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忘

WDYXMS 003


人物表:

张悟民:男,30岁,山口发电厂工人。

班长:男,40岁。

张母:65岁,家务。

鲍母:(桂芳)40岁,身体有多种疾病,能自理。

鲍姗欣:女,17岁(鲍母女儿)

村书记:男,53岁。

村主任:男,48岁。

群众演员若干

 

1、外景  靠山屯  晨

东方出现鱼肚白,夜幕缓缓退去。

天空漂浮着条状灰黑色的云彩。

群山在雾霭中逶迤起伏。

山脚下的靠山屯被雾霭笼罩。


2.内景  张悟民家  晨

房间里摆放着简易沙发、茶几、饭桌、床铺等。

张悟民在餐桌上边吃饭边关切地说:妈,你最近身体怎样?

张母:除了腿脚有点不灵活外,没啥大碍。

张悟民:那就好。

张悟民端起饭碗,扒拉下一口饭:吃饱了,不吃了!

张悟民站起身,收拾碗筷,立起饭桌,端过泡好衣服的洗衣盆,拉过小凳洗了起来。

张母:悟民,你这一天价忙忙活活地上班,下班后还学习,再应付家里家外的闲乱杂事,就够你忙活的了!一会我来洗吧。

张悟民:妈:您都是奔七十的人啦,辛苦一辈子了,应该享享清福!我年轻不知道累!妈,您把窗户打开换换空气,有点闷。

张母敞开窗户。

张母对着墙壁上的椭圆镜子,梳理花白的头发。

张母梳理完毕,回身坐在简易沙发上。

隐隐约约的哭声从敞开的窗户处飘进来。

张悟民望了一眼打开的窗户: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哭声,谁家?

张母欠了一下身子:邻居,鲍家。

张悟民:发生什么事了?

张母:昨天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咱们邻居,你鲍哥没了。你加班回来的晚,怕影响你休息就没和你说。说来也巧,当年你爸救鲍家母女好像也是这个季节。

张悟民:一晃,十多年过去了......

张母:我可是终难忘啊。

当年你爸晚上收工,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鲍姗欣她妈包裹着她往家赶,后边一辆受惊马车突然冲了上来,你爸一手把她们母女推开,自己却卷入马车下,被车轮轧过了前胸,一句话没说出来就离开了我们......

张母抹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水。

张悟民:妈,看您,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从当年的阴影里走出来?

张母抱怨地:你这孩子,那可是是你的亲爸呀!

隔壁鲍家又有哭声随风飘来。

张母长叹一声:可惜你鲍哥了,前两天还活蹦乱跳的,突然遭遇了矿难,在到医院抢救一天一宿,人还是走了。你桂芳嫂没工作,身体也不好,女儿还在读高中,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张悟民:咱们过去,看看!安慰下吧。

张悟民放下洗的衣物:现在就去。

张母:好。

张母和张悟民走出家门。


3.外景  靠山屯  日

靠山屯炊烟袅袅,屯后靠山险峻,盘山公路清晰可见。


4.内景   鲍家   晨

鲍家室内陈设简洁,屋内家具若干,墙壁的正中央挂着烈士证。

门外传来张母的声音。

鲍母打开门,

看到到张母及儿子张悟民后哭的更加伤心。

张母:天灾人祸难料,人去了不能复活,痛苦解决不了问题,咱们还得往前看啊。

鲍母抹了一把泪水:扔下我们母女俩以后日子可怎么过啊?

张母:党和政府不会不管你们的,再说了,还有我们呢。

张悟民:放心吧嫂子!以后我们就是你们的亲人,咱两家就是一家了。

张悟民拿出一千元钱塞给鲍母:您身体不好,还没工作,女儿读高中,这是考大学前的关键阶段,这钱先用来应应急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就通知我们家,我们共同应对!

鲍母:十多年前,你家张叔就是为救我们母女俩去世的。如今姗欣她爸突遭矿难,你家不记前嫌又来帮助我们,我们有你们这样的好邻居真是祖上积八辈子大德了!唉,不过你们挨着我们这样的邻居,也是倒霉……

张母和张悟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可千万不能这样说,大千世界,哪有一帆风顺的!

