这位同学吧,我帮你送吧。

王校长过来:你们不认识吧,我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陈遥老师,她非常有爱心,有的同学家远,路又不好走,她就用自行车给学生送回去。

陈遥:王校长,我还要送小雪回家,先走一会儿了。

赵津平:山路那么不好走,坐我的车吧,快。

赵津平发动车子,车后冒起阵阵黑烟。

陈遥:你这车行吗?

赵津平:你就瞧好吧。

 

35、崎岖的山路上 傍晚

赵津平驾驶着车辆,自行车放在车箱里。陈遥带着小雪坐在后座上。

赵津平:陈老师,谢谢你上次帮我打电话叫人修车。

陈遥:不是我打的。

赵津平(愣了一下,随即笑了):陈老师,你这做好事还不留名呢。

陈遥:你的车经常坏吗?

赵津平:不,不经常坏,那天是巧了。等我们厂新项目批下来,我就把车换了,这车是以前拉货用的。

陈遥:赵老板打算换个什么车啊。

赵津平:打算换个奔驰,那都不算啥,我们厂的实力,你可以去看看。

陈遥:听说了。

赵津平:等我换了车,天天来接送你们同学上学。

陈遥:我们恐怕坐不起。

 

36、山珍厂车间内

容光焕发的赵津平在给大家讲话。

赵津平:我们这个新的人参保健饮品项目就快成了,到时咱们的企业就会有个大发展,咱们不光钱挣得多,有机会还要上那个美国福布斯上溜达溜达呢。

大家鼓掌。

台下

工人甲(对工人乙):福布斯是啥呀?

工人乙:是美国的一个地方吧。

工人甲:厂长能领咱们上美国?那么远咋去呀。

台上,赵津平打着手势: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春红崇拜的眼光一直盯着厂长。

 

37、林场小学门口 下午放学时间

赵津平的车停在校门口。

陈遥用自行车推着残疾同学小雪出来。

赵津平:陈老师。

陈遥(冷淡地):你又来了,你不是很忙吗?

赵津平:今天没什么事,我来接你……的这些学生。

陈遥:用不着,心领了。

赵津平:哎呀,跟我还客气什么。(面向同学们)同学们,我开车送你们回家,好不好。

同学们拍手叫好:坐汽车喽。

赵津平殷勤地将小雪安置到副驾驶座位上。

陈遥(无奈地):你的车行吗?

赵津平:我的车虽然旧,但性能还不错……

同学们争先恐后地上了车,还有的同学爬到车的货厢上。

陈遥:同学们,快下来,这样不安全。

陈遥拉扯一位车厢上的男同学,男同学肯求:老师,我家可远了,你让我坐车吧。

赵津平:放心吧,陈老师,我小心点开。

赵津平上车,回头问陈遥:你也上来?

陈遥(摇头):你千万别出事,出了事我拿你是问。

 

38、山路上 黄昏

陈遥推着自行车,回头张望着。

远处,赵津平的皮卡驶来。

赵津平按了一下喇叭,停在陈遥身边。

赵津平:陈老师,你在等我呀。

陈遥:你怎么总是自我感觉那么好,我是不放心那些学生。

赵津平:你放心吧,我把他们挨着个送回家了。

陈遥:那么破的车也敢拉学生,算了,以后不用你了,我们自已想办法。

 

39、林场小学校园 日

陈遥在跟王校长边走边聊。

陈遥:王校长,咱们能不能配个校车。

王校长:这个我们跟上级部门提过,目前还是有困难。

陈遥:咱这山沟里,学生上学太远不说,路还那么难走,我真是不放心,哪怕给个旧车也行啊。

王校长(一笑):陈老师,你来这几个月,感觉怎么样?

陈遥:还行,放心吧王校长,我能适应。

王校长:那就好,咱这偏远的地方,条件差,留不住人啊,现在只有三个老师了。

陈遥:王校长,你身体不好,为什么不申请调走。

王校长:我离不开这个地方。

陈遥不解地看着王校长。

王校长(一笑):那个赵厂长挺热心的,来助学,还帮着接送学生。

陈遥:他这个人我了解,可别指望他了。

王校长:你对他的印象……

陈遥:不好,你说他送点笔和本还找记者来,还不是为了沽名钓誉。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40、山珍厂 车间

赵津平、刘平和春红等几人正在调试饮料配方。

赵津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点头:口味不错。

刘平:这个饮料的主要成份是人参皂甙提取物和人参花,喝了有补充能量、搞疲劳、抗辐射、抗衰老等功效,而且没有副作用。

赵津平:好,这要投入市场,肯定受欢迎。

春红:厂长,咱这技术上都没问题了,这灌装设备什么时候上啊。

赵津平:我马上联系,等项目一通过,就开始生产。

赵津平看看表:我得出去一趟。

春红:厂长,你这是要去哪?

赵津平:有事。

赵津平离开。

 

41、山珍厂 化验室

春红:刘平,你说厂长最近怎么了,一到下午4点多就开车走了。

刘平:业务忙呗,你还能管得了厂长?春红,我这两天看了一本书,就是写咱长白山下小镇的事,可有意思了,我拿给你看看吧。

刘平从包里拿出一本《长白山之恋》,递给春红。

春红(接过):你没事还看书啊。

 

42、山路上

陈遥用自行车推着残疾学生。

小雪:陈老师,那位大哥哥怎么不开汽车送我们了。

陈遥:记住,小雪,不要什么事都指望别人,要靠自己。

 

43、山路上 黄昏

赵津平的皮卡开过来,车上摆着一束鲜花。

赵津平满头是汗(画外音):今天这车坏得真不是时候。

赵津平(下车):陈老师,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遥停车,冷冷地看着赵津平。

陈遥:等你来,黄瓜菜都凉了。

赵津平:我的车出了点小故障。

陈遥:我们放学时早时晚,你也不可能天天来送,所以你以后就不要来了。

赵津平(惭愧地):不好意思。

赵津平从车里拿出鲜花:送给你。

陈遥看了一眼,鲜花上有一张卡片,写着:祝遥遥幸福快乐!

