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驰电掣

DPXS 008


这天,是市供电公司输电检修一班的班组安全活动日。早晨,乘班组全体人员集中在一起尚未分散到各处工作地点时,周班长组织同事们,在三楼会议室里,简要地开展“每周一歌”的班组安全活动。

安全活动结束时,挂在墙上的超薄电视机里继续播放一段新闻,其中,一则新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一个曾经拥核的国家“自豪”地宣称,该国销毁了境内的所有核武器,停运所有核电站,不保留一克铀,从此步入世界无核国家行列。

检修一班的同事们,就此事纷纷地发表起各自的观点来。国际新闻,往往会成为同事们的共同语言,因为,国际事件距离大伙太遥远,不涉及身边的人与事,议论起来就可以无所顾忌,畅所欲言。肖华第一个发表自己的观点,他忿忿不平地说到:

“这国家领导人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绝对是犯傻。人家没有核武器与核电站的国家,千方百计,处心积虑地谋划拥核,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加入核俱乐部呢。这国家倒好,却要将上一代人呕心沥血创建起来的核电事业统统自毁,退回到无核国家队伍中来。”

这是生产班组里言论自由的一刻,人人都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同事肖华对核能一词特别敏感,因为,他的日常工作涉及到核能。他热爱自己的工作,对和平利用核能,情有独钟,他是坚定的拥核论者。

“这是人家吸取了过去的深刻教训,几年前发生的那场核电站泄漏事故,人家记忆犹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何况,可怕的核泄漏事故,至今还在祸害着该国呢。既然没有能力管控核电,与其成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过日子,不如彻底放弃,一了百了。”同事董林提出了与肖华观点相左的看法。

“那场核电站爆炸事故不是发生在某超级大国吗?”肖华一句话,露出了自己知识储备不足的破绽。

“原来你不清楚情况,所以瞎议论一通。这核电站爆炸事故就发生在该国土地上,那超级大国解体以后,这里已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董林得意地说到。

班组里的同事们,平日里,既要用功学习输电专业知识,同时,也要学习专业以外的各种知识。此时,国际知识便有用武之地,可以即兴发挥出来,显得高人一筹,教缺乏这方面知识的同事甘拜下风。

“所以,人家是痛定思痛,采取了亡羊补牢的措施。即宁愿彻底弃核,也不愿再寝食不安地面对可怕的核电站事故了。”周以超不失时机地插一句话说到。

周以超是市供电公司输电检修一班班长,自二十一世纪初,国家电力建设的大手笔,田湾核电站投运之日起,公司便安排曾经获得国网公司优秀班组称号的输电检修一班,负责田湾核电站两条500千伏超高压输电线路的安全运行。责任重于泰山,输电检修一班,这个王牌班组,恰如好钢用在刀刃上,正闪闪发光呢。

今日早晨,班员们忙里偷闲地收听了一段关于核能的电视新闻,引起了大伙热烈的讨论。紧接着,输电线路一班每天例行的早班会正式开始,周班长先是询问大家昨日所布置工作的完成情况。

“董林,你昨日的线路弧垂测量工作完成得如何?”周班长问到。

“我们昨日已测量了一遍,弧垂数值合格。但昨日风轻,测不出极端情形下的弧垂数值。今天风大一些。我们要去沿线再复测一遍,精确掌握500千伏盐田线的弧垂动态数据。”董林回答说。

“行。今天你与陈伟勇一起去继续测量线路弧垂兼巡线工作。这里要表扬你们一下,上周巡线时,你们将铁塔上30米高处的一颗松动欲坠的螺丝,都用望远镜观察检查出来了。从而,及时消除了一起隐患。好样的,希望你们继续发扬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待本周末开生产例会时,我要向领导请功,一定要给你们争取来奖励。”周班长第一个布置董林去继续完成昨日的测量工作。

“是。”董林愉快地答应到。

今日,董林答应周班长的声音,要比往常更响亮一些。因为,他心里明白,周班长向来是说话算数的,他说要向领导争取奖励,就一定会去为他努力争取。这个月里,自己的绩效工资会提高一些,已是大有希望的事,董林自然开心。

