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林河记忆

WDYXMS 004

 

人物介绍:

曹澄:男,53岁,某电厂副总工程师,抢修队队队长。简称曹总

柴英伟:男,50岁,抢修队副队长

抢修队老师傅若干

抢修队年轻工人若干

抢修队员栗志强:男,24岁,简称我

长途客车司机:男,40岁

李泽一:男,(35岁)矿区自备电厂厂长

微胖服务员:女,26岁

矿区大夫:男,45岁

 

(画外音):地处内蒙古通辽市中蒙边陲的“霍林郭勒市”是40多年前,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批示建设的“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是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今天看到这个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城市,我不由得回想起当年的岁月......

 

1. 1980年3月下旬

会议室

驻吉林热电厂,通辽电厂实习队会议室全体实习人员,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热闹非凡。

体态丰盈个头高大实习队队长,柴英伟走进会议室。

柴英伟:“大家静一静,坐好!下面宣布通辽电厂XXX通知:根据上级领导指示精神,霍林河矿区自备电厂请求,厂XXX与实习队班子成员研究决定,下列人员徐伟东、张建......等十名同志汇同在通辽厂内的十位老师傅,组成抢修队,立即奔赴霍林河矿区,参与自备小热电厂抢修工作。通知宣读完毕。”

柴英伟环视一周会议室内人员:留下的同志要继续安全稳妥的实习,为我厂投产发电多掌握技术。公布的抢修同志,下午做准备,明早火车出发到通辽转车赶赴矿区。散会!

柴英伟叫住办事员小王:“你立即通知在家休假的几位,明晚必须赶到通辽,后天一块出发到霍林河!”

小王扬起右手顽皮敬了一个不太规范的军礼:“是!”


2. 农村,乡间公路

乡邮员骑着绿色专用自行车,向村庄使来。

乡邮员见一老者下自行车。

乡邮员:“大爷,栗志强家!”

老者:“村东头第一家”

乡邮员:“谢谢!”乡邮员到栗志强家叫开门。

乡邮员:“您的加急电报!”

栗志强:拿过电报展开“速来通辽,赶赴霍林河矿区参与抢修!”


3. 晚上,昏黄的煤油灯光,栗志强家

我(栗志强)在准备所带物品。

栗志强娘,白发苍苍,手拿一提包豆包进屋。

志强娘:“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明天一定带上!”

我(志强):“娘,这是何必呢!这么多,又这么沉重,我去抢修,又不是天天去吃豆包!”

志强娘:“儿子你抢修天天就不吃饭了!这是咱农家的土特产,你让你同事们都尝尝鲜!假期没修完,你就走了,我这心里也不落底呀!”

我(志强)深情地看一眼老娘:“好!我带着,不过今晚得放仓房,屋内温度高要开化的” 我(志强)拎起豆包走向房屋外仓房。


4. 火车上,白天

北方的三月季节上虽立春了,春天的脚步还在路上,不暖还寒。

我(栗志强)两眼望着窗外,冬日萧疏的景象,荒芜米黄色的大地,大地上的牛羊,铁路两侧的树木随着火车的奔驰向后飞快地的闪去。

我(栗志强)的心,是乎也飞到霍林河矿区抢修工地。


5. 火车站,下午六点钟

我(栗志强)随着下车旅客的人流走出出站口。

天已擦黑,灯火通明,熙熙攘攘。

火车站对面:长途汽车站鲜红的霓虹灯,赫然映入我(栗志强)的眼帘。我想,得在汽车站旁找家小宾馆住下。

这样明天乘汽车去霍林河方便。

于是我背起背包拎起豆包,穿过小旅店拉客者的呼声,向长途汽车站走去。

我在一个叫向阳的小旅店住下了。


6. 长途汽车站,晨

天空已放亮,太阳从楼的东边爬了上来。

不一会,由曹总、柴英伟带队,李全民、李文生、史国坤、关一德、蔡德民、董忠义(技术员)王庆英、张成礼、李文生、任心宽老师傅组成的队伍就到齐了。

见面互相握手寒暄后,七点三十分我们登上了发往霍林河的长途客车。


7. 宽敞的街道,早上

行使的长途客车。

天空黄澄澄的,是本地区春天的刮风季,不时有阵阵细密的黄沙扑打客车的窗玻璃上。

一路上,我看到窗外女士大多戴着纱巾,不少男士也戴着,纱巾在这里不再是女同胞的专利,这应该是风沙天气的需要吧!


