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春风里

DPXS 153


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郭敏泽看了看打来电话的人是前夫高旭,就把手机调到了静音,她不想接,高旭这个人大概五个月都没有付女儿珍珍的抚养费了,郭敏泽想离婚看人品,这话真是一点不错,那个人真是用着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敏泽懒得理他。

快五月了,楼下的月季花开了一茬儿还是两茬儿了,敏泽不知道,她每天忙忙碌碌,脚不沾地的风风火火,什么跟工作和孩子无关的事情注意不到也都情有可原,作为独立女性的单亲妈妈,郭敏泽对待自己的事业像害了单相思的小伙子一样,分外上心。感情的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事业大概率还是能看到自己努力多年的成果的,郭敏泽个人认为对于工作的付出会收到相差无几的回报,这感觉比感情靠谱多了。

咖啡机定时提醒响了,敏泽站起身去端自己这一上午的能量补充源,这是鹤阳市钢铁公司集团的二级机构鹤阳钢铁集团工业大学,从办公室五楼的窗户看下去,校园里绿植蓬蓬勃勃,无敌的生命力展现出公司十年规划培育的结果,站在高处放眼望居然也能说得上绿荫掩映,颇有几分高校的类似模样了。

事实上,这只是个针对公司的青年工人提升的成人教育机构,算是督促青年工人不断学习的一个员工福利机构了。对于上进的人来说,在这里提升自己有老师和一些资源加持就是如虎添翼;对于不上进的青工来说,各个阶段厂子里的短训班也是给他们成长历程加上一道保险的紧箍咒罢了,好过对他们什么都不管啊。

郭敏泽就是这里的中文教员,教点儿《大学语文》和《文学作品选讲》之类的课程。时间过得飞快,不经意之间,敏泽已经大学毕业十年了,女儿珍珍都七岁了,岁月无情,敏泽这十年间结了婚、生了娃,又离了婚,相比于大学时代的同寝室好友、闺蜜,至今依然在海外求学经历中坚持的单身未婚女性李楠楠来说,敏泽有时候会吹牛说自己的经历太丰富了,跟自己相比,李楠楠的感情经历就是一张白纸。

李楠楠上次视频时还调侃说:“老郭,你这也太牛了,你就不能等等我吗?我一次婚都没结呢,你这就从围城里出来了啊?!”郭敏泽哭笑不得,这没心没肺的家伙,当离婚是什么,那是脱了两层皮都不止的脱胎换骨好吗,痛到骨髓里的滋味儿她李楠楠哪里懂得。当然敏泽知道这是楠楠故意来宽慰自己的方式,她能体谅楠楠试图安慰她的出发点,多年老友脾气秉性都清楚,谁也受不了坐在那里正襟危坐地严肃地谈感情问题。云淡风轻里,掩藏的是楠楠呵护敏泽的真心。

即便如此,敏泽也清楚所谓的感同身受只能是个生活哲学里的伪命题罢了。没有经历过,怎么可能感同身受。离婚之后,不对,是经历了离婚前后,她太清楚这一点了。

敏泽回身瞥了一眼自己的办公桌,看到同办公室的沈风用手指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提醒她该上课了,郭敏泽回应了一下放下咖啡杯,换了准备好的保温杯往外走,她今天只有两节课,是给青工讲文学课,课名叫中国文学作品选讲,事实上也只能算是个大学语文了吧,没有大学校园里讲得深,毕竟这些青工坚持看书的屈指可数,还是文学书,对于正在事业爬坡阶段的青工来说,即便爱学习的人,阅读文学作品也是颇为奢侈的行为了。

深知这一点的敏泽尽可能在青工文学水平的基础上做了自己认为得当的教学设计,既方便学生理解和记忆,也兼顾了一些学生要提升个人学历的需求,学生课后评教的评价分还是很高的,所以敏泽也就更认真,跟同事们相比,她比较独特的一点是还在坚持写教学心得体会和论文,还在几个高级别的文学期刊上刊发了十几篇颇有深度的文学评论,敏泽认为这是教学反馈给自己的成果,这才算是教学相长吧。

