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灿烂

作者:胡爱林


时 间: 当代

地 点: 太行山下贫困山村——西木庄

人 物: 樱花——富民水果种植加工有限公司技术员,驻西木庄村定点帮扶代表

景霞——山煤集团办公室科员,主动要求上级选派回到家乡西木庄担任第一书记

陈大春——西木庄村委主任

玉嫂——西木庄村妇女

刘婶——西木庄村妇女

景霞妈——西木庄村妇女

山娃—— 玉嫂的小儿子

二愣——西木庄村游手好闲的村民

男女群众若干名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太行山下 日 外 

峰峦叠嶂的太行山绵延起伏,碧蓝的天空下,十几只无精打采的羊儿在一个十二三岁孩子——山娃挥鞭驱赶下向长满绿草的山坡缓慢移动。颠簸的山路上一辆女式摩托渐渐驶来,被羊群挡住了路,摩托车上的女青年刹车问路。

樱花:小朋友,到西木庄村还有多远?

山娃:不远了,前面就是。

樱花:谢谢啦!

樱花在等羊群过去的时间里,看到山娃目不转睛地看她,忘记了赶羊,樱花也用温和的笑脸看着山娃。

樱花逗山娃: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山娃:我就是西木庄村的,叫山娃。

樱花:你为什么这样看姐姐,姐姐脸上有花呀?

山娃天真的:是姐姐你长的好看!

樱花:是吗?你怎么不去念书呢?

山娃:我家没钱,我得放羊养活我妈。

樱花:你爸呢?

山娃:我没爸,有爹,爹出去打工不回来了,妈说他不要我们了。我爹不要我妈,我不能不要我妈。

樱花:好孩子。

山娃:我妈让我好好放羊挣钱,挣了钱给我娶媳妇。我要娶就娶像你这么好看的媳妇。

樱花:你这么小就想着娶媳妇啊!

山娃:我们村已经好长时间没娶过媳妇了。我妈说,让我娶了媳妇给她多生几个孩子。

樱花:为什么要多生孩子?

山娃:因为我们神山沟人越来越少,妈说,有孩子就有希望!

樱花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樱花:山娃,你想不想去念书?

山娃:咋不想,因为我妈不让去念书了,我哭了好几天。我每天放羊还背着课本看呢。

山娃从打着补丁的背包掏出书角打卷的课本冲樱花扬扬。

樱花:那我找你妈去说,让你去念书。你妈叫什么?

山娃惊喜地:真的,姐姐!

樱花郑重的点点头:山娃,快看羊去,吃田里的庄家了。

山娃高兴地把羊鞭甩得叭叭响,边赶羊上山坡边喊:姐姐,你进村后一打听就知道,村里人都叫我们妈玉嫂。然后唱到:“亲圪蛋下河洗衣裳,双疙顶跪在石头上呀,小亲个蛋……”

樱花冲山娃挥挥手,加油门向前方的西木庄驶去。

歌声中,一声鸡啼, 红霞满天。显出一个参差错落的太行山村,还有陆陆续续出来忙农活的村民。

山坡上到处盛开着粉白的野樱桃花,叠出片名——《樱花灿烂》

2.西木庄村 日 外    

西木庄村村委办公室房顶上的几个不同方向的高音喇叭内传来西木庄村委主任——陈大春的苍老喊声: “各位村民,大家注意啦… …”

正出院子泼洗碗水的玉嫂和刚刚睡醒的邻居二愣都侧耳聆听。

刘婶几个出工上地的妇女在玉嫂门前的老槐树下停住了脚步。

喇叭里的喊声继续: “各家各户的妇女到村委会开会啦… …”

二愣爬过墙头揉着眼问玉嫂:村委会开会? 干啥呀……

玉嫂白了二愣一眼:你问我, 我问谁? 我问铁锅它也没长嘴!

