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城的诱惑

作者:曾林锋


孙志仁开车到半山坡,看到一圈篱笆围起的草木房,就知道今晚饭局的地方到了。

想起篱笆的说法,孙志仁不由扑哧一笑!这个死刘洪,不就野草丛中歪歪斜斜插了几根细竹棍,还整出篱笆这么乡村的词。孙志仁开着个文化传媒公司,从总经理到打杂的总共就两人,孙志仁和刘洪。不过前天刚招了个女大学毕业生,做前台。三年来,公司不死不活,挣不到大钱,也熬着没关门,主要是关也关不起了。孙志仁下定决心要苦撑,希望守得云开见天日,怎么也算真金白银投了十几万进去。刘洪却早生了去意。刘洪的月基本工资就两三千块,饿不死也吃不好。当初刘洪是朝着三成分红这个巨大的诱惑,跟着孙志仁干公司的。问题是三年了,公司没赢过利,刘洪就没见过红。这红就像G城的小姐,时不时在孙志仁的舌头上打几滚,既没融化掉,也没落过地。孙志仁常说,只要公司签了大单,刘洪我一定请你去G城玩玩,G城的小姐,你懂的。孙志仁这样说多了,刘洪就不接话,倒生出一种自己上了下不了的贼船的感觉。刘洪对明天其实充满了忧虑,就算去G城玩了小姐,那也是可有可无的人生插曲,当不得事业的目标。所以,每当孙志仁再如此一说,刘洪的去意就会更坚决一分。

可这天下午,孙志仁的公司终于签了个大单,一个巨大的大单。萤火虫灯饰公司的市场营销,毛总终于同意给了孙志仁公司。一年一百万,一签三年,合同期到2015年1月13日,而且立马给了二十万启动资金。毛总在合同上签完字,孙志仁就说,毛总,今晚一定要庆贺一下,我请你。毛总说,你省省吧,多花点心思推产品就好,今晚的饭局我安排,去茅草坪,吃野味,纯正的野味。茅草坪,这地方你知道不?毛总这样问的时候,张开一双大眼睛瞪着孙志仁。孙志仁心里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知道,知道啦,当然知道的,经常和客户去呢。

孙志仁说经常和客户去呢的时候,刘洪差一点笑出声来。孙志仁根本就不知道茅草坪在哪处哪方,这个名字他倒是知道。茅草坪的消费水平孙志仁也非常清楚,所以有客户提出去茅草坪吃饭的时候,刘洪用尽所有借口不去的。两三万一顿饭,孙志仁买不起单。笑话归笑话,这事儿上,刘洪内心里倒真替孙志仁几分凄凉。所以,孙志仁私下里问刘洪路的时候,刘洪就非常耐心的说,茅草坪就在沙坝圩后面的半山坡上,你从中山二路市政府红绿灯路口右转,转进华康路,再往前两公里左右,左转上坡,看到一栋篱笆里的草木房就到了。这栋草木房就叫做茅草坪农庄。

孙志仁把车转进茅草坪农庄停车场的时候,后面忽的传来一声砰的巨响。这巨响把孙志仁狠狠吓了一跳。孙志仁停车熄火跑出去一看,原来是一辆小车和一辆摩托车迎面撞上了。孙志仁惊出一身冷汗,想想后怕不已,自己的车晚半分钟转进来,这摩托车撞上的可能就是自己了。摩托车横倒在路中间,摩托车司机躺在小车前几米远的水泥路面上,一动不动,生死未卜,脑袋底下一滩暗红的鲜血。小车司机是个女的,此刻脸色苍白,在路边的草地上朝电话里哭喊。孙志仁不忍心看热闹,转身进了农庄。

