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铁人

作者:于会梅


【淡入】

 

第1场    F市石化二厂    日    外    

2012年。

空镜,上午上班时间,F市石化二厂全景,很多人走进F市石化二厂的大门,张玉荣的儿子刘军开着通勤车驶进F市石化二厂大门,里面坐着张玉荣的徒弟付顺。

 

第2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    日    外   

2012年。

上班时间,50岁的付顺拎着包踏上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大门前的台阶,他碰到59岁的何伟。

付顺:总工好!

何伟没说话,扬扬手。

 

第3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办公室    日    内   

2012年。

付顺坐在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告,他拿在手上看看,叹着气。报告上写着:关于扩大化实验资金第九次申请报告。                                           

付顺手里拿着报告,看了两眼,走到窗前,望着远处高耸的炼油装置,和旁边已经熄灭的“天灯。”

他仿佛看见师傅张玉荣在大雨中登上钻塔,浑身湿透,又仿佛看见已经熄灭的天灯重又燃起,他打了一个寒战,往下沉一口气,大步走出自己办公室。

 

第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办公室    日    内   

2012年。

付顺在副总工程师办公室门前停下,大吸了一口气,敲了三下门。

何伟在办公室里面喊:请进!

付顺走进:何总。

何伟:付顺啊!有事吗?

付顺把手中的报告递给何伟,何伟接过来扫了一眼,笑了。

何伟:我知道你请示很多次了,可是,所里确实有困难,没有钱啊!

付顺强忍涌上来的怒火。

付顺:何总,你说所里没钱,可是,在我后面申请的怎么都获得了科研资金?

何伟:那是上面的意思。

付顺:上面的意思?我看是你的意思吧!

何伟:(生气)你怎么说话呢?

付顺:我怎么说话?你心里最清楚!

何伟:我清楚什么?

付顺:你,我师傅生前你就和她不对付,她人都走好几年了,你怎么还这样呢?师傅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成果,我们不抓紧研究更新换代,国外的技术就超过我们啦!

何伟:什么你师傅研究的?那是研究所的成果,厂子的成果,还有D市的和L市的!付顺啊,就像你说的,人都死了好几年啦,我还有什么和她不对付的呢?是你想得太多啦!

付顺:你!你!

何伟:这样吧,付顺,你别激动,你先回去工作,报告我收下,等开会时我会提的!

付顺气呼呼地看了何伟一眼,走出。

 

第5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

付顺跟在人事科干事小胡的身后走进来,张玉荣正在伏案查找资料,

小胡:张工,忙啥呢?

张玉荣:(抬头)查资料。

小胡:哦,张工,我奉所长之命,给你送兵来了!所长说你正在研究MTBE项目,正缺人,你找他反映好几次了。

张玉荣:(开心地笑)是,是!所长真是及时雨啊!下一步,我要做试验,还得需要10多个人呢!回去跟所长说一声。

小胡:好,一定。张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付顺,今年从F市石油学院毕业,新分来的大学生。这是张工,张工是北京石油学院毕业,60年代大学生,德高望重!

付顺:(笑着)张工好!

张玉荣:都好!都好(上下打量付顺,把手中的资料一晃),你先整理这个。

付顺走过来看资料。

小胡:张工,哪天我申请调来呗。

张玉荣:你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不行。

小胡:付顺,你可得好好珍惜啊!我想来,张工还不收呢!你们忙,我走了。(开门,走出)

付顺笑着点头。

张玉荣:付顺,你到我这,工作首先得认真负责,能吃苦,能肯硬骨头,能加班,但不一定有加班费,斤斤计较个人得失,这个MTBE项目,你参与不了。

付顺:张工,我能吃苦,不斤斤计较。

张玉荣:这就好!你多幸运!刚毕业就碰上这么好的项目。63年,我从北京石油学院炼制系毕业,那年,我和很多毕业生见到了周总理,我们一心想用所学报效祖国。我服从分配,分到这里,我是主动要求去的石蜡车间,之后,我被调到研究所。我等了17年,等到改革开放,才等来MTBE项目,1980年开始这个项目,当时就我一个人,现在好了,人越来越多了。你要好好干!

付顺表情严肃地点头。

张玉荣:记住了。

付顺:记住了,不会忘。

张玉荣笑了。

【闪回结束】

出字幕:谨以此片献给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喜迎祖国70华诞,致敬奋斗在科研战线上的科技工作者们!

炼塔、天灯、火光交替出现。

出片名《女铁人》(别名《我的师傅》)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6场     F市石化二厂炼塔    日    外    

2012年。

付顺围着炼塔转,掏出手机打电话,

付顺:喂,师哥么?我是顺子。晚上请你喝酒,有空没?

闫志强:必须有空,都谁呀?

付顺:就咱哥俩。

闫志强:咱哥俩喝酒有啥意思?

付顺:也是啊!要不,我给师哥师弟都打打电话,至从师傅离开之后,我们哥几个很少聚了!

付顺掏出手机打电话,对切到赵明亮和钱邦孝接电话的情景。

 

第7场    饭店    日    内       

2012年,F市。

付顺在一包间内,看菜谱,门开了,付顺抬头,忙站起身,迎上。

闫志强穿着一套朴素的蓝色夹克推门走进来。

付顺:师哥,来,你点菜。

闫志强:点啥菜?有酒就行。

付顺:酒是必须的,今天,不醉不归啊。

外面传来说话声“是这吧”,赵明亮和钱邦孝推门进来。

钱邦孝穿着干净时尚的夹克衫,赵明亮穿着名牌西装。

闫志强:明亮和邦孝你们俩约好一起来的?

钱邦孝:赵总开车,把我捎来的。

闫志强:赵明亮,赵总,你小子不地道啊,你咋不捎我呢?

赵明亮:大师哥,你都退休在家啦,我还打你溜须干啥!

闫志强:顺子,你瞧瞧,这眼神,只看上不看下呀!今个,我得多喝点,郁闷!

大家笑。

付顺:闫志强大师哥,大师哥还是那个大师哥,师弟都不是以前的师弟喽!我们人来齐了,两箱啤酒够不够?

赵明亮:不够再要,今天,算我账。

付顺:看你有钱是不?

赵明亮:师兄弟间不能看钱,看感情!

大家坐下来,服务员走进,付顺请大家点菜,点完菜,服务员走出。

赵明亮:二师哥,你这是闹哪出?

钱邦孝:对呀,顺子师哥,有啥不痛快的?

付顺:哎!气死我了,太憋气!

闫志强:顺子,啥事?

付顺:今天,我又去老何那要科研经费,就是何伟,结果被第9次拒了。

赵明亮:你给他送点钱,不就批了。

钱邦孝:拉倒吧!送钱也白扯,老何和师傅有过节。

闫志强:我知道,可是,师傅都已经走好几年了,他一个大老爷们,这心眼也太啥了吧。

付顺:他和师傅有过节,我也知道。

闫志强:顺子,那是他嫉妒师傅。

付顺:对,他就是嫉妒师傅!

 

第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在试验室开会,参会人员有付顺、闫志强、钱邦孝、赵明亮、王英等10名炼油化工试验组成员。

张玉荣:今天,我们开个会,MTBE项目是中石化的大项目,据我所知,其他石化企业也在研究,我们石化二厂在1980年开题,一晃五年了,参与的人来来去去,研究所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你们能进到这个炼油化工试验组来,说明你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同时,也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还记得这个项目前期只有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翻资料,做试验,1982年还有人当我面奚落我,觉得我是异想天开,根本搞不成!

【闪回】

何伟:老张啊!算了吧!这个课题我都研究两年了,也没啥结果!就你?

张玉荣:我怎么啦?你不信我?得,我偏要研究出来,让你看看!

何伟冷笑几声。

【闪回结束】

大家认真地听着。

张玉荣:而现在,我们有十个人了,我们十个人要拧成一股绳,一定把所有难关克服!今天,我们要克服的难关是,把试验基地的200立升大桶运回研究所,做全分析。除了4位老同志,有谁主动报名?

赵明亮:师傅,挺远的,我们找个车拉回来,多省事啊!

张玉荣:我也知道省事,谁给你拉?我们自己能做的,就自力更生,有困难,我们自己能克服就克服,不要老麻烦别人!

赵明亮:师傅,这没车,我们也搬不动啊!那大桶得有400斤,离咱这不得有五里地呀!要我说,还是明天让所里司机给拉一下得了,师傅,你不愿意找司机说,我去,咋样?

钱邦孝:师傅,亮子说的也行!亮子他爸管司机,司机乐不得的!

张玉荣:不行,今天做试验急着用,今天必须得拉回!

赵明亮:师傅,这大冷的天,冻手冻脚的!

张玉荣:你小子,事咋这么多呢,别人没说啥,咋就你不是这就是那的!刚才睡着了,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克服难关,得能吃苦!你要是不能吃苦,我看你明天还是换个地方吧!

赵明亮:师傅,啥意思?

张玉荣:我的意思,不能吃苦走人,听明白没?

赵明亮:我也没说什么呀!

闫志强走过来拉拉赵明亮,使眼色,不要他再说话。

张玉荣:今天能做的事,我绝不推到明天!咱们讲自由、民主,谁报名?

付顺:我报名!

闫志强:我。

钱邦孝:我!

张玉荣:走,想去的跟我走。(走出 )

赵明亮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没动。钱邦孝走出去,回头看见赵明亮,跑过来,拉赵明亮,赵明亮不情愿地起身,跟着走出。

 

第9场     F市石化二厂/厂区小路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带领徒弟们用脚蹬手推运五个200立升大桶。赵明亮使劲踢,把脚踢疼了,蹲下来,付顺接过赵明亮踢的桶,使劲用手推,张玉荣带头推桶,她穿着棉鞋轻巧地蹬着。赵明亮蹲着看远去的师傅和师兄们的背影。

 

第10场    小路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10名课题组的成员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张玉荣边走边说。她穿着工人穿的棉袄,脚穿一双棉乌璐鞋,头戴着一顶棉帽子。

张玉荣:同事们!接下来,我们要做全分析。大家打起精神,要认真对待,MTBE项目是中石化的大项目,外国人能研究出来,我相信我们也一定能研究出来,面对眼前的难题,只要我们静下心来观察,找规律,肯付出辛苦,我们也一定能接近成功。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的每一步都在于选择,我选择精彩,不知道你们都选择什么?

张玉荣看着大家,稍停片刻,接着说。

张玉荣:每个人生下来就注定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而我,希望等我离开的那一天,能给我的祖国留下点礼物。你们还年轻,只要你们有坚定的信念,肯付出,我相信,总有攻克难关,成功的那一天!大家一定要有信心!

付顺:师傅说得对,我们一定要有信心!

其他师兄附和,赵明亮撇撇嘴。

张玉荣:未来还得靠你们,你们要团结合作,才能做出一点成绩!我也得依靠你们!