二愣朝玉嫂扮个鬼脸:骚婆娘,小心我跳过去摸你奶。玉嫂把一锅洗碗水冲二愣泼来,二愣吓得赶紧把头缩回墙下。

玉嫂门前的刘婶对另一个妇女说:看, 第一书记景霞来啦— —咱们问问她,开啥会。

第一书记景霞急匆匆走来, 手里抱着一大摞资料。

刘婶:景霞, 村委要开啥会呀?

二愣也跑出来凑到景霞跟前:我这就去开会,来,我帮你抱着书。

刘婶嘲笑:我说二愣,你是见着女人就走不动的人,还能抱得动这么多书?

二愣讪讪地:再多也能抱动。

二愣没等景霞同意,就夺过改变手中的资料,唱着“山圪梁梁上站着个你,一对毛眼眼瞅着谁……”向村委会小跑着去了。

景霞无奈地摇头笑笑。

玉嫂也用围裙擦着手跑出大门:就是,景霞,咱村可多长时间没开会了,今天怎么突然要开会,莫不是大春伯干不动了,要重选村长?

景霞:不是的玉嫂,是县里的富民水果种植加工企业来咱村开展定点帮扶,支持咱们村留守妇女搞樱桃种植,帮助大家脱贫致富的。

玉嫂赶忙摇头:又是定点帮扶!不去不去,前年那个定点帮扶企业不是让咱种药材,结果药材没种好,倒欠下信用社几千元贷款,每月催着要利息,一到月底我就愁上了,唉!

几个妇女村民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就是,信用社的钱会生崽,比玉嫂的羊还生得快。

刘婶:什么定点帮扶?都是应付差事。人家交通局来扶贫,还给铺条水泥路,文化局长再穷还送台戏,一个水果加工企业能给什么?还搞樱桃种植,最后是越帮越穷!

景霞:那事情不能怨人家企业,是正好遇上那年天旱,市场也不好。

刘婶:你当然不怨,你家在信用社又没贷款,而且还有存款。

一妇女村民:瞧,定点帮扶的人来了,还是个女的,我看没什么指望,大家赶快上地去吧!

众人:走,走。玉嫂也赶紧回到院子把大门闭上。

空地上留下景霞一人。

樱花骑摩托停下。

景霞高兴而有些意外地拉着樱花的手。

景霞:老同学,你放着县城不在,怎么跑到我们村定点帮扶来了?

樱花笑笑反问:那你这高材生放着省城那么好的单位不待,干吗非要回到这偏远的西木庄村当什么第一书记呢?

景霞: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喝西木庄村水长大的,我有责任和义务回来报效我的父老乡亲。

樱花:我是企业的员工,也有责任和义务到西木庄村支持村民脱贫致富啊!

景霞拉着樱花的手:咱俩别耍贫嘴了,快到村委会喝口水。

景霞跳上樱花的摩托,二人说笑着驶向村委会。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西木庄村委办公室  日 内  

西木庄村委会办公室内,主任陈大春见樱花和景霞进来,赶忙起身迎接,二愣则傻傻地看着樱花发呆。

景霞向老主任陈大春介绍:这是富民水果种植加工有限公司派来的定点帮扶代表樱花,也是我的大学同学。

景霞又面向樱花:这是我们村主任陈大春大伯。

陈大春:欢迎欢迎!这几天我和景霞正发愁呢,景霞随乡政府出去考察回来后,也觉得西木庄村的留守妇女很适合搞大棚樱桃特色种殖项目,但搞什么都需要技术,我们正想着到你们企业跑一趟,不想你们捷足先登了。

樱花:没问题,我这次来,就是熟悉咱村的情况,帮助你们搞樱桃种植的,树苗和技术由我们公司负责提供。

景霞:这可是及时雨啊!有什么需要我和大春伯帮助的就说。

樱花望着空荡荡的会场只来了几个老太:你们不是召集全村妇女开会吗?人呢?

