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

DPXS 140

 

听到有人呼喊,王晋一骨碌爬了起来,看看墙上的时钟,已是下午4点多。拉开窗帘,一束光直击王晋的眼中。你看,这8月份的天气,即使是下午,阳光也是笑的如此灿烂。王晋随手打开窗户,窗外芬芳馥郁的空气迎面扑来,这让王晋的心情“清爽”了许多。接着,王晋穿上拖鞋快步走了出去。

原来是隔壁邻居家杜叔叔在喊他,有电话找他。王晋很是惊讶,是谁的电话呢?又会是谁呢?王晋思忖着,便迈步走出自家的院子。王晋的家在农村,自从当兵回来,待业2年多,四处打工,也缕缕跳槽,每次找工作,王晋总会留下邻居家的电话,等待通知。因为刚刚跨入21世纪,又处在一个偏远的贫困县城的村子里,即使公用电话也没几家,更不用说手机了。

王晋拿起电话,“喂”了几声,没人应,接着从电话那里传来“嘟嘟”的响声。王晋放下电话,感觉莫名其妙,正在思虑中,电话再次想起。他赶紧接起了电话,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通知他到一家企业报到。突然的喜讯,让王晋愣了许久,转瞬,王晋暗自高兴起来,总算漂泊打工的生活结束了。要知道,当时那个年代,进入国有企业,那也算是“半个公务员”。

思绪再次飘向过去。发过报纸,当过瓦泥工,也曾应聘过文秘,但因文凭不够,失之交臂等等;一切曾经的曾经像电影似的,闪现在眼前,那种艰难以及无法说出的辛酸,此时一下子蜂拥而来。而今,工作有了着落,高兴之余,五味杂瓶充斥心间。

去企业报到的前一天,王晋特意把买了已经2年,只穿过一次的裤子,又亲手洗了一遍,还特意用熨斗给烫了烫;虽然是第一次烫衣物,但他还是向母亲请教了好几次,才自力更生的。总的来说,那身行头,他自己感觉穿的舒坦。人生不也是如此吗?只有自己认为快乐,那就走自己的路吧!

报到当天,地点临时设在企业的大门口,人很多,大约有160个吧!分配的都是退伍军人。接着是第二天体检以及需要注意事项等。当然,王晋曾当过兵,在部队的磨炼,让他练就了一副好身板,第二天体检,他顺利通过,并被正式录取。接着是三个月的理论学习,毕竟王晋是在一家煤企工作,学习井下相关的专业知识尤为重要。

时光匆匆似流水。理论学习结束,就要下井实习了。到井下一线、还是二线,王晋忐忑不安。学习时,就听说,井下一线时间长、要扛工字钢、特别累、还“吃”煤粉。可是那又怎样,王晋孤身一人闯江湖,只能顺其自然了。幸运的是,分配那天,王晋分到了井下二线,是搞机车运输的,听老师傅讲,不是特别累,还不“吃”煤粉,王晋暗自庆幸了许多。

初来乍到,王晋依然带着部队的那股子作风,立说立行,不仅如此,还有股“懵”劲。就说,刚下井时, 第一天,王晋穿上工作服,准备入井,竟忘了拿腰带,当发下自救器和矿灯时,居然不知它们应放往何处。在井下,因为瓦斯的缘故,风大,王晋犹如一片树叶,随时可能被吹的烟消云散。

当天,他被安排到水煤仓挖煤。水煤仓其实是个涵洞,长约400多米,宽3米多,高2米,里面存满了水煤,需要彻底清理干净。地面是地轨道,也就是类似火车行进时的轨道。放一辆能装一吨水煤的罐车,由绞车拉动。越往里面挺进一步,越发显的炎热,氧气有些稀薄。尽管里面有通风设施,但还是让人窒息。空气懒洋洋的,不想再流动,满身汗水像在洗澡。走出煤仓,一身的汗息味被风吹动,绝对比不过庞龙口中的《你是我的玫瑰花》香,飘过几十米,才会消失殆尽。因为挖的水煤,所以,脸、脖子、工作服全是被溅的煤泥。上井后,王晋除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就一行还算看得过去的整齐洁白的牙齿。就连非洲黑人在“黑”字上也难于与他们比拟。那身汗水夹杂着泪水的黑色行囊,虽然不想再次穿上它,可为了生存,又能如何呢?尽管第二天王晋要用自己的体温温暖那身潮湿的工作服。