8. 草原公路,上午

继续行使的长途客车。

客车行驶二个多小时,到了鲁北镇里稍适休息。

我们都下了车,到路旁的饺子馆,吃了一顿韭菜鸡蛋馅的水饺。

长途客车驾驶员吊着嗓子大声说:“师傅们要多吃点,下一半路程不好走,还要过海拔一千四百多米的罕山,那气候多变,是大风口,这个季节你们要有充分思想准备!”

曹总站起一挥手:“司机师傅放心吧,我们壮壮的,一定能陪你一同到达霍林河矿区目的地!”

客车又上路了。这路后一段真是不好走,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客车行驶三个多小时,来到罕山脚下。

天空云层加厚,车内有凉丝丝的感觉,气温下降。

客车沿盘山公路行驶半山腰时,小雨夹着雪花飘了下来,待到客车快到山口处,就是下雪了。

开始下的是小雨夹雪,气温零下结冰,现在又下雪。

盘山公路上坡客车轮胎开始打滑,尽管加大油门,发动机发出沉闷响声,车轱辘就是就地转圈不前进。

司机师傅使出浑身解数,往山脊处猛打方向盘,客车在山脊碎石处停下来了。

司机侧身站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总算停下来了。”

乘客都鼓掌竖起大拇指!

司机淡定地说:“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请领导师傅们下车,看来只能前拉后推过山口了!”

乘客下车了。

司机将备好的绳索拿出挂在车钩上。

上车启动加大油门。

曹总在车下指挥大家前拉后推,客车缓慢前行二十多分钟,终于驶上了罕山口顶端。

风雪增大了天气更冷了,我们上车又前行了。


9.霍林河桥边,太阳即将落山

客车行使过霍林河桥。

河对面:“头顶蓝天,脚踏荒原,不建成霍林河矿区心不甘”的大字牌。

展示了霍林河矿区建设者信心与豪迈气概。

此地海拔比通辽高得多,地处中蒙边陲,尚未解冻。

我(栗志强)终于看到了霍林河真实面容。

她静静的镶嵌在大地上,似一条洁白“哈达”。

太阳落山了,天空逐渐暗了下来,霍林河客运站到了。

矿区自备小电厂的接站人员领着我们一行,进入两扇简易铁门灰色砖墙的院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院落侧有一长方深坑,处立着一根合抱粗圆木,圆木上衔着一把大锯。

拉锯人已下班了,锯末、烂菜叶子等堆成的垃圾堆里,一头母猪领着一窝猪崽正拱来拱去。

宾馆是一趟有走廊的北京平房,中间开大门,我们被安排住下了。

我(栗志强)住在进走廊右侧简易挂锁的房间内,屋内冷嗖嗖的,有电褥子。我把衣物放在床上,装有豆包的提包放在门口床下。

吃过晚餐接站人员说:“委屈你们了,在这暂住一宿。自备电厂旁住处及食堂马上整理好了,待收拾完,你们马上搬过去,这样抢修干活也方便。”

