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谁非

作者:孙恒昌


(一)

广东省佛山市橡胶有限公司张灯结彩,一片欢腾。

董事长孙夫昌正准备去市残疾特殊学校送去冬天的礼物。特殊学校的校长刘石才接到李嘉的电话后,赶紧带着学校表演队敲锣打鼓地来到了佛山市橡胶有限公司大门前,感谢孙夫昌董事长的爱心。

刘石才微笑着说:“我代表特殊学校的几百孩子们感谢您——董事长。”说着就来握住孙董事长的手。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要说感谢的话。要谢就谢中国共产党。”孙董事长铿锵有力地说。

“是呀,这是我们公司应该做的。”李嘉过来答道。

在特殊学校的锣鼓声中,人越聚越多,记者也过来采访孙董事长,整个场面非常生动。一批冬衣和捐款送到了特殊学校。这时电视台记者毛风风把这个新闻拍摄下来,孙夫昌又解决了一心事,感觉无比轻松。

晚上,孙董事长喜欢观看新闻,在新闻中了解经济与社会发展动态。当他看到佛山市新闻时候,忒高兴,因为自己为社会福利事业献出一片爱心的举动可以引导更多的人献爱心,关注社会。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董事长,真不好意思,又要打扰你。”刘石才谦虚的说。

“说吧,凡是我能帮助的,我一定鼎力相助。”孙董事长答道。

“你们捐款单上是8,0000元,卡上怎么是6,0000元?我们学校的会计问到我……” 刘石才不好意思地说。

“有这事?”孙董事长诧异地问,“我批的是8,000元呀!可能是财务部发错了,我问问再说。”

“是呀!我们学校的会计感觉不好交代,让我能清楚。”刘石才解释,“您不要生气,6,0000元,我们就感激不尽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国家对贪污的行为严厉打击,会计怕学校误会……”

“没有关系,我询问一下财务部,一会儿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时候张昊天正在澳门赌场赌博,手机响了,他也没有心回话。因为他要赌会来他的损失。孙董事长又打第2次,张昊天一边看牌,一边接电话,“谁呀?这么晚了也来骚扰……”

“昊天,我是孙夫昌。”

“董事长,你……有……事?”张昊天听后惊慌失措。这时候其他人的喊叫声传到了孙董事长这边。

“你在哪里?怎么这么乱?”孙董事长感觉不对。

“我……在……家,看电视。您有……事?”张昊天灵机一动,说了谎话。

“是这样,昨天我们捐款是8万元,卡上怎么是6万元?”

“哦,我向特殊学校账号发款发了两次,可能第二次发错了。我现在查找一下原因,请董事长放心,我绝不会为公司抹黑。明天我一定把事情查清楚……”张昊天不用打草稿地解释。

赌博场上烟雾缭绕,张昊天求胜心切,他要把那3万元赢过

来……天亮了,张昊天面色蜡黄,赢了一万元,还差一万元没有着落,于是向朋友借钱。

到了公司,张昊天把2万元打到了特殊学校的账号里,并到董事长那儿说明发错了账号,对方已经把那2万元发了过来。“以后要认真呀!不要马虎。”孙董事长严肃地说。

“这是我的失职,以后绝不再犯这样的错误。”张昊天站在那儿装作悔过自新的样子。

“我看你的脸色怎么不好看?你生病了?”孙董事长关心地问。

“昨天,几个大学同学聚在一块儿,喝到深夜……”

张昊天的舅舅李嘉听后,严厉地说:“你还年轻,可不要犯这样的错……太危险了。”

“这是财务科唐乐天的疏忽,把账号打错了……”张昊天一本正经地说。

“让唐乐天到我办公室来。”李嘉大发雷霆。

唐乐天被“请”到了办公室,李嘉训斥道:“你是新来的职员,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工作了?”

