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鲁冰


窗外,飘了一天的雪花依旧纷纷扬扬着。

还不到下午五点,大街上已几乎看不见行人了,临街的店门也早早放下了卷闸门。唯有不时响过的“嗖……嘭”以及噼里啪啦的礼花和鞭炮的燃发声和随处可见的春联透出了春节将近的气息。

爆竹万千声人间换岁,梅花四五点天下皆春。

报晓鸡声,拂晓钟声,声声悦耳;赏心国事,舒心家事,事事关情。

施德政,顺民心,春回大地千家暖;倡文明,除陋习,光照人间万象新。

渐浓的硝的味道和满眼喜庆的红色以及洁白的雪花儿一起在空气中飞舞、弥漫。

今天是除夕,邓邛早早地把姐妹们放回家过年了,自己一个人在班里值班。只是小于和小韦家住公司大院,没急着回家。

没特殊情况,除夕这天电话不会很多,邓邛便开始整理起了那些还没归档的电话记录。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渴望》的旋律突然响了起来,是手机。

“喂?您好!”邓邛迅速接起了电话。

“你是邓班长吧?!我可找着你了。”

“哦,是王大爷吧,您有事么?”

“呵,你还记得我呀,跟你说呀,我这屋里不知怎么又没电了。不过不急,过了年麻烦你再帮我瞧瞧吧。”

“好的。王大爷,您别急,我们一会就过来。”

三个月前的一个周末,邓邛带着公司青年志愿者服务队的队员刚给无儿无女的王大爷义务办了分表手续,接了电。王大爷快七十了,一个人过日子,邓邛担心他日后遇到用电上的难题,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他。这大除夕的,没电老人岂不要黑着过年啦。再说他住的地点也比较偏,让抢修班去怕一时找不着地方。邓邛想了想说:“小韦,上次你去过,还是你和我一起去趟王大爷家吧。小于也别忙着走了,留下值班等我回来。”

于是,她们准备了保险丝、护套线、羊角保险等备品,迅速赶到了王大爷家。

“咚咚咚”王大爷一开门愣住了。两个身着桔黄色印有“青年志愿者”标志服装的姑娘,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王大爷,你好!”那桔色在天空雪朦朦的背景下,如同两团跳跃的火,温暖而热情。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年后再修么?点个蜡烛一样过年的。那么大的雪,快进屋吧。”

邓邛看着屋子里摇摆不定的烛光,笑着说:“大爷,没事的。没电您怎么过年啊。”查了查屋里的保险丝好好的,屋外的电表也没事。再往上,原来是羊角保险烧坏了,邓邛只好找来了梯子,让小韦在下面监护,自己亲手为大爷换羊角保险……不一会,有电了,灯亮了,电视机里春节联欢晚会的欢声笑语开始在屋子里回荡。

王大爷握住了邓邛冻得冰冷的手,许久也不愿松开。

一切结束已经快七点了,大街小巷早已是万家灯火、鞭炮声声,看着从千家万户窗子里透出的暖暖灯光,邓邛直催着小韦尽快回家,自己则直接返回了95598,接替已经顶班两个小时的小于,万般愧疚地让她回家抓住年的尾巴。

现在,95598被12个座席挤得满满的屋子里只剩下邓邛一个人了。她有些疲倦地坐在了位子上,墙上的电子钟“嘀哒嘀哒”地走着,声音特别地清脆。

“……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又是手机。

“您好!”邓邛习惯性地接听。

“妈,我和爸在奶奶家,刚吃过饭。爸让我问问你吃了没?”

“噢,妈吃过了。爷爷奶奶还好吧?别忘了帮妈给老人家拜个年。”

“好的,我和爸初四回来。”

“那好,我等你们回来。记着,别淘气,惹爷爷奶奶生气呵。”

“知道了,妈。拜拜”。“ 拜拜”。

放下电话,邓邛听见了肚子“咕噜咕噜”的抗议声,想起还没吃饭,便拉开了桌子最底下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开洋碗面。又走到朝北的一扇窗子前,推开,取回了一个方便饭盒回到桌边,撕开碗面,打开饭盒,将里面两个煎好的荷包蛋拣起放在碗面上,然后冲入开水,合上盖子泡着。再累再紧张的生活,总不该忘了善待自己呀,本来么,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呀!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邓邛再次揭开了碗面的盖子,入眼就是那个金黄的水灵灵的荷包蛋,还真有点饿了!邓邛开始毫不犹豫地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思绪又活跃了起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日子过的真快呀!到95598转眼就快两年了。于是邓邛的大脑就顺着时间往前逆行着。就在一个月前的一个夜晚,也是邓邛值班,那夜不知什么原因,大雨倾盆,狂风带着长长的哨音在窗外不时掠过——

