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城人家

 DPXS 143


克拉玛依,在维吾尔语中意为“黑油”。1955年,准噶尔盆地发现了新中国一个大油田,命名为克拉玛依油田。同年10月29日,克拉玛依一号井喷出工业油流,宣告了新中国一个大油田——克拉玛依油田的诞生。由此,一座同样以克拉玛依命名的城市也因油而崛起。

从六十多年前的戈壁荒漠发展到如今的塞外江南,几代克拉玛依人同心协力、战天斗地、共克时艰、顽强拼搏取得了伟大历史成就,建成中国西部一个千万吨级大油田,成为中国重要的石油石化基地。

今天,克拉玛依成为了一个“天蓝、地绿、水清、景美”的新兴生态宜居市城市,新克拉玛依人秉承艰苦创业、追求卓越的精神,再次出发,在新时期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石油城市、科技创新城市、智慧城市、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枢纽城市、宜居宜业宜游生态城市的征途中奋勇前进,不断抒写新的篇章。

 

2020年除夕。

中国·新疆·克拉玛依。

瑞雪初霁。

市中心一幢小高层社区,虽然是冬天有少许积雪,依旧环境幽雅,满目青葱苍翠,树林绿地分外养眼。

小花园里有老人牵着小孩在散步。

篮球场上几个年轻人激斗正酣。

小区里红灯高挂,彩旗飘舞,爆竹纷飞,万家团圆的过年气氛浓郁而温馨。

 

晚上八点钟。张老人家中。

张老人端坐在客厅的沙发正中,专心致志地看一份石油简报。

厨房里,不时传来浓郁的饭菜香,张壹井和李晓红夫妻在忙碌地准备着年夜饭。

墙上的时钟敲响了八点整的钟声,电视里,一年一度的央视春晚准时播放,家里顿时热闹起来。

张老人:孩子们,年夜饭准备得怎么样了?

张壹井系着围裙从厨房里闻声出来,一边擦着手,一边回答:准备得差不多。您看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老是惦记着吃呢?

张老人:民以食为天嘛要!想当年,我们在黑油山安装一号井,条件很艰苦,没什么吃的,就用雪水泡馕吃,青菜什么的,更别想了。如今这生活好了,要什么有什么,今天是除夕,我看年夜饭越丰盛越好!

李晓红也走出了厨房:老爷子,说起当年一号井打出石油,肯定有很多故事吧,您给我们好好说说。

张壹井:是啊,是啊,您老还记得那时的事情么?

张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差点掉下眼泪,慌得李晓红连忙递过来纸巾。

张老人:怎么不记得?那还是1955年,黑油山啥也没有!没有路,只能从长满梭梭柴的戈壁上穿过去。那里白天一刮就是12级大风,把人刮得晕头转向。晚上野兽嗷嗷叫,好在没有伤人。住的地方也没有,我们就在沙地里挖个大坑,上面盖些梭梭柴,就是住在这样的“地窝子”里面。

张壹井:那可是够艰苦的,后来呢?

张老人:后来,后来就是在这样的蛮荒之地,我们立起了井架,钻出了石油。我清楚地记得,1955年10月29日,克拉玛依一号井喷出原油,标志着新中国一个大油田诞生。当时,井场上所有人都沸腾了,有人高喊,有人跳跃,有人舞蹈,有人大笑,大家别提多高兴了。

张壹井:嗯,可以想象。您说过,为了纪念克一号井出石油,为了弘扬创业精神,所以您后来给我取名叫壹井,寓意克一号井,几个孩子分别取名叫克坚、克难、克力(丽)。

父子俩一阵唏嘘。

李晓红连忙劝慰:今天大过年了,就别再伤感了。年夜饭马上可以上桌了,我们过个团圆年!

张壹井:唉,可惜啊!克坚、克难这两个臭小子,今年又铁定不回家过年了。快打电话让克丽早点回家吃团年饭,别再加班了。

李晓红:好嘞!

