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最不爱管闲事的人

DPXS 166


上帝凝视着宇宙中的一个点,一个平平无奇的,孤独的点。这个点上全都是水,一望无际的、蓝色的水。但这些水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大海,它们只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水。

黑夜是这里的常态,也是这里的主题,因为没有太阳,星空是唯一可以仰望的东西。在这个点上,生活着一群蓝色的、直立行走的人,每当他们在深夜里仰望星空,心中也会充满了疑惑,我们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好像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却什么也不说?

 

蓝色星球上的人

这些蓝色的物种一出生就是蓝色的,随着身体一天天的长大,他们的颜色会变浅,年龄越大,颜色也就越淡,直到老得几近透明,透明也意味个体的生命将走向消亡,颜色是他们的最后一口气。

与此同时,他们也是这个宇宙中少数的,可以通过意识改变物质的生命体。例如,当他们出生的时候,是无法在水面上行走的,只能沉到在水面以下,像一条鱼一样游来游去。但在长大的过程中,蓝色星球上的人可以通过改变意识,而学会在温柔的水面上行走,甚至奔跑。但这需要一个建立信念的过程,首先他们要在心理上接受水面是可以行走的,然后每天在大脑中不断地强化这种意识,再加上长期刻苦的练习,就可以打破物理规律,实现水上漫步。

只不过,这种意识一旦形成,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余生都将生活在水面之上,永远都不可能再像儿时那样在水中虚度时光。

这些蓝色人的手也很巧,可以造出在水上漂浮的房子,房子是唯一凭着直觉和本能就能造出来的东西,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长。由于思想过于单纯,想象力也极度匮乏,导致这里的人连一个完整的故事都编不出来,因此也就无法诞生文明。所以蓝色星球上的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睡觉和做梦。在梦里,他们可以见到想象力之外的东西。醒来之后,每个人再把梦里遇到的事记下来,换取生活的必需品,梦的内容越有趣,也意味着酬劳会越高,可惜他们梦到的东西都大同小异,回忆已经是他们思想的极限了。

有一个现象很有意思,几乎所有的蓝星人都做过同一个内容的梦,梦里他们都坐在人群里,围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桶,看着水一点一点地滴在里面,却永远也滴不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任光阴虚渡。

关于水桶的梦,是一个被普及到了基层的梦,几乎每一个人都做过。而且很多情况下,这种梦会反复的出现,一生不会只做一次。

但凡事都有例外,小五就是那个例外,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梦到过水桶的人,当时的小五还是一个湛蓝湛蓝的孩子。每当有人提到水桶时,小五都会心怀芥蒂,并对此耿耿于怀。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能梦到的,自己却从来没有梦到过,问题到底出在哪呢?

为了和大家一样,小五变成了一个爱抱着水桶睡觉的孩子,久而久之,当这个星球上的人提起小五的时候,都不禁竖起大拇指,说那是一个异常勤奋的孩子。

可时间一天天过去,勤奋的小五始终都没有梦到过水桶,他开始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觉得很没面子。别人问他时,他也不会撒谎,就憋着气和自己较劲。

直到一天,小五失眠了,被迫休息了一天。他一个人走在冰冷的水面上,走过之处,踩出了一朵朵涟漪,波动的倒影中,小五看到了一个东西从天而降,抬头的一瞬间,一个苹果砸了下来,正好砸中了脑袋,小五当场晕了过去,尽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他还是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水桶,不过却阴差阳错地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

 

另一个世界

那是一个和蓝色星球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那个世界是光明的,亮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在这个世界里,小五第一次到见了风,风吹在脸上,小五哭了,一粒沙子迷住了眼睛。

醒来后,小五提到了风。

蓝星上人问,风是什么?

