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队长

DPXS 146


李亚林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应聘澳皇家俱有限公司当保安队长,竟然如此顺利。

上午面试,下午通知办理入职,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令他始料不及。

接待他的是公司行政部经理钟永华。钟经理四十开外,脸上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他问李亚林:“你对当好保安队长,有什么信心?”

李亚林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当过保安,也管过保安!”接着他有条不紊地将如何健全、落实门卫制度,确保厂区安全等常规性操作阐述了自己的观点,钟经理认真倾听着,不时点头赞好。片刻,他说,要当好这队长也不难。我们公司现有员工一百人左右,保安队加上你就七个人,分两个门岗,每天六个人轮值。你平时不需要坐岗,他们有人休息了,你才去顶班。你的任务主要是落实各项安保制度,打造一支纪律严明、敢于管理的保安队伍。我相信你有这能力。钟经理说完,便带着李亚林在厂区转悠,木工车间、批灰车间、喷油车间、包装部、仓库,物流组以及两间门卫室都走了一遍。每到一处,钟经理都向相关人员介绍了李亚林,尤其强调李亚林是公司新聘保安队长。李亚林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几乎所有人对他俩都爱理不理,也不晓得是针对他还是针对钟经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不管怎么说,明天就正式上班了,自己是骡是马,到时候出来蹓一蹓就知道了。李亚林这么一想,心中释然了许多,依然很阳光地跟人们打招呼。

第二天的顺德区龙江镇现场招聘会,着实让李亚林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据说,这一类差事以往是钟经理亲自带队的,但无奈他临出发前,接到董事长叶伟斌的电话,要他马上去参加镇里紧急召开的消防安全工作会议,而行政部除了他以外,只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文员。钟经理脑瓜子一转,叫来李亚林,将一串车匙交给他说,李队长,辛苦你开车送两位同事去顺德龙江现场招聘,希望能够招到我们急需的人才。他还简单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李亚林问,我,行吗?

钟经理风风火火地大手一挥,咋不行?去开开眼界吧!

同行的有生产部包装主管杨奋强,销售部区域经理朱锐东。据他们说,因为顺德的制造业,尤其是家俱制造颇具规模,挺有影响力,每年来这里摆摊招聘的企业络绎不绝,也吸引了不少求职者前来找工作。他们最近参加过几场招聘会,偶有收获。

“哎,李队长,澳皇还是第一次设置保安队长。”坐在副驾位的杨奋强主动跟李亚林搭讪起来。

是吗?从来没有?李亚林有点好奇。

“没错,你是第一个。”后排的朱锐东也接上了话茬,“不过,说实话,这队长,不好当!”

哦,为什么?李亚林连忙问道。

“这……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你慢慢就知道了。”朱锐东卖了一个关子。李亚林晓得彼此还不熟,别人将话说到这,己经够意思了,因此也不再问,专心致致开车前行。

顺德龙江人才招聘现场,人头涌动,热闹非凡。李亚林将车一停稳,杨奋强、朱锐东就利索地拿起塑料凳、招聘信息牌、登记表等穿梭在人群中,李亚林也手捧着企业宣传资料紧追其后。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并不显眼的摊位坐下。

李亚林细细浏览了一下自家公司的招聘信息,单是那些工种名称就已经让他头晕脑涨:开料、锣机、封边、打排钻、批灰、打油钻、打纱带、清板、试装、打包装……面对一个个陌生的概念,就好像一个刚入伍的新兵面对着琳琅满目的武器装备,懵懂之余又充满好奇。他只好静静地、细心地聆听杨奋强、朱锐东两人详细耐心地与求职者进行沟通,从零开始学习了解家俱行业的生产流程。

晌午时分,一对疑似夫妻的中年人提出想去澳皇家俱公司看看,男的应聘批灰,女的想去打包装。杨奋强、朱锐东嘀咕了几句,对李亚林说,队长,麻烦你带他俩去公司转转吧。李亚林爽快地应了一声,便招呼那两人上车,一溜烟地赶回公司。

