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岭的早晨

DPXS 157


刘浩撕下夏至那张日历,看着窗外远处的山峰,陷入了纠结万般的思索。

名牌大学毕业的博士生刘浩,进入沂州市电力公司十五年了,从配电管理到营销服务,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今年作为省电力公司派出的驻村扶贫第一书记,进入梅岭村工作两个月了,却无法推进当前的工作,与他来之前的种种设想一点也不合辙。让他不明白的是,作为省公司派驻贫困村第一书记,带来的不止是资金和投资项目,乡亲们应该是一片欢迎,可在村党员会议上,对于将扶贫资金投资到水利建设这一议题上,很多党员并不同意。问题的关键在于,虽然是水利建设惠及几百亩耕地,但修水渠就要经过很多耕地,经过谁的耕地就都要占地补偿款,土地在村民手里是有三十年合同的,这一项举措难以通过。党员和村民代表最普遍的反应是,尽快将所带来的扶贫资金平均分到个人手中。

第二个考虑的议题是投资一个面粉加工厂,所挣的利润惠及村民,也可解决当地村民吃粮磨面难的问题,但这个议题在党员和村民代表会议上也没有通过,问题的焦点聚焦到电费上。由于梅岭村地处大山深处,多年以前没有电,铁矿承包人王二牛想开采铁矿,为了平息群众反对开采铁矿破坏当地环境上访,就投资给村庄上了五台变压器和上百根线杆,给村里通上了电,此后一直把持村里的电费收缴,从中掌控电价。投资面粉加工厂就得用他的高价电,算来算去,磨出的面粉高于市价两角钱,即使投资了也没有人来磨面,远远比不上村民用自家的小毛驴磨面实惠。

两项议题在党员会议上提出时,村里的党员都把目光盯在村书记脸上,村书记付守利吸着烟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打着哈哈说拥护省公司派驻第一书记的工作,到了具体举手表决的时候,党员几乎呈一边倒的反对,都赞成把扶贫资金分下去,这明明是杀鸡取卵,刘浩明白,手头没了资金,想干点扶贫工作就难于上青天了。

刘浩郁闷极了,临行前承诺省公司党委一定会干出一番成绩,不辜负领导期望,但时间过去了两个月了,几个项目都纷纷搁浅。他走到村头看到的是破败的村庄,破衣烂衫的孩子背着他带来的助学书包上学,年轻人除了一部分在城市打工外,留下的也没有什么项目可干,忙于农田之外,就是和村里的老人聚在树荫下打扑克搓麻将。

刘浩抬头就看到梅岭北面高高的山头上堆砌的铁矿石垒成高高的长墙,这几年由于铁矿石价格下跌卖不出去,那些开采出来的石头就那样犬牙交错地堆成山峰,在村庄的上面随时要坍塌下来。三百人的村庄,就傍着铁矿下一个污浊的水库生活着。由于矿主在原地洗矿石,把一个原本清澈如明镜的水库变成了烂泥塘,夏天连个蛤蟆也听不到叫声。在村民代表会议上,刘浩提出就地取材用铁矿石加固水库堤坝的议案,也被村民代表否决,理由是王二牛的铁矿石无市却有价,他签了整个矿山三十年的合同,村民加固堤坝需要出工也得每天开工资,仔细算来,费用远超四十万。

刘浩刚到村里得到的热情欢迎,在村民分不到一分钱后,渐渐冷却下来。他走到村里,村民见到他都不愿意搭理。两个月过后,连村里的狗见到他都不叫了,一个个趴在树荫、屋檐下睡觉。只有矿主王二牛雇佣的那个电工小伙王必成每天忙忙碌碌,见到他就聊一会儿,说到村里的扶贫事,王必成总是摇摇头,连说“没得办法,这个村里的人太懒,干啥都没干劲儿。”

零点后的梅岭村在暴雨中沉睡着,刘浩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打着雨伞在村中各处看看。已经下雨好几天了,水库里的水已经接近堤坝平成一面镜子,溢洪口年久失修坍塌拥堵,不大的泄水口滚滚洪流沿着河道排泄,河道被村民层层筑成小堤坝,栽种上密密的速生白杨,洪流就一路顺着小堤坝奔腾而下。

一阵闪电过后,暴雨滂沱,千沟万壑的雨水汇流进水库河道,积了个沟满河平。水库泄水口的水流像一个挤破的水袋子一样直接冲出水柱三十多米远,水库的水来不及泻出,沿着堤坝顶从低洼处汹涌拍岸涌出。刘浩一看要决口,赶紧向村里跑,一边跑一边喊:“大伙儿快跑啊,水库要决口了!”无奈雨声太大,他喊出的声音瞬间就被雨声遮住了。他深一脚浅一脚正跑着,突然被一块滚落的石头绊倒了,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顺手一摸,腿部被石块磕破了一条血口子,热乎乎的血顺着腿流下来,在闪电中,他看到手上满是鲜红的血,顾不得仔细查看腿伤,大喊着继续向村里跑去。