这就是王晋成为煤矿工人的“爱的初体验”。每天重复着这样的工作,直到3个月后,水仓煤清理干净,王晋才分到班组。这就像当兵时一样,3个月紧张的新兵连集训生活结束后,分到了各个部队,开始了按部就班的工作学习生活。王晋的工作是开电机车,运送矿井材料,每天如此。

其实,王晋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想当一名记者。且说在部队时,王晋就为此努力过,每次训练完毕,或者工作之余,王晋就拿着报纸,反复阅读,也不停的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后来的新闻写作中,也偶有文稿见诸报端,虽然是小豆腐块,但也着实让王晋情不自禁了一番。因此,此时的王晋想拾起自己最初的梦想,去努力奋斗!

 

要想发展,规划先行。如何谋划!王晋坐在宿舍的椅子上,望着窗外,苦苦思索了一番。先提升自己的业务技能和基本素质,学习首当其冲,然后在学习中实践,也就是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走出第一步最为关键。

王晋就到书店买来相关学习的书籍,毕竟当今,知识重要,能力也重要啊!记得有一次,王晋上夜班,下班后已经是早上8点多了,王晋吃了早饭,就急忙一头扎进了单位的图书馆,开始学习。殊不知,一段时间后,尽然睡着了。有一个年龄大的大姐,轻轻把他唤醒,说道:“小伙子,上了一晚上班,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虽然年轻,但身体也重要。”当时,王晋有点不好意思地揉揉惺忪的眼睛,露出歉意的笑,收拾好书本,有些狼狈的回去了。

其实,每个人,都在争取一个美好的人生,然而,世界上没有绝对美好的东西。王晋也深知这个道理,上班是下井,10个小时左右,还挺累,除了睡觉,另外得挤出时间,去学习,可以说,人生不易!可那又如何,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就说,王晋刚开始写的一个作品吧,《虞美人·矿工言》“花开花落几多有,岁月知多少?昨夜女孩又拜拜,不堪回首星语心愿中。工作艰苦无所惧,只是红颜走。问君何时花烛夜,静待夜宿酣处来圆梦。”那时的王晋为自己刚写出的作品,兴奋了好几天,还投了稿,却没有发表。

这是王晋刚上班时创作的第一篇小作,那时的王晋光棍一条;尤其在煤矿企业,男同胞多余女同胞,即使是看上去就不想在继续看第二眼的女同志,人家也早有主顾了。因此,在王晋23岁及后面的几年中,文学作品创作是离不开爱情这个主题的,毕竟王晋在这方面写的多些,后来他的散文《为“本田君”觅爱情》居然在当地一个小报发表了。文中开头是这样描述的:“刚分配工作那年,和一个大我5岁的,即将进入而立之年的老哥分到了同一宿舍。老哥个子不高,听他讲有1米68以上。我看,他纯属‘三等残废’。头发中分,留着一小撮八字胡,身体显胖。熟人称他为‘本田君’,他只是笑笑,好像默认了。发笑时,他那两排洁白的牙齿甚是吸引人,尤其是遭那些牙齿不够洁白人的嫉妒......”现在,王晋翻开他以前的作品,虽然有些幼稚,但也情不自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上班几年间 ,王晋深知“一招半式闯江湖”实属不易。于是他买来成人高考的书籍,参加成人高考,有个文凭是当前必须的;毕竟参加什么活动,或者添啥表格,学历一栏,王晋始终添的是中专。幸运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王晋考上了一所院校的本科,学的是新闻专业。当然,写文学作品很好,但没有很高的造诣,很难成功。工作之余,王晋开始理论联系实际。