张悟民:当年我父亲去世后,我母亲一度陷入精神崩溃的边缘,是您天天来我家陪伴疏解,才使她逐渐从逆境中走了出来。那时我正在读大学,我们家里的洗洗涮涮都是您帮忙,我母亲的生日都是您给过的。所以做为邻居,遇到困难了互相照应那是应该的。

鲍母推脱不过,泪眼婆娑地把钱收下,眼神中充满感激:谢谢,太谢谢了。


5. 外景   靠山屯   傍晚

夕阳西下,晚霞把天空映得红彤彤。

(画外音)次日,鲍姗欣在鲍母的劝说下上学去了。可她怎么也摆脱不了悲伤的情绪,见谁都不爱讲话。老师和同学们知道她家遭遇了不幸,都对她热心包容,鲍姗欣感受到了温暖,悲伤压抑心情有所减缓。


6. 内景   鲍家   夜

字幕:周末。

鲍母在收拾家务,鲍姗欣开门走了进来:妈,明天学校开家长会,你身体不好,行动不便,这可怎么办?

鲍姗欣说着,眼巴巴地望着鲍母的脸。

鲍母:“原来都是你爸去……唉,这么多年,你爸为我治病,为你上学,为了这个家;空闲时间还得管理咱家的承包地,真是苦了他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辜负他对你的期望。

鲍姗欣:我记住爸的话了,可眼下......

鲍母稍做思考:我去隔壁你张叔家问问,看他周六加不加班,他要是休息就请他去吧。

鲍姗欣:不过我张叔这些天又是给我们家送米、面、油,又是利用轮休日请来十多位同事给咱们锄地,大热的天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

张母拿起拐棍点点地:你看我这个样子。

她环视一周:咱家还有谁?只能求你张叔了!

鲍母说着,拄着拐棍趔趔趄趄地走出家门。

鲍姗欣:妈您慢点,别摔着!

鲍母:好,你学习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7. 内景   张悟民家   夜

繁星点点,一弯新月高高的挂在天空。

门外响起敲门声。

张悟民:来了,鲍嫂!

张母:快来请坐。

张母扶着鲍母坐在沙发上。

鲍母放下拐棍。

张母看着鲍母,关切地询问:怎么柱上拐杖了?

鲍母:唉,这些天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实觉,身子骨好像在往下掉肉。

张母:家里摊上这么大的事也难怪。看你眼眶都凹了,不过就算为姗欣这孩子,那也得挺住!

鲍母:可不是吗!她每天晚上都苦学到深夜,这不,这次考试又拿个全班第一!

张悟民在桌子旁放下书,站起:姗欣是个懂事要强的孩子。

鲍母:前些天她张叔为我们家的事,吃苦受累了,明天开家长会,我这个状况恐怕去不了,又来求你们代劳来了。

张悟民:不客气,明天刚好我休息,我去参加家长会吧。


8. 内景   张悟民家   夜

字幕:七个月后

张母边解围裙边说:这半年,你工作之余起早贪黑,没少帮助鲍家,现在鲍姗欣高考结束在家听信,你还天天赶着上班,有时还得照顾我,一个人精力有限,两家的事你一人担起,真够你呛的!如今,鲍家稳定了,我看你就少往鲍家跑了。

张悟民放下手中的《火电厂专业技术》书,抬起头:情绪是稳定多了,可依旧没啥经济来源。煤矿老板跑了,虽然法律部门在追逃,但在定案之前不会有什么补偿。一年来,她们家那承包地从下种到收割都是我们工友利用休息日给干的。

张母:她们家在困难时候,咱们出力是对的。

张母意味深长地接着说:不过,咱家靠你这点固定工资,也不宽裕。管鲍家一时,不能管她们长久吧!

张悟民:人家遇到了困难,咱们不能无动于衷。妈!您看到鲍家墙壁上挂着的烈士证了吧,鲍姗欣的太爷是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老兵,我听说鲍家的太爷、爷爷、父亲辈都是‘独苗’鲍家是后搬来的住户,没有啥亲属。

张悟民目光坚毅:我是共产党员,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鲍家的低保快批下来了,目前咱们要帮助鲍家度过难关,希望您理解。当年,我爸去世时我在上大学,鲍家没少帮忙,现在,鲍家有困难了,咱们家也不能昧良心看热闹,袖手旁观。妈,您说是吧?

张母一脸的皱纹舒展了,拍拍儿子张悟民的肩膀:是这么个理!