陈遥(哭笑不得):你可真不拿自己不当外人,你拿走吧,我不要。

赵津平:我没别的意思,我能找个机会请你吃饭吗。

陈遥:不必了。

陈遥推上自行车欲走。

赵津平:我开车送你吧。

陈遥:用不着。

赵津平:我不明白,好象你对我很反感。

陈遥(停下):你看出来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们不会有机会的,我瞧不起有几个钱就不知姓什么的人。

陈遥骑车离去。

赵津平颓然地靠在车边,拿花的手垂下。

 

44、某房间内 夜

李言和老吴等几人在打麻将。

麻将桌边放着成摞的赌资。

李言头上冒着汗,看上去很紧张。

李言打出一张牌。

老吴把牌推开:和了。

李言重重把麻将一推:不玩了。

老吴:怎么的,老李。

李言:我他妈这阵子输惨了。

老吴:不玩也行,今天把帐算清。加上以前欠的,一共是十六万,给钱吧。

李言:我没钱了。

老吴:愿赌服输,咱玩前可是讲好的。

李言(面色难看):那……还是先欠着吧。

老吴:不行,你欠太多了,必须马上还。

李言:我今天带来的三万都输光了,你让我拿什么还,

老吴:那好,我就宽限你三天,你现在给我打个欠条,三天之内必须还清。如果不还,你知道后果的。

李言呆住了。

 

45、街上 傍晚

李言坐在街边,面带愁容。

电话铃响,李言接通,赵津平的声音传来:老同学,我来县里了,你在哪,咱们喝一杯。

李言:好,津平,还到上次那个酒家。

 

46、酒馆 夜

赵津平在给李言倒酒。

赵津平:项目的事,还得老同学多帮忙,我这技术都过关了,马上就要进灌装设备了。

李言:一套设备要多少钱。

赵津平:不一定,至少也得几十万。

李言(沉吟片刻):我有个朋友,也是开饮品厂的,有一套九成新的设备要卖,价格很便宜。

赵津平:二手的倒是省不少钱,不知道适不适合我们用。

李言:那都是正规设备,你就放心,老同学,我不能坑你。

赵津平:那你就帮我问一下吧。

李言:好,干杯,老同学。

 

47、陈遥家 夜

陈老师正在灯下写着文章。

陈遥:爸,您怎么还不睡。

陈老师:就睡就睡,我把鸭绿江文化研究的文章凭记忆重写了一遍,想不到又有新收获,市里很重视,还邀请我去参加研讨会呢。

陈遥:好啊,爸爸,你的研究终于看到成果了。

 

48、街上 日

三婶和陈遥正在逛街,陈遥拎了一个纸袋。

赵津平看到她们,呆住了,直到她们走近。

赵津平:三婶,你们……

陈遥:三婶,我先走了。

陈遥转身离去。

赵津平:她…你们…

三婶:什么你们我们,我好心好意地给你们介绍对象,你看你是什么态度。

赵津平:她?你给我介绍的是她?

三婶:是啊,她什么地方配不上你,把你狂的,不知姓什么了。

赵津平:我没有啊。

三婶:没有?什么又快是政协委员了,什么找对象条件高了。

赵津平:我……没说啊。

三婶:你没说,是你们那个小丫头说的,当时没把我气死。

赵津平:小丫头,春红?是她说的?

三婶:管你谁说的,你的事我是不敢管了。

赵津平低下头来:对不起,三婶,我错了。

赵津平低着头走了。

三婶:一天毛毛愣愣的。

赵津平边走边自语:原来是这样啊……这下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49、山珍厂 傍晚 外

赵津平从厂房走出来。

王奇(敬礼):厂长,才走啊。

赵津平(神情落寞):王奇,走,陪我喝两杯去。

王奇:厂长,这,我还得值夜班。要不,我去买点酒菜,咱在这喝。

赵津平(掏出200块钱):好,你去买。

王奇:厂长,我有钱,再说用不了这么多。

 

50、山珍厂门卫室 夜

桌子上摆着一些酒菜,王奇给赵津平倒上白酒。

王奇端起杯:厂长,我敬你。

赵津平(喝下一杯酒):王奇,你说我这人怎么样。

王奇:好啊!厂长你是年轻有为,想当年你也是挺作的,可浪子回头,出去打拼几年,回来就开这么大一个厂子。

赵津平:不行,项目没成之前,说穿了还是个空架子。

王奇:厂长,你咋变得这么谦虚了。

赵津平:我是不是挺招人烦的。

王奇:厂长,你咋这么说,咱厂的人都拥护你。

赵津平:其实我啥也不是,我爸跟人说我出去上大学了,其实,我连个夜校都没念下来,我哪配得上她。

王奇:厂长,你喝多了。

赵津平:我这些年,是白混了。

赵津平趴在桌子上,醉倒了。

王奇:厂长,厂长,别在这睡啊。

王奇将赵津平扶到值班床上,盖上被子。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1、山珍厂院子 晨

春红走进大院。

 

52、山珍厂值班室 晨

春红开门进来,看到王奇趴在桌子上睡觉。

赵津平躺在床上,听到声响,醒来,想喝水,拿杯子时却将杯子碰到地上。

春红:厂长,怎么你也在这。

王奇惊醒,站起来。

赵津平:我这是在哪?

