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心灯

作者:葛权

 

人物表

史浩轩 男 35 岁 煤矿 综采队检修班班长

吕丽涵 女 32 岁 史浩轩妻子

圆 圆 女 5 岁

史浩轩女儿

书 记 男 40 岁 矿队党支部书记

小 张 男 25 岁 史浩轩同事

史 父 男 63 岁 史浩轩父亲

史 母 女 61 岁 史浩轩母亲

王奶奶 女 65 岁 邻居

矿工甲、矿工乙、老高、小王、党政办工作人员等众人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傍晚,史浩轩家。

昏暗,钥匙和开门的声音响起之后,“啪哒”电灯开关打开,霎时一片光明。

这是一套住房的客厅,普通、时尚且不奢华。电视机开着,显示房间里原来有人。

史浩轩有气无力地:老婆,我回来了。

史浩轩拖着疲倦的身体和倦容,走进门后随手把钥匙丢在鞋柜上。然后走到沙发前坐下,从茶几上水壶里倒了一杯水,仰头一口气喝完,懒洋洋的靠着,眯着眼看电视。

史浩轩喊道:圆圆……圆圆,呃,老婆,女儿哪去了?

厨房里传来吕丽涵的答话声:圆圆去王奶奶家玩去了。

史浩轩哦了一声,又看向电视,嫌声音小,拿起遥控器将声音调得大了,房间里顿时响起了高分贝的电视声。

 

晚,史浩轩家厨房。

吕丽涵围着围裙在忙碌着,洗菜了又切,再放入锅里炒。

突然听到电视机的声音大了起来,伸头往客厅里望了一下,皱了皱眉头,嘀咕道:又不是聋子,看个电视开这么大声音干啥……

但还是手不停地忙着。

她将炒好的菜倒入菜盘,端到厨房旁的饭厅,抹了抹手,喊道:吃饭了。

待她摆好筷子和碗,朝后望望,没人来。就走到了客厅。

客厅里,史浩轩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双手放在头顶,双脚架在不远处的茶几上,虽然对面的电视声音开的非常大,可他依然睡着了。

吕丽涵叹了口气,上去动手关了吵杂的电视机,又来在史浩轩身边。

突然静了下来,史浩轩一下子又醒了。睁开眼,问道:怎么回事?停工了?

吕丽涵:停个什么工?这是家里,不是你的矿上。唉,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懒洋洋的样子。要死不活的,看着让人心里就很不舒服。

史浩轩不好意思地:呵呵,在家呀,我还以为矿上机器出了毛病呢。

吕丽涵:哼,矿上,矿上,这是家里好不好?你一心就在矿上,心里根本没有家,没有我。

史浩轩连忙拉着吕丽涵的手:唉,老婆,你这是说的哪儿的话,你是我的亲人呀。都说家是温馨的港湾,我的心肯定有一半是你,还有一半是矿里的工作呀。

吕丽涵:就知道说肉麻的话,哼,嘴里一套,心里一套。

史浩轩:(唱《两只蝴蝶》)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越这红尘永相随,追逐你一生,爱你无情悔,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吕丽涵:别闹了,你陪我去接孩子回来吃饭,圆圆去隔壁王奶奶家玩了。

史浩轩:呃,我很累,你一个人去接一下,我休息休息。

吕丽涵:你这人,每天就是工作工作,回家了就象个泥巴人,连接小孩的力气都没有?

史浩轩:不是,我们矿最近上了一套生产新设备嘛,这套自动化工作面采用煤机滚筒智能调高的数字化割煤技术,辅助远程视频监控,液压支架和采煤机的远程控制,实现工作面自动化开采,真正达到工作面无跟机采煤机司机、无跟机支架工、无巡视人员,工作面长 350.98 米……

话还没说完,吕丽涵气冲冲解下围裙,使劲丢在沙发上,睹气坐到一旁。

史浩轩无奈地嘀咕道:……设备上了就大大提升了工作面的安全系数……我还没说完呢,就……唉……

门外这时传来敲门声,咚,咚咚。

吕丽涵忍住怒气,愣了一下去开门。

门开处,王奶奶和女儿圆圆站在门外。

吕丽涵:谢谢王奶奶,麻烦您了。

圆圆从吕丽涵膀下看见了史浩轩,高兴的叫了一声,跑了上去:爸爸——爸爸——

史浩轩他张开双臂,亲热的喊道:圆圆,爸爸回来了。

圆圆:爸爸回来了,爸爸抱!

史浩轩:(抱起了女儿,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圆圆今天乖不?

圆圆:乖,圆圆当然乖啦,还帮妈妈做事来着。

史浩轩:呵呵,圆圆当然乖了,是个小大人了。

王奶奶:这孩子可听话了,像个小大人。

吕丽涵:谢谢王奶奶。

史浩轩:谢谢您帮忙带孩子。

王奶奶:我们老人退休了在家没什么事,轻闲得很。你们家圆圆很可爱,我和老伴都挺喜欢她的。

吕丽涵邀请王奶奶:谢谢大妈,您请屋里坐。

王奶奶:不了,天晚了。家里还有点小事要做。那,明日你们送圆圆我们帮忙带带?

史浩轩:给您们添麻烦了。

王奶奶: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是多年的邻居嘛。再说你在矿上忙,丽涵一人在家带孩子,做家务也挺累的。我们老两口退休在家除了自己弄了吃饭,又没什么事做,圆圆过去了,还可以给我们添乐趣,解寂寞。

吕丽涵:那好吧,谢谢您了。

王奶奶:邻居之间,那么客气干啥。

史浩轩:圆圆,谢谢奶奶,跟奶奶再见。

圆圆:谢谢奶奶,奶奶再见。

王奶奶:真乖,圆圆再见。

王奶奶转身走了,吕丽涵关门时还在说谢谢。

史浩轩抱着女儿去看电视了。

吕丽涵拿筷子对丈夫和孩子说:圆圆快下来,爸爸累了,快过来吃饭吧。

史浩轩抱着圆圆来到饭厅桌旁:吃饭啰,吃饭啰。

父女欢笑着坐在桌前,与吕丽涵一起在餐桌旁坐下吃饭。史浩轩给吕丽涵夹菜,吕丽涵木着脸躲过。史浩轩放到自己鼻子底下嗅了下,装做陶醉般的:好香,真香啊,我老婆做的菜是全天下第一美味佳肴,真香……

吕丽涵“扑哧”一下忍不住笑了,嗔怪的:油嘴滑舌。

史浩轩又夹了菜递过去,吕丽涵微笑着接了。圆圆看到了,也嚷嚷道:爸爸,你怎么给妈妈夹菜给我夹菜,不自己吃呀?

史浩轩:因为妈妈是爸爸的大宝贝,你是我的小宝贝。

圆圆:哦。

吕丽涵:别肉嘛了。我问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迟啊,人家小张早就回来了,亏你还自己开的车!

史浩轩:快下班的时候,机器试运营了一下,感觉是安装没到位,我又下了一次井。

吕丽涵:我知道你一直对工作很负责,今后工作别那么累,注意身体,不要太积极了。

史浩轩:唉,这套自动化生产工作面,是我国首套设备,目前领先欧美等国家的先进水平,我们矿是第一个使用这套设备的煤矿,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你看领导信任我,这个项目让我负责,所以我比别人多一些责任呀。

吕丽涵:哎呀……反正依你的个性我说你也不会听,你自己注意身体就行了。

史浩轩吃着饭,嘴里含糊地:知道了……

吕丽涵给丈夫夹菜:多吃点吧,一定饿坏了。

史浩轩大口的吃着,对夹菜的妻子报之一笑,调侃的唱道:世上只有老婆好,没老婆的男人像根草……

突然,传来了电话铃响声……

史浩轩放下筷子接电话,吕丽涵见状笑容在脸上僵住。

吕丽涵:吃个饭也不让人吃安稳,真是的!来,圆圆,妈妈喂!

吕丽涵埋怨完,抱起了圆圆。

史浩轩匆忙吃了一口,放下了筷子,站起身来要走。

吕丽涵:谁的电话?

史浩轩:矿上打来的,我得去一趟!

吕丽涵:你不是刚回来么,再说让别人处理一下不行么!(很不高兴)。

圆圆:不让爸爸走,爸爸陪圆圆玩!

史浩轩摸了摸圆圆的脸蛋,安慰道:圆圆乖,爸爸一会就回来,想要什么呀,爸爸回来时给你买!

圆圆兴奋地仰起头,脆生生的嚷:我要芭比娃娃。

史浩轩:好,要听妈妈的话啊,快吃饭吧,乖!

史浩轩搂着妻子的肩安慰说:丽涵生气啦?别生气了,嗷!谁让你老公是个煤矿工人呢,处理完事情我马上回来!

吕丽涵:我没生气,只是心疼你,来回跑多累啊!

史浩轩:没事,习惯了。

说着取了车钥匙往车边上走。

吕丽涵拿了他的外套追了出去:等等,带件衣服,晚上天凉。

史浩轩站住,等妻子来到身边,偷偷瞄了一眼女儿,捧起吕丽涵的脸,“叭”的亲了一口。

吕丽涵一巴掌轻轻打在史浩轩手上,嗔怪地:女儿在那边呢。

史浩轩感激地对吕丽涵说:回去吧,我走了。

吕丽涵挥挥手,说:注意安全。

史浩轩背后对着吕丽涵,也挥挥手。来到门口的车旁,打开,钻进倒车开灯,向远方开去。两束车灯在黄昏里,刺破黑幕,渐渐远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晚,运平硐前。

矿工甲、矿工乙及众矿工正在上车。

史浩轩:兄弟们,再检查一遍,工具都带齐了吗?