曹总代表大家感谢了接站人员,我们就休息了。


10.简易宾馆,早上

早餐后,我们穿好工装,向自备小电厂走去。

霍林河矿区天空灰矇矇的。

远处一排排蓝色德国进口“沃尔沃”货车、工程车露天存放。

整个矿区宅舍没有一座楼房,都是依山坡而建的一抬腿就能上房顶的“地窨子”。

住户们挖吃水井,水没出来,却挖出煤来了。

他们把“梁铊”(既直径四十厘米左右的圆木)横担井上,用滑轮、绳索、箩筐往上运煤呢!整个街区到处呈现的是:在建新建的忙碌中。

自备电厂在比较平缓矿区山坡上,三十来米的烟囱高高矗立。

厂方开了简单的欢迎会,宣布了抢修任务、目的、工期及安全要求。

曹总代表抢修队做了表态发言。

厂方领导带领我们参观了自备供热电厂,额定参数蒸汽量每小时十吨的锅炉,青岛制造的船用汽轮机,人工推车上煤的现场。

还领我们参观了工具库。

我们即将搬入的住处,用餐食堂。并正式通知我们下午可搬进来。


11.简易宾馆,中午

中午下班我来到昨晚住处。

我拿出钥匙刚要开锁,却发现房门大开着,挂锁连同门框上的门鼻子在门上耷拉着。

我的第一反应是被盗了,得赶快报警,转而细看,见地面碎布片子豆包渣滓狼藉一片。

我立刻反应过来,是老母猪和它的“孩子”们干的事儿。

这旅店的服务员和住宿登记员都干什么去了,老母猪怎能率领它的“队伍”闯入旅店盗吃呢?我气恼地跑到旅店院里。

见老母猪和它的“孩子们”正在墙根处“睡大觉”呢!我上去狠狠地踹了老母猪一脚!老母猪“哼”的一声儿,领着它的“队伍”悠悠荡荡的出旅店院口大门了。

住客们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这猪嘴这么有力量,门鼻子都拱下来了,这得报警。”

这时胖乎乎女的服务员走了过来陪着小心说:“千万不要报警呀!要报警的话,我这个月十元的奖金就没了。”

服务员:“真倒霉,回家给孩子送奶的功夫就发生了这事儿了。”说着操起笤帚戳子要清理,被一旅客挡住说:“保护现场,不能清扫”

“保护什么现场!”

曹总过来了,问明情况。

曹总:“人和猪较劲有意思吗?”

旅店年轻的经理也来了:“这是我们管理不善的责任!门马上修好,豆包和提包是那位师傅的,我们旅店照价赔偿。”

我(栗志强)说:“是我的!赔偿就不必了,只是这近千里之外背来的豆包人没吃着,让猪给捷足先蹬了”

曹总:“算了!都散了吧!”

年轻的小经理掏出钱就往我兜里塞,我边推脱边说:“豆包谁吃不是吃呢,就当我为霍林河矿区建设做奉献了!”众旅客一声哄笑散去了。


12.下午,自备电厂旁临时住处

我们抢险队全体人员搬进了自备电厂旁边的瓦房。

十个人住一个房间,大火炕。

地中间有汽油桶切削一半搭成的大铁炉子,炉筒子往上两米高成直角伸出窗外。

墙根处小煤池里堆满了煤。

这就是霍林河自产的煤吧?偌大煤块儿一手即能托起,灰分大,燃点低,用报纸能点燃,烧出的灰是白色的。

在煤块上洒点水,睡觉有时能听到“咔咔”裂开的声响。

食堂坐北朝南,灶房餐厅一体。

餐桌临时用木板子搭成。

不宽敞的空间东侧:有1厘米厚,1.5米宽4.5米长钢板在与地面平行1.7米的高度,下面不知盖着什么。

两个锋利的直角对着餐桌,稍不留意就会撞在上面,对用餐者的人身安全够成了威胁。

几次想拆除,曹总说:“人家的东西不能动!”

还是老师傅李全民有办法,用两个土豆卡在钢板两个直角处,解除了隐患。

还有生活用水,每天需要两人一班倒,去山坡下五百米处的水井人工抬回来。

矿区每天派一辆212北京吉普往返通辽,为我们办火食。他们都亲切称我们为内地来的人。

我们抢修具体工作是;将锅炉汽包两侧60X3已烧损腐蚀的部分水冷壁钢管换下来。

工期是30天,5月底前得完工。

首先是割下旧管,旧管4米多长一端是弧形。

此位置没有吊装设备,只能暂时放在3米高处的平台上。

顺着铁梯子由3人往下导。

我是梯子下部最后一人,接过钢管往墙根处一扔即可了。


13.日,工地上

可能是连续加班赶工期我有点感觉疲劳。

实习生从来没干过这个活,心始终处于绷着的状态,心里默想今天可是往下导旧管最后一天,千万不能出安全事故呀!结果心里越提醒自己,越紧张还是出事了!

我接过第二个人手中的管子,弯腰用力往墙根处一扔,管的弧形弯处先着了墙,被墙反作用力弹了回来,刚好打在我的左眼眉上,我用手一捂,鲜血顺着指缝流到脸上、衣服上。

同事们迅速把我送到矿区大瓦房医院

大夫清洗处置,又缝了3针,最后包扎好。

大夫:“小伙子成家了吗?”