“我……怎么……”唐乐天一个老实巴交的山西来的研究生,就是见了领导不会说话。

“要不是张昊天,我们公司就要损失2万元……可是你的手指头一动,就让2万元到了他人的口袋了。”李嘉批评道。

“我……没有……打错……,张科长发的。”唐乐天解释。

“乱弹琴,要注意了。由于这事情,扣发你这个月的奖金,让你记住这个教训。”李嘉生气地说。

唐乐天闷闷不乐地回到财务科,张昊天看着他有气无力的神态,趾高气扬地欣赏着电脑上的美女……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二)

橡胶工业要扩大业务范围,在山东建一个办事处。

孙董事长让张昊天担当办事处的主任,李嘉知道这是锻炼张昊天,历练一下外甥的管理能力,很高兴。于是去问张昊天。张昊天听后说:“舅舅,我不愿意离开总公司,离开总公司,我的财务科科长就要丢了。”

“孙董事长,我认为还是让唐乐天去吧。我们可以锻炼一下唐乐天的管理能力,让他大胆说话,为我们公司的以后培养人才。”李嘉解释说。

“唐乐天,那个研究生?”孙夫昌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个小伙子,一个不说话的大学生。“不妥吧,他没有管理经验,可以在山东做好我们的事情吗?”

“唐乐天,有学历呀!还是市场营销系研究生。正好让他实战一下……”李嘉补充说。

“好吧,我看出来了,你是怕你的外甥在外边吃苦。”孙夫昌董事长笑着说,“你不知道,我开始创业时候吃了很多苦。我没有资金,只有2000元的生活费,于是我就向别人学习,在一些公司打工,跟着别人学经验。我当了5年的学徒工。才学会如何经营橡胶生意。我风里来雨里去,一次我开着车去拉橡胶原料,在泰国边界,被几个泰国犯罪分子抓住,把我劫持到山里,打我,当时打的我满嘴是血,我不知道死去了几回,我想到了自杀。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个被抓住的青年,也就是现在我的妻子刘菲菲。她让我知道如何生存,如何去面对生活中的艰难……”这时候孙董事长的眼里满是泪水。

“董事长,你擦一下眼睛。”李嘉献殷勤地递过来一个手帕。

唐乐天就去山东省办事处工作了。他没有怨言,而是很高兴地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山东省会济南。准备用自己的行动证实自己的能力。

张昊天不改旧习,依旧在夜晚开着轿车到澳门去赌博。越想赢钱,可是就是手气不好,借的债就越多,东挪西借,也找不到好办法。于是在公司挪用款项,每天回家都是没有一点力气,但是赌博的吸引力仍旧没有消除。

唐乐天在山东经营的十分好。积极在山东开发市场,市场销路相当有前景。利用媒体做宣传,不断开发客户。因而签单相当多。许多买家来找唐乐天洽谈业务。唐乐天把山东业务量报到总公司,董事长看到这些,非常高兴。于是在一个总结会上,表扬了唐乐天,张昊天听到后感觉不高兴,于是对唐乐天说:“这些功劳是我的支持,要是当时我去开发,你就没有这个机会了。”唐乐天谦虚地说:“是呀,多亏了张科长。”总公司的橡胶经常送货到山东。

唐乐天谦虚好学,向当地龙头工业学经验。在学习中认识了山东华丽天沐集团董事长张欣,两人经常在一起谈创业,张欣发现这个小伙子很有才华,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

“唐主任,你这么年轻,在这个办事处是大材小用啊!”张欣笑着说。

“我只是一个职员,应该在这个岗位上历练自己,从点滴做起。很多企业家不是从最小的事情开始的吗?”唐乐天坦率地回答。

“你到我公司来吧。我让你做副总,怎么样?”张欣试探地说,看看这个小伙子的回答。

“谢谢您的抬举。我还没有那个能力。再说,我还必须履行我的合同,我要做一个守信用的人……”

