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

DPXS 148


1.白鸽博士

空阔的灰暗房间内,一把悬浮椅静止在离雾气弥漫的地面的一米空中,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坐在上面一言不发,手里紧撺着发着孔雀绿光的圆环状控制器,大拇指在圆环中心的按钮上来回摩挲,眼神深得像湖水的一双眼却望向巨大的单面透视玻璃窗外——窗外飞船往来穿梭在地表空间站的密林中,气流灯在密林的每一处极尽散发着自己的魅力,在风雪交加的夜里显得危险又魅惑。

“世人称此为盛世,安知其下覆汹涌。”男人轻言一句,旋即又陷入了沉思。自己手上握着的,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他一按下,整个世界的所有种种,都将湮灭。与此同时,这也是他一个人的命运抉择,这是他最后对抗这个世界秩序的退路;一旦失败,自己将会陷入万劫不复,而这个世界将朝着不属于他的繁华高歌猛进。

他被反抗军称作“白鸽博士”,是能知晓P80帝国最高机密的少数人之一,这部分少数人掌握着帝国最多的权力,被反抗军视若仇敌。帝国,一个从历史的坟墓里起死回生的可怕名号,牢牢地控制着这个星系的上上下下,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机器,不顾零件是否老旧损坏,超出各部件负荷无时不刻地运作着,以严苛到残酷的强硬手段逼迫着零件自我淘汰、促新达到维持它永不倒塌的目的——因其庞大,古往今来,首屈一指,只需要这一个理由,便足以命令帝国全员无不在歌颂它的“伟大”;可反抗军们清楚地明白,帝国是靠吸着所有人的鲜血来维持它的运转,正因为它庞大,所以容错率高,千千万万的不必要“牺牲”都能被掩盖过去;却也正因其大,大到即使是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反抗军从此中滋生也如沧海一粟,难以歼灭——阴阳两面,于帝国于反抗军,都在这些道理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白鸽博士何尝又不懂得这些道理,毕竟他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也绝非平步青云。可谁又曾记得,他也是一个叫作裴淳思的正常人类。他并非对反抗军恨之入骨,相反,他能理解他们的种种观点。可历史洪流并不会让所有人都能站在同一阵营,他也自知人无法对抗历史的车轮,只能按部就班地接受命运安排给自己的位置。

他承认,他是从显赫家族出身,可不同阶级有着不同阶级所需要面临的问题:当他真正成为一个资本家的时候,双方势力都在争取他的靠拢。彼时还未控制整个星系疆域的帝国政府希望他能投奔帝国,以其显赫的家底以及家族势力,许他高位不在话下;而彼时作为另一大势力的卢登共和国政府则希望他能主动把整个家族百年积累下来的财产全数奉献给伟大的共和国建设事业,承诺他洗心革面成为普罗大众的一分子见证共和国的高歌猛进。现在的人都只晓得他选择加入帝国吸人血汗,那些真正促成他完成这一决定的种种因素,一概被世人忽略,只剩如今人们强加给他的诸如资本家族从小灌输的观念、本性恶唳、好高权重的说法。

想到这里,他恨不得马上就按下手中的控制器让反抗军功亏一篑。他永远无法忘记自己曾经的归属之地蓝星是如何从盛极一时的星系明珠顷刻之间变成黯淡无光、无人问津的“遗忘星球”,而这一切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共和国为了自身所谓的追求所造成的。在他对加入共和国这个决定动心的那段日子里,他决没有想到,共和国势力比帝国势力更加急不可耐地进军蓝星,搭建太空电梯、太空光缆,调取各地部员驻扎蓝星,同时调用蓝星大量资源建设其他落后星球,其势力逐渐渗透蓝星上下,如若抵抗便关闭当地的通航基地实行封锁。祸不单行,一场经济风暴呼啸而过,一夜之间蓝星凋敝,繁华不再。无数蓝星居民穷困潦倒负债累累,走投无路之下只得加入没有盼头但能暂时保住生存体面的帝国政府。在裴淳思看来,如果当年共和国不如此急进行事,蓝星至少可以保持星系明珠的地位直至如今,而他也未必会选择加入帝国集团,共和国势力也未必会失势成为如今散落各地的反抗军,甚至帝国和共和国原本可以像从前一样互不进犯各自发展,正如阴阳两面和谐共处……