同事们一一汇报昨日工作,周班长感到满意,接下来,准备布置今天每个人的具体工作。突然,周班长提高嗓门大声地说起话来,他将电视里的核电新闻与班组的实际工作结合起来,他想借机敲一敲大家的思想警钟,提醒同事们,田湾核电站输电线路的巡线工作看似轻松,也是行走在乡村田野上,似乎,与其他变电站的高压输电线路巡线一样,没啥区别,实则万万不可疏忽大意。若能及早发现核电线路上的某一隐患,就等于是消除了对田湾核电站安全运行的一大威胁呢。但是,周班长话语刚要转入正题,他又发现了一个新情况,只见,同事夏爱华今日表现异常,他坐立不安,似乎,他有难言之隐呢。

“爱华,你脸色难看呢。”周班长关心地问到。

“我腹胀得厉害,三番五次去卫生间,但都是劳而无功,肚里有货出不来,憋得难受。” 夏爱华苦恼地回答说。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这是一个意外的插曲,但很有“效”果,同事们听得扑嚇一声笑了起来,供电公司的输电检线工们,干的是常年在荒郊野外巡检输电线路的苦活,班里都是清一色的男同胞,同事们说话无忌,有啥事,尽管实话实说。周班长听了夏爱华的话,略停顿了一下,他估计夏爱华的问题不大,只是肚里延时“发货”而已,于是,周班长借题发挥地继续说到:

“爱华因为腹胀,便已坐立难安了。若是核电线路故障输不出电来,田湾核电站也会引起‘腹胀’呢。一旦田湾核电站的电不能及时输出,它绝不会像爱华那样表现得忍耐与克制。它会怒气冲天,搞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所以,我们巡检核电线路时,一定要做到慎之又慎,严之又严,务必将核电线路上的缺陷发现与消灭在萌芽状态。” 周班长铿锵有力地说到。

 “是。”全班人员响亮地回答到。

周班长的早班会开得很有仪式感,同事们每天都要答应他必须一丝不苟地巡查核电线路。虽说,这是老生常谈的一件事,但必须回答得响亮有力,掷地有声,就像他入党宣誓那样。周班长曾自豪地告诉同事们,说自己入党那天面对鲜红的党旗时,在举起左手握拳宣誓的那一刻,只觉得自己全身热血沸腾,充满浩然正气。那是一种能够排除万难战胜一切敌人的气势。从此,他就一直要求自己保持住入党时刻涌现的精气神,同时,他也希望将这股精气神传递给同事们。他认为,这股精气神对促进核电线路安全运行工作是大有裨益的。私下里,周班长遇到工作困难时,默念过多少遍入党誓词,同事们并不清楚。但在早班会上,每天一遍的入党宣誓之类似场面,同事们已经习惯成自然了。甚至,有人因故缺席当日周班长主持的早班会时,未能从胸膛里发出大吼一声,便一整天里都会隐隐地觉得,这一天活得有点欠缺呢。

田湾核电站是用电大省江苏省境内唯一的核电站,目前,它有两条超高压输电线路输出电源,两者互为备用,确保核电站发出来的核电能及时输出。供电公司为确保这两条核电线路的安全运行,专门为它组建了一支由检修精英组成的党员突击队。周以超担任党员突出队队长,一旦核电线路有事,党员突出队必冲锋在前。不过,核电输出线路相当安全可靠,几年来,一直没有发生大事,对于一些小缺陷,他们都是“手到病除”,党员突出队长期处于韬光养晦中。直到623阜宁特大龙卷风袭来,两条核电线路,被超强龙卷风刮断一条,仅剩500千伏田都线处于危险的单线运行状态。党员突出队闻风而动,恢复重建被龙卷风刮断的盐田线,全力以赴地保障田都线安全运行,两项保电工作同时展开。可就在这节骨眼上,田都线遇上一次重大险情。

当日早晨,检修一班的十六人都领到了自己当天的工作任务,相继出发了。周班长是最后一个离开班员室的。他今天将两条核电线路按铁塔编号分成八段,俩人一组,分段包干。而且,他们实行重复巡线制度。两组之间,相互核查。目的是,确保辖区内二百公里长的核电线路上每一寸都能查遍。

下午,田野上,乌云密布,天空愈来愈昏暗,眼看一场夏日雷雨即将来到。周班长他们六个检查小组在雷雨之前。陆续返回单位。唯有董林与夏爱华他们两小组,尚未返回。周班长心里焦急,他先打电话询问董林到:

“董林,你们的工作结束了?”