刘洪从公司拿酒过来后,孙志仁问他看见外面路上的交通事故没。刘洪随口说没注意到,可能已经清场了吧。孙志仁本想说说这个事故的,说说那半分钟的时差,一看刘洪丝毫不上心,也不好再提,心里的后怕也就陡然消失了些。稍后,毛总一行到了,还带来了三支茅台,82年的。毛总看来是这儿的熟客,预先订好了菜式,一到就开席。酒当然是喝毛总的茅台,好酒当然是首选。孙志仁的酒量非常大,加上既兴奋又要感恩,喝起来非常主动出击。毛总也是酒中豪杰,凡有敬酒来者不拒。几个人推杯交盏,半个钟就干掉了两瓶。刘洪不喝酒的,看到眨眼间大伙喝下了两瓶,就劝大家少喝点,别喝了。毛总说,刘洪你别劝,你不喝酒就专心做好司机,天天能做茅草坪农庄的司机,你们公司准发大财!你们公司几个人啊,才三条枪,还怕没钱赚。刘洪本想纠正说,毛总我车牌还没考好呢,可想想没说了。孙志仁接话说,哎,毛总你怎么知道我们公司招人啦?毛总真是通天眼啊!来来来,服务员,再开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毛总指着孙志仁大笑说,你看你看,你醉了醉了,这哪是拉菲啊,这酒是茅台呢,拉菲喝的是钱,咱茅台喝的是劲。

酒好,心情好,气氛好,三瓶茅台全落肚了,喝酒的还没人倒下,大家意犹未尽。孙志仁就说,毛总,吃饭你请客,等下唱K,去汇月酒店,给个面子,我做东行不?毛总说好,你做东你做东,我上个洗手间先。毛总一起身,刘洪拿着电话对孙志仁说,飞天广告公司的杨总打你几次电话,你没接,打我这儿来了,你快接吧。孙志仁接过电话,一边聊一边看了几眼刘洪。聊完电话,毛总还没出来,孙志仁就叫刘洪旁边说话。孙志仁说,刘洪,我和你说个事啊,我是不是说只要公司签大单,就请你去G城玩小姐!哥说话算数,今晚就请你去。刘洪一愣,说你喝那么多酒了,那么远,你还行不?孙志仁说,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这酒好,再喝一瓶都没事儿。孙志仁忽然想起什么,问刘洪,杨总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下午接了大单呢?你和他说的?刘洪说,没啊!我都不和他熟呢!孙志仁就觉得奇怪,这飞天公司的杨总,他怎么就知道自己接了大单?庆功宴还没结束,就请自己去G城玩?

孙志仁正纳闷着,毛总一边说着电话,出来了。毛总挂掉电话就说,孙志仁,唱K就不去了,我要去陪一个市领导,得立马走,你们去玩吧,玩得开心哦。说完,毛总径自带着自己的人马走了。孙志仁一阵暗喜,真是巧啊,正想着怎么毁掉唱K之约呢。

孙志仁就让刘洪打车去汇合杨总,然后带杨总开车到自己家接自己。刘洪说,你喝那么多酒还开车。孙志仁说,不怕啦,又不是没开过,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刘洪又说,现在喝酒开车很严重的,醉驾入刑了,逮住了要坐牢的,你还是别开了!孙志仁说,别扯,你看我像喝醉的人吗?车不开回家,明天办事许多不方便。我先走,记得快到我家楼下时电话我。说完,孙志仁也不管刘洪怎么走,开车往家赶。

茅草坪农庄离孙志仁家约摸二十来公里,走过一半路程就转入沙湾路。沙湾路已经算郊区镇上的路了,据说以后将扩建成市北二环。孙志仁上班或者回家必经此路,所以对沙湾路很熟悉。这条路路况非常不好,路窄,弯多,路灯昏暗,一下雨就会严重水浸,所以路面常年布满大大小小的坑洼。据说十年前该路的水浸情况,就被省电视台曝光了,可不知为何问题一直解决不了。倒有一个说法是,镇里面和市里面为修路出资比例在扯皮。孙志仁的驾驶技术非常好,当年在部队当的汽车兵,但每次经过沙湾路时,还是会非常小心的开车。因为沙湾路不光路况很差,沿路还工厂林立,没工厂的路边就是村庄,上下班交通高峰期,工人啊村民啊像蚂蚁一样,一窝蜂的涌上马路,三天两头的有交通事故。