像许多求职者一样,这两人自然也不会放弃跟用人单位刨根问底的机会。那女的话特别多,她说她叫陆映霞,广西梧州人,己经在附近一家家俱厂做了好几年。但由于该厂老板嗜赌成性,欠下别人一屁股债,无心经营企业,生意越来越差,她只好辞工另谋出路。男的叫陈新勇,她的远房亲戚,刚从广西过来找工作。

“哎,领导,你们那边生意不错吧?”陆映霞问。

李亚林瞥了一眼后视镜,看了看她那张充满憧憬而有点儿耐看的脸,挪瑜了一句,我算哪门子领导呀,今天才上班。

“我才不信哩!”陆映霞心有不甘,“我都听见他俩叫你队长了,还不认。”

“哈哈,保安队长,苦差事。”李亚林苦笑着说。′

陆映霞依然不依不饶,她说,刚上班就弄个队长来当,真厉害!以后,还望多多关照啊!

回到澳皇,李亚林将陆映霞两人带到行政部,他一边等他俩面试,一边构思工作计划。

约摸过了半小时,陆映霞他们与生产部刘旺庭经理有说有笑地从车间走出来,直奔行政部。刘经理说己经谈妥了,她们马上回去将行李搬过来,明天上班。钟经理拍了拍李亚林的肩膀说,李队长,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一趟任务,还得你完成。

李亚林大大咧咧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车子刚驶离澳皇,陆映霞就掩饰不住心头激动:“队长,我能来澳皇,多亏了您!”

李亚林脸一红:“不能这么说。我看呀,你跟澳皇有缘分。”

“对,有缘分!有缘分!”陆映霞忙不迭地说。她还吩咐李亚林就近找个小商店停一下,她要买东西。

陆映霞下了车,陈新勇递了一根烟给李亚林,感叹地说,映霞这人,好,但命苦。

李亚林心头一紧:命苦?为什么?

“她老公早几年看见自己的二婶被邻居欺负,抱打不平,出手将人家打伤了。他怕别人报复,跑了,一跑以后渺无音信。映霞呢,给人家赔偿了医药费,但村上几个老男人,见她老公不在家,总是不停骚扰她,想占她便宜。她忍无可忍,就来了……”陈新勇话还未说完,陆映霞匆匆回来了。她递了两份饮料给李亚林和陈新勇,径自坐上副驾位,然后掏出一个红包,双手递给李亚林:“队长,谢谢您!”

李亚林双手轻轻一挡说,靓女,这钱,我绝对不能收。

陆映霞脸上露出一丝不悦,说,这是我老家风俗。您不收,我心里不舒服。待会还要劳烦您帮我拿行李哩。

李亚林见她态度诚恳,觉得这样推搪会弄得很尴尬,只好说了一声谢谢,就启动车子往顺德方向驶去。

几经周折,李亚林一行五人回到澳皇已经灯火阑珊了,钟经理、刘经理俩人早己在旁边的大排档留了位,为他们接风洗尘。李亚林气喘吁吁帮陆映霞将行李搬上三楼宿舍,她递过一条新毛巾:“洗洗脸,才去食饭。”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别浪费了,我将就一下行了。”李亚林推辞说。

“咋叫浪费?那毛巾我还可以用呀。”陆映霞一脸认真,“还有,您是我来澳皇认识的第一个同事,又帮我那么多,不介意加个微信吧?”“

“嗯。”李亚林欣然应允。

“您先过去,我洗过澡就来。”她摊摊手说,“女人,就是多事。”

