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运

作者:屠鹃


运运15岁前一直与奶奶还有伯伯一家住在运河里街7号的老屋里。

屋前是一条狭长的青石板路,一路挤满了高高低低白墙砖瓦的民居。墙早已斑驳,瓦也已破旧。它面前却是一条千年古运河,从北部的源头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路程,一路向南方奔来,运运居住的这个城市是大运河的终点。

古运河依街而行,离运运家门口不远的地方,是"运河有光纸厂",专门生产剪纸等文化用纸,运运奶奶在那里做过好几年临时工,再往前走100米的样子,有一古桥,它连接运河里街和运河外街,运河穿桥而过。

运运初中在外街的运河中学读书,与运运同一个班的小凤,明刚的家在外街,合合的家与运运同在里街,小凤虽是一个泼辣的女孩,却与运运最要好,合合是运运最佩服的男同学,他们都是运运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

运运喜欢沿着运河边累起的青石板上走,每一块的形状都不一样,有的光滑,有的凹凸不平,合合也喜欢这样走。他们走到"运河有光纸厂"门口,总情不自禁地深吸一口气,他们喜欢闻从里面飘出来的腊光纸的香气。奶奶将各种颜色的有光纸拿来给运运剪纸用,那是裁下来的边角废料,可运运却很开心,挑了亮丽的湖蓝色纸,翻过去,直接在上面用铅笔和尺子画了起来,画好后,用刀片又仔细地刻了起来,第二天拿到学校,同学都围拢过来看:一座古桥,3个桥孔,古桥二边的石狮子在纸上朝人咧嘴笑,还有运河二岸的民居,飞檐走壁。同学纷纷效仿,一时,刻纸成了班里课间的热点。

运运非常羡慕在纸厂上班的女工,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每天可以看到那么多色彩艳丽的纸,运运呆呆地看她们从厂门进进出出,心想:等我毕业了,也要进有光纸厂。

纸厂这一段河面开阔,像一个喇叭口,长200米,宽50米的样子,大家管这一块水域叫河上头。运运及同学都喜欢在这玩,河上头靠纸厂这边,运运合合挑了一块像大理石一样的青石板,因它离水面近,运运称它"亲水石",合合站在亲水石上,将一小块石子朝对岸飞去,那石子像紧了的发条,跳跃着奔驰着,用力触碰到对岸的河床上又反弹回来,整个里外街就只有合合一个人能做到这样。

夏天,合合,明刚这些男孩整天泡在水里,抓鱼,摸螺丝。他们将鞋子,衣裤仍在河道的草丛中,一个个挺身跳入水中,等露出头来时,已在河那边了。

运运与小凤等女孩子也在河埠头戏水观看,运运坐在"亲水石上",将腿伸入水中,二只小手在水里漂来漂去。看到合合朝这边游过来了,趁合合不注意时,将水打到他的脸上。合合再大的浪头也不会怕,但对女孩子的戏弄,却一脸的无辜。运运看了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又觉不妥,马上收住笑容和笑声。合合游过来,将从河底摸到的几个铜币交给运运,啊!是乾隆,嘉庆年间的。

合合他们也经常在河上头比赛游泳,从古桥出发,经过纸厂大概200米的地方,再折回来,一共400米,终点还是在古桥。

运运和小凤在亲水石上观战,第一个百米明刚与合合就将其他人甩在了后面。二个人一会儿明刚在前,一会儿合合在前,当游到有光纸厂的时候明刚领先一个头位,小凤在后面喊:明刚加油!明刚加油!小凤与明刚关系好点。而运运看到合合落后了,也大声的喊:加油!合合!

运运觉得合合在各方面都要比明刚强,她也与合合说得来一点,她希望这次合合能赢,前几次都是明刚占了优势。

合合与明刚游到亲水石时,离终点只有最后100米了,运运明显感到合合的体力已到了极限,明刚也划不动了。运运朝终点古桥跑去,一边跑一边对着合合喊加油,好像在给合合加气,等她跑到桥头,合合也已触到了桥墩,比明刚快了一个身位。

春季,河水上涨,小鱼在河上头活蹦乱跳。运运蹲在亲水石上,河水清澈,绿色水草在水中摇曳。她用手轻轻荡开河面,低下头去,总能看见沉在水底的几个孔方兄,静静地躺在一起。那是合合送给她的铜币,运运怕被堂妹拿去换糖吃,就用奶奶给她的红丝线将它们连在一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河里的鱼到河埠头来的少了,三三二二的,游动起来也是赖洋洋的,全没有原来那么精神,看得运运也无精打采了。

而且,本来青草味的河水不时有一股香精的气味,水面上会泛起一层油腻,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色彩。

这天下午,运运,合合放学回家,看见河上头有二个女工在洗衣服,

"这颜色真难洗掉。"高个女工说。

"慢慢洗,又不要你水钱。"另一女工说。

"明厂长也真抠门,不准在厂里洗工作服,难道让有涂料的衣服带回家去洗。"高个女工说。她说得明厂长就是明刚的父亲,是纸厂的副厂长。

"上个月扣了5元钱,我可不敢在厂洗了。"

"要洗3件,中午没得休息了。"国女工说。

"你将班长的也洗了,他能不让你休息?"