二愣赶紧走到樱花面前:村民二愣在呢。

陈大春假装生气要拍二愣脑瓜子:跑一边去,哪里也少不了你。

二愣边出门边嘟嘟囔囔:我不是村民吗?抬棺材扔死娃子哪样也离不了我,好事就轮不到我了。

樱花和景霞掩口偷笑。笑罢,樱花的脸上写满了沉思。

4.景霞家  夜 内  

坡上散落着一座农家院。樱花和景霞坐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吃饭,景霞妈端菜出来,见樱花在景霞耳边说悄悄话,景霞痴痴地笑。

景霞妈:老同学见面,说不完的话,快吃饭吧,樱花在的时间长着呢,还怕没时间说话。

樱花:大婶,您老快歇歇吃吧,炒了这么多菜,我们哪能吃了。

景霞话里带话的说:就是,妈,您的菜不能以多取胜,要注意营养搭配。

景霞妈:这菜还不营养,全是咱山里的特产,小鸡是我自己养的,蘑菇是我上山采的。

景霞望着樱花神秘地笑着:妈,不是那个意思。

景霞妈不解地望望景霞,又望望樱花。景霞爬在她妈耳边悄语着“都三个月啦!”

樱花红着脸低下头装作吃饭。

景霞妈马上明白了,她责怪女儿:有了,你咋不早说?谁像你,快三十的人了,还放着大城市不在,跑回这穷山沟要干一番伟大的事业,找个对象还不和人家结婚,说要等西木庄富了那一天,唉!你爹在天上也替你着急。

景霞搂着她妈的胳膊摇摇:妈,我回来不是怕你一个人在家孤单嘛!我结婚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相信西木庄很快就会富的。

景霞冲樱花挤挤眼:是吧,老同学。

樱花忙点头:哦,是,是。大婶,您就放心吧,明年的今天我肯定让景霞拜花堂。

景霞妈叹口气:但愿如此吧!

景霞妈端着碗摇摇头回屋去吃了。

樱花指指景霞妈的背影,又望望景霞。

景霞望着对面夜幕下的大山:没事,我妈又想我爹了。我爹死了十几年了,妈一提起心里就难受。不仅我和我妈想我爹,全村人都想他啊!

樱花:在学校里,我没听你提过你爹不在的话啊!

景霞:我不想让同学们知道我是没爹的孩子。我也觉得我爹一直活着,每天在山上站着用临终那双忧郁的眼神看我,对我说,闺女,要好好学习,照顾好你妈,长大后为咱西木庄做点事情,咱西木庄再不能这样穷下去了。我爹是村支书,他和大春伯为了让乡亲们走出大山,带领乡亲们整整开凿了十几年大山,我爹被滚落的山石砸死了,大春伯几个月不回家,半大的女孩生病得不到治疗死了,那是他唯一的女儿,死时只有六岁啊!……

景霞的声音有些哽咽。

樱花低头不停地扒拉着碗里的饭。半晌,樱花站起身来,为景霞递过了纸巾:霞,不要难过,我一定支持你让西木庄的留守妇女们行动起来搞出个名堂,让在外打工的男人都回来在自己家门口挣钱。没人来找咱们,咱们就主动找她们去。

樱花和景霞紧紧抱在一起。

景霞擦泪莞尔一笑:看我这眼泪不值钱的,走,回屋去,咱俩合计一下种樱桃的事。

二人相挽进屋。

镜头慢慢摇向对面山坡,山坡上挺拔的劲松在月光下傲然屹立。

5.玉嫂门前的老槐树下 日 外  

中午,玉嫂门前的老槐树下。玉嫂和刘婶等十几个妇女围坐在大树下做各种针线活。樱花和景霞走到她们中间。大家见到她俩想散开,被景霞制止了。

景霞:你们怕啥?樱花又不是向你们逼债的,是帮助大家来想办法挣钱的。

樱花点点头:是的,我们今天就是和大家唠唠种樱桃的事,我首先给大家表个态,种不好樱桃我就不回城。

刘婶满脸狐疑地:真的?