张母又不无担心地嘴唇颤抖着说:不过困难人家是非多,你可注意影响,都三十岁了还没对象,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张悟民严肃道:妈,您考虑多了,您放心,咱行得端,走得正,身正不怕影子斜,帮人帮个活,救人救到底,我成家立业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张母笑道:年岁不等人啊!我们都抓紧,得当回事。


9. 外景   靠山屯   夜      

月光透过薄薄云层洒了下来。

乡村的夜晚万籁俱寂,偶尔有几声狗吠。

微风习习,凉爽宜人。


10.外景   张悟民家   夜

鲍母站在墙边对着张家:家里有人吗?

张悟民听到了鲍母的声音,从屋子里走出来。

张悟民推开自家进户门,果然见鲍母。

鲍母摆摆手:没睡吧?

张悟民:没有。鲍嫂有事?

鲍母:一会儿我和姗欣去你们家。

张悟民:好啊,欢迎。


11.内景  张悟民家  夜

张悟民回身到屋里:妈,隔壁鲍家要过来,可能又有什么事情了。

张母一脸担忧。

鲍家母女来到张家,看到鲍家母女高高兴兴地样子,张家母子紧张的神经立刻松弛下来。

张母和张悟民异口同声道:有好事了吧?

鲍母笑着说:喜事!

鲍姗欣两眼放光,将大学录取通知书高高举起:白天接到的!

张母和张悟民拿过认真看了看。

张母:这回小姗欣出头了,争气,终于考上名牌大学了!

张悟民:可喜可贺!

鲍母说着,眉宇低垂,表情转为严肃:后天开学报到,五千块钱学费还没着落呢,这可咋办呀?

张悟民:我说嫂子情绪怎么突然变了呢,原来如此。嫂子请放心,我明天帮你把钱凑齐。

鲍母动情地说:这半年来,我们孤儿寡母的,你们没少费心照顾,没有你们姗欣也考不上大学,怎么能再给你们添麻烦呢。

张悟民:我说过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都是应该的。

张母:悟民说的对,您就别多心思了。

鲍母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钟:天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张悟民打了一个哈欠:姗欣回去准备上学的行李,我们家最近手头也比较紧,学费等事我去厂子张罗张罗,明晚一定赶回来,后天早上送姗欣上学。

鲍母和鲍姗欣感动地眼泪围着眼圈打转,连声说:“谢谢!谢谢!太给你们添麻烦了。

张母:到关键时候了,这大好事可不能耽搁了。

张家母子送鲍家母女走出房门 。

过了一会儿,窗外天空中乌云密布,空气湿漉漉的,有一种要下雨的感觉。

张母:早点休息吧,外面像是要下大雨,你明天上班,还有大事呢。

张悟民:嗯。

张悟民随手关灯,进入梦乡。


12.外景    工厂大门口  日

乌云密布,天空中飘起了细密的雨丝。

张悟民下了通勤车,撑开雨伞大步流星地向所在班组走来。


13. 内景  工厂  日

班组在开早会。

班长:今天要干的活就是这样,望各位注意安全,同时保证质量,一定按时完工。

班长环视一圈:悟民还有事?

张悟民站起身,展开鲍姗欣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张悟民:我们屯的鲍家孩子考上名牌大学了,现在却交不起学费。

班长:孩子的父亲遭遇矿难不幸去世,母亲有病,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关键的一程我们还得拉一把!

班员齐呼:志愿捐款!

众人纷纷拿出钱放在班长办公桌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4.外景   工厂大门  日

天空阴云密布,雷鸣电闪,狂风携着暴雨时断时续几乎下了一天。

高耸入云的大烟囱,时隐时现。金樽式的凉水塔喷云吐雾。

工厂大门口处硕大的屏幕上写着:山口发电有限公司。

电厂职工,鱼贯而出,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走出大门。

街道旁的高音喇叭:职工同志们,现在广播通知,据市应急事务局、交通运输局通告,靠山公路因暴雨滑坡禁止通行。为此,厂部决定去靠山屯方向的职工班车停发,请乘该车的职工到厂宾馆免费就餐入住,望周知。

张悟民一拍大腿:糟了,我怎么回村?这不误明天送鲍姗欣到大学报到的大事了吗!