付顺:师傅,下一步,我们怎么做?

张玉荣:物料我们已经运到了。目前,试验装置投料开工也已经运行一周了,我发现试验过程所采取的数据偏离曲线很多,试验受阻,大家每个人,看看是什么原因,都找找。付顺,你那发现什么没?

付顺:没有。

张玉荣:闫志强,你观察的数据都检查没?

闫志强:我检查了三遍才报上的。

张玉荣:钱邦孝,你的呢?

钱邦孝:我也没检查出来。

张玉荣:赵明亮,你的呢?

赵明亮:我也没问题。

张玉荣:哎,这到底什么原因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11场     F市石化二厂实验塔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顶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塔上塔下来回跑,对装置的每一个部件仔细查看。

炼油化工试验组10名成员在仰头看着张玉荣。

付顺:师傅,我已经上去检查过了,没有差错,你下来吧!

闫志强:是啊!师傅,外面太冷了,你下来吧!

张玉荣:找不出来,我就不下去,我就不信我找不出来。闫志强,仪表,你检查过没?

闫志强:(问付顺)仪表看了么?那天,我家里突然有事,我不是让你看吗?

付顺:对不起,我忘了。

闫志强:师傅,我没看。

张玉荣:我看看仪表,(走到仪表前看)这个,呀!就差这了,是仪表的指示出了问题。

闫志强:真的么?我上去看看。(上塔)

付顺跟在后面。

 

第12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研究所,办公室。张玉荣和10个小组成员坐在桌子周围。

张玉荣:我说话比较直,别挑我啊!今天,我要批评闫志强。

闫志强:师傅,我错了,我接受批评。

张玉荣:MTBE的项目是国家级项目,大家都知道,我也说了不止一遍,来不得半点马虎。马虎一点,就可能导致失败,前功尽弃,多少个日夜,我们每个人付出的时间精力汗水都将付之东流。

闫志强:我知道,师傅,你别说了!

付顺:师傅,那天师哥家里有事,让我看,我忘了。

张玉荣:付顺,我在和闫志强讲话,你不要插嘴,也不要给他求情!科学数据来不得半点含糊!不能说我今天和家里人生气或者家里有人生病,就丢下试验不管,让别人看,别人看没看,没看就说没看,不能随便编一个数据敷衍。如果,每个人都这样,这试验怎么能成功?我们10多个人还不如回家愿意干啥干啥!今天,批评闫志强,我也是在给大家提个醒,过几天,要进行中试,中试得需要24小时轮班,连续72个小时,一小时取一次数据,有的数据还得4个小时再取数据。每个人都有分工,有气体采样,样品采集的,大家提前向家里请假,有什么事情这两天抓紧办,等中试的时候,谁都别向我请假,谁的假我都不给!大家都清楚没?

大家回答:清楚了!

张玉荣:老马,你留一下。

大家纷纷走出,老马走到张玉荣面前。

张玉荣:老马,你家闺女今年的小棉袄小棉裤,我做好了,天冷,得穿了!过几天中试,我也没时间了。

老马:(感激地)张工,你说,试验这么忙,我还添乱,这,这,太不好意思了!

张玉荣:没啥!正好我会。一晚上,就做完了,你看看,大小合适不?

老马:张工,你太麻利了!

张玉荣:我就是个急性人,恨活计!

老马:太谢谢你了!你看,我家孩子的棉袄棉裤,去年,也是你给做的!

张玉荣:别和我客气!走,到我办公室给你拿。

老马:好好!

 

第13场     F市某小区 /张玉荣家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扎着围裙,桌上摆着普通饭菜。老公刘福德、女儿刘红、儿子刘军围坐在餐桌前。

刘军:红烧排骨,老妈,我最爱吃了!

张玉荣:爱吃,就多吃点!

刘福德:有什么事吧?老张?

张玉荣:有,老刘,还是单位的事。明天进行中试,我得在试验室,24小时轮班,看仪器看数据,得3个月,期间没有休息日。以后,没时间给你们做饭了。

刘福德:行!我带头支持你工作!

张玉荣:谁支持谁吃排骨!

刘军赶紧夹一块排骨!吃了一口说:“妈,我大力支持你!”

张玉荣给儿子刘军又夹一块肉多的排骨,看着女儿刘红。

刘福德:闺女,你咋不吃?

张玉荣:闺女是不支持妈工作?

刘红没说话。

刘福德给女儿夹一块排骨。

刘福德:吃,咱得支持你妈的工作!

刘红:爸!我不爱吃排骨!

张玉荣给女儿夹一口尖椒炒干豆腐,女儿又夹出来了。

刘福德给女儿夹一口土豆丝:闺女怕辣。

张玉荣:这孩子,总和我隔着心。

刘福德:隔啥心!闺女初中才从吉林姥姥家过来,是我们造成的。闺女别生气,得理解你妈妈,她不容易!

女儿没说话。

 

第1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对10个小组成员强调纪律。

张玉荣:我们小组现在是10人 ,编成两组,24小时轮班。强调一下纪律。当班人员不许睡觉,不许打电话,不许做与试验无关的事情。这次试验估计得3个月结束,大家都向家里请假没?

大家回答:请了,都说了!

张玉荣:好,现在我宣布两组成员都有。。。  

大家纷纷到各个岗位工作。

张玉荣到各个岗位视察。

张玉荣走到付顺跟前:有问题么?

付顺:暂时没有。

张玉荣:有的话,及时向我汇报。

付顺:是!

 

第15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时钟指向23点,刘福德拿着一件皮袄走进。

张玉荣:(听见声音抬头),你怎么来了?

刘福德:夜里冷,给你加件皮大衣,别感冒了。

张玉荣:这么冷的天还出来干啥?闺女和儿子都在家呢!

刘福德:这不是惦记你么。

张玉荣:(看着棉袄乐)这还是我给你做的呢!

刘福德:是,一晃多少年了,这皮袄,特压风,特暖和,快穿上。

张玉荣穿皮棉袄,刘福德帮着整理一下后面。

张玉荣:路上小心点。

刘福德:好,我走了。(走出)

时钟指向24点,有些人打瞌睡,张玉荣穿着工作服,外面穿着皮袄,来到各个试验岗位视察,付顺没睡,张玉荣拍拍付顺的肩,付顺站起。

付顺:师傅。

张玉荣:晚上凉,多穿点衣服。

付顺:是,师傅,您这皮棉袄肯定暖和。

张玉荣:暖和。你冷不?冷的话,皮棉袄给你。

付顺:不,师傅,我不冷。

张玉荣:你要定时观察,做好记录。

付顺:嗯。

张玉荣离开,走到闫志强的岗位,闫志强在原地踏步。

张玉荣:冷了?

闫志强:没,就是有点困,走走就精神了。

张玉荣:克服一点!

闫志强:是!师傅,你回去睡一会吧!

张玉荣:今天的数据非常重要,我不能走,我四处看看(离开)。

张玉荣走到赵明亮跟前,发现赵明亮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张玉荣:大亮,醒醒。

赵明亮:(眯缝着眼睛)师傅!

张玉荣:亮子,我开会你没记住?

赵明亮:记住了,记住了。可是,困得不行。

张玉荣:我走这一圈,就你趴在桌子上睡觉,罚款啊!

赵明亮:别,别。师傅,我不睡了。(闭上的眼睛强睁开,)

张玉荣:亮子,你实在困,回去吧 。

赵明亮:师傅,我。

张玉荣:我替你,你回家吧!

赵明亮:不,不,师傅,你回吧!

张玉荣:就你困成这样了,那数据能看准么?回去吧!

赵明亮:要我回去可以,但不能罚钱!

张玉荣:你这小子!

赵明亮;师傅,下不为例!我保证!我向炼塔发誓!

张玉荣:说话算话?

赵明亮:嗯!

张玉荣:回去吧!下不为例!

赵明亮:谢谢师傅,我眯一会儿去。(站起离开)

张玉荣看仪表,记录数据。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16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试验室全景,窗户印着人影幢幢。

 

第1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在试验室外的桌子上整理大家报上来的数据。

突然,传来嘣地一声,有人大声喊:“不好了,着火了”。张玉荣奔着试验室冲去。

 

第1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只见一个火球在付顺身边燃烧,付顺甩着右手。 张玉荣找到灭火器,把火熄灭。

张玉荣:付顺,走,去厂医院看看。

付顺:师傅,对不起,是我太困了,我加错燃料了。

张玉荣:你看,多危险啊!

付顺:对不起啊!我的手!

张玉荣低头看付顺的右手,已经烧出水泡。

张玉荣:先去医院,付顺,忍一忍啊!     

 

第19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诊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一位护士正在给付顺包扎烧伤的右手,张玉荣站在一旁。

谢远征手背上粘着胶布走进来。

张玉荣:谢所长!

谢远征:我看像老张,果然是!你们这是怎么啦?

张玉荣:啊,发生一次小事故。

谢远征:小事故?

付顺:是我错放了物料,是我的责任。

谢远征:你的责任?你负担起么?出什么事,都是领导的责任!

张玉荣:所长说得对,是我对实验人员没有提醒到!

谢远征:我回去和老总说说,太危险,暂停吧!

张玉荣:别!

谢远征:(走到付顺跟前,看付顺的手)看看!好好的孩子!

张玉荣:哎!付顺,是师傅不好!

付顺:师傅,这事和你没关系!是我的错!

谢远征:付顺,你还年轻,说话要注意啊!

张玉荣看着谢远征,没再接话。

 

第20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外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谢远征边走边打电话。

谢远征:何总,找我有事?啊,这几天感冒了,我到职工医院打几天点滴。刚才碰见张工,哪个?张玉荣,她的试验室刚刚发生事故。。。

 

第21场    F市石化二厂厂长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陈立山和张玉荣坐在沙发上。

陈立山:老张啊!我听说,咱们MTBE项目出事了?

张玉荣:陈厂长,你听谁说的?

陈立山:这个不重要!安全重要!

张玉荣:厂长,我知道安全重要,可是,做试验,哪能一点危险没有呢?

陈立山:上面要来检查,你知道,我们化工企业的安全性非常非常重要!

张玉荣:这个,我知道,厂长。

陈立山:这样吧,你们的试验,先停停,等检查完再说。

张玉荣:厂长,我们现在是中试阶段,不能停啊!

陈立山:不停,检查来的时候,你们再“砰”地把领导吓坏了,我担待起么?就这样,你也趁这几天总结一下,找找教训,完善完善!

张玉荣:厂长!

陈立山:老张,MTBE项目是中石化项目,也是中石化指名让你做的项目,你更应该注重安全,否则,影响有多大?你该清楚!

张玉荣:好吧!我回去找找教训!