沈风看着郭敏泽的背影消失,若有所思,前天沈风在学校的人事处看到了郭敏泽的一个表格,上面的婚姻状况一栏写着“离异”,沈风大吃一惊。他从来不关注同事家长里短,也不参与单位的八卦,下了班就第一时间离开办公室,所以单位里的种种传言他丝毫不知。真是活久见,郭敏泽这样的宜家宜室的漂亮气质知识女性,也离婚了?为什么啊?他一头雾水却也有几分小窃喜。

不怪沈风大惊小怪,郭敏泽在工大师生们眼里简直算是完美女性。长得漂亮,学历好,知识渊博,授课从风度到耐心度都堪称教师典范,跟同事相处不急不躁,能吃苦也能吃亏,从来没有无理取闹过。很多学生课下都叫她姐,她笑笑提醒说叫老师,这是学校。从来不会让人难堪,也不是毫无原则。她在办公室会冲泡咖啡或者绿茶,但是这些东西带到办公室就放在了公用茶水台上,快用完的时候她又会不声不响补充上去,这细节是沈风无意间看到的。当时沈风想,这女孩子应该是出身书香门第吧。这样的女人,沈风想自己也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怎么她就能离婚了呢?

昨天晚上单位几个要好的男同事在一起吃饭喝酒,人事处的包心刚老师是沈风的高中同学,硬把他也拉上,沈风自打去年调动过来后,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单位同事聚会,有点儿不好意思。

包心刚说,你得融入单位同事之间,咱们都是普通人,定位就是温暖家人、与同事朋友相处愉快,这也减压,能延年益寿的你知道吗?沈风说那这要是人家打听我隐私,我还得跟人家逐一介绍我离婚了吗?太尴尬了吧。

包心刚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沈风,你有毛病吧?你离婚了不昭告天下,难道以后和人交往要被别人误以为你品行不端、你女朋友小三上位不成?你才有毛病好吧?

沈风哭笑不得,又不得不承认包心刚说的也有道理。算了,早晚都是那么回事,沈风打定主意不乱讲话,实在不行就哼哈嗯啊地支吾过去。

聊到热火朝天的时候,大家聊到了郭敏泽。有两个单身未婚男老师问像郭敏泽这样的女人怎么就离婚了呢?她老公舍得吗?包心刚仰脖干了自己面前的一杯酒,说这就是郭敏泽遇人不淑,她前夫不仅出轨还赌博,除了不家暴,那两项可都是要命的原则性问题啊。沈风和男同事们都愣住了,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包心刚说我老婆跟郭敏泽前夫高旭是同事啊,都在市建筑设计院上班。“有一次,追债的人在设计院挂了横幅,发了传单,目的是给高旭还债施加压力,毕竟高旭的父亲是设计院的副院长。”

“啊,高利贷啊!后来呢?”沈风问。包老师说那当然是高旭父母想办法把钱给还了,赌债,好像是七十多万吧,应该是老两口这辈子至少一多半的积蓄都赔进去了。那老两口都是高知,工资可不低呢。据说高旭和郭敏泽结婚时的房子车子都是老两口出的,毕竟高旭是独子。

一个单身男老师说这投胎真是技术活儿,这高旭该知足了呀。包心刚说,嗨,你以为这是你呢,他也就是作。赌博这种事,不好断根儿,这种恶习,后来据说他又来了一次,再后来两个人就离婚了。

原来是这样,一桌子的人都不说话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郭敏泽家附近有个健身房,其实就是小区楼下一楼对外打开的门面房,但是这个小区高层外围的这一圈楼房的底座都是设计了裙楼的,所以健身房里空间很大,几个班儿也是功能齐备,当然这是对于敏泽这种要求不复杂的人来说。最关键的是里面还有游泳池,有针对小朋友的游泳班。