在村头,他遇到了从家里跑出来的电工王必成,王必成穿着雨衣,看到雨幕里刘浩那紧张得挥舞的双手和因惊恐而瞪圆的眼睛,瞬间明白了危险,他马上冲进家里拿出自己的小喇叭喊话:“老少爷们赶紧逃命啊,洪水来了!”“让村民向西山跑啊,别跑错了方向。”刘浩跟王必成大声喊。

村民纷纷从家里逃出来,顿时整个村庄人仰马翻沸腾了,刘浩大喊着跟王必成说:“快去通知村书记,让他组织党员抢险救人,我去村头两个老党员家里。”王必成一边拿着喇叭喊话,一边冲进村里。

刘浩淌着齐腰深的水冲进老党员王德安家里,大门被雨水冲垮了。刘浩钻进去一看,王德安和王大娘顺着梯子爬上了屋顶,积水已经在院子里半人深。刘浩马上挥舞着手臂让老人下来,他背起七十岁的王大娘就走,王德安手里拄着一根木棍紧紧跟上。他们冲出村庄到了村庄西部高处,刘浩放下王大娘又冲进村庄,遇到村书记和老婆背着电视机和一个大包裹正向村东跑,刘浩拦住他们说:“付书记,赶紧扔了你的电视机组织党员带领乡亲们向西山跑!”付守利置之不理,抓着老婆的胳膊一个劲地村东跑,刘浩冲上去一把就抓住付守利:“付书记,你是一个党员,洪水来了,你不顾百姓死活,想当逃兵办不到!”

付守利看着刘浩,满目狰狞咬着牙说:“你别跟我来这套,现在是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你要当英雄我不拦你,你要挡我的路,就是找死!”不等说完,推开刘浩的胳膊,就拖着老婆冲出去了。村庄巷子里老人喊孩子哭,拥拥挤挤都争着向外逃。刘浩大声喊:“乡亲们别挤,赶紧向西山跑啊!本来东奔西逃没了方向的群众,马上调转头一窝蜂地向西跑。刘浩看到王必成背着烈属张庆文大爷跑出来,就问:”刘士奇大爷出来没有,王必成一边跑一边喊:“肯定还没有,他瘫在炕上起不来。”刘浩马上挤出人群冲向村中,跑进刘士奇大爷家里,院里的水和屋里的水一样平了,刘士奇双手抓着窗框将头伸出水面正挣扎,刘浩冲进去抓住刘士奇胳膊就向背上背,刘士奇借着闪电看到是驻村第一书记刘浩来救他,就一把推开他:“刘书记,你赶紧逃命,别管我了。”刘浩一声不吭,再次抓住刘士奇背到背上,就冲出门去,刚冲出去,就听到轰隆一声,身后的屋顶就倒塌在水中。激起的水浪将他们冲倒在水中,刘浩死死抓住刘士奇继续背起就冲到街上。刚跑到街西高岗,就看到一个孩子,卡在一个树杈中间正大声哭,刘浩背着刘士奇跑到树下,将刘士奇靠树放下,他向上一跳,就把那孩子一把扯了下来。他背起刘士奇,一手拽起孩子就向西山跑。刚跑到西山脚下,就听到山崩地裂的滚石声音,顿时看到梅岭村北的矿石长墙倒了下来,刘浩不知自己怎么跑到西山的,只听得耳边天崩地裂的轰鸣带着飓风的呼啸。刚放下刘士奇大爷,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拽出来的那个孩子怎样了,整个村庄就成了一片滚石泥浆河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顿时西山半腰的村民喊爹叫娘哭喊一片,一个小伙子正要冲进村庄救人,被王必成死死抓住摁在地上,“完了,梅岭村完了。”任凭村民哭喊,暴雨还是倾盆而下,成吨重的巨石还是不停地滚滚而下,瞬间整个村庄就消失了。

省电力公司刘斌书记,一夜都没有睡好,一直在办公室值班,调看各地供电遭受暴雨袭击情况。凌晨一点他接到了沂州市电力公司的紧急电话,获悉梅岭村遭受泥石流袭击消息后惊呆了,他马上拨打刘浩手机,却怎么也拨打不通,他马上指示沂州市公司,“赶紧组织人员连夜赶赴梅岭村抢险救灾,无论如何找到刘浩同志。”

