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修现场

DPXS 011


黑云压城城欲摧,这是古人形容的恶劣天气。但当时,市供电公司变电检修一班李大鹏班长的直觉是,头顶上黑压压的天,越来越矮,越来越接近地面,仿佛,天与地要合在一起,他将要被关进黑屋子里了。这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的坏天气,当时,李班长判断,很快,将有一场大雷雨。后来事实证明,这次坏天气的后果,远比一场夏日的大雷雨要严重得多。

事后,同事们都说李班长对这场百年不遇的龙卷风有预感,理由是当天他在芦南变电站高压室内工作时,就有些心不在焉,三番五次地跑到室外去,仰脸观天。结果,一场罕见的龙卷风,就这样,被他眼怔怔地盼来了。

可李班长解释说,他是无意间撞上龙卷风的。他之所以跑到室外去看天气,完全是因为另外一件事。他今天下乡到220千伏芦南变电站来工作前,特意将车停在单位大院里开窗透气的,因担心下雨时雨水会打进车内,所以,他频频出来看天气的。他之所以有意将车窗都开着,是因为昨晚回家时,途中遇见醉酒的邻居,就带他一起回家的。而邻居在他的新车内呕吐,弄得车内酒臭熏人。今天早晨开车上班时,车内,仍是酒臭扑鼻,所以,今早到单位后,他就将所有车窗都打开。反正,车是停在单位内场地上,不会发生安全问题的。谁知,竟遇上了天公不作美的事。

眼看大雨欲下,天色已昏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在最后时刻,他准备打电话给一位同事,打算请他代劳去关一下车窗。可他刚掏出电话来,号码未拨出去呢。电话却先响了。

“李班长,大德变电站的4条220千伏出线一起跳闸了,原因不明,但肯定是出大事了,请你带人火速赶往现场抢修。”

大德变电站距离芦南变电站只有十公里路程,是相距最近的两座变电站,凑巧,李班长与同事们今天就在芦南变工作。打电话的是变电运维班的王海峰班长,他将电话打给李班长就是这个道理。俗话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从最近的地方搬救兵方为上策。李班长清楚王班长的意思,他立刻行动起来,带上一些抢修工器具,叫上三位同事,驱车前往大德变电站。

业内人都清楚这一点,变电站内220千伏4条出线的高压开关一齐跳闸,是一起非常严重的变电事故。别说4条出线一齐停电,就是计划安排一条220千伏出线停电,大半个县城就没电了,通常,也需要层层审批,综合考虑的。真是难以想象,过去缺电的年代是如何度过来的。反正,在当今社会里,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作方面,人们都是一刻不能离开电的。一旦停电,就会引起民声沸腾,成为万众牵挂的大事。

汽车行驶在路上,李班长才知道这场龙卷风的自然灾害有多严重,路边的大树被连根拔起,或者,拦腰折断。落地的树木,有的倒向路外树丛中,又将下面略矮一些的树木连锁反应地压断,而倒在路上的,则成为巨大的路障,使通行的汽车只能笨拙地绕它而行。高高耸立的广告牌,被龙卷风彻底摆平,摊放在路上。而路边原先齐整有序的民房,现在已惨不忍睹。老旧的平房,在龙卷风面前,不堪一击,变成一堆破砖瓦的废墟。农民新彻的两层小楼,在百年不遇的龙卷风面前,虽然,相对坚强一些,四周的墙体还直立着,但压在它上面的整块水泥平板楼顶,却整体地被掀掉了,被龙卷风这只无形的大手,恶狠狠地抓举到空中去,生生地扯离了支撑它的四面墙壁,将楼顶摔到三、四十米外的田野里。

因为,事情刚刚发生,多数倒塌的房屋面前,还是静悄悄的,但不排除残砖破瓦下,有人被埋,或压在下面。而邻近处住有亲人的人家,已经有亲人赶来,一面惊慌失措地刨挖着,一面呼喊着亲人的名字,他们一心希望着,能听到从地下传来亲人那熟悉又亲切的声音。有人家是幸运的,从地下旮旯里刨出一位活人来;有人家是不幸的,争分夺秒地刨挖上来的,却是一具亲人的遗体。他们满腔悲愤地将遇难亲人,暂时地,安放在废墟上。亲人跪地,就地放声恸哭起来。安宁的生活,其实,脆弱得很,一场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使多少人家上演生离死别的人间惨剧。

李班长完全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他心想着,这许多的树木房屋都倒塌了,变电站的房屋能够幸免?