“叮铃铃——”邓邛快速拿起了话筒:“您好,望江供电公司,3号为您服务。”

“是供电公司吗?”一个微弱、微颤的女声,号码是郊区的。

“是啊,请问您有什么事吗?”邓邛顺便瞟了一眼电脑右下脚的时间,一点二十七分。

“呜呜呜……”想不到电话那边居然传来了嗫嚅的哭泣声。这时,邓邛留意到了窗外黑沉沉的夜色,忙安慰对方:“别哭,别哭,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你慢慢说。”

那个女人一边哭一边说:家里停电了,屋子又在漏雨……

邓邛没等她说完就明白了,赶紧道:请问,可以说一下您的具体方位么?我们立即派人前去检查。

可她象是没有听见邓邛的询问,半是诉说半是自言自语地念叨着:家里没个男人,只有两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才三岁,漆黑一片,屋子里还嘀哒嘀哒地漏着水,外面又是风又是雷又是雨,她很害怕……等等。

邓邛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诉说:“请您说一下您的地址好吗?”

没想到,对方居然嗵地一声挂掉了电话。

邓邛楞了半响,却不知该怎么办。这个人也真是的……唉!

“叮铃铃——”十多分钟后,电话又响了,还是她。

“同志,你别怪我。我不是要你们来人修电,这么黑,哪能叫你们来。我就是害怕,不知道找谁好,只知道95598这个电话,就打过来了。你能不能陪我说说话?我一个人实在好害怕。”

这,算不算报修?我要不要受理?邓邛一面问自己,一面继续耐心地问她在什么地方,她仍是一个劲自言自语地唠叨着家事:老公去世了,孩子小,一个人拉扯孩子多不容易,这大冷天的……邓邛不禁看了一眼室内的空调,因为有暖气,有白灿灿的灯光,她很难感觉到屋外的寒冷和恐惧。然而这个电话却让她体会到了如此揪心的凉意?邓邛想,这位客户也许只是想找一个对象诉说一下,排解一下内心的无助。于是,便拿着听筒,静静地凝听着,不再询问什么。

过了好一会,对方突然问道:“你还在么?”邓邛赶紧回答到:“我在,我在听你说呢。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地址么?”

这一次,她说出了详细的地址:天长路杏花村村头的第一户。这是望江市西北角市郊和乡村结合部的一个村落。邓邛立即做好登记,请她稍等,便开始了工作流程:联系郊区供电所值班员,报告电话时间、地点,记录完安排检修情况,她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准备上床稍作休息。

“叮铃铃——”半个小时后,骤然响起的电话把邓邛从浅浅的睡眠中拉了出来。

“你这个同志也真是的!”仍是那个絮叨的女人。听上去,这次她的恐惧变成了愤怒:“我说了让你派人来了吗?这大老黑的天,我只是想找人说话,又不知找谁,只记得供电所山墙上刷的你们供电公司这个电话。谁知道还惊动了两个同志半夜三更地来了我家里,身上淋得透湿,真叫人过意不去。你这个同志啊折杀我了。”

邓邛被她这么一数落反倒乐了:“大姐,你只顾着埋怨了,也不告诉我家里来电没有呀?”她恍然道,“来啦来啦,亮堂着呢,这下好了,再也不用害怕了。唉——就是你不该让人家半夜冒雨出来!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邓邛笑着说:“没关系的,大姐,这是我们的职责。下次有什么用电上的事,欢迎你再给我们来电话。”对方又埋怨了几句,才挂断了。邓邛坐在电话机旁,心里美滋滋地,已睡意全无。心想:原来受客户埋怨也可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呀。

“叮铃铃——”铃声第四次响了起来。

“对不起,你还是刚才那个妹子吧?我真不该埋怨你,我怎么就那么糊涂,你一片好心,我还怪你,唉,你别往心里去啊!谢谢你了!你们95598真好!供电公司真好!”邓邛的眼眶有点湿润了。

“没事的,大姐,只要您满意就好。”邓邛突然发现自己的语气已没了那种客气而疏远的职业腔调了,变得那么随和而自然。在窗口人员优质服务培训班上,认真模仿老师的“看、听、笑、说、动”却始终找不准的感觉,这回突然间就把着了脉。