沂州市电力公司老总岳志坚汇报说:“沂州公司早在暴雨前就启动了应急预案,人员、车辆、抢险材料都已准备好,马上出发去梅岭村,请领导放心。”

沂州市委接到梅岭村受灾消息后,连夜召开抢险救灾会议,安排人员快速准备赶赴梅岭村。

梅岭村,在暴雨洪流中消失了的梅岭村,验证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沧桑巨变。村西的河道被洪流裹挟的泥沙巨石淤积改到了河东,村庄、房屋、树木、田地化为冲积平原。暗夜里,嚎啕大哭疲惫了的村民,静默成大山的影子。孩子又冷又怕,冻得直发抖,老人坐在地上呜咽着,年轻人蹲在地上垂着头。王必成在这次水灾中由于发现险情早,妻子和孩子逃出来了,他看着消失的家园,抱着孩子呆呆地站着。刘浩拿出手机想联系沂州公司赶紧来抢险救人,但掏出手机一看,进水了。

天蒙蒙亮时,沂州市电力公司派出的抢险救灾队到了,进入眼前的是坍塌的矿山、决口的水库、被掩埋的村庄、巨石和泥浆中刺向天空亮着白茬的断树,队长马致远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感到万分难过。刘浩派驻梅岭村是他送来的,而眼前消失的村庄,刘浩又怎么可能幸存呢,想到这里,眼泪止不住流下来。突然,队员喊道:“快看,乡亲们在那儿。”顺着队员手指的方向,马致远看到村西山上正走下二百人,刘浩正背着刘士奇跟在后面慢慢走着。

“刘书记,刘书记,我们来了。”队员纷纷喊道。

抢险救灾队伍跑上前去,村民看到他们来了也跑了过来,刘浩赶紧跟马致远说:“快,赶紧拿出食物来分给乡亲们,他们饿坏了。另外,你们留几个人给乡亲们搭好临时帐篷安顿好,其余的赶紧分头去村庄周围搜找幸存者,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有一线希望我们也要全力以赴救助。”

食物发了下去,村里的大人谁也没有吃,只有孩子饿得撕开方便面和饼干就狼吞虎咽吃起来。安顿好老人和孩子,劫后余生的村民和抢险救灾队员在原村庄的位置展开了搜寻幸存者。很快沂州市动员的抢险救灾队到了,市武警支队也赶来了,五千人马在四面环山的梅岭村搬动一块块巨石,挖开一堆堆泥土,每找到一具尸体就会有村民嚎啕大哭……

一周后,梅岭村抢险救灾结束了,从悲哀中还没有恢复过来的村民,看到撤出的队伍忍不住流下泪来。让村民背出帐篷的刘士奇老人看着队伍在一步步走出村,拉着刘浩的手,抖索着嘴唇说:“还是我们的党好,还是我们的党好啊,到了生死关头,还是党救了我们,要不是刘书记你喊醒大伙儿,我们这个梅岭村就没人了。要不是我们的党好,谁来帮我们搭起帐篷送来了吃的穿的。”说着老人的眼泪就流下来了,刘浩书记说:“放心吧,老人家,我们配合市政府一定帮助你们重建家园,再建设好一个梅岭村。”

送走抢险救灾队,王必成突然说:“王二牛来了。”刘浩看到王二牛带着十几个穿黑衣的小伙子走过来,他没有看乡亲们,一边走一边在查看东倒西歪的线杆和被掩埋的变压器,看到队员带来了抢修线路的车辆,他走到刘浩书记面前:“是刘书记吧,这里的线路和变压器是我投资的,虽然被暴雨冲垮了,但还是我的地盘,我可是和当地村委签了三十年合同的,请你们尊重法律办事撤出梅岭村,这里不用你们电力公司抢修。”刘浩看了他一眼说:“王老板,我们按照国网公司对社会的承诺开展抢险救灾,会遵照法律和公司制度办事。”

王德安老人指着王二牛的脸:“王二牛,这次特大垮塌事故就是因为你的矿山石头墙垮塌造成的,你这个凶手,竟然还有狗胆到这里指手画脚,说什么三十年承包合同,你找付守利去谈合同,他死了,村委也没了,你的变压器和电线杆子也没了,你还在这些老百姓面前耍什么花枪,你先赔这些死去的人命吧。”

老人一句话点燃了村民的怒火,一窝蜂地扑上去撕扯王二牛,十几个黑衣小伙子抽出橡皮棍就要开打,刘浩大喊一声:“住手!”顿时疯狂的村民和王二牛停止了纠缠,但王二牛的脸上早已被村民抓的皮开肉绽。刘浩书记指着王二牛厉声说:“你觉得凭你们十几个人就能摆平这件事吗?你口口声声合同和法律,你还有没有人性?这是什么时候?你到底懂不懂法律?法律是公正的,不仅保护个人私有财产,更体现在保护广大人民的生命安全,这样大的灾难是谁造成的?这个责任你担不起,但是你的责任必须由你承担。你不配合电力队员抢修送电,反而阻碍电力抢修,我们可以不管,可是你能安全撤出这里吗?”

