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甜的“沙洲黄”

作者:

倪志强

在微信里,朱叔热情的喊我“小二子”,他邀请我们去张家港。且说:“小二子,张家港可是个美丽的城市,有不少你的苏北老乡一旦到了张家港就定居于此再也不舍得离开了……”

朱叔七十多岁的年纪,精神矍铄,退休后任市装修装饰业行业协会的顾问,其时的他正倾心于贵州山区的精准扶贫工作。

城市是因为性情而美丽,而城市的性情和这座城市居民的性情是密不可分的。我相信朱叔的话,他邀请我们去张家港,我愉快的答应他说等方便的时候一定过去看看“她”。

我曾流连于张家港繁华的街头、赞叹于张家港繁荣的商贸、发达的物流,但记忆深处“沙洲优黄”的绵甜也让我久难释怀。

我常常会记起我五舅。他是苏北贫困村落外出务工者中的一个。“要打工,下苏南,那里遍地工厂,处处工地。”五舅常常如是说。

窘迫生活让他们义无反顾,而张家港也是五舅一行热衷的目的地之一,几年下来,待到思乡明月照归途,已是个个西装笔挺,皮鞋铮亮,全无离家时的寒酸样。

回到家里,买砖购瓦,推倒土坯房,能建楼房的不盖瓦房。五舅家却建起了三间瓦房,对此他解释说,他希望子女们将来也到张家港去住楼房。

五舅是个泥水匠,闲暇酒厂打短工。第一次思乡明月,他是背着黄酒踏上回乡路,他既挂念他的二姑爷喜欢这一口,也希望籍此分享其甜美感受。我还记得他第一次到集镇上给我们送黄酒喝的情景。

“二姑爷啊,我们张家港的‘沙洲优黄’真不错,你喝喝看,这是我特意带来给你尝尝的……”

“二姑爷啊,你别看这酒包装的不咋样,可喝起来的口感还真不孬,甜丝丝的爽口好喝,在张家港,我心情好,每天都会喝上二小碗……”

五舅口中的二姑爷,是我的父亲,他是按照他家的子女、

我的表姐弟的口气下称呼的。只见他手脚利落地解开麻袋,扯着下端的俩口袋角,一拖一倒,一大堆的黄酒横七竖八的堆积面前。

这“沙洲优黄”装在一只只封口的小塑料袋里,暗红的袋子给人一种油腻的感觉,上面还依稀印着“黄酒”字样。父亲有些疑问,问五舅道:“这黄酒包装的怎么这样粗糙?怎么跟酱油似的?”

只听五舅忙不迭的给父亲解释:“是黄酒,是‘沙洲优黄’酒,绵甜爽口,一袋两袋不上头、就是包装不讲究……”

说话间五舅捡起一小包“沙洲优黄”,将它攥在手里放在嘴角而后用牙齿畅快地一撕一拽,转眼完整的小袋就被撕开了口子,顺着撕开处咕噜咕噜地这酒就被倒进了碗里、忽然间我感觉有一股绵甜酱香弥漫餐桌……

张家港的“沙洲优黄”很是投父亲的胃口,五舅也是喝的也畅快,五舅说他生活在一个叫后塍的地方,那儿家家都有黄酒喝,他们热情好客,喜欢用最好的佳酿款待客人。

“二姑爷啊,若是你若是来到我们张家港,“沙洲优黄”管你喝个足,喝不完大包小包任你带着走。”五舅俨然主人般给父亲发邀请。惬意的父亲在酒意微醺之时也爽快应邀。

……不久以后,我和父亲还真的去了一次张家港,我们参观了“沙洲黄酒”家庭作坊式的制作过程,后塍居民待客的热忱也让我们感受颇深。

只是“沙洲优黄”与沙洲黄酒,文化低的五舅分不清。在他眼里,张家港(沙洲)的黄酒都是——“优黄”。弄明白后,五舅狡黠的笑了,依旧坚称沙黄是“优黄”,从那往后,中秋还乡的五舅,总不忘给父亲捎带些他口中的“沙洲优黄”。

父亲爱上了“沙洲黄”,然而五舅却在一次意外中永别了他所热爱的张家港,五舅永别张家港,但我们在内心深处已把张家港当做五舅的故乡。每年中秋喝黄酒,要喝就喝“沙洲黄”。然而,“沙洲黄”并不易买,记得那时镇上没有卖,因为物流不通,父亲常常开玩笑说,想喝一口沙洲酒,都快让我等白头。