小五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就动手做了一个风车,然后朝着风车吹了一口气,风车转起来的时候,小五说,看,这就是风,多有意思。

也正是因为这个举动,小五成功的引起了上帝的注意,上帝的脸上隐隐露出了一丝兴奋,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后来,小五又梦到了火,为了证明火的存在,小五点燃了水面上的房子,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燃烧,晃的人睁不开眼。孩子们围着火光跳舞,已经老去的人在伸手取暖,完全不去想房子没了以后,要去住哪的问题。

那场火烧了很久,生活在这个蓝色点上的人,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虽然小五也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但他觉得梦里的这个世界在指引他。

由于还没有星球的概念,小五只能按着自己的理解去复述所看到的一切。接下来的日子里,小五又梦见了陆地,陆地是一种很硬的东西,却像水面一样可以行走。至于树木则是地面上长出的一根刺,刺上落满了积雪,雪应该是被吹散的云,直接落到了树上。当然,雪也落在古老的湖畔上,湖岸上有模糊的东西从逆光中走来,还不能确定那就是神秘的人类。

最重要的是红色,小五见到了红色,在蓝色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一种东西叫红色,这种颜色对小五来说有一种象征的魔力,它应该用来做成一面旗帜,来照亮整个蓝色的世界,可惜小五无法把真正的红色带回到现实,只带回来了“红色”两个字,从此这两个字,就成为了蓝星人的精神图腾。

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想象力,让整个蓝星上的人都为之神往,在他们看来小五在梦中见到的一定是神的国度,只有神的国度才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为了看清那个世界的全貌,小五决定要去更远的地方,那会是一场漫长的旅行,这一觉睡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为了保证小五的睡眠质量,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小心翼翼地等着来自虚幻的消息。

梦中的小五从最寒冷的地方出发,一路翻山越岭,有人看见他在高山与湖泊之间做过短暂的停留。在柏油公路上,他也搭上过无人驾驶的顺风车,并在城市的街道上学会了靠右行驶。

终于他见到了大海,熟悉的、故乡一样的大海,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早上,小五走向了大海深处,他终于见到了那座建在世界尽头的房子,那是一座特殊的房子,一座可以漂在水面上的房子,和蓝星上的一模一样,直觉告诉他,这里应该就是梦的终点。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小说家

小五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椅子上坐着一个小说家,他左手掐着烟,右手端着烟灰缸,正在电脑前虚构一篇小说,内容大致是这样写的:

“宇宙中有一对耳朵和一双眼睛,他们分别是神和上帝,神和上帝是两个人、两种脾气,神负责聆听,但左耳听,右耳冒,什么都不管;上帝负责启发,喜欢拿苹果砸人,但什么都不说。我们这些自恋的人类,都是上帝用来实验的小白鼠,神耳边的一只苍蝇,倒霉的时候就跟神祈祷,不灵,也不敢说是上面耳朵有问题;可万一灵了,得到了想要的一切……那还要神有什么用?

人类在上帝的启发下,得了不少好处,产生了很多灵感。我们拿着这些灵感作了很多事儿,有好的,也有坏的。好的让我们诞生了文明,坏了则让我们自己万劫不复。比如此刻就很危险,用不了多久,这最后的立锥之地也会被洪水淹没,哪怕它曾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的建筑。

多少年后,将不会有谁记得我们,时间将停在这一刻,地球会像个老人一样,变得越来越慢,直到停止自转。自转带来的惯性会引发滔天巨浪,磁场会消失,我们全都会死,命运无法改变,只能逆来顺受,我们太自大了,大难临头的时候,要比想象中还无能为力。

在死之前,我决定写完最后一篇小说,也许这篇小说里的主人公,会继续替我们活下去。小说讲的是另外一个世界,也可能是地球之外的另一个星球,链接两个星球的是一篇还没写完的小说。在未来,也许是一个梦。梦会通过一个天选之子,完成两个文明的衔接,让人类留下的文明能够被继承下来,可惜那一天,我看不到了。

在那个世界里,我虚构了一群蓝色的人,我给了他们一种特殊的能力,比如他们可以通过主观意识来改变客观的物质世界,这样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进化环节,不用像我们一样一切从茹毛饮血开始。

为了让他们寻找光明,我让他们活在黑暗之中,我给他们的生老病死赋予了象征意义,颜色是他们的年龄和皱纹。透明意味消失,消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我希望死亡被淡化后,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想一想活着的事儿。

当然,我还给这些蓝色的人定义了性格和品质,单纯就是一种美好的品质,在人性尚未开化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可惜随着事态的发展,我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和神一样的错误。很多事不在我的掌控之内,我渐渐地发现,我虚构的这些蓝色的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单纯,早在他们学会幻想之前,就已经学会了撒谎。事实上,他们中的大部分根本就不会做梦,甚到为了逃避工作,压根就不睡觉。可是为了完成工作,他们开始相互抄袭,都说做的是关于水桶的梦。缺乏想象力和参照物,导致他们连撒谎都撒的如出一辙,而这种单一,却意外的达成一种集体谎言的共识,每个人都因为羞愧而不敢承认,其不知,关于水桶的梦本身就是一个整体虚构。