食完饭回到宿舍,己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李亚林冲过凉,一头躺倒在床上,周身的疲惫使他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到了凌晨两点左右,他很自然地醒过来。当保安以后,每晚醒两三次,于他而言,已成习惯。用一位老前辈的话说,那是乱了生物钟。早上八点,下午四点,晚上十二点,通常是交接班时间,基本上一个星期转一次班。长此以往,岂能不乱?饭后钟经理对李亚林说,累了一天,好好睡觉,有啥事明天说!但他还是忍不住穿上保安服,拿起手电筒,轻手轻脚地沿着宿舍走廓进行巡查。只见悬挂在走廊上头的摄像头好像一双洞察秋亳的眼晴,将徜徉在这儿的人一举一动饱览无遗。这只是可以浏览到宿舍门外的风景,而里头的状况呢,天哓得!李亚林这样一想,结合到钟经理在饭桌上透露镇消防安全工作会议的精神,他打算抓紧时间好好巡查各间宿舍,排查那些被称为“定时炸弹”的安全隐患。他深知,宿舍的安全防控切不可掉以轻心,弄不好,很容易引发灾情,危及员工生命安全。

走到306房间门口时,他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这是陆映霞的单间。他脑海里翻腾出陈新勇谈及陆映霞身世的那段话,再联想到今天与她初次邂逅的一些交集,莫名地对这位乍面相识的女子萌生了一种情愫,是同情?是关怀?他一时也闹不清楚。他有意地将手电筒用力地在通道上来回晃悠了几下,让那炫目的光芒在宿舍的窗户上跳跃,仿佛在告诉宿舍里的人,有我们的守护,你们安心睡吧!

巡查了宿舍外围,他故意熄灭了手电筒,绕着厂区悄无声息地转了一轮。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亮着电筒巡逻,无非是给自己壮胆,同时也暴露了自己,尤其是查岗,你远远就虚张声势地出巡,值班的人如果不是睡得像死猪那么沉,必然会因为电筒光判断到有人来,从而有所警觉,那么这种查岗就失去了意义。李亚林远远地悄悄地观察了两个门岗,发现有一位同事正端坐着看监控,另一位则斜靠在椅子上欣赏粤曲,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要知道,值夜班最揪心的就是毫无责任感地一味睡觉或者离岗,让门岗形同虚设。那是绝不允许的。

窗外露出了一片鱼肚白,小鸟的叫鸣声不时响起。李亚林踱出阳台,舒展着手臂,吸吮着早晨清新明净的空气。不经意间,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揉了一下眼晴,身穿白色短装运动裤、红色T恤在晨跑的陆映霞尽收眼底。“人勤地不懒”,他脑子里蹦出这句俗语,对她平添了几分好感。昨天她硬塞来50元,拒绝她,她不爽。好,今天我给她发一个开工红包,如果她能领取,起码我心里好受很多,毕竟她挣钱也不容易呀!李亚林斟酌了一会,给她发了一个66.6元的红包,并特意加上”开工大吉”。

二十分钟后,陆映霞回复李亚林,多谢祝福!但你发红包,何必呢?她并没有动李亚林的红包。

李亚林好像挨了当头一棒,他意识到这样发红包有点唐突,他只是希望以一种相对容易接受的方式将她给的钱婉转地退还给她,于是,他俏皮地回复她,工友一场,聚缘澳皇,发发红包,寓意吉祥。

陆映霞最后还是领取了红包,但给他发回33.8元,并奉上真挚的祝福:寻梦,澳皇!

这是李亚林入职以后参加的第一次公司管理人员会议。董事长叶伟斌、总经理胡泽军等公司领导以及各部门负责人悉数参加。

会上,钟经理传达了镇消防工作会议的主要精神,重点剖析了日前发生了镇内某家俱厂因为疑似线路老化引发火灾,导致一死三伤的重大火灾事故。董事长动情地说:“痛心呀!痛心!日常的工作不到位,才酿成这样的恶果!厂房化为灰烬,人身安全受到伤害!沉重的代价,惨痛的教训!”他强调,以行政部牵头,各职能部门通力配合,在全公司范围内大张旗鼓地开展消防安全宣传教育,认真排查消防隐患,及时进行整改。他瞟了一眼李亚林,意味深长地说,李队长,维护企业的平安稳定,你们保安队任重而道远啊!你有什么好建议?