敏泽已经看到了未来中考都有游泳的项目,所以对于珍珍来说这是必学项目,那难得就在家门口,郭敏泽去跟老板谈了谈,以都是小区里的邻居为由,还给老板带去了临时在百果园买的看上去挺贵的两小箱进口水果,拿到了最低折扣,自己和女儿就固定在这里健身和学游泳了。

敏泽每周至少来四次,珍珍最少来两次游泳班,花费也不算高,还可以直接运动完在这洗了澡走两分钟回家,敏泽和珍珍都超级满意。敏泽家住的小区叫春风里,离单位骑个共享单车也不过就是十分钟,所以她去单位很多时候就是骑车去。珍珍的小学校和小区隔了一条马路,算是小区大门口斜对过。放学珍珍也是可以自己回家的,但是敏泽不放心,每天一定会到校门口接送,好在她的课排得比较集中在十点钟之后,女儿放学之前,倒也没有什么特别麻烦的地方,几乎没有碰到分身无术的状况,她从内心还是感激前夫高旭的,能把这套房子过户到她名下。

李楠楠说话很不客气,她说你还感激?郭敏泽,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不是高旭,你能落得现在孤儿寡母过日子的地步吗?郭敏泽说,你别胡说八道,谁是孤儿?谁是寡母?越说越不着调!

李楠楠生气是真的,高旭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把家搞得妻离子散,自己还背着一大笔债务,图什么呢?谁听说过赌钱能发财的!还堂堂的建筑学院高材生,真是丢人。最可恨的是他第二次又出事,郭敏泽怀着二胎呢,后来感觉难受去医院检查就发现已经胎死腹中,不得已拿掉了胎儿,好在医生非常负责任,看在敏泽年轻的份上,想尽一切办法还是为郭敏泽保住了子宫,楠楠还记得自己听说了请假从国外飞回来见到躺在病床上的郭敏泽,敏泽已经满脸苍白,无力到说不出话来,抬起的手臂都颤颤巍巍,李楠楠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当时她都恨不得打死那个不争气的高旭。

郭敏泽说嗨,都翻篇了好吧,人家真的还是有那么一丝恻隐之心吧,只拿了家里的12万就把这房子完全过在我一个人的名下,可以了。李楠楠也承认,这是事实,但是如果高旭不作妖,何至于此啊。

“你说行就行呗,谁也不能替你过以后的日子,我是觉得他真对不起你这片心意。”敏泽也不言语了。

是啊,日子还得过,孩子也得养,敏泽一个人何尝不知道里里外外的辛苦,以及面对不理解眼神时的身心俱疲。这个社会不是个对女性离异非常友好的氛围,毕竟之前多少年的封建社会发展史呢,很多观念的根深蒂固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但社会还是在进步,进步还不小,这也就是必经历程呗,而她郭敏泽比上一辈的人更幸运,比下一代的人更艰难大概率也是不争事实吧。没办法,生逢其时而已。

“妈妈,到点了呀!快换衣服拿东西。”珍珍催促着敏泽。敏泽一看时间可不是,还有十五分钟,珍珍的游泳课就该上课了,周六的状态就是容易疲沓,郭敏泽迅速打开阳台橱柜门,拿出母女二人的健身包,检查了一下就带着珍珍出门了。

每个周末,珍珍连着上两天游泳课,每次回来的游泳衣洗完晾干,敏泽就替换着帮珍珍装好两个不同颜色的游泳包,反正小姑娘的游泳衣好几件好看的,不愁衣服不干没有替换的。爱美的年纪,敏泽从来不会试图让闺女省点钱就在这方面抠搜得不得了,她找那种网上批发的店铺,一次给珍珍买个三四件那种,几乎总价就等于在体育用品商店里同质量品牌一件游泳衣的价格,这不等于本身就是省钱吗。

到游泳馆母女俩更衣,珍珍今天的运动背包是蓝绿色的,拉开拉链,掏出游泳衣和运动水杯都是蓝绿配色的,小姑娘美滋滋地笑了,敏泽把她送到游泳教练那里,又帮她接好水,把贴着姓名签的水杯放到固定位置,才起身到外面的跑步机上开始跑步。