小五是第一个说出真相的人,他出现的时机也刚刚好。他被上帝选中了,那个苹果就是证据,上一次被这个苹果砸中的人叫艾萨克·牛顿,近代物理学之父。

小五在梦里见到的,是地球上的生活,地球也是宇宙中的一个点,一个离他们很遥远的点。生活在上面的人叫人类。这里的一切在小五看来都是那么的美好。他试图将这里的一切带回他们的星球,用我们改造世界的方式来改造他们的世界,将我们的文明复制成他们的文明。

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想要光明,想要太阳从东方升起。不同的是,他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也不会再重蹈我们的覆辙……写到这儿,天居然亮了,这个夜晚太长了,足足过去了72个小时。”

此刻,小五也看到小说之外的太阳真的在现实中的东方生起,红色的朝霞美的让人窒息,这是小五第一次见到日出。但同时,小五也看到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小说家清瘦的脸上,他好像是笑了。小说家想,虽然迟了一点,可总归还是来了,这么看,命运对人类不薄,因为这次迟来的日出,小说家终于还是和这个世界和解了。

最后,他在键盘上写下了:“时间来不及了,就先写到这吧,我相信我虚构的这些蓝色人,一定不会辜负我的期望。关于真相,看来要靠他们自己了。至于结局,可以不用写完,伟大的小说,终将成为一种信仰,后来会发生什么,可以是开放性的”。

写完最后一段话,滔天的海啸淹没了能看到的一切。据说最后一个人类死去的时候,上帝也在,当时他什么也没说,他就是这个德行。

 

起源

蓝星上的人终于知道自己生命的起源。按小五的说法,蓝色星球上的人都是一个来自地球的小说家虚构的。

蓝星上的人问小五,什么是小说家?

小五说,小说家就是神,神设计了我们,并安排了一切。

蓝星人又问,那“虚构”又是什么意思?

小五觉得,“虚构”应该就是“创造”的意思,从无到有,我们就是被创造的,也可以说是被虚构的。

有人问日出是什么样的?

小五说,光芒万丈,是一种你无法想象的美,所有的房子同时燃烧也比不上日出的亿万分之一。

那小说呢?

小说是小说家留给我们的信仰,三分之一是故事,三分之一是启发,还有三分之一没有写完,小说家就被大水冲走了,留给我们自己发挥。我们要做是成为《小说》的信徒,并按照上面写的去做,去尝试。

那撒谎又是什么?

撒谎是想象力的另一种说法,小说家一直都知道你们在撒谎,你们中所有人,根本就没有做过关于水桶的梦。

蓝星人听完,都露出了羞愧的表情,觉得小说家真是太了不起,他无所不知,他说的都对,我们确实没做过那个关于水桶的梦,我们都懒,都是罪人。怎样才能获得小说家的谅解呢?

小五说,祈祷和忏悔。

蓝星人问,祈祷一定有用吗?

小五想了想说,如果祈祷没用,只能说明忏悔的不够。

蓝星人问,如果按小说中留下的信仰去做,我们能得到什么。

我们能看到日出,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我们会换来白天,白天会照亮一切,一切就是思想的来源,到时候会有讲不完的故事,做不尽的美梦。我们会成《小说》后三分之一的续写者,我们自己也是信仰的一部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也许我们这个世界没有太阳,但只要努力,我们就一定能看到,因我们是一群可以通意识改变物质世界的人。没有沙漠,我们就开拓出一片沙漠,没有高山,我们就建一座高山,我还可以造出许多许多的东西,只要有希望,只要你想,就没什么是我们做不到的,这都是小说中教我们做的。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小五说,就像我们练习在水面上行走一样,首先需要一个建立信念的过程,要在心理上接受太阳是可以从东方升起的,然后每天在大脑中不断地强化这种意识,再加上长期刻苦的练习,终有一天,太阳一定会在东方升起。说这话的时候,小五坚定地指着那个太阳必然升起的方向,一遍遍地强调着,一定会在东方升起,一定会……