李亚林一怔,他想不到叶董事长会点名让他发言,但他很快调整过来。他站起身子,环视一下会场四周,然后说,刚才叶董事长、钟经理己经讲得很具体很细致了。我初来乍到,情况也不了解,我就谈谈我的个人看法吧。大家都知道,家俱制造行业可燃物多,点火源多,工艺的火灾危险性高,因而我觉得,作为家俱行业,消防安全教育必须常抓不懈,安全意识必须要深入人心,警钟长鸣,落实消防安全必须要做到人人有责,在全公司范围内形成一个人人讲安全,重安全的良好氛围,而要实现这个目标,我认为有必要宣传教育和健全制度双管齐下。

李亚林话音刚落,人们瞬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这新来的保安队长有点水平,分析透彻,条理清晰。”

“只怕他讲得漂亮,做得糊涂!”

……

胡泽军总经理举起双手,轻轻做了一个往下压的手势:“依我看,李队长的建议很中肯!很专业!我们作为公司的管理人员,就应该明确责任,敢于担当,懂得以人为本,居安思危!李队长,你就放开手脚去开展工作,至于人力调配、物品购置,钟经理就协调一下。”

胡总一锤定音,钟经理、李亚林以及各部门负责人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进行消防安全教育活动,李亚林还算是轻车熟路。他先是安排人手,将钟经理在镇上带回来的红色横幅标语悬挂在公司大门口上方以及车间通道上方;再在公司宣传栏上张贴一些触目惊心的消防案例,并逐一对案例进行文字点评;然后将一份由他草拟,经钟经理审核、胡总经理签发的《给全公司员工的倡议书》印发出来,强调各部门组织员工进行学习,强化消防安全教育,落实消防安全责任。

到了检查消防器材这一环节,李亚林就发现了许多出乎他意料的问题。打开一些存放消防水带的箱子,却见空空如也。四周细寻,只见好些水带乱七八糟地堆放在旮旯处,再细心查看,一些水带已经千疮百孔,不能再使用了。李亚林心里窝火——这样的状态,一旦发生火灾,拿什么去灭火?再看看那些灭火器,一千多平方的车间,就只有一台手推式灭火器,五六个手提式灭火器。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一些灭火器被一大堆货物死死地堵在里面,常人很难发现。李亚林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情况详尽地记录下来,跟钟经理进行汇报。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难呀!”钟经理略显无奈地摊了摊手,接着一屁股坐在大班椅上,“我每天忙得喘不过气来。这样吧,你将需要补充、置换的物品列一份清单,直接交给叶董事长。”

叶董事长简单听取了李亚林的汇报,细心地审阅着他递交的购物清单,双眉紧锁,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唉,这钟经理,每年投入买消防器材的钱也不少,不知道他是怎么一回事?”一边说一边颤抖着手在清单上签下了“同意购买”几个字。

李亚林正欲离开,叶董事长叫住了他,招呼他坐下,诚恳地说:“李队长,虽然你来的吋间不长,但你所做的工作是有目共睹啊。不论是抓保安队伍的作风建设,还是员工佩戴厂牌进出公司这一块,都令人焕然一新。一个企业,员工的精神面貌尤为重要!这就是我们所强调的精、气、神!钟经理的确是事务多,因此我希望你能够适当分担一下他的工作,一起将公司的日常管理强化起来。唉!李队长,如果早几年认识你,我会聘请你过来专职搞行政管理。现在啊,真有点屈才啊!”

“多谢董事长!我会尽力的!”董事长推心置腹的一番话,令李亚林心里如五味杂陈,他既感受到董事长的肯定与信任,也感觉到一种更大的责任和挑战。

离开董事长办公室时,他下意识地捏紧了双拳,暗暗地为自已鼓劲。

从保安室到仓库,再到木工车间、物流部,然后转过去批灰组、试包装组,再过一些就是包装部……这都是李亚林每天必走几趟的路线。本来令他反胃的桐油灰味、油漆味渐渐地在他的嗅觉上变得芳香起来,而那些以前听起来挺刺耳的锣机声、打磨声,也慢慢变得悦耳动听。他巡查车间,表面上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处处留神——那儿有杂物堵塞了消防通道,他都会与相关人员及时沟通,做好疏导工作;一旦发现员工偶有违反规定,不在指定的吸烟区域吸烟,他必然会马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加以制止,并做好记录,对屡教不改者进行相应的处罚……