春红:怎么一股酒味,厂长,你喝酒了,跟谁喝的喝成这样。

王奇:跟我。

春红:你?你怎么能这样,看你把厂长喝的。

春红给厂长倒了杯水:我去给你买早点。

赵津平坐了起来:我没事,你们该上班上班去。

春红开门出去。

赵津平站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出了门。

王奇跟在后面:厂长,你没事吧。

赵津平摆摆手,走了。

春红回来,手里拿着早餐。

春红:厂长呢?

王奇:上楼了,春红,你给我买早餐了,太谢谢你了。

春红:谁说给你买的,你想吃,也行,你得告诉我,厂长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王奇:我也不太清楚,昨天厂长好象很失落,还说自己配不上她…你说厂长是不是暗恋哪家姑娘啊。

春红(眼睛一亮,自语地):厂长,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53、春红家 夜

春红边想着什么边微笑,面色羞红。

春红(自语):厂长,你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呢,人家也不好意思说嘛。

春红捂住脸,一会儿又拿开:我有办法了。

春红拿出一张纸,想了想,写上几个字:亲爱的平。

春红不好意思地将纸撕掉:这太不好意思了。

她又写上:亲爱的厂长。

春红:这也不太好,干脆不写名头,我直接给他。

春红写道:知君心意,一夜无眠,今晚六点在钟情咖啡屋,我等你。春红。

春红写完又微笑着看了一遍,又找了半天,找出那本《长白山之恋》,将纸条夹在书中。

 

54、山珍厂走廊 日

赵津平从办公室走出。

春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纸皮袋。

春红(面带羞涩):厂长,我有一本书,想给你看。

赵津平:啥书啊。

春红:是……写咱长白山区的事儿,可有意思了,你看看。

春红将纸袋递过去,赵津平接过。

春红:等我走了你再看。

春红跑去。

赵津平拿过纸袋,看了看。

 

55、山珍厂门卫室 内 日

赵津平进了门卫室,里面空无一人。

赵津平将纸袋放在桌上,皱起眉:上班时间跑哪去了。

赵津平叫着王奇的名字,出门。

纸袋还放在桌上。

 

56、山珍厂院子 外 日

赵津平叫着王奇的名字。

王奇拎着暖瓶应声跑回来。

王奇:厂长,什么事儿。

赵津平:上班期间怎么不在岗。

王奇:厂长,我刚才去打点水,可水没开,就等了一会儿。

赵津平:以后注意了。

王奇:是,厂长。

 

57、山珍厂门卫室 内 日

王奇进了门,发现赵津平忘在桌上的纸袋。

王奇打开,拿出里面的书,看到春红写的纸条。

王奇看着纸条,脸上呈现惊喜表情。

王奇:春红,原来你对我……

 

58、山珍厂门卫 傍晚

下班时间,工人纷纷向外走。

春红进了门,王奇面带笑容地站起来。

春红:王奇,我问你,你看没看到……

王奇笑着看春红,仿佛醉了。

春红:你笑得咋这么奇怪呢,我问你话呢。

王奇:我看到了,春红。

春红:你看到厂长了?

王奇:春红,我明白你的心意,其实……我心里早就喜欢你了。

春红(脸红):王奇,你胡说些什么,小心我挠你。

王奇:春红,我说的是真的,是你给了我勇气,我虽然是保安,但我很努力,厂长说将来会提拔我。

春红(生气地):你说些什么啊,乱七八糟的。

王奇:春红,我喜欢你好久了,你别再折磨我了。

春红(转身欲走):我看你脑袋让门挤了。

王奇(拿出情书):春红,这不是你写给我的吗?

春红(回头,惊讶地):怎么在你这?

春红上前,将情书夺回,生气地撕碎扔到地上。

王奇:是你放在我这的。

春红(又羞又气):你,你知道这是谁的吗?这是厂长……你,你竟敢夺厂长所爱。

王奇愣住。

刘平听到声音,进了门。

刘平:怎么了,你们吵什么?

王奇(对春红):是你放到我桌上的,夹在这本书里。

刘平看到书,上前拿过来:这是我的书啊。

刘平捡起破碎的情书:这是春红给我的!王奇,你太不像话了。

刘平上前抓住王奇的脖领子,二人撕扯在一起。

春红泪流满面,大叫:够了——你们两个,我谁也没给。

春红跑了出去。

 

59、山珍厂办公室 日

赵津平和刘平对面坐着,刘平面带忧郁。

赵津平:我同学给联系了一个二手很先进的灌装生产线,说有九成新,价钱上也合算,明天咱俩去看看。

刘平点头。

 

60、某厂生产车间 日

李言带着赵津平、刘平等几人在参观灌装车间。

李言对赵津平耳语:一会你别多问,这是国有企业,厂长想多吃点回扣。

几个人在车间察看着设备运行,赵津平和刘平相视着点头。

李言对赵津平耳语:行的话半价就卖(伸出一只手),这个价,你先打来20万。

赵津平点头。

 

61、车上 日

赵津平驾驶着车辆,对刘平:你看这套设备怎么样?

刘平:挺不错,不过我不明白,他们生产好好的为什么要卖?

