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风波

作者:张欣民


不锈钢在人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街头有亮丽的不锈钢雕塑,商场有光彩照人的不锈钢橱窗,大街上有不锈钢做的栏杆、候车亭,人们手里攥着的硬币,更不要说化工厂里纵横交错的管道网,连居家过日子的厨房里也少不了不锈钢做的锅、碗、瓢、勺、刀、叉、铲。不锈钢的用途越来越广泛,为人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光彩。可有人看到别人家生活得好就有气,就嫉妒。这不,他看到不锈钢一家子越来越火,位置越来越显著,人们越来越喜爱,心里有一种失落感,就气得牙根痛。他是谁呀?他是黄老孚,就是钢铁被腐蚀后变成的又黄、又脏、又脆,一碰就掉渣的黄锈。一天,他想了一条计策,要教训教训不锈钢一家子。

星期天下午,黄老孚摇身一变,就换一了个人。他下身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上身着一件牛皮纸色的对襟中式小褂,头戴一顶鸭舌帽,帽檐拉得低低的,一副大号墨镜把黄脸遮得严严实实。他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块磁铁挂在了脖子上,悄悄溜进了一家大型超市。他左看看,右看看,趁人没注意,“噌”一下跳上了不锈钢厨具柜台。不锈钢柜台本身就是用不锈钢制作的,漂亮的装饰、隔板,设计的很别致。柜台上摆着很多亮晶晶的不锈钢厨具,有各种各样的锅,大大小小的盆,还有各种刀、铲、勺、叉、盖,真是琳琅满目。这些不锈钢厨具主要是不锈钢家族中的姐姐奥花和弟弟磁娃做的。别看奥花、磁娃是姐弟俩,由于生长的环境不同,体内的元素不同,姐弟俩脾气、秉性有很大不同。磁娃活泼淘气,特别喜欢磁,爱跟磁铁逗着玩,磁铁离他老远,就能吸过来,所以人们就叫他磁娃。奥花比较好静,不吸磁,磁铁不要说放在他的身旁,就是贴在她的身上,她也毫不理会,安安静静干自己的事——磁铁只好溜下来。黄老孚当然知道姐弟俩的秉性脾气,“唰”一下将磁铁甩到了不锈钢菜刀上。这不锈钢菜刀正是磁娃变的,他不知道有人在给自己使坏,下圈套,一下就将磁铁紧紧地抱住了。姐姐奥花见到弟弟抱着的磁铁,知道有人在使坏,急得直喊:“小弟,快把磁铁扔掉。快!快!”磁娃跟磁铁玩得正高兴,根本没听到姐姐奥花的喊声。

黄老孚一看磁娃中计了,“嘿嘿”冷笑了两声,从柜台上跳下来。他站在厨具柜台旁边,尖着嗓子冲着顾客喊道:“快来看呐,这家商店在卖假冒伪劣商品哪!”

当时正是购物高峰,超市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人们听到黄老孚一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纷纷涌向厨具柜台。人们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哪件是假冒伪劣不锈钢商品。

黄老孚指着不锈钢刀上吸着的磁铁说:“大家知道不锈钢吧?不锈钢是吸不上磁铁的。吸上的,是不锈铁,吸不上的才是真正的不锈钢。你们看这把菜刀……”

“啊!”人们看到菜刀上吸着的磁铁,不由地惊叫起来。

黄老孚看人们惊讶的表情,故意停了一下,说道:“这把刀被磁铁吸上了,它就不是不锈钢做的,而是不锈铁做的。商店在这儿卖的是假冒伪劣商品,是在骗人。”

此时,磁娃已认出了是黄老孚在挑拨,他想站起来跟黄老孚论理,可身上吸着大磁铁,使了半天劲也没能站起来。他高声喊道:“你才是个骗子,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你摘掉帽子,让大家看看你的黄锈嘴脸。”

变成不锈钢盆的奥花申辩说:“我们是亲姐弟俩,我是吸不上磁铁的,我和弟弟都是不锈钢。吸得上和吸不上磁铁的都是不锈钢,不要听那个坏家伙的挑拨。”

