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

作者:叶国成


 

这几天,刘胜的心情特别好,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命运会眷顾他一个平头百姓。要不是亲身经历,打死他都不信。这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过完年上班的第二天,正月初八,刘胜像往常一样在车间里机床上干活,他在车一个螺丝,同事小王像中了六合彩一样兴高采烈地过来了。

小王在他肩头上拍了拍,兴奋地说:“刘胜,告诉你一件好事。”

刘胜头也没回,只是随口问:“什么好事?”

小王说:“矿办招聘秘书了。”

刘胜说:“招聘关我什么事。”

小王说:“怎么不关你的事。这是一次机会,我觉得你应该去试一试。你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个小小的工段里车螺丝啊。那样太大材小用了。”

刘胜说:“不要相信,招聘都是假的。人其实早就内定了,只不过走个形式,掩人耳目罢了。”

小王自言自语道:“应该不会这样吧?如果这样,哪还能够招到真正的人才?”

刘胜问:“还记得前年招聘的事吗?”

小王说:“记得。那次招聘,一个全日制的本科生还敌不过一个成人自修的大专生。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刘胜说:“不要想太多,这个年代不是靠本事吃饭的。像你我这样的普通百姓,还是老老实实干苦力吧!”

小王无奈地摇摇头,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

说完,他径直走了。

刘胜三年前毕业于省城名牌大学的中文系,是学生会主席,名副其实的高材生。他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做自己喜欢的事。在大学期间就展露出过人的才华,发表了很多散文和诗歌。他本来毕业是想留在省城的,结果因为没有关系而回到了矿山,继承父亲的遗志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车工。整天穿着油腻的工作服,天天与螺丝零件打交道,重复地干着始终如一的工作。

和刘胜一起分来的五个大学生,已经有两个人走了。刘胜曾经也想离开矿山,去北上广发展。刘胜在工作第二年的时候就想出去闯一闯,地方都联系好了,去广州的一家报社工作。但是一想到可怜的母亲,刘胜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刘胜的父亲几年前工亡了,母亲又是一个残疾人,在生活上极不方面,需要人照顾。他父亲在的时候都是父亲在照顾着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刘胜没有兄弟姐妹,现在父亲不在了,母亲又是这样,他不能丢下母亲一个人不管不顾去外面,那样太自私了,他会良心不安。所以,刘胜就留在了矿山。他打算就这样陪着母亲,然后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找个女人结婚生子,过平平凡凡的日子,了此一生。

曾经的豪情壮志,在残酷的现实生活面前不堪一击,一败涂地。

 

 

刘胜的师傅张伟,四十来岁,一个高大魁梧的汉子,浓眉大眼,北方人,非常豪爽,他和刘胜的父亲是同事,住在同一栋房子里。刘胜父亲在的时候,张伟就经常去他家玩。刘胜的父亲一辈子老实巴交,踏踏实实的,他没有抹牌赌博等不良嗜好,除了上班就是呆在家里帮忙做家务,哪儿也不去。他唯一的爱好就是下象棋,而且水平不错,在车间里小有名气。正好张伟也是个象棋迷,没事的时候他们就经常会坐在一起杀几盘,共同的爱好让两个人惺惺相惜,就这样两个人成为好朋友。那个时候,刘胜已经上大学了,张伟根本就不认识他。

记得三年前的十月份,刘胜被工长带到班组时,工长问几个在场的车工师傅,你们谁愿意带徒弟?当时在场的几个师傅看着一身单薄,弱不禁风,又带着一副眼镜的刘胜,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没有一个人愿意收他做徒弟。正在工长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张伟出现在门口,他大声说,我来带。刘胜像落水的人找到漂浮物一样,终于找到救星,他感激地看了一眼张伟。就这样,刘胜成为张伟的徒弟。

在这之前,师傅张伟一共带有两个徒弟,现在已经出师了,不过还在一起上班。成为张伟的徒弟后,刘胜才知道师傅是工段里技术最棒的人,也是班长,手下管理着二十多人。也是成为张伟的徒弟后,刘胜才知道师傅和父亲是好朋友。张伟对待刘胜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工作上高标准严要求,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心。不但传授他技术,还托人给他介绍女朋友。对于师傅张伟,刘胜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他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这天上午,刘胜工间休息的时候,师傅张伟就把他叫出去了。他们一起来到院子旁边的槐树下。师傅给刘胜递了一支烟,刘胜接了过来。

张伟说:“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刘胜摇摇头,笑笑说:“师傅,我还真不知道。不是工作出错了吧?”