但今晚孙志仁转入沙湾路的时候,已经九点多钟了,车少了,行人也很少了,孙志仁急着赶路,不由加快了车速。车速一快,车就颠簸得厉害。这一颠簸,喝到孙志仁肚里的茅台一个劲的往上窜。孙志仁这会儿感觉到国酒茅台的力度了,头有点发胀,眼睛也有点不好使。孙志仁久经酒场,开车又是把好手,也没在意这些,依然快速的往家赶。还有两三公里到家,刘洪打电话来了。孙志仁说,你们这么快吗?我还没到呢。李平没回这话,却语气惊讶的问到,我们前天招的女大学生,是毛总的外甥女,你知道不?孙志仁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什么状况?但孙志仁说电话时,却不动声色。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呢!不是毛总外甥女,我还不要她呢。我快到家了,你和杨总快来接我吧。今晚兑现承诺,请你去G城,G城的小姐,哈哈哈,你懂的!挂了电话,孙志仁心里一直嘀咕,这女大学生是毛总的外甥女?怎么这么巧呢?可毛总他啥也没提过啊!哦,对,喝酒时毛总说公司三条枪。

近了,看到前面的红绿灯了。过了这个路口,五百米左右孙志仁就可以到家了。孙志仁习惯性的向右侧车窗外扫了一眼,看到索菲亚公司门口灯光明亮,心里不由轻快起来,索菲亚公司大门距离红绿灯路口只有百多米远。每次开车经过这,看到索菲亚公司的时候,孙志仁就会在心里涌起家的感觉。不管公司的事儿有多艰难,回家了,一切都可以放下。

路口是红灯,孙志仁瞄一眼前方,感觉没人也没车,好在这路口也没交警监控,就脚下压压油门,想快速通过路口。可一瞬间,孙志仁却看到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前方。只听砰的一声,一人在车头前飞起来,越过车顶,向车尾飞去。孙志仁死命踩刹车,向右打方向盘,撞向路边一颗大树----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下班铃响过去一阵,李求成下意识里还舍不得离开。于是,李求成干了件可有可无,严重说是画蛇添足的事情。李求成推着液压车,把成品仓库A区第一排,就是朝向过道这一排,已经安放好的栈板重新定位了一回。不仅整齐贴着地面的黄线,还保证每个堆满成品的栈板朝向过道这一面,简直就在一个平面,而且每个栈板之间的距离一致。李求成干完这活以后,刘三平就哈哈哈大笑几声说,李求成你就是个神经病。刘三平是故意完整的看着李求成干了这事后,才这样说的。李求成当然不是神经病,李求成是真有点舍不得。打28岁起,算算李求成在索菲亚公司干了十二年,一直干杂工,负责把车间流水线尽头包装站码满成品的栈板,拉到仓库存放。

刘三平神经病这三个字,仿佛让李求成梦醒了一般,忍不住摸摸后脑,呵呵傻笑。笑了之后,李求成换了个人似的,说下班了,吃饭去。饭堂吃饭时,刘三平非常认真的问,工资都算给你了吗?李求成说,都算了,下午的工资都算进去了,中午就到账了。刘三平哦了一声又问,那年终奖呢?李求成开心的说,行政部马经理说老板说了要按照十二年工龄算给我呢,不过马经理说,年终奖得按照公司规定,过了年才发。刘三平追着问,那你说这公司好不好。当然好啊,李求成想都没想就回。当然好的话,你干了十二年,咋就不干了呢?社保买了十二年,工资年年涨,待遇年年加,你一把年纪文化没文化技术没技术你都辞工不干你不是傻逼啊!你就是个傻逼!刘三平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为李求成遗憾。李求成也不反驳,只抬抬头,看着饭堂里工友们来来往往。看看之后,又埋头吃饭。