张玉荣站起离开。

 

第22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在试验室召开会议,10人参加,付顺的右手缠着纱布。

张玉荣情绪低落:厂长通知我,试验暂停!大家从现在开始,找找教训。

赵明亮:师傅,我们晚上不用加班啦?

张玉荣:不用了。 厂子啥时下班,我们啥时下班,午休时可以玩扑克。

赵明亮:太好了!

钱邦孝:亮子,行了吧,看你高兴的!

赵明亮:我怎么了我?我又没出差错!

付顺站起:对不起,师傅,是我不好!都怪我!

张玉荣:是我不好,志强你送顺子回家歇歇,烧伤挺疼的。

闫志强:行!

付顺:师傅,不用,我左手没烧着。

张玉荣:现在,试验停了,我们也没啥事了,你在这也是待着,还不得养。

闫志强:师傅让你走,你就走,走!

赵明亮:回家慢慢养,我们等你!

张玉荣:写份检讨,你右手不能写字,可以口述,让别人代笔,找找爆炸的原因。

付顺: 是!

闫志强拉着付顺走出试验室。

 

第23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食堂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和徒弟们走向食堂

 

第2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时钟指向12点,张玉荣和徒弟们在一起玩扑克。

闹钟响,张玉荣看一下时钟,12点55分。

张玉荣:行了,到点了,不玩了!上班啦!

赵明亮:师傅,玩完这把吧,我这把牌可好了!

张玉荣:好也不行,玩完就过点了!扑克拿过来。

赵明亮躲。

张玉荣追过去,一把夺过赵明亮手中的牌,其他人把牌递给张玉荣。

张玉荣:(边收拾扑克牌边说)人得有节制,该干什么干什么。上班啦,大家写关于安全方面的建议啊!找找毛病,怎样完善。

赵明亮:(拉长声音)写检讨书!

钱邦孝抿嘴乐,偷偷看师傅一眼,张玉荣麻利地收拾好扑克,拿起笔和纸写起来。

大家也纷纷找笔和纸开始思考、写。

 

第25场    河边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张玉荣和闺蜜张静秋在河边散步。

张玉荣:静秋,最近,我心里太郁闷了,试验不顺利。

张静秋:玉荣,你就是爱操心!试验不顺利就不顺利,不行,咱就不做了,天天在研究所待着的,不也照样拿工资,什么都不少。

张玉荣:那是,可我不愿意混日子。我在北京石油学院大学毕业,要是啥也没研究出来,我觉得这书就是白念了,况且,我毕业那年,周总理还在天安门广场给我们壮行,我都向周总理许下誓言了!

张静秋:什么誓言?

张玉荣:要为祖国石油事业做贡献!静秋,要是这个试验成功了,你知道我能做多大贡献吗?

张静秋:多大?

张玉荣:每年能为国家增加收入上亿元。

张静秋:这么多!

张玉荣:是啊!这个项目是中石化指名让我带头做的,我要是半途而废,辜负中石化领导的信任啊!

张静秋:越这样,越不好出成果!

张玉荣:天上哪能掉金饼啊!我们得去挖,说不上哪块土里就有金子。

张静秋:我这辈子,可没有什么大抱负,要是能调到轻松的工作,不让我倒班,就好了。

张玉荣:我啥时候能试验成功啊!还能不能成功了!哎。。。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26场    付顺家/客厅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付顺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缠着纱布的手。

门铃响。付顺下地开门。进来的是付顺的女朋友于雪。

付顺:雪,你可来了。

于雪把手里拎着的水果放到餐桌,拉着付顺坐到沙发上。

于雪:顺,伯父伯母都上班啦?

付顺:是啊!

于雪:要是他们在家,我还不敢来呢!

付顺:怕什么?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的。

于雪:可是,你不是说你妈嫌我学历低么?

付顺:我们是高中同学,你没考上大学,是没发挥好。我不嫌你学历低就行。

于雪笑了,用手轻轻摸付顺手上的纱布。

于雪:疼么?

付顺忙把手缩回去,装作很疼的样子。

付顺:疼。

于雪:你怎么这样不小心?怎么发生爆炸啦?

付顺:我记得当时困了,我硬撑着,然后,我填了物料,不对,我好像没填进去,就爆炸啦,着火了,到底是怎么爆炸的呢?

付顺回忆爆炸过程。

付顺:(猛地站起)控制阀失灵,油出来,对!我还以为放错物料!爆炸原因不是放错物料,不是我的错,师傅的计算也没有出错,对,我得马上告诉师傅,我手机呢?

于雪赶紧从茶几上拿起手机递给付顺。

 

第2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师傅张玉荣检查付顺说的控制阀,付顺右手缠着纱布站一旁,闫志强、赵明亮、钱邦孝等人站在后面。

张玉荣:付顺分析得没错,这个控制阀失灵了,再检查检查其他控制阀。

大家散开,检查各自分管的环节的设备。

大家纷纷回答:我这没问题!

张玉荣挨个环节亲自检查一遍。

张玉荣:这次试验,看来只差付顺这个环节,我马上换控制阀,向领导汇报,尽快恢复试验。大家不要灰心,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都希望这样的失败越少越好,但是,这样的失败可能有几百次,甚至几千次,我们科研人员,要能经得起失败的折磨!绝对不能被失败打垮,我们要战胜失败,越挫越勇!MTBE项目组的成员们,我说的对不对?

大家纷纷回答:对!

【闪回结束】

 

第28场    饭店/包间    日    内    

2012年,春天。

付顺端着酒杯,和师兄弟闫志强、赵明亮、钱邦孝三人碰杯,接着,干了杯中酒,然后,把酒杯放在桌子上,他抚摸着右手上一处不显眼的伤疤,那是30年前,在中试的时候,造成的小事故,被小爆炸的火烧的,而留下的一个疤痕。

付顺:师兄弟,让你们看看我的勋章。

付顺将自己右手上的疤痕展现给大家看。

闫志强:我记得这块疤,是MTBE项目中试的时候留下的,还是我送你回家的。

付顺:对,对!

赵明亮:师哥,我不仅知道你这块疤,还知道疤后的故事。

付顺:疤后的故事?

赵明亮:对呀!

钱邦孝:开始八卦了,是不是?

赵明亮:八什么卦呀,我偷听到的!今天酒喝多了,就当酒话啊!

付顺:你小子,快说,再不说,罚三杯!

赵明亮:我说,我说。1985年,你出了事之后,我去厂办找大头,在门外,听见里面说话声。

 

第29场     F市石化二厂厂长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85年,冬天。

赵明亮站在厂长办公室门口,举起手刚要敲门,里面传来何伟的声音。

何伟:陈厂长,中石化的李茂,李总来电话,问MTBE项目进展怎么样啦?

陈立山:你就实话实说,进展不顺利。

何伟:我反映了中试爆炸的事。

陈立山:情况弄清楚了,不怪付顺那小子,是控制阀失灵,张工已经带人更换了。

何伟:厂长,啥时候恢复试验?

陈立山:明天吧!你给张工打电话通知吧。

何伟:厂长,我的意思是,不管是不是阀门的事,再出现类似的事?

陈立山:何工,你啥意思?

何伟:我的意思,张玉荣要是不行的话,我来,我是F市石油学院毕业的。

门外的赵明亮听见一怔。

陈立山:何工,这个恐怕不行,上面指名让张工做,我怎么能给换呢?上面怪下来,你负责?

何伟:我,我可负不起!

陈立山:那不就得了,还是我通知张工吧。

何伟:那,厂长,没事了,我回了啊。

陈立山:回吧。

赵明亮一听赶紧跑。

【闪回结束】

 

第30场    饭店/包间    日    内   

2012年,春天。

赵明亮对着付顺、赵明亮和钱邦孝说。

赵明亮:这件事,我谁都没说。

钱邦孝:我证明,亮子没和我说过。

闫志强:你证明啥?没和你说,就等于没和别人说?

赵明亮:真没说。我说了,要是被师傅知道了,非去当面问何工,那我成啥人啦?

付顺:亮子,你去厂长办公室干嘛?

赵明亮:我是想找厂长调工作,中试一次就三月,24小时倒班,我嫌累!

付顺:我现在也嫌累了,明天,我也去找厂长,请求调工作。

赵明亮:别,你可别!师傅的科研成果还得你去继承和发扬呢!你一走,研究所就再无师傅的徒弟了。

钱邦孝:那可不?顺子。你和闫志强可是师傅的嫡传徒弟,你们俩是有拜师仪式的。

付顺:拜师仪式,我现在还记得。

 

第31场     F市石化二厂会场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拜师仪式,在场的有F市石化二厂的领导,张玉荣、徒弟付顺和闫志强。

付顺和闫志强向张玉荣行拜师礼。

【闪回结束】

 

第32场   饭店/包间    日    内   

2012年,春天。

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四个人喝得杯盘狼藉。

付顺:(手机响起,接电话)老婆,我在外面呢!和几个师兄弟喝酒,你不用惦记!行,喝酒不开车,我记住了,哪个饭店,你要接我来,代驾?不用不用!好,放心!

赵明亮:是嫂子啊!

付顺:是!要接我来,不用。

钱邦孝:这就是师哥的不对了,嫂子来接。那多有面啊!

闫志强: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啊?

赵明亮:当然是面子啦!

付顺:我老婆那真是对我百依百顺,没关系,我现在打电话让她接我,她也能立马来!

闫志强:喝多了,喝多了,开吹牛了啊!

付顺:谁吹牛啦,想当年,我妈嫌她学历低,你知道她咋追我的?

 

第33场    雷锋广场    日    外    

【闪回】

1985年,冬天。

付顺的女朋友于雪拉着付顺的手。

于雪:(将一个鼓鼓的包递给付顺)顺,这是我给你织的毛裤,你做试验总倒班,夜里冷。

付顺:雪,你真好!你知道吗?我们MTBE项目试验,太不容易了,天天试验啊,小试、中试,上千次试验,一次次失败,我都麻木了,师傅还一直坚信能成功,我真佩服师傅。

于雪:佩服什么?

付顺:师傅一眼能看出曲线不对,让我重新算,我做了三次,没发现错,师傅一眼就看出来了。

【闪回】

试验室,付顺和师兄弟们在做题,张玉荣走过来,拿起付顺做的题看,指出错误,付顺用手指比划,做了三遍。张玉荣拿过笔,把错误划掉,改正。付顺吃惊的样子。

【闪回结束】

于雪:你师傅这么神啊?

付顺:那可不,我听说,我们师傅在北京石油学院读书的时候,成绩全五分,满分五分。

于雪:太厉害了。

付顺:雪,我们MTBE项目试验成功了,有你对我的大力支持!

于雪:你的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你打算怎么犒劳我?

付顺:等我发奖金的时候,你要啥?

于雪:给你妈妈买件羊毛衫。

付顺:你呢?