张伟说:“既与工作有关又无关。”

刘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瞪着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师傅。

张伟生气地说:“矿办招聘秘书你为什么不去应聘?”

刘胜“哦”了一声,然后笑着说:“哦,原来是这事啊!师傅,你是听谁说的。是不是小王?”

张伟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没有听谁说,是我亲眼所见。”

说完,把手机递到刘胜眼前。原来他把招聘启事用手机照下来了。张伟以微信的形式发给了刘胜,叫他好好看看,准备去参加应聘。

刘胜说:“师傅,算了吧,这都是唬人的。招聘都是假的,其实人员早已经内定了。”

张伟说:“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是假的。你想一辈子就这样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车工吗?亏你还是个高材生,是在省城见过世面的人,一点年轻人的斗志都没有。将军都是从奴隶做起的,没有一个人生出来就是领导的。还有十天报名就结束了,去试试。”

刘胜没有立马答应,而是在犹豫着,他心里有他的想法。他觉得师傅把这个社会看得太简单了。

张伟说完,扔下烟头,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匆匆忙忙地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着,不要忘了啊,一定去报名。

刘胜之所以没有想过要去应聘,原因有两个。其一,上面没有人。前年的招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宣传部招聘一名干事,一个岗位十多个人去应聘。经过笔试面试等几轮下来,耗时一个多月,结果该上的人没有上,不该上的人却上去了。一个真真正正的本科生却败给了一个成人自修的大专生。后来经过大家七打听八打听,原来那个专科生是组织部长的小舅子。这个实例,让很多在职大学生都寒了心。他们不再相信所谓的人才招聘了。其二,现在社会都很现实,不请客送礼谁给你办事。这送礼不像往常一瓶酒一条烟,意思意思就行了,而是真金白银的人民币。自己刚刚工作不久,工资很低,每月不到叁仟,上班三年了没有一点积蓄。母亲的病每月都要靠吃几百块钱的药来维持。目前的工资只能自给自足,勉强维持生活。

所以,面对师傅的要求,刘胜并没有动心。因为,条件不允许。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刘胜没有去报名,因为他认为好事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他依旧在按部就班安安心心地上班,过着下班回家,简简单单的生活。他没想到,师傅对他穷追猛打,不依不饶。

头两天是让刘胜的两个师兄轮番上阵,做他的思想工作。见说服不了,就发动群众,让刘胜的对象来做工作。刘胜的对象叫彩虹,比他小两岁,一个文文静静,白白净净,个子高高,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的漂亮女孩。

这次是彩虹主动约的刘胜,老地方,夜幕下的情人路上,两人肩并肩地往前走。

彩虹问:“怎么不去参加应聘?”

刘胜说:“明知招聘都是假的还去干嘛。”

彩虹说:“我觉得你师傅说得有道理,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事物不是一成不变的。两年前的事与两年后应该有所不同。我觉得自从去年来了新矿长后,矿里的环境有所改变,感觉风清气正了些。”

刘胜说:“那是表面的。其实换汤不换药,都是一回事。”

彩虹说:“年轻人要有作为,我觉得你师傅说得不错。你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难道就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吗?如果你是这样,就连我也瞧不起你。所以,我认为你还是去应聘的好。”

刘胜对彩虹是发自内心的爱,因为她面对父母强烈反对,在他们极其不同意的情况下依旧默默地和他交往,对他一心一意,照顾有加。对于彩虹,刘胜心里除了感激还是感激。他不想让她伤心。

见彩虹发话了,刘胜说:“那我就去试一试。”

彩虹笑着说;“这才像我认识的刘胜,那个自信满满,意气风发的刘胜。”