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微明的天空像被洗过似的纯净而透明。

邓邛的方便面早已吃完了,可心里美美的回忆让她嘴里下意识地咂巴了一下……除夕夜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想来不会有那个雨夜的故事再度发生,她,准备睡一觉,补充补充体力。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一年半以前,供电公司开通了客户服务电话,邓邛被公司从供电营业大厅班长的岗位调到了95598接线中心,继续担任班长。

在95598,你除了要学会用甜美的声音和客户交流外,还要了解城市的配网接线、台区供电范围等情况,了解电价政策,能熟练判断常见故障部位和故障类型等等。

尽管95598的12位女接线员是经过计算机应用、文字表达、基本素质等考试考核从200多名报考者中挑选出来的,但她们有的只是了解一些供电常识,有的几乎没有接触过,面对新人员专业知识的空白,报修业务的生疏以及服务规范要求的严谨,加上95598一开通就遇上了夏季用电高峰,每天24小时不分昼夜受理着望江市60多万用户的用电咨询、报修和投诉,身为班长的邓邛能不感到肩上的担子沉么?

十年前,医科大学毕业的邓邛,是从某县医院调进望江供电公司的,然而,凭着过人的毅力,她很快适应了医生岗位到供电专业的巨大职业转变,从变电运行、窗口服务,直到担任供电营业大厅班长、95598接线中心班长,她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一步一个脚印地丰富着自己,提高着自己,曾多次被评为公司先进、省公司先进、优秀共产党员、三八红旗手,省市各大媒体都曾报道过她的先进事迹。

邓邛五官清秀,举止端庄,永远是一身熨烫得整整齐齐的工作服,说话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沉着。让你在第一眼里就会毫不犹豫地断定:这是个极朴实可信的人。人都说她平静如一泓清澈的湖水,让你无法拒绝倾听她的诉说;她温暖如冬日午后的阳光,让你无法拒绝走近她的渴望。也许正是这份亲和力吧,她很快成了姑娘们的知心姐姐,成了95598真正的核心。

中心工作刚开始,千头万绪。同在一个公司的老公担任着超高压工区的领导工作,平时根本照顾不了家里的事,而恰巧又正赶上儿子中考,邓邛只好把母亲接到身边帮着料理家事,照顾儿子。自己便没日没夜一头扎进了工作中。

由于接线员业务生疏,常常夜里两三点,报修电话直接就打到了她的家里。数月的劳累,邓邛病倒了,夜里发着高烧,几床棉被盖在身上,仍然冷的发抖。第二天,母亲、爱人和孩子都劝他去医院看看,可她知道,现在是夏季用电高峰,平均一天至少要接120多个电话,一天下来,再好的嗓子也招架不住呀。邓邛只好吃点药继续挺着上班。

可不到中午10点,她就烧的脸颊发红,脚底发飘。同事们不由分说把她送去了医院。一检查,是肺炎,需马上住院,面对同事的劝说她只好暂时妥协。可她在病床上哪里躺的住呀!没呆上两天便又悄悄跑去上班了。医生和家人也实在没法,只好同意她每天上午10点去医院打“点滴”,其他时间正常上班。一连十天,她就这样一边上班一边治病。她当过医生,她也不想当那个不守病房纪律的病号,只是:大伙忙成那样,我有的选择么?!她说。

就是这个夏天,95598在开通仅五个月的时候,就接听了近19000个热线电话,并在夏季高温中创下了24小时内接听718个电话的历史最高记录。 

春节长假很快就结束了,一切都又回到了既定的轨迹中。不过,当春雨滋润了大地,当春风吹绿了草木,当春天蓬勃了人们的渴望,邓邛的生活又多了几抹喜色:

年后,《望江晚报》刊出了一个整版的光荣榜,邓邛当选全省劳模,她所在的班组95598成了全省的文明窗口。

三月五日下午,邓邛接到一位老太太打来的电话。老人家非常认真地问了好多遍:你是邓邛么?你就是共产党员邓邛?邓邛好奇而肯定地答道:我就是!请问需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对方一下子笑了,一个劲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看你是不是真象宣传上说的那样。现在,我信了!

三月十五日这天,王大爷为了除夕那盏照到心里的灯,特意去望江人民广播电台为邓邛点播了一首歌,歌名叫作:《好人一生平安》。

2

浏览量:

小说通过供电服务热线95598接线员邓邛的故事,彰显了新时代供电服务的现状,以及供电人与用电人之间的和谐关系,讴歌了电力人的无私情怀。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