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工地的女人

作者:刘长虹


1.

几十号人的建筑工地上,清一色的男人,连个女人的影子也看不到。民工也是男人,也有欲望,见到不到女人的日子,他们就想女人。那些成了家,有老婆的,就想远在老家的老婆;那些没成家,还没老婆的,就想梦中情人,或别人的老婆。总而言之,工地上的民工,除了想发财,就是想女人。大家都盼望着,工地上能来个女人,哪怕是个不太漂亮,且名花有主的女人。

煮饭阿姨肥姐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工地上的。

在肥姐没来工地之前,煮饭的是个四川老伯,他跟着老板吴生干了多年,属于元老。可如今他60多岁了,身体又不太好,就辞职回家了。他走后,工地上没了煮饭的,吴生就贴几张牛皮癣招聘广告出去,招煮饭阿姨一名。几天后,肥姐就来到了工地。

肥姐30出头,个头矮,身材略胖,不算很美,但也前凸后翘,皮肤白皙,且做的一手饭好菜。还是原来每人每天10块钱的伙食标准,可肥姐没来之前,四川老伯今天白菜炖萝卜,明天萝卜炖白菜,把民工们都吃腻了;但自肥姐来之后,今天擀面条,明天大米饭,后天包水饺,变着花样儿做美食。吴生看给民工吃这么好,不高兴了,可又看肥姐是严格按照每人每天10块钱的伙食标准做的,就没话说了。

肥姐的到来,不仅让几十号民工有了可口饭菜吃,更让他们有了女人看。肥姐走到哪里,几十双色眯眯的眼睛,就齐刷刷盯到哪里。尤其是,大龄未婚的铁娃、黑头、虎子、二皮等几个,因为相互吃肥姐的醋,还打起架了。

铁娃说:“煮饭的肥姐是老子的女人,你们谁盯着看,就把他眼珠子抠下来!”

黑头说:“放他娘个臭屁!还你的你女人呢,你知道她穿啥内衣穿啥内裤?”

虎子和二皮也附和说:“如果你知道她穿啥内衣穿啥内裤,我们就认她做嫂子,再也不看她了。”

铁娃被问住了。他哪知道肥姐穿啥内衣穿啥内裤啊?可他还是朝他们大声吼道:“老子的女人穿啥内衣内裤,还用告诉你们吗?反正以后别盯着她看了,否则别怪我这拳头不认兄弟!”说完,铁娃捏了捏自己铁锤般的大拳头。

“凭什么呀?凭什么不准我们看呀?”他们三个自然不服。

“凭什么?就凭老子这不认人的拳头!”铁娃说着,就抡起铁锤般的拳头,朝他们打过去。

铁娃爱惹事打架,在工地上是出了名的,可今天毕竟寡不敌众,被黑头、虎子、二皮三个打得鼻青眼肿。

老板吴生过来,朝他们吼道:“干嘛,干嘛呢?为别人的老婆相互吃醋打架值吗?我可是看了的,她入职表上填的是已婚,以后谁再胡骚情,当流氓送公安局!”

铁娃、黑头、虎子、二皮等几个,被吴生这一训斥,都才一个个低下头,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2

肥姐来工地遇到的最大麻烦,不是铁娃、黑头、虎子、二皮等几个盯着自己看,而是如厕。

肥姐没来之前,工地上清一色的男人,共用一个篱笆围成的厕所。可肥姐来了,工地上多了个女人,就不方便了。白天厕所里民工一个接一个的,肥姐只有在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去上厕所。可尽管如此,还是出事了。

有天晚上,铁娃借手回来,叫醒大家说:“都猜猜,我刚刚看到啥了?大家都睡得正香,没人理他。铁娃接着说:“我看见肥姐了,她在撒尿,屁股那个大,那个白啊!”

