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户口

DPXS 023


文革前的一天上午,西安市公安局的门口匆匆忙忙走来了一位中年工人。他身材瘦小, 穿一身工作服,见人也不会说个话,只会嘿嘿笑着敬烟,一看就是个老实人。他叫王志亮, 是西安巿灞桥区西北第一印染厂的工人。这些l天,他正忙着为老婆、娃跑户口呢。老婆是郊区农民,患全身性风湿关节炎正卧病在床,不能下地干活,儿子又小,生活十分困难。他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老婆、娃,实在是忙不过来。他想把老婆、娃的户口转出来,迁出农村,迁入城市,以减轻生活负担。谁知报告打上去几年了,也没个音讯。

市公安局看门的是个热情的老头,很同情他,就说:“老王啊,你这样天天跑也不是个办法呀!”他说:“咱一个平民百姓,一没熟人,二没门路,又有啥办法呢?”看门老头听了,也只有摇头叹气。

昨天,老王又来跑户口,看门老头告诉了他一个重要情况,说明天上午省里一位大干部要来市局作报告,并给他出了个点子,让他也来个拦车“告状”,把报告递上去。

听说要拦大干部的车,老王吓坏了。他平时见了厂里的小干部都吓得躲,哪有胆量去拦一个大干部的车呢?

看门老头见他犹豫了,十分生气,说: “怕啥哩?戏里秦香莲都敢拦包公的轿子告状,你一个大男人连女人都不如了?再说,干部再大也是人呀,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在看门老头再三劝说下,他才下了决心。

第二天,他下了夜班,就乘公共汽车往城里赶。他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等他来到市局门口,小车早进去了。看门老头见他来晚了,又气又急,说:“唉!看来你还得这样等下去!”老王也没办法,只好取出旱烟袋,蹲在门口吸起闷烟来。

看门老头叹了半天气,突然眼睛一亮,对他说:“有办法了!” 

“啥办法?”他收了烟袋锅,站了起来。

看门老头说:“今天咱们一不做,二不休,也学戏里,来个春草闯堂,端直进去找老胡!”

“这——能行吗?”他又忧豫了。

看门老头说:“能行!不然咋办呢?” 

老王犹豫了半天,一跺脚说:“为了老婆、娃,今天我豁出去了!”说完,就端直往里走。

在会议室门口,一个警卫拦住了他,问他找谁。他说:“我找老胡。”警卫问他:“是哪个老胡?”他说:“就是省里来作报告的老胡。”警卫上下打量他半天,才进去把秘书叫了出来。

秘书见了他,问他是谁。他说:“我是灞桥的老王,找老胡有急事。”秘书见他口气这么大,也不知道他的来头有多大,所以不敢怠慢,就进去通报了。

一会儿,秘书出来了,告诉他说:“老胡正在作报告,让你去会客厅等一会儿。” 

“能行!”他就随警卫来到了会客厅。

会客厅里摆着沙发,茶几上放着高级香烟。老王没见过沙发,以为是椅子,就一屁股坐了上去。谁知用力太大,他被沙发垫子弹了起来。他吓坏了,没敢再往上坐,就在一旁蹲下来,又吸起了旱烟。

他刚吸完一锅旱烟,就见秘书领着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走了进来。那位干部个子不高,但很精神,穿一身中山装,一进门就乐呵呵地向老王伸出手来,用浓重的湖南话说:“老王, 你好,让你久等了。” 

老王见状,连忙站起来用双手握住了老胡的手,说:“没啥,没啥。老胡,你好,你好。”握完手,他连忙从怀里取出“宝成”烟让老胡吸。虽说这烟才一角多钱一包,但在他看来已经很高级了。这烟是临来时,他特意买的。

老胡见了,笑了,拿起茶几上的“中华” 烟,让他吸,说:“老王,这烟好,还是吸这个。”

老王却客气了,摸出旱烟袋说:“我还是吸这个,这烟劲大、过瘾!” 

老胡点燃了香烟,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来说话。他吃过沙发的亏,没敢坐,就在一旁又蹲了下来,说:“俺老陕蹲惯了,我就蹲这吧。” 

老胡见状,哈哈大笑,说:“真是陕西八大怪,櫈子不坐蹲起来!老王,你可真是地地道道的老陕啊!” 

老王嘿嘿笑着,连连点头。

老胡吸着烟,看着他,问道:“老王,你是什么时候跟我参加革命的?我怎么想不起来啰!”

这一问,把老王问傻了。他知道老胡误会了,把他当成老部下了,就连忙站起来,说:“老胡,我是西北一印的工人,叫王志亮,今天是为了老婆、娃的户口问题才来找你的。”说着,他就把转户口的经过说了一遍。由于嘴笨,说了半天,他也没说清楚。

老胡也不着急,耐心地听着,等他说完后,就问他:“老王,你给爱人和娃娃转户口,报告带来了没有?让我看看。”

老王连忙从怀里取出报告,递了过去,说:“这就是报告。昨天晚上我又让人抄了一遍。”

老胡看了报告,站起来说:“老王,这报告就留在我这里,你就不要再这样天天跑了。你回去要安心工作,照顾好爱人和娃娃。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办好了。”

老王见老胡这么好说话,连忙说:“老胡,那就太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老胡笑了,说:“战士就是要战,干部就是要干,我们当干部的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干部不干还叫什么干部?老王,以后有事,你还来找我。”

“能行,能行。”老天激动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从局里出来,他高兴地一路哼着秦腔,来到了大门口。看门老头问他事情办得如何,他说:“我带着宝(保)成烟,还能不成!”

看门老头听了事情的经过,竖起大姆指连连夸道:“人都说老胡是清官,真是名不虚传啊!老王,你知道老胡是谁吗?”

“不知道。”老王实话实说。

看门老头说:“他就是中央来的胡耀邦。”

听看门老头这样说,老王吃惊得差点儿叫出声来。他连连埋怨看门老头,没早点儿把这个情况告诉他。

看门老头说:“我早告诉你,你还敢去找他?”他听了,嘿嘿嘿地笑了。

不久,老王老婆、娃转户口的准迁证就办下来了。

1

浏览量:

通过工人老王办户口这么一件事,表现了工人的朴实和生活无奈,也通过胡耀邦总书记的平易近人、为民办事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为民情怀。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