除夕夜,本应阖家团聚,可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是一个石油工业世家,三代人都在石油公司工作,人人的工作和事业都与石油息息相关。而在老人们的翘首期盼中,孩子们却还远在天边呢。

 

一天前。

乌克兰,基辅,天然气钻采公司总部大楼。

楼外,风雪弥漫,寒风凛冽。

张克坚一身西装革履,独自呆在大楼的一间会客厅里。他神色焦急,紧皱眉头,来来回回地踱着步,不时望向窗外。

那漫天的风雪中,他仿佛看到一支克拉玛依石油工人小分队,跋涉在戈壁荒滩上,向着一号井进发。受此激励和鼓舞,他双手握紧了拳头,给自己小声加油,一瞬间充满了力量,眼神又恢复了深隧和睿智。

张克坚在石油城克拉玛依担任一家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部高管,负责开拓海外业务。此次,他代表公司来到乌克兰,投标一项预算为四亿美元的石油开采钻井工程。虽然他们准备充分,完全具备了工程承接的能力和水准,但毕竟这是公司的一项大工程投标,来到乌克兰之后,才发现强手如林,好几家国际跨国石油公司都对此项工程虎视眈眈。而乌克兰公司负责此项工程招标的伊格里总工程师老奸巨猾,态度暧昧,这让他心里七上八下,投标能否成功,可谓“有信心,没把握”。

此时,说曹操,曹操到,伊格里快步走进了会客厅,这是一位年近五旬的资深石油工程师,业务精熟,十分难缠。

伊格里:我亲爱的朋友,密斯特张,不要着急。你们的方案和报价已经上报给公司董事会,相信结果十分乐观!

张克坚:哦,谢谢伊格里先生!真是这样吗?我怎么听说,这次贵公司邀约了好几家大公司竞标,各有优劣,董事会左右权衡,迟迟不能下定决心呢?

伊格里故作豪爽:哈哈!克坚先生的情报工作真的不赖呀?是啊,我们这项工程对公司来说也是举足轻重,自然要慎重其事,按一句中国话说,我们要“货比三家”!

张克坚神色自如:我们理解贵公司的谨慎态度。实际上,我们公司为此工程准备得十分充分,不要说技术水平、工程能力我们毫不逊色,就是报价也比那些公司要低一到两成吧!这也充分表现了我们的诚意,不知道贵司还在担心什么?

伊格里:其实,作为我个人来说,十分看好贵公司。但是董事会有人质疑,贵公司似乎缺乏国际业务的经验,怎么能有信心做好这项工程呢?

张克坚:诚然,我们的国际经验不够丰富。但是,相信您也丝毫不会怀疑,中国“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决心,“走出去”战略和油田公司“大海外”布局,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中国的石油公司近年来奋力开拓海外市场,在全球多个国家参与运作海外项目,海外业务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壮大发展。我们来自石油城的公司完全具备工程能力,而且正是考虑到贵公司的顾虑,因此报价不高,正是表明了我们的这种决心,从长远来看,贵公司与我们合作前景非常广阔。

这番话既坦诚又理由充足,让伊格里为之动容:是的,克坚先生,你这番话基本已经打动了我,我会转告公司董事会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接下来,两人不再谈论中标的事,转为闲聊起来。

伊格里对克拉玛依非常感兴趣,张克坚给了详细讲述了中国这一个大油田,这座光荣的石油城的历史,尤其是克一号井出油的故事。

张克坚动情地说:您要知道,我的祖父,当年就是一号井的石油工人,他们当时在戈壁荒滩和野兽为伍,住“地窝子”,吃雪水泡馕,终于打出了一口油井。我出生时,祖父给我起名克坚,就是为了纪念这件事……

 

一小时后。

乌克兰天然气钻采公司总部大楼会议室。

伊格里手里拿着标书,邀请所有投标公司人员入座。

他大声宣布:本次油井工程中标公司是——中国新疆克拉玛依的石油公司,他们将签订钻井工程施工合同,提供技术服务!

现场一阵沸腾,大家纷纷有礼貌地向张克坚表示钦佩与祝贺……

后来,伊格里私下告诉张克坚:恭喜你,密斯特张,我把克拉玛依的故事讲给了董事会的所有成员听,他们一致表示,有这样的精神,相信你们一定能尽心竭力地完成工程,我们对此充满信心!最后祝你春节快乐!