但是,超市里已经引起了骚动,围拢的人越来越多,磁娃和奥花的话根本就没有人听。60多岁的刘大爷听了黄老孚的话,半信半疑地将不锈钢刀上的磁铁取下,放在了奥花变的不锈钢面盆上让她吸。可是,磁铁一脱手就滑落下来,果然吸不上。他又用磁铁吸不锈钢柜台,也吸不上。他又将磁铁放在锅上(那也是磁娃变的),“唰”地一下,又被吸住了。大伙一见这情景,立刻哗然了。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拿着磁铁的刘大爷虽然不明白这里的道理,可这不锈钢还真是不同,这是他亲眼看到的。他对女售货员说:“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的女售货员急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说:“我敢保证,这刀,这锅决不是假冒伪劣商品。对于磁铁,不锈钢为什么有的吸得上,有的吸不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得听人家懂行的。”刘大爷指着黄老孚说:“刚才这位先生说的对,别看这些东西都挺亮的,都银光闪闪,表面都一样,可有的是不锈钢做的,有的是不锈铁做的。这吸得上磁铁的就是不锈铁做的。用不锈铁当不锈钢卖是不是欺骗行为?”

售货员急得眼圈都红了,只是一个劲地说:“这不可能是假的。”

“别跟她说了,跟她说也说不清。找他们领导说,不行就告发他们。”黄老孚继续挑拨说。

“对,把你们经理找来。”大家对售货员喊道。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售货员只好将经理找来。经理是位40多岁的男士,戴着眼镜,身体微胖,看得出来见多识广。经理用磁铁在各种不锈钢餐具上试了试,果然有的能吸上,有的吸不上。他也愣住了,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说,我们进货的时候,厂家都明明说是用不锈钢制作的,而且都有合格证。这可怎么好?难道他们都在骗我吗?可一想又不可能,这些生产厂都是国内知名的大厂呀。

正当经理百思不得其解时,黄老孚又在一旁大声地说:“吸上的就是不锈铁,就是假冒伪劣商品,你还有什么说的?堂堂的大商场竟敢用假冒伪劣商品骗人,我们要到消费者协会告你们。”他又鼓动大家,问道:“对这些假冒伪劣商品怎么办?”

“下架!下架!必须下架!不能让假冒伪劣商品再骗人。”那些气愤的顾客大声地说。

磁娃和奥花刚要解释,黄老孚又在一旁鼓动说:

“对!不能让他们用假冒伪劣商品骗人,必须下架,必须退货。”

经理见这场面,冷静地说:“我敢保证,我们从来没有进过假冒伪劣商品。”

“你的保证管什么用,事实胜于雄辩。赶紧下架。”大家喊道。

经理这时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为了平息顾客的愤怒情绪,他只好让售货员用磁铁一样一样地试,将吸得上的不锈钢制品,赶紧下架收起来。最后,不锈钢柜台上只剩下一些不锈钢盆、勺、叉等厨具,而这些都是奥花变的。

黄老孚看着那些下架的不锈钢用品被人们“叮叮当当”乱扔到一边,想到自己的计谋成功,躲在一旁得意地笑着。他瞪了磁娃和奥花一眼,心想,让你们美,也让你们尝尝被冷落的滋味。

 

晚上,那些下了架的厨具有刀、有锅,还有水壶等等,都扔在了厨具柜台下面。他们有的被嗑瘪了身子,有的扭弯了手,有的还摔歪了嘴。过了好一会,磁娃揉了揉被摔痛的腿脚,忿忿地对奥花说:

“这些人真不识好歹,竟听黄老孚的挑拨,把我害得好苦。”并赌气说:“他们都喜欢你,好了,什么事情都让你去做好了,我要休息了。”说着,磁娃就要躺下。

奥花说:“黄老孚这么做真是太不对了。要说起来黄老孚和咱们还是亲戚呢!”

“什么--亲戚?”磁娃一下跳了起来,“不,他是坏蛋,我才不认他这门亲威呢。”磁娃愤怒喊道。

奥花姐姐就向磁娃讲起了黄老孚的身世:“黄老孚家族的正式名字是钢铁。钢铁在历史上可做出了重大贡献,就是现在也在做着巨大贡献。早在春秋时期,中国先人就掌握了炼钢技术,那时候钢铁可受宠了,生产出来的一点点钢全用在了铸剑造刀上,锋利的兵器可以打胜仗。后来炼钢技术逐渐成熟,尤其转炉炼钢技术出现以后,能够大批量地生产钢铁了,钢铁的用途也越来越广泛了。那时,人们还不了解钢铁的秉性,看他们坚硬、结实,还有韧性,不仅造船、造桥、建高楼,还用来做器皿装酸、装碱等液体。没想到钢铁就怕酸碱,时间一长,酸碱就把钢铁容器腐蚀成黄锈,成了大窟窿,出了大事故。就是在空气中的钢铁也会生锈的。如果成了黄锈,那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还会出事故,造成灾害。