“我等着你,我的公司就是你的家……”张欣抓住唐乐天的手说。

唐乐天的发展越来越好。张欣经常约唐乐天去山东各地旅游,一走就是一两天,唐乐天把业务让苏华帮照顾业务。

张昊天坐着总公司的货车来到了山东省办事处,张昊天认为唐乐天会热情迎接他,可是唐乐天正好不在家,正在青岛玩。而是苏华招待了张科长。

“你是干什么的?公司让你整天游山玩水的吗?”张昊天打通了唐乐天的手机。

“张科长,你来不事先说一声,我……正在青岛……”唐乐天吓得好像没有魂似的回答。

“你去青岛玩,我要把你的作为上报给董事长……”张昊天更加猖狂地训斥。

“你是谁?这样与唐乐天说话。”张欣听不惯这样的话,抢过手机就问道。

“变腔了?唐乐天,我是公司派来的。”张昊天严厉地说。

“你是公司派来的狗……”张欣生气地说。

“你怎么这样说话?你是谁?”张昊天大吃一惊,“我教训唐乐天,与你无关……”

“唐乐天是我的,我就管定了,怎么着?”

“我们在洽谈生意,你……”张欣发话。

“唐乐天,我等着你的生意。”

“山东办事处的负责人是你,还是他?”张欣听后叫嚷道。

“你真会说话。请问您是……”张昊天感觉不对头。

“我是华丽天沐集团董事长张欣,我的工业纳税在山东省排在前十……”张欣生气地说。

“我与你没有话说。请把手机给乐天……”张昊天改变了语气,客气地说。

“张科长多在山东待几天,我回去听取你的指示。”唐乐天赶紧说好话。

张昊天在山东待了4天,唐乐天陪着他去视察,观看生意的销路,并且热情招待。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三)

半个月后,济南市公安局在一些娱乐行所检查时候,发现大量白粉。

于是济南市公安局局长王飞召开紧急会议,安排缉毒计划。在会上,缉毒科长马慧丽陈述了近期发现的白粉来源,发现近期的冰毒量大,销售频繁,特别是一些娱乐地方……

王飞局长布置活动安排。刘文平带领一队排查文化东路一线;马小宝带领二队排查经十路……一个缉毒大口袋张开了口,等着贩毒的钻进来。

张昊天回去后把唐乐天的不作为报告给了孙董事长,认为董事长会撤掉这个唐乐天。可是孙董事长却笑着说:“他那也是工作,我更高兴他能认识这些高层人物。再说了,你看他的业绩……”

“他不管不问,我们都这样,怎么生存?”张昊天添枝加叶地说,让董事长发火。

“今年我们公司三分之一的利润来至于那里,这个唐乐天有头脑,你要学着点。我们公司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张昊天听后没有话可说,李嘉笑着说:“我推荐的,没有辜负我的心。更没有辜负董事长的期望。张昊天,你要学习他的创业精神……”

张昊天在赌场借的钱还上了,同时买来一辆路虎轿车,经常与一个妙龄女郎出入歌吧,玩得很有风度。这个妙龄女郎身穿一袭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李嘉知道后,赶紧与外甥张昊天谈话,“昊天,你不小了,也该谈情说爱了。可是要找一个有文化、有素养的女孩子……”

“文化能吃能喝?你看这个女孩,有几百万的资产。”

“不过,这个女孩有点不三不四,你要注意你的形象……”

“什么是不三不四?你不要侮辱人家的人格!”张昊天反驳道,“一些明星能够嫁娶亿万富翁,我就不能娶一个有身价的人?现在是金钱时代。不给你高薪水,你在这里干?”

李嘉气得只打颤,“你这孩子不可教也。吃亏是你的。学学唐乐天,不要……”

“他……他有几个钱?连个宝马都买不起……”张昊天大笑着说,“我有车有房,还有女郎……”

张昊天说完就开着轿车出去了。他来到了一个别墅。那个女孩正在那儿等着他,等车到了就上车。两个人出城消失在去郊区的路上。

济南市公安局在经九路捕捉到一个卖白粉的。这个卖白粉的正要与一个要货的接头,公安局换装人员陆建封假装买粉,这个人不知道,在交易过程中,就被擒拿了。

在审讯室里,这个卖粉的开始不交代,马小宝严肃地说:“你这些冰毒就可以枪毙你,如果你戴罪立功,可以减刑……”“我说,可以减刑吧?我家还有2岁的孩子,孩子不能没有父亲……”这个人哭着说,“南方有一个供货的。”

“你认识这个人吗?”马小宝问道。

“不认识,只是手机联系。”