“刚结束,正调转车头,往回赶呢。现场情况不妙啊,天气突变了,头顶上变得黑咕隆咚的,好像天快要塌下来了似的。”董林语气里透露出紧张与不安的情绪。

“你这话什么意思?”周班长不明白董林的意思,便又紧问一句。夏季的雷阵雨,具有这样的特征,局部地区可能是雷雨大作,而相隔不远的另外一处地方,却没下一滴雨。周班长想核实一下,是不是这样的情形?董林回答到:

“我觉得这不像是一场普通的大雷雨,我从未见过天空如此黑暗呢,乌云黑得像固体。漆黑一团中,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听得到里面好像有刺耳的金属碰撞声,真像是天空要整块整块地往下掉呢。”

“你们要注意自身安全,加快车速,赶紧回来。”周班长命令他们立刻驱车返回。

“可乌云翻滚的速度比我们车速还快呢。刚才,黑暗还在我们车后,现在,我们连人带车都坠入黑暗的深渊里了。已完全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能见度不足两米。打开车灯也无济于事,地上所有的物体都在移动。路两旁的树木,都成了被龙卷风驯服的奴隶,任其肆虐,高高的杨树稍,被压低至触及地面,而泥土里的榆树根,却连根拔起暴露在地面上,许多树木被拦腰折断。不好,一颗法桐树的主干折断了,坠落在路中央呢。糟糕,横躺在路上的法桐树主干横扫过来了…。”董林以急促的口吻说到。

“呯,呯。”电话里传来两声巨响。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董林,董林,怎么回事?”周班长在电话里急切地问到。通话中,周班长不知不觉地感染上一些董林的慌乱情绪。他见董林忽然不吭声了,取而代之的是呯呯两声巨响。周班长知道,现场一定是发生意外情况了,他大声呼唤董林的名字,希望董林立刻回话,告诉他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法桐树主动跑过来撞在我们的电力工程车上啦。”一会儿,董林惊魂未定地向周班长报告说。

“人受伤了没有?”周班长首先想到人员是否安全,他焦急地问到。

“人暂时未受伤,车却被撞坏了。一对车灯被撞瞎了眼,真倒霉。现在,一米之外什么都看不见了。”董林报告现场最新情况时说到。

“你们在现场见机行事,无论如何,首先要保证自身安全。”周班长叮嘱董林说。

“不好,车已开到广告牌上了。”董林惊呼到,他又反映了一个新情况。

“哪块广告牌?”周班长感到不解,追问他到。

“就是一转弯便上高速公路的丁字路口处,那里高高耸立的大美女广告牌啊。”董林回答到。

“那广告牌有两层楼高,二、三吨多重呢?”周班长大吃一惊说到。

“是的。现在那广告牌已平躺在地上,支撑它的角钢架,都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上了。我们的电力工程车正行驶在广告牌的大美女脸上。她脸皮真够厚的,我们载重的工程车都压不破她脸皮呢。她躺在地上,一个劲地傻笑,这幸灾乐祸的妖精。”董林气愤地说到。

周班长正忙于与董林通话呢,谁知,夏爱华的巡线小组也遇上大事了。夏爱华欲打电话向周班长报告现场紧急情况,可周班长的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事情十万火急,夏爱华便直接打电话向输电检修室领导报告说:

“陈书记,输电线下面的田野里,有一块蔬菜大棚的塑料布,飞到天空中,已缠绕在田都线上,必须立刻带电消缺。” 

陈书记接到报告,他一个电话打到党员突击队,命令周队长立刻搬出自家的新式武器,到抢修现场,投入实战。在输电检修室,周以超具有双重身份。平时,在线路一班里,他是周班长;非常时期,在检修室的党员突击队里,他是周队长。一旦,周以超被同事称为周队长时,他就像打了一针鸡血似的亢奋起来。他知道,迎难而上,考验共产党员的特殊时候来到了。顿时,他热情高涨,干劲倍增,显露出一名共产党员的英雄本色来。

“是。”周队长兴奋地回答到。

周队长听完陈书记的电话后,便立刻上车出发,准备到五十里外的宜城变电站去搬出存放在那边仓库里的激光炮来。激光炮,是一件带电消除线路缺陷的利器。它刚被电科院研发出来不久,目前正处于推广应用阶段。陈书记敢吃“螃蟹”,率先将自己武装起来,并派周队长前往厂家学习,近日,刚刚学成归来。今天,将是周队长首次在实战中独立操作,而且,又是在田湾核电站的超高压输电线路上。