矿办秘书是个不错的位置,如果能够应聘上那就前途无量。为什么好多人都削尖脑壳,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地要去。二十年间,有两任矿长都是办公室秘书出生的,而且现在都身居高位。在矿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般秘书在岗位上干个几年都会被提拔重用。从一个秘书晋升为科长,他们被认为是有能力有水平的人,理所当然要提拔。从秘书到科长,少的三年,多的也就五年时间。你想想,若是从一个班组的普通职工,哪怕你是大学生也要从技术员干起,再到副工长。从副工长干起,没个五六年是干不到工长的。就是你干上工长,没有个五年以上也是很难干到副科的。这前前后后就是十多年时间,那个时候人都三十多岁了,而且这还算是幸运的。好多人,终其一生,就只干到工长就饮恨退休了。事实证明,股级和科级是一个非常难的坎,不容易上。但是秘书就不同,它是晋升副科的一个捷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去竞争这个位置的原因。当然,最关键还是要上面有人。

正在刘胜准备去参加竞聘的时候,却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这消息是猴子告诉他的。

猴子和刘胜同年,上班吊儿郎当的不务正业做点小生意。他消息灵通,和很多科级干部都很熟。认识猴子的人都说他会来事,化得活,做人八面玲珑。也许是猴子知道刘胜准备去参加竞聘,所以给他透露一下内部消息。

猴子告诉刘胜说,这次矿办秘书招聘有十多人竞争,但是最有实力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劳资科长的表弟,一个是党办主任的小舅子,还有一个是副矿长的亲兄弟。关系是一个比一个狠,都不省油的灯。

猴子说,他们的什么招聘,那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其实人他妈的早就内定了,非副矿长的弟弟莫属。你想想,这里面只有他的关系最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上谁上?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猴子也劝刘胜,算了,不跟这帮乌龟王八蛋争,搞不赢。咱就一个普通百姓,没有当官的爹也没有有钱的娘,天生就是个穷命。

这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听猴子说完,刘胜的心拔凉拔凉,他开始犹豫了。自己是去还是不去?去吧,自己明显处于弱势,等于自取其辱。不去吧,又亲口答应了彩虹,不能言而无信。刘胜在房间里冥思苦想,来回地踱步,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又是几天过去了。

不提还好,一提心里还总有事,刘胜这几天一直想着招聘的事。虽说人在岗位上,但却总是心不在焉,平时熟练的操作程序今天却变得笨拙起来,有些力不从心。

早上刚到班组,刘胜就被师傅张伟叫到了派班室,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每天都是他们俩来得最早,等他们把卫生做完了,大家才踩着时间点陆陆续续地到来。张伟坐在桌边,手里拿着茶杯,那是他平时最爱喝的绿茶。刘胜就坐在师傅桌子的对面。看着师傅张伟,刘胜有点心虚。

喝了一口茶,张伟问刘胜:“怎么样,报名了没有?”

刘胜说:“还没有想好。”

张伟说:“有什么好想的,难道我说的还不清楚?难道彩虹没有跟你说吗?”

刘胜说:“师傅,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但是我觉得没有希望就不必要去了。听说,这次应聘的人很多,而且都是有狠关系的人。算了,我一个普通百姓,不想去做别人的陪衬,不想去自取其辱。”

听刘胜说完,师傅张伟发火了,大声说:“你太让我失望了,我都苦口婆心地说了这么久,难道你听不懂吗?你前面两个师兄我都没有让他们去参加应聘,为什么独独让你去,那是有道理的。你不为你今后着想,也得为彩虹想一想。人家若不是认准你,凭什么死心塌地违背父母的意愿坚持跟你在一起。你要让她看到希望,要对她负责,像一个男人一样去奋斗,给她幸福的生活,给她美好的未来,不要让她失望,这样才对得起她。”

刘胜结结巴巴地说:”师傅,我,我,我明天就去。”

张伟说:“来不及了,现在就去,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马上,立刻。”

听师父这么一说,刘胜再也不敢不去了,他急急忙忙去往外走。

刘胜没有到矿办去过,问了半天才找到报名的办公室,一位戴眼镜的女同志接待他。

填完表,刘胜问:“请问你一下,这次参加应聘的有多少人?”

女同志很不耐烦,说:“你不要管别人,只管你自己就行。该打听的打听,不该打听的就不要打听。”

刘胜尴尬地一笑,补了一句:“今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那什么时候开始笔试?”