于雪:把你妈哄高兴了,不反对我们,我啥都不要。

于雪腼腆地笑了。

【闪回结束】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34场    饭店/包间    日    内   

2012年,春天。

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四个人还在喝酒。

闫志强:我和我老婆能走到一起,得感谢师傅。

付顺:对了,师傅是你的介绍人啊!

闫志强:是!感谢师傅,要不然,我得打一辈子光棍。

大家笑。

付顺:一声师傅,一世情义。这辈子都忘不了啊!我提议,咱们敬师傅一杯!

大家附和。

付顺拿过一个空杯满上,四个人举起举杯,碰杯。

一起说:师傅!干杯!

付顺醉眼朦胧地看见师傅张玉荣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付顺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付顺:我对不起师傅啊!

赵明亮:师哥,你有啥对不起师傅的!

付顺:师傅研究出来的成果得更新换代,否则,就被别人赶超了!

赵明亮:超就超呗!早晚都得超!师哥,你刚才不是说要调工作么?

钱邦孝:亮子,你别惹事啊!

赵明亮:惹什么事啊!就咱那研究所,一个月4000多元钱,除去一个月车油钱1000多元,就剩2000多元,现在物价这么贵,孩子再补点课,随个人情,都不够花。

付顺和赵明亮干杯。

付顺:师弟说得极是。

赵明亮:师哥,要不,你辞职到我的加油站来,我每月给你一万,怎么样?

钱邦孝:亮子,你让一个研究生去你那当加油员?

赵明亮:我要成立一个新公司,师哥做管理。一个月一万,怎么样?顺子师哥?

付顺:一万?我记得MTBE项目试验成功,公司奖励师傅才3000元钱,师傅才得200元。

 

第35场    张玉荣家/卧室    夜    内   

【闪回】

1986年。

张玉荣和刘福德躺在床上。

张玉荣:老刘,MTBE项目的奖金发下来了!我把厂效益工资让给了别人。

刘福德:老家来信了,说要盖房子,向咱们借钱呢!奖金多少?你咋还让给别人啦?

张玉荣:3000元。

刘福德:我在《F市石化报》都看到了,说MTBE课题组,历经三年近千个日夜的小试和中试,近日,经过国家科委和中石化总公司有关专家鉴定,确认研制成功,此项目成果将把汽油指标从85号提高到97号,接着将要投入工业中试验……

张玉荣:老刘,你的记忆力不减当年啊!。

刘福德:那是。这奖金,你打算怎么分呢?

张玉荣:我考虑挺久了,每个参与的研究人员都有份,付出多的表现好的,就多得,按功行赏。不能平均,不能吃独食,但也不能多干少干一个样。

我决定百分之五十拿给厂里主管领导及总工办负责人,剩下百分之五十的的百分之三十要交到所里,余下的课题组内分配。

刘福德:你们小组10人,你人太实,一点也不给自己多分点?

张玉荣:试验成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每个付出的人都应该分享这笔奖金,我不能私吞。

刘福德:这怎么叫私吞呢!不正赶上你弟弟家盖房子,向咱们借钱呢。

张玉荣:借钱也不行,一码是一码。盖房子再想办法。

刘福德:你!

 

第36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    日    内    

【闪回】

1986年。

付顺多得100元奖金,有7、8个人围在他身边起哄。

赵明亮:付顺凭什么多得100元,请客啊!

闫志强:付顺干得好!师傅是论功行赏,亮子,你得多少奖金?

赵明亮:50元。

闫志强:你犯了好几次错,没扣光你不错了!

赵明亮:你得多少?

闫志强:我100元。

赵明亮:都比我多!这不公平,师傅得多少?

闫志强:我看签字是200元。3000元奖金就得200元,太少了。

付顺:师傅不贪财。各位师兄,咱们做了几年的试验,终于成功了,高兴!今天,我请客,亮子,你说去哪?

赵明亮:咱去歌厅吧,现在流行卡拉OK,听说一个小时10元,咱也赶个时髦,吼两嗓子!

付顺:行,今晚就去歌厅,我做东。

 

第37场    歌厅包间    夜    内    

【闪回】

1986年。

付顺和闫志强、赵明亮等人在包间里,拿着麦克风,放纵地唱着,聊着。

 

第3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5月。

张玉荣在办公室整理数据,电话铃响,接电话。

张玉荣: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对切】

董光明:我是你大学同学,董光明,记得吗?我到F市出差,办完事了,看看你。

张玉荣:记得,董光明,你现在F市?

董光明:是!

张玉荣:中午,我请你吃饭,你在哪?我去找你!

董光明:不用,我在F市待6年呢!我知道你单位。

张玉荣:那好!你来吧!中午,我等你啊!

 

第39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食堂    日    内    

【闪回】

1986年,5月。

张玉荣在食堂,与董光明面对面坐着,桌上几个小菜。

张玉荣:几个小菜,别挑理啊!晚上,请你到我家,我亲自下厨,做好吃的!

董光明:别客气!这次,我是有事找你啊!

张玉荣:什么事?你说!

董光明:老同学,你现在是名人了!你搞成了MTBE项目,了不起啊!

张玉荣:哎!我们也付出了好多辛苦!也失败了很多次!不一一说了,最终,我们攻克了难关!

董光明:佩服,你真行啊,真是女中豪杰!我自叹不如。

张玉荣:老同学,你给我戴高帽?我可不愿意听!

董光明:那说点你爱听的!

张玉荣:好啊!

董光明:你得搞工业化,这才能创造利润!

张玉荣:对,对!可是,目前,还没考虑去哪。

董光明:来我公司,我们领导大力支持,我们先试试,然后,再找漏洞再完善。

张玉荣:这行么?

董光明:行不行,得做啊!这事,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你得交给我!

张玉荣:老同学是一方面,可你也得有实力,我不能让别人说出什么来,你知道,这个项目,很多人都想参与!

董光明:我知道,这个是中石化“十条龙”公关项目之一。我们都是搞石化的,这辈子能赶上,也是幸运。

张玉荣:没错,我能搞成功,除了努力付出,也是幸运啊!

董光明:老同学,实力我们有,厂子我给你联系,镇海厂,我能说上话。

张玉荣:你要是能联系成,我去看看,你要是真有实力,工业化就交给你,咱们联手,怎么样?

董光明兴奋地伸出手:太好啦,一言为定!

张玉荣开心地笑着握手。

张玉荣:一言为定!老董,你知道么?这个项目前期研发的负责人,也是咱们的大学同学,是D市的周卫国!我得感谢周卫国,是他介绍我做的!

董光明:是么?太好了,哪天,咱们三个老同学得聚聚!

张玉荣:好!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40场    小路    日    外    

【闪回】

1986年,春天。

春天的景色,小草吐绿,大树发芽。张玉荣走在小路上,迎面走来厂工会主席老赵。

老赵:张工,所里和厂车间要举行篮球赛,你这个运动健将一定得参加啊!

张玉荣:我要去外地搞工业化试验,哪有时间啊!

老赵:没时间,你也得挤时间,所里能打篮球的没几个,还指着你拿分呢!

张玉荣:老赵啊,年龄不饶人!,要是年轻的时候还行!

老赵:你就别推了!试验也得有好身体,不矛盾,你得支持工会的工作!

张玉荣:老赵!

老赵:就这样定了啊!

 

第41场    篮球场    日   外    

【闪回】

1986年,春天。

张玉荣穿着球衣在打篮球,篮球场拉着红布,上写研究所对厂车间篮球比赛。张玉荣运球,突破,投篮,进了!大家一片叫好声,喊得最响亮的是赵明亮、付顺等几个徒弟!

 

第42场     F市石化二厂会议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春天

小型会议室,何伟主持会议,参会的人员有公司和研究所的技术骨干和领导陈立山,其中有张玉荣。

何伟:今天,我们开个技术研讨会,关于蒸馏塔热负荷算法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个很简单,时间上应该很快能完成,大家什么看法?

张玉荣:(接话)不可能快,这个课题需要大量的计算,根据计算进行设计。这个也非常费时间。

何伟:就是计算,也不用太多时间。

张玉荣:怎么不用?大量计算,不是算一遍两遍,而是成百上千次的计算。

陈立山:何伟啊,你回去再核实一下。张工一般不会错的!

何伟:这个,厂长。

何伟的脸色很难看。

陈立山:张工,散会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关于扩大实验的事。

张玉荣:好。

【闪回结束】

 

第43场    饭店/包间    日    内   

2012年,春天。

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四个人喝酒。

付顺:哎,人活着你说为了啥?

闫志强:为了活着。

赵明亮:为了钱。

钱邦孝:混日子。

付顺:大多数人是为了生存,属于最低级的,为了信仰,那是高级的。咱师傅两者都有。她曾说,人活着得有一种精神,一个人要没有了民族精神,便没有了民族魂。爱国,是每个公民都应当具备的优良品质。大家一定一定要记住为国争光!

赵明亮:师傅那一套,也就是她那一代人能接受,不适应这个社会了。

付顺:民族精神,为国争光,爱国,哪个时代都适用,我不想混日子,可是,何伟,那个小心眼。我倒是想做试验,可公司不批,我有啥办法?现在体制变了,不是以前师傅在的时候,课题管理方式都变了,课题都由任命了。

闫志强:我看别人也在做试验。前几天,那个谁还去我那。

付顺:可能我不会说话,不会来事吧!做课题要看领导的意思,想干的人很多,要看各个层面,我现在只能帮人干了。

闫志强:师弟,来,干一个。我说呀,为这个,你没必要生气。你再去找找,和领导好好说说。

付顺:我都和何总请示很多次了。

赵明亮:哦?

付顺:师傅走了,现在每年还为公司创造上亿的财富。可是,这都是眼前的,师傅的科研成果也要更新换代,可是,某些领导只看眼前利益,我提出更新换代申请点科研资金,他们不同意!师傅创造那么多财富,拿出几万元的科研资金竟没有!

钱邦孝:师弟,你也别太较真,较真太累,现在的社会。。。。。。

付顺:我和师傅一样,天生改不了认真的毛病!以前课题是厂总工办直接领导,由中国石化总公司下达,中间没有F市公司具体领导,课题直接到研究所,师傅有威望,承担的课题也就多。

闫志强:现在。。。。。。唉!

付顺:现在很多都认钱,不像师傅不贪财!师傅为人也好,做事公平,我读研究生,在职读的研究生,也是师傅主动给我报的名。

闫志强:现在的社会,像师傅这样的人少了!我职称晋级的事,我自己都不知道,都是师傅给递交的材料。

 

第4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人事科    日    内    

【闪回】

1986年。春天

张玉荣拿着一份资料站在人事科长小胡面前。

小胡:张工,这次评职称,闫志强的工龄不够啊!

张玉荣:MTBE项目,闫志强表现很突出,符合破格晋级。

小胡:就怕上级不批。我们报上去的很多老同志都比闫志强的资格老啊!