记得有一次,王晋到一位朋友家里,他家正在做家具。闲聊之中,从那位木匠师傅口中获悉,在木匠师傅邻村有一个50多岁的盲人农民养着100多头猪。顿时,王晋精神抖擞,忙把那位盲人的通讯方式详细纪录下来,决定借休息时“跑”一趟。

那是7月的一天,天气炎热,就连树上的柳条都无精打采的低垂着头,连空气也好像凝固了。星期天,王晋坐车来到盲人所在的乡村,那时已经中午11点钟。下车后,只有一条交叉路口,路两旁是险峻的大山,根本看不到一丝村庄的影子。王晋在那里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碰到一位骑着自行车过路的老大爷。经打听,必须从向左的路口走,要爬一个约有40多度的山坡,行程5里多路,才能到达。

到达他们村子,王晋穿的衬衣已全部湿透,只有把衣服晾在村口的大树下。十几分钟后,王晋穿着半干半湿的衬衣走进了村子。村子里的水池旁,有几个小学生正在嬉戏着。王晋忙向他们打听,原来在这只有50多户的小村子里,第一排的灰砖瓦房就是。王晋慕名来到他们家,说明来意,却无法出示自己采访的身份证明,即使想出示王晋也没有啊!当时,盲人正躺在床上,他和他姐姐在一起生活着。在半信半疑中,王晋开始了第一次新闻采访。期间,他们家来了几位左邻右舍。于是,王晋要求去看一下盲人的猪场。尽管王晋想搀扶着盲人,但盲人说,这条路他已走过几十年,哪有沟,哪有池,他都熟记于心。5分钟后,王晋来到离他家200多米的猪场。遗憾的是,王晋把相机放在了盲人姐姐家,需要返回拿相机。几分钟后,王晋独自回来。刚到门口,就听见一位大娘说:“他说他是来采访的,连个证明都没有,谁知道他是干啥的?”盲人的姐姐说道:“这么大老远来,人家也不容易;只要他不偷不骗,来者为客吗!管人家顿饭吃,又没什么......”此时此刻,不知为何,王晋的眼睛模糊了......

采访结束后,王晋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几天后,王晋写的文章发表在当地的报纸上。有一天中午,王晋正在家休息,突然来了电话,原来是那位盲人姐姐打来得。她说,王晋写的文章,她们看到了,很感动,并说了一些谢谢与之有关的话语。最后,话筒中盲人的姐姐吞吞吐吐地说:“那天,我们差点误会了你!”王晋笑了笑说:“我要感谢你给我做的那顿饭......”

这是王晋的第一次采访,那一次,他开始走上了新闻写作的道路,尽管艰辛,也不一定能开花结果,但奋斗的过程总是幸福的。

 

王晋每天走在上班的路上,阳光依然露着她灿烂的笑容,尽管要到井下工作,新鲜的空气会在不久后与他分别,但明天依然会相见。

王晋除了尽心尽力工作外,累了,便和矿工兄弟坐下闲聊。聊天的内容也不外乎几点,谁前几天遇见或听到啥新鲜事了,讲出来让大伙乐呵乐呵;哪部电视剧有动人之处,让人久久提起,不忍忘却;哪位基层干部缺乏人性化管理,发发牢骚了;再就是男人们常议论的女人,一些平凡庸俗的话题,或婚外恋等。有时候,也会因为工作中的一些不和谐因素而拌嘴,但过后想想,也许“阿Q”精神最能在此时体现。枯燥单调的矿工生活,那也是一种新鲜的题材......在这有苦有乐,有喜有忧的矿井生涯中,王晋把听到的、看到的、想到的,用文字表达出来。虽然也时常发表一些拙作,文章也一时难“牛”起来,可毕竟那是一种快乐!一种精神食粮的慰籍!