 

除夕,大年初一前十二个小时。

阿联酋,迪拜哈利法塔。

这是世界最高楼、迪拜的地标式建筑。

在顶楼的一家奢华的办公室里,张克难正在与广告宣传暨创意总监阿卜杜拉紧急地商谈着。

阿卜杜拉摊开了双手:哦,我的中国朋友,张克难先生,您的时间要求太过紧迫了,只有不到十二个小时了,恕我很难作决定,很难办到呀!

张克难:是啊,尊敬的阿卜杜拉先生,我知道,在世界上最高的建筑亮灯,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我们必须要求您,在今年的中国农历除夕之夜,确切说是大年初一,在哈利法塔身点亮这条标语,那就是——“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恭贺全球华人新春愉快!

阿卜杜拉:是啊,是啊,您说了好多遍了。作为友好国家,我们很乐意为中国人的传统节日表示祝贺,但是你也知道,作为迪拜的地标式建筑,我们的塔身广告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这很让人为难。况且,还是以一个城市的名义。那么,请你告诉我,克拉玛依,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张克难:克拉玛依是中国新疆维吾尔语言,意思是“黑油”。上世纪五十年代,那里发现了新中国一个大油田,命名为克拉玛依油田,又建立了城市,就叫克拉玛依市。要知道,这是世界是唯一以石油命名的城市。

阿卜杜拉对此很感兴趣:是吗?这很有传奇色彩,不是吗?当然,我们中东也以石油资源丰富而著称,而您却要以克拉玛依这样一个石油城市的名义来作宣传,我还是有点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张克难:相信我,克拉玛依真的是一个传奇。我的爷爷就是石油城的一代建设者,他给我取的这个名字就饱含深意,事实上,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的名字都是同一个寓意,且语带双关,就是纪念克拉玛依油田,同时带有克服困难、坚定有力的含意。

阿卜杜拉:谢谢你跟我讲了这些,我对中国朋友表示钦佩。

张克难:所以,我一定会克服困难。阿卜杜拉先生,贵国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Adnoc石油大楼已经同意我的方案,为中国春节亮灯。

阿卜杜拉:是啊,我听说了,非常佩服你的勇气和坚持。只是,非要加上“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的字眼吗?

张克难:这是必须的,先生。我们国家的诗人曾经描绘:六十多年,克拉玛依还是一个“没有水,没有草,连鸟儿也不飞”的戈壁荒漠,如今却发展成为“碧水穿城,长桥卧波,网络捭阖,路接青云”的塞外江南。这是一个伟大的城市,当年建成中国西部一个千万吨级大油田,如今已成为中国乃至欧亚大陆重要的石油石化基地。相信我,她是中国的,未来也是世界的!

阿卜杜拉:你描述的城市非常美丽,前景也很动人,但是你对克拉玛依成为世界石油城怎么这么有信心呢?

张克难沉吟良久,缓缓地道:我就是石油城的后代,尽管这座油田造就了三代石油人的成功,但也深知,依靠资源消耗总有走到尽头的一天。而现在,就有必要开始探索,我们下一代石油人的路在何方。因此,我们提出了“打造世界石油城”的战略,不断发展延伸石油产业价值链。因此,这个春节亮点就是表明我们的坚定信念与态度,起到一个宣传的效果,让世界更多的人认识克拉玛依!

阿卜杜拉:我完全明白了,这是有远见的,其实我们国家包括迪拜也是如此,注重石油但不能完全依赖石油,要学会转型发展。好的,综合考虑中国朋友的方案和建议,我现在完全理解,也原则上同意,我会抽出时间满足您的所有需求,至于费用好商量。祝我们合作愉快!

 

除夕夜九点钟。

克拉玛依。石油总公司本部。

油田作业区生产指挥中控室内,宽度的屏上显示着所管辖油井、场站、锅炉等设备实时运行参数,红红绿绿的信号灯不停闪烁。

工作人员往来穿梭,络绎不绝。

他们有条不紊地监控大屏,有的沉着地操作着仪器,还有的不时汇总报告运营信息。

科研室内,张克丽端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工作着。

她是公司科技研发的技术骨干,肩负着“数字油田”科技项目,即通过实施工业互联网建设,促进油田生产的远程指挥、智能决策和云端管理。重任在肩,她丝毫不敢懈怠,今天虽然是除夕,她依然在加班加点工作。

科研室年轻的王主任走进了她的办公室,看着姑娘认真钻研的样子,由衷地笑了。

主任:小丽,还在加班呀!今天是年三十,大年夜,早点回家吃年夜饭吧,估计老爷子他们都等急了!