我(栗志强):“对象还没有呢”

大夫:“好险那!在往下伤一点,你的眼睛说不定就保不住了!你们快去吃个喜吧!别忘了七天来拆线。”

我(志强):“谢谢大夫!”

同事们把我送回了住地。


14.住地,日

我“一目了然”了。

左眼像影视剧演员用医用胶布固定一块白纱药布之外,身体没啥反应。

本想去工地干点简单的活儿,并将意思坦露给曹总。

曹总:“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多险那!你必须老实休息。过几天,视恢复情况再说!”

我无语了。   

我天天搞住处的卫生,把炉灰掏净.

下班前把屋烧的暖烘烘.

给同事们备好热水。

我终于熬过了三天。又去找曹总恳求。

曹总拉过我,盯着我的左眼看了又看说:“水肿是消了,你可以在工地干点轻活儿,递个搬子、锉刀,扫个地啥的。”

曹总严肃地:“年轻人可不能再出事了,让我们对业主方、对通辽厂、对你家庭有个好交代!

“放心吧,曹总!”我高兴地上班去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15.会议室,日

斑驳的长方会议桌

会议桌下侧长条坐凳上,坐满了抢险队队员。

简陋的会议室,窗明几净。

会议桌旁的大火炉子,霍林河地产褐煤在燃烧着。尽情释放着热量,将这个季节中蒙边陲的寒气挡在室外。

曹总:“现在开会。经过同志们的日夜奋战,拆卸锅炉汽包下部已烧损腐蚀的水冷壁管工作结束了。下一项就是安装按原型号规格加工的新管。

为保证安装质量,需将拆下的旧管口痕迹磨平。

旧管口,分布汽包两侧。我们把行灯拉入汽包,带好风帽、风镜、口罩。由人孔门钻进汽包,抱着十多斤重的角磨砂轮,分四组倒班,每组三人。昼夜不停,这样就能保证抢修工期。

汽包内砂轮旋转摩擦的噪音。

卷起的烟尘。

工作环境差,每次只能一人工作,二十分钟就得换人。

尤其汽包侧面的管口,需双手拿起十多斤重的砂轮来回打磨,工作强度是大的,效率是不会高的。所以,我恳请在坐同志们特别是老师傅们,想想办法,尽快解决这‘卡脖子’的问题。”

张成礼老师傅:“我建议在汽包人孔门处,背着放一台移动式排风扇,可将工作时产生的污浊空气吸出”

众抢险队员齐呼:“好!”鼓掌!

李全民老师傅:“双手操纵十多斤砂轮在那么狭窄地方干活,胳臂会酸痛难忍,会严重影响工作进度的。我建议,还是到工地现场看看,琢磨琢磨,想招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吗!”

曹总:“两位老师傅的建议和想法很好!马上落实。工期不等人那!看看哪位还有好的想法和建议。”

众抢修队员静默。

曹总:“散会!”


16. 抢修工地,日

汽包内手提式砂轮打磨的沙沙声。

汽包侧人孔门旁换气扇转动,排污浊空气声。

老师傅李全民来了。

他围着汽包的打磨工作区域,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外看内看。

老师傅李全民,站在汽包平台上凝神思虑着......

老师傅李全民,突然一拍大腿:“有了!”说完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就离开了施工现场。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

老师傅李全民左手拿着一团缠绕圆球型布带,右手一个金属S型的挂钩,出现在汽包平台上。

他钻入汽包内,将手动砂轮脖颈后部,用布带缠绕固定,留下适当长度端头拴上S型的挂钩,把砂轮贴着汽包壁在打磨区域挂起,挂钩并可前后移动,人在操纵砂轮打磨,重量大大减轻。

该办法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管口坡口打磨工作三个工作日既结束了


17. 抢修工地现场,日

抢修队员头戴安全帽组装汽包新管。

拆下的旧管被汽货车运走。

整个现场井井有条,忙而不乱。

矿区自备电厂李泽宇厂长,带班子成员来到现场。

曹总迎接与他们一一握手,并带领在现场查看。

曹总送李泽宇他们至厂房外。

李泽宇厂长他们满意笑容的脸。

李泽宇拉住曹总的手亲切地:“请留步,看来工程马上完工了。晚上我们准备点草原特色,请你们全体出席!”