而接下来的一件事,让李亚林瞬间成了公司的热议人物,人们对他的做法褒贬不一。

通常工人下班后,李亚林都会绕厂区转一圈,重点检查督促车间的风扇、空调、空气压缩机等电器设备有无关断电源?门窗是否关好?水龙头有否漏水?这天黄昏,他忽然发现厂区围墙边的绿化带里异常隐蔽地放着一个小塑料袋,里头鼓胀鼓胀的。他好生纳闷,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小捆电线!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桩有预谋的盗窃,作案者先将这些电线搁在这儿,等到天黑再将它扔到墙外……是谁?想出这样的阴招数;很有可能,他不是第一次作案,而是一个经验老到的对手。不行,我一定要将那家伙揪出来!他想。

夜幕低垂。李亚林悄然来到门卫室,对正在值班的林涛说,帮我死死盯着这些画面,说不准会有精彩镜头哩。说完,他挪过一张椅子,挨着林涛坐了下来。

“哎,队长,有人把一袋东西扔到墙外。”林涛略带兴奋地说。李亚林连忙凑过去,看见镜头里往回走的人是陈新勇。他将画面再回看——果然是陈新勇将那捆电线抛出墙外。

“林涛,你赶紧把那袋东西捡回来,我来会会陈新勇。”李亚林果断地说。

约摸十分钟工夫,陈新勇被李亚林“请”到了门卫室,他瞅着地上那一捆电线,知道事情败露,便耸拉着头,双腿不停地打哆嗦。

“为什么要偷电线?!”李亚林严厉地问。

“是,是我的一个老乡,他的小食店,要更新线路……”

“那你就打公司的主意吗?陈新勇,你这是犯罪啊!”

“都怪我!一时糊涂。”陈新勇可怜巴巴地望着李亚林,“队长,你就放过我吧!”

“陈新勇呀陈新勇,说起来你也是那次我们去顺德招来的,你看陆映霞做的多好,踏实、勤快、责任心强!而你呢?”李亚林直直地瞅着陈新勇说,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盗窃罪,按理我们应该报警。我现在能够帮你的就是暂不报警,先将事情了解清楚,然后再向行政部汇报,看看领导怎样处理。你呢?必须要认真正视自己的错误,深刻反省,吸取教训!

公司高层经过细致调查,鉴于陈新勇是初犯,而且认识错误态度诚恳,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给予陈新勇通报批评、罚款二百元的处罚。通告一贴出,公司里议论纷纷,有的说李亚林积极维护公司利益,敢抓敢管,这队长,当之无愧!有的说李亚林不近人情,小题大做,本来可以张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儿却闹得沸沸扬扬……

而这些众说纷纭的东西,都是陆映霞听到以后转达给他的。李亚林波澜不惊,人们的闲言碎语,他早在意料之中。他淡淡地问她:那你怎么看?

做好本份,敢于担当,值得点赞——陆映霞回复得很简单,很鲜明,他心领神会地哼起了粤曲小调。

岁月无痕,雁过留声。李亚林一晃就在澳皇公司做了两年。他脚踏实地,敢于管理,善于管理的工作作风,赢得了公司上下一致好评,并被选为“公司年度十佳员工”,获得二千元额外奖励。而更令李亚林感到欣慰的是,陆映霞因为其表现优异,也获此殊荣,一起受邀参加公司组织的“珠海一日游。”

一走下旅游巴士,进入自由活动时间,面对着浩瀚无边、波涛汹涌的大海,陆映霞就在李亚林身边故意放慢了脚步,仿佛有满腹心事要向他倾诉。她颤抖着声音说:“队长,我是第一次看到大海!”

我不信!李亚林略带夸张地看了看她:“广东沿海城市我都去过。长江,我也到过了。”

“唉,我哪有你去过那么多地方呀!”她深深地叹息道,“不过,这一次有机会来珠海,还得感谢澳皇公司,感谢你!”