电力工程车一拐弯儿,遥遥可见大德变电站时。他果真看到了平时压根儿料想不到的一幕:只见,原本位于变电站围墙东侧,他们早已习以为常直插云天的220千伏输电铁塔,今儿,忽然开起小差来,前所未有地倒卧在地。它一半在岸上,一半在水里。塔上的输电线,根根都有成人姆指一般粗,却不知遭何蛮力扭曲,如同一团乱麻,散乱一地。这是在他视线范围内看到的情景,至于,在他看不见的远方,不知有多少输电设施惨遭到破坏呢。而每一条输电线路,在变电站内都有对应的开关及保护设备,所有输电线路上的问题,都会集中反馈到智能变电站里来。

果然,李班长带领同事们进入受灾变电站后,很快发现,现场需要处理的缺陷太多了。李班长现场经验丰富,他根据变电站受灾现场情况,首先确定抢修思路,第一步是迅速查明,那些开关跳闸属于永久性故障,那些开关跳闸是暂时性故障。对永久性故障跳闸,暂且放一放,待对应的线路上故障消除后,再去操作开关恢复送电。对暂时性故障开关,立即开展抢修工作,此时,抢修工作目标明确,最大限度地恢复灾区供电。

破船江心遭风暴,屋漏偏遇连夜雨。偏偏在这时候,室外,又下起了很大的雨,多少室外工作因此受阻。而地下电缆沟里已有积水,必须立即动用水泵向围墙外排水。李班长恨不得三头六臂地分开身子,在所有需要他出现的地方,都出现一个李班长才好。

“李班长,丰汇输电线路上是暂时性故障,线路故障,已经消失。但丰汇线的开关有点问题,机构箱里弹簧一直未储能,怎么办?”

从事二次检修工作的女同事赵莲花,向李班长汇报说。

“现在去室外检查机构箱里弹簧是否卡死?”

“可外面雨很大,是否等雨停了再去检查。”

“不行。现在就去,你打伞,我检查。”

“是”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李班长与赵莲花合打一把伞,进入雨中,向室外高压区里丰汇开关的机构箱方向走去。他们是同事,经常一起下乡到变电站里从事变电检修工作。但他们从未如此亲密地并肩行走呢。此时,李班长心想着,必须走得与赵莲花靠近些,便于她打伞;而赵莲花想的是,宁愿湿了自身的衣服,也要向李班长倾斜着打伞,自己是辅助人家工作的,况且,人家手里拿着不可被雨打湿的精密仪器呢。在这大雨滂沱的时刻,谁去计较男女间距离是否过近的细节呢。因此,她紧紧依偎着李班长,像恋人一般地向故障设备走去。在特殊情况下,供电人也抛开了一些常规的观念,就像是战斗机飞往战场时,为了更好地战斗,为了赢得胜利,飞行员果断地抛弃了副油箱等不必要的设备似的。

李班长与设备常打交道,他熟悉这设备上每一颗螺丝的精确位置。他到达机构箱旁,很快地卸下外壳,查明弹簧未储能的原因是遥信接点不到位,这样,信号传不上去,使得弹簧储能电源未接通。在李班长低头调试遥信接点时,他忽然犯脾气了。原来,赵莲花打伞时,只顾照应着李班长弓着的腰身,而忽视了设备,致使露天的弹簧部件被雨淋着。电器回路是忌讳潮湿的。赵莲花一听见李班长的大嗓门,就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连忙将伞盖前移,爱莫能助地看着李班长的半截腰身,裸露在大雨中,任由雨点暴打。很快,李班长像掉进河里一般,衣服边沿下形成一道雨帘,不停地往下滴水。

