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门

作者:刘长虹


今天是礼拜四,是腾龙塑胶厂为辞职员工办离职手续的日子。按公司规定,辞职人员办理手续的时间是每周礼拜四的三点半,可今天才两点半,新上任的人力资源部副部长张大力,就在工作岗位上等着了。

张大力先给自己倒上一杯茶,然后就坐下来,像突然牙疼了一样,习惯性地捂住自己的左腮帮,打起瞌睡来了。

张大力是腾龙厂做了8年的老员工,腾龙厂的老人们都知道,他是不久前才跨入“天堂门”,调到人力资源部去的。在车间里的时候,他并没爱捂左腮帮的习惯,倒是在人多处总爱用手遮挡自己胸前不争气的工卡。

腾龙塑胶厂是家港资企业,跟别的公司相比,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各车间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大部分办公室人员,都很少外聘,多是从车间员工里面直接提拔的。来腾龙厂上班,你工作干得好,或者男人会溜须拍马,女人长得漂亮风骚,很快就被提拔了。而换工卡是晋升的第一步,被工人称作是通往天堂的门票。虽没说的那么夸张,但工卡上职位的变化,的确可以让你从穿着把青春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土灰色工衣的普工,一夜间变成身着白衬衫英姿焕发的管理员;的确可以让你从吃一楼员工餐厅的水煮大白菜,直接越级到二楼干净明亮的干部餐厅去享用三荤一素的“美味”;的确可以让你的上班时间由12小时缩短到8小时,但待遇却由两三千直接飙升到了五六千;更为重要的是,还可以让你这只不起眼丑小鸭瞬间变成白天鹅,如果还未婚的话,很快就成了工人们梦中的男神或女神……

一张小小工卡上的职位标记,是通往“天堂”的门票,决定着腾龙厂每个员工的命运,于是有脸蛋的靠脸蛋,有关系的拼关系,什么都没有的靠自己努力,都想早点获得这张门票,飙升到天堂去。可是,有人得逞了,有人却屡不得志,进来时做啥职务,出去时还是做啥职务,一直抓不住机遇。

张大力之前就属于后者,进来时是搬运工,入职多年后还是搬运工。像他这种人,在腾龙厂是最被人瞧不起的,“哈,都做这么久了,还是搬运工,真没出息!”尽管从没人这样耻笑过他,但他还是心虚,上班走在人多处时,总是习惯性地遮挡着不给自己长脸的工卡。


张大力走出车间,走进人力资源部,可以说是一步踏入了别人都梦寐以求的“天堂门”,但他似乎一点都不快乐,没事做的时候总爱打瞌睡,没瞌睡的时候总爱想东想西。

高中毕业后,自己没考上大学,就跟别人来南方打工了,从学生到打工仔,理想早就破灭了,心早就死了,剩下的只有踏踏实实打工挣钱了。可一切或许都是天意,刚来腾龙厂,被生产部总经理胡生的一席话,再次唤醒了他破碎的梦。

胡生这些话是在新员工入职座谈会上说给大家听的。他郑重其事地说:“首先欢迎大家加入腾龙这个大家庭,让我们有缘成为一家人!作为腾龙塑胶厂生产部总经理,我代表公司感谢在座各位!下面请允许我问各位一个问题:大家为什么要选择腾龙呢?这里是天堂吗?”

大家沉默良久,没人站起来回答。胡生接着说:“那由我来替大家作答!在这里,管理人员、办公室人员,薪资高,上班时间短,吃干部餐穿白衬衫,上班有空调,下班住干部单间……这才是天堂啊!可一线员工呢,薪资少,上班时间长,吃水煮大白菜的员工餐,在高温车间上班,在集体宿舍住宿……这哪是什么天堂啊?”