樱花真诚地:是的,我知道大家谁也不想过穷日子,但是想过好日子必须通过努力奋斗来实现,希望大家在景霞的带动下尽快脱贫致富。

玉嫂:如果真的能过上好日子,我们就试着跟你们干干。那你俩快说说怎么个种法。

景霞边给大家散发资料边说:大樱桃具有“先百果而熟”的特点,自古以来就有“春果第一枝”的美誉,是营养健康水果,素有“补铁之王”、“美容果”之称。而且市场看好,每斤能卖到五六十元,大棚樱桃亩收入高达20万元。我们西木庄村位于太行山腹地,平均海拔800米以上,有天然山泉水,最适宜大樱桃种植。这是别的地方种植大樱桃的资料,大嫂大婶们都看看。

刘婶和几个妇女笑着退后:嘿嘿嘿嘿, 俺们连名字还不认得哩!哪能看懂!再说,咱受苦受累不怕,就怕出钱……

樱花环视一下,微笑着说:我觉得我们西木庄村种植大樱桃这个项目非常可行,种苗和技术方面,由我们公司统一提供指导。至于资金方面嘛,这个大家不用担心,我通过了解,信用社专门针对农村留守妇女发放“巾帼创业贷款”,大力支持留守妇女创业,而且利率很优惠。我这几天就是来蹲点调查了解大家的需求,大家对我们公司的帮扶工作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也毫无保留地提出来。

玉嫂:我也想通过种樱桃过上好日子,可家里没钱,想贷款也没条件。

景霞:玉嫂,这次你出力也可以。

玉嫂:啥意思?

景霞:我正在筹备成立西木庄大樱桃专业合作社,希望大嫂大婶们都入股当社员,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如果你们有意向,就到我家签合同。

众妇女躲一旁窃窃私语。

景霞面向玉嫂:玉嫂,我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也疼爱我,我做什么你也支持,我念大学交不起学费,你把自己的陪嫁钱也给了我,现在创办合作社更需要你支持,你先表个态吧。

玉嫂:哎,景霞,俺… …还得思谋思谋……

景霞又面向刘婶:刘婶,你对我的帮助也不少,我念大学不在家,你经常照顾我妈。

刘婶尴尬一笑:俺也得思谋思谋, 让她们先和你签吧……

众妇女(躲后) :俺们也得思谋思谋… …

樱花激动地:大婶大嫂, 你们都说思谋思谋,还思谋啥哩?你们大家当年筹钱帮景霞上大学为啥?人家景霞为了带领大家脱贫致富,放着大城市那么多好单位不享清福,非要主动跑回咱村当第一书记为啥?她为了创办大樱桃合作社,把自己的嫁妆钱全拿了出来,而且还申请了贷款,她为啥,还不是为了她的父老乡亲早日脱贫致富,为了安慰你们老支书的在天之灵……

樱花提到老支书,大家都低下了头。

景霞:我在这里给你们保证,合作社挣了钱给大家分红,赔了钱算我的。

众妇女一愣, 沉默无言, 互相看着。

樱花:玉嫂,我借钱给你入股。

玉嫂:你说话可算数?

樱花:算数,人活着得讲信用!

玉嫂:(看众妇女) 那咱们就跟着景霞试试?

刘婶:试试就试试,反正咱大不了白流些汗水。

景霞对着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大嫂大婶们!我景霞决不让你们的汗水白流。

众妇女齐声拍掌:这大樱桃我们跟你种定了!

景霞和樱花两人互视,露出欣慰的笑容。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日光大棚内 日 内

在建起的日光大棚内,景霞、玉嫂、刘婶及众妇女在欢声笑语中翻整土地。樱花走进了大棚。

景霞迎上前去:樱花,你怎么又来了。你身子重,还是少跑点山路吧,这里有我呢,你就放心吧。

玉嫂关切地:是啊!樱花,我们会干好的。

刘婶附和:对对,你是城里人,比我们山里人金贵。

樱花:再金贵也没有大樱桃金贵,七八十块一斤哩!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公司决定,只要咱们产出的大樱桃质量好,他们就和咱们签订常年供货合同,有多少要多少,而且价格保大家满意。

众妇女大笑:好,哈哈哈哈!