这下大家来了兴致,忙坐起来问:“还看到啥了?”“天黑就看到这些,别的啥也没看到!”“真没看到?”“真没看到!”……

大家觉得,铁娃是在撒谎,她不可能没看到点儿别的啥,但他们倒希望他真别的啥都没看到,要看到点儿别的啥也该是自己看到。这个晚上,所有的民工都失眠了。

在这些民工中,二皮年龄最小,但文化最高,鬼点子最多。他听铁头的话后,心绪久久不能平静。此后的多个晚上,等别的民工都睡着了,他便拿着手电筒,悄悄往厕所里跑。他倒想去看看,铁头天黑没看到的那玩意儿。

有天半夜,大家在睡梦中,被一声叫骂吵醒了。不知二皮真有没非礼肥姐,反正被肥姐打了一记耳光,还骂他是臭流氓。吴生报了警。不一会儿,大盖帽儿就来了。

“谁是王二皮?”两个身穿着警服、腰里别着手枪的大盖帽儿问。

民工们都不说话,但眼睛却盯着吓得瑟瑟发抖的二皮不放。大盖帽看出谁是王二皮了,就把他往警车上拉。二皮吓得尿撒了一裤裆,说:“警察同志,饶过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饶过你?说得轻巧!有啥话跟到局里再说吧!”大盖帽儿掏出手铐要往二皮手上拷。

这时肥姐过来了,她对大盖帽儿说:“警察同志,放了他吧!为什么要抓他走?”

“放了他?”大盖帽儿说,“为什么抓他走?你谁啊?管得着吗?”

吴生对大盖帽儿说:“她就是那个女的!王二皮就是对她非礼的!”

“谁说他对我非礼了?神经病!”肥姐说,“他是我男朋友,我夜里上厕所一个人怕,让他给我放个哨,这也犯法吗?”

大盖帽儿听后,松开了二皮,然后对吴生说:“怎么搞的?没事可别乱报警!”

大盖帽儿走后,吴生骂了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气呼呼走了。大家看着二皮,眼睛里充满了羡慕和记恨。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3

肥姐并没真跟二皮好上,而是善良的她不想因为这点事儿,就让大盖帽儿把二皮带走,故意这样说的。当大家知道这些后,都非常感动,都为自己昔日对她的非分之想,感动脸红起来。尤其是二皮,他当着大家面说:“肥姐不是我二皮的女人,但是我二皮的恩人,以后谁再胡骚情她,我跟谁没完!”

几天后,二皮把一块木牌子往厕所门上一放,说:“看好了,这牌上写啥了?以后只要大家看到挂这块牌子,就休想往厕所里走!”大家仔细一看,发现木牌子上歪歪斜斜写着“肥姐如厕”四个大字。从今往后,只要看到厕所门上挂着“肥姐如厕”的牌子,大家就远远站着,没人敢再越雷池半步。

肥姐如厕的难题解决了,民工们也不再色眯眯地看她了,大家成了无话不讲的朋友。时间长了,肥姐知道铁娃爱吃臊子面,她就隔山差五做上一顿;黑头爱吃水饺,她也不嫌麻烦,隔三差五包上一回;虎子爱吃米饭,她也会隔三差五煲上一次;二皮爱吃凉皮,有空时她也会做给大家吃。除了做饭的分内工作,她还义务帮大家洗衣服,帮大家缝缝补补,让一个个漂泊在外的男人,感到了慈母般的关怀和妻子般的暧昧

大家不论年龄大小,都称肥姐为大姐;而肥姐,则称呼他们为大兄弟。大家后来知道,肥姐确实在家有个男人,只可惜是个瘫子,常年卧病在床,药不离口。肥姐来工地打工,就是为多赚点钱来养活她的瘫子男人。大家都很同情肥姐,尽可能地帮助她。

肥姐干活手脚麻利,一天三顿饭根本忙不到她,于是,她向吴生提出:“让我空余时间到工地上做小工吧,少给点工钱也行!”大家知道,她一定是家里开销大,所以才提出这么做的。于是,集体恳求老板吴生答应。当时工地刚好人手短缺,吴生想想后,就答应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自肥姐加入到民工干活队伍后,大家一天有说有笑的,工程进度快了很多。肥姐来自陕北,干活的当儿,还会哼几句陕北民歌:

青线线的那个蓝线线蓝个莹莹的彩
  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
  五谷里那个田苗子唯有高粱
  高一十三省的女儿呀数上那个兰花花好
  一对对的那个鸭子一对对鹅
  兰花花我硷畔上照哥哥
  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呀
  咱们两个死活要常在一搭
  咱们两个死活要常在一搭

……

边唱着民歌边掉着泪,肥姐的思绪随着民歌,飘到了几千里外黄土高原上的老家。她想念家乡的山家乡的水,想念她那病榻在炕上瘫子男人了……

 

4

可能连肥姐自己都没不想到,一个月之后,她真要再次回到那个黄土高原上的家了。肥姐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她那瘫子男人病重,住进了医院,让她火速赶回家。肥姐对老板吴生说:“吴总,我要辞职!我家里出了事,我要赶紧回去!”吴生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说:“这可不行,我们是工程完了年底统一结算工钱,现在辞职没钱拿!”肥姐在吴生办公室里急得直哭,可吴生就是不批准她辞职。

大家看肥姐没来上工,以为她生病了,后来才知道她在吴生办公室里哭。二皮带着几个民工冲进去大吼:“狗日的吴生,你是不是欺负她了!”肥姐拦住二皮说:“你们出去,没人欺负我!”二皮说:“没人欺负,你怎么哭了?不说清楚,我们就不走!”肥姐就把家里有急事要辞职回家,吴生不批准的事情给二皮他们讲了。

“奶奶的,人家有急事,家里等急着用钱,不结工资给人家,还有没点良心啊?罢工罢工,肥姐的工资不结,我们就罢工!”民工们一个个都罢工了。

吴生带着保安挨个工棚里找人开工。可大家有的打牌,有的睡觉,有的玩手机,没人理睬他。吴生对大家说:“大晴天的,你们不上班啥意思啊?”大家一个个都装聋作哑不说话。吴生再问:“到底啥意思,你们别装哑巴说话呀?”二皮这才说:“我们在替肥姐打抱不平,一天不给她结工资,我们就一天不开工!”吴生听了,气呼呼地带保安走了。

下午民工们继续罢工。吴生这下急了,肥姐干了五个月,不到一万元工资,耽误一天工期可损失不少啊!他答应给肥姐立即结算工资,让民工们先开工干活。

肥姐拿到钱后,对大家千恩万谢,说他们的好,她一辈子都不会忘。二皮说:“别顾着感谢我们了,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需要的钱多不多?”肥姐哭着说:“我男人得了尿毒症,要换肾!”“尿毒症?!”大家听了,倒吸一口凉气。

“别哭别哭,有病就治嘛,哭有啥用?”二皮率先拿出这些年自己积蓄的5000元,交到肥姐手上说:“大兄弟我就能帮着些了,你先拿着用吧!”然后,二皮又对大家说:“大家有钱的,也都拿出来吧,救人如救火!”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我没人舍得把钱拿出来。二皮说:“大姐在工地上五个月,对兄弟怎么样,想必大家都知道,人要知恩图报啊!”“二皮,你别说了,我这有2000元!”爱打架惹事的铁娃先拿出自己积攒的2000元。接着,黑头、虎子也都拿出了自己的积蓄,其他人也都竭尽所能献出了爱心。

“总共80000元,我记下了,以后大姐还不上,我二皮帮着还!”二皮说着把钱交到了肥姐手上。

肥姐接过钱了,跪在地上感激地说:“大家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钱,我这辈子还不上,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还上!大家放心,我还会回来的!”