王晋的文章在矿井的工作体验中,晃晃悠悠长大,虽不成熟,但也有几分韵味。就说,王晋在工作之余,结合工作实际,就用和自己在一起工作的工友的工作经历,创作一些小故事,然后把他们分享给工友,当然这是在井下即兴完成的,虽然短小,但也给枯燥的矿井生活带了一些“调味品”,也未曾发表,却深受工友喜欢,这些也激励着王晋勇往直前。

日子在兴衰枯荣中走过。一晃,王晋已下井11年了,从年轻小伙走到了胡子拉渣的老师傅,而他的创作没有因为苦和累放弃,相反,他的写作更加坚定。机遇总是给奋斗者准备的。有一次,王晋所在的企业招聘文秘人员,那是王晋在食堂吃饭时,偶然看到的启事。王晋眼前一亮,于是根据招聘启事上的要求,去组织人事部报名了名。虽然年龄比要求的年龄大了一岁,但领导说了,只要有能力,是可以放宽的。

当然,王晋也“毛遂自荐”,把参加工作以来所获得的国家级、省级、市级20多项奖项的证书,拿给了审核的领导。一个月后,王晋通过笔试、面试,最后被录取。王晋第一次坐在办公室里,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这是真的吗?虽然来得迟了些,但这么多年的努力,总算有了结果。而此时的王晋已经33岁了,还没有走进婚姻殿堂,毕竟认识的人,包括同学、朋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最大的也上初中了。

那几天,王晋也调节着自己的心情,酸甜苦辣涌上心头。也就在那时,王晋写下了一首打油诗《致未婚的老青年》:“有人说,我是老青年。是啊,刚过而立,二十来岁的,叫我大叔。听听,  老了吧!为什么 ?我是‘恐剩人’啊!我也曾梦想结婚,梦境里,也曾心潮澎湃。梦醒时分,可悲啊!我是‘廉租男’,‘三高女’焉能瞟我一眼呢?尽管我,稳重、孝敬、努力、善良。‘白富美’说,‘三无男人’一边待着,‘哇呀哇呀’,我乱叫不停。其实,我也不知瞎嚷啥,就连街市上, 拎着破袋子,傻笑的那厮,还横眉冷对于我, 仿佛我在和他抢废。看来,‘姓福’真的没那么容易,在爱面前,我是傻瓜。一路走来一路看,自然界有花儿无数朵,惟独没我那一小朵。有感觉的,有基础的,有人品的,一般都在梦里头。无论如何,人生就这几十年。推开岁月的窗,拆除心中的墙,老老实实工作,开开心心睡觉。一个萝卜一个坑,该来时则会来。老青年,别想了,快走吧,要不然 ,上班迟到要挨批的……”

真正踏上了梦想的路,王晋才感觉要学的东西很多,才知道自己的差距很大。 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王晋为了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他全面、深刻、透彻理解党的方针、政策,增强超前意识,学会“以小见大”看问题,在平常的事物中发现“新意”。为了开阔眼界,丰富知识,他订阅多种报刊,到图书馆,阅读文、史、哲、经、科学等方面的书籍,并针对各领域的特点,虚心向前辈们请教,使自己从原来的“门外汉”,逐步到熟悉安全、通风、运输、电力等方面基础知识,成为行家里手。

其实,王晋踏入梦想的人生路,才刚刚开始,也正经历着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向左走向右走,那都是一种命运的选择。不管怎样,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不是你遇见了谁,而是在你奋斗的过程中,坚持着那个最初的梦想,在追梦中享受那种不断攀登的过程。

174

浏览量:

一名叫王晋的退伍兵,回到家乡后,就业到一家国有煤矿,成了井下煤矿工人。他喜欢写作,工作之余,王晋结合工作实际,就用身边工友的工作经历为素材,创作一些小故事,然后把他们分享给工友,这给枯燥的矿井生活带来了一些“调味品”。后来,他的作品偶有发表,在矿上的一次文秘人员招聘时,王晋被录用,从此结束了井下作业。他更加懂得知识的重要性,在努力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继续文学创作。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