二个女工你一句,我一句。

这是二个纸厂女工。亲水石板上堆满了肥皂泡,她们将衣裤在水里沉下去又提起来,又左右在水里晃荡,过了一会,她俩站了起来,将洗好的衣服放在脸盆里,走了。

运运,合合赶紧向亲水石那边走去,皂沫还未散去,一片混混沌沌的水面,五颜六色的涂料惨杂在泡沫中,一股香精气味还未散去。

运运赶紧划拨着水面,急急将一只眼揍到水面,但她什么也没看见。

一天,运运,合合从学习小组回来,见奶奶蹲在河埠头好像在打捞什么,运运忙跑过去,原来奶奶在打捞浮在水面的小鱼,运运赶紧叫奶奶起来,眼看活蹦乱跳的鱼儿变成这样,运运心里又难过又生气,此刻,她们真想跑到纸厂,但被奶奶阻止了,不过,如果她们下次再来洗衣服,运运下定决心,要告诉她们真相。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这一天终于来了,其实也就在第二天,河埠头又传来那二个女工的对话。运运,合合立即放下手上的作业,蹭蹭跑过去,"你们不要在这洗了。"运运顾不得那么多了。

二个女工被这突如其来的喝斥声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二个学生,高个女工没好气地说:"你管得着吗?"

"你们知不知道,鱼都被你们弄死了!"运运急得快哭出来了。

"那么大的河,洗了几件衣服,还会将鱼洗死?"高个女工说。

"你们衣服上面有毒,鱼才会死的。"运运带着哭腔。

"我们身上有毒!没有我们这样在吸毒,哪来你们漂亮的剪纸。"高个女工接着说 。

"运河是大家的,又不是你们的,凭什么你们能用,我们就不能用了!"另一女工振振有词地说。"

"所以,你们也是运河的一份子,有义务保护它,你们的家不在这,你们的厂在这儿,运河也是你们的母亲河。"合合也抑扬顿挫地说。

"好了,不要讲大道理了,我们二个不来洗了,其他人还是会来洗的。"高个女工最后说。

后来,运运没看到她们来洗衣服了,运运第一次尝到了胜利的喜悦,运运仍旧与小凤,合合他们在运河周围使劲地玩,

他们每天的活动都是和古桥,与河上头与亲水石有关的,运运越来越离不开这些玩伴了,也越来越离不开运河了。

可是,当一个人对一个地域,一个村庄,一条河流产生依恋的时候,往往也是要离开的时候。

这学期是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明年这个时候他们或是升高中,或是参加工作。

这段时间,运运的堂哥准备结婚,伯父说他30岁不能再拖了。因为没有单独的婚房,所以,奶奶决定腾出她和运运的单间,带着运运回到父母身边。也就是说,这学期运运就要转学了。朦胧中,运运也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

运运没有和小凤,明刚他们告别,甚至连合合也没有。运运就这样离开了运河,离开了伙伴。

在新学校的几年中,没有运河的日子是多么寂寞和冷清啊!女同学之间也不像小凤那样无话不说,男生更是互不理睬。运运开始怀念与合合在一起的学习生活,也不知合合还住在运河里街吗?

自从离开运河后,运运只回去过一次。运运去找过小凤,她妈妈说她初中一毕业就到运河有光纸厂上班了。明刚一家也搬到城里去住了。运运也到合合家门口去张望过,门是关着的,晚上回去的时候,故意再绕弯到合合家,门照旧关着,灯也没开,运运默默地站了好一会儿。

趁着天还没黑下来,运运来到"亲水石"上,拂开水草,睁大眼睛朝水底看:五个铜钱静静地躺在一起,运运像看到了久别重逢的朋友,她能感觉到合合没有离开这里。

3年的高中生活很快过去了,运运想马上工作,运河有光纸厂成了运运的不二选择,因为只有这样,运运才能重回古运河,运运听奶奶说纸厂正在招工,就去应试了,结果考了第5名,更为神奇的是合合与明刚也参加了考试,合合考了第一名,明刚第二名,没想到儿时的小伙伴又在一个厂里了,运运别提有多高兴了。