大家异口同声回答:带好了、带齐了!

史浩轩:放电笔带了吗,小张?

小张翻看工具包后从车上往下走,红着脸说:忘了。

史浩轩:快点吧,就等你了。耕地时,把牛落下那还了得!

众人笑,小张不好意思地跑回去拿工具去了。

史浩轩:我再次强调一下,井下作业一定要注意安全,相互之间配合好,听见了吗?

矿工们异口同声回答:听到了。

小张跑来,边上车边说:知道了。

车缓缓开动,载着矿工们入井。

 

矿井,回收电缆。

史浩轩和矿工甲、矿工乙,小张,老高等矿工一起放电缆。

一处电缆挂的太高,得攀上梯子才能把电缆放下来,矿工甲把梯子拿了过来。

矿工甲:小张?

小张走了过来,说:班长,我在这。

矿工甲:你上,你小子像猴似得,干这个能行!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小张答应了一声:好咧。

小张准备爬上梯子时,史浩轩走了过来。

史浩轩拉过小张边说边准备往上爬。说:让我来。

小张:史哥,还是让我来吧,我能行的!

矿工甲:小史,就让小张上去吧,没事的!

史浩轩:没事,还是让我来吧,我比他有经验。

史浩轩爬上梯子,矿工甲和小张扶着梯子,不一会,史浩轩就把电缆放了下来。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众人都望向史浩轩。但他正在梯子上整理电缆,腾不出手来。电话铃声只是让他皱了皱眉头,任它响个不停。史浩轩手里不停的工作,但电话停了一下,又随之再来。

小张:史哥,我来干,你不来,电话可能有急事找你。

史浩轩边干边说:快了,干完再说。

电话响了两次以后,再没响起。等史浩轩从梯子上下来,他拿出电话看了看,又装进衣袋,继续与伙伴们有条不紊的铺设电缆。

矿工甲:小史,刚才谁的电话?

史浩轩:没啥,家里的?

小张:老婆的吧?刚离开你就又思念上了?

史浩轩:别瞎说,是父亲打来的。

老高:那你也不回一个?

史浩轩:应该没什么事情,父母年纪大了,想我了,也就打个电话问问。

矿工甲:多久没回过老家了?

史浩轩:……三个多月了吧。

小张:可以啊,我记得你家不过离这儿三十多公里,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去看看父母?

史浩轩:我……

老高:唉,我们做这行的,时间紧呀。除了保障所有矿井机器运行,还有这新开的工作面要安装调试,赶工期,日夜干不说,回家了累得半死不活的,躺在家象泥巴只想睡觉,哪有力气想别的哟……

 

日,史浩轩家。

钥匙开门声,房门打开。史浩轩进门换鞋,似乎心情很好,哼着流行歌曲。

吕丽涵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也许看到了感人的情节,不由自主的泪眼婆沙。

史浩轩走近吕丽涵,用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又在自己额头拭了拭。说:呃,没病呀……丽涵,怎么了?有什么伤心事跟我说。

吕丽涵扑进史浩轩怀里,呜呜的哭起来。史浩轩搂着妻子,轻轻拍着肩膀,安慰道:丽涵,怎么了?快说,急死我了。

吕丽涵:老公,咱回趟家吧。

史浩轩:回家?

吕丽涵:老公,我们回去看看父母。

史浩轩:你怎么……想起要回家了呢……

吕丽涵:刚才我看电视,里面的父母七八十岁了,儿女们都要忙自己的工作,母亲病了,父亲怕耽误子女的工作,就没有告诉孩子们,但母亲的病突然加重,没几天就去世了,母亲到死也没能见上孩子最后一面。我怕……

史浩轩:怕什么呢?

吕丽涵:老公,我妈今天打电话说她这几天一直不舒服,还说明天来,想让你陪他到医院检查一下,这个月你不是还没休班么!

史浩轩:我尽量争取,这段时间真的很忙,矿上新调和安装到了关键时刻,得抓紧。

吕丽涵:你说的那些我不懂,你总是忙、忙、忙。平常不顾这个家算了,这回我妈病了,让你带着她去检查一下,说什么你都应该陪陪她吧。(她有些激动,这段话带着哭腔说)

史浩轩:(搂住老婆)笑着说:看看,又哭了,别哭,宝贝!

史浩轩 :(帮老婆擦拭眼泪,老婆转过身,没理他)好了,好了,我去还不行么!

吕丽涵破涕为笑,转身搂住他的脖子。

吕丽涵:这还差不多,其实,我知道你每天很忙,看你每天累的沾枕头就呼呼大睡,我很心疼你,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史浩轩:我没事,我身体棒着呢,别为我担心啊,明天我去把工作安排一下,然后休班,早点回来,陪咱妈医院去!

吕丽涵:老公,你真好!

史浩轩:陪老人看病天经地义,应该的。

吕丽涵:你看,你的爸妈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就不想抽点时间回去看看他们二老?

史浩轩:老婆,过几天行吗……最近真的很……忙!你看我累成这个样子。

让我好好休息吧!等有时间了我会回去的,好不好?

吕丽涵:有时间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总不能是明年吧?你好几个月都不回家看父母,人家还以为是我这个当媳妇的不孝顺的。

史浩轩:哪能呢?你是世界上煤矿工人最好、最孝顺的媳妇了。我会回去的,等有时间了再告诉你。你看矿上现在到了关键时候,真的没时间离开。只要新设备投产后,意味着我们一个工作面可以回收更多的煤炭资源……

吕丽涵:打住,你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一辈子也别回去了!

说完生气地站起来,用脚狠狠踩了史浩轩一下,回到卧室拍的关上门。

史浩轩无奈的叹气,摇摇头。

 

晚,史浩轩书房。

史浩轩在电脑旁学习,旁边放着一大堆电学资料,正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做笔记。

吕丽涵推门进来,打了个呵欠说: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啦?

史浩轩抬起头边说边在笔记本上写了起来:把这个看完了就休息。

吕丽涵:别那么用功了,那么多新知识你学得了啊?莫把自己累病了。

史浩轩停了下来说:不行啊,现在矿上的设备跟国际接轨了,越来越先进,有很多东西我还不懂了,所以我必须得与时俱进加强学习,不然就落伍了!你看矿上的这套新设备明天的安装工作还有几点还没弄明白,不然,就会影响工程进度了。

吕丽涵:人家厂里没来技术员?

史浩轩:厂家说了,这套自动化生产工作面在国际市场上很抢手,虽然还没有货,但已经有订单了,实在是抽不出人来,没办法,只能靠我们自己。

吕丽涵:那好,你就好好学习吧,我就不打扰了,但是一定要注意休息啊!

史浩轩笑了笑:没事。

吕丽涵打着呵欠走出门去,轻轻地关上了门。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清晨,史浩轩家。

史浩轩睡在床上,睡得很香。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睡眼惺忪的抓起手机,看了看,然后掀开被窝穿衣起床。

来到客厅,伸了个懒腰左右看了看,就见厨房吕丽涵在忙。

饭厅,史浩轩看到丰盛满满的早餐,更看到吕丽涵甜美的笑容。霎时,史浩轩心中也是乐开了花。

史浩轩:啊呀!过节呢啊?整这么丰盛?

吕丽涵:这是爱、心、早、餐!以后呀,每天都会有的。你可不能身在福中不知福吆!

史浩轩:哈哈,知福,知福。谢谢老婆!

吕丽涵语重心长,满怀深情地说:老公,其实知福的应该是我。为了这个家,你整日忙碌于工作,而我却不理解你,还和你闹矛盾。希望你能原谅我。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这个家,好好照顾你的。因为你的安全,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史浩轩走过去搂着吕丽涵,呢喃地:老婆,我在矿上工作,矿上给我收入,所以矿上就是我们大家。有了你,我的小家才幸福,才是完整的一个家……有你就有家……有家的感觉真好……

 

日,陕北、窑洞。

陕北特色风光,窑洞点缀着道道山梁。

 

日,窑洞里。

几声鸡啼,夹着狗吠、牛羊叫声,阳光从山洼处升起来。

一个普通的窑洞,过了一个门,里面有一个炕,炕上小桌摆着一张《诊断书》,史浩轩父亲皱着眉头在炕上抽烟,眼睛盯着诊断书。《诊断书》上有行字……诊断右乳组织标本 5.0*3.0*2.0 残余质硬区1.5*1.5*0.5,界不清,灰白色;镜下检查所见;见癌组织……初步诊断为“乳腺癌”……

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和喊声:老头子,快起来,出事了。

听见喊声史父慌忙取下烟锅,将诊断书收到怀里,然后假装镇静的烟锅在炕沿上磕了磕。这时史母匆忙的从外跑到窑洞里。

史父:你瞧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干啥都不能慢慢来吗?着急啥?外面天塌下来了?

史母着急地:好你个死老头子,天塌下来了。

史父(惊讶):出啥事了?慌慌张张的?

史母抹起了眼泪:……浩轩出事了……

史父:什么?有话好好说嘛。别哭了,快说。

史母:浩轩下井 20 多个小时没上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这可怎么办呀?