听胡生的话,在场的几十个新入职员工都长长地“哎”了一声,只恨自己没做管理人员,没去办公室工作。

胡生接着说:“既是如此,那大家为啥不去做管理人员,不去办公室上班,而做一线员工呢?因为,我们没学历,没技术,没经验,我们得先从基层学本事!大家或许都听说了,腾龙厂几乎所有的技术、管理岗位,以及大部分办公室岗位,都很少外聘,都是从内部提拔的,这就为大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啊!在腾龙厂,只要你付出了,就一定会得到回报,就有机会走上管理阶层,走进办公室上班,从车间越级到天堂!实不相瞒,鄙人跟大家一样,当年也是个一线员工!”

胡生一番热情激昂的演说,让这些新加入腾龙的年轻人都心潮澎湃。他话音刚落,便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掌声。

张大力觉得,能有幸进腾龙这样的好公司,能遇到胡生这样的好领导,是他前世修来的福。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要走上管理岗位,要走进办公室上班,要跨入胡生说的 “天堂门”。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座谈会结束,各车间负责人都来培训室挑人。他们根据新员工的高矮胖廋、年龄大小、文化程度,安排不同的车间和岗位。张大力长得结实,人如其名力气大,他被生产二车间彭主管挑中,安排自己车间当了个搬运工。

在一线车间呆过的人都知道,同是一线员工,但也有很多等级,分准班长、技术工、开机师傅、包装员、搬运工、清洁工等。准班长和技术工,一般不辞职的话,都离升任管理人员不远了,开机师傅和包装员,学好了技术以后也多少有些发展机会,唯独搬运工和清洁工,属于最没出息的工种,很难有出头之日。

可在这样的工作岗位上,张大力穿着新发的土灰色工作服,拉着小叉车在车间和仓库两地来回跑,每天过得忙碌而充实。他是这样想的,不是生产部总经理胡生都说了,在这里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的,岗位不好、起点低算啥,薛仁贵大元帅,不也是从火头军做起的吗?只要努力工作,就不怕在腾龙厂混不出个名堂来!

张大力的工作是把车间生产好的成品搬仓库入库,他最忙的时候通常在下午,上午产品还没生产好,工作比较清闲点儿。没事的时候,张大力就去帮那些新来的工人打下包装;有时候,他也会偷下懒,在一旁瞅着大家忙碌。

二车间叫挤吹部,有30多台注塑机,在车间里整齐地排成两排,左右各15台;每台机前都有一个开机和打包装的人,开机的通常是男孩,打包装的通常是女孩,但也有例外,开6号机的是河南女孩英子。英子是个开机的高手,技术在全车间数一数二,她用小刀劈成品上的水口,又快又准,变戏法一样儿。只是女孩子力气小,注塑料一包25kg,她搬不动,断料时要周围开机的男孩子帮忙加料。后来张大力来了,帮英子加料的事,就落到了他的身上,每次要加料时,英子都会细声细气地喊一声:“拉货的,加料啦!”

张大力有名字,但车间里的人都喜欢叫他拉货的。张大力无所谓,本来自己工作就是拉货嘛,他从不介意这个,尤其喜欢听英子细声细气地喊自己“拉货的”。英子喊他加料,张大力从不推辞,马上过去帮她。张大力觉得英子很漂亮,只是被一身土灰色的工衣遮掩了,如果有朝一日她从车间到了办公室,成了管理人员,换上时尚的白衬衫,一点都不比办公室的美女们逊色。

张大力发现自己偷偷喜欢上英子了。

 

车间里的工作单调而又枯燥,工人们不管上班再忙,都至少每隔半小时,朝挂在车间正南方的大钟瞟上一眼,然后在心里嘀咕说:“老伙计,走快点吧,慢慢吞吞的,啥时才能熬到8点,啥时才能下班!”