第二天,肥姐就离开工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5

大半年过去了,肥姐不仅没再没回到地,而且半点音信都没有。大家都还经常想起她,想起她做的可口饭菜,想起工地上有女人的温馨日子。自她走后,工地上没了做饭的,顿顿叫外卖吃盒饭,大家早都吃腻了。

至于借给她的钱,大家本没打算让她还。只是,最近工地出了大事,狗日的吴生为了节省成本,偷工减料建成的楼没通过验收,损失一大笔钱,把总公司老板气了个半死。由于亏损太大,给民工连工资都发不上了。那段没钱的日子,除了二皮之外,大家都骂肥姐是个骗子,骗走了他们的钱,自己就不见影子了。二皮说:“先别冤枉好人,她可能家里有事,一时走不开!”民工们说:“狗日的二皮,你说她不还,你就还我们,你还我们啊!你看了肥姐的屁股,我们可没有!”二皮被问得没说话了。

自从工程查出问题后,狗日的吴生他娘的就逃之夭夭了。总公司老板说:“工程做到一半,我给人家无法交工,剩余的工程款也拿不到,你们的工资也就没得发!你们里面派出个人,领着大家干,亏损的钱我补上,等度过难关了,就给大家如数发工资!”大家都推荐二皮带着他们干,他虽年龄小,但人机灵,且文化最高。没别的办法,二皮就恭谨不如从命,领着大家一起干了。

二皮不像吴生,对工程非常负责,从来都不偷工减料。他对大家说:“兄弟们老老实实干活,工程完了还是拿不到钱,找我二皮!”大家说:“二皮,上次借肥姐的钱,你还欠着我们呢!这次兄弟们再信你一次,工程结束了拿不到钱,我们扒你的皮!”

很快工程就完工了,总公司老板没有食言,不仅把工资一分不少发给了民工,还看二皮人实在,第二期工程居然承包给了他。

就这样,二皮从民工摇身变,当上了包工老板。

二皮当上老板后,要把他们借肥姐的钱一分不少还上,可他们都死活不要。铁娃说:“二皮,你看过肥姐的屁股,我铁娃也看过,凭啥你能拿钱帮她,我就不能,太看不起人了吧!”大家听了哈哈大笑,也都说自己就当帮助肥姐得了,这钱不要了,人生在世,谁没个七灾八难的时候。

工地还是原来的工地,活计还是原来的活计,但由于换了领头人,气氛就全然不同了,大家在二皮的带领下干得热火朝天。

 

6

肥姐回来了。

她面容憔悴,神情沮丧,廋了差不多30斤,看上去变了人似的。大家问她:“男人好了没有?”她不说话。大家问她:“家里还好吗?”她还是不说话。后来虎子说她看见肥姐的入职表了,婚姻状况栏写着“丧偶。”大家听了,倒吸一口凉气,一切都算明白了。

肥姐说她是来报恩的,她打听了很多人,费了很大周折,才找到大家了。大家说:“原来的老板吴生偷工减料犯了错后跑了,现在的老板是二皮,我们这是第二期工程,不在原来的地方,你当然不好找了。”肥姐说:“这个我听说了。”然后就不说话了,显然她在丧夫的痛苦中还没走出来。

肥姐没之前话多了,但对大家的关心丝毫没减,在不超出伙食标准的情况下,她还是变着花样儿给大家做可口吃食。自从肥姐来后,吃了大半年盒饭的民工们,胃口又一个个好了 起来。吃得好了,浑身上下是劲儿,工程进度也快了起来。

二月一过,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小草长出了新芽,柳树抽出了新枝,河面上的冰块融化了……到处散发着春天的气息。肥姐的心情,也随着春天的到来,气候的变暖,慢慢好了起来。工地上时不时的,又能听到她那妙的陕北民歌了: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难留

提起哥哥你走西口

哎小妹妹泪常流

送出来就大门口

小妹妹我不丢手

有两句的那个知心话

……

铁娃、黑头、虎子等几个单身男人,又开始打起了肥姐的主意。他们是这样想的,之前她已婚,老子动不得,现在她丧偶了,去追她,天王老子也管不了。

铁娃向肥姐表达了爱意。肥姐说:“你个惹事精,谁敢跟你啊!”铁娃说:“那我以后不打架惹事了呢?”肥姐说:“那以后再说吧。”