张玉荣:资格老,混日子,什么贡献都没有的老同志,我看还不如有贡献的年轻人。

小胡:那我就报上,批不批由上级决定。

 

第45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研究所    日    内   

【闪回】

1986年。春天

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等人正在计算,张玉荣走进来。

张玉荣:志强,人事科小胡刚打来电话,说你的晋级职称批了。

闫志强:什么职称?我怎么不知道?

张玉荣:没和你说,我直接给你报上去了。

闫志强:师傅,我工作年限不够.

张玉荣:我找人,特批的,符合文件,你好好工作就行,其他,你不用操心,我都替你们想着。

闫志强:谢谢师傅!

付顺:师傅,我读研的事你也替我想着啊。

张玉荣:我想着呢!放心,今年,有在读研究生,我给你报上,同意你去。

钱邦孝和赵明亮你们俩去不?

赵明亮:师傅,读书的事,别找我,我不去。

钱邦孝:师傅,我去。

张玉荣:邦孝上进,亮子,你学学。

赵明亮:师傅,我一读书就头疼。

张玉荣:你这小子!

【闪回结束】  

 

第46场    饭店/包间    日   内   

2012年,春天。

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四个人已经有两个人趴在桌子上。

付顺:说句心里话,师傅对咱们都不错,不管亮子和邦孝行没行拜师礼,师傅都不偏向谁.

闫志强:是.

付顺:师哥师弟,今天的酒,喝得透,和你们唠唠嗑,我这心就没那么堵了。

闫志强:顺子,人得抗压,有事,咱们师兄弟不会看着的!

赵明亮:那是,咱们是师兄弟!

钱邦孝:对,啥时候都是师兄弟!

付顺:好!师兄弟,好哥们,再干一个!

 

第47场    夜空    日    外    

2012年,春天。

街景。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48场    付顺家    日    内    

2012年,春天。

于雪在看电视,时钟指向11点,门铃响,于雪开门,付顺晃晃荡荡走进来.

于雪:怎么喝这些酒?

付顺:心里不痛快!老婆.我没酒驾,是亮子的司机开车送我回来的.

于雪:心情不好,你咋不和我说呢?明天周六,我们去泡温泉,放松放松,怎么样?

付顺:好啊!

 

第49场    温泉中心    日    内    

2012年,春天。

于雪和付顺在泡温泉.

 

第50场    温泉中心/泳池    日    内    

2012年,春天。

于雪和付顺在游泳。

 

第51场    付顺家/客厅    日    内    

2012年春天。

于雪给付顺端来洗脚盆,付顺泡脚。

付顺:雪,你说,我离开研究所能干点啥?

于雪:你不适合当官,只适合搞科研。

付顺:这句话师傅也说过。

 

第52场    F市石化二厂厂长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春天。

厂长陈立山和张玉荣坐在沙发上。

陈立山:张工,你在MTBE项目中的表现突出,经党组织研究决定,决定提拔你当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所长。

张玉荣:谢谢领导!我不是当官的料。

陈立山:谁天生是当官的料?

张玉荣:你呀!

陈立山:别开玩笑,我是代表党组织通知你的,明天就上任,有困难么?

张玉荣:有!太有了!厂长,我热爱科研事业,厂长,MTBE项目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陈立山:怎么?

张玉荣:我想申请再研究新课题。

陈立山:所长,你真不想当?

张玉荣:不当。有时间,我多搞出几个科研,为国家多创造利润,这辈子,我就很满足了!

陈立山:老张啊!你回去再考虑考虑,明天答复我也不迟。

张玉荣:不用考虑了,我不当,真的,不开玩笑。

 

第53场    张玉荣家/客厅    夜    内    

【闪回】

1986年春天。

刘福德和张玉荣坐在沙发上。

张玉荣:老刘,有话和你说。

刘福德:说吧。

张玉荣:今天厂领导找我谈话,要提拔我当研究所所长。

刘福德:好事啊!

张玉荣:让我回绝了。

刘福德:为什么呀?

张玉荣:我愿意搞科研,

刘福德:你都决定好的事,还问我啥?

张玉荣:我就是和你说说。

刘福德:别人都脑袋削尖当领导,你可好。

张玉荣:我清楚我自己,我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刘福德:你全能。

张玉荣:行了,我看看孩子。

张玉荣来到闺女刘红房间,给刘红盖蹬落的被子,又走进儿子房间,给儿子盖上被子。

 

第5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所长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夏天。

所长谢远征和张玉荣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两杯水。

张玉荣:老谢啊!祝贺你提拔为正所长!

谢远征:正所长就是比副所长身上的担子重,老张,MTBE项目结束了,你准备做什么?

张玉荣:我想再开个试题,有关灭天灯的,所长,你看上面能批么?

谢远征:你和中石化想到一起了!

张玉荣:这话怎讲?

谢远征:中石化下来项目,李茂总工程师又指名点你来做,别人想做也做不了啊。这个项目比MTBE项目还难!就是攻克灭天灯的技术。

张玉荣:好啊!上面知道我专爱啃硬骨头!这个项目我接了。

 

第55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夏天。

张玉荣给大家开会,付顺和闫志强站在老师的身边,钱邦孝和赵明亮站在后面。

张玉荣:今天,有个好消息宣布!

赵明亮:师傅,什么好消息?

张玉荣:我们又接新项目啦!

赵明亮:我还以为发钱了呢!(泄气的样子)

付顺:(兴奋地)太好了!师傅!什么项目?

张玉荣:干气制乙苯,也就是灭天灯的技术。

闫志强:师傅,这个可有难度!

张玉荣:没错!不过,有难度才有意义!希望大家广开思路,有好的想法和我说,也可和我的助手闫志强、付顺反映。

 

第56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办公室    日    内    

1986年,夏天。

赵明亮趴在桌子上,转着笔。钱邦孝走过来,拍拍赵明亮的肩膀。

钱邦孝:怎么啦?

赵明亮:累!

钱邦孝:你咋这么懒!

赵明亮:那是因为我没有雄心抱负!

钱邦孝:你呀!没记住师傅说的名言?

赵明亮:哪句?

钱邦孝:人要学本事,到何时都能用上,工作中,要对得起你上班的每一天!

赵明亮:师傅说得很实在!

钱邦孝:我觉得师傅说得有道理!人得有看家的本领,我不要求自己有大出息,只要对得起工资就行!

赵明亮:咱哥俩看法一样!

钱邦孝:师傅老说什么“一个人要没有了民族精神,便没有了民族魂”,你说,我们就是一个小小的科研小虾米,我们能体现啥民族精神?啥民族魂?

赵明亮:他们那一代人都那样!我爸在家也老说!

钱邦孝:他们那一代人还讲信仰什么的,我们有啥信仰?

赵明亮:我的信仰就是钱!我现在就想着咋能轻松多赚点钱!在这做试验,老加班,也不多赚钱!

钱邦孝:你小子,净想美事!

 

第5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会议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夏天。

张玉荣负责的试验组开会,与会人员有10多名,其中,有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等人。

张玉荣:给大家开个会,宣布一下,我们新接的科研任务。

今天,我们厂的“催化裂化干气制乙苯”项目终于上马了,催化干气合理利用的工艺在国内还属空白,美国有,但成本高,很难普及。现在,我们没有现成的数据和设备,但是,我们要研制一条中国人自己设计的工艺路线。我国石油化工行业现有的43套催化裂化装置,每年要产60多万吨干气,以往都作为一般性燃料点“天灯”烧掉了。如果能利用这些干气,每年可为国家创效益10亿元以上。我们作为科研工作者,要为企业争取创造更多的利润,为中华民族争气。

大家鼓掌。

张玉荣:我们现在就开始试验工作,任务不紧时,每两个人分成一个班进行试验运转,时间紧时编成两个班运转,试验关健时期,全员24小时倒班工作,两个班轮换工作与休息。大家先心里有数,谁和谁一个班,你们自由组合,自己填表上报,报给闫志强。

闫志强:师傅,明天报还是?

张玉荣:今天的事干啥要明天?现在就报呗!

赵明亮:(喊),钱邦孝,咱俩一组!

钱邦孝:行!

赵明亮:师傅,我和钱邦孝一组行不?

张玉荣:行!

付顺:(对闫志强)师兄,咱俩一组,咋样?

闫志强:杠杠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5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夏天。

透过试验室的窗户,看见外面的天空有隐隐的“天灯”。

 

第59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86年,夏天。

张玉荣和徒弟们在做试验。

 

第60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内    

【闪回】

1986年,夏天。

张玉荣和徒弟们在做试验。

透过试验室的窗户,看见外面夜空的“天灯”点燃了月亮。

 

第61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在办公室整理试验数据。紧锁眉头。谢远征所长敲门进来,张玉荣没抬头。

谢远征:张工,我听说,你做了几次试验,结果怎么样?

张玉荣:(停下,抬头)不怎么样!所长,你怎么来啦?

谢远征:我是按耐不住,想过来听听喜!

张玉荣:哪有那么得来容易的喜呀!所长,催化干气制乙苯课题开发之初,我们进行了多次探索性试验,取得的试验数据不理想,没有达到最基本的目标。你看看,(把手中的数据递给谢远征。)

谢远征:(皱起眉头)这几次试验都失败了?要不,放弃吧!

张玉荣:不行,决不能就这样轻易认输!

谢远征:刚接到这个项目,我就觉得难度非常大!

张玉荣:难不怕,MTBE的时候,不也很难么?我们不照样攻克了吗?

谢远征:这个乙苯比MTBE还要难!

张玉荣:我知道!可能在试验过程中还有我们想不到的地方,或者试验方案还存在问题。这几天,我再琢磨琢磨。

 

第62场     F市石化二厂总工程师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何伟坐在椅子上,谢远征站在桌前。

何伟:所长,我听说张玉荣做了好多次试验都失败啦?

谢远征:可不?我劝她放弃,她不干。

何伟:她不干就不干?你可是所长啊!

谢远征:我是所长不假,可是,她,我管不了!

何伟:瞧你说的!你是不想管,要是想管的话,就是不让她干,她能怎么着?

谢远征:能怎么着?她能连夜坐车到中石化告我!

何伟:你得找折,让她没法告你!

谢远征:你什么意思?

何伟:我没什么意思,就是让张玉荣知道,咱们石化二厂,不只是她最大拿!还有您所长!

谢远征:哎呀!要论业务啊,还真数张工最大拿!我不行,你也不行,你是工农兵大学生吧?

何伟:是!是!

谢远征:我看了张工的档案,北京石油学院,每个学期每门功课都是5分,人家那是高材生!不服不行!现在呀,我也挺矛盾的,先让她做做试验再说吧。

何伟:也好!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啊,张工不干了,咱厂子里还有人愿意干!

谢远征:咋,你想干?

何伟:啊,这露脸的事不能都让她抢去了,我还是总工程师呢!