单调枯燥的车间工作,加上每天7:50的早会上,车间各头头脑脑们既要质量又要产量的训话,让大家觉得压力山大。跟张大力一起分在第二生产车间的十几个新员工,除了张大力,早就都没了入职座谈会上胡生刚打完鸡血时的热情澎湃,一个个像泄气的皮球,跟其他老员工一样,一上班就瞅那只钟,一上班盼着下班。

生产部总经理胡生来生产二车间了。这是那天参加完座谈会后,张大力第一次再见他。他真是个好领导哪,想起那天座谈会上说的那些话,张大力还感到很激动。

胡生在整个车间转了一圈后,最终停在了英子开的6号机台前。当时刚好快断料了,英子习惯性地朝张大力喊:“拉货的,加料啦!”张大力听了刚准备过去,只见胡生笑着说:“我来,我来!”说着,胡生扛起一包塑胶料,熟练地加在了英子的6号注塑机上。

看到这一幕,张大力更敬重起胡生了,一个堂堂总经理,居然还帮一线员工加料。张大力只恨自己不是媒体记者,否则非把这事写篇文章报道出来不可。可车间里的那些老人们,等胡生走了都开英子的玩笑说:“英子,你总算是熬出头了!英子,啥时给我们发喜糖吃啊?英子,以后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姐们、穷哥们啊!”

英子不说话,只是羞答答地笑。

张大力明白了,胡生是要提拔英子了。提拔是好事啊,英子入职三年了,技术又是一流,提拔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

张大力过去向英子道喜,英子没说话,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

下午英子没来车间上班,张大力不知她去了哪里。

 

第二天,张大力上班打卡时见到了英子。她穿着白衬衫,头发刚烫过,脸蛋更白净了,身上的曲线也出来了。张大力说:“英子,你升职啦!恭喜你哦!”英子没打理张大力,转身进了行政部。

张大力刚到车间就对工友快嘴说:“我刚刚看到英子了,她升职了,到行政部上班了!”快嘴不屑地说:“有啥了不起,不就昨晚上给胡生当马骑了,今天调行政部当了小个文员嘛!”张大力还没明白快嘴的意思,一个叫铁头的老工人先插嘴了:“给胡生当马也要模样好,就你这样的,脱光趴下来,胡生也不一定上呢!”

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

铁头告诉张大力,胡生这个大色狼,每隔几月都来车间猎美女,只要看到模样好的,就都跟英子一样,带出去骑了。张大力气呼呼地说:“那还没王法了!胡生又老又丑,又是有老婆的人,这些女孩能愿意吗?”铁头笑着说:“不愿意?你以为她们傻啊,让胡生骑了,就可以去办公室上班,就可以从车间坐直升机到天堂了!可关键是,还得胡生能选中才行啊!”车间几个女工听了,都叹气说:“是啊是啊,像我们这些相貌不出众的,就只能一辈子做苦力了!”

英子平时很少跟张大力说话,只有6号注塑机需要的加料的时候才朝张大力喊一声:“拉货的,加料啦!”可张大力在毕竟暗恋她,听英子被胡生骑了的事,他感到天塌下来一样。

中午吃饭回来的时候,张大力在走廊里碰到英子,便过去问她:“英子,你真被胡生骑了?是你自愿的,还是她逼你的,要不要我帮你收拾这个王八蛋!”

英子斜眼看张大力一眼,说:“你这人有病啊?”

张大力还想说点啥,可英子已经跑远了。

张大力越想越气,便去找胡生讨说法。

胡生正在培训室里给新入职员工开座谈会。座谈会的内容跟张大力入职时基本一样,胡生正热情激昂地说:“腾龙厂几乎所有的技术、管理岗位,以及大部分办公室岗位,都很少外聘,都是从内部提拔,这就为大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啊!在腾龙厂,只要你付出了,就一定会得到回报,就有机会走上管理阶层,走进办公室上班,从车间越级到天堂……”