黑头向肥姐表达了爱意。肥姐说:“你个赌鬼,谁敢跟你啊!”黑头说:“那我以后不赌了呢?”肥姐说:“那以后再说吧。”

虎子向肥姐表达了爱意。肥姐说:“你个邋遢鬼,衣服都不洗,牙都不刷,谁敢跟你啊!”虎子说:“那我以后不邋遢了呢?”肥姐说:“那以后再说吧。”

……

除了已经当上老板的二皮,工地上所有的单身民工都向肥姐表达了爱意。肥姐的回答都一样,先让他们克服掉身上的毛病再说。为了能追求到肥姐,爱打架闹事的铁娃变乖了,再也不打架闹事了;赌博成性的黑头戒赌了,连别人赌博看都不看了;不讲卫生的邋遢鬼虎子变得爱干净了,每天刷牙洗衣服,按时冲凉洗澡了……

单身民工们克服毛病后都再来追肥姐了。肥姐笑着说:“你们都变好了,我就一个人,嫁给你们谁呢?你们现在都是好男人了,还怕找不到女人吗?我给你们做红娘吧!”

后来姐的牵线搭桥下,先是铁娃有了女朋友,再是黑头有了女朋友,再是虎子有了女朋友……单身的民工们一个接一个脱单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单身民工们一个个都脱单了,可肥姐自己还单着,大家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

黑头和虎子对肥姐说:“我们都有另一半了,你还单着,要抓紧找啊!”

铁娃说:“抓啥紧,有现成的!”

黑头和虎子问:“谁啊?”

铁娃说:“二皮呗,他小子都占过大姐的便宜了,现在当了老板也没啥了不起!如果他负了大姐,我锤死他!”

肥姐生气地说:“我这回是来给大家报恩还债的,休得胡说!铁娃,你老毛病又犯了?”

大家看肥姐生气了,就不敢再多事了。

很快,七夕节到了。不知是故意为有情人创造条件还是怎么的,工地放了一天的假。中午时分,单身民工们拍拖回来了,已婚民工们也都睡懒觉起来了,肥姐在厨房里忙活,正准备开饭,突然外面有人叫喊。起初大家都没太在意,后面听到是老板二皮的声音。

大家慌忙跑出去看,只见他们老板二皮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头发梳得光溜溜的,手捧着这一束玫瑰花,半跪在地上向肥姐求爱。大家看了吃惊不已,进来告诉肥姐说:“出去看看,有人找你呢?”肥姐显然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二皮这个家伙,还算有点良心!”铁娃、黑头、虎子三个议论着进来了。

他们看肥姐站着不动,相互使个眼色,一起把肥姐拉了出去。

“肥姐,我爱你——肥姐,嫁给我吧——”看肥姐出来了,二皮的喊声更大了。

不知是谁带的头,民工们也跟着喊了起来:“肥姐,嫁给二皮吧!肥姐,做我们的老板娘吧!肥姐,我们大家支持你!”

肥姐羞答答地说:“我是个丧夫的二婚头子,爱我啥?”

二皮说:“不,你是世界上最美,最善良的女人,谁都比不上你!”

大家继续跟着起哄:“肥姐,嫁给二皮吧!肥姐,做我们的老板娘吧!肥姐,我们大家支持你!”

肥姐被感动了。她一边扶二皮起来一边说:“我是来报恩的,报这里每一个人的恩的。其实,我的心早属于这个工地了。”说完,她眼眶里泪水决堤般流淌了起来……


8

浏览量:

小说讲述了女主人公肥姐,在工地上为一群单身民工做饭,可由于工地上从来没有过女人,于是就发生了一系列故事。肥姐以她的善良和真诚,打动了工地上的每一位民工,最后他们像一家人一样和睦相处,携手互助,成了最好的朋友。并且在肥姐的鼓励与帮助下,民工们都改掉了脏、懒、赌等毛病,一个个找到了另一半。勤劳的肥姐把自己嫁给了工地,最终和当时已成为包工头的二皮走到了一起。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