王二牛一听不妙,冲那十几个黑衣小伙一挥手:“走,我们走!你们不是打我吗,我不会再投资这里,你们就等着点煤油灯过日子吧。你们电力公司怎么抢修我不管,我的地盘我做主,只要通电我就收费,少一分钱我也给你们拉闸停电,我是有合同的。”村民又一次被激怒了,纷纷捡起石头抄起木棍朝他们冲过去,十几个人一看不好,拔腿就跑,王二牛胖乎乎的跑不动,背上头上接连被打了很多次,衣服也扯破了,一直跑出两公里远才甩掉了村民围攻。他站住喘息方定,正遇到赶来找他的县公安局人员,一番问询,确定他就是矿主,一副铮亮的手铐就搭在他的手腕上了,十几个黑衣小伙一看事不好马上四散逃跑,哪里跑得了,一个个都被警察抓住带走了。

沂州市第二批救灾物资随后到了,市委书记秦政对刘浩说:“我们派来队伍帮助你们尽快建起一部分房屋,安置好受灾群众,这里的村书记没有了,很多工作需要你来带领他们渡过难关,有需要我们帮助的,你尽快告诉我,我马上给你安排。”“放心吧,秦书记,有您的支持,我一定带领梅岭村的乡亲们度过难关,重建好梅岭村。”

刘浩安排好抢险保电任务后,叮嘱带队的马致远一定要注意抢修安全,防止山坡出现二次坍塌滚落的巨石伤到人。马致远点点头,“刘书记,你放心,我们公司第二梯队彩虹党员抢修队今天就到了,两支队员汇合后,进度会很快。后续的救援物资马上就到,我已将这边的情况在到达当天就汇报给公司领导了,他们很关注你的安全,找到你,我们心里就有底气了。有你在这里,我们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刘浩拍拍马致远的肩膀,正要走开,突然看到王必成也在队伍里面忙碌着,就问道:“小王怎么也加入了我们的抢修队?”马致远回答:“这个王必成是把抢修的好手,对地形熟悉,也很勤奋,难得的一个好同志,要是能来我们公司工作就好了。”王必成听到了,连说:“好啊,好啊,就怕你们公司不要我,我跟着王二牛干了三年,他不但一分钱没给我,还整天骂骂咧咧的,早跟他干够了。”刘浩笑了笑,“王必成的能力可不仅仅是个抢修队员,他还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当个村官更合适。想干抢修队员这事我可以给领导建议,当前村里的事更需要他去出面协调,先跟我走吧。”

刘浩带着王必成站在梅岭村西边的山岗上,看着周围的群山和一片狼藉的梅岭村,刘浩问:“你看,我们的梅岭村下一步怎么办?”王必成说:“啥也没有了,没得办法,只能先把村里的党员先组织起来,共同想办法。”

“那咱们就赶紧组织党员开会,商量个办法,上级扶贫只能帮一时,更多的后续工作还需要我们去完成。”刘浩看着满目疮痍的梅岭村说。

晚上,发电机送电后,梅岭村西部山坡一个打谷场上,梅岭村村民会议召开了,刘浩站在一根木杆挑起的电灯下,沙哑着嗓子说:“乡亲们,梅岭村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天灾人祸,我内心痛感万分,三百多人的梅岭村,我们失去了六十多位村民,在此我们为离去的亲人三鞠躬,表达我们沉痛的哀思。”村民哭声一片,站起来三鞠躬后坐下。

刘浩继续说:“今天市委领导和沂州市电力公司领导也来慰问大家了,救援物资也就位了,当前很多工作因为没有了村书记而迟滞,我作为省公司派驻梅岭村的扶贫第一书记,需要大伙儿暂时找出一位代理村书记,带领我们开展灾后重建工作,这个决定也是市委和凤仪县委领导的意思。”凤仪县梅岭镇委书记马光明站起来说:“刚才刘书记讲的话,也是咱们镇委的意思,就是发扬民主让大伙儿尽快选出一位代理村书记,带领大家搞好灾后重建梅岭村工作,大伙儿今晚推荐一位同志咱们举手表决就行。”村民熙熙攘攘一时陷入无绪状态。