张大力最终还是没勇气闯进去。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英子走后,6号注塑机就没人开了,需要从搬运工里提拔个人学开机。车间里总共两个搬运工,一个是张大力,一个是跟张大力同一天进厂的湖北胖子。所有人都觉得张大力更适合学开机,他高中文化,也比湖北胖子年轻,学起来容易,可组长王志远最终还是让湖北胖子学开机了,理由是张大力还年轻,以后大把机会。张大力对此事没意见,只要求组长让他提前转夜班。他还在英子被胡生骑了的事里没走出来,还没心考虑自己的前途,只想让漆黑的夜去吞噬自己内心的伤痛。

在工厂里上过两班倒的人都知道,上夜班要比上白班累很多,夜班员工想提前换白班不容易,白班员工想提前转夜班非常容易。张大力轻而易举就从白班换到了夜班,可漆黑的夜空,并没完全吞噬掉他内心伤痛,每次搬货经过6号机台时,他耳畔总能听到英子那细声细气的声音:“拉货的,加料啦!”

张大力尽量让自己足够得疲劳,只要手头稍微一闲下来,他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干完了自己的工作,他就满车间跑着帮别人加料,那些身强力健的开机师傅,根本不需要别人帮忙加料,但张大力还是抢着帮忙。在他们眼中,张大力一定是个疯子,是个大傻瓜,可他们哪知道此刻的张大力,只有繁重的体力劳动,才能减轻他内心的苦闷,对他来说,除了这种愚笨的发泄方式,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张大力只想晚上干活累垮自己,下班后能睡个安稳觉。

 

整整上了两月夜班,等内心伤痛逐渐消散了,张大力才申请换到白班。他刚一到白班,铁头就给他说:“傻兄弟,你知道王志远为啥不让你学开机吗?胖子请他喝啤酒吃烤串了。”

张大力不屑地说:“请就请吧,关我什么事?”

铁头说:“我知道你喜欢英子,可你知道英子是怎么被胡生骑了的吗?都怨王志远这个王八羔子,想往上爬,看到车间里有漂亮的女孩,就跑去给胡生这个大色狼推荐,英子就是他推荐的!这种人不整下台是个祸害,你愿意跟我一起推倒他吗?”

提起英子,张大力刚刚愈合的伤疤又裂开了。他对铁头说:“如果这样的话,我愿意跟你干,可我能做点啥呢?”

铁头说:“我们一起去找厂长揭发王志远这个王八蛋,说他受胖子贿赂提拔胖子学开机的事!扳倒了他,我们推荐明哥当组长,明哥上台后少不了咱兄弟的好!”

张大力听了说:“要不要把大色狼胡生也一块揭发了?”

铁头说:“不用,胡生这棵树太大,我们暂时扳不倒,揭发发王志远再说。”

张大力跟着铁头去了厂长办公室……

 

揭发完王志远后,张大力觉得厂长是个难得的好领导,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他要把胡生在车间里胡骚情的事也反映给他。可他处理完了王志远的事,张大力不这样想了。厂长没问青红皂白,就直接把王志远和胖子开了。这也太狠了吧,不就是吃了顿烤串,喝了支啤酒,至于吗?更可气的是,这时张大力才知道,他跟铁头一起告发王志远后,推上组长宝座的明哥,叫黄明,竟是厂长的亲外甥。

明哥登上组长宝座后果真没忘了兄弟,提拔铁头为技术员,安排张大力去6号机台学开机。可张大力却觉得被人利用了似的,感到心里非常憋屈,他对黄明说:“我笨,开机学不来,还是让我继续干搬运工吧!”

黄明说:“行。但你别后悔,不是兄弟我卸磨杀驴,是你自己要做搬运工的!”

张大力说:“我不后悔,只怨爹妈生的脑瓜子笨,不是干技术活的料!”

黄明拍了拍张大力的肩膀,说:“那好那好,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张大力说:“我想连上三月夜班!”

黄明说:“好说好说,这个好说!”