樱花:同时,我还得给大家提个要求。

玉嫂:你说,十个八个我们也答应。

樱花向大棚外喊了一声:二愣哥,你进来。

二愣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走进大棚。

玉嫂一见二愣:你来凑什么热闹,这大棚樱桃可是最爱干净了,脏了你可赔不起。

刘婶捂嘴大笑:二愣,你还是坐在墙根底下晒晒太阳看漂亮妞去吧。

二愣埋怨樱花:你看你看,我说不来吧,你偏要我来,知道来了连句好听的话也没有。

樱花:大家不要戏弄他了,是这么回事,我今天到二愣哥家谈心,他说也想挣钱可没门路,我说那你就和景霞一起种大樱桃,他说你们肯定嫌他懒不要他,我说你只要改了懒毛病,人家就要你,他就给我保证,所以我就带他来了。这就是我刚才给大家提的要求。二愣哥,你当着大伙的面说句硬气话吧!

二愣;只要你们能收留我,我给你们做牛做马,一定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

景霞:呵呵,自然你这么忠于职守,那就给我们看大棚吧!

刘婶不放心:怕是雇下黄鼠狼呢!

樱花:大嫂大婶们,现在国家提倡共同致富,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应该帮二愣哥一把。

景霞:对,一家富不算富,大家富才是真的富,致富路上我们一个也不能少,二愣哥,回去搬家吧,今天就上岗。

二愣:好嘞。向众妇女扮个鬼脸唱着“到你家你不在,你妈扣了我一锅盖……”乐颠颠地走了。

景霞:樱花,你离开几天,我妈可盼你了。

樱花:我也想大妈,今晚咱们谋划一下近期的大棚建设情况。

玉嫂有点神秘的样子:今晚,我们大伙跟你还有事情要办。

众妇女:对着哩。

景霞:你们呀,又有啥鬼点子了?

樱花不解地问:什么事情,现在就说吧!

玉嫂和众妇女相视一笑:保密。

景霞:你们小心在肚里憋出娃娃来。

刘婶:哈哈,走,干活。唱:“桃花来你就红来杏花来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呀,啊格呀呀呔……”

樱花对景霞:走,我带你去看看。

两个人牵着手向大棚深处走去。

7.景霞家  夜 内  

晚上,景霞家里,景霞在炕桌上按计算器。炕沿上,景霞妈拉着樱花的手慈爱地望着:闺女,你瘦了,为了西木庄和景霞的事情你操心不少,肚里怀着个孩子经常跑这么远的山路,可要注意呀!

樱花:大妈,没事的,习惯了!

景霞妈:有事就晚了。

景霞:就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联系就行了。

正说着,玉嫂、刘婶和几个妇女提蓝拎包地说笑着来到景霞家。

景霞跳下炕,景霞妈和樱花起身。

景霞妈和景霞、樱花三人不约而同:她婶她嫂, 来,坐, 坐呀。

几个妇女神秘嘻笑着把玉嫂推在前面:玉嫂,你坐下你说。

玉嫂:我说就我说。樱花, 这就是你的不对啦!有了身子也不告诉俺们, 还每天跑这么远的山路来为大伙忙活。俺们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别的也帮不上你什么忙,我们就凑了点山里的特产,给你保养保养身子。

几个妇女把带来的东西相继搁在炕桌上,七嘴八舌:这是我家的土鸡蛋! 这是我家的大红枣! 这是我家的棉核桃! 这是我家的柿饼子!山里人没什么贵重拿出手的,你可别嫌我们小气!

樱花感动地:谢谢大嫂大婶, 心意我领了, 东西我不能收。

刘婶:收下收下, 一定得收下!

景霞妈:樱花,你就不要见外了,收下吧!

樱花想了想:好,我收下,谢谢大嫂大婶!

玉嫂几个人又各自从口袋里掏出了大小不一、五颜六色的小花布, 递给景霞妈。

景霞妈乐呵呵:这是我的,我收下。

景霞不解地拿过小花布看看,问她妈:这是做啥用的呀?