“老少爷们,咱们这次逃出来,多亏了谁呀?多亏了刘书记发现险情早,多亏了王必成和刘书记不顾命的帮助大伙儿,否则今天来开会就没人了,咱们梅岭村真是彻底就没了。你们说,我们不选刘书记选谁啊。”王德安老人说。

“这个村书记我不能兼任,不符合组织纪律,我作为省公司派驻的扶贫书记,只能配合你们搞好扶贫工作,不能由我来担任,你们可以从你们的党员中找出你们信任的村书记。”刘浩站起来挥手说。几名党员低下头,拿不出主意。坐在椅子上一直没吭声的刘士奇老人说话了,他说:“老少爷们,我们梅岭村这些年发展的怎样大伙儿有数,这次灾难使我们更清楚看出了,大难当头谁可依靠,谁是无私地舍命救人。这次灾难对于我们村是沉痛的教训,事前刘书记不是没跟我们村委班子反映过加固堤坝拆除矿山石墙,我们的党员干部,包括我们村民自己,是否引起警惕,是否动动脑子想过这个灾难会发生在我们头上?我们没有一个人想过!我们只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只想着大门一关老婆孩子热炕头,只想着自己怎么多挣点,就是因为我们都得了近视眼,才导致我们梅岭村这场大灾难。趁此机会,镇委领导也在场,我们选出我们信任的人,才能带领大伙儿重建家园。我先选出我信任的人员,他就是电工王必成,大伙儿都知道他这些年怎么帮助我们的,虽然他是王二牛雇佣的电工,但他不跟王二牛一起搅马勺,不和他同流合污,这个小伙子是我信任的,我选他。”

村民纷纷说:“我们也选王必成,他这些年为我们办的好事可不少。”马光明站起来把双手向下做了一个压的动作,“乡亲们,大伙儿不要吵吵,今天老党员刘士奇和王德安同志的发言很有代表性,我现在想听听村里党员的意见,现在党员站起来表个态吧。”

十二名党员马上站起来,商量了一下说,“我们这些天都是跟着刘书记和王必成干的,我们同意王必成来担任我们梅岭村的代理书记,我们相信他。”

马光明点点头:“好,既然党员同志们能胸怀大局说出自己的人选,大伙儿就举手表决吧。同意王必成担任梅岭村代理书记的人,请举手。”顿时,齐刷刷的手都举了起来。马光明看了一眼会场上的群众,大声宣布:“通过!好,党员王必成从现在起担任梅岭村代理村书记。”会场瞬间响起了掌声。

灾后重建工作进行到一个月,梅岭村在村西山坡上盖起了一排二十间房屋,村民都眼巴巴等着分房屋。王必成很是头大,该给谁先入住呢?他问刘浩。刘浩思考了一下,“这个房屋是灾后重建的第一批房子,这件事的处理关系着群众对我们的信任,你跟党员同志们商量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这是村委的具体工作,我不好表态。”

很快党员会议通过,拿出了一个方案,新建的房屋给孤寡老人和失去父母的孩子住,留下一间作为刘书记办公用。刘浩直接回答王必成,你们的分配方案我对于前一个很满意,但后一个不赞同,我不需要办公室,当年列宁在树林里绿色的办公室借助两根树桩都能办公。红军长征时党的领导人都能在马背上办公,今天我就不能办公了吗?我住帐篷挺好,等全村都住进了新房子,我再考虑找办公室。

老人和孩子住进了新房子,线路和变压器也抢修好送电了,农田不能老荒着,原来的田地被洪水和巨石完全冲垮了,已经不能耕种。新冲积出的土地有二百多亩,加上山间梯田上百亩,足够乡亲们耕种的。问题是怎么耕种,原来的土地是有合同的,地界也很分明,现在的土地是一片新土地,里面还是乱石堆积、荒草丛生。刘浩不止一次地走向这片土地,眼望着四面青山,他不能给梅岭村一个决定,纵然心里有办法。梅岭村的命运只能掌握在梅岭村人的手中。

梅岭村第二次村民会议召开了,经过大灾后的村民,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到了开会时间,就都来了。王必成宣布开会,大伙儿静了下来。王必成站起来,看了一眼刘浩,“下面请刘书记先给咱们大伙儿说几句话。”