张大力从白班调到夜班,想再次利用黑夜来吞噬自己内心的伤痛,至于他在腾龙厂的前途,早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是不为了生计,他怕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在腾龙厂,只要你付出了,就一定会得到回报的,就有机会走上管理阶层,走进办公室上班,从车间越级到天堂……”张大力路过培训室时,听到里面胡生还在给新入职员工讲这些,可他早就把这些当是放屁了。

 

张大力连上三月夜班才转到白班。通过连续三月的夜战,他发现黑夜对他来说还真有吞噬伤痛的作用,现在他内心的伤口已经慢慢愈合了。但上次他在组长黄明面前说了,自己爹妈生的脑子笨,干不来技术活儿,这话全车间的人都听到了,以后就算提拔清洁工杨阿姨也轮不到他了,他在腾龙厂的前途没了。

张大力老老实实做着自己的搬运工,心烦的时候就提出转夜班,他已习惯了用黑夜来吞噬自己内心的伤痛。

这几年间,二车间的人员安排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黄明早已升二车间主管了,现在的组长是铁头,现在的班长据说又是厂里一个领导的什么亲戚……;胡生又来车间关照过几个跟英子一样漂亮的女孩,并帮他们成功跨进了“天堂门”,调去人事部、财务部、行政部、常务部、工会……但这些都与张大力无关,他永远都是个最窝囊的搬运工。

被判了死刑的张大力,早就不做跨入“天堂门”的梦了。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工龄越来越长,他开始痛恨工卡上的“搬运工”三个字。但公司有规定,上班必须穿工衣佩戴工卡。张大力不管走在哪里,都觉得有人在背后笑话他:“哈,都做这么久了,还是搬运工,真没出息!”

时间长了,张大力就犯了“胸口病”,走在人多处总时堵着胸口上的工卡,生怕别人看到自己的工龄。可他越这样,关注他的人就越多。次数多了,整个公司的人几乎都知道了,二车间有个做了8年的搬运工叫张大力,怕别人看到他不长脸的工卡,走路总是堵着胸口。

张大力成了公司的反面教材,管理人员教育不上进的员工时,总爱说:“照这样干下去,可能以后要像二车间的张大力一样堵住胸口走路了。”

张大力成了女工们吵架时最具杀伤力的武器:“就你这样的丑八怪,也只配嫁张大力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起火了,起火了,仓库起火了!”

张大力压力大的受不了了,就主动提出调到了长夜班。有天晚上,他拉着一车货刚到仓库,就听到有人喊叫。只见仓库里浓烟滚滚,几个没灭火常识的仓管员,放着消防栓不会用,急得团团直转。张大力大喝一声:“快逃啊!”可他们早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四处打转转始终找不到逃生出口。

张大力高中时参加过学校的消防演习,面对火灾比较有经验。他先把几个仓管员送出逃生门,然后,边打电话给公司保安队和119,边自己拿起消防栓灭起了火。

等保安队和119赶到时,火已被张大力扑灭了。大火发现早,火势不算非常大,公司只损失了少量的成品,可张大力的左半边脸被火烧糊了。

张大力被送进市里最好的医院治疗。出院那天,胡生总经理亲自开车接他时,握着张大力的手说:“谁说做搬运工就没出息,你就是好样的!等回去后,我就召开全厂员工大会让大家向你学习,公司一定要重重奖赏你!”

回来之后,胡生真为宣传张大力的事迹,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大会上,胡生夸夸其谈讲了两个多小时,听他那口气,张大力灭火救人像是在传承自己优良作风似的。

大会结束后,胡生当着大家面问张大力:“腾龙是个不埋没好员工的公司,向来奖罚分明,你想要什么奖赏尽管说!”

张大力说:“我换岗位!”

胡生说:“这个好说!技术员?班长?组长?想做什么你说!”

张大力说:“我想去人力资源部!”

胡生说:“啊?人力资源部?好,那我推荐你做个副部长吧!”