史父:啊?20 多个小时没升井?那可咋办?

史父急得从炕上跳了下来,在房里踱步转圈子,史母在一旁哭泣。

史母:都是你……当年娃毕业,我就不让他去煤矿。你不是还支持他去吗。

非要说什么煤矿挣钱多,现在倒好了,出事了。(说罢放声大哭)

史父:嗨,现在说这有啥用?

这个时候,窑洞的外屋传来脚步声,史叔走进了里屋。

史叔奇怪地问:哥哥、嫂子,你们哭啥呀,弄得跟死了人一样。

史父(叹气):哎,真的出事了。浩轩下了井,20 多小时还没上来。

史叔:有这事?你们咋知道的?

史母:隔壁小王说的。

史叔:你们先别哭啊,先把事情弄清楚,确定 20 多个小时吗?

史父:小王跟浩轩在一个矿工作,他的话保准没有假。

史母:他叔……你说这可咋办啊。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

史叔:哭有啥用?走,去小王家了解情况。事情都没闹清楚,你们倒先哭上了。

史母匆忙出了门。

史叔拉着正要出门的史父一下,探头望了望门外,悄声说:哥,嫂子确诊为乳腺癌晚期的事……

史父:还瞒着呢。

史叔:那浩轩呢,你告诉了没有?

史父:那小子,我给他打电话了,他没接,估计忙得没空接。

史叔:他就没回个电话问问?

史父:这小子做事一根筋,工作倒是蛮认真的,可能忙忘记了。唉,算了,他知道了又有啥用?

史叔唉的叹了口气,转头走了,史父跟在后面出了门。

 

日,另一个窑洞。

王父和王母在窑洞里小桌旁聊家常,谈论儿子喝醉酒的事。

史父、史母和史叔几个人慌慌张张小跑进了窑洞。

史父着急的问:小王在吗?

王父:这兔崽子,刚被人抬回来,喝醉了。

史母:他人呢?我们有急事。

王母:你们能有啥急事,睡着呢,刚睡着,叫也叫不醒,不信你们去看看。

 

日,小王卧室。

小王在睡觉,呼噜声很大。他的旁边还睡有个女人小李。

史父从门外冲进之后,吓得小李尖叫了一声。

史父稍犹豫了一下,也顾不得男女礼仪。

史父:小王,快醒醒。(一连叫了很几次,小王并没有醒来,众人一起叫,还没醒)

小李:叔,我看你快别费劲了。小王喝醉了睡觉死的很,别说是你叫不起,就是我也叫不起来。

史母在一旁哭了起来,跪在那里叫小王

小李:姨姨,你可别跪在这里啊,我们当小辈的受不起啊。

史母不起来,叫了半天,被王母拉了出去。

 

日、王家院子。

史叔:嫂子,哥哥,你们都别哭了,事情没弄清楚,你们哭有啥用?

史母:浩轩出了事,我们能伤心……

史父:哎,这可咋办啊。

史叔:嫂子,你说说,小王到底咋说的。他说浩轩出啥事了。你原原本本说一下,我听听。

史母:我也是听旁人说的。他们说小王说浩轩被困在井下 20 多个小时了,还没有上来。你们说这肯定是出事了啊。咱们村的那个谁下了井才 14 个小时没上来,上来的时候人就死了……浩轩都下去这么长时间了。

史父:是啊。怎么办?

史母哭了起来:我要见我儿子……

史父一拍大腿:去煤矿!

史叔也附和着:去煤矿。

史母突然感觉一阵旋晕心疼,脸色十分痛苦的捂着胸部蹲下。

史父发现急忙扶着史母,着急地:怎么?发病了?

史母:心里疼……得厉害……

史父对史叔喊道:快点,去叫村医。

史叔答应了一声,转身迅速离去。

史父:……我扶你去床上躺会儿……

史母:……不……我要去看儿子……

史父:你看你这个梯子,怎么去看?等医生来了,明天一早就过去。

史母:……好。

史父扶着史母,慢慢走回自己窑洞。

夕阳下,老人佝偻的身躯分外苍桑、孤独、无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矿井里。

工作面通信控制系统自动化生产工作面设备旁,史浩轩、小张和矿工甲、矿工乙等人在紧张的安装着,众人脸上都累出了汗珠。

小张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汗,却把脸上弄得更黑了。

矿工甲抬头一看,露出洁白的牙齿,忍不住笑了。

小张:这套工作面通信控制系统替代机械手动操作综采工作面设备,真是太复杂了,两天了,还是没有完成。

矿工乙:就你这脑壳,天天想美女,做美梦,肯定感觉复杂嘛。

小张:都二十五了,我想美女怎么了?再说我也没耽误工作呀,那你认为这设备简单,你咋跟我一样,摸头不是脑?

矿工乙:我没说你偷懒,你咋烦我呢?

小张:你还不是想说我没你聪明?脑壳笨?!

史浩轩:不说不笑,阎王不要,开玩笑不必当真。不过这设备,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这家伙真是不愧为领先园陵水平的东西。不仅可以提高生产效率而且可以有效保障工人安全。这套设备的定位以安全、高效、协调、连续为目标,可以实现恶劣环境下信息安全传输、围岩识别、工作面直线度控制、综采设备姿态定位、安全感知、视频监控,视频、音频、通讯于一体的综采工作面智能控制装置,确保综采设备连续、协调、高效、安全运行,实现工作面生产过程智能化、管理信息化。

矿工甲:是啊,作为现代化高产高效矿井,如何在保障职工安全的前提下,连续高效的保障生产将作为煤矿今后发展新的方向。

史浩轩:所以,做为首套设备的第一个使用,而且还是我们亲手安装的,我们感到骄傲和幸运。

小张:我国煤矿工业史上会记住我们的。

老高:这件事会有记载,却不会留下我们的名字。

矿工乙:我想也是。

史浩轩:总之,第一次安装,并首次投入作用,是我们哥们弄的,这个不会错。加油干吧!

小张、矿工甲、矿工乙握拳,异口同声地:加油!

 

日,史浩轩家。

史浩轩依旧下班回到家中。开门后,对房间里说道:老婆,我回来了。

换上鞋,看看电视,电视没开;来到厨房,厨房里没人,自言自语地说:呃?

家里没人?哪儿去了呢?难道是去散步去了?

坐到了沙发上,打开电视,将音量调大。看了一会,索然无味起来,拿起手机打电话拨号。

电话特写:“老婆”字样,还有一串号码。

嘟……嘟……电话接通,吕丽涵的声音:老公,干嘛……

史浩轩:这么晚你去哪里了?还不回家?

吕丽涵:我在娘家呢!别担心了。你自己下面条吃吧,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放在冰箱里,你赶紧吃了休息吧!

史浩轩:老婆你回老家也不打声招呼,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吕丽涵:别假惺惺的了,你不是一回家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就是喊累,再就是睡觉。

史浩轩:今天你妈看病的来了没有?

吕丽涵:来了,本来指望你陪妈去看病的,你这一天一夜的连个影子都没见着。我送妈回家了。哼!

史浩轩:那我不是......

正说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声,显然吕丽涵挂了电话。

史浩轩无奈的看着电话苦笑。

 

黑暗、井下。

闷热,潮湿的井下,在充斥着机器的吵杂声中,史浩轩和他的矿工甲、矿工乙、小张、老高等人在顺槽主控台前干着活。

矿工甲:小史,用一下你的 24 寸扳手。

史浩轩心不在焉的伸手拿过一把,递过去:给你,接着!

矿工甲:靠!我要 24 寸的扳手,不是 14 寸的!

史浩轩:哦,听错了,再给你拿吧。

矿工乙:听错了?不是吧!连我都听的清清楚楚。你这是心不在焉。

矿工甲:就是啊,我那么大声怎么可能会听错?井下可不能这样!干活要注意安全。

史浩轩:哦,好的……

矿工甲若有所思的望着史浩轩。

史浩轩自言自语地:单设备启停功能,包括刮板机、泵站、皮带机、刮板机等。

小张:史哥,不对吧?单设备启停功能,是包括刮板机、转载机、泵站等。

顺序开机功能,启动顺序如下:皮带机-破碎机-转载机-刮板机。

史浩轩:嗯,对,你说得对。

小张:你今天是咋的了?是不是心里有事情?