张悟民思索片刻:转身走回工厂。

不一会儿,张悟民穿着雨衣,拿着手电筒走出来,直奔通往靠山屯已废弃多年的羊肠小道。


15.外景   山道  傍晚

乌云笼罩着天空,雨势有所放缓。

张悟民身穿雨衣,深一脚浅一脚,艰难行走在乱草蓬蓬的过山便道上。

周围黑黢黢阴森森的,不时有动物叫声传来。

雨停了,远处扔有隐约的雷声。

山风刮了起来,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

张悟民吃力地向前走去,他用手电筒照了照手表。

张悟民:哎哟!都走两个多小时了,还好下了坡就到家了。

张悟民:用手电筒照了照四周,两旁都是陡峭的山崖。

张悟民倒吸一口凉气,将手电筒照在脚下,拨开草丛,用左手抓住树枝,一步步攀上山脊。

远处靠山屯灯光点点。

张悟民终于看到靠山屯的灯光了。

张悟民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下了山。


16.内景   张悟民家   夜

张悟民推开家门走了进来。

张母惊讶地看向张悟民:儿子,今天下了一天雨,村上广播说山上公路滑坡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张悟民:从直达咱屯的羊肠小道回来的。

张悟民说完,脱下湿漉漉的雨衣,一头扎在床上。

张悟民:不是怕误鲍家的大事嘛!

张母责怪道:这大雨天黑灯瞎火的,一个人山高路险,你不要命了?


17.外景   张悟民家  日

阴沉的天空已经放晴,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万里无云。

鲍母拄着拐杖,与鲍姗欣到张悟民家门前敲门。


18.内景   张悟民家   日

张母:请进!

鲍母:急切地说:悟民回来了吗?

张母:赶一宿山路,回来了!

鲍姗欣:张叔叔受累了!

张悟民从床上坐起,走了过来。

张悟民:快请坐!

鲍家和鲍姗欣落座。

张悟民将一沓现金和一部手机交给鲍姗欣:这是学费,不够的话我马上联系找村委会在想办法凑。手机你也拿着,联系起来方便。

鲍姗欣恭恭敬敬的接过,激动得流下眼泪:谢谢张叔叔、张奶奶!

鲍姗欣说完深深地给张家母子鞠了一躬。

鲍母:姗欣她父亲离世半年多了,半年来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真所谓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昨晚他张叔为了让我家姗欣按规定时间报到,又冒雨赶一宿山路,你们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张悟民:客气了。如果我们家像你们这种状况,我想你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姗欣能考上名牌大学,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供她去上学!

张悟民说完抬腕看了看手表:该去村委会了。

张母将热腾腾的毛巾和一碗面条送到张悟民面前。

张母:擦把脸,吃碗面吧。

张悟民匆匆擦了把脸,狼吞虎咽地把面条吃下。


19.外景   鲍家   日

张悟民向村委会走去,路过鲍家时发现门前人头攒动。

村主任走到鲍母和鲍姗欣面前。

村主任:村民都知道你们家的情况和难处,也知道你们家有了大喜事。昨晚冒雨开了村民大会,全体村民捐了三千元。

村主任把钱交到鲍姗欣手上,又将捐款名单交给鲍母。

村主任:愿姗欣学业有成,长大以后报效国家!

鲍家母女眼含泪水,对众人鞠了一躬。

一位女孩搀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趔趔趄趄向鲍姗欣走来。

老者:我年岁大了,耳朵背了,昨晚广播喇叭通知开会没听见。

老者拿出一百元,颤颤巍巍地交到鲍姗欣手里:孩子,你是全村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爷爷就这点心意!

鲍母:您家也不宽裕,您老还身子骨不好,我们心意领了,这钱免了吧!

爷爷:这大喜事可不能少了爷爷的份!

鲍姗欣扑倒老者怀里:谢谢爷爷!

鲍姗欣和张悟民挥手向众乡亲告别,迎着火红太阳健步朝火车站方向走去。 

【剧终】

292

浏览量:

鲍家男主人遭遇了矿难不幸离世,使本来家境状况不佳的鲍家母女雪上加霜,一度陷于崩溃的边缘。邻居电厂工人张悟民家以中华民族大善之心传统美德,以共产党员的高度责任感挺身而出,在电厂班组工人、当地村干部,村民共同帮助下,鲍家走出了困境。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