运运分配在配料车间,也就是各种颜色的有光纸上的原料的配料,运运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亲自为它配方。原来,各种漂亮的颜色是最后加入的,基本的配方是由三种最主要的原料组成。油配小组共有12人,跟纸机三班制,每班四人,运运组里二个男二女,另外一个正是在运河里洗衣服的高个女工,而她好像还没认出运运来,说她好像在哪看到过运运,一时想不起来了,运运木呐地不说话,毕竟现在要二个人要一起配料,工作关系极度密切,所以,她对高个女工很客气,总是事事请教,师傅长师傅短的,能做的事都是抢着做,扫地,冲水,洗碗。她也不客气,乐在其中,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个勤劳的徒弟。

有一天,运运与高个师傅上晚班,运运很精确地在用天平计量一种化学原料。根据产量,以及单位消耗量配方,

"不用那么精确的,料用不完的。"高个女工说。

"那多余的料怎么办?"运运问。

"多余的,最后搞卫生都会流到河里去的。"高个女工说。

"哪条河?"

"运河呗。"

"就是这条运河?"

"难道流到黄河去?"高个女工不解地反问运运。

"每天搞卫生吗?"运运接着问。

"只要换品种了就要搞,将管道里的料冲洗干净,再配新的料。"

"那对运河污染很大,对附近居民的用水有危害,对厂里也造成损失。"运运好像在对自己说。

"反正纸厂迟早要搬迁的,周边居民经常投诉,有气味,有噪音。"

"现在总还没搬吧。"运运说。

"你我一定看得见,你也肯定要去的,反正我是不去。"高个女工坚决地说。

"只要还没搬,这个隐患就是存在的。"运运又好像在跟自己说。

运运每天就看着那些辛苦配制起来的浓浓的油料流入河里,她决定去找明刚的爸爸明副厂长。运运开门见山的讲了她现在碰到的困惑以及建议。明刚爸爸听后说:"这个问题我们也发现了,但说说容易做做难,也只有过一天算一天了,等搬迁后,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

运运没想到连厂长也是这个态度,看着他一脸不屑的样子,运运憋着委屈地说:"明刚爸,我们都曾住在这儿过,那时的运河水是多么的清澈,可现在因为厂里的缘故,使眼前这条千年运河变成了污水河,我们有责任将它整治好的。"运运将责任二字说得特别铿锵,她觉得眼前这位明厂长有双重身份,一个是厂长,一个也是运河人。

明厂长对眼前这个毛头女孩说:"有空可以去找明刚聊聊,好了,我要开会去了。"说完,就走了。

在去找明刚之前,运运先去找小凤了,二个儿时的小姑娘离开五、六年后又重逢了,小凤变漂亮了,打扮艳丽,还画了眉毛。小凤就在运运下道工序的纸机上做,运运庆辛找到了知己,将运河污染的事跟小凤讲了。小凤说:"我还以为什么天大的事情,我天天晚上枕着这河水睡,我都没意见。再说了,提提有啥用,还不如聪明点,顺着领导的意思,还能得到一点好处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还有好处?"运运不解地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凤神秘西西地说。"你想想,如果附近居民到上面去反映的话,上面要求停产整顿,那要多长时间啊,没产量,就没有销售,也就没有收入了,也就没有奖金了。"

"那这跟好处有什么关系啊。"

"你真笨,你知道,我妈最爱找茬,明刚让我这个老同学帮个忙,做我妈的工作,于是我做通了我妈的工作,我妈还做通了邻居的思想,没人去说,这事也就过去了,当然,厂里也给了这些邻居好处,现在提倡共赢,"小凤笑着说

"我也从三班倒换了长日班,奖金也比别人要多。"

"但小凤我们小时候这条河是多么清爽啊!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难过。"

"哎呀!运运,你现在又不住这了,对你一点影响也没,你瞎操什么心啊!"小凤忽然想到什么,对运运说:"你千万不要为这事去找明刚奥,他现在是厂里的培养对象,他爸又是厂长,他成绩又好,前途无量,你我是他的同学,到时也盼他拉我们一把呢。"

运运觉得是应该去会会老同学了,但是,奇怪,并没有期待的那种激动,反而感到很拘谨,明刚是科室管理员,而运运却是一个三班倒的工人,而且因为提了一些意见而不受人家欢迎,但这都不是造成隔阂的主要原因,运运这时呆呆的在想,如果眼前坐着的不是明刚而是合合的话,哪怕他已是一厂之长,运运也不会感到有压抑感的。