上帝看着这个蓝色的点,突然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不过,数年之后,奇迹真的出现了,经过几代蓝星人的不懈努力,他们的意念开始成真,微弱的光在天边出现,意味着太阳真的有可能在地平线上升起。唯一的缺憾是,由于小五当初指错了方向,导致太阳不是在东方升起,而是在西方,这也是上帝想说,但忍住没提的事儿。

接着,更多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风也出现了,水平面因此也变得不那么平静,继而开始下降。于是,山峦崭露头角,露出了长城的全貌。然后是陆地,沉寂在水下上万年的城市和街道也得以重见天日。

这一刻小五才明白小说家所说的真相。原来在梦中见到一切,就在自己脚下,这个蓝色的点就是地球,梦中见到的根本就不是另外一个文明,而是这个蓝色星球的过去。

上亿年以前,地球停止了自转,海水淹没了一切,太阳永不升起,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是这些蓝色人凭着一已之意念,让地球重新转了起来,一切又都开始恢复本来的面貌,只是地球自转的方向由自西向东,变成了自东向西。由于一直没有人纠正蓝星人方向的问题,他们一直都以为太阳升起的方向就是东方。

此时的小五已经行将就木,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淡蓝,随时都可能消失,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小五唯一的心愿就是亲眼见证一次日出,对于生于蓝而长于蓝的他们来说,那会是神圣的一刻。

这一天,追随小五的人,也从阴影中走了出去,自发的聚集在海边,彼时,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不过,朝霞已然展露头角,红色的光晕映在他们蓝色的身体上,留下一片剪影,那一瞬间,仿佛有一种人类还活着的错觉。

这群蓝色的人双手合十,向着心中的神(小说家)祈祷,发誓一定会把这个世界改造的更加美好,为了纪念即将逝去的精神领袖,他们用小五的名字,命名了脚下的这片土地。并承诺要在这片土地上创造出更加了不起的文明,世世代代、永不止步。

与此同时,在九天之上,真正的神听到了小蓝人儿们的祈祷,愁得一把一把掉头发,试想人类那边刚把自己玩灭绝,这群小蓝崽子就又要开始折腾了,但是出于神的本份,他只能袖手旁观。于是,神亲眼见证了太阳照亮一切的瞬间,整个星球上的蓝星人也随之消失了……

 

消失

关于蓝星人的灭绝有两种说法,一种说,这群蓝色的人本来就是一群无法在紫外线下生存的物种,推动世界前进的过程,就是自取灭亡的过程,与人类消失的过程有着一曲同工之妙。

而另一种说法则认为,蓝星人其实就是人类死后,游荡在世间的阴魂,经过数万年的进化,虽然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却继承着人类不死的意志,他们对光明的执念,以及用意识改变物质的天份,都是最好的佐证。所以对此大可不必过于悲伤,根据进化的经验,一个物种的消失,也意味着另一个生命周期的开始,说不定再过个数万年之后,这些蓝色的人会在另一个故事得以重生。

 

神与上帝

对于这两种争论,神不置可否,也觉得毫无意义,他还沉浸在失落之中,蓝星人的消失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会再有人对着天空自言自语了,这会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

事后,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他来到了上帝家的门前,一脚踹开了房门,指着上帝鼻子就问:“你特么又跟这帮人说啥了。”

上帝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装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说:“我啥也没说啊”。

神看了一眼旁边的筐里,还剩三个苹果,顿时就明白了:“卧槽,苹果咋又少一个呢?”

上帝……


95

浏览量:

外星球上一个叫小五的孩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见到另外一个世界——地球文明。这个梦里世界有小五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现代的城市和工业的文明。他见到了红色,而在他所处的这个全是水的蓝色的星球上,从来没有一种东西叫红色,这种颜色对小五来说有一种象征的魔力,它应该用来做成一面旗帜,来照亮整个蓝色的世界。可惜小五无法把真正的红色带回到现实,只带回来了“红色”两个字。蓝色星球没有白天,只有黑夜。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睡觉和做梦。在梦里,可以见到想象力之外的东西。醒来之后,每个人再把梦里遇到的事记下来,换取生活的必需品,梦的内容越有趣,酬劳就会越高。可惜他们梦到的东西都大同小异,回忆已经是他们思想极限了。从此,“红色”这两个字,就成为了蓝星人的精神图腾,并按照地球的文明改造自己的文明,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让太阳升起。

全部评论()

更多资讯内容请关注工业文学官方微信公众号