当然,李求成不是傻逼,辞工不干是家里逼的,媳妇默许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李求成家的经越来越难念。打记事起,李求成没见过老妈的手离开腰的模样,不是左手扶着左腰,就是右手叉着右腰,总是一副风吹得倒的样子。村里人说,老妈是生自己坐月子时,受了严重的伤寒,落下腰痛的顽疾。好在李求成老爸身骨子硬朗,几十年来像头蛮牛一样撑起家。大概是蛮牛蛮过了头,去年刚过六十岁不久,李求成老爸也出故障了,一双膝盖毫无征兆痛起来,疼得人直冒汗,三天两头吃药才行,算是彻底从农民的岗位提前退休了。老爸这一退休,李求成的媳妇儿只能咬牙一个人顶上。那一菜园子菜,四亩多稻谷,十几亩鱼塘,荒不得的。起初,李求成和媳妇商量,媳妇我不打工了,我回去吧,闲时再打点临工,咱家收入也不会少多少。媳妇是个有打算的人,说求成你傻呀,你那份工资是家里的纯收入,一个子儿都不能少。等过几年孩子念完书,咱就算熬到头了。熬了一年光景,媳妇不说这话了。媳妇有时说,捞鱼卖要请好几个人工,划不来啊。有时说,这两天老天别下雨啊,谷子还没收完。再后来,媳妇啥也不多说了,电话里越来越少词。李求成这时知道,媳妇顶不住了。李求成暗自伤心,想想自己不能再在工厂享福了。李求成就对媳妇说,女儿明年高考了,这是要操心的大事,儿子考城里初中插班了,我还是回来吧。媳妇立马说,我可不管你,求成你自个抓主意。停了会儿媳妇又说,大成家的二十亩鱼塘说不养了,要不咱们接过来吧。于是,李求成决定辞工回老家。

今年公司放年假特别早,元月14日就开始放,李求成提前半个月向公司辞工。公司很意外李求成辞工,尤其是同李求成一起进公司的行政部马经理,和比李求成还晚来五年的库房王经理。所以李求成的辞工,两位经理报告了老板。老板和李求成聊过后,也就同意了。老板还特意为李求成买了14号回家的火车票。14号是腊月21日,赶得上回家过小年。李求成已经十几年没在家过过小年了,这下弄得好像有点小时候盼过年的感觉了,多多少少有些回家的兴奋。