赵津平:想转产吧。

刘平:才50万就卖,怎么有这么便宜的事。

赵津平:这点你放心,李言是我老同学了,从小玩到大,不会骗我的。

刘平:这么说,倒应该把握这个机会。

赵津平:刘平,这两天春红怎么谁也不理。

刘平:我也不很清楚,可能是误会了。

赵津平:不要有情绪,咱的新项目技术上全靠你呢,春红……我也拿她没辙,上次三婶来……算了,不提了,你是不是喜欢她。

刘平不语。

赵津平:你喜欢她,我可以帮你。

刘平(惊喜):真的,厂长。

 

62、李言家

李言手拿着手机,呆看了半天,仿佛下定了决心,按了拔出键。

李言:老同学,是我,你买设备的事,得快点,项目那面也快完事了,这样吧,我给你个账号,你先打来20万……

赵津平(画外音):行,不过得给我几天时间筹钱,我资金也挺紧张。

李言:那你就尽快吧,这事可别吐噜扣了。咱是老同学,你尽管放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3、林场小学 办公室

王校长坐在椅子上,手捂胸口,面色苍白。

陈遥手拿教案进来。

陈遥:王校长,你怎么了。

王校长(喘息着):心肌炎,老毛病了。

陈遥:那我送你去医院吧,可别耽误了。

王校长痛苦地点头。

陈遥拿座机拨打120:你好,我这里是松江林场小学,有位急重病人,能不能快点派车来。

时钟指向下午三点。

陈遥抚着王校长的后背,焦急地看着时钟。

陈遥:这么远,救护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64、林场小学 大门口 日

陈遥焦急地看着远方。

赵津平的皮卡远远地开过来。

陈遥眼睛一亮。

赵津平将车停下来,下车,看着陈遥。

陈遥:你怎么来了?

赵津平:陈老师,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跟你解释一下,其实那天不是我……

陈遥:别说那么多了,快进来。

 

65、林场小学 操场

皮卡车停在操场上,赵津平、陈遥和其他老师帮着把王校长安置到车上,陈遥也上了车。

陈遥:快把王校长送医院去。

赵津平将车发动,车子快速驶去。

 

66、医院走廊

医生和护士推着王校长前往抢救室。

 

67、医院外 傍晚

皮卡车停在医院院子里,赵津平坐在车上。

陈遥打开车门,上车。

陈遥(看着赵津平):今天谢谢了。

赵津平:你不烦我就行,王校长怎么样了。

陈遥:幸好送的及时,危险期过了,你今天为什么来?找我?

赵津平:不,我去参场,顺便过来一趟,有些事,想跟你解释一下。

陈遥:算了,不用解释了。

赵津平:在你眼里,我是挺狂妄的人吧?其实我出去闯了这几年,改变了很多……那天,我真没说过那些话,那都是……

陈遥:我知道,一个女孩说的,我还知道,那个女孩喜欢你。

赵津平:不是,我……

陈遥(一笑):不说这些了,你先回去吧。

赵津平:不用我在这了?

陈遥:王校长的妈妈来了,一会看看没什么事,我也回去了。

赵津平:王校长家还有什么人?

陈遥:只有一个老妈了。

赵津平:她身体一直不好吗?

陈遥:王校长有心肌炎,你知道,生活在高寒山区,这种病会加重。她真是不容易,在这个学校干了十多年了。

赵津平:她为什么不调到城里去。

陈遥:来这的老师都想快点调走,但王校长不想走,当年她毕业时,跟对象从省城一块来到这里,她当老师,她的对象任校长,他们一起办学,一起教课……后来,有一次,王校长的爱人冒雨送学生回家,途中遇到山洪暴发和泥石流,他为了保护学生,被泥石流冲走了……那时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赵津平:原来是这样。

陈遥:所以我要多帮帮王校长。

赵津平:算上我吧,我也要帮王校长。

 

68、山路上 晨

陈遥骑着自行车行驶在山路上。

赵津平的皮卡驶来,停在陈遥前面。

陈遥停下来。

赵津平探出头来。

陈遥(笑):又是顺路啊。

赵津平:是啊,我带你吧。

赵津平下车,将陈遥的自行车放到车厢上,二人上车。

 

69、车内 日

赵津平(驾驶着车辆):我去参场签合同,这次项目基本成了,马上灌装车间就投产了。

陈遥:你挺能干啊。

赵津平(笑):你可别讽刺我了。早晨吃饭了吗?车里有好吃的,在储物箱里。

陈遥打开前面的储物箱,里面有两袋老婆饼。

陈遥:你买的饼都这么特别。

陈遥拿出饼,忽然发现里面的资料袋。

陈遥(吃惊地):这个,怎么在你这?

赵津平:一位老先生落下的。

陈遥翻看着资料,里面有一本《灵江县志》。

陈遥惊喜地:就是它,没错。你告诉我,这是怎么来的。

赵津平:一位老先生被车撞了,我帮着送医院去了,他的东西落在车上,后来我找不到他,就一直放在车里。

陈遥:你是开奔驰的?

陈遥的眼光落在车钥匙上,上面有奔驰图案的饰物。

赵津平:开奔驰是我的理想,见笑。

陈遥定定地看着赵津平:我,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70、陈遥家 傍晚

陈老师还在伏案写作,陈遥带赵津平进来。

陈遥:爸,你还记得那天送你去医院的人的样子吗?

陈老师:当时我都晕了,也没记清。

陈遥:这是赵津平,送你上医院的……就是他。

赵津平:我想起来了,是你,陈老师。

陈老师仔细地看着赵津平,拿出奔驰图案的钥匙扣:这个是你掉的?