史浩轩:没事,干活。

众人又投入了紧张工作。

 

清晨,窑洞外。

炊烟、大山,朝阳;鸡啼、羊叫,牛哞……

史家窑洞前。一辆小轿车前,史父、史母慌忙开门往车上坐。

史叔发动了车:坐好,走了。

史母病容明显:快,快点。

汽车迅速开出,沿着乡村公路,转过一个山弯,隐没在大山之中。

 

日,会议室。

史浩轩和工友们正在会议室开早班班前会。

书记: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大国重器”,牵涉国脉国运,关系民族盛衰。技术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现在我们矿投入巨资安装领先国际水平的自动化生产工作面,不仅是我们煤矿的里程碑,更是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竞争力的体现。所以说,我们的这项工作是光荣的,也是矿上对你们的信任……煤矿井下工作环境复杂,不确定因素较多,在煤矿井下特殊的作业环境中,各种因素都会影响职工的工作情绪,而这些情绪就是井下生产的不安全因素。如果作业人员情绪低迷、思想波动其危害将是巨大的,致命的。就如昨天,史浩轩同志在工作时心不在焉,情绪低落,这不仅能使工作失误的问题,更是很大的安全隐患。

工友们听后都交头接耳,小声的议论起来。

史浩轩脸一阵青一阵红,低下了头。

书记:同志们,煤矿安全工作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煤炭企业的经济利益和职工的生命安全及其切身利益。因此,作为煤炭生产企业,要牢固树立“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思想,安全生产是煤矿各项工作的头等大事。好了,今天的早班班前会就此结束,请史浩轩留下,其他人散会。

众工友纷纷站起身,小声议论着离去,史浩轩低头坐在位子上很不好意思。

书记走到他前面坐下:小史,很多人反映,说你昨天工作时有点心事?我也发现你今天情绪低落,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要不要休几天班,调整调整心态?你知道井下安全工作要求蛮高的,心不在焉的很容易出问题的。

史浩轩:书记,没事,现在顺槽主控台已经到电液控系统安装调试的关键时刻,没到能休息的时候。呃,最近我……是有点小事,心情有点问题,影响了工作,给队上添麻烦了。

书记:倒没有那么严重,能说说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我也能给你合计合计嘛!

史浩轩:没什么事,家庭小事。

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的行业性质注定我们不能带着情绪工作。我是

书记,有责任了解情况,帮助你化解家庭矛盾,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史浩轩:就是……就是我因为太注重工作了,然后下班太累,生活中忽略了家庭、孩子。还有双人老人没有照顾到,加上平时跟老婆也没有很好的沟通,造成了误会,引起了一些误会。

书记:唉,真是难为你了,自动化工作面的重要性和安装工程的紧迫性我也不多说了。不过,你家里的事,看来是小矛盾嘛!你安心工作吧,这事交给我了,我保证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日,书记办公室

一台打印机,正在工作。出纸口吐出了一张纸,纸上有几个大字《“我为安全撑把伞”家属协管座谈会方案》。

书记取下打印文件,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电话里传来“嘟嘟声”。电话里吕丽涵:喂……

书记:喂,你好。请问是不是史浩轩的爱人吕丽涵啊?

吕丽涵:嗯,您是?

书记:你好,我是史浩轩队里的书记。有个事情,我们队里要举办个家属协管安全座谈会,想邀请你参加。你看……

吕丽涵:这……

书记:小吕呀,我们工作的性质注定是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不仅我们矿上在安全生产上把好关,把安全管理的制度、办法、手段措施真正落实到矿井生产的全过程,不发生安全事故,才能取得最佳的经济效益。同时,在这个问题上,做为家属也要积极配合矿上抓好安全生产教育,随时提醒亲人们的安全。所以,矿上特地举办“我为安全撑把伞”家属协管安全座谈会活动,要求队里每个家属都要参加,谈一谈家属如何协助矿上抓好安全工作。

吕丽涵:这是好事啊!必须得积极配合呀!

书记:那好,就明天,请你按时参加。

吕丽涵:好的。

 

日,会议室。

会议室里挂有《“我为安全撑把伞”家属协管座谈会》主题演讲活动的横幅。

四周还有”保障安全,落实责任”“增强安全意识,促进和谐发展事”“故缘于疏忽,安全重在防范”等标语。

书记和其他领导坐在前排,后面有很多职工和男女老少家属,挤满了会议室。

吕丽涵坐在家属的中间,认真的听着其它家属的发言。

史浩轩也坐在职工里面,他看见了吕丽涵。对着吕丽涵挠了下头,但吕丽涵横了他一眼,又看向了别处,史浩轩尴尬的扭回头来。

一个男家属在讲话:

……我听我儿子说,自从《煤矿安全监察条例》频布实施后,矿上除组织《煤矿安全监察条例》知识有奖答卷活动,把《作业规程》的学习、签字、考试作为加强区队管理的一项长期制度,并规定凡不参加《作业规程》学习培训、不签字或考试不合格的一律不允许下井顶岗操作。我觉得我们做家属的要与矿上积极协作,齐抓共管,提高职工遵章作业的自觉性。

另一个家属接口说:安全生产要天天讲、月月讲,家里讲、矿上讲,还要通过严格的制度管理有效地约束职工的行为,使其规范行事,牢记安全宗旨,自觉遵章守纪,,确保矿井安全长治久安……

书记等其他领导听了发言,点头,互相致意。

发言者:……我的演讲结束,谢谢大家!

书记带头鼓掌,霎时,会议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主持人就着话筒:下面请看一段小视频。

会议室里放下了窗帘后,电灯关了,投影仪开始了工作,首先播放内容是新设备的工作模拟画面:工作面视频可实现在视频显示器上跟随采煤机自动切换视频画面,综采系统操作人员可远程实时全方位监控工作面生产情况。在工作面电液控制系统的基础上,以电液控计算机主画面和工作面视频画面为辅助手段,可通过顺槽主机和操作台实现对液压支架的远程控制。对对任意支架的推溜、降架、拉架、升架等功能实现远程自动降、移、升等一系列自动操作,无需人工介入,大大提升了工作面安全系数。

紧接着,视频播放了以下内容:讲述着史浩轩和井下工友们工作环境,和井下作业时的样子……

矿工甲:这是我们井下的环境。工作时候浑身脏兮兮的,吃班中餐的时候个个狼吞虎咽的,井底下环境很闷热,工作很繁忙,很多时候干的都是苦力活。井下机械设备噪音很大,会对我们工人的耳朵有损害。回到家中,家里人都会觉得电视声音开的很大,但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刚刚好。

矿工乙:这就是原因,家属们很反感……

矿工甲:爸、妈,你有一个矿工儿子,也要适应我们,理解我们……

老高:对不起,老婆,我们不是故意的……

视频播放完,拍的一声电灯亮了。

书记站起身来,转身对大家说:看完视频后,各位家属有何感想啊?请大家说说。

书记说话间用眼神扫了史浩轩一眼,史浩轩顿时明白了书记的用意,表露出感激之情。

书记:综采工作面设备全部实现国产化,而且是目前国际顶尖水平的自动化工作面设备,其意义不言自明。因为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制造业水平上,而制造业中最重要、最核心的是装备制造业,而制造业离不开我们煤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装备制造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其中最具标志性的,便是一件件大国重器的诞生——从“复兴号”高铁首发到国产大飞机首飞,从“华龙一号”扬帆出海到“天宫一号”驻留太空,从摘取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到国产航空母舰下水……它们承载着国人梦想,凝聚着中国智慧,也彰显出中国制造不断增强的实力……

 

日。山间公路。

一个弯道上,一束灯光射来,汽车声渐近。朦胧里,可以看出是史叔驾车,史父和史母依偎着倦曲在车里。

小轿车在疾驰。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日,会议室。

座谈会还在进行。

书记望了望众人,接着说:党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说“从某种意义上说,科技实力决定着世界政治经济力量对比的变化,也决定着各国各民族的前途命运。”“只有站上科技发展的前沿阵地,不断创新突破,掌握核心技术,将大国重器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我们才有底气笑对世界风云变幻,才有信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总书记的话语掷地有声,旨在告诫我们,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就拿我们矿目前来说,只要安装调式成功,届时,通过采用煤机滚筒智能调高的数字化割煤技术,辅助远程视频监控,液压支架和采煤机的远程控制,实现工作面自动化开采,真正达到工作面无跟机采煤机司机、无跟机支架工、无巡视人员,实现在工作面监控中心对综采设备进行自动化控制,确保各设备协调、连续、高效、安全运行,并将工人从工作面解放出来,实现工作面少人化。大家知道,井下的安全十分重要,人少则安,无人则安,自动化生产工作面正是解决了这个令每个家庭都十分关心的问题。今天,职工和家属们对安全生产的畅所欲言,让我们明白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做为职工,要时时刻刻为自己敲响安全警钟!做为家属呢,我们不仅要支持工作,还要时刻叮嘱家人的安全。家矿联合,才是安全生产的有效办法。这样吧!我们有请史浩轩的爱人,吕丽涵同志发表感言。请大家给予热烈的掌声。

吕丽涵大方在从人群里站起来,理了理头发和衣服,然后发言说:谢谢大家,谢谢矿上组织这次座谈会。做为矿工妻子,说实话,当我看到老公回家后又疲又累,甚至一下井五六天不回家,当半夜矿上设备出了故障需要紧急出马、父母需要他的时候他没空照顾。看了刚才井下的视频,我明白了,一个男人的事业,一个男人为了家庭付出得太多太多。以前我不懂老公为什么整日忙碌于井下,而无心陪伴我回趟娘家,回家后懒洋洋的当甩手掌柜。现在我才明白,井下的工作是那么艰苦,而且需要他离不开他。然而他只有在回家后,才能得到短暂的放松。

做为矿工妻子,没有很好的体贴安慰,那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妻子。在这里,我对老公说声,对不起,你辛苦了……

史浩轩站起来,来到吕丽涵身旁,拉着她的手,说:老婆……谢谢你……谢谢你的理解……

吕丽涵:老公……我再也不耍小性子了,争取当个温柔、贤慧的好妻子……

史浩轩和吕丽涵两人手紧紧握在一起,深情凝望。

顿时,台上台下发出阵阵掌声。

书记、吕丽涵、史浩轩等人脸上欣慰的、如释众负的笑脸……

 

日,办公楼。

史叔开的车驶进矿区,车速慢了下来。

史叔和史父、史母左看看,右看看,不知到那里好。

史母指着一幢楼说:那里,好像是个办公的地方。

史父:对,找领导问问。

车到了办公楼前,停好。然后,三人急忙走进了大门。史父心疼的扶着史母。

三人挨个门寻找着,来到一个挂有“煤矿党政办”的牌子门前。

 

日,党政办。

史叔和史父、史母来到门前。

史叔:煤矿党政办,就这了。

三人进了办公室,正在工作的李大勇抬起头,问:大叔、大婶,您们找谁?