谢我?算了吧!你的荣誉是你努力争取得来的。他感慨地说,“在珠海,一定要近距离观赏港珠澳大桥,领略她的雄伟壮观,感受祖国母亲的伟大可爱!”

“那当然!那当然!”她眼眸里闪烁着欣喜,闪烁着期待,“要是能带上我女儿盈盈一起来,那更好啊!”

“哦,你还有一个女儿,多大了?”

“十岁了。她四岁那年,我趁着她睡得沉,便咬着牙将她托付给我二婶,来到了广东。夜深入静时,我吋常梦见盈盈哭着找妈妈,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就好像一个锋利的锥子,深深地刺痛我的心!唉,这种骨肉分离的曰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李亚林想不到这样一个看似坚强、开朗的女性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悲催的故事,他只有尽力地开解她、宽慰她:“我记得有人讲过,黑暗的尽头总会现出曙光!多年来,我一直都是以此来激励自己!”

“曙光?”陆映霞面朝着一望无际、波光鳞鳞的大海,似有所悟地喃喃细语,我的曙光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永不分离!

“嗯,我相信你的愿望终会成真,曙光就在眼前!”李亚林由衷地说。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想不到两个月后的一次意外,差点儿要了陆映霞的命。

这一天上班后不多久,已经被提升为包装组组长的她正在专心致致地辅导新入职的赵小兰,一台叉车“突突突”地叉着一大堆成品进来,她本能地让开了一条通道。那叉车放下货物,紧接着倒车。正在此刻,叉车司机小白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倒车,谁料叉车尾部重重地碰到了以前摆放的一堆人一般高的木料,木料受到撞击马上倾斜,眼看就要砸向赵小兰……说时迟,那时快,陆映霞一手撑开赵小兰,而木料上面最顶端的木板则不偏不倚地砸在她的头上,她大叫一声,昏倒在地。

几位女工有的哭叫着抱着陆映霞,有的连忙给公司领导打电话,叫救护车。叶董事长、刘旺庭、李亚林等人闻讯陆续赶来。叶董事长仔细察看陆映霞的伤情,只见她额角上凸起了一个淤块,他脸色严竣地说:“李队长,你是本地人,认识人多,你全权跟进陆映霞的治疗,该要花的钱就要花!我会通知财务先转五千元给你。刘经理,你安排一位女工去照顾伤者。”

“我去吧!霞姐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赵小兰含着泪主动请缨。

“好吧。”叶董事长赞许地点点头,他还对刘旺庭、李亚林俩人说,你们要抓紧写一篇报道。第一,重点弘扬陆映霞团结友爱,舍已救人的精神,这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第二,继续强化安全生产教育,吸取教训,尽量减少和避免发生安全事故。

救护车来了,人们小心翼翼地将陆映霞抬上车,李亚林、赵小兰也随即上了车。

救护车风驰电掣地驶入了中洲镇人民医院。经过医生诊断,初步认为陆映霞为轻度脑震荡,属于轻微损伤。医生还说,通常情况下,住院观察一两周就可出院。李亚林、赵小兰听后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这时候,陆映霞也苏醒过来了,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了李亚林、赵小兰熟悉的身影。赵小兰紧紧的捏住陆映霞的手,泪如泉涌:“霞姐,谢谢你!”

陆映霞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头还疼,有点晕。李队长,坐下歇歇吧,辛苦您了!”

赵小兰快人快语:“是呀,李队长帮你办住院手续,联系床位,忙个不停!医生、护士都把他当成患者家属了!”

李亚林憨厚地笑笑:“本来,我们公司的员工就是一家人啊!”

“对!对!一家人。”陆映霞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眼角溢出了激动的泪水。

说话间,陈新勇挽着一大袋礼物,手捧着一束康乃馨走了进来。他跟李亚林点了点头,径直走到病床前:“姐,你醒了,怎么样了?”