如果他就此退下历史舞台,将无人知晓他的苦衷,无人再帮曾经的蓝星诉苦。

想到这里,裴淳思又望向窗外,抬头将目光投向笼罩在人们头顶的那颗用来监视所有人的一举一动的超级卫星——他也清楚,历史的潮流已经无法抵抗,帝国政府已经走到末路,再也无法抵抗反抗军的反攻。其实他又何尝不对帝国厌恶呢,没有一个蓝星人民会喜欢这种凌驾于人民之上的独裁统治,它限制着人们各方各面的自由只为保证帝国机器稳步运转;可从它不再能保证所有属于它的零件都能完好无损退休甚至零件要人人自危存亡的时候,它就已经可以被预见走向毁灭的结局了——原本属于它的优势已经成为了劣势。

纵观历史没有一个帝国不是这样的结局,上坡之时表面一片繁荣,所有人都称赞它的庞大与安稳。可死水哪能比得过活水,时间久了原先被忽视的垄断、特权、保守、阶级悬殊等问题就会随着特权阶级永远无法填满的贪欲以及人民无法得到释放的灵感一再枯竭致使社会退化,生产力没有发展却要养活因安稳和帝国需求的庞大人口数量形成尖锐的矛盾就如火山喷发一般爆发出来,势不可挡地走向被新政体取代的命运。这些历史常识,读过书的裴淳思还是懂得的。但他已经受政治和历史摆布了大半辈子,这一刻他不想再考虑什么历史大义,他只想为蓝星讨求一个公道,既然当年的他选择了投靠帝国,这条路便已经是回不了头的了。

蓝星旧时风俗极其讲究仪式感,这点在裴淳思的基因里得到了一贯的传承。他操控着悬浮椅来到酒柜前,拿出自己最爱的酿酒和高脚酒杯,准备畅饮一番欣赏按下手中的控制器按钮后世界的混乱与毁灭——当然,他此刻身处的安全屋可以保住他在这场灭世浩劫当中安然无恙。

然而正所谓世事难料,半晌不到,酒杯里的酒都还没饮尽,他就被反抗军擒获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2.卢娅

偌大的训练场里,一个身形矫健的女孩正在进行着她行动前的最后训练。其训练难度量度之高令不少男性都相形见绌。

“卢娅,停下来,我有话要和你说。”一个年迈但硬朗的女人走进来训练场,清脆的脚步声回音仍伴随着她未落的话音回荡在训练场的每个角落。

刹那间,几乎是眨眼片刻未到,刚才还在训练的女孩就迅速落定在女人面前,眼神坚毅地看着眼前这个值得自己尊敬一辈子的长辈,不带喘气地问道:“怎么样,长老,我的功夫到位了吧?”

“我可从来没有质疑你的功夫,你拼命十三娘的名号在基地里谁不知道?”

“最好是传到帝国的各个角落里去,让那群吸血鬼闻风丧胆,见到我就立马下跪求饶,说不定我还能大发慈悲放他们一条活路!”卢娅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能量棒啃了起来。

“你呀,还是没点正经样!我问你,你可知道自己明天要面对的敌人是谁?”女人的语气虽然平缓但已逐渐偏向严肃。

“还能是谁?肯定是那个臭名昭著的‘白鸽博士’呗,放心好了,我对他住的那间什么所谓的‘安全屋’设计已经摸得透透的了。”话语间,卢娅已经啃完了整条能量棒,耸了耸肩,道:“那帝国设计做得如此不堪一击,所谓的顶尖技术都不过是纸老虎,不被推翻才怪呢!长老,你就不用再担心这次任务啦,出了什么事包在卢娅身上!”

“万事不要掉以轻心,帝国能统治这么多年自然也有它不简单的地方,我不希望看到反抗军的任何一分子不必要地牺牲,你是这次行动的统领,你得对每个队友负责任!”女人表情严肃了起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啦!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它P80帝国统治了这么多年也该当够了,反抗军夺取胜利已然事成定局,长老不必忧心。”卢娅仍旧满不在乎。

女人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没有一丝烦恼的年轻女孩,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卢娅,我问你,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加入反抗军吗?”

“因为长老您当初救了我的命呀,反抗军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不效忠反抗军难道还要被帝国压榨啊?”

“那你清楚为什么自己要反抗帝国吗?”女人缓缓问道,语气间竟不像是反抗军在谈论这种问题的时候该有的态度。

“那还用问,帝国首领无恶不作四处掠夺人民物产,限制人民自由,监视人民一举一动,强迫帝国上上下下都要不眠不休地为它劳作却只有少得可怜的回报,首领们却在安心享受着不应得的极尽奢华!最最重要的,是帝国政府根本不懂得尊重女性,简直是开了历史的大倒车!”卢娅愤气慨慨地怒言道。

“还有吗?”长老面对卢娅地慷慨陈词,面上毫无波澜,继续平静地问道。

“还需要其他理由吗?就这几点已经够P80帝国从此覆灭被后人唾弃了!”