赵津平拿自己的钥匙扣:原来在你这,我还以为丢了,就又买了一个。

陈遥(将资料递给陈老师):爸,这下资料找回来了,救你的人也找到了。

陈老师惊喜地看着找回的资料,拉住赵津平的手:小伙子,是你救了我,我一直想当面感谢你,想不到今天才找到你。

陈老师回头:遥遥,帮你妈做饭去,今天做点好吃的。

 

71、陈遥家 餐厅 夜

赵津平和陈遥一家人坐在餐桌前,陈老师给赵津平倒酒。

陈老师:津平,我再敬你一杯。

赵津平:陈老师,您别这么客气。

陈老师:那天我被三轮车撞了,先不说有多严重,可没一个人敢来扶我,我躺在那,流了不少血,现在的社会风气啊,幸好还有你这样的年轻人。

赵津平:没什么,后来我去找过您,想把资料送回去,可医院说你出院了。

陈老师:好在都是外伤,就回家养着去了。你还帮我付了500块医药费,我还你1000,不,还你十倍,5000。

赵津平忙摆手:不用,陈老师,我和陈遥都是…朋友了。

陈老师(拊掌大笑):那好啊,太好了。

陈遥微笑。

赵津平:虽然我开的车不是奔驰,可您要用车,尽管吩咐。

 

72、陈遥家 夜

陈老师伏在桌前写着什么,又停下来。

陈老师:资料找到了,太好了,我更高兴的是找到这个小伙子,这小伙子太好了。

陈遥:行了,爸,都说了一晚上了。

 

73、三婶家幼儿园 日

三婶正在幼儿园忙着,胖丫在教小朋友们剪纸。

陈遥和赵津平拿着礼物进去。

陈遥:三婶,我们来看你来了。

三婶(笑着看着二人):这回行了,我说我出马没有不成的嘛。

陈遥脸红。

几人坐下,胖丫过来给倒水。

赵津平:三婶,我还有个事想求您呢,就我们厂那个春红,您能不能给她做个媒。

三婶:这丫头那天把我气够呛,不过,人倒是满精神的。

赵津平:我们厂技术员刘平对她有点意思,你给撮合一下。

三婶:没问题,把她的生日时辰给我,胖丫,拿算盘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4、山珍厂 厂长办公室 日

赵津平正在与刘平商量工作。

刘平:厂长,预付款都打过去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赵津平:我也寻思呢,这两天这个李言总关机,联系不上他。

刘平:不会有事吧。

赵津平:没事,李言我了解,人特别实在。

有人敲门,三婶和陈遥进来。

赵津平:三婶,你来了,快坐。

赵津平和陈遥相视一笑。

刘平:厂长,我先出去了。

赵津平:你让春红给倒点茶。

刘平出去。

陈遥看到赵津平背后的书柜:呀,你这里有这么多书。二十四史、厚黑大全,英文书也有。

赵津平:这没什么,充门面的。

春红板着脸进来,将几杯茶重重放到桌上。

赵津平:春红,这是三婶,上次你见过了。

春红(面无表情地):三婶。

三婶:挺好,挺好。

赵津平:这是陈老师。

春红鼻子哼了一声。

陈遥打开书柜正在看着,她打开一本精装书,发现里面是空的。

陈遥哭笑不得:赵津平,你这书怎么都是空壳。

赵津平(脸红):这是别人送我的一套礼品书。

三婶:遥遥,你看你,也不给人留点面子。

几个人笑起来,连春红也忍不住笑了。

 

75、山珍厂化验室 日

三婶和春红对面坐着。

春红:三婶,上次的事对不起了。

三婶:没事,你三婶啥事没见过。

春红:不过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三婶:年纪轻轻的,净说些丧气话,劝君惜取眼前人,你没听说过吗?三婶是过来人,人在一起要靠缘分,赵津平不适合你,他书也没念多少,你应该找个有文化,有技术的,将来肯定会有出息,我看刘平就不错。

春红:是谁让你来说媒的,赵津平还是刘平。

三婶:你可太小瞧你三婶了,你去打听打听,镇上的未婚大姑娘小伙子,我哪个不知道(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我全都输入电脑了。

春红惊讶地瞪大眼睛。

三婶:妇联还专门给我送了一个锦旗。

三婶从包中拿出一面锦旗,展开,上写着“当代红娘”。

春红:三婶,这锦旗您还随身带着啊。

三婶:今天这是巧了。我查了一下,你和刘平什么都合,他对你也是一往情深。

春红:我的事,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76、街上 日

赵津平开着车和刘平在街上转着。

赵津平:这小子,怎么找不到了。

刘平:刚才你同学不是说他离婚后就居无定所吗?

赵津平:可他没理由不跟我联系啊。

刘平:要不咱们报警吧。

赵津平(想了想):那么做,不是拿他当贼看了嘛。

 

77、饭店 傍晚

赵津平和陈遥坐在餐桌前,饭店里有位少年在弹着钢琴。

陈遥:这饭店挺有品味啊,还有弹钢琴的。

赵津平(无精打采地):是啊。

陈遥:你今天怎么了,一点精神都没有。

赵津平:没事。

陈遥:不想说算了。

赵津平:是项目的事,我同学给我办的,现在还没信,我那面合约都签了。

陈遥:是什么同学啊,你怎么不找相关部门去申报。

赵津平:这个同学是我从小玩到大的,而且他办事挺有本事,在科技局管项目的。

陈遥:他叫什么名?我县政府有亲戚,我帮你打听一下。

赵津平:叫李言。

 

78、鸭绿江畔 傍晚

在柳丝轻垂的岸边,赵津平和陈遥坐在一个石凳上。

陈遥:我打听到了,那个李言,确实在科技局干过,但他只是一名司机,而且是临时工……

赵津平:又是临时工?

陈遥:他因为工作失职,早就被辞退了,而且他这人就爱吃喝赌博,到处借钱骗钱。

赵津平(表情痛苦):你说他是在骗我?

陈遥:你觉得呢?