张克丽:哟,是主任呀!我还有个项目,研究得有点眉目了,我再试试,一会儿就回家。

王主任:会休息才会工作嘛,我看你先回家吧,这天也不早了!

张克丽调皮地一笑:多谢主任关心!我忙完这会儿就回家。再说,您这不也在加班吗?我看您也早点下班吧!

王主任:嘿!你这丫头,倒指挥起我来了!我反正还没有结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既然这样,不如我们讨论讨论,看有没有突破口。

张克丽:好呀!那我把数据调出来,你给参谋参谋。

两人摆开架势,努力工作,一会儿热烈地讨论,一会儿陷入沉思,时间一分一秒地快速流逝。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张克丽接通了电话,是她的妈妈李晓红打来的。

李晓红:克丽呀,怎么还没下班呀,爷爷下命令了,让你赶快回来,平时不管,今天是大年夜,总得回家吃个年夜饭呀!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张克丽向妈妈撒娇道:哎呀,我还有点事忙嘛!要不,你们别等我,先吃,给我留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就好了!

电话里响起张老人的声音:我的乖孙女,快回来吧,爷爷都想你了!有什么事,明天不能再忙吗?

张克丽:爷爷,你们先吃嘛,不要等我了!你上次回公司参观,说现在的“数字化油田”太奇妙了,点一下鼠标,千里之外的油气田就在眼前,人在办公室就知道下一步做什么,这在当年想不敢想吗?我现在正在为这个项目攻关,争取突破技术瓶颈,彻底实现油田生产的远程指挥、智能决策和云端管理,建成国家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现在刚刚有点眉目了,爷爷,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对吗?

张老人:想当年,我们石油工人风里来,雨里去,真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非常辛苦,爷爷最清楚。时代不一样了,你现在是在为油田做大事,我也不催你了,那你先忙,记得工作完成了,一定回家吃饭,我们等你!

张克丽连连答应,她为有这样深明大义的爷爷而无比自豪!她收敛起心神,又和在一边看着爷孙通话而笑容可掬的王主任一起,投入到紧张的科研工作中去了……

 

除夕晚上,二十二点。

克拉玛依。张老人家,客厅。

李晓红不住地埋怨老人:除夕夜您也不劝劝克丽早点回家,反而支持她加班加点,这可咋办?就我们三个人吃年夜饭吗?

张壹井:是啊,老头子一向最疼最迁就这个孙女,就拿起名这事来说吧,当年您本来是给她取名为克力,结果呢,孙女长大了,嫌没有女人味,非要改名为克丽,结果您也是一口就答应了。如今,我们的话,她是一点都不听了。

张老人:男孩子嘛,叫个克坚,克难,挺好!女孩子叫克力,虽然有寓意,毕竟也不太合适,所以我才答应的嘛!

李晓红:看您把她给惯的,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个女孩,不结婚,不谈恋爱,这将来怎么办?

张老人:好饭不怕晚!咱们石油工人,一向都是最好、最骄傲的职业,这个不用发愁,缘分到了,自然会结婚。不然,怎么会有你们,你们会有三个儿女!

李晓红颇为“八卦”地说:那倒也是!我看她科研室的王主任,年轻有为,听说也没有结婚,这么晚还在一起加班,我看有戏!

两个男人同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异口同声道:是吗?真有这事?

 

三人决定年夜饭等等再吃,时间还“早”,离转钟还有两小时。

张老人走进书房,打开了一个档案柜,里面排列着公司所有石油科技产品的照片、实物模型等历史档案,见证城市黑油产业发展与前行的历程。

他拿起一盒档案来到客厅,打开档案盒,细细端详起一张张黑白老照片,口里还喃喃自语:这是克壹号井,当年我刚刚二十岁,这是出油那天我在井边照的相片,总有六十多年了!这是101窑洞房,是六十年代,我们采油队工人在工作之余打土坯自建窑洞房,建成之后就再也不用住帐篷了。记得那时候,为了建窑洞打土坯,我们都赤脚、光背,烈日炎炎,地表温度超过40摄氏度,每个人背上都晒脱了皮,脚底都磨起了泡呢。