刘浩站起来,“梅岭村的乡亲们,今天把大伙儿找来,就是总结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工作,给大伙儿一个汇报。再一个就是听一听乡亲们对我们下一步工作的意见,下面由王必成书记讲一下我们最近进行的梅岭村重建各项工作进度。”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王必成说:“大伙儿听着,现在我公布一下市委和沂州市供电公司支援我们的救灾物资清单,和我们用于建设的支出,让大伙儿明白我们的钱和物用到哪里去了,这是村务公开的必须。”王必成拿出一个账本逐条读下去,让村会计和党员小组监督核对。读完后,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村民议论纷纷,有的说:“以前还真没有这样透明的办公,我们这可是心里明白了。”有的说:“你看他们村委和党员在分房子这件事上就做的很好,谁也没有先住进去,人家刘浩书记呢,自己至今还住着帐篷呢,整天跑在各处忙活着。”“是啊,来了清官了,咱老百姓的好日子就来了。”

“大伙儿静一静,既然大家对财务审核无异议,下面我说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大伙儿都动脑子想一想,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王必成双手向下一压说道。

村民都看着王必成,“你说啊,我们听着呢。”王必成看了一眼刘浩,提高声音说:“这件事我没跟刘书记商量,就是想听听大伙儿的意见,这件事就是我们的土地下一步怎么种,原有的土地都没有了,连个界碑也没留下,现在的土地再不耕种来不及了,我们不能坐吃山空把救助金吃完拉着根枣木棍讨饭去,你们看,我们这土地怎么个种法?”

村民一下子懵了,是啊,这地还是要种的。有人说:“那就分下去呗,重新丈量土地重新分配,按照人头分地。”张二茂大声说:“分吧,分下去我赶紧种。”寡妇杨大嫂愁得直挠头皮,这日子没法过了,丈夫孩子都没了,自己怎么去照顾二亩地,现在房子倒是有了,可家里连个锄头都没有,只有一只碗一双筷子。

正吵吵嚷嚷说得热烈,突然一个孩子的哭声响起来,那孩子站在会场中间仰起头朝天张着嘴巴嚎啕大哭,泪水顺着脸颊流个不停,刘浩问王必成:“这孩子怎么了?是不是吃不饱肚子?”王必成摇摇头说:“大伙儿安静一下,宝柱,你哭啥唻,你哭啥唻,说说嘛。”那孩子也就十二岁的模样,他瘦瘦的小手揉着眼睛,抽抽搭搭地说:“俺爹俺娘都没了,没人帮俺种地,俺还想上学。”刘士奇老人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分吧,再分吧,我这把老骨头死了就利索了,谁愿意要我的地种去吧,我的儿子死了,老伴也死了,没牵挂了,分吧。”

王必成呆了,刘浩马上站起来说:“大伙儿不要急,王必成书记只是和大伙儿商量,你们的困难有办法解决,即使分到土地自己种不了,我们也想办法解决。现在党中央习主席提出的精准扶贫,就是帮助大伙儿共同富裕的。”

“分吧,分了我家会很快种上末茬玉米,秋上还能打几百斤玉米。”张二茂又说。

“张二茂,你行啊,你有儿子帮你种地啊,不像那些没劳力的人家,你只管自己,哪里还有大伙儿。”王德安站起来指着张二茂说。张二茂嘟哝着:“你急什么急,有本事你也种啊,又不是我要分地,我们手里还有三十年的土地承包合同呢。”

王德安推开老婆子阻拦他说话的手站起来继续说:“张二茂。你能的不行,你给我看看你那合同来?”有人小声说:“他那合同都被水冲走了。”

刘士奇坐在椅子上慢吞吞地说:“大伙儿,我说句话行不,这样啊,咱们当前房子都没完全盖起来,还有很多事要干,路也没有修好,吃饭穿衣都靠政府救济,种地连花肥农药都没有,就是分给你土地你拿什么去种?我晚上睡不着觉就想过这个问题,不是没办法解决这些事,就是怕大伙儿私心太重眼光短浅了,那就不好办了。以前刚解放那时候和现在差不多,那时候也曾分过地,但最后实行了一段时间不行,发展太慢,而且不能互帮互助,一些事都不是个人能解决的。就说今天把地分给大伙儿吧,都去忙着种自己的地去,谁来盖房?谁来修路?难不成谁来干这活儿让刘书记给开工资不成,吃完这扶贫款,我们再去找政府要?难不成我们村从此戴上贫困村帽子,年年靠吃救济过日子?人要脸,树要皮,做人不能失了人格。我看啊,这地还是集体一块儿种好,大伙儿抱团取暖,两个书记和村委班子又是透明办公,咱大伙儿就仰仗他们带领大伙儿共同致富,我就不信这样不能富起来。”