当李班长完成手头工作,欲将淋雨的端子排擦干时,可他口袋里掏出来的手绢,就像是浸在水里的一般。赵莲花见状,她一手拿伞,另一只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块方巾,有点不好意思地递给李班长,李班长如获至宝,也不问其为何物,就立即拆封运用起来,将端子排来回擦试数遍,将雨水的痕迹,完全擦除干净。接着,他满意地罩上设备的外壳。

“瞧,你们俩像落汤鸡似的,打伞与没打伞,有啥区别呀?”

在控制室门口,同事赵雪芹打趣他们俩说到。可这时,李班长没有闲情,他尚不清楚问题是否解决了呢,所以,也没答她话。他大步流星地走到控制室里电脑面前,检验他们冒雨抢修的结果如何。

“李班长,弹簧已储能,缺陷己消除,丰汇线可以恢复送电啦。”

这时,运维人员欣喜地告诉李班长这一好消息,证明他们冒雨抢修已取得成功。

李班长听了,心情才放松一些,这时,他才有了一点闲情。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在雨中对赵莲花同事大声叫嚷,是不应有的失态行为。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他对站在身旁的赵莲花同事悄悄地感谢说:

“刚才,你们女同志用的专用纸巾作用可大啦,功不可没。”

赵莲花听了,尴尬地笑了笑。她认为有些事不便解释,否则,容易越描越黑,有时,置之不理,也是一种妥当的处理办法。

“李班长,35千伏开关室内,因房顶渗水,雨水滴在35千伏母线上,随时可能导致母线接地故障而停电,怎么办?”

这时,运维人员又向李班长报告一个新发现的隐患。这35千伏母线上联接着变电站的所有35千伏输电线路,打个比方,就像猪圈内躺着的一头老母猪,它身旁有十几头小猪崽,正一一对应着母猪的奶头吸奶呢。如果,将35千伏母线比作是一头母猪的话,那么,与其相连的一条条35千伏输电线路,就是吸奶的一只只小猪崽。一旦总母线停电,那么,下面的18只小猪崽都要断奶的。

李班长听了,便又急躁起来,他责问对方,这屋顶漏雨的事,为何运维人员在日常巡视时,没有在晴天里及早发现呢,等得现在,船到江心才知漏水。

“我们每次来巡视时,都仔细观察这开关室内的一草一木的。那时,屋顶都好好的,没有发现屋漏的现象,甚至,我们在雨后也曾来巡视过,也没有发现屋顶有潮斑与渗漏的迹象。这次,完全是这场超强龙卷风作孽造成的,这场龙卷风造成墙体的严重损坏。”

运维人员十分委屈地搬出运行纪录来,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李班长看了,就没再往下深究。因为,刚才来时的路上,他与同事们亲眼瞧见了,农民厨房的屋顶,整块楼板都被龙卷风掀掉了呢。在屋里就能看见天空,像缺牙豁嘴似的。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开展抢修工作?

稳妥的处理办法是,等到大雨停后,通知后勤人员到场,组织力量来修补房屋,屋里的母线则停电待命。但现在风灾过后,急需恢复供电,点亮万家灯火,来稳定灾区百姓的民心。可冒险行事,一旦发生触电事故,这责任谁承担得起。李班长在现场漏雨地点,来回踱步,反复权衡,思索着解决问题的办法,预测其带电处理的风险有多大,究竟能不能可控把握住。

“现在,开车到镇上去赶快买块塑料布来,这里有块塑料布就能暂时度过难关。”李班长自言自语地说到。

“可是现在,天已黑了,小镇上哪有商店开门。再说,这里距小镇有五、六十里乡村公路,开车到那,起码要一个小时。”