赵津平表情痛苦而震惊。

陈遥:我觉得,你不应该把哥们儿感情和事业掺杂到一起。

 

79、山珍加工厂 下午

厂长室门前,几个人围在一起,刘平敲门。

刘平:厂长,开门啊,我有事找你。

春红:都两个小时了,厂长还不开门,他会不会自杀啊。

某工人:别瞎说。

春红(着急地):厂长,厂子出了问题,大家一块想办法,你别这样啊。

刘平:不是叫陈老师来了嘛。

某工人:陈老师来了。

陈遥过来,大家让开,春红斜看陈遥一眼。

陈遥敲门:赵津平,开门,你没事吧。

某工人:我们敲一下午了都没开。

刘平:要不咱把门撞开。

陈遥正要再敲,门忽然打开了。

赵津平蓬头垢面地回到座椅上,两眼直直地看着前方。

陈遥:赵津平,你怎么了,一厂的人你都不管了?

赵津平:你们都走吧,我破产了。

陈遥:这有什么呀,就算真破产了,也可以重头再来。

刘平:是啊,厂长,没事的,我存的准备结婚的钱可以先拿厂里来救急。

春红:显着你了,厂长,我家也有钱。

赵津平:二十多万啊,就这么没了,都怪我。

陈遥:大家都这么关心厂子,你是厂长,能自暴自弃吗?我已经替你报警了,警方也立案了。还有,你的项目我也可以帮你找人重新申报。

陈遥(手放到赵津平肩膀上):我们都相信你,振作起来。

 

80、县某局办公室 日

陈遥和刘平坐在沙发上,一位工作人员在看着资料。

工作人员:这个项目不错啊,省里正在进行人参药食同源的推广,这个项目应该扶持,将来不仅会有贴息贷款、扶持资金,还能享受减免税政策。只是你们报得有点太晚了,今年马上就要截止了。

陈遥和刘平对视一眼。

刘平:帮帮忙,我们可以在两天之内把所有相关材料都拿出来。

 

81、山珍厂 办公室 夜

赵津平、春红、刘平等几人在电脑前忙着。

刘平正在打印着《项目可行性报告》

春红:厂长,你都忙两天了,回去休息休息吧。

赵津平:没事儿,你们不也一直在忙嘛,明天把项目环评拿来,就能报上去了。

春红:我给你们买宵夜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82、某部门办公楼门口 日

赵津平和陈遥从办公楼走出。

赵津平:这次真谢谢你了。

陈遥:谢什么,项目报上就放心了。

赵津平(点头): 陈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办这个山珍厂吗?我的爷爷曾经是长白山里的放山人,他手里有几个神奇的秘方。后来因为战乱,他参了军,走南闯北。前几年他去世了,死之前把这些秘方交给我,希望我为家乡人造福,把这些秘方发扬光大。

陈遥:所以,你更要把厂子办好。

 

83、鸭绿江畔 日

赵津平陪着陈老师在察看着一处古迹。

陈老师(兴奋地):太了不起了,津平,你知道吗?踏察长白山的第一人刘建封,就是经过这里上长白山的,这口井就是刘建封《长白山江岗志略》中所记载的古井。

赵津平:真的?

陈老师:没错,我以前一直没找到,想不到今天找到了,津平,你是我的福星,要不是你开车带我来,我还是找不到。

赵津平:我现在也不忙,您要去哪,尽管告诉我。

陈老师点头,开始拍照。

 

84、闪回 某古迹 外 日

古城墙遗址:赵津平和陈老师在踏查。

六道沟冶铜遗址:陈老师跟几名工作人员的指点着。

古墓群:陈老师在细心地拍照。

 

85、会议室 日

横幅上写着:鸭绿江文化研究座谈会

陈老师正在发言:鸭绿江文化历史悠久,灵江自古就是鸭绿江边的边境重镇,唐朝时,是粟末靺鞨所建的政权——渤海国西京鸭绿府所在地。做为鸭绿江沿岸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里有许多古迹有待于我们去发现和挖掘,这里有许多历史的疑团等待我们去解开。

陈老师展示着考古照片。

陈老师:这些史迹的发现,将是古渤海国文化考证的重要补充。鸭绿江文化的研究,有助于边境的稳定、有助于历史的认同和经济文化的发展……我们有信心,真正把灵江建设成鸭绿江畔的历史文化名城。

与会人员鼓掌。

 

86、山珍厂 内 日

刘平和春红在聊天。

春红:总算是忙完了。

刘平:希望咱们厂子能挺过去。

春红:还是有技术好啊,象你上哪不混口饭吃,不象咱,离了这个厂子就下岗失业了。

刘平:我愿意跟赵厂长干活,他从来不亏待咱们。

春红:那是。

沉默半晌,刘平试探着问:春红,那天三婶……找你了?

春红(脸红):找了咋的,关你什么事儿?

刘平:都……说些啥。

春红:不知道。

刘平:她也找我了。

春红:说些啥啊。

刘平:三婶说,她做了一辈子媒,马上就成到第100对了,她准备搞个大酬宾活动。

春红(笑):瞎掰。

刘平:她说这一次做媒,很有纪念意义,所以一定要成。

春红:那要不成呢?

刘平:那…咱就给三婶点面子呗。

春红:愿意给你给呗,关我啥事儿啊。

刘平:这事儿,我一个人定不了,要不咱们一起去吃饭,商量一下?

春红在想着什么,刘平试探着:然后再去看3D电影。

春红:我一个大活人在这你不看,看什么3D电影。

刘平:你要是让我看,我一辈子都看不够。

 

87、山路 车内 日

赵津平驾驶着皮卡,陈遥坐在副驾驶上。

陈遥:我爸听说你有困难,说要拿出10万元来帮你搞事业。

赵津平:你告诉陈老师,不用他的钱,项目马上就批了,我就可以贷款了。

陈遥:你别想的太美了,是借给你。

 

88、某城市小旅馆 夜

李言在与总台服务员交涉。

服务员:你的身份证呢,拿出来登记一下。

李言:对不起,我走的时候匆匆忙忙的,忘,忘带了。

服务员:那可不行,没身份证住不了。

李言:能不能通融一下,我早晨4点就走,我多给钱还不行吗?