景霞妈叠着小花布喜滋滋地说:我想给樱花的孩子缝件百家被, 就动员她们给我找布头,不想她们找的这么快。你们不懂,这百家被子盖在小孩身上禳福避灾!你要是嫌土气了,用被罩罩起来,别人就不笑话了……

樱花听着景霞妈的话,禁不住泪水盈盈。

景霞递给樱花纸巾:这是些啥事情,还把你感动地哭天抹泪的,你不是要找玉嫂说山娃上寄读学校的事吗?

樱花抹抹眼泪:玉嫂,我早就想跟你说,别让山娃放羊了,让孩子读书去吧。

玉嫂:我咋不想让孩子去读书哩,景霞也多次跟我说过,可家里的条件大家也知道,我那个死男人,唉!我是实在没办法呀!

樱花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富嫂,我们公司经理听了山娃的事情,就和县城的学校联系,并给山娃捐了学杂费用,这是学校给山娃的入学通知书,你近期就送山娃去读书吧!

刘婶:你们公司这才是真扶贫,啥事情也能看在眼里,想在心上。

玉嫂很激动地接过入学通知书:我明天就去送山娃上学!

景霞:玉嫂,你不仅要送山娃去上学,而且还要好好感谢一下公司领导哩!

玉嫂:是哩是哩!我做面大红锦旗,敲锣打鼓给公司送去。

众妇女:好,我们组织秧歌队,陪你去好好红火红火。

刘婶:那今晚咱们就先练练。

玉嫂:好啊!咱好久没扭过了。景霞,走,到院子里去。

景霞妈:我去给你们找红绸子。

皎洁的月光下,欢快的民歌音乐声中,众妇女腰系红绸子,边扭边唱:“桃花来你就红来杏花来你就白,爬山越岭我寻你来呀,啊格呀呀呔……”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8.山路上 日 外   

樱花骑着摩托行驶在山路上,听到手机响,忙停住车接电话。

樱花脸色焦急地:景霞,你大声点,我听不见,什么?大风把大棚吹塌了,樱桃苗也死了不少,好,我这就去。

樱花急匆匆加油掉头向西木庄方向驶去。半路,碰到了哼着小调,摇摇晃晃的二愣。

樱花停住摩托。

樱花:二愣哥,你怎么在这里?

二愣带着醉意:我去镇上喝来,喝……酒……

樱花:景霞她们正在抢修大棚急救樱桃苗,你却不守着去喝酒,我真看错人了。

二愣:景霞的大棚樱桃完了,我还给她看什么门,指望跟她挣钱,没门了。

樱花:你别胡说,赶快回去给大家帮忙去。

二愣直勾勾看着樱花:我走不动了,那你带我。

樱花:好,快上摩托。

二愣讪笑着跨步上了樱花的摩托,身子紧贴着樱花。樱花有些厌恶,但她急着赶路,只是把身子往前挪挪。走着走着,路过一个破庙,二愣突然从身后抱住了樱花,樱花急刹车,摩托带人一起撞在了一颗白杨树上,樱花被撞昏迷了。二愣不由分说,抱起樱花向破庙跑去。

山路上,村委主任陈大春开着一辆三轮车驶来,车上拉着钢筋塑料膜等。他看见樱花的摩托倒在路一边却不见人赶忙停下车四处张望,他听到破庙里有动静,急忙向破庙里跑去。

当二愣把樱花放在地上,色眯眯地想侵犯樱花时,却看到了樱花身下一片鲜红,又听到破庙门外有三轮车声音,吓得扭头就跑。

出门正好与陈大春撞在一起。

陈大春声音严厉地责问:二愣,你怎么在这里?