“要打一场大仗了。”周队长兴奋地自语着。

宽广的公路上,因一场超级龙卷风的浩劫,而变得一片狼藉。一路上,抢修工程车左躲右闪地绕过许多障碍物。原本竖立的广告牌,现已卧倒在地,任人践踏。路边不计其数大小树木被拦腰折断,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还有远处随风飞来的各样什物,在公路上无序地奔跑着。此时,路上行驶的汽车,好似醉汉一般,一律失去常态,行驶轨迹都是歪歪斜斜的。

忽然,“呯”的一声巨响,两车迎面相撞。周队长被撞伤了,李师傅也被吓坏了。对面车上,下来两位穿制服的人,走到抢修工程车的驾驶室旁。周队长痛苦地询问对方:

“你们是谁?”

“我们是灾区执勤的武警。”武警同志回答说。

“对不起,我们抢修工程车因避让地上障碍物就跑到属于你们行驶的车道上来了。”周队长主动向人家打招呼说到。

“先不说这个,现在是非常时期,暂不分责任在谁,关键是你伤势如何?”武警同志关心地问到。

“我怎么啦?”周队长疑问到。

“你流血受伤了,你不觉得疼吗?”武警同志告诉他。

周队长听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动一动身子,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向他袭来。明显地,左腿被撞伤了。当周队长自查身体状况时,他发现自己受伤的不止一处呢,他感到剧烈的头痛,头部也遭到了猛烈撞击。

虽然此时,他头痛得厉害,但有一件事,他始终没有忘记。而且,他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件事,想得几乎忘记了头痛。必须赶在下雨前,用激光炮清除田都线上缠绕的塑料布。

“李师傅,我们走吧。”周队长侧身向李师傅说到。

“我心慌得厉害,歇一会儿再走吧。”李师傅诚恳地说到。

“不行,时间不等人,过一会儿就下雨了。”周队长拉下脸对李师傅说到,他要求李师傅继续前进。

“这车祸现场若被人为破坏了,我要负责呢。”李师傅左右为难地说到。

“这是小事。责任由我来承担,现在立刻上路。”周队长重复说到。

“你们别走,你们都受伤了,哪能继续开车呢。”武警同志见他们仍要继续前进,便阻拦他们说到。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喂,喂,两个不要命的家伙。”武警同志连声喊到。武警同志见劝说无效,就试图拔下他们的车钥匙。结果,差点被他们重新起动的抢修工程车撞上。武警同志感到疑惑不解,不知他们为何心急火燎地赶路,若不是前面已查看过他们的车辆,简直要怀疑他们是否为灾区里趁火打劫的歹徒了。

而李师傅理解周队长的心情,所以,他车开得很野,一路上,对面行驶过来的车辆纷纷地避让着他们,他们的车一路上高速行驶。剧烈的颠簸,似乎,减轻了周队长的疼痛。可一旦车速减慢下来,周队长身上的疼痛,就对他发难起来。主要是头痛,疼得周队长咬牙切齿。但是,一会儿,周队长意识到自己不该有自私的表现,不能只顾自己的伤痛,扮演小丑角色,必须立即端正态度。这糟糕的表现,会引起不良的示范效应,容易影响到他人的。因为,李师傅身上也有伤痛呢。于是,周队长竭力克制住自己的疼痛,镇静地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周队长,到宜城变电站啦。”李师傅说到。

一小时后,李师傅一个急刹车,抢修工程车便稳稳地停在宜城变电站的大门口。周队长的身子猛向前一倾,他也被震醒了。他本想立刻跳下车去,直奔仓库的。可是,他双手撑住车门,腿脚却疼得不听使唤。伤口处,殷红的血将包扎的纱布染红了。

“你伤得严重呢,现在,我送你去医院吧。”李师傅关切地说到。

“来不及了,你帮我个忙,扶我到仓库去。”周队长咬牙切齿地说到。

“你能行?”李师傅担忧地问到。

“现在能行,等将风筝隐患排除后,再去医院吧。”周队长果断地说到,李师傅依他的话,自己先从驾驶室跳下身来,绕到周队长这边的副驾驶位置,替他打开车门,扶他下来。周队长右手搭在李师傅肩上,让受伤的右腿一直悬着,以一只脚单腿前行。