“那你现在与他联系。”

“不行,都是他联系我,不是我们联系他。要是我联系他,就告诉他我被抓住了。”

马小宝听后,就没收了这个人的手机,等对方打来电话。

张昊天与那女青年在周六开车来到了济南办事处。

“张科长真风光!”唐乐天看着张昊天开来的路虎称赞道,“来视察工作了。欢迎领导莅临指导工作。”

“是呀!公司怕你有什么问题,我来看一下你的工作。”张昊天关怀地说。

“好吧!欢迎领导检查工作,提出宝贵的意见。”唐乐天像欢迎上帝一样招待他,因为他的舅舅管理他的办事处,不敢得罪这个张昊天。

张昊天把路虎开到宾馆的地下停车场,那位女青年拎着两个沉重的包裹去上楼,唐乐天过来准备接这个包裹。张昊天笑着说:“不用,谢谢,唐主任。我不敢劳驾您。”妙龄女郎笑着说。

“哪里话,我只是一个职员,一个普通的员工。哪里有张科长风光。”

张昊天进入了办事处的卧室。唐乐天赶紧准备茶。

夜深人静,济南市公安局刑侦科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马小宝接听电话,对方一听到马小宝的声音,就迅速挂断了。刑侦科开始搜索手机的方位,可是因为电话时间太短,只能发现位置离刑侦科中心有10千米单位距离。王菲立刻命令刘文平和马小宝连夜赶到10千米的地方搜索这些区域的人口。

唐乐天工作了一天,正睡得香甜,张昊天试探了一下,“乐天……”张昊天喊了几声,唐乐天没有说话,于是张昊天穿上运动服装开车,仔细寻找摄像头的位置,悄悄地出去了。

张昊天来到济南市一个娱乐场所,找到了正在值班的女青年。这位女青年名叫武彦芳,她就是这个KTV的老板。她看了看监控器上的动态,感觉没有问题,于是带着张昊天来到了后面的一个密室,用指纹打开密室的门,张昊天把两包包裹给了她,她大吃一惊,嘴张得忒大,因为她不敢相信这么多的冰毒,“这么多!现在正在查找的风头上,上周就来了3次……”

“那么说,我的下线周晓国落网了。”张昊天感觉身上冷了些许,“刚才我打电话联系他,听到对方的声音不对,不是我熟悉的声音。不过,我瞬间关闭了信号,公安系统的搜索机器不可能查到我的具体位置……”

“小心驶得万年船。干我们这一行的,就是提着脑袋挣钱!小弟,多留心,不要疏忽……”武彦芳告诫张昊天。

“你放心,我多次看侦破电视,从中学习反侦查能力。我出来时候没有尾巴。你就把货收下吧。过后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这样可以吧。”张昊天得意地说。

武彦芳观察了一下KTV里的动静,没有发现陌生脸孔,于是把两个包裹放进了一个保密箱,与张昊天一起去舞吧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四)

佛山橡胶集团公司正在接受审计局的审核。审计局审计局的郭晓亮在审计橡胶集团的账时候发现这个集团的账有问题,与许多漏洞。于是上报局里,局长高天元开会,商议对橡胶集团进行调查。审计局

审计局审问张昊天,张昊天开着路虎轿车进入审计局,傲慢地接受审问。

“这些账是你做的吗?”郭晓亮开门见山地问。

“我做的,不过还有唐乐天做的。我的职员唐乐天在公司工作期间做财务工作,他负责做账,我只是审核。”

“好的。”郭晓亮说,“这些账本是谁最后统计的?”

“我统计的。”

“那么,你没有发现错误吗?”郭晓亮问道。

“没有发现呀!”张昊天镇静地说。

“明细账与总账不符合,数字出入太多……”郭晓亮一针见血地说,“你做什么手脚了?”

“没有!”这时候张昊天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那你们怎么看出来的?”

“5月份工业收入比统计收入多10万元,六月份的公司收入比统计多20万元……”郭晓亮严肃地说,“这些怎么解释?”