二愣不搭话,转身要跑,不想绊倒在地上。陈大春看到了地上的樱花,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他怒不可遏地转身上前抓住了想溜的二愣。

二愣狗急跳墙地用头使劲将陈大春的胸口撞去,陈大春向后一倒,后脑勺重重砸在了门前的一块石头上,不省人事了。二愣仓皇逃走。

过了一会儿,樱花慢慢醒来,起身看到身底的血迹,顿时明白了,悲怆地哭喊:我的孩子……

泪眼中,她又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陈大春,她艰难地爬过去,抱起陈大春:大春伯,你醒醒……

陈大春声音微弱地:樱花,我们村对不起你啊!二愣那畜生……

樱花哭着:老主任,别说这些,我给你叫120。

樱花掏出手机,拔通了120。

陈大春声音虚弱:樱花,没用了,我不行了,你要答应我,不管你受到再大的伤害也不能离开西木庄,景霞现在正需要你。

樱花:我答应。

陈大春浑蚀的泪水涌出了眼眶:“我没有儿女,我活着老伴还有个念想,可我这一走,娃她妈连个念想都没有了……希望在我走后,你们大家替我多来看看她……”

樱花擦把泪说:“大春伯,你放心,大家会尽最大的心替你照顾好婶子的。”

陈大春很伤感地说:“我的女儿要是活着也和你一样大了,我要有你这么好的女儿该多好……”

樱花接过话头:“大春伯,您有女儿,您的女儿还活着!”

陈大春摇摇头:你别安慰我了。

樱花把陈大春轻轻放在地上,她迎着陈大春“扑通”双膝跪倒,凄切切地喊着“爸!——”

当樱花一声爸喊出口时,陈大春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击得泪流满面,他头一歪,含笑离开了人世。

樱花痛彻心扉的哭喊:爸!——

天空乌云密布,一声惊雷炸响,大雨如注。

9.西木庄村大棚内 日 内 

重新修理好的改变的大棚内,郁郁葱葱的樱桃树苗又焕发出了生机,景霞、玉嫂等几个妇女正忙着给树苗施肥。

大棚外由远到近的摩托声嘎然而止,樱花有些憔悴地走进大棚。

景霞:樱花,你怎么又跑来了,你的身子骨刚……

樱花:没事,你也不是刚经历了一场阵痛吗。

樱花环视大棚内,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树苗长这么高了。

景霞:是啊,咱们的大樱桃长势很好,到明年就能挂果见效益。

樱花:怎么不见刘婶?

玉嫂:她呀!光怕树叶掉下来打破脑袋。大棚前一段受灾,就嚷嚷要退股,也不来劳动了。景霞上门劝说了好几次也不来。

樱花:走,景霞,我和你看看去,我还找她有事了。

景霞:你找她有什么事?

樱花在景霞耳边说了几句。

景霞感动地说:你呀,叫我怎么说你好呀!

10.刘婶大门口 日 外

刘婶大门口。刘婶正抱着一只鸡和一个妇女正神秘地谈论着什么,见樱花和景霞迎面走来,刘婶说: 来啦! 来啦!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两人赶忙进院闭门。

景霞走至刘婶门前敲门:刘婶, 快开门!

刘婶和那妇女倚在门里不动。

那妇女对刘婶说:你总得给人家一个不让进门的理由吧。

刘婶:景霞,我刚孵了一窝小鸡,怕跑出院门找不见,有啥事情就在门外说吧!

樱花又敲门:刘婶,我们进去有话和你说。

刘婶:还是在门外说吧,我怕惊动着我家小鸡。

景霞敲门喊:刘婶—— 你开门不开?

刘婶:景霞,你和樱花还是先去办别的事情吧!今晚你一个人来我家再说。

景霞:你不要你的股金就别开门。

刘婶开门:谁说俺不要我的股金? 哼, 拿来。

景霞和新叶正要进门,被刘婶挡住:钱可以给,门不能进。

景霞:为啥不让进?

刘婶看看樱花:我怕你们给我家带进不干净……

景霞不高兴:刘婶,你怎么骂人。

那妇女把景霞拉到一边低声说:刘婶是怕樱花在庙里流产,把霉运带进去冲了他家好运,断子绝孙!

景霞气愤地:刘婶,你胡说!……

刘婶:我胡说,全村人都说樱花在庙里流产见了红, 得罪了山神爷。你家不怕我家还怕呢!

樱花听了,捂脸哭泣。

景霞:你血口喷人。

刘婶:去你的! 你和樱花借着建大棚种樱桃带领大家脱贫致富,又让大家入股,谁知道你们得了多少好处哩!