没有客套的寒暄,运运向明刚讲了只要控制好配料量,流入运河的油料会大大减少。

明刚叫运运不要瞎操心,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然后说要去开什么会,失陪了,运运只好郁郁的离开了。

这天下班,运运不由自主地来到了河上头,进厂快半年了,这里不知不觉中在起着变化,亭亭玉立的杨柳树将运河点缀得碧绿,古桥也亮起了彩灯,她的亲水石,还是在那个位置,这是运运与合合挑选的亲水平台,为了打磨它,合合手上都起了泡,现在许多小小的坑坑洼洼替代了那时的光滑明亮,想必它经历了许多变迁,隔了那么久,它就像是一块魔石,将运运牢牢地吸引。运运跪在石板上面,将脸贴在水面,她知道就在这个位置的垂直最底下,有五只眼睛也正望着她,但她就是一点也看不清它们的模样。运运望着夜幕下的运河及古桥,好像一切都回不到那时了,与小凤他们少了一份沟通和理解,运运感到孤独就像这慢慢黑下来的夜,向她袭来,该怎么办?是继续坚持自己,还是随波逐流,运运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合合,听说合合后来被南方一所理工大学录取了,与有光纸厂失之交臂,但合合学的是环境与景观专业,有很大可能会回到生他养他的运河来的。运运在绝望之时,总感到合合就像在水下的铜币一样,总有一天会看得见的,运运相信合合会支持她的,运运下定决心,一定不能放弃。

经过多次摸索,运运找到了规律,。原来一个班的用量要配500公斤的料,现在运运配450公斤左右,也减少流入运河的污水,没想到运运这一改变,纸机上的工人反馈说现在的出来的纸张匀度比原来好,等外品也少了,产量也上去了,卫生也好搞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检测河水的化验员也说水质比以前好了。运运又一次地来到河上头,来到"亲水石"上,运运几乎扒着身体朝水下凝视,看到了,运运看到河里的几个难兄难弟一个也没少,还是一直在那里守护着。今晚的运河特别美,亲水石在璀璨的灯光下泛着迷人的亮光。

运运仍旧用心地在油配间配方,但时间一长,运运自己组里有些人就不干了,说本来搞卫生最爽快了,现在最麻烦了,而且奖金还要少拿,因为配料量少了,小组其他人都没积极,有几个人就不高兴了,首先当然是组长了,这还了得,一个新工人,而且是个女的,要窜改标准,就像在太岁头上动土。组长毫不犹豫地将运运从第一道工序调到了最后一道工序,所以,到了运运这道工序,料还有好多,却告之要换品种了。

既然运运在最后一道岗位,那就把好最后一道关,运运与纸机上的班长说好,一定要等料用完再关机器,所以,运运当班桨料总是会变成纸的,哪怕是废纸,也比倒入运河强。

时间长了,问题也又来了,每次都要延长工作时间,而且。下道工序。也会完不成任务。怎么办?纸机的班长也支持她,他们尝试不延时也能将料做完,增加纸的宽度,本来只能做一筒纸,现在可以同时做二筒有用的纸,本来有废纸产生,现在连废纸也没了,真是多快好省。这个办法被纸机的班长当合理化建议提交到了厂部。

小凤调来与运运一个班次上班了,小凤是小组长,运运一开始挺高兴的,有机会与小凤好好沟通了,但小凤好像处处在监督她的工作似的。运运央求小凤将多余的料放入纸机,但每次小凤总是冷酷地放入运河。运运决定再去找车间主任,主任却先来找她了,说对她的这种责任感很佩服,值得学习,但修改标准是很复杂的事,劝运运放弃。

厂部黑板报专门有一小块地方是报道每天检测河水指标的,永远是都在正常范围内,运运觉得她才是不正常的。

亲水石上,运运像小时候俯在奶奶身上一样,久久不愿离开。也许,"亲水石"也要消失了。运运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该往哪走,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给她指路,但此时此刻,运运伏在"亲水石"上,看不到合合送的礼物。运运感到十分失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滴入河里,运运愿与运河在一起。

运运有一种预感,合合大学毕业后,一定会回到这儿来的,合合也是与运河在一起的。


43

浏览量:

故事讲述了造纸厂对古运河的污染,居住在运河边的二个小伙伴为保护河流的干净所做的努力,直至后来的玩伴之一运运长大,进造纸厂上班,顶着压力,仍旧不放弃自己的态度,表现出企业青年职工的素质与情怀。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