“或者,有一块厚实的箱板纸也行。”

“李班长,你不能性急乱来,人命关天,安全第一。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坚守这最后一道底线。”

说这话的是同事赵小兵,他是变电运维班的班组安全员。一般而言,李班长说话,是没人敢当面反对的。首先是面子问题,李班长是有名的省劳模,在年轻人面前,德高望重,一言九鼎的。其次,工作方面的事,凡是李班长说的,都不会错,他是检修专业的权威人士。无论是谁,在向他提反对意见前,是要经过一番思索的,否则,被李班长出言推翻了,同事们也会对他不屑一顾的。可赵小兵偏偏是极有个性的人,他从不迷信权威,尤其是安全生产方面的事,他只信奉现场安全工作规程为不可违背的圣旨。无论你是哪级领导,他都敢于顶撞,敢于你较真说理。你说输了他,他会向你当面认错;你若说不过他,他便会教你脸红难堪,难以不失颜面地下台。他曾放言,在检修工作现场,即便是天王老子,也得向安规低头,唯安规是从。他勇于表明自己的安全生产主见,属于生产上的后起之秀,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具有职场经验的人都清楚,工作中,遇事少说话,少表态为佳。往远处说,这是古人总结出来的人生经验,纳于言而敏于行。讲通俗一点,就是老百姓口头的一句话,好猫不叫。而且,有这样的一般规律,即工作时间越长的人,越是信奉沉默为金的圭臬。可赵小兵却敢于打破常规,随着他工龄的增长,他对各种工作情况愈加熟悉,尤其是对安全工作规程掌握日益精进。他的发言权,似乎,也愈来愈大了。他对现场安全生产评头品足的劲头,愈来愈大。同事们普遍地有些厌烦,甚至反感他,觉得他凡事总爱上纲上线,将事情的严重性夸大了,照他说的去做,干活就像是戴着镣铐跳舞。但也拿他没办法,大伙都知道他讲的是真话,实话,讲得有道理的。在安规规程上,的确是这么要求的。一句话,有据可查,因此,也拿他没办法。瞧,现在他就与李班长较劲上了。

“那你说怎么办?”

李班长反问他。

“这母线,当停则停。现在,必须先将母线停下来,等大雨停后,屋顶补漏完毕,方可恢复母线供电。”

赵小兵毫不谦虚地表明自己的观点。

“可灾区的老百姓,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没有电,所有电器都无法使用,这一夜如何度过,你想到了没有?”

“但灾区已出现人员伤亡,那哭声多凄惨。我们变电站里,一定不能再出现人员伤亡了。宁愿我们现在面红耳赤地争论,也比那哭声,强一百倍,一千倍。”

赵小兵说得斩钉截铁。

“好了,好了,赵小兵你别讲了,让李班长歇一歇,双方都冷静下来。我到工具室去找一件干燥的工作服,先让李班长长换上。”

赵雪芹见他们争论愈发激烈,且没完没了,就强制他们双方暂停争论,先让李班长换身干燥的工作服。

“给赵莲花换吧,我们男同志不要紧。”

一会儿,赵雪芹从工具室出来时,手里拿一件干燥的工作服。李班长看到干燥的工作服,就想起他刚才的搭档来,他想到要优先照顾女同事。但赵莲花拒绝他的好意,她心里清楚,李班长是闲不下来的人,现场有许多消缺工作,正等着他去做,而穿着滴水的工作服去干带电的活,着实让她放心不下。

李班长换上干燥的工作服后,行走的足迹,就隐藏起来,销声匿迹了。先前穿着湿衣服时,他无论走到那,都留下一路水滴的痕迹,像个公众人物。现在不同了,他在那漏雨的母线下继续徘徊时,已经看不出来,他来来回回,共走多少遍了。他反复地寻思着,究竟如何处理这眼前的难题才妥。