女同志显得非常不高兴,板着脸说:“不知道,回去等通知。”

填完表,刘胜悻悻而去。他在心里暗想,怎么机关办事员的素质这么差,一点服务意识都没有。

事情比刘胜想象的要快得多,就在当天下午,他接到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是办公室副主任,姓胡,让他明天早上八点去办公楼会议室参加笔试。真是措手不及,连一点准备都没有。计划没有变化快,没有办法只得临时抱佛脚。刘胜牺牲了晚上出门散步的时间,他关上门,关掉手机,躲在家里看书,上网学习,希望能够亡羊补牢。

时间在无声中流淌,不知不觉到了凌晨,实在是困了刘胜就眯了一会。天亮的时候他洗了把冷水脸,人觉得精神多了,在二村门口简单地过了个早就去了矿办公楼。接待他的是一位男同志,就是昨天给他打电话的姓胡的副主任。他把刘胜带到三楼的小会议室,这里非常安静,也非常干净。刘胜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他一个都不认识,进去后和他们礼貌性地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刚刚坐下不一会儿,就有人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他们都穿着光鲜,不像是来应聘,倒像是来相亲的。来的十多人,清一色的男同志,没有一个女人,年纪都和刘胜不相上下。

时间到了,人也到齐了,胡副主任手里拿着试卷进门了,这个时候他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他首先强调了考试纪律,然后对这次的试卷做了一个说明。他特别说到,这次是一次真正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目的是要把真正的人才招聘上来。卷子是矿长亲自出的,是他在一个小时前才拿到的。保密措施到位,任何人都不知道试卷的内容。而且今年与以往不同的是,矿长将亲自参加面试,亲自招聘人才。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请大家好好努力,把握机会。尽管胡副主任这么说,大家还是有点不相信。认为他这是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不足为信。

十多人,每人一张桌子,彼此之间隔得很远,而且胡副主任现场监考,他背着双手在室内来回的走动。刘胜拿到卷子后,仔细地从头到尾地浏览了一遍,然后开始答题。由易到难,他全力以赴,就像当年参加高考一样。考试的时间为两个小时,刘胜在默默地答题。等他答完的时候,考场只有三个人,其他的人不知道何时已经答完离开了。刘胜是最后一个离开考场的。他想,完了,肯定是别人知道答案早就答完走了,只剩下他们几个傻逼在这里老老实实做题。

笔试成绩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就在笔试完的第二天下午刘胜得到可靠消息,他竟然在这次笔试中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是办公室胡副主任打电话告诉他的,并通知他本周五上午九点半钟去矿办面试。

听到这个消息,刘胜并没有沾沾自喜,因为名额只有一个。他知道,笔试说明不了什么,面试才是关键。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面试那天,刘胜是第四个进去的人。果然是真的,矿长就坐在主席台上。与他在一起的还有其他四个人,分别是党办主任,组织部长,工会主席和劳资科长,刘胜一个也不认识,是主持人介绍说的。其他四个人问的都是理论性的东西,前前后后大约十个问题,平均每人两个,时间不到一刻钟。刘胜清楚地记得矿长的提问。一个是你为什么要来竞聘?另一个是如何做好秘书工作?刘胜没有多想,他怎么想的就怎么回答。因为,他根本没有抱任何希望。他知道,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他有背景。

唉,算了,一切听天由命,再也不去想了,还是老老实实上班吧。走出办公楼的时候,刘胜对自己说。

回到班组,正碰见准备出门的师傅张伟。

张伟问:“面试的情况怎么样?”

刘胜答:“不知道。”

张伟问:“有哪些领导做面试?”