张壹井听到这里,也拿起几张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看:我也记得,当时我只有十几岁,去看过,总共有5栋窑洞房,其中1栋作办公室,4栋为宿舍。每个宿舍有2间房,外间是厨房兼储藏室,有炉子和火墙,冬天可以取暖,里间是办公室兼卧室。职工们平时就在宿舍里工作、学习、生活。简陋的书桌上放着书本、闹钟、搪瓷杯,墙角搁着五金工具,墙上贴着报纸、奖状,挂着流动红旗、会议记录本等。

张老人:是啊,直到1972年,我们采油队才全部搬至厂部,101窑洞房空置下来,成了历史遗迹了。

父子俩正聊得起劲,李晓红拿着电话从厨房跑出来。

李晓红:你俩别忆旧了,儿子来电话了。你们快听听。

电话里响起张克坚的声音:爷爷,爸爸妈妈,春节好!我在万里之外的乌克兰,很遗憾不能跟你们吃年夜饭了,我给你们拜个早年,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我们终于拿下乌克兰天然气钻采公司的一个几亿元的大项目,为公司走向海外市场迈进了坚实的一步!亲人们,你们高兴吗?

三人一起回答:太好了,太好了!这个消息,比什么新春祝福都要好!

李晓红:儿子,不愧是你爷爷的长孙,有出息,你不知道,爷爷现在都掉眼泪了!

一家人正在喜不自禁的时候,张壹井的手机铃声也欢快地响了起来。

张壹井看打来电话的是张克难,于是打开免提:爸爸,家里怎么这么高兴,我在迪拜都能听到你们的笑声,这太亲切了,太好了!我有一个大好消息要向你们汇报,阿联酋迪拜哈利法塔,世界最高楼、迪拜的地标式建筑,在这个中国农历除夕之夜,会在哈利法塔身点亮一条标语——“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恭贺全球华人新春愉快!

三人听了,欣喜若狂,齐声欢呼: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张克难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欢快地传来:那还有假,这可是我一手谈判,终于谈成功的!您们知道吗,阿联酋的一些地标式高楼都会为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亮灯,都会为全球华人的节日——春节亮灯!

三人还没有回味过来,客厅的大门开了,张克丽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

张克丽:爷爷!爸爸妈妈!我终于成功了,我和王主任一起钻研,刚刚获得了重大的科研突破!我赶紧回来,用这个消息来贺年,不错吧!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把王主任也请到家里来做客了,你们欢迎吧!

张克丽一闪身,紧紧跟在她身后的王主任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兴奋而又略带羞涩地微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尾声

除夕的钟声终于敲响十二点。

年夜饭,热气腾腾。

这个克拉玛依石油城的家庭里,人们都激动不已,热泪盈眶。

他们时而狂喜,又时而哭泣,时而又相对而笑,年年都是这样。

张克丽悄悄拭去爷爷眼角的泪痕。

什么时候这克拉玛依石油城一家人才能在除夕团聚呢?

只为了石油城的进步,石油产业延续,致敬永远的创业精神! 

镜头展开,全球华人庆贺除夕的场景,亿万个家庭沸腾了。

克拉玛依三代石油人一齐向祖国人民的节日献礼!

辛苦我一人,幸福千万家!

在中国新疆,在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艰苦创业、科技创新、追求卓越的精神正在传承!  

电视里,《难忘今宵》的音乐声响起。

克拉玛依,随着新年钟声响起,放起了焰火,全城笼罩在璀璨夺目的光彩之中。

千里之外的中东,迪拜哈利法塔的塔身点亮“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恭贺全球华人新春愉快”的巨幅标语。(完)


51

浏览量:

张家是克拉玛依油田的石油世家,祖父张老人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就在克拉玛依的戈壁荒漠上艰苦作业,立井架,钻石油。几十年过去了,克拉玛依从蛮荒野地发展成如今的塞外江南,除了儿子、儿媳依然在石油公司工作外,两个孙子和一个孙女也都在石油领域的各个部门工作。年三十这天的年夜饭前,大孙子克坚和二孙子克难分别从海外传来为国争光的好消息,孙女在实现了科研突破后赶回家,一家人其乐融融。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