胡生对张大力的要求有些反感,他觉得像张大力这样的老牌搬运工,顶多在车间里谋个职位,根本不配做人力资源,但为了保护自己在公司员工面前的威信,还是爽快答应了他。

 

十一

张大力在腾龙厂干8年搬运工后,因一场火灾因祸得福,走进了别人梦寐以求的办公室,直接跨入了“天堂门”,这在腾龙厂史上是从没有过的,在世界工业史上也是很罕见的。但张大力并没因为工卡上让他一度难堪的“搬运工”三个字,变成了不知道令多少人羡慕的“副部长”,而洋洋得意。他的“胸口病”好了,可“牙疼病”又犯了,他走路时不用再堵胸口的工卡了,可又开始捂起了左腮帮。

那次火灾后,张大力被送去全市最好的医院救治,可由于脸部烧伤太重,痊愈后他的左腮帮上,还是留下一块永远抹不掉的伤疤。这个,二楼干部餐厅美味的干部餐,干净宽敞的单间干部宿舍,人力资源部优雅的工作环境和高薪水,他身上光鲜的白衬衫和职位带来的泡妞条件……都无法弥补。

想起这场大火,张大力更觉得来气。放火者是个仓库杂工,已被警方带走。可据说他放火的缘由是,胡生睡了他媳妇,咽不下这口恶气。“兄弟,你糊涂啊,冤有头债有主,要算账也该找胡生这个王八蛋,你放火烧腾龙厂干嘛?”张大力觉得这位放火的兄弟,既可恨又可怜,当然更觉得自己脸上这块伤疤烧的没有价值。

张大力从此最怕别人看到他被火烧过的左腮帮。

 

十二

张大力紧紧捂着自己的左腮帮不断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三点半,外面等候办离职手续的员工早就排起了一条长队。张大力赶忙把自己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今天是张大力走马上任副部长来,见到离职员工最多的一次,少说也有百余号人。怎么突然有这么多人要走了?正琢磨是怎么回事,张大力突然看到队伍里有英子,再仔细看,还有其她几个二车间通过跟胡生的裙带关系调去办公室的女孩,甚至二车间的主管黄明也灰溜溜地站在队伍里……他们怎么也都不干了?张大力感到莫名其妙。

“听说了吗?腾龙厂要变天了!香港董事长今天来公司了,那些靠关系,靠脸蛋提拔起来的人,全部都被炒掉了!这下,怕连胡生和厂长也怕是在劫难逃了!”张大力听到二车间的快嘴在人群里议论。

腾龙厂要变天了?张大力先是大吃一惊,后又很快平静下来了。他想,该不会是前不久自己借人力资源部副部长身份之便搜集有力证据后,悄悄写给腾龙香港总部董事长的检举信生效了吧?那场大火是仓库一个杂工放的,人已被警方带走,可据说放火的缘由是胡生睡了他的媳妇;胡生先后在生产车间猎走11个女孩;腾龙通过后台爬上去的员工多达40多人……信里把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写的有根有据、明明白白。

张大力知道腾龙厂会变天的,可没想到会变这么快!变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自己也该到滚蛋的时候了。张大力早就写好了辞职信,他准备给这帮人办好了离职手续,就呈交上去,好尽早逃离这个貌似天堂的魔鬼窝。


58

浏览量:

本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张大力,在工厂生产车间做搬运工多年,他尽职尽责,但总是得不到重用,没机会跨进大家都梦寐以求的“天堂门”——变成白领或者是管理人员。为此,他沮丧过,抱怨过,自己的梦中情人为跨入“天堂门”当上白领,泯着良心跟领导好上了。可就在张大力快要堕落的时候,一次偶然的火灾让他做了一次英雄,成了全公司的名人,并调到了人事部工作。按理此时张大力应该扬眉吐气,可当他看着自己在火中被烧伤的半边脸,想到自己一去难返的青春,他最终给总公司董事长写信,揭发了厂里的各种人事混乱现象。最后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但早就心疲力竭的张大力,却准备离开工厂,由“天堂门”再次跌入“地狱门”……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