张昊天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低头不语。

第二天,审计局到橡胶公司提审唐乐天。唐乐天从山东省办事处奔来。董事长见后,生气地说:“年轻人,太让我失望了。这真是……”

李嘉更是雪中送霜地训斥:“才工作了几天,就学会挖集团的墙角,太不可思议了。”唐乐天什么也不说,知道说什么都是嘴上抹石灰——白说。

在审计局,唐乐天拿出一个公文包,里面全是工业生产创造利润与消费的细账。郭晓亮看着这些,看了一遍,明白了一切。于是开会讨论这个严重的偷税和漏税问题,立即查封了张昊天的银行账户。

张昊天再次进入被审讯阶段,没有上次那么有精神了。而是低着头像在思索什么似的。

“张昊天,你在公司挪用公款的事还是自己解释一下吧!”郭晓亮开门见山地说。

“我没有挪用公款。”张昊天还是沉静地回答。

“好吧,你看看这是谁。”郭晓亮笑着说,“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这时候唐乐天站在张昊天的面前,严肃地说,“张科长,你多次拿着集团的钱去澳门赌博,还不上钱,就……”

“不用解释了,我还还不上这点钱。不就是300万元吗?”张昊天笑着说,“我用微信把这些挪用的钱还上,不就得了吗?”于是做出还钱的架势。打开微信,才知道账号被查封了,看不见微信的账目,大吃一惊,“谁这么大胆,封了我的账目?”

“哈哈……国家封的。你与国家谁厉害?”郭晓亮大声嚷道。

就这样张昊天被拘留了,在拘留期间,说出事情的真实过程。审计局听后大吃一惊,于是与市公安局联合沿着这条线查找张昊天这个贩毒线。张昊天提供了自己与泰国一个贩毒集团在广东进行贩毒的过程,上面有一个云南的头目,名叫三笠豹,多次贩毒……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五)

根据张昊天提供的信息,济南市公安局和广东公安局联合进行破案。一起端掉了这个毒品交易链。

佛山市橡胶集团接到法院的判决书,董事长大吃一惊,问李嘉:“这怎么解释?”

“我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这样的人。我……”李嘉面目苍白。

“不是唐乐天的事,张昊天怎么被判刑了?”董事长问道。

李嘉看着判决书,哑口无言。

董事长让唐乐天回公司,担当财务科经理,唐乐天高兴地说:“谢谢董事长的信任,决不辜负你的厚望。”

董事长很高兴地看着这个成长的少年。

唐乐天回到公司,认真做账,不敢有一丝的贪婪之意,而是按照国家账目要求做账。


(六)

佛山市橡胶集团在70年的改革风雨中蓬勃发展。董事长孙夫昌已经年过花甲,公子哥孙强帅高中毕业,朋友甚多。每天酒场特别多。喝完白天,黑夜连,喝的天昏地暗,不知道自己是谁。董事长孙夫昌多次劝阻,教训这位公子哥,可是夫人李敏过分溺爱孩子,笑着说:“你年轻时候不是这样吗?狗肉朋友不是特多吗?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一天,孙强帅在大酒店认识一位妙龄女郎,丰满的身材,妖艳的舞步,吸引着公子哥的眼球,这位美女似乎有意靠近他,丹凤眼盯着公子哥孙强帅,孙强帅跟着他去了一个房间。

孙强帅:“美女,喝什么?”

“那杯威士忌,再来一杯香槟。”美女坐在沙发上,一双修长。而又白皙的腿展现在公子哥面前,不时地晃荡着。

一会儿服务员送来威士忌和香槟。“给你,美女。”

“你喂我……”美女娇滴滴地说。

“好吧。”孙强帅过来,拿起酒杯喂美女。美女故意吐在了裙子上,笑着说:“你把我的裙子弄脏了,给我洗去。”用腿蹭了一下孙强帅。

孙强帅看着美女招蜂引蝶的神色,一把抱住了她。

这样孙强帅被这位美女迷住了。

孙强帅没有money ,董事长不给他,他就去财务处要。唐乐天笑着说:“公子哥,没有董事长的签字,我不能随便……请你谅解。”“这是我家的公司,都是我的……你怎么不知道?”