“卢娅,你已经长大了,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看法。你说的这些不无正确,但这些真的是你内心的反叛所在吗?你得把自己当成一个人而不是复读机器来回答,否则你和那些你哀其不争的帝国人民又有什么区别呢?”

卢娅听了长老的一番话,眼睛里好像有光闪了一下,抬头看向穹顶,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我明白了。”

长老欣慰地笑了笑,伸手抚上卢娅的额头,口中念道:“愿共和国意志与你同在。”

 

3.元宇宙

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危襟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双手捧着盛满热咖啡的瓷杯,不时侧头望向办公室门口,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就在男人手中的咖啡快要被喝光、耐心快要被耗尽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口适时打开了,走进来一个稍显富态的中年男子,自带一副旧时高门府第的派势,向男人伸出了手示意握手。男人愣了一会儿,不知是迟疑还是另有顾虑,恍惚了好一会儿才赔笑着双手握住对面伸出来的手掌,口中不停重复着:“裴董好,裴董好!”

两人客套间走到了办公桌前,被叫裴董的男子走到办公椅上坐了下来,问道:“所以滕总的意思是,希望我让出旗下所有的版权以低价卖给贵公司帮助你们实现元宇宙帝国?”

“裴董哪里话,这怎么能说是低价卖呢,这让外人听了不知道还以为是贱卖生意,折损了裴董的名声可不好。这叫战略合作,裴董你这是在投资这个新型的互联网生态,这往大了说呀就是投资未来!贵公司在珠城的声望大家有目共睹啊,那就是时代发展的领头羊,现在这个风口非你莫属来引领啊!”

“我做生意做了几十年,我家族做生意做了上百年,你的这些花言巧语骗骗其他人还可以,骗我可没辙。照我的理解呢你是想打包你旗下的IP和我旗下的IP形成这个元宇宙,其实根本就没打算建造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生态世界,你想要的不过是完成你对互联网世界的进一步垄断,竟还想着把我的公司也划进你的疆域,你甭一口一个生态的叫着好听,你压根就是想建造一个垄断帝国罢了。这生意可不兴谈啊!”

“裴董,您也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市场上的话语权在谁手上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属于珠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帝国生态那也是生态啊,也能养活成千上万人呢!”

“你放心,我很清楚现在的形势。珠城不过是一个小地方,之所以能发展起来也全因背靠神州。不背靠祖国,谁都活不下去。我很明白自己的选择会带来什么后果,用不着你来操心。”

“也就是说你不愿意卖啦?死撺在手里的东西是会贬值的,裴董您好好想清楚!”说罢滕先生便起身要走。

“你放心好了,就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把手下大量版权以近乎免费的价格开放给全国厂商企业使用了。怎么,你还不知道吗?那看来滕总你得要多来珠城几趟了,这商业信息,还得是珠城收到得快啊!”

看着对面愣住一时不知道还嘴还是走人的滕总,裴董笑了笑,低头说道:“还得多谢你送我的那套元宇宙体验设备呢,前些天我玩的时候遇见一个叫卢娅的女孩,我演帝国军她当反抗兵,这些道理没了她我可能还没这么快反应过来。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你看,我也不是反对元宇宙生态,只是我想啊,这世界它始终不是按照人为计划去发展的,为什么不把希望散播出去看它自己开花结果呢?”

裴淳思望向落地窗外,高楼林立的珠城金融中心毗邻着船笛声声的珠港,世界又在晨起夕落中快速地变幻,谁也不知道会到来的明天是个什么样子,但无论如何,它都是我们每一个人参与建设出来的,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期待。

88

浏览量:

大型传媒公司董事长裴淳思接受了互联网行业新秀滕先生的礼物——一套全息交互的元宇宙体验设备,并在设备的帮助下进入了腾先生一手牵头打造的元宇宙世界,成为了元宇宙中的帝国高层“白鸽博士”,并接受到任务要摧毁帝国的敌对势力反抗军,然而在反抗军的将领卢娅英勇的指挥下帝国的阴谋终究破灭,“白鸽博士”也被卢娅擒获。代表共和国意志的卢娅非但没有处死这位帝国头目,反而将其感化并选择无罪释放……元宇宙体验结束后,裴淳思对卢娅以及那个世界的一切都有了全新的思考,为了响应国家反垄断部门的号召以及供给侧改革的产业调整,面对滕先生的收购意见,裴淳思有了更加进步的抉择。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