这学期,敏泽课不多,也不用坐班,疫情期间的短训班也停下来了,所以大把的时间,她在写商周时期的文化方面的一篇论文,经常查资料文献,睡得也不早,感觉自己肉眼可见的憔悴下来。跟楠楠视频通话,李楠楠也说看着气色不对啊,问她是不是不舍得买贵的护肤品保养自己了?还给她发国际物流寄了一套海蓝之谜,还说郭敏泽:“你争点气好不好,别让人家说离了个婚,你就要死不活的!”敏泽哭笑不得,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当然,敏泽接受了这份关心。来而不往非礼也,她也给李楠楠买了不至于被海关查扣的中成药补品和一些汤料寄了过去,楠楠收到后简直惊呆了,在视频通话里指着这些汤料包和使用方法说明质疑她:“你看我像是去煲个鸭汤的女人吗?我哪儿有这个时间啊我?”

敏泽说你少来啊,吃饭你有时间吗?拿个定时器定好时间,该干嘛干嘛去,等闹铃响了来看看,完善一下就得了,哪这么矫情,难怪你爸妈都受不了你。楠楠大笑,说你搞人身攻击……

一边跑步一边想着两个人的快乐瞬间,郭敏泽不知不觉跑了五十分钟,开始爆汗了。她关掉跑步机的开关,慢慢下来,到隔壁游泳班看女儿是不是下课了,就看见珍珍跑过来说:“妈妈,刚才小倪姐姐肚子疼,她妈妈没来,她也没带手机,教练还在指导别人,我们给她妈妈打电话吧!”

哦,敏泽赶紧跟着珍珍,找到她说的小倪,帮着打了电话,问了问,14岁的少女小倪应该是快来例假了,有点生理痛。敏泽说珍珍:“你再去练会儿去,教练叫你呢,我陪着姐姐等她妈妈。”

小倪脸红了,说没事阿姨,您也去忙吧。敏泽觉得这小姑娘还挺羞涩,有点内向,说没事,我就是因为陪珍珍,才来健身,我今天运动量够了,没关系的,妈妈一会儿就来了。

说话间,小倪的妈妈来了,一溜小跑着过来责怪说你披的谁的浴巾,干净不干净啊?敏泽尴尬地说是我女儿的,我每次都消毒的,你放心好了。小倪妈妈才发现了一旁的敏泽,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敏泽说没事,都是当妈妈的,我懂,没事没事,你扶着她洗洗澡换换衣服,赶紧回家吧。

她一边说着再见一边拿着珍珍的迪士尼公主图案的浴巾往后退,不小心踩到了浴巾一角,眼看着要摔,敏泽很绝望想真是流年不利,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倾倒的身体。

看清了面前的人,双方异口同声地说:“怎么是你?”扶住郭敏泽,免了她在健身房摔跤出丑和受伤风险的这个男人,是郭敏泽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沈风。

两个人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都是:这也未免太巧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啥叫无巧不成书。沈风心里想,真是见了鬼了。这几天,沈风生活里的好几个巧合都好巧不巧的和她郭敏泽扯上了关系。

先是包心刚提醒他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晓得吧?沈风说听不明白你的鬼话。包心刚说,哦哟,听不懂算了,你自己斟酌吧。

家里老人催婚,大姨说沈风,你妈妈不好意思跟你直说,让我劝劝你,尽快开始新生活。离婚这事儿不能说是你的责任,你就赶紧再找一个顾家、愿意跟你好好过日子的女人就行了,最好别带孩子。沈风笑了说,您以为我是过去的沈风啊?我现在要啥啥没有,就一个儿子和一套四十平方的小公寓。大姨不说话了。

沈风不怪这些长辈,都是好心呗。沈风的离婚,谁也想不到,包括他自己。狗血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沈风的骄傲碎了一地。沈风和前妻钱小燕是中学同学,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不过在青春期,他俩并没有形影不离,而是几乎不说话。反而是上了大学之后,中学同学聚会,两个人才走到了一起。