服务员:不行,你到别处看看去吧。

李言失望地转身离去。

 

89、某城市车站候车室 夜

李言背着一个包,紧张地四处看着。

远处一名警察拦下一位乘客,让他出示身份证。

李言忙转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一个角落里,李言蜷缩在座上,睡着了。

 

90、公路上 日

皮卡车快速行驶着。

车内,赵津平在驾车,刘平坐在副驾驶位上。

刘平:这次去买罐装设备,咱去得可够远的。

赵津平:我查来查去,就河北这家厂子设备质量好,价格还不高。

刘平:行,咱得当场测试好了再说。

赵津平:技术方面就靠你了。

 

91、河北某镇 饭店内 日

赵津平和刘平正在吃午饭。

服务员上菜,刘平随意向外看着。

窗外,李言在街对面走着,一边左右小心地看着。

刘平:李胖子。

赵津平:谁?李胖子,怎么可能……

刘平:是他。

刘平追了出去,赵津平也跑出饭店。

 

92、河北某镇 外 日

刘平向李言追去。

李言发现刘平,转身就跑。

刘平几步追上去,想抓住李言,李言挣脱,拼命逃去。

赵津平也赶上来。

李言拼命地跑,刘平又一次追上他,抓住他的袖子,李言用力一推,刘平摔到马路牙子上,差点撞到一辆行驶的摩托车,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摩托停住。

刘平腿部受伤,一阵剧痛让他呲牙咧嘴。

赵津平上前:你没事吧。

刘平:快,咱们分头追。

李言钻进一个胡同。

 

93、胡同内 日

李言惊慌地跑着,不时回头看。

刘平在远处一瘸一拐地追过来。

李言重重地喘着,从一个个人家的门口跑过。

快到胡同尽头,李言猛然停住,愣愣地看着前面。

赵津平的身影,出现在胡同口,他冷冷地看着李言。

李言看着赵津平,半晌,忽然跪了下来。

李言(带着哭腔):对不起,对不起,我欠他们钱,如果不还他们会弄死我。

 

94、医院病房 日

病房里放着花和水果。刘平躺在床上,腿上绑着绷带。

春红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刘平。

刘平:我也没什么事,厂长非让我住院不可。

春红:厂长说,你这次立了大功。

刘平:这都是应该做的。

春红:刘平,你这次好勇敢,我才发现你这个人这么好,我真……挺为你高兴的,等你好了,我请你吃饭。

刘平(惊喜):真的,那就不用等了,我现在就好了。

刘平要下床,春红忙扶住他:哎,你小心点。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95、某饭店 傍晚

陈遥和赵津平对面坐着。

陈遥:想不到事情这么戏剧化,象一部电影的结局。

赵津平(看着陈遥,手放到她的手上):不,是刚刚开始。

 

96、林场小学 外 日

赵津平开着一辆校车,稳稳停在操场上。

陈遥等几位老师和学生们在迎接。

师生们在欢呼。

赵津平和一位教育局领导下车。

陈遥等众师生上前:感谢领导,为学校着想,为我们配备了校车。

教育局领导:没什么,是你们王校长一再提出,对了,王校长身体怎么样了。

陈遥:还要转到大医院去检查。

老师甲:咱学校没有人开车怎么办。

老师乙(指着赵津平):这不现成的司机嘛,是不是,陈老师。

陈遥脸红。

赵津平:没关系,你们没配上司机之前,我就当你们的专职司机。

 

97、山珍厂 灌装车间 日

车间内彩带飘舞,工人们穿戴一新,厂房上写着“热烈庆祝人参饮料灌装车间正式投产。

春红和刘平站在一起,相视一笑。

赵津平穿着西装,扎着领带,在前面讲话。

赵津平:谢谢大家,今天这个项目能够顺利投产,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过去,我赵津平走过弯路,也得到了宝贵的经验教训。现在,有省里和县里领导的支持,有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坚信,我们的厂会越办越好,将来咱也能上福布斯排行榜,咱也能评上世界五百强。

 

98、鸭绿江畔 日

浩渺的鸭绿江水,江畔丛丛的芦苇。

一辆校车远远地驶来,停住。

一群孩子们兴奋地下车。

陈遥用喇叭喊着:同学们,不要乱跑,一会老师带你们划船。

孩子们开始在江边玩耍,有的在芦苇丛里捉迷藏,有的在江边相互泼水,有的干脆把塑料布铺在草地上,开始吃喝起来。

一位老师帮着孩子们穿上救生衣,开始上船。

 

99、鸭绿江边 外 日

赵津平和陈遥坐在江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赵津平:这里真美。

陈遥:是啊,象世外桃源,我情愿永远生活在这里。

赵津平:那我就陪着你,在江边盖一座房子,再造一条小船。

陈遥:我是说真的,你知道吗?王校长的病情很严重,可能还有并发症,已经转到省医院检查治疗了,她可能不回来了,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留在这个艰苦的地方。

赵津平:我也是说真的,你愿意留在这,我就陪着你。

陈遥微笑着看着赵津平。

赵津平:因为,我爱上了这里,也爱上了你。

赵津平和陈遥四目相对,含情脉脉。

赵津平拉过陈遥的手。

(特写)陈遥闭上眼睛。

赵津平的脸凑上前。

几个孩子从芦苇丛中钻出,拍手大笑。

陈遥脸红,向江边跑去。

赵津平跟着她,二人的身影映在水天一色的江面。

 