“咱们不锈钢也有‘钢’字。”奥花姐姐继续说“钢和不锈钢其实都是钢铁,所以说咱们是亲戚。为了让钢铁不生锈,人们就千方百计想办法,搞试验,在100多年前,人们终于炼出了不生锈的特殊钢。人们为了与生锈的钢区别开来,就将咱们这种银光闪闪,美观耐用,不生锈的特殊钢叫不锈钢。”

“不管怎么着,我就不认他这个亲戚。”磁娃生气地对姐姐奥花说:“人们不是喜欢没有磁性的不锈钢吗?我还就不干了。只要是不锈钢的事都由你去做好了。”磁娃使起了性子,两头牛也拉不住。

奥花急得直哭:“那怎么行呢。你知道,咱们的本领都有限,有些事情我能做,有些事情我根本做不了,只能你去做。”

“那我不管,谁让他们受黄老孚这个坏家伙的挑拨呢?反正我是不干了。你看,我的胳膊、腿、身子都受伤了,你怎么着也得让我休息休息吧。”

奥花怕磁娃再受伤害,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过了不久,一批新的餐具--刀、锅、壶、叉……摆在了厨具柜台上。虽然他们还像以前一样光彩照人、亮亮堂堂,但是都不吸磁。

超市开门了,一批顾客涌向了厨具柜台。这时,女售货员拿着一块磁铁招呼着人们:“快来看呀,快来买,我们新上了一批不锈钢餐具,货真价实,绝无假冒,磁铁绝对吸不上。不信你们可以用磁铁亲自来试。”

刘大爷挤上前来,拿起一把不锈钢刀用磁铁试了试,“唰”一下就滑了下来,根本吸不住。刘大爷笑眯眯地说:“这才是一把真正的不锈钢刀呢。我买一把。”

李大婶也挤进了人群,拿起磁铁在电磁炉的不锈钢锅上试了试,吸不上。她说:“我听说了,磁铁吸上的就是不锈铁。现在这锅多亮堂,磁铁又吸不上,肯定是不锈钢做的。”她对售货员说:“好多人都说用电磁炉涮羊肉特好,还干净。我那儿子就爱吃涮羊肉,我就买这台电磁炉了。”

许多人听了他们的话,纷纷买了自己需要的不锈钢制品。

几天来,售货员看着有这么多的人买不锈钢器皿、餐具真高兴。见人就想笑,尤其见到那块黄老孚丢下的磁铁,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她将磁铁挂在橱柜最明显的地方,想到真应该好好感谢那位有真知卓见的黄先生。

……

黄老孚这几天也在为自己的得意之举暗暗高兴。这天哼着小曲又来到超市。他看到售货员喜笑颜开的样子非常得意,刚要摘下帽子向售货员示意,接受感激之情,就见刘大爷左手拿着一把芹菜,右手举着菜刀气呼呼地来了。吓得黄老孚赶紧躲到了一旁。售货员也直往后退一下躲到了厨具柜台后面。

刘大爷举着菜刀,指着售货员说:“你躲也不行,出来。”

这时,商场里的保安见状,纷纷跑过来,包围了刘大爷。

刘大爷一看来了这么多保安,说:“与你们无关,我要找售货员理论。”他看保安还没有撤走的意思,说:“这把刀杀不了人,没那么快。”说看,刘大爷将菜刀扔在了柜台上。售货员这才战战兢兢走过来问:“老大爷,您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要退刀。”刘大爷又拿起菜刀说。

“退刀?不锈钢菜刀是假的?”

“这菜刀还不如小孩玩的木头刀快呢。不要说切肉,就连芹菜也切不齐。这叫刀吗,我问你这叫刀吗?我不能把它当古玩摆着看呀!”

“啊!不会吧。”这回轮到售货员吃惊了。

“不信?你看看。”说着,刘大爷就在柜台上用刀切芹菜。果然,切下来的芹菜丝还连着呢,不是藕断丝连,是芹断丝连了。

售货员拿着菜刀正不知说什么好,李大婶又提着电磁炉来了。她把电磁炉往柜台上一放,对售货员说:“你们卖的是什么电磁炉呀。”

售货员看着李大婶气乎乎的样子,说:“您别着急,慢慢说。”

“我能不急吗!昨天我们想吃涮羊肉,肉也准备好了,菜也准备好了,一家子围着电磁炉也坐好了,可给电磁炉一通电,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过去十分钟了,水还是冰凉。”李大婶越说越生气,说:“这哪是涮羊肉呀,饭没吃好还涮了一肚子气。”