史叔:我们找领导。

李大勇纳闷地:找领导?请问有什么事吗?

史母:小同志,你好,我们是来找史浩轩的。

李大勇:哦,你们是史浩轩的家属,是吧?请坐。

说罢热情的招呼他们坐下,并给他们倒水。

史母:小同志,浩轩下井几十个小时了没音讯是不是有什么事?

李大勇:不会,放心。你们先坐会,我去找一下主任书记。

说罢走出了门。

史父:真没什么事?好像矿里没什么动静呀?

史叔:是啊,如果出了什么事,还能有这么安静?

史母:我不管,我就要见到我儿子。

门外传来答话声:哈哈,要见你儿子,很简单,我们马上通知史浩轩。

随着说话声,进来了书记。

史母:你是书记?你说能马上通知浩轩?

书记:是的,我是矿上的党委书记。小李,马上给史浩轩的爱人打个电话,散会不大一会,应该还没走远,你叫她回来。(安排好小李,转头对老人说道)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啊,浩轩肯定没事,我们矿里啊,安全措施非常先进,根本不会发生事故。你们肯定弄错了。

史母有点痛苦的捂着胸口:我不信,你把我儿子还给我我就信。

书记哈哈一笑:我保证还你活蹦乱跳的儿子。

史父:你们没隐瞒?

书记:没隐瞒。大妈,是不是病了?

史母:没事,有点不舒服。

史父:是有点病,想儿子想病了……

李大勇:真的没事,我骗你干嘛。走,先跟我吃饭去,不用着急。

李大勇要带大家吃饭,做请的姿势。

史叔突然上来扇了李大勇一巴掌:浩轩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你让我们吃饭?亏你也能想的出来。

李大勇:(很委屈,又故作镇定)你看你们,好好说啊,打人可就不对了吧。

我都说了,浩轩是技术骨干,现在肯定在井下忙工作着呢,你们咋就不听呢。

史叔:你们肯定隐瞒了,故作镇静。做势又要动手。

书记把李大勇挡在身后。

书记:叔叔、阿姨,有啥话好好说。

史母(哭泣着):还我儿子。

书记:浩轩在井下安装新设备,我们已经给他打电话叫他上来了,估计一会就上来,你们放心吧。最近一段时间,小史是负责我们新上的一套自动化工作面设备,这套设备是目前我们国家及至世界上最先进的综采生产线。自动化,顾名思义,就是远程的,无人操控着设备。这样,原来井下的不安全因素就降到了最低。为了安装设备赶时间,史浩轩他们很辛苦,不仅很累,而且有时日夜加班中点赶进度。

李大勇:这下你们信了吧,我们书记总不可能骗你们。

史父:我们才不管你是什么书记,我们要我儿子。

史母拉着比肩的手,哭喊着: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史父扶着史母,安慰着。

史叔拉过书记到了一旁,在他耳边小声地说着什么,书记盯着史母的眼神很是惊讶。随即摸出了电话,拨打。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综采工作面。

正在井下检修设备的史浩轩,脸上已经抹了很多黑泥。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史浩轩接电话:书记,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的声音:史浩轩,你爸妈找你来了,你马上升井。

史浩轩:爸妈来了?嗯,我很快的,这里一解决我就上来。

电话里声音:你迅速上来,工作先放下,让其他人来弄。

史浩轩:我不上去,现在关键时候。让他们等我着,修好了就上去,告诉他们我没事。

电话里声音:你爸妈很着急,正……

史浩轩:我说了,弄好了就上去,挂了。

史浩轩挂了电话继续工作。

 

日,党政办。

书记尴尬地收了电话,说:呵呵,小史他正忙着。

这时吕丽涵走了进来,见到了史父、史母和史叔,连忙叫道:爹,妈、叔,您们来了?怎么不打个招呼我去接?

史父:我们听说浩轩前天有二三十个小时没有出井,很是担心……

吕丽涵:没事呀?!昨天他回家了,今天早上我们还一起开了安全会的。

史母:真的?真没事?

吕丽涵:真没事,妈,您怎么了?心里疼?

史母:有点不舒服……

史父连忙给吕丽涵使眼色,说:你妈……想浩轩了……

吕丽涵疑惑地“哦”了一声,过去扶着史母,说:爹、妈、叔,走,我们回家去,浩轩如果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会回家的。

史母:……我就想现在看到浩轩,你带我去看看?

书记:大妈,我晚上一定让浩轩回来,你先去家里,好不好?

史母:不,我一定要看到……心里安心一些。

史父:那这样,你跟丽涵回去,我跟他叔下井去看看,这下放心了吧?

史母:这样啊……那……好吧,你们快点。

书记:也行,我带您们去。丽涵,你就带你妈先回去。

吕丽涵答应了一声,扶史母出门离去。

 

日,更衣室。

更衣室里,书记陪在几位老人换工作服。

书记:老人家,依我说啊,你们只要在这里等就好了,浩轩肯定没事。不过,你们要是还不放心,我陪你们下井,我让你们看看浩轩在干什么。

史父:反正我要我儿子。

书记:哪行吧。大叔,我看大妈的病好像很严重?

史父:唉,老了,得了……不治之症了。

书记惊呆了:什么?!不治之症?

史叔:是的,确诊了……乳腺癌晚期。

史叔:不,这不可能,嫂子不是一直很健康的吗?

史父:我也不想这样……也不愿她这样啊……

书记拿出电话,说:我马上给浩轩打电话,命令他马上升井。

史父:别,书记,让他干事情吧。他妈已经这样了,再说矿上时间也挺紧的,离不开他。就别告诉他,他妈得病了……别让他担心……

书记:这样……不好吧。

史父:说了,也只是让他徒悲伤……唉,算了,我们去看看他是怎样工作的。其实,这也是他母亲一直想看一看的。儿子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心疼着呢,她这病,就是想儿子想的,唉……

书记眼睛含着泪水:大叔……感谢您们,正是您们的付出,才有了我们矿上今天的成就和发展,谢谢矿上所有矿工兄弟的父老兄弟,谢谢!

 

皮卡车,整齐的巷道

全景展示煤矿生产、安全成就,史父、史叔在书记的陪同下,坐在皮卡车上满意而新奇的看着,如释重负,逐步打消了疑虑。

书记:矿井都控制在安全范围内,配有先进的减少、预防和消除危害的装置(设备)和采取的措施。煤矿开拓与开采过程中顶板管理、矿井通风、瓦斯防治、粉尘防治、防灭火、防治水、电气提升运输、安全监控、矿山救护保健和紧急避险六大系统等相关的安全设施、设备,都是目前领先世界先进水平的,即使有点小问题,里面还有救生避难硐室,放心吧。

史叔:救生避难硐室?

书记:救生避难硐室、永久避难硐室,是我们的“安全仓”,还有 GPS 随时随地探访地下安全设施运行情况。综采是液压支架、人员有定位系统,清水施救系统、通风系统,移动救生舱等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可保万无一失。每个带班班长还配有也防爆手机,可以随时和井上保持联系。

史叔、史叔不由得赞叹煤矿先进:太先进了……

史父:有这么好的先进设备,安全措施,浩轩没事,我们做父母的就放心了。综采工作面。

史浩轩还在自动化生产面设备前工作。

皮卡车在不远处停下,众人下车。

书记:浩轩,你看谁来了?

史浩轩闻言看去,随即惊讶地:爸、叔你们怎么来了?

史父:我们来看看你……

史浩轩:你们来这里添乱干嘛?我们这里正忙着呢。

书记:浩轩,话可不能这么说。老人是关心你。

史浩轩:书记,您不是不知道,这设备晚一天投入使用,就耽误多少采煤量,又耽误多少效益,我们耽误不起啊。

书记:我怎么不知道。你说你这小子,父母来看你,你反倒不高兴,赶紧陪老人升井。快点。

史浩轩:我不走。我现在正在调试自动化“一键”启停和远程操控。你知道,工作面视频可实现在视频显示器上跟随采煤机自动切换视频画面,综采系统操作人员可远程实时全方位监控工作面生产情况。在工作面电液控制系统的基础上,以电液控计算机主画面和工作面视频画面为辅助手段,可通过顺槽主机和操作台实现对液压支架的远程控制。对对任意支架的推溜、降架、拉架、升架等功能实现远程自动降、移、升等一系列自动操作,无需人工介入,大大提升了工作面安全系数。这个系统是我一手一脚安装完成的,小张他们对这个系统不清楚,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我是不能走的。

史父:既然他不走,就让他忙着。这小子我知道,打小就是个倔脾气。只要他想干的事儿,不干好他是吃不香睡不着的。

史浩轩:爹,可以想象,自动化相关设备到位后,将进行自动化配件安装调式,届时,通过采用煤机滚筒智能调高的数字化割煤技术,辅助远程视频监控,液压支架和采煤机的远程控制,实现工作面自动化开采,真正达到工作面无跟机采煤机司机、无跟机支架工、无巡视人员。

史叔:无人开采,那安全有保障了。

书记:那是肯定的。

史父:我们走吧,看到他,我也就放心了。

书记:那你抓紧时间,干完活马上升井,你妈……

史父忙打断书记的话:你妈也来了,丽涵陪她回家了。

史浩轩:妈也来了?怎么您们……都一起来了?