谢远征:何总,这两个大项目都是上面指定让张工做。

何伟:要是这个项目成功了,那可了不得!

谢远征:你眼热?

何伟:这是咱们石化的大事,全国石化的大事,每个石化人都眼热,我哪能例外呢!

谢远征:也是啊,这真是成功了,得为国家创造多少利润呢?上亿都不止,个人也不能少奖励喽!

何伟:可不!

谢远征:何总,你主管项目审批,张工的工作需要你的支持,你虽然不是直接参与了项目的研究,但也是间接参与者与领导者,也有你的功劳,也很荣幸,你说呢?

何伟:那是当然!可毕竟是间接,人活在世,谁不想做点大事?

 

第63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负责的试验组开会,与会人员有10多名,其中,有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王英等人。

张玉荣:今天开会,是集思广益,前段时间的试验,失败了,大家总结一下,失败在哪?

大家都不知声。

张玉荣:每个人都得谈看法。

闫志强:我说两句。咱们的设计方案还得推敲推敲。另外,每个人得明确岗位职责,记录,采样,分析,倒料等等得落实到人头,具体负责的人得为数据负责,实行奖惩。

张玉荣:这个不错!付顺,你说说!

付顺:我认为,试验是集体行为,每个人都要认真记录数据,如果,一个人记录不准确,有可能导致整个的试验失败。

张玉荣:对!赵明亮,你说说,钱邦孝,你准备一下。

赵明亮:我觉得前两位师兄说得都对,他们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钱邦孝:是啊!师傅!数据都挺准的,上差下差也差不多少!

张玉荣:我们要定点采样,到时记录数据。

钱邦孝:差一分两分也没事吧?

付顺:一分两分也不能差!

张玉荣:时间必须掐准,闹表定准了,其他人也发表一下看法,然后综合大家的建议,我再重新设计一个方案,再做试验。

徒弟们七嘴八舌:行!好!

 

第6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在试验室查资料,画图,电话铃响。

张玉荣:(拿起话筒)喂,您好!是老刘啊!

【对切】

刘福德:天黑了,还不回来吃饭?

张玉荣:你先吃吧,我还得一会儿才回去。

刘福德:今天,儿子从部队回来了,等你吃饭呢!

张玉荣:是么?我还没忙完,让儿子接电话。

【对切】

刘军:(穿着军装)妈,明天,我就回部队了,这次是出差路过。

张玉荣:儿子,妈一会就回去,看见你姐没?

刘军:我姐和她男朋友出去了。

张玉荣:哦,妈快点弄完,还得一会儿回去。

刘军:妈,你别急,我没啥事,看见你挺好,我就放心了。

张玉荣:好儿子,妈明天早上给你包饺子,你最爱吃的三鲜馅饺子。

刘军:妈,你真好!

张玉荣:在家多陪陪你爸。

张玉荣放下电话,接着画图。

 

第65场    张玉荣家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早晨五点,张玉荣起来摘菜、和面、包饺子。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66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负责的试验组开会,与会人员有10多名,其中,有闫志强、付顺、赵明亮、钱邦孝、王英等人。

张玉荣:这是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改进方法,重新设计的试验方案,今天开会就是通知大家明天进行小试,这次试验,还是和以前一样,两个人一组,24小时倒班,我选取几个点,每个点要时间准确,大家要认真对待,保证分秒不差。

大家:是。

 

第6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大家在各自岗位记录数据。

赵明亮自言自语:这机器咋不能输送介质了?太困了,算了,我先睡一会再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付顺:(看见,走过来)这咋还睡了?(推赵明亮)醒醒,醒醒!

赵明亮:太困了!昨天看球赛一夜没睡,白天又上班,我眯两眼。

付顺:师傅说保证分秒不差,你不能睡。

赵明亮:还轮不到你管我,去,我睡一会再说。

付顺:你!

 

第6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怒气冲冲走来,手里拿着几张纸,上面记着头一天做试验的数据,赵明亮和大家聊天,付顺在自己桌前看资料。张玉荣走到赵明亮面前,停下。

张玉荣:赵明亮!

赵明亮:师傅!

张玉荣:说说吧,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赵明亮:我在坚守岗位呀!

张玉荣:在梦里么?

赵明亮:(愣了一下)没,没有!

张玉荣:你还犟嘴!这个点应该是曲线,而不是直线!

赵明亮:不会吧!就是直线!

张玉荣:你还坚持说是直线,是吗?付顺,过来。

付顺跑过来。

张玉荣;付顺,昨天晚上,赵明亮在干嘛?

付顺:他,他。(看着赵明亮,赵明亮瞪着付顺)他在睡觉。

张玉荣:亮子,昨天,晚上你值班,你到底睡没睡觉?

赵明亮:师傅,我,我太困了!

张玉荣:赵明亮,你怎么能这样干工作?晚上谁不困?困,你也得用棍把眼睛给我支上,你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走人,你耽误了试验时间,也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别以为你是领导家的孩子,谁便填个假数据,糊弄我,糊弄大家,糊弄公司!大家听好了,我给你们的点,取的数据,内在是有规律的,你们的数据不准确,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想糊弄的,趁早走人!大家听明白没?

付顺:听明白了!

其他徒弟纷纷说:听明白了!

 

第69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负责的试验组在做试验,每个试验点,每个人都特精神,赵明亮的位置被钱邦孝替代,赵明亮困得直打哈欠,他隔一会用湿手巾擦擦脸。张玉荣去各个岗位巡视,亲自看数据,记录数据。

 

第70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负责的试验组开会,与会人员有10多名,其中,有闫志强、付顺、钱邦孝、王英等人,没有赵明亮。

张玉荣:通报大家一个喜讯,昨天的课题小试验,由于大家认真负责,每个点采集的数据准确,我们取得了目标值,这个非常不容易,为了庆祝一下,午间休息时间,大家可以打打扑克,谁玩,提前报名啊!

 

第71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和付顺、闫志强、钱邦孝三个徒弟玩扑克。

 

第72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小路    日    外    

【闪回】

1990年。

赵明亮在前面走,钱邦孝在后面喊。

钱邦孝:亮子!

赵明亮:是你,

钱邦孝:这几天你怎么没上班?

赵明亮:不想去了!

钱邦孝:就为张工批评你?

赵明亮:啊!

钱邦孝:你给张工道个歉,回来得了。

赵明亮:不!看付顺不顺眼,真想哪天揍他一顿。

钱邦孝:我瞅他也不顺眼,我就和你合得来,你回来吧!

赵明亮:我说不回去,我爸说再不回去就揍我!

我爸让我给张工道个歉,你说咋整?

钱邦孝:亮子,师傅那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道个歉吧。

赵明亮:我再想想。

 

第73场    张玉荣家/客厅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给刘福德倒水泡脚。

张玉荣:下周日是我爹生日,咱俩回趟吉林老家。

刘福德:行啊!

张玉荣:我爹都97岁了。一年一年忙着做试验,我陪他的时间太少了。

刘福德:老爷子这年岁,你和我最好回去陪陪老人。

张玉荣:我就担心如果进行试验,可能就去不了了。

刘福德:你这人,你爹都97了,你提前做完不行么?

张玉荣:行,我尽量提前做。

 

第74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老赵拉着儿子赵明亮走进张玉荣的办公室。

张玉荣:赵主席,今天你怎么来了?

老赵:我教子无方,向你赔礼道歉!亮子过来,给你师傅认错!

赵明亮看了父亲一眼,小声地:师傅,我错了!

老赵赔笑:张工,是孩子的错,你批评是对的,对待工作一定要认真负责,不能因为自己的懈怠和放松,导致试验的失败!

张玉荣:可不是,一个人出了差错,会导致已经付出的大量工作前功尽弃!亮子,你说是不是?

赵明亮:是!

张玉荣:我希望你真心改过,下不为例!师傅心太直,说话太冲,你也别往心里去!

赵明亮:嗯。

 

第75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小路    日    外    

【闪回】

1990年,夏天。

远处天灯在燃烧。

付顺去食堂,在小路上匆匆走着,赵明亮堵住付顺的路。

付顺抬头看见赵明亮

付顺:亮子。

赵明亮:没错!你要是再敢向师傅告状,我,(挥挥拳头)

付顺:你要是在试验的时候再睡觉,我还会告诉师傅!

赵明亮推了付顺一把,付顺也不示弱,两个人打在一起。

钱邦孝路过,拉偏架,付顺吃了亏,身上挨了几拳。

闫志强在远处看见,跑来拉架,也挨了赵明亮和钱邦孝推搡,闫志强并没离开,使劲拉开三人。

闫志强: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都是张教授的徒弟,让其他人看见,传到师傅耳里,不得挨批?

赵明亮:别把我们哥俩跟你们拴在一起!你们是公司承认,签了师徒合同的徒弟。

钱邦孝:我们是什么?没名没分的!

赵明亮:哦,难怪,你们总出卖我!

付顺:谁出卖你了,这么大人,不知好歹!你睡觉,还不让告诉师傅啦?

赵明亮上前抓住付顺的衣领:你说谁不知好歹?你再说一遍?

付顺:我说了咋啦?不知好歹!不知好歹!

赵明亮上去又打付顺一拳。付顺还手,闫志强上去拉架,钱邦孝上去拉偏架。

王英走过来:你们还打架,师傅过来了。

大家停下,推开对方,四处张望,看见张玉荣朝这走来。

赵明亮:付顺,今天饶了你!你再告我状,你等着!(快步跑开)

钱邦孝:亮子,等等我!(跑去追赵明亮)

王英走近关切地拍拍付顺。

付顺:没事,没事。

闫志强:快走,师傅看见了。

付顺揉揉被打红了的脸,跟着闫志强朝前走。

张玉荣:付顺!

付顺:哎,师傅!

付顺抬起头,找寻,看见张玉荣。

张玉荣:刚才,碰见我的大学同学要给你介绍对象,付顺,你的脸怎么啦?

付顺:没,没怎么。师傅,我有对象了,强哥还没对象。

张玉荣端详着付顺: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怎么老低头?

闫志强故意打岔:师傅,付顺有对象了,我没对象,给我介绍呗!

张玉荣:行,介绍这个小姑娘可好了,付顺没福气,给你介绍,我先走了!

闫志强:谢谢师傅!

王英抿嘴乐,张玉荣快步走,付顺看着师傅的背影,拍拍闫志强的肩。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76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给徒弟们开早会。

张玉荣:这是我新设计的方案,付顺。

付顺:到!

张玉荣:这次试验,你做我的助手。

付顺:师傅!这以前不是师兄闫志强负责么?

张玉荣:这次让你负责,是因为你上次表现好。

付顺:师傅,还是让闫志强干吧,他做得也很好!

张玉荣:他是做得很好,但是,他是老好人,不想得罪人,做试验,容不得讲人情,必须认真负责!