曹总:“谢谢!”


18. 简易餐厅,晚上,灯火通明

简易长方形餐桌,坐无虚席。

一个特制大型托盘上,放着一只烤熟了的系有红布带手扒全羊。

全羊旁边放着刀叉。全羊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李泽宇:“以曹总为首的全体抢修队员,大家,晚上好!近一个月来,你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现在抢修工作胜利在望了!工程即将竣工之际,我们坐在一起了,你们辛苦受累了!你们为我们送来光和热,更加坚定了我们早日建好矿区的决心!”

曹总站起:“我来说几句,霍林河是总理都关怀的矿建项目,我们必须责无旁贷。能为矿区建设出点力也是我们的荣兴。抢修工作,下午就完工了。感谢李厂长你们配合支持!”

李泽宇厂长一拍双手:“好!请诸位开始用草原特色餐!餐后到外边活动。”


19. 霍林河矿区夜晚繁星满天,凉意浓浓

临时住处前,一块平坦的土地。

拉出的两条红色横幅赫然入目。

抢修队师傅们,辛苦了!

汗水洒在霍林河,矿区人民暖心窝。

篝火噼噼啪啪燃起来了,映红了霍林河矿区的天空。

临时文艺演出队队员,为我们每人都献上了洁白的哈达。队员们拉着我们的手围着篝火,伴着悠扬的安代舞曲,载歌载舞。

一扫抢修工作带来的疲惫,霍林河属高寒地区,寒冷依然肆虐。

队员们的心里却热乎乎的,个个红光满面。

篝火晚会在热烈昂扬气氛中结束。


20.矿区自备电厂,日

1980年4月25日,自备电厂的烟囱冒烟了。

似一条乳白色长龙在霍林河上空游荡。

通辽电厂抢修队按计划提前5天完工了。

我(栗志强)的左眼眉的伤也在前7天已拆了线,绒绒的新捷毛也长出来了。


21.次日晨,霍林河长途汽车站

霍林河长途汽车站。

我准备告别矿区回通辽过五一。

自备电厂、霍林河矿区指挥部领导来欢送了,大家纷纷握手依依惜别。


22. 霍林郭勒市,日

如今我(栗志强)我再次踏上年轻时“战斗过”的土地。

我缓缓走上新建的新建的霍林河大桥。

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捋着自己的苍苍白发。

我感叹:“40年弹指一挥间。”

我寻觅:桥那边的大字牌;

我闭目默想:“头顶蓝天,脚踏荒原,不建成霍林河矿区心不甘,的大字牌”立刻浮现在脑际。

我一睁眼,已是今天的朝气蓬勃的霍林郭勒市了......

宽敞整洁的街道,高楼林立。

现代化发电厂,高耸烟囱矗插天空。

煤电铝、煤电硅厂大型企业相继栖身矿区。

清清的霍林河穿城而过。

街区树木挺拔茂盛。

绿草如茵。

各具特色的花卉,争奇斗艳,竞相开放。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景,冬有青,第三产业兴旺发达成为闻名遐迩的旅游城市。

(画外音)当年敬爱的周总理亲自批示建设的:“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国家重要能源基地”的宏伟目标实现了!成为名副其实的因煤而建,缘煤而兴的新兴工业城市,可告慰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了。

时间荏苒,日月穿梭,40年的霍林河不停地流淌,而霍林河也流淌在我们那一代人的记忆里。因为在矿区初建设时,我们这一代人出过微薄之力,流过汗水。而我还流过一点血。

那旅店、山坡上自备电厂、一片片蓝色的德产沃尔沃汽车、吃过水的水井,住过的瓦房、瓦房医院、红红的篝火、霍林河边豪迈的大字牌;一直印在我的记忆深处,催生我无限的遐想,融入今日霍林郭勒市的繁荣兴旺之中......

326

浏览量:

我栗志强,是霍林郭勒通辽电厂的工人,1980年我24岁时 参加了霍林郭勒露天煤矿自备电厂的抢修任务,当时初建的矿区生活条件艰苦,我们在抢修队长的带领下,按时集结,奔赴矿区,克服困难,在工作中改进方法,按时完成了抢修工作,保证了煤矿的生产。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