售货员还想再劝李大婶几句。刘大爷和李大婶早气得不行了,一致要求把经理找来,要把这事说清楚。

经理来了,见这样的阵势,不但没有着急,还嘿嘿直乐,说:“这几天我也琢磨,我们进货渠道都是正规企业的,我相信他们不会生产假冒伪劣产品。后来我请教了不锈钢专家。专家说,为了让不锈钢有不同的本领,在冶炼的时候就加入了不同比例的元素,比如铬、镍、锰、硅、钼啊等等,有的加的多点,有的加的少点,并且冶炼的温度也不太相同,他们就有了不同的特性。”经理停了下故意卖了个关子:“我知道你们迟早会来的。”

人们不解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比如说磁娃变成的不锈钢制品,他的学名是马氏体不锈钢或铁素体不锈钢、双相不锈钢等。马氏体不锈钢强度高、能淬火,做成刀具特锋利,家庭用的菜刀,医院用的手术刀都是用马氏体不锈钢制作的。铁素体不锈钢导热性好、易加工,用他做壶、锅、洗衣机内桶特合适,而且节省能源。双相不锈钢韧性高、强度高,而且具有超塑性,使用前景非常广泛。但是马氏体不锈钢或铁素体不锈钢、双相不锈钢特别亲磁,磁铁离他老远,就能吸过来。奥花的学名是奥氏体不锈钢,没有磁性。奥花综合性素质比较好,主要用于装饰、装潢、景观,化工、轻工领域用的也较多。但导热性呀、硬度呀、强度呀就偏低。”

他又对李大婶说:“用奥氏体不锈钢做的锅,根本不导磁,放在电磁炉上当然水就热不了了。”经理顿了一下,说:“不锈钢专家说了,不管磁铁吸得上还是吸不上,他们都是不锈钢。”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大家听了经理的介绍,长长出了口气。

“不锈钢看着挺好、挺亮的,感情还有这么大学问。”李大婶问:“不锈钢永远都不会生锈吧?”

“不是。用不好,保养不好,不锈钢也会生锈。”经理说。

“啊。”李大婶这回又糊涂了。

经理将奥花领过来,说:“你们看,咱们的奥花多漂亮。” 奥花兴奋地向大家鞠了个躬更闪出了一道银光。他又拉起磁娃,说:“咱们的磁娃不仅皮实,本领也大。”磁娃挣脱开经理的手,调皮地跳了个舞姿,还来个鹞子翻身。

“不过……”经理拉长声音说:“专家说了,不锈钢有很多种。比如不怕酸的怕碱;不怕碱的又怕盐,不怕盐的可能又怕酸。好在我们的奥花、磁娃能变出100多种不锈钢来,有的耐酸、有的耐碱、有的耐盐……只要我们正确选用不锈钢,他就永远不会生锈。”

大家听了经理的解释,明白了,纷纷让售货员将下了架完好的刀、锅、水壶又取出来。刘大爷拿起那把刚从货架底下取出的不锈钢菜刀(磁娃变的),只轻轻一切,芹菜就齐刷刷切断了,光滑平整,一点毛丝都没带。刘大爷用手试了试刀锋,说:“真是一把好刀,怪我不识金镶玉,委屈了你,别怪大爷啊。”

李大婶也换了一个不锈钢锅,高兴地说:“俺也知道怎样挑不锈钢锅了。”

磁娃看着大家对自己这样亲热,高兴地像个小大人,说:“我一定要再长些本领,更好地为你们服务,满足你们的需要。”

黄老孚见势不妙,要偷偷溜掉,刚转身要跑,被人们发现了。大伙说:“就是他在捣乱,抓住他,让他讲明白为什么要挑拨事非,安的什么心。”

黄老孚一听跑得更快了,不小心“啪嗒”摔了一跤,黄老孚立刻变成了一摊黄色粉末。人们用条帚把他收起来,要扔进垃圾箱,奥花说:“黄锈虽然已经成了粉末,但大部分是氧化铁,把他送回到炼钢炉里,还能出点钢水呢。”

于是,人们把黄老孚装进了塑料袋……

39

浏览量:

不锈钢在人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但人们对不锈钢认识上又有很多误区,闹出很多误会。吸磁不锈钢和无磁不锈钢变幻出各种用途的不锈钢制品,与黄老孚(铁锈)斗智斗勇,演绎出一场不锈钢风波。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