一毕业就结婚,双方老人帮忙,都催他们赶紧生孩子,钱小燕进了当地的大公司,一年时间做到了总经理助理,名头很大,但实际上在这家公司,也就是总经理的秘书,收入不低。沈风刚开始做的电子虚拟教室软件的研发,没拿到什么钱,就觉得生孩子不现实,得有一定积蓄,买了房子吧再说生孩子。

沈风考虑得当然是长远的,他跟钱小燕说咱们再奋斗三年,就生孩子,我争取这三年能拿出房子首付的钱。钱小燕说老公你真棒,我好爱你哟。沈风就陶醉了,心想这就是岁月静好吧,努力奋斗!

三年时间,沈风的虚拟教室研发系统走进了很多大学和中学,首付一套房子的钱当然是有了,还是联排别墅,除此之外,车也配了两辆,给钱小燕的是一辆大红色的奥迪A6,沈风自己开的是沃尔沃。终于该生孩子了,钱小燕怀孕了一检查,两个人又乐疯了,双胞胎!

时光快乐地流逝着,沈风幸福得无以复加。努力奋斗,他鞭策自己,为了家庭和孩子也要努力奋斗!

一对双胞胎男孩。异卵双胞胎,长得不像。沈风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就有点懵,这差别也太大了。一个天庭饱满地格方圆,虽然还是小婴儿,也能看出长得很好,轮廓跟沈风一样一样的,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哥。再看另一个,塌鼻梁鼓嘴唇,眼睛还有点儿小金鱼眼睛凸起的样子,沈风心里咯噔一下,坏了,他心里说。

这怎么长得像那个人?钱小燕公司的董事长?汪海林?他跟着大家晕头巴脑地转运产妇到病房,派家里人跟着大夫给宝宝洗澡、喂水,但是他一句话都不想跟钱小燕说了,他心里几乎已经认定,钱小燕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只是看在她刚生产完,没办法刨根问底,人道主义也不能这样对待刚给自己生了孩子的女人吧。

“怎么回事啊?你这咋还抽上烟了?”明知道沈风不抽烟的母亲直觉儿子心里有事。这得了双生儿,母子平安,孩子发育很好,没病没灾,这儿子怎么肉眼可见地不高兴呢。

沈风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能说老婆给他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长得漂亮的那个是自己的,不好看的那个是老婆和别人生的?拜托,双胞胎呀,怎么可能。

他努力压制这种疑惑和想法,可是不行,每次他抱起来老二,都感觉一阵反胃。终于,面对母亲藏不住心思的沈风和盘托出。

母亲呵斥了他胡思乱想,说自己有生之年从未听说如此荒唐的想法,怎么可能一胎生下的双胞胎有不同的爸爸,不可能啊。母亲偷偷地找了自己的一个亲戚,在某生殖中心做辅助生殖专业的一个远房亲戚,编了个理由,拿三份检材掏钱做了亲子鉴定。

沈风的母亲本以为做了亲子鉴定,打消儿子的荒唐念头,让这一家子好好过日子是正经,没想到的是结果出来,沈风的母亲傻眼了。大儿子是沈风的,小儿子不是。

这下子乱套了。沈风看着这份鉴定报告,没有任何表情,他心里说果然。果不其然。那几乎不用再去鉴定,老二是汪海林的,跟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样子,这钱小燕拿了汪海林的什么好处?大概率就是这份高薪工作吧?还有啥,沈风脑子里快速闪过钱小燕身边的那些包包和首饰,看来那些不是自己买的东西有可能是汪海林送的,想到自己和汪海林那样的人,和钱小燕的关系,沈风又一次冲进卫生间里呕吐不止。

卫生间外坐着的母亲,泪流满面,痛哭不止。她终于理解了沈风的痛苦。而以前她说儿子胡闹。后来她去请教认识的老医生,医生解释说,这在理论上是可能的,只是这样的母亲应该正好是排的多个卵子,短时间内和不同的异性有亲密关系,有中彩票的概率。还有就是如果一个女子孕后照常排卵来例假,有两个子宫的,也容易有这样再怀上另一个胎儿的情况,但这个就不是真正的双胞胎,实际预产期可能会相隔半个月一个月的情况。