会场上响起一片掌声,王必成示意大伙儿静一静,说:“刘士奇大爷说的好,咱就应该抱团取暖。经过这场灾难,我们应该懂得组织起来的重要性。这个土地权一直是集体所有制,承包权在个人,我们实行土地流转,不过不是转给个人,是转给集体耕种。收获了一起分配,留一部分作为集体共有资产用于再生产和投资其他产业。种地和修路、盖房一样,也统计分值,以集体资产给与考核工资。当前必须将盖房和修路同时进行,留下的妇女可以照顾老人和孩子。咱们分工合作,共同来把村里的事办好。大伙儿要是感觉行呢,就举个手,通不过呢,就分地到个人。总之少数服从多数,这件事必须大伙儿表态,民主通过才行。”

“等一下,我来说几句话。”刘浩站起来说,“这个土地如何耕种,任何政策得根据现实情况实施,行不通的方案就像走不通的路,走不通就不要硬走,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带来的扶贫款一直在账户存着,就是想给大伙儿办点正事,可是一直没有用到恰当的地方。党的扶贫政策是精准扶贫,必须盯准‘精准’两个字,不能杀鸡取卵吃了我们的发展资金。一边是我们需要帮扶,另一边是我们需要自发的努力改变现实。这正如孵小鸡,扶贫是阳光和温暖,是外因。而我们自己的努力是内因,能不能借助阳光和温暖生长起来自己啄破蛋壳飞出来,那是我们自己的能力问题。任何一条路的选择,都是人民自发的抉择,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那个决定的最后一条写着‘人民是改革的主体。’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会议最后举手表决全部通过,走集体化共同富裕道路。不久,村委和村民七权同确,巩固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成立合作社,整合撂荒的土地。又成立了老年协会,监督党员、干部的工作,一切刚刚开始。

早晨的一缕阳光照在梅岭新村,刘浩书记刚刚从养牛场检查完工作回到帐篷,王必成就风风火火走进来,“刘书记,我遇到两个问题需要请教你。”刘浩一边用拧干的湿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说:“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谈什么请教,有事直说。”

“第一件事就是,出去打工的村民有个叫张强的回村了,问我能不能让村里办一个蘑菇生产基地,他说在外面学会了种蘑菇木耳,他可以提供技术,加入我们的合作社。我拿不定注意,你看咋办好呢?”刘浩一听,连声说:“好啊,好事啊,我们这里路也修好了,到城镇顶多两个小时的车程,有了蘑菇厂,增加副业收入,对我们有利啊。”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可是这个张强有个条件,必须带着他老婆孩子一起来,还必须让我们给提供住房和电脑,说是要建立网络销售渠道。房屋好办,我可以把分给我那一间房子给他住,这个电脑我暂时没法给他。”王必成为难的说。

“你这个大村官啊,有啥愁的,咱们现在基本把村民的房屋盖起来了,顶多再有一个月就全部入住了。你不用给他你那一间,这半年以来,你就没有按照我们的村务治理方案领取你那一份工资,老婆孩子跟着你也遭罪了,还是把分给我的那个办公室给他吧,留住人才我们就好开展工作了。电脑,我可以动用我带来的扶贫基金解决。”刘浩说着倒了一杯水递给王必成。

王必成看着刘浩那经过日晒雨淋泛白的破帐篷,感觉鼻子很酸,眼泪就下来了,“刘书记,你来我们村真是遭罪了,和我们吃在一起,至今还睡在帐篷办公在野外,你说,有你这样的好领导,我还要什么工资,就是我每月拿到那一千五百元工资能富了吗,村里集体富了,大伙儿都有钱了,我还能穷嘛。”

刘浩摆摆手,“咱们制定的制度,不能破了。村民修路盖房,按照我们的制度都要积分开工资,你那工资必须领走,否则别的党员没法领工资,每个人都是要生活的,这样打击了党员的积极性。灾难把我们凑到一起了,我们正是依靠群众和党员才能办成这些大事,规矩不能破。村务公开透明,其实就是财务支出和收入透明,你不领工资就是违反制度,这样不好。”

“我回去看看吧,这里还有一件事,必须你帮助我去办。我想应聘给你们公司当兼职电工,这里的线路和情况我熟悉,线路设备也得有人维护,不能光让你们公司派人来帮助我们检修查看。”王必成说。

“这件事你不是一直在做吗?并且你做的很好,我已经跟公司替你打报告了,把你的具体情况都写进去了,公司领导特事特办也研究了,同意你进入我们公司干农电工作,并且还给你派来了两个同事,明后天就到。经济发展,电力先行,沂州市公司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工作。”说着刘浩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聘用合同,“你看完合同书签个字报上去就行了。这两天正想和你谈这事呢,你自己找来了。”