“我知道,但是我要按照程序走账……”

“你不知道好歹,等再过几年我当了老总,炒你的鱿鱼。”孙强帅空手而去。

唐乐天把这个事情告诉给董事长后,董事长奖励了唐乐天,会议上表扬了他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

这样孙强帅没有机会可乘,只好去借贷,市放高利贷的王大头知道孙家有钱,就贷给了孙强帅10万元,孙强帅签了字据。拿着钱去香港玩去了。

孙强帅与美女马筱荞在香港玩的不知道东西南北,把高利贷忘了。

王大头看时间已经到了,就去佛山市橡胶集团要账。王大头带着10个保镖,开着奥迪来到了集团门口。

“开门。”一个保镖喊道。

“干什么的?”保安崔峰利站在门前问道,“哪个单位的?”

“担保公司,找孙强帅。”

“我先向董事长请示一下。你们稍等。”保安崔峰利解释完,马上向董事长请示。董事长让他们进来。

王大头开着车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王大头先发制人地说:“孙强帅在吗?”

“不在,你们找他干什么?”董事长迷惑不解地问。

“他在我这里借的钱到期了。”

“他借钱了?我们不知道呀!” 董事长大吃一惊,“多少?”

“10万,不多。”

“这个混小子。我把他喊来问问再说。”董事长拿出手机,拨打孙强帅的电话,可是手机关闭。

“对不起,孩子的手机不通。我要等他回来再说……”
“董事长,要是今天不还,那就要增加利息……”王大头大声说,我们这里有字据。

“这个孩子怎么做这样的事?太让我伤心了……”董事长沮丧地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

孙强帅在外边鬼混了几个月,没有钱了,就跟着美女马筱荞去台湾了。在台湾一家传销公司玩。

王大头又来要账,可是孙强帅没有回来,董事长不答应。王大头让保镖下手,一挥手,几个保镖就绑架了董事长。挟持着孙夫昌开车出大门。保安挡住了车,一个保镖下来,一拳封住了保安的眼,集团的另一个保安赶紧拿出器械防卫,并且拉响了警报器,这时候王大头的保镖迅速拿出枪支,站在大门前,用枪抵着保安的头,呵斥道:“开门,不开门,打破你的头……”保安不开门,这个保镖一枪把执勤保安崔峰利的脑袋,然后开门而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

孙强帅在台湾被洗脑了,不知道自己被美女马筱荞骗了,这个马筱荞是台湾人,来大陆3年了,获取大陆情报,正好碰上这个社会经验浅的公子哥,把他带到了台湾,让他给自己赚钱。“孙哥,你去家里要一些钱。”马筱荞皮笑肉不笑地说。

“多少钱?”孙强帅问道。

“600万,我们做生意。”马筱荞狮子大开口。

“600万?”孙强帅眼睛睁得老大,“你要我的命?”

“在这里,就是要你的命!”马筱荞穷相毕露,“我们是传销公司,需要钱。你拿不来钱,就把你喂狼狗。”说完就走了,只剩下孙强帅,他不知道怎么办。可是为了活命,只好打电话。

“爸爸,我要钱。”孙强帅在电话里向董事长孙夫昌苦苦哀求。

“你要钱?你爸爸在我这里。你在我这里贷的还上再说。”王大头接了孙强帅的电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孙强帅把贷的高利贷10万元忘了,恳求王大头放了他的爸爸,“我爸爸有钱,你们放了他,我去……”

“你在哪?我们找你找不到……”

“在台湾,你们来 吧,我这里有钱。”孙强帅果断地说,“到了台湾,我给你20万。”

王大头知道去台湾没有办法找到他,于是狞笑着说:“你爸爸在我手里,钱好到手。哈哈哈……”

唐乐天听到枪声后,立刻报警,市公安局来人。发现崔峰利已经停止了呼吸,赶紧去逮捕王大头。

到了王大头楼下,几个保镖正在楼上执勤,公安局局长王明国知道这样进,不好解决问题。于是就打通王大头的电话。

“王局,你好!”王大头一看是公安局局长的手机号。警惕起来。

“王老板,我们近期有个例行检查的行动,你在哪?”王明国询问道,“我们正好到了你的担保公司。”