到了仓库门口,李师傅让周队长扶门站立,他指点李师傅,一一取出需要带上的工器具,然后,李师傅一人将所有工具都搬运上车。李师傅将周队长重新搀扶进副驾驶室,工程车又重新上路,向田都线路上的故障点方向驶去。

线路故障点位于这场龙卷风的重灾区里。虽然,这条超高压输电线路奇迹般地幸存下来,但周围的树木建筑物等,却是倒塌无数,许多固定物体被移位搬家。车是没法一直开到故障点的,但陈书记早已安排突击队队员前来接应他们。

陈书记得知周队长的腿受伤后,特意安排四位身强力壮的突击队员前来接应,他们还带来一副担架,让周队长躺在担架上,抬他到故障点去。

陈书记考虑得真周到,周队长躺在担架上想到。他怀抱着心爱的激光炮,担架负重前行。

周队长心里很急,他躺在担架上,仰面看天,预感不妙,只见天色愈发阴沉,眼看就要下起大雨来。可他不好意思催促抬担架的队友再快一些了,因为,他们已累得气喘吁吁,跑得也够快的了。此时,周队长意识到自己平日里减肥不够,还应当再精瘦一些,要像自己老婆那样身材苗条。现在,他增加了队友们的负担。

突然,担架停止了前进,周队长挣扎起身子来查看原因。

原来,他们是在田野上抄近路前进的,此时眼前,一道干涸的水渠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欲径直穿过这道旱渠,前面两位抬担架的队员,需要先跳下身去,在干涸的渠底走两步,然后再爬上渠对岸上来,才能通过这条旱渠。可前面俩队员正抬着担架,他们如何跳下去呢?一时,他们犯难起来。

“别磨蹭啦,你们跃过渠去。”周队长果断地说到。

“那你呢?” 队友担心他的伤势,对他说到。

“我好办。”周队长故作轻松地回答说。

周队长口里这么说着,并马上付诸行动。只听得扑通一声,他便从担架上翻身滚下地来。肖华见他下这么大的决心,也就不多说了,他们依照他的话,担架上仅保留着激光炮等设备,同事们轻松地跃过渠去。

周队长也没落后,他在地上挪身前移两步到达渠边,然后,毫不犹豫地滚下渠底。只是,他欲爬上渠对岸时,他无法做到这一步了。他努力了多遍,只是,蹭了一身泥,又退回到渠底。他知道凭自己的努力是无法攀爬上去的,于是,他蹲在地上,等待同事们向他伸出援手。这时,骨折的巨痛,疼得他直冒冷汗,他脸上肌肉扭曲着,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肖华跳下渠底,准备帮他一把时,吃惊地发现,他的腿伤处,又渗出殷红的鲜血来。

“你腿上又流血啦?”肖华瞪大眼睛说到。

“没事。”周队长镇静地回答到,同时,他用双手紧捂住伤口处。

肖华没有继续说话,他们朝夕相处,互相熟悉得很,这一刻,他深深地理解周队长的心思,与核电安全相比,个人的困难再大,也是渺小的。为了核电安全,无论多大的痛苦,周队长都能忍受。俗话说,大本领人平日无异处,共产党员就是这样的大本领人。在日常工作中,他们并不显山露水地突出自己,但是,在艰难困苦面前,在非常严峻的特殊时期,共产党员就会挺身而出,顶天立地地站出来,令身边同事刮目相看。肖华就像是重新认识了周队长一般,一般而言,身边是无英雄的,因为彼此十分熟悉,对方身上的优点缺点都看得清楚。但这一次却是例外,肖华发自内心里敬佩周队长,为周队长这样的队友而自豪。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他们小心翼翼地扶起周队长重新躺到担架上,然后,他们继续向前飞奔。

他们奔跑得更快了,他们从周队长身上获得了一股精神力量。身边的榜样,最能鼓舞人心。周队长的感人之举,极大地鼓舞了同事们。共产党员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崇高的理想与信念,在突击队员们心胸里升腾。保护核电站安全,保护一方百姓的平安,是他们的光荣职责。大而言之,则是维护我们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树立起中央企业勇于担当的光辉形象,历史选择了他们。此时,千钧重担压在突击队员的肩上,绝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是他们心中唯一的信念。