“噢,新勇来了,不用上班吗?”陆映霞嗔怪地问。

“听说你受伤了,我连忙跟刘经理请假。他听我是来探望你,便马上批准了——哎,这些是刘经理他们让我转交给你的!”陈新勇说完,将一大袋水果、牛奶递给他们。

“你代我谢谢他们,谢谢他们一片心意!”

“新勇,这样吧。”李亚林轻轻拍了拍陈新勇的肩膀说,你回去后转告刘经理,说你姐现在己经稳定下来,无什么大碍,诊疗、静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让他们放心!

“嗯,队长,我会跟刘经理说的。”陈新勇转身跟陆映霞道别,“姐,我先回公司,有时间再来看你。可要好好休息呀!”

“新勇,这儿有队长和小兰,你也不须太担心了。”陆映霞抬眼望着窗外那棵挺立的木棉树,只见一朵朵鲜艳夺目的木棉花映红了窗外那片天,让人倍感温暖。她喃喃自语,我会很快回去澳皇的,很快!

转眼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家俱产品展销会,李亚林、陆映霞同时被公司安排参加展销会接待工作。每天天刚发亮,他们就赶往中洲镇上最出名的“步步高大酒店”为留宿的客户安排早餐,并准备迎接新一批客户,忙得不可开交。

这天,一位西装革履,神采奕奕的客户走入大堂,手拉行李箱的助理紧随其后,陆映霞等礼仪小姐连忙热情欢迎。那客户越行越近,与陆映霞四目相望,俩人仿佛中了邪一样目瞪口呆,正巧胡泽军总经理及时赶来,大手一伸,热情地说:“温总,欢迎光临!欢迎光临!”然后簇拥着温总步入大堂。

陆映霞一脸茫然,她想不到失散多年的丈夫竟然会在这儿不期而遇,更料不到他是以这样一个身份出现。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他悄悄地将这一情况吿诉给李亚林。李亚林一听,活像一个小孩童,手舞足蹈——双喜临门呀!一喜,是你夫妻重逢!二喜,因为你跟他是夫妻,那么澳皇跟温总的关系更亲密了一些。好事啊,天大的好事!

温总跟胡总一番寒喧后,郑重其事地说:“胡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想先单独会一会我老婆——陆映霞。”

“嗨,映霞是你老婆?温总的保密工作太到家了!她是我们的优秀员工哩!”胡总不胜唏嘘。

温总与陆映霞是夫妻关系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很快在公司传开了,人们纷纷为陆映霞道贺,而最开心的莫过于李亚林了。下班后,他连忙扯上陈新勇、赵小兰帮忙帮陆映霞的行李搬至公司重新分配给她的套房。他一边佝偻着身子拾掇,一边对陆映霞夫妇不停地唠叨:“你们找时间返梧州一趟,诚恳地跟人家道一声歉。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结……家乡是根,终究都是要回去的!再看看……将你们的盈盈也接过来,过来读书,这样,才算是一个家!上学的事,我动动脑筋……说不准,会有办法的。“

温总和陆映霞早已经泪眼婆娑,温总握着李亚林的手,哽咽着说,李队长,不,我应该叫您一声大哥!我温铭恩虽然是第一次接触您,但我佩服您的为人。这样吧,今晚我约了叶董事长和胡总食饭,您也赏脸,一起去吧!

“那怎么行,会耽误你们谈正经事。”李亚林婉言谢绝。

“那设什么问题,该谈的已经谈好了。今晚是我做东。你说呢?映霞。”温总朝陆映霞丢了丢眼色。

陆映霞轻轻揉一揉眼晴,俏皮地对李亚林说,你可以不来呀。但如果不来,那就要罚您,请一顿更丰盛的大餐!

“这是强盗逻辑!有你这样请人吃饭的吗?”李亚林嘟哝起来,“我去,我去!行了吧?”



26

浏览量:

李亚林顺利应聘澳皇家俱有限公司保安队长后,爱岗敬业,尽职尽责完成安保工作。迎难而上,建章立制,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工作任务。在工作中热情助人,最终赢得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与好评。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