“我不在。你们要是检查,就去吧。我给经理说一声。”

“好的,你让你的经理到大门来一下。”

“周刚,你去大门看看局长有什么事。不要说我在。”

周刚只好去迎接公安局局长。到了大门,王局长就让周刚上车,然后询问王大头去哪了。

“去北京了。”

“这样吧。你带着我们去看看,你们公司有没有安全隐患。”

周刚没有办法,只好带着6个公安人员进了大楼。局长说:“周刚,你把你们公司所有的人员召集到大厅,我们说一下有关安全工作的事情。”周刚让所有的人去大厅。

两个公安人员根据摄像头跟踪到了王大头的办公室,擒住了王大头,“你被捕了,打死保安人员……”

“不是我打死的,是杨三干的。”

“走吧,到了公安局再解释。你把孙夫昌藏在了哪里?”

“我没有见。我们不知道他在哪。”王大头惊惶地说。

“不要说谎,我们带走孙夫昌,你的罪行减轻很多。”

一个笼子有响声,黑布围着,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于是把黑布拿走,孙夫昌在里面蜷缩着,胶带封住了口,公安人员用摄像机拍下来……

公安局长笑着说:“今天我们做好安全,就是为了明天每个人的安全……好吧,我们回去。”

公安局的警车离开了担保公司,几个保镖找不到了头,不知道怎么办。

局长笑着说:“王大头,你不是不在公司吗?”

王大头:“我没有犯法,他家的公子哥贷的我的钱,不还,怎么办?我没有办法。我要了钱,还得上供吧……”

“要钱,不能打死人,不能违法。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要钱……”

孙夫昌被警车送到了集团,孙夫昌感激局长,局长严肃地说:“要教育好孩子。钱再多,未来更重要。”


(8)

孙夫昌回到了公司,唐乐天把孙强帅的事情告诉给他,他大吃一惊。夫人知道后,痛哭起来。

“我们要通过国家法律机关解决,不能私自……”董事长让唐乐天报警。

市公安局连夜开会,商议解决办法。并且与台湾警方商议解决事宜。

在一个轮船上,孙夫昌带着一箱30万人民币等对方来人。几个公安人员化妆成游客,在甲板上拍风景。一会儿来了几个人,一人提着一个箱子,正从轮舱里出来。

一个戴墨镜的男子走过来,热情地说:“你好!请问,到台湾的船马上就要靠岸了吧?”

孙夫昌看了看表,说:“还有十分钟。”

“您是去台湾探亲的吧?”戴墨镜的男子问道。

“我是。你是……”孙夫昌回答。

“与你一样。”戴墨镜的男子说,“跟我来。”

孙夫昌只好跟着这个戴墨镜的男子向甲板一边走去。到了船舷边,“带钱了吗?”

“在这里。”孙夫昌晃了晃箱子。

“好吧。你把箱子给我。我一会儿让人把你的儿子放过来。”

“不行,我要见见我儿子,才能把钱给你们。”

“你不相信我?”戴墨镜的男子说着,就抢箱子。

几个公安人员迅速跑过来,擒拿这个戴墨镜的男子,押到一个船舱。

“你们把孙强帅放在了哪?”公安局副局刘恒刚审问。

“不知道。”戴墨镜的男子答。

“不说是不是。”刘恒刚大声训斥,“不说,有人说。你看那边那个是谁?你说了你的罪行减轻。”

台湾警方根据提供的线索,把这个窝点已经控制住,逮捕了马筱荞。

“我说,我说。”戴墨镜的男子哀求。

这样警方把孙强帅押送了过来。


4

浏览量:

短篇小说《谁是谁非》写的是一些家境优裕的年轻人不思进取,被金钱享乐所诱惑,干出赌博、借高利贷、栽赃陷害等勾当,后期为了还债,甚至还干出买卖毒品、绑架杀人等违法行径。而另一些青年则脚踏实地,积极开发市场,努力发展客户,最终成为集团企业的栋梁之材。不一样的人生态度,带来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