史父:来看看儿子不行吗?

史叔:都想你了。

史浩轩:好了,好了,你们上去吧,我随后就上去。

史浩轩说完又埋头走进了工作面。

史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还是哪个倔脾气。

书记:哈哈,小伙子不错,工作认真负责,是个好苗子。怎么样?面见着了,我们上去等他。

史母:孩子,你可要注意身体啊,看你都瘦了。我们上去等你!

众人转回车上,离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日,小酒店。

史浩轩和小张在酒店里吃饭。店里人不是很多,看得出在这里吃饭的都是矿工兄弟。

小张:浩轩,你父亲他们回去了?

史浩轩:嗯,回去了。

小张:就来看看你?

史浩轩:嗯,家里农活忙。

小张: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我在一本书上见到过这样一段话,说子女打生下来,再到父母死去,父母与子女相遇的的时间,一辈子只有 14 年。

史浩轩:是啊,打孩子一生下来,父母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从读书就慢慢离开他们,随着年级越来越高,渐渐的,渐渐的……很难见到了……

小张:哎,说这么伤感干什么呀。算了,不说了,让人受不了。

史浩轩:吃饭吧,用饭堵住你的嘴巴。

小张笑了笑,开始吃起饭来。一会,他抬起头来望着史浩轩。

小张:浩轩,听说老高为了这个副队长都活动去了,跑了好几个矿长,你咋看着一点也不着急,要不你也活动活动啊,你这么好的底子。

史浩轩:活动啥?我不活动,顺其自然吧。

小张:你也送送礼啊。别人送,你不送,你以为副队长天上掉下来的啊。

史浩轩:谁愿意送谁送,我反正不送,我也不稀罕什么副队长,我只要好好干我的工作就好了。再说了,咱煤矿一向风清气正,我就不信他歪门邪道还能成事。

小张:你还别不信,反正兄弟是提醒你了,你自己看着办。

史浩轩: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随便吧。

小张:来浩轩,喝点。

史浩轩:不喝了,我得回去陪陪你嫂子啦。

小张:哎呀,史浩轩,我没发现你啥时候成妻管严了。不陪兄弟陪嫂子,这可不像话吧。

史浩轩:哎,你不知道啊。我已经吃住在队里四五天了,你嫂子对我怨言很大,说是我再不回去就不要我了。

小张:那你是得赶紧回去了。

史浩轩将钞票放在桌上,站起来:那你先吃着,我回去了。

 

日,街道上。

街道上行人很多,车来车往。两旁的店铺招揽顾客和流行音乐声不绝于耳;霓虹灯闪着诱人的光芒……

史浩轩驾着车穿行在热闹的街上,看得出,心情不错。突然,他看到一个花摊,将车停了花摊前。

花摊老板:先生买花?

史浩轩边选边点头,被众多的品种的花弄得不知所措。

花摊老板:先生,是送给爱人的吧?

史浩轩点头:请问有什么讲究?

花摊老板:呵呵,我给你科普科普。玫瑰花的颜色不同代表寓意也不同,红色代表爱情;蓝色代表相守承诺;白色代表我的心里只有你。另外,不同的支数也有不同的寓意,常见的 11 朵代表一心一意,99 朵代表天长地久,1314 朵代表着一生一世。红玫瑰适合送给恋人、朋友或长辈,粉玫瑰可送给初恋,白玫瑰可送给爱人或朋友。

史浩轩:我们结婚多年了,孩子都有了。选那么多干啥。

花摊老板:先生你们真浪漫。那,就选一朵白玫瑰吧。一朵玫瑰代表,我的心中只有你 ONLY YOU!

史浩轩接过花摊老板递来的一束白玫瑰花,传来了一道声音:不容错过的精彩,随时为您等待!华为,不仅是世界 500 强……

史浩轩停住了手,望向声音传来处。

 

日,街道,手机店。

店外搭了彩棚,用多种颜色的气球装点得十分吸人眼球。里面摆放着手机新产品,宣传单,奖品等,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碌;周围已经围了选货的,看货的,看热闹的很多顾客和观众一个年青漂亮的姑娘穿着时装,打着绶带手执一个电子喇叭,站在一把椅子上对着大街上的行人招揽:吊打三星,比肩苹果,中国梦,华为造!智慧新生活,全靠你把握……

 

日,街道,花摊前。

史浩轩回过头来,放下花,抱歉的对老板说:对不起,我老婆念叨的东西有货了……

花摊老板:没什么,理解。

史浩轩:下回……

花摊老板微笑着放下花朵,真诚的说:慢走,祝你幸福。

史浩轩歉意的边退边说:谢谢。

史浩轩朝着手机店走去。

 

日,街道,手机店。

史浩轩挤进人群,来到最前面,看到众多款式的手机,茫然了,拿起宣传单看。那拿电喇叭的姑娘见状,跳下在椅子,顺手放下喇叭,拿了一款手机,热情地对史浩轩身旁的一位女士介绍。

姑娘……搭载麒麟 975 处理器,人工智能应用更加广泛,拥有 4+6GB 运行内存和 64+128GB 机身存储,内置 4000mAh 大电池,后置指纹识别+华为自家的 3D人脸识别技术。很前卫,很新潮的一款手机……

史浩轩:早就放下了宣传单,在认真的倾听姑娘的介绍。

女顾客:国产的华为,真的比外国货还要先进哦。

姑娘:如果您平常拿手机进行办公操作,那建议用华为 mate9。如果用于家用,建议用华为 p 系列手机。还有一种比较年轻化的 nova 系列,这些都比较适合女性实用。您选那一款?

女顾客:哦,我先看看……

史浩轩:姑娘,给我选一部。

姑娘:好的,请问先生你是自己用还是……

史浩轩:给老婆的。

姑娘:真是很有情调的先生,您老婆好幸福哦,那我建议先生用这款华为荣耀 V11。

史浩轩噢了一声。

姑娘解释说:这款手机采用了双前置摄像头方案,前置摄像头达到了2600万像素,支持无线快充技术,后置摄像头采用对称设计,闪光灯起到了对称分割作用。另外,它采用曲面屏设计并搭载麒麟 975 处理器,配备 6GB+64GB 和8GB+128GB 存储组合,整体性能提升大约 15%……您爱人用很合适。

史浩轩:好的,就这款了。

姑娘:好的,请问是现金还是刷卡?

史浩轩:刷卡。

姑娘:好的。

史浩轩从钱包里取出银行卡,那姑娘接过处理去了。

史浩轩掏出电话来,拨了号码后兴奋地:老婆,我马上回来了,你猜我给你买了啥?

吕丽涵:哎呀,人回来就行了。还买啥东西。

史浩轩:你知道我买的是什么吗?

吕丽涵:好吃的?

史浩轩:不对。

吕丽涵:衣服?

史浩轩:不是。

吕丽涵:算了,不猜了。

史浩轩:本来我准备给你个惊喜的,那我扔了啊。

吕丽涵:别别别,既然都买了,扔了多可惜。

史浩轩:好的,我马上回来,先挂了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史浩轩家。

史浩轩开门进屋,提着的方便袋里装着手机。吕丽涵和圆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圆圆看见史浩轩进门,边跑过来边叫嚷:爸爸、爸爸。

史浩轩搂着女儿:圆圆,想爸爸了没?

圆圆被史浩轩抱着来到吕丽涵身边坐在沙发上。

吕丽涵:圆圆,别闹,爸爸很辛苦的,让他休息休息。

圆圆:我不,爸爸一去那么多天,我都快忘了爸爸长什么样了。

史浩轩:好,好好,爸爸抱,爸爸抱,宝贝。

史浩轩递给吕丽涵手机:给,送给你的。

吕丽涵接过打开,取出了手机。当看到了手机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哇,最新款的华为荣耀 V11?

史浩轩:你是我们这儿第一个享受这款手机的。

吕丽涵“叭”的在史浩轩脸上亲了一下,情意绵绵的:谢谢老公……

圆圆撅着嘴说:爸爸偏心,只给妈妈买,不给我买。

史浩轩:乖女儿,爸爸买。说,买什么?

圆圆:嗯。好的。那爸爸买……一套衣服,嗯,上衣买深蓝色的中高领的裙子,再搭一个西瓜红的马甲,裤子保暖搭底裤黑色或和裙子一个色也行,再配合鸭舌帽,特牛……

史浩轩:哈哈,宝贝这么配的,人人见了不都说洋气,就像一个小公主了。

吕丽涵:呵,圆圆的眼界挻高大上的。

圆圆期待地:爸爸,你就说你买不买嘛……

史浩轩:买,买买。爸爸怎么会不给宝贝买呢?

圆圆在史浩轩脸上亲了一下,笑得像一朵花:谢谢爸爸!