此时,灾区里老百姓生活在黑暗中,电饭锅不能用,电视机无法打开,这些涉电的画面,在李班长的脑海里,轮番出现,时时烦恼着他。令他如骨鲠在喉,一刻不停地折磨着他。他一心想为领导分忧,为百姓解难,做点力所能及的实事。但平心而论,赵小兵同事的说话态度,虽令他恼火,但他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安规的确是这么规定的。可是,安规规定包罗万象,对各种极端情形都考虑在内,管得过宽,不是精准针对某一情形的。当然,在现场工作时,严格执行安现,肯定不会犯错。但在这天灾大祸面前,若死抱规程不放,就有消极怠工之嫌了。据李班长观察,若再不采取措施,积水达到一定程度,这运行母线必停无疑。若要采取措施,在不停电的情形下抢修,这活是可以干的,它与相邻带电设备的安全距离,恰在0.7至0.8米,可以打擦边球的。但别人去干这活,他不放心,担心同事拿捏不准,这是一失手成千古恨的关键时刻。照理讲,这类攀爬登高的体力活,让新进单位的大学生去干,他在现场指挥,完全是可行的。但在这节骨眼,不容有任何闪失。于是,李班长拿定主意,自己亲自动手,爬上去完成这项风险极高的工作。

“这是0.7米,你对照着。若是安全距离不够时,你必须及时制止我。李班长用线尺,在墙上画一道线,他让新同事张军参照对比,严格监护他在空中近电作业时的一举一动。

头脑里,突然会想起什么,冒出个啥奇特的念头来,这是由不得自己的。就如同雷雨天气里,不能预知闪电出现的方位一样。现在,李班长的头脑里,就不由自主地闪现出一幅英雄主义的画面来,这事发生在我们保家卫国的朝鲜战场上,是他少年时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场景,李班长对它记忆深刻。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身先士卒的一位排长,一脚踩在地雷上。丰富的实战经验,使排长瞬间里意识到脚下的危险,但他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排长,他临危不惧,沉着冷静。只见,他先稳住这只脚与对应的半边身子不动。这脚下的地雷,有个特点,它不是一脚踩上去就会爆炸的那种地雷。而是,在一脚踩住以后,再抬起脚时,在这减压的过程里,那地雷所承受的压力逐步减小,当地雷上的压力减小到一定程度时,它才会爆炸。

这地雷,称为绊发雷。那排长稳住身子后,紧接着,他快如闪电地往前一扑,瞬时,绊发雷爆炸了。可他扑倒的速度比绊发雷爆炸的速度更快,结果,排长卧倒在地,满身灰尘,却是安然无恙。战友们拥抱着他,叫喊着,欢呼着,兴奋不已,从惊恐万分到脱险的狂欢,这过程在短短一瞬里完成,这一惊一乍的两极情感体验,使战士们兴奋得像孩子一样。这故事是不是源自真实事件?李大鹏少年时,对故事深信不疑。长大后,李大鹏对这故事到是持怀疑态度的。他认为一个人卧倒的速度,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地雷爆炸的速度。但是,这故事里传递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情怀,他一直铭记在心。他喜爱英雄故事,内心深处呼唤英雄。他宁愿相信它是真实的,他认为自己,虽是和平时期的一名电力工人,但也应该向英雄学习,学习英雄的大无畏精神。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事真实发生的可能性极小,那排长反应再灵敏,再快速,也快不过地雷爆炸的那一瞬。但这故事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一直扎根在于他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时间久远,却没有淡忘。此时,仿佛他就是那位排长,正与一种教做电的“绊发雷”,小心翼翼地周旋,并伺机制服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当他集中精力,屏住呼吸,从带电设备旁,谨慎地向上攀登时,忽然,他头脑中涌现出排长踩绊发雷的那一幕。但是,他很快地排除杂念,理智地命令自己,立刻抛开它们。此刻,思想上不能开任何小差。必须全神贯注,将周身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立体地搜索与目测检查,确保自己与周围带电设备之间,时刻保持着人身安全所必需的安全距离。