“周队长,你们到达现场了?”突然,周队长的手机声响起,低头一瞧,果然是陈书记打来的电话,陈书记询问他故障的排除情况呢。

“我们正在奔赴故障现场的途中。”周队长回答说。

“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故障现场?”陈书记进一步问到。

“估计起码要半小时时间,灾区一片狼藉,道路无法通行,我们是徒步抄近路前进的。”周队长回答说。

“不行,时间来不及了。据气象台的最新天气预报,十分钟后,故障现场将下起小雨,而且,这雨越下越大,三十分钟后,就是一场大雨。”陈书记严肃地说到。

“这绝对不行,这高压线上的大棚塑料布太长了,它一旦潮湿,极可能导致高压线相间短路,后果不堪设想。陈书记,这可是核电站目前唯一的输出线路啊。”周队长声嘶力竭地说到。陈书记理解周队长此时的心情,也不与他计较跟领导说话时的口吻,只是追问他说到:

“你们最快能多长时间到达故障现场?”

“一刻钟。”周队长肯定地回答说。

“到现场后,架起激光炮击落塑料布,又需要多长时间呢?”陈书记细问到。

“十分钟。”周队长毫不含糊地回答说。

“你能肯定吗?”陈书记加重语气问他到。

“一定。我以身家性命担保。”周队长在火线上立下军令状,他大声回答陈书记说到。

“行。我与气象部门协商。人家说,十分钟后,先下零星小雨。这早期飘过的雨云,可以用降雨弹拦击,让它在未飘到线路故障点那儿时,就将它拦截,提前化着雨水降落。但后续到来的大批雨云是拦不住的。”至此,陈书记说出他最想说的一句话来。

“我就要三十分钟时间。”周队长迫不及待地说到。

“行。你必须在三十分钟内,完成任务。”陈书记强调说。

“是。”周队长响亮地回答到。

接完电话,他们在田野上狂奔起来。仿佛,他们又获得了新的动力,奔跑得更快了,连天边的闪电,都追不上他们,掉落在他们身后。党员突击队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他们拥有无穷的潜力,对党无限忠诚。他们时刻听从党的召唤,服从组织的需要。

半路上,他们听到了天空中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在他们身后,乌云的先头部队遭到降雨弹的拦截。听到这声音,他们明白,大雨来临已进入倒计时刻,他们开始发起最后的冲刺。那一声声炮响,如同一阵阵战鼓,催促着他们向极限冲锋。

终于,在最后期限前,周队长他们提前到达故障点现场。他们迅速架起激光炮,而此时零星的雨点已打在周队长脸上,就像是一发发子弹在挑衅似的向他射击,周队长心里清楚,这是争分夺秒的时刻,必须迎着雨点,干净利落地击毁缠线的塑料布。

瞄准。

射击。

高压线上悬挂的塑料布,突然起火燃烧起来,那缠绕着高压线的塑料布被烧断了,如秋风中的枯树叶一般,飘落下来。

顿时,队员们欢呼起来。一路上,风驰电掣的奔跑,就是为了这火光一闪激动人心的一刻。

大雨如约而至,哗哗直下。他们只是收起了激光炮,保护精密的仪器免遭雨淋,队员们谁都没有想到去躲雨,任凭雨水打在脸上。此刻,他们心里感到无比畅快。

这时,周队长的电话又响起了,一瞧号码,便知是陈书记打来的。

“你们那边下大雨了?”陈书记问到。仿佛,下大雨的开关,掌握在陈书记手里呢,此时,他刚按下大雨的开关,便立刻打电话过来核实这件事似的。这场大雨,几分几秒开始下的,他们俩人心里最清楚。

“下啦。”周队长轻松地回答到。

“塑料布击落了?”陈书记又问到。

“成功击落啦。”周队长欣喜若狂地回答说。

“好一一。”电话那头,陈书记也少有地以丹田之气大吼了一声。


14

浏览量:

田湾核电站是用电大省江苏省境内唯一的核电站,有两条超高压输电线路输出电源。安检队员在检修线路收工返回的路上,遭遇了一场罕见的龙卷风侵袭,高压线被大棚塑料布缠住,随时都会发生危险。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输电检修队队长周以超亲自挂帅,带领队员克服重重困难,在大雨降落之前赶到故障发生地紧急抢修,成功地击落了高压线上的塑料布。这支党员突击队的出色表现,在关键时刻保护了核电站的安全,也保护了一方百姓的平安。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