 

夜,史浩轩家。

一阵紧凑的电话铃声,把正在熟睡的史浩轩惊醒。他睡眼惺忪的接听电话:喂……什么?煤机电路出现故障,怎么也找不到毛病……队长让检修班加班,要马上派人下井处理设备?……好的,我马上到。

他放下电话,起床穿上衣服,又准备起身。

吕丽涵埋怨道:刚回来一天,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走,你们班里不是还有其他人呢吗?就你积极!

史浩轩:老张家里有一个生病的老伴,小张刚刚找了个对象,班里会检修煤机的就我们几个,相比之下,就我条件好一点,给他们点时间陪陪家里吧。

吕丽涵:噢,就他们家重要,我们就不重要,你处处都为别人着想,你为你病了妈想过吗?你为我们想过吗?

史浩轩赔笑着:他们都有自己的难处,我们不是家庭比他们要过得好点吗?我妈的病就是劳累过度,我早说过了,让她们别太累别太累,他们不听我的,等我把自动化生产面设备安装完成后,回去把责任地转包给别人算了,再把他们接过来,我们就天天在一起了。老婆,别担心,我处理完,马上回来。

吕丽涵:走吧!走吧!你就是一个傻蛋!

他刚要说话,这是电话又再次响起,史浩轩接起电话:我马上到,好,好,你们先把工具都准备好。

史浩轩:真不能等了,生产耽误不起,改天,改天,我一定好好抽时间陪你们母女俩,决不再问工作。

吕丽涵心情稍微缓和:行了,走吧。安装设备你负责,矿上其它地方有个故障也离不开你,真是的!去吧,我看那边也很急,路上注意安全啊。

史浩轩:好的!

说着在爱人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我走了,你们早点睡吧。

吕丽涵:开车慢点,路上小心!

史浩轩:好的。

史浩轩答应了一声走出门去。

不一会发动车子的声音传来,并渐渐远去。吕丽涵叹了口气,准备睡却又睡来着,翻了几下身子,还是不行,就打开了床头灯。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凌晨 2 点。

圆圆醒了开门走了过来,揉着眼问:妈妈,你怎么还不睡呀?呃,爸爸呢……

吕丽涵:爸爸有事加班去了,妈妈等爸爸,你先睡,乖。

女儿:那,妈妈,我跟你睡,我们一起等爸爸,好吗?

吕丽涵:你先睡吧。

女儿:我不,我要跟你一起等爸爸。

吕丽涵拍着女儿的后背,望着天花板发愣,无奈地:好好好,我们一起等吧。

挂在墙上钟的时针快速转到了凌晨 4 点。吕丽涵和女儿还没睡着。

女儿:……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吕丽涵:快了。宝贝先睡吧。爸爸快回来了。

女儿:我不睡,我要等爸爸。

吕丽涵:睡吧。看你瞌睡的。

女儿:那你要答应我,让爸爸陪我过六一儿童节,每年在学校爸爸都不陪我,大家还以为我没有爸爸呢。

吕丽涵:好的,一定。

女儿终于放下心来,再也撑不了很重的眼皮,睡着了,吕丽涵也渐渐睡着了。

 

煤矿,某综采工作面。

史浩轩及伙伴们正在检修一台设备。

史浩轩:小张,把钳子递给我,我想我已经找到故障的关键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液压支架某齿轮松动引起的液体泄漏……

老高:浩轩,别傻了,我们这么多人找了两天两夜都查不出故障,你一个年轻人能找到?你快别做梦了。我看你赶紧升井吧,别故障没找到,你自己倒成“故障”了。

史浩轩:高师傅,我再试试吧,看看行不行。

老高:试啥?我们这里哪一个不是老资格,要是能试好,我们早就解决了。还能轮得上你?你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史浩轩好似没听见这些话,没有停下手里的活。他依然在那里工作着,旁边几名同事都在静静得看着,没有帮忙的意思。只有小张,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不知怎么办好。

老高:浩轩呀,也不是我说你。我就是觉得你吧,太自不量力。你知道你高叔在这里干了多少年吗?不怕吓到你,我从 89 年来到矿里,一直都是搞这个,连我都修不好,你觉得你行吗?我劝你啊,少费这力气了。想当副队长呀,也别太急功近利。

史浩轩:我没别的想法,就是想修好它。

老高:想修好?就等专家来解决吧。东西是他们设计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有办法。你还别不听劝,我是准备升井睡觉去了。走,兄弟们下班。

老高丢下工具走了,其他几个员工也慢慢放下工具离去。小张叹了一口气,来到史浩轩身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综采工作面。

史浩轩、小张、老高、矿工甲、矿工乙在工作着。

史浩轩拿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说明。

小张:算了,你不走我也不走了,陪你吧……

史浩轩头也没抬:嗯,行吧。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

众人都望向史浩轩。但他正在机器上面工作,腾不出手来。电话铃声只是让他皱了皱眉头,任它响个不停。史浩轩手里不停的工作,但电话停了一下,又随之再来。

小张:史哥,我来干,你不来,电话可能有急事找你。

史浩轩边干边说:快了,干完再说。

电话响了两次以后,再没响起。史浩轩把手里的事做好从梯子上下来,拿出电话看了看又装进衣袋,继续与伙伴们有条不紊的铺设电缆。

矿工甲:小史,刚才谁的电话?

史浩轩:电话没电了,不知道。

小张:老婆的吧?谁这么晚了没事打电话?

史浩轩:别瞎说,快点干活,早点干完回家休息。

矿工甲:唉,我们做这行的,时间紧呀。除了保障所有矿井机器运行,还有这新开的工作面要安装调试,赶工期,日夜干不说,回家了累得半死不活的,躺在家象泥巴只想睡觉,哪有力气想别的哟……

 

日,医院。

亮着“急救”字样灯的病房。

吕丽涵泪眼婆沙,悲慽的捧着脸,紧张地望着关闭的门。她的母亲在旁边抱着吕丽涵,脸上满是担心。

这时一个医生从房间出来,吕丽涵连忙站起:医生……孩子现在怎么样?

医生:患者有中上腹或脐周疼痛,数小时后腹痛转移并固定于右下腹,胃肠道症状并不突出,伴有低热 38℃,皮肤位于右髂嵴最高点、右耻骨嵴及脐构成的三角区,也称 Sherren 三角,综合诊断属于急性阑尾炎。现在病情控制住了。

吕丽涵:不要紧吧?

医生:患者病情时间长,目前仍然有发热,阑尾最低限度已经化脓,甚至穿孔。我的意见是,及时手术,单纯口服消炎药物对于单纯性或者慢性阑尾炎是可以的。

吕母:大夫,圆圆这么小的年纪,经得起手术么?

吕丽涵:能不能不动手术治疗?

医生:不动手术当然是可以的,但是对于炎症重的阑尾炎,不会有好的效果,甚至会延误诊治,造成阑尾穿孔甚至阑尾周围脓肿的危险,这不但为以后的手术带来困难,而且会引起严重的并发症,比如严重的腹腔感染,脓肿,肠梗阻等,你们家属慎重考虑吧。孩子的父亲呢?孩子这么大的病,怎么没看见他?

吕丽涵:我……

吕母:孩子是单亲家庭,没爸爸。

医生:哦,这样啊……但我还是要建议,手术治疗,效果好一些。再说,即使动手术,也没多大事,不会有危险的。

吕丽涵:那,听大夫的。

医生:好,家属跟我去签字。

医生说完走了,吕丽涵望了孩子一眼,眼圈又红了,连忙跟在医生后面离去。

 

矿井,工作面。

史浩轩及众伙伴紧张的工作着。

史浩轩斜躺在机器上,翻看设备说明书。

小张:浩轩,你知道自己在井下待了多久吗?

浩轩:有十几个小时吧。

小张:十几个?你已经二十五个小时没升井了。

浩轩:有这么久吗?我怎么没感觉到?

小张:我说你呀,工作起来,也没个轻重。对了,你给嫂子说清楚了?

浩轩突然抬起头:坏了,没说。这都过去二十多个小时了。

小张:真是,好在嫂子宽宏大量。今天别干了,升井,上去好好洗澡、睡觉、吃一顿,放松放松。

浩轩叹了口气:不了,我有感觉,快要找到故障了。你要休息了就上去,我再查查。

 

综采工作面。

设备终于调试好,史浩轩丢下了工具,长长舒了一口气。抹了头上的汗,却把脸弄得更黑了。

清晨,史浩轩家。

史浩轩一身脏的进门,显得很疲倦。他望了望四周,有气无力地:老婆,我回来了。

史浩轩走进门后随手把钥匙丢在鞋柜上。拿着手机盒走到沙发前坐下,从茶几上水壶里倒了一杯水,仰头一口气喝完,懒洋洋的靠着。又喊道:圆圆……圆圆。

他站起来依次每个房间打开门,纳闷地:呃,老婆……哪去了?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咚咚咚。

史浩轩开了门,是王奶奶。

史浩轩:王奶奶。

王奶奶急切地:浩轩呀,快去医院,圆圆昨晚病了。

史浩轩:什么?圆圆病了?

王奶奶:应该很严重,还叫了救护车的。

王奶奶话还没说完,史浩轩就绕过她飞快的跑出门去了……

王奶奶望史浩轩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日,医院。

病房,圆圆在隔离室里输着氧气,身上插了很多医疗设备的连接线,输着液体。吕丽涵和吕母紧张的望着玻璃房里的孩子,满脸担心。

史浩轩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见到吕丽涵,着急的问:……圆圆怎么样?

