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被吓着了

作者:王子强


2018年五月我得知今年我被选上参加职业卫生宣讲活动我很是高兴,就立即写了一篇稿子题为《专职安全员如何预防自身职业病》,职防联的领导们听完我的稿子说:“题材很有意思,但是职业卫生是针对劳动者所以你得重新写一篇针对劳动者的稿子。”回来后已经是下班时分,而我这发愁稿子怎么写,这时候一个声音说:“嚯,干啥呢?咋还不回家啊?”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管辖区域家具厂的车间组长,平时大家都管他叫二哥。我叹了口气说:“咳,我这正愁怎么写职业卫生宣讲稿呢。”二哥一拍巴掌:“嗨,兄弟你还想啥啊,去年春天你在我们厂检查职业卫生那事不就是个灵感吗?”我高兴的说:“哎,对呀我怎么把去年得事给忘了。”二哥憨笑着说:“瞧我这兄弟这记性,来我这带着好茶叶,沏壶茶我帮你一块想。”

时间追溯到2017年的春天,也就是三月份左右我去他们家具厂检查职业卫生工作,接待我的就是二哥,憨憨的笑容笑着说:“我叫赵壮,厂里的人都叫我二哥。”我开玩笑地说:“得嘞,那我也叫您一声二哥成吗?”二哥憨笑着说:“成啊,见面就是朋友,来你看这是我的工作组”说着二哥一遍领着我检查工作组一遍介绍说:“你看这是我们厂主要工作,木材切削、板料的表面加工、砂光、齐边,这些容易出现粉尘的工作,都给工人佩戴了口罩。”这时我一边指着一个工人一边说:“二哥这一个师傅没带防尘口罩啊。哎!不止这一个师傅啊,这还有俩没带的。”此刻二哥脸上出现了不好意思窘态的笑,忙走过去说:“老张你咋不带口罩呢?上次不是说你一回吗?你看你一不带口罩,大柱和小李子也不带,赶紧带上。”这时张师傅笑着说:“带这玩意儿吧,干活不得劲,捂得慌。再说我算得上老工匠了不怕,大柱和小李子年轻人,干劲足不碍的,活嘛干就完了,还怕这个。再说了你干活的时候不是也不怎么带口罩吗?还不带耳塞子咧。”这时候二哥的脸上臊的啊又红又不时地撇撇嘴。我拍着他肩膀说:“二哥啊这可就不对了啊,这家具厂每天会产生大量的木粉尘,这里面含有木焦油,这种物质由各种酚类和烃类组成,并含有致癌性较强的物质,长此以往,工人会部分的患有支气管炎、哮喘和肺气肿等,甚至致癌。粒径小于10微米以下的木粉,会直接进入人的肺部组织,沉淀于肺泡中,有可能引起肺组织的慢性纤维化,甚至导致肺心病、心血管病等一系列病变。而且这些可吸入物质还会将多种污染物或病菌带入肺部,对人体危害很大。”二哥臊的一脸窘迫挠着后脑勺说:“咳,我也知道,咱这乡下人没你们城里人讲究,你这回就别往上面报你通融通融,我回头注意,来兄弟到我们食堂吃小炒去。”我摆摆手:“饭就不必了,这个我必须如实上报,我要对工作负责,也要对厂里职工健康负责。”二哥语不成句的说:“咳,反正我也忙,我们领导要的是效益,你报吧,爱怎么地怎么地我是没辙。”说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大口喝茶,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

时隔四天,正好周五我接到二哥一个电话:“子强,你今天下午务必来我这一趟,我这已经不一样了,你得来啊。”我一边拿着车钥匙一边说:“行二哥,我马上过来。”一路无书,来到了家具厂。从车里就看见二哥站在门口等着我,我见到二哥笑着说:“怎么着二哥还想着请我吃小炒?”二哥不好意思笑着说:“兄弟你就别再笑我了,来你再看看车间里”说着又把我请到了车间,此时我注意到了车间里每个工人都带上了口罩,耳塞还有工作用的防护手套。还没等我开口,二哥又把我请到了厂房外面说:“子强啊,不瞒你说就在前天,我们厂请来了北京市职业病防治联合会的王如刚老师给我们这些工友讲解职业病的危害,讲的就是尘肺病。王老师讲的每一句和我看的每一张关于尘肺病案例图片都让我触目惊心,最让我惊心的是尘肺病病人死亡的时候都不是躺着死的,都是半跪着捂着自己的胸口窒息而死。还有啊子强当天晚上我还做了个噩梦,我梦见我得了尘肺病晚期,胸口呼吸的疼,我爸我妈抱着我闺女哭着做我床边,老婆卷着家里的钱跟别的男人跑了,我真是被吓醒的啊。第二天我赶紧督促工友们带好防护口罩,做好记录。我是真怕了啊。”写到这,我扭头坏笑着问二哥:“二哥,那天你说你做那个得尘肺病的噩梦,你真被吓着了?”二哥抽了口烟说:“可不咋着,真吓坏了啊,以前不了解不重视,现在知道了为时也不晚啊。子强等你写完稿子宣讲完,也到我们厂给我们工友听听,一定让全厂工友重视自己的职业健康。”

此时此刻稿子已经写完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沉思:安全生产,就是先有牢固的安全根基才能有更好的生产经营,当然这里面也包括劳动者的职业健康,确保了劳动者健康才能保障生产中的效益。

2

浏览量:

这是一部以家具生产为题材的小说。一位职防联的安全管理员到所管辖区域家具厂检查工作,发现车间工人都不知道“尘肺病”等工业职业病的危害,车间里充满了粉尘,工人也不戴口罩。他告诉他们职业病的危害后,四五天后,工人们就改变了认识,带好了防护口罩。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