沈风就是这样才离的婚。钱小燕留下了大儿子,自己带着小儿子按照协议两个人快速离了婚,经济上钱小燕没有吃亏,沈风的为人也不允许他在这件事上亏待她,至于那个孩子,跟沈风没关系。


沈风被离婚搞得元气大伤,一蹶不振。离了婚,他和以前两个人共同的朋友都断了联系,他想在那些人的嘴里和眼里,他沈风是不是被扒得连底裤都没了。以前骄傲自信的沈风不见了。他把自己的软件研发公司的股份都转让了出去,带着儿子换了个城市生活,算是调动,沈风父母的关系出面帮他,好在沈风的履历够漂亮,成绩斐然,调动现在这个工业大学里教书,对于沈风来说正合适,算休养生息,工作也是驾轻就熟地能够应对。

按照沈风父母的意思,抓紧时间翻开新生活,才是沈风应该面对的功课和专业。这也离婚了好几年了,儿子都快七岁,说话就该上小学了。

包心刚有意无意暗示沈风,郭敏泽是个很好的可以追求的对象。沈风心里有点儿惶恐不安。调到工大已经两年了,沈风都没有和同事走得很近,除了包心刚是上班第一天就认出来是老同学,还亲近一点,学校里的其他人,沈风一直都没有和他们走得近点的想法。

可现在,郭敏泽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似乎牵动着他的心绪。有意无意地他知道了郭敏泽的很多小癖好和生活上的小细节。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关怀,却又自觉不妥,明明眼睛关注着人家,心里却假装和人家不熟。沈风意识到这一点,慌乱的同时似乎又藏着一点点甜蜜,他这是又恋爱了吗?

还是单相思。

郭敏泽一如既往,每周到校三次,其他时间要么是网上教研会议,要么是上网课,两个人所授学科不同,一个中文,一个计算机,相隔十万八千里,扯谎往一块凑都凑不上,沈风心里想,这算怎么回事呀。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这个周末,他来帮儿子考察学校,以及学校附近有没有游泳班,明年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他的小公寓父子两个人住要是再加上照顾孩子的人,就肯定不够住了,之前那些股份变卖后的钱买套学区房还是能做到的,他刚买了春风里小区的一套二手房,原房主出国留学,售价还算是公道,装修得也算是经典不用大动,对面就是小学校,离自己的上班单位又近,全部都搞定的感觉真爽,沈风忽然感觉自己以前的状态在慢慢回归。这是治愈自己的过程吗?沈风不知道,但他知道身为人子和人父,他背负着不能脱掉的责任。

他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地在健身房扶住了即将倒地的郭敏泽。

敏泽非常吃惊能在这里遇见沈风,印象中他不住在这里呀。沈风说我买了房子,在春风里。敏泽更吃惊了:“我住春风里呀!”说完脸红了。沈风尴尬了,“这我真不知道,你……信吗?”敏泽说问题是这是学区房,你没结婚没孩子买什么学区房呀?

沈风说看来你真的不了解我。我儿子明年上学,我未雨绸缪,我们上对面春风小学。哦,那倒是能明白了,郭敏泽暗笑自己神经过敏,还以为沈风是特意来找自己的,看来误会大了。

沈风想,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多说几句吧,人家要是没有这个意思,咱也趁早打住,要是有这可能,两个人重组家庭,一儿一女多好呀。不管了,抓住机会吧。

“我其实挺喜欢你家珍珍的,看了她就明白人家说有女万事足,是怎么回事了,太贴心了,又软萌又可爱,我就希望有个这样的女儿。”敏泽说那你就再要个二胎呀。沈风说我离婚都六年半了,谁给我生二胎?敏泽脸又红了。