赵小兵去了一趟卫生间,谢天谢地。他这趟去卫生间,时间真够长的。据他解释,是因为淋雨着凉而闹起肚子来了。同事便克制住笑声,一本正经地安慰他:

“不碍事,你就安心地闹肚子吧。愿意闹多久,就在厕所里呆多久。”

他不解其意,莫名其妙地盯着这位说话的同事瞧了一会。

赵小兵是一位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他自从得知屋顶漏雨,滴在室内带电运行的母线上那一刻起,他也一直放心不下这事。现在,他又准备主动来找李班长商量,如何处理这问题?是等漏雨淋到母线接地保护动作为止,让母线被动地停电呢?还是,主动向上级调度反应现场实际情况,主动申请停电?

“你决定吧。”

李班长听了他的话后,爽快地对他说到。赵小兵敏感地发现,他上一趟厕所的功夫,李班长的态度就转变了,不再坚持以前的立场。他前后是判若两人。这是怎么回事?他无意间抬头向屏柜上方一瞥,使他看见了问题的答案,原来如此。

只见,母线上方的支架上,多了一块内衬黄板纸的塑料布。它有效地掩护着下面的母线,使雨滴再不能直接滴落到屏柜上。

“这是谁干的?这是严重的现场违章,我要举报。”

赵小兵大声叫嚷起来。

“你敢?”

同事王勇重重地怼了他一句。

“我为什么不能举报现场违章?就因为他是李班长?”

“你在现场若果真制止住违章,算你立功。可现在违章事实已经发生,你充其量也只是马后炮,我们会异口同声地证明你是同谋。起码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说明你人虽在现场,却没能及时有效地制止违章事件的发生,也要追究你的连带责任呢。”

“我刚才去厕所了,事发时,我没在现场。”

“你这闹肚子,时机选得真好,不早不晚。关键时刻,你就没了踪影,你真会找借口啊。”

王勇指责赵小兵真会找借口这句话,惹得大家都笑起来。因为,虽然他确实是去蹲坑的,他说的都是实话,但他犯了众怒,所以,没有人愿意支持他,为他作证。此时,众口铄金,大伙都想合办一起关于赵小兵的“冤假错案”,教他有口难辩,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好了,这事由领导作结论吧。现在,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抢修啊。”

李班长一句话,令赵小兵如醍醐灌顶。因为,对高压输电线路上的永久性故障进行停电抢修工作也已展开,第一步先拉开变电站里的高压开关、刀闸,挂上接地线等,有大量的抢修前准备工作等待着他们。按专业分工,这主要是运维人员的活,于是,赵小兵与同事连忙一起去做线路停电的各种安全措施了。

不久,赵小兵与同事一起去,合拉一组刀闸时,又遇到了问题,任凭赵小兵与同事,轮番上阵,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可那把卡死的刀闸,就是纹丝不动。刀闸的动静触头,就在他们头顶上方,仿佛,它正居高临下地嘲笑他们,两个缺力气没本事的家伙,你们休想动弹我。

他们实在是累了,暂停休息了一会。十分钟后,赵小兵进行第n次尝试时,他使出更大的劲来,发誓这一回,一定要将刀闸的动静触头强行拉开。可在他用完力气后,他又泄气了,再次败下阵来。轮到同事继续时,同事理智地对他说:赵小兵,光靠蛮劲,解决不了问题啊。李班长就在现场,他是这方面专家,何不请他来看一看呢。可赵小兵不愿意去,他心里还与李班长闹别扭呢,一时,他的个人情绪还没缓和下来。同事便独自一人前往。

同事到了李班长面前,将拉不开的刀闸具体情况,详细向李班长说了一遍。李班长便要来现场,看个究竟,但被赵莲花一把拉住。她对那同事说:

“李班长可以去一趟,但要赵小兵本人亲自过来请,当面向李班长说明情况。”