吕丽涵没理睬,眼睛没离开过孩子,吕母小声严厉:亏你还是圆圆的爸爸,她的病这么严重,你干什么去了?

史浩轩:岳母,我……

吕母:我什么我?嗯?!你工作是大事,孩子的命就不重要了?假如……

吕丽涵:妈,别说了……

吕母:哼,我女儿跟着你……没想到……就连孩子都……

史浩轩:对不起,是我疏忽了,我……

这时一个护士在门口警告说:禁止喧哗,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安静。

吕丽涵站起身推着史浩轩,小声地:你……出去……

史浩轩被推出了门,走廊外他痛苦地说:老婆……我……

吕丽涵:别说话,孩子病好了再找你算帐!

史浩轩无奈地:我……咋知道孩子病,还病得这么严重。

吕丽涵:孩子得病虽然不能怪你,你心里只有煤矿,你跟煤矿过一辈子吧。

史浩轩:对不起,老婆,这项目……

这时房间里传来吕母的叫声:丽涵,圆圆醒了。

吕丽涵听了连忙进了病房,史浩轩也跟了进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日,病房。

病床上的圆圆很虚弱,当看到吕丽涵时,叫道:……妈妈……

吕丽涵眼泪又流了下来,说:圆圆,妈妈在这儿,你不用怕。

圆圆眼睛转向史浩轩,叫道:……爸爸……

史浩轩伏下身:圆圆,爸爸来了。

圆圆看向吕母:外婆……

吕母把史浩轩挤走,伏身亲昵地:乖孙孙,外婆在这儿。

圆圆把吕丽涵的手慢慢拉过来,然后又把手伸向史浩轩。史浩轩连忙走过来,伸出手。圆圆拉着妈妈和爸爸的手,幸福的微笑着。

吕母嘀咕着边说边出了病房:真是几个冤家,唉。

史浩轩流出了眼泪,哽咽着:圆圆,爸爸对不起……

圆圆:……爸爸一去那么多天,我都快忘了爸爸长什么样了……

史浩轩:爸爸,今后一定多抽时间陪宝贝。

圆圆:真的?那咱们拉钩。

史浩轩破涕为笑:好,拉钩。

父女俩小指拉钩:拉钩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圆圆满足地笑了。

吕丽涵:别假惺惺的了,转身就忘了。圆圆,休息啊,你爸爸也累了。

史浩轩不好意思还感激的笑了。

 

日,更衣室。

史浩轩疲倦的在更衣。

这时,听到几个矿工在议论。

矿工甲:史浩轩真厉害,二十多年的老师傅修不好,他竟然修好了,这真是一个奇迹。看来以后煤矿上还是年轻人的天下,有知识才好。

矿工乙:是啊,知识就是生产力。你看咱煤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了这里,听说还有研究生,你说像咱们这种大老粗肯定会被淘汰吧。

矿工甲:淘汰了好啊,我正不想干呢。

矿工乙:一看你就不敬业。

矿工丙:你们别瞎扯了。你们懂个啥。

矿工甲:我的班长还没撤呢,啥意思。

矿工丙:你的副队长是稳的了,听办公室的小李说,文件都出来了,只差开会通知了。知道史浩轩为啥那么卖力不?

矿工乙:为哈?

矿工丙:这你们就不懂了吧。前段时间,班长升官了,我们班不要选一个班长,史浩轩肯定故意在那里表现,想当班长呢。

矿工甲:我不信,我觉得浩轩不是那种人。浩轩一直都这样卖力工作,肯定不是为了什么班长。

矿工丙:你不懂。你一个大老粗,政治觉悟太差,等着看吧。

史浩轩若有所思的思考了一会,然后似乎决定了什么,飞快的穿衣服。

 

夜,客厅。

某副矿长坐在沙发上很悠闲的喝着茶,看电视。

“咚,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

副矿长站起身来去开门,门口站着老高,手里还提着一包东西。

副矿长:老高?

老高递上礼物,尴尬地:矿长,我……

副矿长:老高,你这是干嘛?快拿走。

老高:矿长,我们队缺个副队长,我也想……试试。

副矿长:矿里会综合考虑的。你干了那么多我们都看得见,别整这一套,出去吧。

老高:这……

副矿长:回去吧,安心工作。

老高怏怏地转过身,走了。

副矿长摇摇头,关上了门。

 

清晨,史浩轩家。

史浩轩一身脏的进门,显得很疲倦。

吕丽涵也起床了,看到浩轩:又是一夜,没睡吧?

史浩轩打了个呵欠:新设备终于全部安装完毕,投入生产了。

吕丽涵:你累了,就去休息吧。

史浩轩:嗯,知道了。

史浩轩:老婆,对不起,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

吕丽涵:哎,理解,理解,我嫁给你的时候家务事就没指望过你,跟了你,我也不图什么。不过,我得给你说个事,圆圆说你忙得连照顾他的时间都没有,但你们矿上新设备投产的剪彩仪式,无论如何她得去,我答应她了,你到时候要带着她,替你高兴高兴。

史浩轩:好的,没有问题。

 

日,矿井外

《热烈祝贺 43101 自动化生产线工作面正式投产》的横幅高高挂在矿井上方。

新设备投产当天,到处是节日的气氛,氢气球、花篮等,欢声笑语。矿工甲、矿工乙和小张等人敲锣打鼓,喜气洋洋,众人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喜庆。

几位领导模样的人以及史浩轩和书记在谈论着;吕丽涵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圆圆在人群里幸福的望着史浩轩。

书记双手一举,开始讲话:大家好!在这春暖花开的美好季节里,我们欢聚一堂,在此隆重举行 43101 自动化生产工作面项目投产仪式。借此机会,我谨代表煤矿党委向前来参加投产仪式的以及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仁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衷心的感谢!向参与筹建这一项目的全体成员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慰问!只要煤矿 43101 综采工作面所有工程完成后,预计可采储量为 78.96万吨,回采率为 96.79%。其中仅煤层薄度和工作面长度两项数据创该矿回采历史之最,其中 454 米的综采工作面长度创回采历史之最了……下面,有请此项工程的负责人史浩轩同志,讲话!

史浩轩大方的走上前,对吕丽涵望了一下,说:感谢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仁的光临,43101 自动化生产工作面的投产,标志着我们煤矿的综采设备步入国际先进行列,为我们煤矿的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做为该设备的安装者,非常荣幸,也感谢太领导对我们班组的信任。我还要感谢我们的家属,是她们默默的奉献,保证了我们班组能顺利、能按时保证了新设备的安装并调试成功,在此,我要向我的爱人、孩子表示感谢(鞠躬),同时向所有支持我们工作的领导、家属,说声谢谢(鞠躬)。

书记带头鼓掌。

众人热烈鼓掌。

吕丽涵推着圆圆走了上来,来到史浩轩面前,圆圆举着一幅画:爸爸,祝贺你。

画的特定:一个漆黑的矿工抱着一个小孩。

史浩轩:你这幅画画的什么?

圆圆:爸爸和我。

书记:怎么黑乎乎的?

圆圆:我爸爸是矿工。

书记:那怎么你也是黑乎乎的?

圆圆:因为我是爸爸的女儿,爸爸黑,我也黑。

史浩轩看到之后,流出了感动的眼泪,激动的抱着女儿。

史浩轩一家人紧紧抱在一起,台下响起了热烈掌声。

史浩轩: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要送我女儿一个礼物。

史浩轩将一个煤雕拿出来,是一个三人塑像,爸爸,女儿,妈妈。

史浩轩:这是我偷偷雕刻的。平时我不在家,愧对了女儿与老婆,感谢她们一直支撑我,体谅我,现在我把这个煤雕送给她们,我永远爱他们,我们永远在一起。

吕丽涵:好丑。

圆圆:很漂亮。

众人热烈的鼓起掌来。

吕丽涵盯着史浩轩,史浩轩纳闷地问:老婆,又怎么了?

吕丽涵语重心长,满怀深情地说:老公,其实知福的应该是我。为了这个家,你整日忙碌于工作,而我却不理解你,还和你闹矛盾。希望你能原谅我。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这个家,好好照顾你的。因为你的安全,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史浩轩走过去搂着吕丽涵,呢喃地:老婆,我在矿上工作,矿上给我收入,所以矿上就是我们大家。有了你,我的小家才幸福,才是完整的一个家……有你就有家……有家的感觉真好……

吕丽涵也深情地望史浩轩,久久对视,慢慢的、慢慢的脸越来越拢、嘴唇相互的越来越近……

——剧终


25

浏览量:

这部作品描写的是煤矿检修班长史浩轩忠于职守,一心一意做好矿上新上的自动化生产面设备项目调试工作的故事。

某矿新上了一套自动化生产面设备,该项目安装调试工作落到了青年矿工史浩轩和他的伙伴肩上。为了赶工期,他们边学边干,日夜兼程,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然而,在如此紧张的时间段里,史浩轩相继遇到了爱人的不理解、母亲得了不治之症、女儿得了重病……但他依然坚持工作,直至工程完成。

故事讲述了一个为人夫、为人子、为人父的青年矿工,面对国家顶尖技术设备急需安装投产的矛盾中的无私情怀,还有血浓于水的亲情。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