沈风说,敏泽,珍珍快下课了,今天我能不能请你们吃个饭?这反正都要到饭点了,我回去也得自己对付,还不如今天咱们一起吃行吗?敏泽问,可是你儿子呢?谁带着他呢?沈风说这个月他和我爸妈都还在台州呢,我爸妈家,学前班,疫情,没办法。

哦,这样啊。珍珍跑了出来,妈妈,下课了,我先去冲澡换衣服,你要一起吗?沈风说珍珍,认识我吗?珍珍眨巴着大眼睛兴奋地说你是妈妈办公室的叔叔,沈叔叔。对,那叔叔今天第一天来这里,还不熟悉,能不能请珍珍给叔叔介绍一下,我请你们娘儿俩吃饭呢?

“那你得问我妈妈同意不同意,不过我没意见。”沈风说:“敏泽,你看珍珍都同意了,你也就开恩吧?”敏泽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那行,我们先去洗澡换衣服,一会儿在门口汇合。

沈风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在更衣室门后,心里的柔情似水蔓延开来,他想,这会是自己的未来伴侣吗?不管以后如何,这一刻他是爱了的,他想以后多年,他必须牢记这个时刻,发心想要照顾这母女俩的这一刻,他是真心喜欢和爱着敏泽的。


春风里。敏泽歪着头问沈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买房?除了实用性?沈风忍不住笑了。这就是郭敏泽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吧。任何人买房估计都是考虑地段位置和价格,郭敏泽可能会因为喜欢这个小区的名字和绿化,而不是其他硬性指标。

“我猜你是因为喜欢这个小区的名字,春风里,我住在春风里,才买的这个小区吧,刚好也是学区房。”你怎么知道?敏泽上挑的眉毛下眼睛亮晶晶的满含笑意,“我是不是有点儿二?”

哈哈,沈风忍俊不禁,“这问题没法回答,二不二都轮不到我回答,说什么都不对。”珍珍在一旁说,“叔叔,我妈妈是不是很像个小女孩,她一点儿也不像妈妈,很幼稚有没有?”沈风看了看敏泽,说:“跟我感觉一样,你妈妈看上去心智也就是个中学生,像个小姐姐。”

“可是,我的妈妈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她什么都尊重我的意思,会管我也会尊重我,我好喜欢她,你呢?”珍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住了沈风的手,可能是刚才过马路时,沈风怕她走太快,伸手拽了一下,她就把小小的手掌放到了他的大手里。

看了看身旁美丽动人又单纯的郭敏泽,沈风的心里动了一下,他能说他也很喜欢吗,也许以后有机会说吧。他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敏泽,对珍珍说:“我感觉你妈妈就像是一朵花,开在春风里。”珍珍说妈妈漂亮得像一朵郁金香,哦,沈风很诧异:“为什么是郁金香?我以为会是茉莉、玫瑰、百合花这样的花,很少有人形容一个人像郁金香吧。”

“那我的妈妈,郭敏泽,她和别人不一样。她不是那种小小的茉莉花,也不是那种很鲜艳的玫瑰和牡丹,她也不是百合花那么柔美,所以她就像郁金香。”

沈风很惊奇,“敏泽,珍珍才七岁吗?她怎么形容得这么好,我想说的也是这样,但是我表达不了这么好。”敏泽佯装生气,你们俩今天一直在讨论我,你们俩有这么熟吗?珍珍大笑,“我们俩有这么熟吗?”沈风也哈哈大笑起来。

春风里,真好。沈风的心里希望在蓬勃生长起来。

 

95

浏览量:

郭敏泽离婚是因为前夫赌博恶习,多次陷家庭于债务泥潭,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环境,尽好母亲的职责,不得已离婚后,郭敏泽努力做好自己,照顾好女儿。同事沈风刚调来同一所学校,原来他是被婚姻里的不忠所伤害,离婚六年多了,带着一个儿子换了城市生活。为了即将上学的儿子,沈风购置了学区房,偶遇了已经在他心里引发强烈好感的郭敏泽母女两个人,沈风提议请她们吃饭,心里感恩再次有机会追求理想的爱情和婚姻。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