李求成回家的期盼,刘三平好像比李求成还感同身受。感同身受之后的刘三平,心里就有点失落。

刘三平是前年进公司的,从G城那边过来,在库房开叉车。李求成喜欢抽烟,工间休息十分钟就到库房南门外的吸烟区吸烟。这个吸烟区离车间比较远,一般只有库房的人在这抽烟,而库房只有李求成一人抽烟,所以这个吸烟区基本上只有一条烟枪。某一天天气很闷很潮湿,天空很阴暗,上午工间休时李求成照例上这吸烟,却发现多了条烟枪。这人就是刚来公司库房的刘三平。刘三平一见李求成,就递一支烟,金色五叶神。抽完第一支,李求成就回敬了一支红双喜,南阳产的,四、五块那种。这烟来烟去的,两人就攀谈起来。两人年纪相仿,又都爱抽烟,干活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于是交往就日渐多起来。公司多是些年轻男女,李求成其实没有说得深的工友,刘三平来了之后,两人非常投缘,像多年的老朋友在这里相逢了。而刘三平初来乍到,有这样一位资深老员工亲近,自然非常欢迎。后来刘三平就搬到李求成宿舍住,吃饭出外购物逛街啥的,两个人差不多都在一起。可每个月就有那么一两天,刘三平会独自外出,发工资这个周末是必须的。察觉这个规律后,李求成有次就问刘三平,你昨晚干嘛去了?这么晚回宿舍。找小姐去了啊,我是男人,总得解决问题啊!刘三平大言不惭的回答。李求成就笑着说,你这个色鬼,小心得性病。刘三平微微一笑说,怎么会呢,注意安全呗!下次要不要带你去?李求成说,我不去,我有老婆呢!刘三平哈哈一笑说,老婆那么远,小姐那么近,何必舍近求远。李求成就反驳说,你老婆可不远,怎么不找老婆。刘三平又是哈哈一笑,你还真以为我老婆在G城,我也想啊!可我没老婆,去G城也是找小姐。为啥去G城找小姐呢?G城的小姐活儿好,闻名全国啊!不,闻名全世界为国争光呢,连外国佬都知道,那是有口碑的。你懂不?G城的小姐,李求成只听说过,具体的话,还真不懂的。每次公司放假,刘三平就去G城。如果放长假,比如国庆啊五一啊,李求成就回老家,看看父母孩子,和老婆往死里亲热几回。刘三平去G城前,总是告诉李求成,我去G城找老婆了,所以李求成真以为刘三平的老婆在G城。李求成知道刘三平没有老婆后就问,你怎么不找个女人结婚?刘三平说,我找过,找过很多,还有很多弯弯肠子的故事呢!你要问为什么没找成的话,我操他奶奶的我也不知道,只有问老天爷。找小姐的话题一晾,两人更是无话不谈,仿佛交了心一样。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所以,其实刘三平骂李求成傻逼,除了替李求成惋惜,为自己也含有几分不舍的成分。刘三平重重的说自己傻逼两字,也让李求成心里涌起好些感动,好哥们来的。这一感动,就不免为刘三平喜欢找小姐的事儿担忧。李求成一直觉得,刘三平把自己的辛苦钱花在小姐身上真不是个滋味,是真的傻逼,早晚得出事。可李求成知道自己劝不了刘三平,没法子劝。这事儿虽然不合法,但看上去似乎又合理,小姐在工作,刘三平要解决问题!明天回家了,可能以后两人不定能再见个面,李求成就想,还是要提醒刘三平以后不要找小姐了,就算要找也要少找几次。李求成正要开口和刘三平说这个问题,行政部马经理在饭堂门口大叫,李求成在不?

马经理把李求成明天回家的火车票送来了。马经理笑着说,明天回家了,你俩还吃饭堂,怎不去外面喝两杯。这话提醒了李求成。李求成就对刘三平说,回宿舍冲凉吧,晚上陪我去银行取钱,取完钱咱们去宵个夜,喝两杯。

冲完凉,李求成收拾好一应行李和买回家的礼物,然后收集那些带不回家又用得上的物品,全给了刘三平。刘三平塞了一条金色五叶神给李求成,说,回家抽抽。李求成也不推辞。之后,两人在厂门口打个摩的,上银行替李求成取钱。取完钱刚好八点半,刘三平建议说,路上没啥车了,咱走路回吧。李求成说,走路回吧,去宵个夜。

两人步行转到沙湾路时,刚好九点钟,此时沙湾路很少车了,行人也稀少了。两人沿着沙湾路朝公司方向走去。横过公司前不远的红绿灯路口,再往前走一公里左右,就有个夜市,夜宵档特别多,是附近工厂员工夜生活的集散地。快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刘三平的手机滴了几声,有信息。刘三平看了下说,工资到账了,比你的晚大半天,你看公司对你多好啊。不等李求成说话,刘三平忽然问,你明天什么时候的火车?李求成说,下午六点多。刘三平琢磨了一下说,走,咱们去G城去,我请客。李求成当然知道刘三平说去G城干嘛,所以坚决的回答说,不去!刘三平说,你别倔,你先听我说。我们打车去,我有的士司机电话,一来一去就算四个小时,在那边两个小时,回来也不超过四点钟,你好好睡一觉,不耽搁你明天坐火车回家。李求成说,我倒不是怕时间不够。刘三平说,那你担心什么?李求成说,没必要花这钱。刘三平说,我请客,你甭管。李求成说,也不是钱的问题,我只是不想去。刘三平说,你是不知道那滋味,你真去过了,一辈子不忘的。今晚你再不去,估计你一辈子都没机会了。李求成不再吭声,实际上是不知道怎么推辞。刘三平就坚决的说,去,我现在打电话给的士司机。李求成赶紧拉住刘三平的手说,别打,我不去。