景霞反倒坦然一笑:我们生得正、站的直、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说, 我们得了好处, 你拿出证据来!

刘婶冷笑:证据? 哼, 要不是你们做了亏心事, 你的大棚会被风刮塌?樱花能在庙里流产?那是老天爷在惩罚你们哩!

景霞强忍愤怒,拉起樱花进门:说到这里,我今天非要带樱花进你家, 冲冲你家的邪气!

刘婶:你们非要进,可以。刘婶小跑回屋里,拿出菜刀,把鸡按在地上,用力砍下鸡头,把鸡血扬洒在景霞和樱花面前。

景霞和那妇女惊呆,樱花呆立门框,刺人心肺的音乐突起。

那妇女:景霞, 樱花,走吧, 你们快走吧!

景霞要拉樱花走,樱花摆摆手, 她镇静一下自己,在凝重的音乐声中默默从包里掏出一张单据,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至刘婶面前, 轻轻地放在她手里。

樱花强忍哭泣:刘婶,我给您添麻烦了,我就不进去了,这是您这个月的贷款结息单! 

樱花捂脸跑着走了。

刘婶手捧着贷款结息单满脸诧异:这个月我还没去信用社结利息呀!

景霞恨铁不成钢地:那是你的核桃钱,你给樱花送了核桃,人家不好给你退,就把核桃按市价折了钱,替你结了贷款利息。

那妇女也责怪刘婶:看你,尽办些啥糊涂事情。

刘婶怔了怔,她很快眼里溢满了泪,用手拍打着自己:我这是作什么孽啊!樱花,大婶对不住啊!……

景霞和那妇女转身去追樱花,刘婶在后面喊着:你们等等我……

11.西木庄村  日 外 

大棚内,鲜红的大樱桃硕果累累,不少游客在采摘。

通往西木庄的水泥路上一辆拉货的集装箱车缓缓驶来。大棚外,景霞带领着不少男人和女人在把樱桃往纸箱里装,包装箱上印制着醒目的“樱花花”商标。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你也回来了。那个男人喜滋滋地说:谁愿意扔下老婆孩子出去打工,如今咱也能在自家门前挣钱了。

另一个男人:你别小看咱们这些婆娘们,比咱们大老爷们也能干。

刘婶:这可得感谢人家樱花和景霞。

众人:就是就是。你们瞧,樱花来了。

樱花扶着景霞妈和老主任老伴,来到装箱的人们跟前,两位老人用双手捧起大红樱桃,眼里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樱花问景霞:玉嫂呢?

景霞:早早地接山娃去了,应该快回来了。

景霞放眼望去:你看,那不是玉嫂和山娃。

山坡上,玉嫂疼爱地抚摸着山娃的头,山娃幸福地吃着樱桃。

山娃:妈妈,你们的樱桃为什么叫樱花花啊!

玉嫂:等你大了,妈妈再把这个故事告诉你。

山娃:妈妈,我长大后一定给你找一个像樱花姐姐那样好的媳妇。

玉嫂:俺娃真亲,还要给妈妈生一个大胖孙子。

山娃:那肯定,妈妈你说过,有孩子就有希望嘛!

主题歌里画面回放着樱花晚上在景霞家的情景,在破庙的情景、在刘婶门前的情景。

玉嫂含泪喃喃道:是啊!有孩子就有希望,有孩子就有希望……

雄伟的太行山,徐徐变幻成蓝天、白云。一轮红日从山顶喷薄欲出。

n 剧 终  


46

浏览量:

剧本以太行山区的贫困村西木庄为背景,通过富民农产品种植加工有限公司定点扶贫代表樱花进驻西木庄,与山煤集团选派到西木庄担任第一书记景霞共同努力奋斗,帮助西木庄种植樱桃走上了脱贫致富路,反映了工业企业在落实国家精准扶贫中,积极实施以工补农政策所取得的成果,展示了当代青年工人不忘初心,乐于奉献的可贵精神。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