闫志强低下头,赵明亮撇撇嘴!

付顺:师傅!

张玉荣:别说了,让你干,你就干!干不好,我自然就换了你!我现在公布竞争机制,我的助手不是固定的,只要你们任何一个人表现优秀,都能成为我的助手!不过,如果有谁能干好却不好好干,那么,就请离开我的组!

付顺不敢再推辞,偷偷看了一眼师兄闫志强,闫志强也正看向付顺。两个人的目光一对,付顺预感不妙,师哥的眼里有股怒气!

 

第7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树下    日    外    

【闪回】

1990年,夏天。

闫志强在树下抽烟,赵明亮和钱邦孝走过来。

赵明亮:借火。

闫志强把打火机扔到地上。

赵明亮:哎,你肚里有气别冲我来呀!

闫志强:你到底用不用?

赵明亮:用,用,哥,这烟瘾犯了,真难受!

钱邦孝:你俩骑车到厂外抽烟,万一出点事咋整?

赵明亮:出不了事。

钱邦孝:师傅咋说的,做试验没有万一,必须百分之百安全。(拉起两人就朝厂外走。)

赵明亮:你咋也师傅师傅的,你被付顺策反啦?

钱邦孝:什么策反,师傅说得对就得听!真出事,就是大事,你能担待起?       

 

第7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夜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交接班,付顺和闫志强交接班,付顺发现闫志强没做试验。

付顺:师哥,你怎么没做试验?

闫志强:顺子,跟你说实话,我看球赛,忘做了。

付顺:忘做了?这会影响课题进度的!师哥,师傅知道了,会批评的!

闫志强:师傅师傅,你眼里就只有师傅,没有我这个师哥?

付顺:我不是这个意思。

闫志强:那你啥意思,你就不能变通一下?

付顺:我还真就不能,师傅年龄比我们大那么多,干工作从来不拖拉...

闫志强:(打断付顺的话)打住,我不想听你训我!你爱咋咋地,行了吧?我头疼,走了!

付顺:师哥!

 

第79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所长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电话铃响,所长谢远征接电话。

谢远征:你好!你是中石化的李总?(站起)你是想了解一下十条龙的进度。哦,好!好,我这就去看看!

 

第80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谢远征走进试验室,张玉荣正在监控室,其他试验人员在坚守各自的岗位。

张玉荣:(抬头)所长,您来了!

谢远征:啊,有点事。

张玉荣:您先等会,我马上得去抄录数据。(走出,抄数据,回来)

谢远征:张工,啥事呢。

张玉荣:所长,您还得等会,我去分析室看看。

谢远征:你忙,我也跟着你看看。

谢远征跟着张玉荣走出试验室。

 

第81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楼梯道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和谢远征前后上楼。

谢远征:张工,我看你一天也太忙了!

张玉荣:可不呢!做试验得抓紧,提前才能按时完成!

谢远征:刚才,中石化李总,李茂总工程师来电话,问试验进展情况,我实话实说,一直失败,没有成功!

张玉荣:实话实说没错,一直没成功。所长,我现在怀疑是物料不合格。

谢远征:不能吧,那可是二厂何工推荐的。

张玉荣:所长,这么多次失败,数据我们都检查很多遍了,没有错误,物料如果有杂质,肯定不行。

谢远征:这,何伟可是厂子的总工程师。

张玉荣:谁也得货行,这物料必须得换。

谢远征:这个我定不了啊!

张玉荣:这样,所长,明天,我去找厂长。

 

第82场    F市石化二厂/厂长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张玉荣和何伟站到陈立山面前。

张玉荣:陈厂长,这物料必须换。

何伟:厂长,这是张工找的借口。

张玉荣:何工,你说话要负责任,怎么叫借口?

何伟:你做试验已经四年,连连失败,你没有找自身的原因,却偏偏说是物料的问题,这物料,我做试验一直在用,我的项目怎么成功了?同样的物料,你没成功,却说是物料出问题,这不是借口是什么?

张玉荣:何工,你我虽有项目,但对物料要求不同,我的项目对物料要求极高!

陈立山:我看这样吧!何工,你也不要说你推荐的物料没问题,张工的课题是中石化重点项目,我们要重视。张工,你有哪个物料厂家推荐?

张玉荣:厂长,我考察了几个厂家,有个厂家信誉度较高。

陈立山:张工,你把资料拿给我看看。

张玉荣:好,我马上回去取。

 

第83场    何伟家    日    内    

【闪回】

1990年,夏天。

物料厂张厂长和何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张厂长:何工,你们不能不照合同办啊!

何伟:张厂长,我已经为你们说话了,可是,陈厂长已经重新选定物料厂家。

张厂长:何工,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一直挺好的。

何伟:可不是么!这次,是张玉荣一口咬定非要换物料,当着陈厂长的面,我好下不来台。

张厂长:何工,按合同你的提成损失不少!

何伟:张玉荣,你等着!

 

第84场    F市石化二厂/炼塔    日    外    

【闪回】

1990年,夏天。

外面下着大雨。张玉荣穿着雨衣要上炼塔采集数据,付顺冒雨跑出去拉住张玉荣。

付顺:师傅,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我去吧。

张玉荣:不行,这个数据,非常关键,物料刚换完,我一定亲自查看!

付顺:师傅,还是我去吧,雨太大。

张玉荣:不用。

付顺:师傅不相信我?

张玉荣:这要看你的表现,你实在要去,跟我一起去吧!我们互相检查,保证万无一失。

付顺:好!

师徒二人冒雨登上高高的炼塔。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85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监控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冬天。

王英在整理数据,有一组数据,勾勾画画的,王英不知道哪个是正确的,

王英自言自语:这个是8还是3?

张玉荣走过来:昨天观察的数据整理完没?

王英:张工,马上就完。

王英抓紧写两笔,把整理完的数据递给张玉荣。张玉荣边看边皱起眉头。

张玉荣:这个数据不对啊!

王英:哪个数据不对?(站起,看数据)

张玉荣:这个,应该是3不应该是8啊,我看看底子。

王英:(拿着底稿,交给张玉荣)张工,你看,他写的数据勾勾抹抹,我看不清。

张玉荣:你看不清楚,得问问负责人写的是什么?我们搞试验,数据是大事!你一个数据不准,就有可能导致中试的失败!导致整个科研项目的失败!

王英:对不起,张工!我错了,我马上找人问问!

张玉荣:试验来不得半点偏离,你明白么?(把资料交给王英)马上核实,马上改!

王英连连点头。

突然,传来嘣地一声,有人大声喊:“不好了,着火了”。张玉荣向试验室跑去。

很多徒弟不知所措,大喊尖叫,朝外跑。张玉荣拿起灭火器,对准火苗喷,火熄灭了,张玉荣身上也沾上灰尘以及灭火器上的干粉。

 

第86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会议室    日    内    

【闪回】

1990年,冬天.

张玉荣脸色阴沉,组里的所有10名成员也极其安静。

张玉荣:大家说说吧!这把火是怎么着起来的。

老马:对不起,张总,是我的手碰翻了物料。

张玉荣:是你?老马?

老马:是!张工,我想了一晚上,我正式向你申请退出《催化裂化干气制乙苯》课题组。

张玉荣:老马,你是老人了,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退出呢?

老马:张工,你别误会,我不是给你拆台,从内心来说,我非常敬佩你!你对我就像亲姐妹一样,从你研制《膨胀床合成MTBE工艺》的时候,我就和你在一起,我不是不能吃苦,也不是怕吃苦,是因为,我年岁大了,心里承受压力的能力降低,昨天,着了这把火,我这心脏病也犯了。不能因为我的问题,而影响大家,耽误所里厂里以及总公司的科研进度。

张玉荣:老马!

老马:张工,张姐,谢谢你十几年为我家的孩子做棉袄棉裤!真的谢谢了!(站起给张玉荣鞠躬)

张玉荣的眼睛湿润了。

张玉荣:老马,对不起,是我对你关心不够,我知道你心脏不好,还安排你和我们一起倒班。你的申请,我批准了。我会向所长建议,给你安排一个清闲一点的工作,你身体不好,理应照顾!

老马一下眼泪掉下来,走到张玉荣跟前,一下抱住张玉荣,大声哭出来。张玉荣拍着老马的背,眼泪掉下来。

王英的眼睛哭红了,其他人眼睛也湿润了。

 

第8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    日    外   

【闪回】

1990-1993年

研究所的树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几年过去了。

 

第8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    夜    内   

【闪回】

1990-1993年

科研人员加班的身影。

 

第89场    马路    日    外    

【闪回】

1993年,春天。

张玉荣骑自行车上班,突然,后面一辆货车为了躲一辆摩托车,一下把张玉荣刮倒。

 

第90场    F市石化二厂子弟学校/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93年,春天。

刘福德在二厂子弟学校办公室,电话响起,接电话。

刘福德:您好!付顺,怎么了?

【对切】

付顺:刘校长,不好了,师傅被车撞了!

刘福德:你说,我家老张被车撞了?

付顺:对,你赶快来咱职工医院吧!在骨科,我就在手术室外面,见面细说。

 

第91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    日    外    

【闪回】

1993年,春天。

职工医院全景。

刘福德快步上台阶。

 

第92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手术室    日    内    

【闪回】

1993年,春天。

付顺正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看见刘福德跑过来,起身迎上前。

刘福德:怎么回事?

付顺:今天,我骑车上班,路上,看见前面围了一群人,我仔细一瞅,竟然是师傅。

刘福德:人怎么样?

付顺:腿被撞折了。

刘福德:有生命危险没?

付顺:反正,我看见浑身都是血。

刘福德身体晃了一晃,付顺快步走上前,扶住。

 

第93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病房    日    内    

【闪回】

1993年,春天。

张玉荣躺在病床上,腿缠着纱布,刘福德给张玉荣喂饭。

 

第94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病房走廊    日    内    

【闪回】

1993年,春天。

付顺和闫志强站在楼梯口。

付顺:师哥,师傅住院了,她女儿出国了,儿子又在外地当兵,怎么整?

闫志强:我看,排班吧!你在这护理师傅,我回去和组里的其他人说,看谁愿意和咱们排班照顾师傅。

付顺:只能这样了,师傅老家在吉林,F市没有亲戚,我们不照顾谁照顾?

闫志强:可不么?试验还不能耽误!

付顺:是啊!哎!做试验不顺,人也不顺!师傅又。。。

闫志强:总能过去的!好了,你照顾好师傅,我回厂子找人去。

付顺:快去快回,

闫志强离开。

 

第95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病房    日    内    

【闪回】

1993年,春天。

张玉荣躺在病床上,付顺给张玉荣喂水,闫志强在一旁坐着。

 

第96场    F市石化二厂职工医院/病房    夜    内    

【闪回】

1993年,春天。

张玉荣躺在床上睡着了,旁边坐着两个徒弟,赵明亮和钱邦孝。

 

第97场    张玉荣家    日    内    

【闪回】

1993年,夏天。

张玉荣坐在床上,正用电脑设计试验方案,刘福德在厨房忙碌。

门铃响,刘福德开门,付顺拎着水果进来。

付顺:刘校长,我找师傅汇报工作。

刘福德:去吧,去吧。

付顺:师傅,你这腿咋样啦?