手机响了,是村委老年协会打来的,说沂州供电公司送来了一批物资,是给彩虹希望小学孩子们的,让书记赶紧去看看。

刘浩说:“赶紧去,公司捐助孩子们的书包和学习用具到了,还有足球和电脑,这样孩子们学习就方便多了。”

两个人走在山岗上,王必成看着一排排新建起的粉墙红瓦房,心有感触地说,“以前自己种自己的地,怎么忙碌也找不到今天的干劲儿,现在大伙儿一起干活,一起吃饭,劲儿往一处使,忙忙碌碌一天下来,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浑身有使不完的干劲,我不知为啥会这样。”

“这个好理解,以前村民不知村委的经济发展方向,村务表面说公开,但大伙儿实际什么也不知道,扶贫款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村委干部违规占地群众也没办法,婚丧嫁娶大操大办形成习惯,逼得群众办一次丧事就穷了家,各人顾各人,谁也找不到发家致富的路子,所以你才没有干劲。”

刘浩指着远处继续说:“下一步啊,你看,这梯田还得退耕还林,没有植被的山就留不住水土,再有暴雨还得发生垮塌,这水库还得清淤加固,水渠也得开通。沿河需要种植果树,形成山上有树林,坡上有果园,河边有鱼塘,地里有粮有蔬菜基地,借助树叶和粮食秸秆、青草,养牛场之外可以再发展养羊基地。”

王必成高兴地说:“日子有奔头了,人心也齐,大伙儿现在分工明确,干得可带劲儿了。那几个老党员以前都是靠着墙根晒太阳聊天,现在每天帮助我们监督各个地方的生产,看到不合理的地方就给我们提意见,对我们的工作很有利。”

正说着,跑过来一个孩子,看到刘浩就站住了,脚板并得整整齐齐,就那样满脸略带羞涩的站着。王必成说:“这就是你那晚从树上救出来的孩子。”刘浩惊讶地看着他:“哦,那个小不点长的这么高了。那晚天黑,还真不知道是他。”“宝柱,你有事吗?”王必成问。

“我,我考上初中了,我就是想告诉刘书记一声。”孩子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

“不要哭,孩子,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说。”两个书记看着他一起说。

“我没有事,就是想告诉你们,我考上初中了,要去外面读书了,谢谢你们。”孩子抽噎着说。刘浩抚摸着他的头,想到他失去了父母的孤苦,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好孩子,你很争气,放心好了,我们会有专项资金支持你们这些孩子去读书,一直读到大学,直到把你们培养成人才,为我们的国家去干大事业。”

“我一定好好学习,学习成才了回来和你们一样建设村庄。”

“好,我们等着你回来接过我们的担子。”

看着孩子走远,刘浩问王必成,按照我们当时的办法,这些孤儿和失独、孤寡老人搭配生活,情况看来还可以。王必成说:“当时我们就是考虑这些人失去了亲人,从心理上接受不了孤苦无依,让他们自由搭配组成家庭,就是为了形成一种心理互补,在生活物资上又完全保证了充足,现在看,非常好。”

“这个办法好啊,让他们在大灾大难面前抱团取暖,互相安慰,这样就度过了心理危险期,在共同生活中还能增加亲情,这个办法可以推行到全国。”

王必成又告诉刘浩一件开心的事,村委会计根据收入支出,按照这样的发展,年底集体收入比往年全村村民整体收入将增加10万元,政府和沂州市电力公司扶贫的资金,还有结余三十万元,年底每人开出工资还有分红,留下的资金再用于明年投资新项目,这样滚动式发展,明年还可以翻两番。

刘浩点点头,“好啊,很好,我们要的就是这个目标,只要大家劲儿往一处使,共同富裕并不遥远。”

学校操场上,那面国旗在迎着风呼啦啦地飘,传来孩子们的歌声:“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掌握着航行的方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我们永远跟着你走……”

108

浏览量:

名牌大学毕业的博士生刘浩,进入沂州市电力公司十五年了,从配电管理到营销服务,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作为省电力公司派出的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到梅岭村挂职带动农村发展。而村书记付守利和部分党员对他提出兴修水利灌溉几百亩农田不感兴趣,刘浩陷入进退维谷的局面。一场洪水的到来因为当地非法开采的矿山倒塌,造成了整个村被卷入泥石流的巨大灾难,刘浩挺身而出冲进洪水去一次次救人,而付守利却在大灾面前临阵逃跑。洪水过后,土地全部被冲垮,刘浩召开党员会议,讨论研究出救灾方案,组织大家重建家园。在国企源源不断的帮助下,梅岭村走出了一条环保、公开、公平、和谐互助的绿色产业发展道路。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