追寻记忆深处的绵甜,当我再一次应邀来到张家港,转眼

是十年。如今张家港的“沙洲优黄”品牌已成为中国黄酒的著名品牌。

行走在张家港繁华的街,感觉一如当初,只是市场竞争让物流更便捷、而“沙洲优黄”的包装也更精致了。

在苏北,我经过的地方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但凡有便利店的地方,就有“沙洲优黄”的身影。

尤其是最近这些年,父亲对“沙洲优黄”也尤且青睐,每每看到父亲面带微笑捧着包装华丽的“沙洲优黄”在酒席宴上款待亲友,我的内心就会涌动着一股甜丝丝的感觉……

恍惚中,耳畔隐约听到“沙洲优黄”的广告声,抬头一看,是商城户外显示屏上来自央视的“沙洲优黄”的广告,它把我的思绪带到现实,蓦然,我想起了我一别后塍已二十多年。

我跟朱叔说,我要到后塍看一看。朱叔欣然同意,我们边走边聊,我跟朱叔讲:“……张家港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我觉得城市的美丽是和城市居民的性情密不可分的……”

朱叔补充道:“小二子,如你所说,城市的美丽是和居民的性情密不可分,可你知道吗,这“沙洲优黄”它甜而不腻,也是与酿造者的好性情是分不开的……”

我相信好性情能够涵养美,但好性情也能酿出甜美的酒?这让我感到新鲜,不禁问朱叔:“这性情跟酒也有关系?”朱叔沉思片刻说:“这样吧,我先带你到生产“沙洲优黄”的工厂那边看看吧。”

在张家港酿酒有限公司,朱叔指着现代化的生产流水线,给我讲起沙洲黄酒的历史来了。

朱叔说:“‘沙洲优黄’现在是中国黄酒行业著名品牌。你知道吗,在旧中国,民生凋敝,酒坊的继承者心态投机,不好的品性硬是让好好的‘沙洲优黄’陷于倒闭……

新中国成立以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群众干事创业的积极性得到鼓励,‘沙洲优黄’的历史脉络和酿造工艺这才得以延续和发展……”

我会意朱叔所说的话,把目光投向流水线上那些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的说:“是啊,改革开放调动了酿酒人的积极性,大家有了好性情,所以酿出的酒才会越发甘醇;我们各行各业也是如此,所以我们的张家港才会建设的越发美丽……”

提起张家港的建设,朱叔更有兴致。他出生在张家港,成长在张家港,作为张家港的老党员,他见证了港城发展也参与了港城建设,他历数了张家港从一个叫“沙洲”的贫困县发展成为闻名全国的经济百强县的历程,他说张家港的美丽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结合绽放的花朵,各行各业的劳动者都是美丽花朵的浇灌者……。

我聆听朱叔的话,感动于“沙洲优黄”这朵美丽的花,不由得将目光投向忙碌的生产线上,顺着我的视线,朱叔目光炯炯,下意识地提高语气说:“我们张家港从工业经济的崛起再到市场经济的发达,离不开这样的一些些平凡的务工者,对于美丽张家港的建设者们,张家港是不会忘记他们的。

最近几年,我们先后对外来务工人员落实了与我们当地居民同等的市民待遇,我们不仅给外来务工人员安排分配公租房,我们还会进一步加大廉租房的建设力度,让张家港成为进城务工人员心灵休憩的美丽港湾……”

……我感动于这样的美丽,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五舅的面庞。二十年前的一天,他到镇子上我的家里来,他对我们说:“我们张家港的‘优黄’真不错”;他给我们满上香醇的沙洲黄,他像主人般的邀请我们去张家港……我想我今天能够体会到他当时的甜美心情了。


46

浏览量:

打工者五舅每次带着“沙洲优黄”来看父亲,“沙洲优黄”的绵甜征服了父亲的胃口,父亲和我因为喜欢“沙洲优黄”,而喜欢和关注了生产“沙洲优黄”的张家港,从而透过与酒的结缘,认识了张家港。后来又认识了张家港的朱叔,得以看到张家港的“沙洲优黄”酒厂,了解了“沙洲优黄”的过去和现在。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