张玉荣:两个月了,长好了,我明天就去上班。

付顺:师傅,伤筋动骨一百天,还得些日子。

张玉荣:我惦记试验的事,顺子,我又设计一个试验方案,明天,我上班,咱们就开始。

付顺:师傅,你明天真上班?

张玉荣:真的,我实在待不住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98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外    日    外    

【闪回】

1993年,夏天。

试验室打扫一新,张玉荣的徒弟们都趴窗户朝外看,张玉荣拄着拐杖走来。

 

第99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内    日    内    

【闪回】

1993年,夏天。

张玉荣拄着拐杖走进来。

张玉荣:今天,这地这么干净,你们站在这干啥?

闫志强:欢迎师傅归来,鼓掌!

大家纷纷鼓掌。

付顺捧着一大束鲜花送给张玉荣。

张玉荣:哟,还有花!真香!

付顺:祝我们这次试验一定,花招蝶来,收获甜蜜!

张玉荣:好啊!我们大家打起精神,失败就是成功之母!我们不要惧怕失败,我们心中要能装下失败,最终,才能迎来成功!同事们,我又设计出一个新的试验方案。目前,经过300多次循环调整与测试,我们终于找到转化丙苯和丁苯的最佳方案。试验进入最后阶段,大家轮班在现场做试验,论证设计是否正确。明天,我们就开始!

大家纷纷鼓掌:好!

 

第100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外    

【闪回】

1993年,

试验室全景。

 

第101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的徒弟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张玉荣挨个岗位巡视。

张玉荣来到闫志强处:志强,你这都正常吗?

闫志强:正常!

张玉荣:不能有半点马虎!

闫志强:师傅,我长记性了。

张玉荣来到钱邦孝处。

钱邦孝:师傅!

张玉荣:邦孝,加物料的时候,一定注意,小心!

钱邦孝:是,师傅!

张玉荣最后来到付顺处。

张玉荣:顺子,困不?

付顺:师傅,觉都睡足了,不困。

张玉荣:好!不能马虎!你这阀门得拧紧。

付顺:嗯。

付顺点燃打火,突然砰地一声,张玉荣护住付顺。

大家纷纷问怎么啦?

张玉荣:大家不要惊慌,守住各自岗位。顺子,你没伤着吧!

付顺:没,只是吓我一跳。师傅,我真拧紧了,你看。

张玉荣过去检验一下阀门:拧上啦,这是怎么回事?

张玉荣用鼻子闻闻:好像有残气啊!怪我,没让你们在试验室排风,淤积的气体一多,一点火就会引发空气爆炸。

付顺:师傅,你这样说,那试验的下水道,也能反回气体。

张玉荣:对呀!我们这次干气制乙苯,所产生的2—3%个废气,也不能排空,一定要回收到瓦斯加热炉中去,达到百分百利用乙烯生产中的干气。

付顺:师傅,连美国都达不到百分百利用啊。

张玉荣:美国不能百分百利用,我们要能!我们连续1000小时的试验证明,我们的方案不仅可以把干气中的有效成分全部转化为产品,而且还能把副产品转化为产品,使产品的选择性达到原料利用率的102%,产品选择性大大高于美国同类技术。

付顺在记录数据。

张玉荣:顺子。

付顺:师傅!

张玉荣:你这最关键,要是你这数据一切正常,我们就成功了!

付顺把数据递给张玉荣看。

张玉荣:嗯!非常理想,太好了!就等这最后一个数据了。

时针到凌晨2点,4点,6点,每次,付顺都准时记录数据,张玉荣在一旁看。最后一个数据记录完以后,张玉荣在一旁笑了。

付顺:师傅,你笑了!

张玉荣:顺子!我们成功啦!

付顺:真的么?

张玉荣:真的!同事们,徒弟们,我正式宣布,我们这次试验成功啦!

试验室内一片欢呼声!

 

第102场    F市石化二厂    日    外    

【闪回】

1993年

F市石化二厂全景。

传来广播:喜报!今日,由F市石油二厂研制的“催化裂化干气制乙苯”技术获得成功!该技术,不仅可以把干气中的有效成分全部转化为产品,而且把副产物也转化为产品,使产品选择性可达到原料利用率的102%以上。被浪费近百年的炼油废气得到了回收,成为石油化工新原料。今后,每个石化城的天空都将陆续熄灭炼油火炬,迎来少有的白云蓝天……

 

第103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3年

F市石化二厂的领导都前来道贺,张玉荣和徒弟们收到很多鲜花,大家都热情洋溢。

 

第104场    饭店    夜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请小组所有成员吃饭。  

 

第105场    张玉荣家/厨房    日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手捧英语单词本一边背,一边做饭。刘红走进来。

刘红:妈,你干嘛呢?

张玉荣:妈要考教授级高工,背单词呢。

刘红:妈,你多大岁数了?还能记住单词?

张玉荣:用心记,下功夫,就能记住。

 

第106场    张玉荣家/餐厅    日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身上穿着围裙,坐在餐桌前,在英语本子上记单词。

刘军看电视时闻到糊味。

刘军:妈,什么糊了。

张玉荣:坏了,菜糊了。(冲向厨房)

 

第107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在整理文件,办公室电话响。

张玉荣:你好!是侄女?怎么,你爷爷去世了?这孩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我马上请假。

 

第108场    火车站    日    外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刘福德、刘红、刘军穿着黑色衣服走向火车站。

 

第109场    灵堂    日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趴在父亲的灵前,拿面巾纸抹眼泪。

 

第110场    F市石化二厂办公室    日    内    

【闪回】

1993年

陈立山办公室电话铃响。

陈立山接电话:您好!找张工。张工请假了,她老父亲去世,回吉林老家奔丧。嗯,她父亲是一位老军人,活了100岁。什么?让张工出国?去美国?明天就走?咋才通知?哦,是美国那边指名让她去,哦,今天必须到北京,明天就出国。张工有护照,我知道,好,我马上派人把张工接回来。

 

第111场    高速公路    日    外    

【闪回】

1993年

陈立山和工会赵主席坐在车里。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第112场    灵堂    日    外    

【闪回】

1993年

陈立山和工会赵主席到张玉荣父亲灵前行礼。

张玉荣特别吃惊:陈厂长,赵主席,这么远,你们来,谢谢!

陈立山把张玉荣拉到一边。

陈立山:张工,不好意思!中石化领导打来电话,让你去美国,美国点名让你去。今天必须到北京,明天就出国。

张玉荣:厂长,我不去行不?

陈立山:恐怕不行,点名让你去。

张玉荣:可是,我父亲明天下葬。。。另外,我评高工的英语考试就这两天。

陈立山:怎么赶一块了?这样吧,高工英语考试我请示一下领导,看能不能单独考试。

张玉荣为难地看了身边的丈夫刘福德一眼。

刘福德:老张,你去吧,这有我呢!

陈立山:谢谢刘校长支持我们的工作。

 

第113场    机场    日    外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穿着西装,跟着中石化的科技人才一行十人走进机场。

 

第114场    机场    日    外    

【闪回】

1993年

一辆飞往美国的飞机起飞。

 

第115场   美国一宾馆    日    内    

【闪回】

1993年

张玉荣坐在宾馆的椅子上打越洋电话。

张玉荣:老刘,我父亲下葬顺利么?

刘福德:非常顺利,你别惦记。

张玉荣:老刘,今天,我特激动!那美国跨国公司,里面装修可豪华了,试验室比我那好上百倍。他们有位领导和我谈,要我留下,给高薪。

刘福德:你留不?

张玉荣:我可不,这又不是我的祖国。还有一件事让我特惊讶,美方悬挂了中国国旗,还升了中国国旗,我心里特自豪。后来,我一打听啊,凡是到他们跨国公司访问的人,技术占世界领先地位的人,都升本国国旗。老刘,我这也算是为祖国争光啦!

刘福德:那是当然,我都感觉自豪。

 

第116场    中石化    日    内    

【闪回】

1994年。

张玉荣和两个同学周卫国、董光明获大奖。

会议扩音器的声音:获奖名单如下,工艺试验室,F市二厂张玉荣;催化剂,D市周卫国;工程设计,L市董光明。

 

第117场    饭店    日    内    

【闪回】

1994年。

张玉荣与一同获奖的两个同学周卫国、董光明吃饭,开心地笑着,聊着。

 

第118场    日本    日    内    

【闪回】

1995年。

张玉荣去日本宣读论文。

 

第119场    F市石化二厂    日    外    

【闪回】

1994年。

天灯,渐渐熄灭。

 

第120场    F市石化二厂研究所/试验室    日    外

【闪回】

1999年。

张玉荣手捧“铁人科技成就奖”看。

耳边响着获奖播音:张玉荣以多项重大科技成果摘取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第二届“铁人科技成就奖”金奖桂冠,成为石油石化战线科技工作者学习的楷模。

【闪回结束】

 

第121场    墓园    日    外    

2012年。

付顺把一束菊花放到师傅张玉荣的墓前。

电话响,付顺接电话。

【对切】

赵明亮:顺子,上次饭店跟你说到我这来当CEO,咋样?

付顺:亮子,我在师傅的墓地,等一会,我给你去电话。

付顺挂断电话。

付顺:师傅,亮子要让我去他那,一个月1万。

一阵风吹过,付顺打了一个寒颤。

 

第122场    F市石化二厂    日    外    

2012年。

天灯已经熄灭,付顺仰头看了看天灯,手里拿着一份申请报告,上面写着:关于扩大化实验资金第十次申请报告。

 

第123场     F市石化二厂/厂长办公室    日    内    

2012年。

付顺表情庄重地敲了敲F市石化二厂厂长办公室的门。

 

【淡出】


158

浏览量:

剧本展现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张玉荣30多年奉献石化事业的几个科研发明的片段,再现她在参与中石化“十条龙”科研项目,带领团队攻克汽油由85号提升到97号难关的过程;着重刻画她带领团队经过几百次循环调整与测试,克服许多困难,终于研究出了当时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干气制乙苯技术,解决了炼油企业长期存在的“点天灯”等科技难题的艰辛历程。

在张玉荣的背后,有一个美满而幸福的家庭,为了搞科研,张玉荣牺牲了很多与父亲、老公、儿女间的陪伴,以及普通人家的天伦之乐。

张玉荣的徒弟们继承了她面对科研课题永不服输的精神,这种可贵精神被张玉荣的徒弟一代代传承下来。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