刘胜说:“几个科长,甚至连矿长都参加了。”

张伟说:“这可是以前没有过的,看来这次是来真的。说不定你有戏。”

刘胜呵呵一笑,说:“师傅,别逗了。你知道吗?副矿长的亲弟弟也在应聘人员中,官官相卫,我怎么能和他比。”

张伟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刘胜说:“算了,师傅,别想那么多,就当是自己的一次历练吧。”

张伟说:“那也只能这样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说完,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刘胜换上工作服,拿着工具走向车床,他还有工作任务。

刘胜已经完全放下了,他又回到从前,站在车床前一丝不苟的工作,像往常一样认认真真地操作数控车床。

中午休息的时候,彩虹打来电话,让刘胜去广场一下。刘胜知道,彩虹也在关心这事。刘胜和彩虹的车间背靠背,同在一个院子里。广场就在不远处,一个环境宜人,绿树成荫,有花有草的地方,平时他俩就经常在那见面。

刘胜到广场的时候,见彩虹已经坐在亭子里面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去。

“今天面试的情况怎么样?”彩虹问。

“不是很好。”刘胜答。

“怎么回事?”彩虹追问。

“因为紧张,在回答矿长提问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刘胜说。

“这倒是个问题,不是个好兆头。”彩虹说。

“是啊。”刘胜说。

“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努力了就行。”彩虹安慰着。

接着,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就各自回到车间上班去了。

 

 

刘胜依旧照样上班下班,过着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日子,半个多月过去了他也没有去打听招聘的事,就像这是与他无关一样,他彻底将此事抛到九霄云外。他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加班加点多赚钱,然后和彩虹结婚,照顾好自己体弱多病的母亲。

班组里,所有人都知道刘胜参加了这次矿办秘书的招聘。有的人笑他自不量力,不知天高地厚,一个普通百姓拿什么去跟别人争。也有人则为刘胜可惜,说他完全可以胜任秘书工作,无奈家境贫寒没有关系。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包括刘胜自己也认为彻底没有希望的时候,却出现了柳暗花明的局面。他再一次接到胡副主任的电话,通知他马上到矿办去一趟。胡副主任也没有告诉刘胜有什么事,只是让他去一趟。刘胜一边走,一边在琢磨着,到底是去干什么?

一刻钟后,刘胜站在了胡副主任面前。胡副主任告诉他,马上带它去主任那里,说主任有事找他。刘胜有些懵了,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

办公室主任姓李,个儿不高,但是很精神,清澈的眼睛里透着睿智的光芒。李主任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见刘胜进门,主动上前与他握手。

刘胜非常激动,说:“李主任,您好。”

李主任笑着,说:“刘胜同志,你好!”

刘胜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问:“不知道李主任找我有什么事?”

李主任说:“恭喜你,刘胜同志,你已经被矿办录取了,成为办公室秘书,以后我们就要在一起共事了。”

刘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问:“不会吧,李主任?”

李主任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而且,你这个秘书是矿长亲自拍板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完全是意想不到的事,刘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住了。

李主任拍拍刘胜的肩头,说:“年轻人,好好干,相信自己。”

缓过劲来后,刘胜才相信李主任确实说的是真的。人事工作是大事,李主任绝不会跟他开这种没有原则的玩笑。

定了定神,刘胜问:“李主任,那您看我什么时候来报到?”

李主任说:“尽快进入角色,明天就来。你直接与胡副主任联系,我已经交代好了,他是你的分管领导。至于你的人事关系和组织关系,劳资科和组织部会去办理的。”

刘胜说:“谢谢您,李主任。”

正说着,有人来找李主任了。刘胜见有人进来,便知趣地退了出去。

看来并不完全是官官相护,天下乌鸦一般黑,也有公平正义。刘胜想起师傅张伟说的话,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想起彩虹说的话,感觉现在矿里风清气正了。

走出办公楼的时候,刘胜抬头看看远去的天空,春光灿烂,一片湛蓝。

8

浏览量:

故事发生在21世纪的国企某矿山,主人公刘胜是个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本来他可以去广州发展,但为了照顾残疾体弱多病的寡居母亲他不得不留在矿山。

在刘胜工作的第三年,矿办公室要招聘一名秘书,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同事、师傅以及女朋友都建议他去参加应聘。因为刘胜见识了国企招聘的真实内幕,他并不愿意去。经过师傅和女朋友苦口婆心的劝解,刘胜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加了竞聘。经过笔试和面试,最后以优异成绩和良好的综合素质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被矿长钦点为秘书。

当办公室主任告诉刘胜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感到非常意外。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平民百姓竟然能够打败众多对手而竞聘成功。事实让刘胜改变了官官相护的看法,他摒弃旧观念,决心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好好工作,回报企业。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