刘三平就说,那这样吧,我们来赌一把,看看老天爷怎么决定好不好?李求成迟疑了一下,说,怎么赌?说话间,两人到了公司门口,刘三平就说,再往前走点,公司人听到不好。于是,两人往前走了一百多米,到了红绿灯路口的斑马线旁。刘三平说,我想起有钱人一个赌钱的法子,我们看路上的车牌号码。如果车牌号尾数是双数,我们就去,是单数我们就不去,由老天爷来决定,行不?李求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所以没再吭声!刘三平就说好,就这样定了,我们蹲下来,注意看车。

说完,刘三平拉着李求成蹲在路边,两人竖起耳朵听声音。等了十来分钟,没车来。李求成说,没车来也是天意,还是不去了吧。刘三平就说,再等十分钟吧。又等了十多分钟,终于听到摩托车的声音,李求成的头发都竖起来了。近了,摩托车近了。不过,这车是烧油的助力车,没牌。李求成就笑笑说,老天爷不让去了!刘三平摇摇头,也笑着说,看来你还真没这个艳福呢!李求成就说,走吧走吧,过去宵个夜!

刘三平说,你等等,我尿急,撒泡尿。刘三平就跑到路边大树后撒尿。李求成看看是绿灯,径直往马路走,边走边说,快点快点,绿灯了。

忽然,听到来车的声音,刘三平一边系裤带,一边兴奋起来,大声说,看车牌看车牌。李求成在斑马线中间立马转过身来,大声说,你耍赖啊,时间过了不算呢。刘三平坚决的喊,不,就赌这最后一把,你站着别动,红灯了车会停下,你那位置正好看清楚。

可那车没理红灯,加速往前冲过来。刘三平刚走进斑马线,忽然看到车就要冲到眼前了,立马往后退并大声喊,李求成你快跑你快跑车来了。可还没等李求成反应过来,就被撞上了。李求成在空中腾飞起来,向车后飞去。小车的右侧刚好从刘三平的膝盖擦过,把刘三平带倒在路边。李三平感觉膝盖疼得钻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这时的时间约摸在晚上九时二十八分,孙志仁感觉车头撞上路边的大树,才停下来。惊慌失措间,孙志仁几乎没有任何感觉。忽然,电话响了,孙志仁在左脚底下摸到了手机,是刘洪。还没等孙志仁开口,刘洪就迫不及待的说,杨总家里出大事了,他不去了,那我们还去不去G城呢?孙志仁朝手机大吼一声,我撞死人了,死人还怎么去啊,吼完一把掐掉电话。掐掉电话孙志仁稍稍回过神来,一个念头在心里冒起来,跑。可这时,孙志仁才发觉,自己的双腿死死卡住了,无法动弹,一阵钻心的痛,从右腿传上来。

时间约摸在晚上九时二十八分,李求成当场死了,躺在孙志仁车后三米多远的路面。刘三平的膝盖只是轻微擦伤,孙志仁的右腿彻底断了。半个月后,警方给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孙志仁醉酒后驾驶小型客车不遵守交通信号灯行驶,是引发该次事故的全部原因,孙志仁承担该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行人李求成、行人刘三平无过错,不承担事故责任。


186

浏览量:

G城对于很多男人来说,一直充满了诱惑。这天晚上,有两对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的男人,对“G城的诱惑”采取了行动。于是,在马路上,发生了一宗貌似偶然却又必然的醉驾交通事故,他们的生命有了宿命式的瞬间交集,悲剧就此发生了。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