100、尾声

风景优美的江畔,随着快门声,师生们张张笑脸定格。

主题音乐响起,画面叠印:

山坡上盛开的参花

参农收获人参的景象。

一对青年男女牵手徜徉在江畔。

江面上小舟远去……

 

剧终

 

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长白山下的小城。

青年赵津平开了一家山珍保健品厂,他踌躇满志地准备开发人参饮料的新项目。李言是赵津平的同学,他称可以为赵津平跑来项目资金,赵津平对此深信不疑。

赵津平路遇一位老人被三轮车撞倒昏迷,见无人上前帮忙,便用车将老人送到医院,并垫付了医药费。同事和朋友得知此事后都劝他不要再去医院,免得被病人和家属讹诈。

厂里质检员春红暗中爱慕着赵津平,对技术员刘平的追求不屑一顾,但赵津平并不为所动。

赵津平开车去县里跑项目,回去路上碰到多年没见的老街坊三婶和她开幼儿园的女儿胖丫,赵津平将她们载了回来,一路上大谈自己的项目和企业的发展前景,并邀请三婶去作客。

三婶是远近闻名的媒人,她听了赵津平的情况,心里一动。几天后,她来到赵津平的厂子,要给他介绍对象,一名老师。赵津平却以为是三婶的女儿胖丫,便一面推阻一面找个找机会离开,让员工春红去应付。赵津平的态度让三婶气恼,更让她生气的是春红——她听到三婶要给厂长介绍对象,便有心从中作梗,她告诉三婶王厂长已有所爱,让她不要再费心了。

赵津平在去参场谈合同的路上,车子抛锚,正在焦急中,正遇到骑车路过的陈遥,赵津平看到气质优雅的陈遥,不由一见倾心。他回去后,一直对陈遥念念不忘。他在一次助学活动中,意外地见到了在这里任教的陈遥,又惊又喜,陈遥却对他很冷漠。

陈遥对学生很关爱,班级有很多同学住得偏远,山路又难走,她常常不顾路途的遥远艰难,用自行车接送。

赵津平爱上善良美丽的陈遥,但陈遥却觉得赵津平别有用心,帮助学生是为沽名钓誉。一次,赵津平在街上碰到三婶和陈遥走在一起,三婶一番话让他终于明白陈遥为什么这么对他:原来当初三婶给他介绍的对象正是陈遥,而赵津平误以为介绍的是胖丫。

陈遥的父亲是一名老教师,一直从事鸭绿江文化研究,前些天遇到了车祸,身体刚刚恢复,他一直想找到并感谢那个送他去医院的小伙子,但苦于没有线索。陈遥却在无意间得知,那天送父亲去医院的正是赵津平,她改变了对赵津平的看法。

春红继续对赵津平献殷勤,而刘平也锲而不舍地追求着春红,他们之间发生许多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赵津平在申报项目过程中惊悉:李言因为工作失职,早就被县某局辞退了,他还沉湎于赌博,欠下很多债。赵津平听完后呆了,李言说为他联系人参饮料设备,刚让他打过去20万元。

赵津平的厂子一下子陷入到困境中。厂里的员工们都很焦急,甚至要拿个人的积蓄来帮赵津平度过难关。

看到赵津平失魂落魄的样子,陈遥鼓励他振作起来。同时及时帮赵津平报案,又找自己县里的亲属,帮他正常申报项目。

县里为偏远的林场小学配备了新校车,师生们欢欣鼓舞。

省里对人参保健品加工产业发展很重视,赵津平申报的项目及时得到批复,同时,潜逃的李言也落网了,赵津平的山珍厂又恢复了活力,人参饮料也研发成功。

金秋的一天,赵津平开着校车,带着同学们去鸭绿江边玩,师生们兴奋地饱览着鸭绿江的美景。赵津平终于赢得陈遥的芳心,他们在鸭绿江畔,许下爱的诺言。

 

主要人物

 

赵津平——男,27岁,山珍保健品厂长。乐于助人,勇于进取,但个性张扬。

春  红——女,24岁,山珍保健品厂质检员。性格开朗,一直暗恋赵津平。

陈  遥——女,25岁,林场小学教师。美丽端庄,富有爱心。

李  言——男,29岁,原某局聘用制司机,爱吹牛,好赌钱。

陈老师——男,66岁,陈遥父亲,退休老教师,致力于鸭绿江地域文化的研究。

刘  平——男,25岁,山珍保健品厂技术员,为人诚实忠厚。

三  婶——女,52岁,林业退休职工,以做媒为己任。

胖  丫——女,23岁,幼儿园教师,身材较胖。

王校长——女,35岁,扎根山区的林场小学校长。

王  奇——男,22岁,山珍保健品厂门卫。


19

浏览量:

赵津平路遇一位老人被三轮车撞倒昏迷,见无人上前帮忙,便用车将老人送到医院,并垫付了医药费。

青年赵津平开了一家山珍保健品厂,他踌躇满志地准备开发人参饮料的新项目。同学李言称可以为他跑来项目资金,结果被骗了20万元,厂子一下子陷入到困境中。赵津平在去参场谈合同的路上,车子抛锚,正在焦急中,正遇到骑车路过的小学教师陈遥,赵津平看到气质优雅的陈遥,不由一见倾心。原来陈遥的父亲就是他送医院看伤的老人。赵津平帮助陈遥接送偏远山区的孩子上学。陈遥鼓励赵津平振作起来。同时及时帮赵津平报案,又帮他正常申报项目。

金秋的一天,赵津平开着校车,带着同学们去鸭绿江边玩,赵津平终于赢得陈遥的芳心。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