同事理解她意思,知道她还纠结着刚才赵小兵扬言举报李班长违章的事呢。事已如此,他只好回头来,对赵小兵如实说明求师不能的真实情况。

其实,赵小兵站在那里,却也没闲着,他内心里一直在斗争着,一会儿准备向李班长低头,安慰自己当一回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吧。此时,应以大局为重,尽快拉开刀闸做好停电消缺工作。一会儿又觉得士可杀不可辱,明明自己坚持执行规程是正确的举动,何错之有?可大伙偏偏指鹿为马,竟然还墙倒众人推地一致反对他。他实在想不通,但也无可奈何。

现在,同事又回到他身边来,他听了同事的话,终于,赵小兵一咬牙,不无悲壮地走向李班长,来到李班长面前,向他负荆请罪。他表情极不自然地与李班长打一声召呼,并且,还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抵触情绪,递上一支烟,掏出打火机,为李班长点烟,一切尽在不言中。于是,平时并无抽烟爱好的李班长,立刻接过他的烟来,认认真真地吸了一口,结果,他被烟呛了,一路走着,连连咳嗽着。到了拉不开的刀闸旁边,仍咳嗽不止。他顺势将未吸完的半截烟还给了赵小兵,自己则仔细检查起这刀闸拉不开的原因来。

赵小兵这烟鬼接过烟来,接连地,猛吸香烟,他却一声都没咳。人与人就是有差别,李班长不能抽烟,一吸烟就猛咳嗽;而赵小兵却完全适应,并且,他乐在其中。

一会儿,李班长找出刀闸拉不开的问题所在了。他只往转动的轴底下加两枚垫片,调整了约30度角。轻轻一拉,问题便迎刃而解,上方的动静触头,轻松地分开。赵小兵有些不信,事情竟这么简单?刚才,他可是为拉开这把刀闸,反复折腾了多遍,使出了吃奶的劲,都无济于事啊。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经李班长修理后,他再动手轻轻地一试,竟然能够四两拨千斤了,刀闸如愿以偿地分开。甚至,他尝试以一只手去拉这刀闸,这刀闸也是分合自如。这一刻,他对李班长佩服得五体投地,前面所受的委屈都值了。他庆幸自己的思想转变得快,及时请来李班长,解决了大难题。他称李班长是电医生,是华佗转世,有手到病除的妙手神功。

“赵小兵,我今天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啊。我今天违章的事,你就别向上汇报吧。”

李班长拍一拍赵小兵的肩膀说到。

你今天的功劳,远远大于过失。但功归功,过归过,我将如实一并向上汇报。李班长,你是变电检修的领军人物,你的一言一行都具有榜样的力量,会引起示范效应,大伙都看着你呢。你打擦边球,是有惊无险,别人打这擦边球,就很可能要出人命大事呢。

李班长听了苦笑,凭心而论,赵小兵的话没错。这擦边球即使他打,也冒着很大风险,捏出一把手心汗呢。何况他人?这绝对是不宜提倡的,是万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同时,他也认识了赵小兵这个人。他暗暗欣赏赵小兵是个原则性强的人,而非随意散漫的性情中人,的确是维护现场安全生产的一块好材料,安全督查岗位就需要这样的人。他敢于红脸变色,不怕得罪人,这是安全督查人员必备的素质。其实,赵小兵声称要向上级领导反映今天的现场情呢,而李班长肚里也有话要对领导说呢。他要向领导推荐赵小兵这位同事,重用他,让他来担当变电检修现场的安全督查员,他一定能胜任。

31

浏览量:

变电检修一班李大鹏班长的检修技术和超强的责任感,在市供电公司是出了名的。一次下乡时,李大鹏突然接到求救电话,因遭遇龙卷风的袭击,附近一个变电站发生了严重的变电事故,站内四条高压开关一齐跳闸,情况十分危急。在天灾面前,李班长考虑到人们的生活和生产安全,冒着因违反纪律被处分的危险,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带领一行人紧急抢修,有惊无险,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